嚴防詐騙
618特促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推理小說 > 日本推理小說
十字屋的小丑【愛恨救贖版】:東野圭吾對讀者下的挑戰書──前所未有的反轉再反轉!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十字屋的小丑【愛恨救贖版】:東野圭吾對讀者下的挑戰書──前所未有的反轉再反轉!

  • 作者:東野圭吾(Higashino Keigo)
  • 出版社:皇冠
  • 出版日期:2023-08-28
  • 定價:380元
  • 優惠價:79折 300元
  • 優惠截止日:2030年12月31日止
  • 書虫VIP價:300元,贈紅利15點 活動贈點另計
    可免費兌換好書
  • 書虫VIP紅利價:285元
  • (更多VIP好康)
本書適用活動
【百大暢銷書75折起】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閱讀癮!
  • 東野圭吾強推必買!

內容簡介

東野圭吾對讀者下的挑戰書── 前所未有的反轉再反轉! 詭計可以被破解, 人心的扭曲,也能夠解開嗎? 「人們說我是帶來不幸的小丑。事實上,是不幸在等待著我──」 自從那個傳說中會帶來不幸的「悲劇小丑」來到竹宮家之後,這棟豪宅「十字屋」便接二連三地發生慘劇。 竹宮產業前董事長賴子突然跳樓身亡,法事結束的隔天,賴子的丈夫被發現慘死在地下室,身旁到處是散落的拼圖。更令人震驚的是,當天晚上並不在豪宅的女秘書,竟然也陳屍在一旁。 警方在屋外找到沾血的手套與死者的睡衣鈕釦,看似外人所為,卻找不到任何被入侵的跡象。一夕之間死了兩個人,竹宮家的人卻異常冷靜,整幢十字屋彌漫著一股詭異的氣氛,每個人彷彿都懷藏著無法言說的秘密。 不只警方,連竹宮家內部也開始懷疑是自家人犯案。沒想到就在此時,又出現了下一位死者──疑似掌握了關鍵線索的寄宿青年青江。令人費解的是,青江遇害時,正帶著小丑前往某個地方……難道這一切,真的是悲劇小丑的詛咒嗎? 人心的扭曲,往往是源自太多的不得已。有人為了抵抗命運的虧待,縱身躍入仇恨的深淵,卻在不歸路的盡頭,驚覺自己原來還想要愛。有人看似正要領略愛的喜悅和痛苦,卻被命運逼迫直面內心的失去,而比任何人都更早學會了堅強。當宿命才是最難解的謎題,東野圭吾告訴我們,即使真相未必能拯救每份不幸,就連愛也變質淪為工具,人們依然會用盡全力在遺憾與傷痛裡尋找生命的另種可能──與過去和解、朝未來前進。 好評推薦── 【推理作家】陳嘉振 專文導讀 【推理評論人】冬陽、【推理作家】李柏青、【影評人】黃以曦  ●按姓名筆畫序排列

內文試閱

「我想問你昨天早上的事。」 水穗露出嚴肅的表情說。 「什麼事?」 「我想問你起床後來這裡之後的事。首先,你下樓的時候,誰在這裡?」 青江調皮地聳了聳肩。 「妳的語氣好像在訊問,我才是偵探啊。看來妳也認為兇手是自家人。」 「我剛才說了,你才是我懷疑的對象。不要顧左右而言他,趕快回答我。」 「妳好像並不是只有懷疑我而已,不過沒關係。昨天早上,我起床的時候,近藤夫婦已經在這裡了。很少看到有夫妻這麼早起床。」 青江的回答和鈴枝一致,這件事似乎可以相信他。 「我想知道你下樓之後,到鈴枝嫂發現屍體,大家亂成一團之前的事。」 「告訴妳當然沒問題,」他抬眼看著水穗,「只不過妳的問題很奇怪。昨天早上,宗彥姨丈和女秘書已經被殺了,即使討論那時候的事也無濟於事吧……我想瞭解妳的目的。」 「目前還無可奉告。」 水穗回答,青江苦笑著抓了抓鼻頭。 「目前還無可奉告嗎?簡直就像三流推理小說中頻繁出現的台詞,說這句台詞的人十之八九都會被幹掉,但妳應該沒問題。在我下樓後,永島先生和松崎先生也下來了,我正在看報紙上的體育版,永島先生走到我旁邊,我們就討論了報上的內容。松崎先生在和近藤夫婦聊天。不一會兒,奶奶也下來了,在餐桌旁喝茶。」 「外婆一個人下樓嗎?」 「不,鈴枝嫂陪她一起下樓,可能是她去叫奶奶起床的。之後,鈴枝嫂就去了地下室,隨即發出了慘叫聲。」 這些也沒有感受到任何矛盾,問題在於鈴枝去二樓的時候。 「在發現姨丈他們被殺之前,你們這幾個人中有沒有人離席?」 「我記不清楚,因為我不可能連別人去上廁所也注意觀察。」 「沒有人出去嗎?」 「那倒沒有,包括我在內的五個人幾乎一直在一起。」 「是喔……」 如果青江所說的話屬實,當時在場的五個人並沒有人有機會去丟鈕釦。 「妳問完了嗎?」 青江目不轉睛地看著她的臉,似乎想要看透她內心的想法。 「嗯,今天就先問到這裡吧。」 「今天先問到這裡嗎?」 青江露出一絲冷笑。 不一會兒,佳織下樓了,她來到水穗和青江身旁,有點不悅地問: 「你們在討論什麼?」 「沒什麼啊。」 水穗回答。 「命案的事啊,」青江在一旁插嘴,「在討論我殺了姨丈的可能性。」 佳織瞪著他。 「所以呢?」 「最後認為可能性相當大。」 「是嗎?真是太好了。」 佳織把頭轉到一旁,無視青江的存在。 「啊喲,這是什麼書?」 水穗看到佳織腿上的書問道。那是一本黑色封面的書,看起來有點舊。 「喔,我想帶給妳看,是爸爸的書,關於益智遊戲的。」 「益智遊戲?」 水穗接過書,隨手翻了幾頁。書上簡單介紹了木拼圖、智慧環、迷宮等益智遊戲,都不會太複雜,應該是入門書,也介紹了一些初級的魔術。 「水穗姊,妳不是說想看益智遊戲和變魔術的書嗎?其他的書我不太知道,但這本書在我房間裡。」 「喔,原來妳也會看這種書?」 青江走到水穗身後,探頭看著書說。 「我才不看這種書呢,是爸爸以前忘在我房間的。──水穗,妳覺得很無趣嗎?」 「不會啊,借我看。只不過這幾天可能沒什麼心情。」 「嗯,我知道,妳隨便什麼時候還我都沒關係。」 「如果妳不會馬上看,可以先借我看嗎?」 青江說完,輪流看著水穗和佳織的臉。 「不行嗎?」 「但我拿來是想給水穗姊看的。」 「我沒關係。」 聽到水穗這麼說,佳織露出了猶豫的眼神,隨即問青江: 「你為什麼要看這種書?」 「我有興趣,想瞭解一下竹宮宗彥先生入迷的益智遊戲世界。」 他從水穗手上接過書,用手拍了拍黑色封面。 「好吧……但你不要把書弄髒了。」 佳織不耐煩地說,青江似乎很喜歡看到她的這種反應,對她露齒一笑。 之後吃了早餐,但不見靜香的身影。聽鈴枝說,靜香不舒服,所以在自己房間吃早餐。 吃完早餐後,水穗去了靜香的房間。她對鈴枝說,會順便把靜香的餐具帶下來,鈴枝誠惶誠恐地向她道謝。 靜香吃完早餐,正舒服地坐在安樂椅上聽音樂。這個房間內也有簡單的音響裝置。 「外婆,您有沒有稍微好一點?」 水穗用開朗的聲音問道。 「別擔心,我只是起床的時候覺得有點懶洋洋的。」 靜香坐了起來,揉著自己的左肩。 「今天外面特別安靜,反而覺得有點可怕。」 昨天,媒體記者都聚集在門口,一直到很晚才離開。 「之後應該不會再像昨天那麼吵了。」 水穗說。 「是啊,真希望是這樣,但是警方的人應該還會頻繁出入吧?」 「這……應該是吧。」 水穗把青江外出慢跑時遭到跟蹤的事告訴了靜香。靜香嘆了一口氣,但並不是針對警方的行動。 「他可不是簡單的人物。」 靜香平靜的語氣中帶著尖銳,她在說青江。 「妳外公喜歡青江,因為覺得青江的某些地方和他自己很像。他們都很聰明,隨時都在算計。說好聽點,是遇到任何事都不為所動,但也很少會有所感動。」 水穗想起佳織之前也說過類似的話。 「他對這次的命案有沒有說什麼?」 「說什麼?」 「有沒有說出他的推理?說勝之很可疑,或是良則也有動機之類的?」 「……」 水穗沒有說話。 「我就知道。」靜香點了點頭。 「他也許希望兇手是自家人。」 「怎麼可能?」 雖然水穗這麼說,但剛才和他說話時,她也有相同的感覺。 「萬一佳織嫁給他,對他來說,勝之和良則都是絆腳石,所以,如果可以趁現在鏟除其中一個,對他當然更有利。」 「外婆──您也懷疑近藤姨丈和松崎堂舅嗎?」 靜香打量著水穗的臉,然後緩緩搖著頭。 「沒這回事,我誰都不懷疑,妳為什麼會這麼說?」 「因為……」 水穗吞吐起來,靜香轉過頭,好像突然想起什麼似的看著半空,小聲地說: 「真希望警方趕快解決這起事件。」 水穗下樓後,刑警剛好從玄關走進來,正準備走去地下室。他們正是昨天向她問案的山岸和野上。 「我們要再度勘驗現場。」 山岸看到水穗,停下腳步對她說。 「偵查工作有進展嗎?」 「我們正全力以赴。」 山岸露出認真的眼神說道。 「目前正在附近一帶瞭解情況,很可惜,還沒有打聽到任何有力的證詞。當然,我們也同時考慮到其他的可能性。偵查工作不可以有半點疏忽。」 「其他的可能性是指有可能是自家人犯案嗎?」 水穗在發問時,凝視著刑警的臉,以免錯過他臉上的任何反應。 「嗯,」山岸面無表情地偏著頭,「那就隨妳怎麼想像了。」 「三田小姐是兇手的可能性完全不存在嗎?」 雖然水穗知道不可能,但還是開口問道。 「雖然無法斷言完全沒有這種可能,但這種可能性應該不高。如果打算殉情,根本不需要偽裝成是外人所為。」 有道理。 「所以,三田小姐是因為姨丈的關係一起被殺嗎?」 刑警移開視線,沒有立刻回答水穗的問題,似乎在思考該不該說。 「也許現在斷言還為時太早了,」山岸說話的語氣很謹慎,「我們調查了三田小姐的住家,發現她的衣櫃門敞開著,床上也很凌亂,看起來像是倉卒出門的樣子。她為什麼會這麼倉卒?」 「我不知道。」 水穗搖了搖頭。 「在三更半夜幽會也令人匪夷所思。聽管家鈴枝嫂說,三田小姐即使半夜上門,最晚也不會超過十二點多。為什麼要在深夜,而且是在太太尾七的那天深夜見面──我們搞不懂其中的原因。」 「所以,你的意思是,兇手原本就要殺三田小姐嗎?」 「不知道。」刑警回答,「目前還不清楚,只不過……」 「只不過?」 「解剖結果已經出爐了,」他繼續說道,「解剖後發現,三田小姐的死亡時間很可能比宗彥先生晚超過三十分鐘。果真如此的話,兇手在這段時間幹什麼?三田理惠子小姐又在幹什麼?」 刑警在說話時,把頭湊了過來,水穗的身體忍不住向後仰。山岸終於放鬆了臉上的表情,整了整領帶。 「總之,目前還有很多不明之處。──還有其他問題嗎?」 「不……」 「那就先告辭了。」 刑警走下樓梯。 水穗坐在旁邊的沙發上,回想著山岸剛才說的話。三田理惠子的死亡時間比宗彥晚了很久? 水穗思考著這件事所代表的意義。 ──她一直以為兇手想要殺姨丈,只是不得已殺了同時在場的三田,但現在看來顯然並非如此,原來兇手殺害三田小姐是有原因的。如果殺害姨丈的動機是青江所說的那樣,近藤姨丈或松崎堂舅只要殺姨丈就夠了……。 也就是說,兇手同時痛恨宗彥和三田理惠子。 水穗再度走上樓梯,沿著走廊走回自己的房間。警方到底掌握多少實情?是不是已經掌握了足以證明是自家人犯案的重要證據? 來到房間前時,聽到對面佳織的房間內傳來音樂聲,水穗敲了敲門,房間內傳來慵懶的回應。打開門一看,發現昏暗的房間內,佳織坐在輪椅上閉著眼睛。 「妳房間太悶了,我幫妳把窗簾打開。」 水穗走到窗邊,拉開了厚重的窗簾,強烈的陽光穿越白色蕾絲窗簾射了進來。 「好刺眼。」 佳織低下頭,用手捂住眼睛,然後才緩緩抬起頭。「刑警好像又來了。」 「妳聽到了嗎?」 「我只是有這樣的感覺,他們在懷疑這個家裡的人嗎?」 「他們的工作就是懷疑別人。」 水穗故作輕鬆地回答。 「但如果是正常的家庭,應該不會懷疑自家人吧?」 佳織停頓了一下,又繼續說:「這個家不正常。」 水穗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只能移開視線。   (小丑之眼) 那些刑警又像煩人的蒼蠅般上門了。就是昨天的胖男和竹竿男。 他們首先調查是否有人先進入地下室,動了什麼手腳,當他們確認並沒有這種情況後,又走去電話桌旁,開始檢查電話簿。 「無法判斷宗彥有沒有在半夜打過電話。」 竹竿男坐在音響前的沙發上,拿出香菸時說道。 「但應該打了電話,也許不是在這個房間,而是在自己房間打的。」 胖男也在旁邊噴雲吐霧起來。他們似乎不抽菸就無法說話。 「從三田理惠子房間的情況來看,顯然不是事先就約好半夜來這裡,所以,只能認為是半夜有人打電話把她約來這裡。但除了宗彥以外,應該不會有人找她來,而且,如果是其他人,理惠子也不會特地在半夜趕過來。」 「為什麼宗彥要在半夜找理惠子……來這裡?」 「這就是問題所在啊,而且關係到如何解釋這起命案。」 胖男說完站了起來,抱著手臂,摸著下巴,在房間內走來走去。 「首先,兇手原本打算只殺宗彥一個人,還是打算殺了宗彥和理惠子兩個人?」 「我認為一開始就打算殺他們兩個人。」 竹竿男扭著身體,轉向胖男的方向。「兇手殺宗彥時,理惠子並不在場。如果在場的話,應該會慌忙逃走,或是尖叫。也就是說,兇手殺了宗彥後,在這裡等理惠子出現,她還來不及尖叫,就用刀子殺了她。」 「原來如此,你的看法很有道理。所以說,兇手事先知道理惠子會來。為什麼會知道?因為宗彥找她來並不是預先安排好的。」 「可能兇手看到或聽到宗彥打電話找她。」 「一定是這樣。但為什麼會看到或聽到?」 聽到胖男的問題,竹竿男想了一下,隨即心灰意冷地搖了搖頭。 「為什麼呢?」 「比方說,」胖男從西裝口袋裡拿出原子筆,像刀子一樣握在手上,然後伸到竹竿男的面前,「如果你不想死,就打電話給那個女人,叫她來這裡……兇手可能這樣威脅他。」 「原來還有這種可能。」 竹竿男看著原子筆的筆尖回答。 胖男把原子筆放回口袋。 「也可能兇手偷聽到宗彥打電話。當然還有其他各種可能,最重要的是,宗彥在打電話時,兇手已經在這棟房子內。問題是兇手是怎麼進來的?那時候,後門應該還鎖著。」 「所以果然是自家人犯案。」 竹竿男猛然站了起來。 「目前還無法斷定,但這種可能性更大了。」 「如果是外人闖入,目前沒有打聽到任何有人看到可疑人物的目擊證詞,雖說是深夜,但完全沒有人看到也很奇怪。」 「問題是誰有動機。如果一開始就打算殺害宗彥和理惠子兩個人,就可以大幅縮小範圍。」 「這次的兇手不可能是女人或老人,應該是近藤勝之、松崎、永島和青江──這四個人之一吧。」 「不,這種成見太危險了,誰都無法預料女人在緊要關頭會有多大力氣。」 「對了,竹宮水穗個子很高,搞不好可以制伏宗彥。」 「沒錯。」 「從動機的角度來看,也不能排除女人的嫌疑。近藤和松崎他們可能是為了利害得失,女人則是為了怨恨。」 「對,分析至今為止所掌握的消息,發現竹宮賴子自殺後,靜香、和花子對宗彥和三田理惠子產生了強烈的憎恨。不光是她們,鈴枝和佳織也很恨他們。」 「接下來有得忙了。」 「有得忙了。」 兩名刑警的對話沒完沒了。我聽著他們的談話,不時感到佩服,又不時苦笑起來。 他們似乎考慮了很多可能性,也許很快就可以找到真相。 只不過我覺得他們還在外圍繞圈子,離核心還很遠。 看來還可以過一陣太平日子。

影音

作者資料

東野圭吾(Higashino Keigo)

東野圭吾(1958-) 出生於日本大阪,大阪府立大學畢業。 1985年以第31屆江戶川亂步獎得獎作《放學後》出道。 1999年以《祕密》獲得第52屆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 2006年以《嫌疑犯X的獻身》獲得第134屆直木獎以及第6屆本格推理小說大獎。目前擔任第十三任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理事長。 東野圭吾早期作品多為精巧細緻的本格推理,最具代表性的即是「加賀恭一郎」系列,主人翁加賀刑事冷靜帥氣,風靡不少女性讀者。之後東野作風逐漸超越推理小說框架,其創作力之旺盛,讓他躍居日本推理小說界的頂尖作家。《偵探伽利略》、《預知夢》以及《嫌疑犯X的獻身》(2005)皆以物理學教授「湯川學」為主角,先後改拍為電視劇與電影,轟動影視圈。此外,時序跨越19年、細膩描繪主角與周遭人物心理的犯罪小說《白夜行》(1999)亦改拍成電影、電視劇及舞臺劇;敘述三兄妹為父母復仇歷程的《流星之絆》(2008)一出版旋即改編電視劇,收視居高不下,獲獎無數。東野圭吾的作品幾乎已等同票房保證,可說是目前日本最多著作被影像化的推理作家。 至今,加賀恭一郎系列之《新參者》、《紅色手指》、《麒麟之翼》、《當祈禱落幕時》均已影視化。 相關著作:《白夜行(經典單冊回歸版)》《時生(經典回歸版)》《再一個謊言(經典回歸版)》《畢業-雪月花殺人遊戲(經典回歸版)》《沉睡的森林(經典回歸版)》《湖邊凶殺案(經典回歸版)》

基本資料

作者:東野圭吾(Higashino Keigo) 譯者:王蘊潔 出版社:皇冠 書系:東野圭吾作品集 出版日期:2023-08-28 ISBN:9789573340652 城邦書號:A1300666 規格:平裝 / 單色 / 304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