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618特促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推理小說 > 日本推理小說
秘密【約定版】:東野圭吾之所以成為東野圭吾的完美傑作!
left
right
  • 庫存 = 5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秘密【約定版】:東野圭吾之所以成為東野圭吾的完美傑作!

  • 作者:東野圭吾(Higashino Keigo)
  • 出版社:皇冠
  • 出版日期:2023-07-10
  • 定價:450元
  • 優惠價:9折 405元
  • 書虫VIP價:405元,贈紅利20點 活動贈點另計
    可免費兌換好書
  • 書虫VIP紅利價:384元
  • (更多VIP好康)
本書適用活動
東野圭吾強推必買!

內容簡介

東野圭吾:沒有這部作品,我可能不會成為今天的我。 \\榮獲日本推理作家協會賞!累積銷售超過200萬冊!// \\東野圭吾繼《放學後》,被譯成最多國語言的傳奇之作!// 如果能夠讓你幸福, 我願意永遠成為秘密── 一場滑雪專車墜崖意外,讓平介一家三口的生活從此變了調。妻子直子為了保護女兒藻奈美,傷重不治,十一歲的女兒雖然毫髮無傷,卻失去了意識。 直子的死帶給平介無法言喻的痛苦,唯一的幸運,是藻奈美奇蹟似地甦醒過來,只是她的表情和語言,卻被遺忘在死亡邊緣。然而命運的玩笑不只如此,直子的葬禮結束那天,藻奈美終於開口,卻說了讓平介震驚不已的話:「老公,我是直子。」 直子的靈魂,住進了藻奈美的身體──平介的家庭生活頓時成為一個巨大的秘密。對直子來說,這是上天給了她人生重來一次的機會。她用功念書,以醫學系為目標,更積極參與社團活動,連同女兒的人生好好活著。 當直子的第二輪青春歲月正燦爛地綻放,平介卻意識到自己與妻子之間,漸漸出現了看不見的鴻溝。外表越來越成熟的直子,建立了屬於她的交友圈與心靈世界,平介感覺自己既不是父親,也不是丈夫。他越來越不知道自己失去的,究竟是妻子,還是女兒,抑或是兩者…… 沒有什麼是不變的,日常是如此,更遑論傷痛過後。 是曾經並肩而行的人,如今走向不同的世界;是獲得了重生,卻也得承擔同等重量的失去。 當一切都是一體兩面,也許幸福便不再是需要費力堅守的「必然」,而是可以選擇的「自然」—— 如果深愛之人要去的地方是幸福的所在,那麼相愛也不再非得要相守,目送也不只是成全或犧牲,而是鬆綁彼此的祝福。 ▍揪心好評 【作家、臨床心理師】洪培芸 專文推薦 【作家】張維中、【小說家】陳雪、【作家】馮國瑄、【作家】盧郁佳 ●按姓名筆畫序排列 ▍書封設計理念 約定版|漂浮小熊 以泰迪熊為視覺主體,象徵了只有直子與平介才知道的秘密,顏色上使用了具有夏天感的藍綠色營造溫柔、微妙的氛圍,而漂浮在天空中的泰迪熊也有靈魂重置的意象。

內文試閱

平介將近九點才回到家。雖然他原本打算早一點回家,但最後還是不得不加了兩個小時的班。 直子正在和室看電視,一看到平介,立刻站起來說:「你回來了,我馬上為你準備晚餐。」 平介走去二樓臥室換了運動衣褲,然後走下樓梯,廚房內飄來香噴噴的味道。 「喔,今晚吃親子丼嗎?」平介用力吸著鼻子問。 「猜對了,」直子說,「還有蛤蜊味噌湯。」 「真不錯啊。」平介一邊說著,一邊在矮桌前坐了下來。無論親子丼還是蛤蜊味噌湯都是他愛吃的。 他準備撿起報紙時,看到了放在房間角落的課本和筆記本。他拿起來看了一下,原來是數學課本和筆記,夾在課本裡的白紙是印了數學題的學習單。 「妳剛才在讀書嗎?」他對著廚房問。 「啊,那是今天的功課。」直子大聲回答,因為排氣扇的聲音很吵,「明天要交。」 「是喔,不輕鬆啊,辛苦妳了。」 「什麼辛苦我了,等一下你要教我。」直子用托盤端了兩碗親子丼走了進來。她纖細的手臂看起來好像快斷了。 「啊,要我教妳?」 「當然啊,不然還有誰?」她順利把兩碗親子丼放在矮桌上後,又走回了廚房。可能要端味噌湯。 「妳之前不是說,不可以幫女兒寫功課嗎?」 「我又不是你的女兒,」她把味噌湯端過來時說,「你看一下,這些題目都很難。」 「我覺得不難啊,反而很懷念。這是雞兔同籠問題。」他看著學習單說。 「你看得懂嗎?不愧是高專畢業的。」 「再怎麼難,也只是六年級的數學,妳應該也會吧?」 「問題就在於我完全不會。如果是單純的計算題還沒有問題,但是應用題或是圖形的問題就沒辦法了,以前就是這樣。」 「是喔。那我先開動了。」 平介輕輕合起雙手後拿起筷子。親子丼和味噌湯都很美味,他確信直子的手藝完全沒有退步。 既然可以做出一手好菜,即使數學不會也沒問題。雖然他這麼想,但現實並沒有這麼簡單。 「不知道藻奈美寫這些功課時會怎麼樣,她會哭著對我說,她不會寫嗎?」 「我覺得應該不會。因為她像你,數學很好。不瞞你說,我最近有點傷腦筋。」直子皺起眉頭,這個表情和小學生的臉很不相襯。 「發生了什麼事嗎?」 「不是發生了什麼事,而是我感受到一種無形的壓力。大家都以為我是數學很厲害的女生,但其實根本不是這麼一回事,我很想請別人教我數學,只不過我也不能說自己的數學突然變差了。而且連老師也說,這道題目對杉田來說應該很簡單,我只能賠著笑,想到遲早會被拆穿,就覺得很不安。」 「是喔,」平介低吟了一聲,喝著味噌湯,「小學數學啊。」 「你不要說得這麼感慨。」 「妳都已經三十六歲了。」平介說到這裡住了嘴。因為他不知道該說現在的直子幾歲。 但是,她似乎對平介說她三十六歲並沒有任何抵抗。 「無論幾歲,不懂就是不懂啊。讀小學時不會解的題目,不是年紀大了,就自然會解題。」 「那倒是。」 平介用筷子夾起裝在小碟子裡的紅紫蘇醬菜。電視上已經開始演兩個小時的推理劇,一看演員,就知道誰是兇手了。 「那吃完飯休息一下,就來惡補數學嗎?」 「雖然很不想,但也沒辦法。」直子也夾了紅紫蘇醬菜,兩個人嘴裡都發出了清脆的咀嚼聲。 吃完飯,他們關了電視,把矮桌變成了書桌,開始惡補數學。 平介教了一個小時後,出現了意外的結果。 「原來這麼簡單啊。」直子寫完了所有的功課說,她瞪大了眼睛,「這是我這輩子第一次寫數學題目這麼輕鬆。阿平,你真的太會教了。」 「我並沒有特別會教,很普通啊。」 「啊?但我馬上就聽懂了,簡直納悶以前為什麼不會。」 「這也許是因為,」平介看著她的臉,然後將視線稍微往上移,「可能是腦子不一樣了。」 「啊?」直子忍不住摸著自己的頭。 「雖然意識是妳的,但腦子是藻奈美的,才能或是擅長的科目是由腦子決定的,所以這代表妳現在具有和藻奈美相同的素質。」 「啊,是這樣嗎?」直子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 既然肉體改變了,當然就是這樣。平介覺得自己應該更早想到這件事。 「但我無法像藻奈美一樣喜歡數學和自然。」 「是嗎?真的是這樣嗎?妳想一下在惡補前和惡補後的情況,是不是有點不一樣了?還是現在仍然很討厭數學?」 直子注視著自己放在矮桌上的手。她垂下的睫毛很長。 「我也不太清楚,」她抬起頭,「但即使想到明天有數學課,肚子好像也不會隱隱作痛了。」 「妳之前會肚子痛嗎?」 「很痛啊。」她說完這句話,笑了笑說:「那我來泡咖啡。」 「好啊。」 直子單側膝蓋跪在地上,正準備站起來,突然露出了愁容。她皺著眉頭,微微偏著頭說:「咦?奇怪。」 「怎麼了?」 「好奇怪。」 「到底怎麼了?」 「等一下⋯⋯」直子緩緩站了起來,她低頭看著平介,眨了幾次眼睛後轉身走了出去。她去了走廊,然後走進了廁所。 她果然肚子痛了嗎?平介這麼想著,打開了電視。電視上正在播新聞,正在播報今天棒球比賽的結果,他決定專心看電視。他是巨人隊的球迷。 體育新聞播報完畢,進入廣告時間了,直子還沒有回來。天氣預報時,她才終於從廁所走出來。 直子一臉複雜的表情,好像在想什麼心事,又像是發現了什麼奇妙的事。總之,她的表情看起來並不是什麼嚴重的事,平介輕鬆地問她:「到底怎麼了?」 「嗯。」她低吟了一聲。 「怎麼了?哪裡不舒服嗎?」 「不,不是不舒服。」直子在剛才的地方坐了下來,平介覺得她好像有點心神不寧。她目不轉睛地看著平介的臉說:「明天要吃紅豆飯 慶祝。」 「啊?」平介一下子聽不懂她在說什麼,但他畢竟沒有那麼遲鈍,很快就理解了她的意思。他瞪大了眼睛,身體向後仰,「喔,原來是那個。」 「對。」直子點了點頭,「她之前還沒來,她有些同學比較早,好像五年級就來了。」 「喔。」平介不知道該說什麼,「妳的情況怎麼樣?」 「什麼怎麼樣?」 「會不會不方便?就是那個來了之後。」 「喔,」直子放鬆了臉上的表情,「不是什麼大問題,我早就習慣生理期了,因為我已經打了二十多年的交道,而且這是第一次,量不會太多。」 「妳現在怎麼處理?」 「現在嗎?用了衛生棉啊,我之前剩下的,雖然有點大。」 「是喔。」 平介抓了抓頭,覺得遇到這種情況,自己沒辦法多說什麼,然後想到,即使真正的藻奈美遇到這種情況,自己也只能做出這種裝傻的反應。 「那就恭喜妳了。」 「謝謝。」直子鞠了一躬,嫣然一笑,「從現在開始,藻奈美的身體會慢慢變成女人,希望她不會像我一樣有嚴重的生理痛,但在這件事上,她不可能像你。」 「是啊。」即使聽了直子的玩笑,平介也有點笑不出來,因為她剛才說的那句「慢慢變成女人」一直在他的腦海中迴響。目前在精神上已經完成是成年女人的直子,身體也將變成女人的身體,到時候兩個人會是什麼樣的關係? * 和房子整體相比,杉田家的浴室很大。浴缸很大,大人的腳也可以伸直。洗澡的地方也很寬敞。之前的屋主應該很喜歡泡澡,可以說,這個寬敞的浴室是平介喜歡這棟房子的最大理由。 平介泡在浴缸中,打量著浴室內。附有吸盤的小鉤子上掛著浴帽,他忍不住思考,不知道直子最近是否會用這個浴帽。放肥皂和洗髮精的架子上,有一把粉紅色的安全刮鬍刀,但並不是平介使用的,因為他用刮鬍刀很容易皮膚發炎,所以每天早上都用電動刮鬍刀刮鬍子。直子以前都用這把粉紅色的安全刮鬍刀刮腋毛,平介猜想她現在應該不需要使用了。 杉田家規定每個人每天都要泡澡,但直子今晚因為生理期的關係不泡澡。除了直子住院期間,這是他第一次一個人泡澡。在意外事故發生以前,除了他上夜班的那一週以外,不是和直子,就是和藻奈美一起泡澡,充分運用了寬敞的浴室。 但是,他覺得自己不能一直和直子一起泡澡。如果是正常的夫妻,當然可以一直泡澡到死為止,只不過現在的她雖然是直子,但又不是直子,外表是女兒藻奈美的樣子。 平介的朋友中,也有人的女兒和藻奈美的年紀差不多,他們都嘆著氣說,最近女兒都不願意和他們一起泡澡。藻奈美應該差不多也會有這種反應了,所以即使沒有外人看到,繼續一起泡澡似乎不太妥當—— 他越想越想不清楚,腦筋一片混亂。他把毛巾弄濕後放在額頭上走出了浴缸。 直子正在和室整理書包。她把寫了課表的紙放在矮桌上,然後看著課表,把課本和筆記本放進書包。 「我剛才就想問妳,妳為什麼要在這裡做這些事?」平介從冰箱裡拿出三百五十CC的罐裝啤酒問。 「啊?不行嗎?」 「不,沒有說不行,只是不是有藻奈美的房間嗎?」 二樓那間三坪大的房間是藻奈美的房間。 「雖然是這樣⋯⋯」直子有點吞吞吐吐。 「有什麼問題嗎?」 「不是有什麼問題,只是我不想用那個房間。」 「為什麼?」 「嗯,說起來原因很無聊。」直子看著平介說,「那個房間仍然維持著藻奈美活著時的樣子。」 「啊?」 「像是放在書桌上的東西,床上被子的形狀,我希望盡可能保持原樣。雖然我會碰像是課本或是筆記本這些無論如何都需要拿的東西,但每次都會很小心,盡可能不碰到其他不必要的東西。」說完,她看著自己的手。 平介停下了原本想要打開罐裝啤酒的手。他並沒有對直子為什麼要這麼做產生疑問,反而很受不了自己的粗心,之前竟然從來沒有想過藻奈美的房間變成了什麼樣這個問題。直子雖然冒充藻奈美每天去上學,但她還是必須打掃家裡,所以每天應該為如何處理女兒的房間感到煩惱。 「原來是這樣啊。」 「對不起,我也覺得自己很無聊。」 「我可以去看一下嗎?」平介準備站起來。 「去看藻奈美的房間嗎?」 「嗯。」 「可以啊。」 平介站了起來,直子也站了起來。 杉田家的二樓有兩個房間,走上樓梯後,兩道門相對,右側是藻奈美的房間,左側是他們夫妻的臥室。 緩緩打開右側的門,有好像洗髮精般的淡淡香味。房間內伸手不見五指。平介在牆上摸著電燈的開關,直子在一旁伸出手,打開了開關。日光燈閃了一下,白色的光照亮了整個房間。 「是這樣啊。」他情不自禁說了這句話。 的確是很有藻奈美味道的房間。窗邊書桌上的雜誌封面是笑容滿面的男性偶像團體,牆上也是同一個偶像團體的照片。平介最近才從藻奈美口中得知,這個偶像團體名叫「少年隊」。書架上有一整排少女漫畫,小床上舖著格子床罩,泰迪熊娃娃坐在枕邊——就是那個泰迪熊。床的表面有一點凹下去,是藻奈美曾經躺在上面留下的痕跡嗎?平介覺得摸一下那裡,或許可以感受到藻奈美的體溫。 「打掃呢?」平凡問。 「只是用吸塵器吸一下地。」 「但這樣不是會積滿灰塵嗎?」 「嗯,」直子點了點頭,「我也知道不能一直這樣。」 「是啊。」平介用力嘆了一口氣,看著藻奈美以前坐的椅子,椅子上有一個草莓圖案的坐墊。平介覺得很眼熟。那是藻奈美更小的時候,說椅子太低了,直子為她做了這個坐墊。看來她在長大之後,也繼續用這個坐墊。 「直子,妳可不可以坐在那裡?」 「椅子嗎?」 「嗯。」 直子可能不想碰到其他東西,小心翼翼地拉開椅子,緩緩坐了下來,然後看著平介問:「這樣可以嗎?」 他把手扠在腰上,打量著坐在椅子上的直子。藻奈美就在這個瞬間回到了他的世界。他覺得好像在看一張充滿懷念的照片,忍不住輕聲呼喚著:「藻奈美⋯⋯」 直子不可能不知道丈夫在看什麼。「我想拜託你一件事,」她說,「你可不可以拿鏡子過來?」 「鏡子嗎?」他也馬上察覺了她的想法,「家裡有鏡子嗎?」 「越大越好。」 「我知道了。」他立刻想到了一個好主意,「妳等我一下,我馬上拿過來。」 平介衝出房間,衝進對面的臥室。這個房間是和室,牆邊有兩個衣櫃,直子的梳妝台放在窗邊,都是她在結婚時帶來的嫁妝。 他走向梳妝台,雙手抱住鏡子的部分用力拔了起來。他之前在搬家時就知道鏡子部分可以拔起來。 他把鏡子拔起來後,抱著鏡子回到了藻奈美的房間。直子佩服地說:「你好厲害,竟然想到了。」 平介把鏡子放在地上,對著直子的方向。 「看得到嗎?」 「再稍微往上一點,再往左一點。嗯,這樣剛好。」直子似乎成功地在鏡子中看到了女兒的身影。她注視片刻後,用濕潤的雙眼看著平介說:「很想拍下來。」 「要不要拿相機過來?」 「不,不用了。」聽她說話的語氣,似乎覺得照片沒有意義。直子又看著鏡子中的女兒,不時改變了臉的角度,活動著手腳。 「妳就使用這個房間吧。」平介說,「同時也要好好打掃。」 直子低著頭,然後抬起頭露出微笑說:「好啊。」 既然已經來到二樓,他們就舖了被子,決定睡覺了。結婚之後,他們都睡同一床雙人被。 平介昏昏沉沉時,直子拍著他的肩膀。他睜開眼睛,發現直子注視著他的臉。「怎麼了?」他睡意朦朧地問。 直子顯然有點難以啟齒,然後才開口說:「那件事該怎麼辦?」 「那件事?哪件事?」 「就是那個啊,那·個。」 「那個?」平介一時不知道她在說什麼,但在理解的同時,睡意全消了。他瞪大了眼睛問:「妳是問那件事嗎?」 「嗯,怎麼辦?」 「哪有怎麼辦?現在變成這樣,根本不能怎麼辦啊。」 「不可以做喔。」 「那當然啊,妳別說傻話了。怎麼可能⋯⋯和親生女兒?而且還是小學生。」 「但是阿平,完全不做的話,你有辦法忍耐嗎?憋得住嗎?」 「不管能不能忍耐,即使知道是妳,看到妳目前的樣子,當然不可能有慾望,我又不是變態。」 「也對,所以你要找其他女人做嗎?」 「嗯。」平介坐了起來,盤腿坐在被子上,「我之前都沒有想過這個問題。直子,那妳呢?會有這方面的慾求嗎?」 直子以前曾經說,她有這方面的需求。也曾經睡在平介旁邊時,輕輕戳他的側腹,小聲呢喃說:「我們來做。」 「我現在完全沒有這種念頭,即使想像這種事,也有點不太能理解,或者說身體完全沒有反應。」 「太不可思議了,但也許這樣才正常。」想到做愛,身體就會有反應的小學生應該才有很大旳問題,「總之,這件事也無可奈何,只能放棄。」 「是啊。」直子一臉愁容點了點頭,「雖然我可以用手或是嘴巴幫你,但還是不太妙吧。」 「妳在說什麼傻話,拜託妳,別再說這種話了。即使妳覺得只是在正常討論,但我會覺得是藻奈美在說這些話。」 「喔,對喔,對不起,所以那件事就到此為止。」 「嗯。」平介再度把腿伸進了被子,但在蓋上被子之前說:「我也有一個提案。」 「什麼提議?」 「就是關於我們彼此的叫法。我在家裡都叫妳『直子』,妳會叫我『老公』或是『阿平』,我覺得最好改一下。」 「你是說,要和在外面的時候一樣嗎?」 「嗯,我認為必須養成這種習慣,因為未來的日子還很長。」 「你說得對⋯⋯」直子看著天花板想了一下,平介看著她睡衣上的圖案。上面畫了很多貓,有生氣的貓、哭泣的貓、歡笑的貓,還有一本正經的貓,五花八門,各式各樣。 「好,」她終於回答說:「我也覺得這樣比較好。」 「是嗎?」 「好,那從今天晚上開始,我不再叫你阿平,而是叫你爸爸。」 「沒錯。」 「那就晚安了,爸爸。」 「晚安⋯⋯藻奈美。」 平介鑽進被子,但已經完全沒了睡意。他很快聽到直子發出均勻的鼻息聲。小孩子果然很容易入睡。 平介頭腦清醒地注視著黑暗,思考著自己到底失去的是妻子還是女兒。

延伸內容

【本文將提及部分劇情,請斟酌閱讀】 因為「愛」是不變的初衷,創傷能痊癒,也讓各自的生命都能前進 作家、臨床心理師/洪培芸 時光倒轉到一九九八年,日本知名作家東野圭吾的《秘密》問世,台灣則是二○一一年出版,直到二○二三今日再版的《秘密》,不只沒有違和感,反而更加「著時」。 為什麼呢?因為故事的主線及背景,是一場交通意外,讓男主角的妻女身受重傷及去世,徹底打破了原本幸福和樂的美滿家庭,相信這是任何人如你我,都難以承受的悲劇和重大打擊。然而,故事的重點來了,也是離奇之處,死去的妻子「其實沒死」,因為妻子的靈魂進入了女兒的肉體。 身為丈夫,同時也是父親的男主角平介,如何跟外貌是女兒,內在是妻子的「女兒」相處?隨著時間的推移,夫與妻、父與女的關係與界線,在朝夕相處下,各種問題逐漸浮現;名義上的假父女,實際上的真夫妻,故事也帶出了許多人不敢談,卻又至關重要,生理及性慾方面的隱諱話題。 尤其看似配角的支線故事,一個秘密帶出更多秘密,而那些埋藏多年的秘密,在時間軸拉長,卻一一真相大白的過程中,讓我們透過每個角色的內心自白,看到了更豐富而完整的人性。 值得一讀再讀、深思品味的優質作品,都是我們真實人生的縮時攝影。故事編排和劇情幾度急轉直下,讓我嘖嘖稱奇,也數度眼眶含淚,為主配角的遭遇感到心疼,為他們的心路歷程深有共鳴。這也印證了《秘密》的分量及深度,能歷久彌新,數次改編成影視作品,書籍被翻譯成多國語言;能成為擅長描寫各種題材,已是著作等身的東野圭吾今生代表作之一。 《秘密》透過更艱難的角色替換,來引導我們反覆咀嚼,如何真正地做到將心比心和換位思考,給予對方自由,能夠尊重彼此。 創傷能夠痊癒嗎?《秘密》讓我們看到,人與人之間的情感羈絆真的很複雜,長年的相處及付出,是超越血緣關係的;希望讓對方幸福,希望讓自己心愛的人幸福,是能超越傷痛的。 這個「決定性的領悟」就能引領自己,去做出最合適的選擇,堅持地去走未來的路。不只是讓創傷能痊癒,更是活出新的生命及關係形式。 反覆問自己:如果「愛」是不變的初衷,那麼接下來我要怎麼做,心愛的人會過得比較幸福呢? 許多時候,我們都在當下被情緒沖昏頭,以自己為中心,被小我主導著,做出可能傷害到別人的選擇,然後在往後的日子裡,自己幡然覺醒後,才懊悔不已。 因此,一旦我們能夠回到愛的初衷,記得「要選擇讓自己心愛的人幸福」的選項,那麼我們就會明白,在家庭關係中的相處,要留給對方餘地,要能讓對方感到自在,不要因為關係稱謂帶來的預設立場就緊迫盯人,要求對方必須符合自己的期待,沒有彈性,更沒有餘裕。 怎麼面對關係中的秘密,又會怎麼回應彼此呢?想必許多人都很像,對於關係裡有了秘密就會心焦如熱鍋上的螞蟻,想要抽絲剝繭,想要打破砂鍋問到底,期待對方一五一十告知,關係裡不能容納任何一粒沙子,包含秘密。 然而,東野圭吾的《秘密》讓我們看到,每一個秘密的背後可能是沉重的傷痛,有著當事者那時還無力面對的課題,甚至是難以啟齒的往事。那麼我們或許能夠油然而生將心比心的同理。他難以面對的事,不想讓別人知道的秘密,其實每個人都有,只是故事情節不太相似,但核心情感都很一致。 每個人都想完成心中的虧欠與愧疚,不留遺憾 「我不能讓第二次的人生有和以前相同的後悔」也是許多書籍和影視作品共同的精髓,最近大熱門的日劇《重啟人生》也是如此。無論是靈魂置換、時光倒帶還是重新投胎,都直指同一個命題:每個人都希望自己的人生不留遺憾,無論是虧欠別人或被虧欠,都希望盡可能地圓滿。 期盼各位讀者,千萬不要因為懸疑的劇情太精采,因而讀得太快;希望各位能慢慢地、細細地咀嚼和品味主配角的心情,深思他們做出每一個抉擇的背後原因。我們所收獲的,不只是閱讀長篇懸疑小說的燒腦時光,同時也學到了創傷事件背後,更深層的愛和寓意。

影音

作者資料

東野圭吾(Higashino Keigo)

東野圭吾(1958-) 出生於日本大阪,大阪府立大學畢業。 1985年以第31屆江戶川亂步獎得獎作《放學後》出道。 1999年以《祕密》獲得第52屆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 2006年以《嫌疑犯X的獻身》獲得第134屆直木獎以及第6屆本格推理小說大獎。目前擔任第十三任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理事長。 東野圭吾早期作品多為精巧細緻的本格推理,最具代表性的即是「加賀恭一郎」系列,主人翁加賀刑事冷靜帥氣,風靡不少女性讀者。之後東野作風逐漸超越推理小說框架,其創作力之旺盛,讓他躍居日本推理小說界的頂尖作家。《偵探伽利略》、《預知夢》以及《嫌疑犯X的獻身》(2005)皆以物理學教授「湯川學」為主角,先後改拍為電視劇與電影,轟動影視圈。此外,時序跨越19年、細膩描繪主角與周遭人物心理的犯罪小說《白夜行》(1999)亦改拍成電影、電視劇及舞臺劇;敘述三兄妹為父母復仇歷程的《流星之絆》(2008)一出版旋即改編電視劇,收視居高不下,獲獎無數。東野圭吾的作品幾乎已等同票房保證,可說是目前日本最多著作被影像化的推理作家。 至今,加賀恭一郎系列之《新參者》、《紅色手指》、《麒麟之翼》、《當祈禱落幕時》均已影視化。 相關著作:《白夜行(經典單冊回歸版)》《時生(經典回歸版)》《再一個謊言(經典回歸版)》《畢業-雪月花殺人遊戲(經典回歸版)》《沉睡的森林(經典回歸版)》《湖邊凶殺案(經典回歸版)》

基本資料

作者:東野圭吾(Higashino Keigo) 譯者:王蘊潔 出版社:皇冠 書系:東野圭吾作品集 出版日期:2023-07-10 ISBN:9789573340416 城邦書號:A1300658 規格:平裝 / 單色 / 384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