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2024愛閱節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翻譯文學 > 日本文學
第一次的…:直木賞名家╳日本樂壇傳奇YOASOBI,小說音樂化奇蹟之作!【首刷隨書附贈.故事歌單珍藏卡】
left
right
  • 庫存 = 2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2024愛閱節/外版-文學小說TOP 100
  • 【百大暢銷書75折起】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閱讀癮!
  • 宮部美幸延伸展75折起!

內容簡介

直木賞名家 ╳ 樂壇傳奇YOASOBI 前所未有的閱讀體驗!小說音樂化奇蹟之作! \\日本上市兩週即3刷!橫掃各大排行榜第1名!// \\四個關於「第一次」的故事,四首為此誕生的歌。// 如果耀眼,是因為痛過還有溫柔。 某部分的我,就要不同了。 〆島本理生〈只屬於我的主人〉──第一次有喜歡的人時該讀的故事 那天醒來,我發現自己被「保管」在某個國家,但我明明只是個普通的家庭用機器人。那麼接下來就來談談我逃離母國的經過,以及,我和我的「主人」之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〆辻村深月〈幽靈〉──第一次離家出走時該讀的故事 我不會再回去了。我搭上電車,來到從未去過的海邊。我看到角落供奉著一束花、布娃娃,還有裝著煙火的袋子——可能是有人在這裡過世了。「妳一個人嗎?」有個衣著單薄的女孩突然出現,手上拎著一袋煙火。這時我發現,剛才供奉在一旁的煙火好像不見了…… 〆宮部美幸〈不同顏色的撲克牌〉──第一次成為嫌犯時該讀的故事 宗一的女兒夏穗,因為涉嫌參與平行世界「鏡界」發生的恐怖攻擊事件,而遭到強制拘留。為了解救愛女,宗一決定隻身前往鏡界。就在夏穗好不容易解除嫌疑時,拘留室突然遭到入侵,入侵者竟然是—— 〆森繪都〈光之種籽〉──第一次告白時該讀的故事 我果然還是很喜歡椎太。即使告白了三次都失敗,我還是無法斷了對他的念想。如果可以,我想把以前的告白都消除,向椎太獻上宛如第一次的告白——但想也知道這是不可能的。沒想到,真的讓我遇見能回到過去的人…… 第一次擁有難以言喻的情感,那是終於明白了愛的瞬間。 第一次決定不再回頭,那是長大才有的決絕。 第一次為了捍衛價值而挺身,那是懷抱希望的開始。 第一次看見照亮日子的光源,那成為往後每次勇敢的原因。 那一刻,那一夜之後,生命有了然後。 因為那些絕無僅有的過去,此刻因此獨一無二。 ──你是否也想起縈繞你心頭的「那一次」? ▍音樂天團 ╳ 文學天后 重磅登場 明明是第一次閱讀的故事,卻像是喚醒心底沉睡的記憶一樣。我想用歌聲坦率表達,我與四篇故事、四個世界相遇而產生的感動。 ──YOASOBI主唱.ikura 四篇作品真的都非常有趣,讀完的時候,我總共說了四次「超有趣的!」,還在原稿前拍手。從「第一次」這個主題誕生的四個不同故事,分別走向不同的目的地,讓我覺得非常感動。 ──YOASOBI作曲.Ayase 我試著將諸多第一次的挑戰壓縮在一起,反而回到了我的原點,成了一部講述最愛之人的故事。請在這部短篇小說中,遇見被比愛情更強大的羈絆所連繫的〈只屬於我的主人〉。 ──島本理生 我想不論是誰,都曾遇過改變人生、值得一生去擁有的人事物。就像是過了那一夜,再也回不去以前的自己,我寫下了這樣的第一次離家出走。我也是深信著某個人閱讀這個故事後會有什麼改變,而將這篇小說寄出的。 ──辻村深月 一直以來我在創作故事時,會尋找符合故事想像的音樂。如果找到合適的音樂,它就會引導我到正確的方向。這次的企劃是先有故事,音樂再從中誕生,對我來說是全新的經驗,內心非常澎湃。 ──宮部美幸 收到「第一次」的主題後,我也嘗試了第一次的故事設定。穿越時空的單戀──希望這個故事能夠將讀者與過去的重要瞬間連繫起來。 ──森繪都 ▍台灣音樂藝文界 悸動好評 第一次來到世界上,第一次擁有了情緒,第一次體會到揮之不去的執念,第一次奮力想忘記。所有的第一次原來都是這麼浪漫跟稀有呀,讀著讀著開始懷念對世界每次的初體驗,突然充滿靈感想寫歌! ──創作歌手/白安 以極短而不短少的篇幅描繪了少女愁緒,之於磅礴科幻架構與時間長流下,回想起也許微不足道、占據當時生命而旺盛燃燒的心,在四位作家的行句之間被溫柔地陪伴了。 ──珂拉琪樂團/夏子 浪漫行文散發年少動人氣息,在迷人科幻光景裡折射出關於少女的愛與憂愁,各篇精神貫穿「即使如此,但……」的諸多閃耀時刻,總是令人會心一笑而感到溫暖。 ──珂拉琪樂團/家權 書中的四個故事深具想像力與故事性,看似透過科技、靈幻、超能力的設定,實則緊連人性與人心,表達人與人之間的情感,飽含溫柔的情意與關懷。 篇名以「第一次」作為串連,彷彿馬奎斯所寫:「這世界那麼新,很多事物仍沒有名字,必須以手指去指。」這些故事不僅寫出讓閱讀者禁不住想以手指去指的新意,更讓閱讀者再一次遇見生命經驗裡熟悉不過的情感。 ──作家/陳曉唯 無法用文字表達這部作品給我的震撼,四篇充滿張力的故事情節,加上YOASOBI對小說精準的音樂詮釋,像在腦內播放完一部製作精良、不落俗套的電影或動畫,餘韻無窮! ──椅子樂團/裘詠靖 在這個冷酷精於算計的社會,本書描繪出青春珍貴的纖細敏感透明,單純莽撞危險。充滿羞恥的失敗,酸澀苦楚,但回頭看卻是無可取代。 ──作家/盧郁佳 四位直木賞小說家的短篇作,配上YOASOBI製作的四首主題曲,《第一次的…》會是讀者第一次的全新「閱讀音樂」體驗……而且可以體驗四次。 ──影評/龍貓大王通信

內文試閱

「啊──火完全點不著耶!」 攤開從袋子裡拿出來的煙火,她開口抱怨。 袋子裡有一根煙火用的細蠟燭,所以我把蠟燭立在混凝土地面上,再用打火機點燃。因為平常沒有在用打火機,所以剛開始一直點不起來,正當我不知所措的時候,那個女孩說「我來吧」,瞬間手指一按就點好蠟燭了。 然而,最關鍵的煙火一直點不著。就算火已經在尖端點燃,火焰也只會在原處搖曳,完全沒有火花四射的跡象。 「受潮了嗎……畢竟放很久了啊……」 我聽著她惋惜的說話聲,但從剛才開始注意力就一直放在電線桿的陰影處。當作供品的煙火,到底還在不在原位呢?如果,這個女孩現在拿來的煙火,就是剛才放在那裡的東西,點不著或許是理所當然的事。在沒有屋簷的地方風吹雨淋,即便是火藥也會受潮吧。 「欸……」 「嗯?」 她漫不經心地應聲,我出聲詢問。心跳得好快。 「那裡放著花束,是有人在這裡過世嗎?」 「哪個?」 「那裡,電線桿的陰影處。放了花、獨角獸的布娃娃之類的,很多東西。」 「喔……」 她緩緩地點頭。但是,完全沒有往花束和電線桿的方向看,只是拿出新的煙火,再度嘗試點燃。 「幾年前好像有發生意外。」 「──該不會是有女孩子過世了吧?」 「為什麼這麼問?」 「我看都是布娃娃、罐裝奶茶……之類的東西,所以才想說是不是女孩子。」 「嗯。」 她點點頭。拿出新的煙火,看著我說: 「對喔,好像是女孩子。」 「意外是溺水那種意外嗎?」 「嗯。」 風吹過來,蠟燭的火焰搖晃,燭火突然熄滅了。她的視線依然沒有轉向花束。她從正面凝視我的臉,然後開口說話。就像在低聲呢喃一樣。 「沒錯,她是死於溺水的意外。」 我緩緩吞下口水,以免被她發現。 下一個瞬間,她恢復開玩笑的表情說:「啊──火滅了。」然後再度拿起打火機,一鼓作氣地點火。 我看著眼前的景象,接著望向她的影子。 因為經常在故事裡面聽到啊。死人是沒有影子的。 然而,只有街燈和月光照明,腳邊顯得非常陰暗,而且左右兩側建築物的影子也微微映在地上,所以我不太清楚她腳邊到底有沒有影子。我看著自己的腳邊,發現就連自己影子的輪廓都很模糊。 試了不知道第幾次煙火的她,嘆了一口氣。 「呃,連仙女棒都點不著,未免也太扯了吧?」 「……應該全部都受潮了吧?妳要不要放棄算了?」 「什麼──才不要!我全部都要試過一次,不然好不甘心。」 她的白色洋裝在風中搖曳,就像妖精一樣輕巧又夢幻,但我同時也覺得未免也太輕巧了。她從袋子裡拿出新的仙女棒,然後把其中一根遞給我。 「一起玩?」 我沒有回應,拿著她塞給我的仙女棒。學她蹲在地上,把前端靠近燭火。 然而,仙女棒完全沒有點著的跡象。 我們面對面把仙女棒指向燭火時,她開口說: 「欸,我可以問妳一個問題嗎?」 「嗯。」 「妳是離家出走嗎?」 短短的燭火搖曳,燭火下的蠟開始一點一點往下流。我無法直視她,只能假裝我全神貫注在仙女棒的前端。其實,我的心臟猛烈地跳了一下。 「為什麼這麼問?」 「因為妳穿著制服──而且還不是這一帶的制服,感覺應該是學校下課之後直接離開的。」 我假裝平靜地反問,她卻出乎意料一臉正經地回應。 「妳是國中生?」 「……嗯。」 「這樣啊,那就跟我一樣。」 我點頭之後,才在心裡後悔,剛才應該要說自己是高中生才對。但是,聽到她說「跟我一樣」之後,又覺得還好有說實話。 這是個深沉的夜晚,今天晚上我一直有這種感覺。在陌生城鎮裡的第一個夜晚。我覺得現在應該可以問了。 「欸,我也可以問妳問題嗎?」 「好啊,妳要問什麼?」 「妳該不會是幽……靈吧?」 我嘴唇微抖,原本想要好好說出「幽靈」兩個字,結果「幽」字拉了一個飄渺的長音。不過,聽到問題後的她,嘴角露出微微的笑容。就像我剛才反問她那樣,她也反問我。 「──為什麼這麼問?」 我答不上來。無法直視她白淨的腳趾頭。她再度問我: 「妳為什麼會這麼想?」 「都這麼晚了,妳還穿得那麼單薄,再加上──」 我試圖解釋。一般來說,我認為世界上根本不可能有幽靈,實際上我至今也沒見過幽靈。 但是,現在我覺得可能真的有。如果是現在的我,或許有可能引來幽靈。 畢竟我現在處於離「死亡」很近的地方。 「欸,那我再問妳一個問題喔。」 被我問到是不是幽靈她也絲毫沒有動搖的樣子,放棄原本打算點燃的仙女棒,隨手丟在水泥地上,再度拿出另外一根。她一邊把仙女棒的前端靠近燭火,然後一邊問我: 「妳是打算來尋死嗎?」 我的腦袋裡就像正面迎著強風那樣劇烈震動。嘴唇像是被卡住一樣,回問「妳怎麼知道」的時候聲音變得沙啞。然而,她似乎還是聽到了剛才那個輕微又沙啞的問句。她沒有看著我,而是看著仙女棒的前端回答。 「剛才妳拿打火機的時候,我看到了。背包裡面有繩子、刀子之類的東西。刀刃雖然用毛巾包著,但那是刀子沒錯吧?」 面對她的問題,我保持沉默。她接著說: 「我猜打火機說不定也是妳打算在自殺的時候用。妳明明不太會用打火機,卻隨身帶著,這很奇怪。」 她用歌唱般的聲音這樣說,視線離開仙女棒抬起頭來,和我四目相接。 「如果妳是想用打火機點火自殺的話,那種死法是最痛苦的喔。」 不是的── 我還沒決定要怎麼死。雖然帶著刀子和繩索,但我不知道自己有沒有勇氣,只是為防萬一才帶著──其實我原本是想從某個地方往下跳,才來到這裡的。 「不是的。」 我終於說出口了。那個女孩和我蹲在相同的高度,拿著仙女棒默默凝望著我。 「打火機……應該是為了放棄的時候而準備的。」 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說出來,之前明明就沒有和任何人說過。但是,滿到嘴邊的話就像泉水湧現一樣,根本停不下來。 「我想說如果放棄自殺,就要把遺書燒掉。」 我在說出口的時候才察覺,原來自己是這樣想的。 打火機是奶奶安放佛像的房間裡拿來點香用的,我借來之後就塞進背包。我一直覺得自己只是在收集刀子或繩索之類能聯想到「死亡」的東西而已,直到現在才知道原來自己有這種想法。都這個時候了,我仍然覺得自己可能會放棄啊。事到如今,我才突然發現自己沒有想過撕碎或丟掉遺書,而是想要將遺書完全消滅,所以才攜帶打火機。我還沒有捨棄這種可能性。 我明明覺得已經下定決心了,剛才發現自己內心的想法之後,我呆若木雞。 她開口說話。沉穩但是非常明確地說: 「放棄吧。」 她眼睛眨都不眨一下,視線穿越燭火認真地看著我。 「自殺非常痛苦喔。」 「可是、可是我……」 喉嚨顫抖。肩頭熱了起來。 我記不清楚到底是什麼時候開始變得失控。當我感覺到失控的時候,一切都變了,就算我想要回到以前的日子,也已經無能為力了。從上學期到進入暑假那段期間還能撐下去,但是等到學校開學之後,每天都有一種無法喘息的窒息感,讓我覺得再也無法忍受。 有人跟我說:「是妳幹的吧?」 「就是妳說出去的吧?」 我明明就說了不是我,明確地反駁過了,但是沒有人聽進去。原本說「擅自把罪推給妳真是過分」的社團夥伴,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在我主動打招呼的時候,只會視線交錯,但一臉尷尬地走遠。等我回過神來,身邊已經一個人都沒有了。 班上的同學不知道什麼時候得知,我在社團遇到這種事,結果,讓我在教室裡也漸漸變得無法喘息。我覺得自己有種被看笑話的感覺。譬如說──那個女生惹了大麻煩,最好不要靠近她,嘲笑她也沒關係。 我找老師商量,提出退出社團的想法,結果學長姐和那些同學都說: 妳要逃走嗎? 明明就是妳的錯,還敢逃走? 如果有在反省的話,就要有反省的態度啊!讓我們看看妳反省的樣子啊。我們都是因為妳才受傷的,所以別想逃走。 我以前明明那麼喜歡管樂,後來光是看到樂器或是聽到聲音,胸口就覺得一陣悶,而且心跳加速,感覺大家的說話聲從背後追趕著我,撐著單簧管的手指不斷顫抖──就在那個時候我心中浮現一個想法。 我沒有錯,所以只能表現給他們看。等我死掉之後,讓他們統統都在沒有我的世界裡好好反省。讓他們想像我是抱著什麼樣心情自殺,然後感到痛苦,甚至被大眾責備。 我的父母在什麼都不知道的狀態下失去我,一定會很悲傷。想到這裡,我就覺得有種揪心般的痛。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我已經想過很多次了,要是媽媽知道自己的孩子曾經被班上的同學討厭成這樣一定會很傷心。等我死後,或許大家就會用「霸凌」這個詞形容。但我不是被霸凌,只是在不知不覺間被大家討厭了,和我交朋友變成一件很丟臉的事。沒錯,是非常丟臉── 「我已經決定了,今天一定要下手,畢竟我已經回不去了。我無法想像自己回家或者去上學的樣子。這是我第一次鼓起勇氣來到這麼遠的地方,如果今天沒死成,我沒辦法再來一次。」 永遠不回去白天的那個世界也無所謂──我今天一直帶著惋惜的心情,看著從車窗流逝的景色。我是第一次在晚上來到海邊。所以,我再也不想回去了。一想到回去之後,又要重複那樣的日子,不斷重複下去,明天、後天和之後的日子,都要在那種地方活下去,我就好想尖叫。 然而── 「妳放棄吧。至少不要挑今天。」 那個女孩在我眼前這樣說。明明才剛認識,但她用認真的眼神,確實地看著我。從來沒有人像她那樣直勾勾盯著我看。她瞇起眼睛── 「過了今天,說不定會有什麼改變喔。」 「不可能。什麼都不會變的。」 「可是,妳不是說這是妳第一次跑到這麼遠的地方嗎?」 她的語調突然變得很激動。 「既然都能到這裡來,那就一定沒問題的。妳還是放棄自殺吧。」 「可是……」 就在喉嚨像是被掐住一樣難受,發出泫然欲泣的尖銳聲音時── 我手上仙女棒的前端,突然迸出光芒。 咻──又細又尖銳的聲音出現,夜晚裡突然有了炫目的光。仙女棒終於點燃,從我手裡的尾端噴出長長火光,就像星星的尾巴。 「咦?」 「咦!」 我和那個女孩幾乎同時發出聲音,我們忘記剛才聊的內容,接著── 「哇!」 「哇──!」 我們又一起發出讚嘆。兩個人同時興奮地大叫。 「「點著了!」」 落下的火光越來越強,閃耀到令人驚嘆的地步。 剛才一直聽到的海浪聲消失,耳朵裡充滿火花爆裂的聲音。 我很惋惜地看著煙火的光芒,聽著煙火的聲響。在很短的時間內,手中的光芒就逐漸消失,我直到最後一刻都很捨不得地追尋著那道光。──就像我今天為電車車窗外最後的太陽感到惋惜那樣。 即便煙火熄滅,聽不到煙火的聲響,眼底仍留著煙火的殘影。沿著弧線往下垂的煙火,好像秋天的芒草喔。說到這個,今年的我已經看不到芒草了嗎──因為那些同學的關係──讓我再也看不到媽媽、奶奶,再也看不到每年都會有的賞月糯米丸,還有芒草的風景了嗎?這些想法一股腦地湧現,下一個瞬間,情緒就潰堤了。 我再也無法壓抑。 「我──」 我握著還聞得到火藥味的煙火空殼,當場蹲了下來。我動彈不得,眼淚從緊閉的眼睛裡滲出來。 「……我不想死。」 剛才煙火的殘響還在耳邊迴盪。我並沒有想說給任何人聽,只是這些話就突然冒出來了,連我自己都覺得很驚訝。不知道這是悲傷、憤怒還是痛苦,我沒辦法為自己的心情命名。 「嗯。」 聽到這個聲音,我緩緩把手從熱熱的眼皮上移開。她還在原地。我原本就覺得她有可能會像來時一樣,突然消失也不奇怪,所以發現她還在的時候,我頓時覺得安心。 「但是,我很害怕。」 「嗯。」 她再度點頭。 「一定會害怕的。」 「我也很害怕回家。大家說不定已經亂成一團,媽媽他們一定也很擔心。」 「嗯。」 「而且我已經沒有錢了,可是──」 等我回過神來,話已經說出口了。 「妳能陪我嗎?」 對一般朋友說不出口的話,對她卻說出來了。我想像著眼前這個女孩,會像融入早晨陽光那樣消失。但是── 「妳可以陪我到早上嗎?」 電線桿的陰影處,到底有沒有煙火,到底有沒有花束,我自己的記憶變得非常模糊。就連她腳邊到底有沒有清楚的影子,我也覺得不確認也無所謂了。 我原本以為,幽靈會把人導向死亡,是一種很可怕的存在。有這種把人引導向繼續活下去的幽靈嗎? 「嗯。」 她點點頭。手裡拿著煙火,臉上露出微笑。 「可以啊,我可以陪妳。」 * 我想,那天或許是她的忌日。 那個說「至少不要挑今天」的她。 或許因為是她的忌日,所以才會有花和各種供品。 因為是自己死掉的那天,所以她才會告訴我──那很痛苦喔。她來到太靠近死亡而誤闖陰陽之界的我身邊。 或許她也有什麼悔恨。所以才會現身,勸我放棄。 我這才想起,忘記問她的名字了。 早知道應該要問的。 話說回來,我也沒有告訴她自己的名字。

影音

作者資料

島本理生(しまもと りお)

一九八三年生。二00一以《剪影》榮獲第四十四屆群像新人文學獎優秀作品。二00三年《一點一滴》獲第二十五屆野間文藝新人獎。二0一五年《Red》贏得第二十一屆島清戀愛文學獎。二0一八年《初戀》獲得第一五九屆直木獎。另著有《愛,不由自主》、《或許了解》、《夜鷹的單戀》、《天真》、《我們拿到銀叉和藥》等豐富作品。

辻村深月(Mizuki Tsujimura)

1980年2月29日生,日本山梨縣人,畢業於千葉大學教育學院。2004年以處女作《時間停止的冰冷校舍》獲得講談社舉辦的梅菲斯特賞,正式出道。2011年,以《使者》獲頒吉川英治文學新人賞。2012年,以短篇小說集《沒有鑰匙的夢》榮獲直木賞。2018年,以《鏡之孤城》獲選本屋大賞第一名。 《傲慢與善良》是紀念以作家身分出道第15週年,別具意義的作品,並獲得第7回Booklog大賞(小說部門)。 另著有《盲目的愛戀與友情》、《島與我們同在》、《水底祭典》、《請殺了我》、《今日諸事大吉》、《零八零七》、《太陽坐落之處》等書。

宮部美幸(Miyabe Miyuki, 宮部みゆき)

1960年出生於東京,1987年以《ALL讀物》推理小說新人獎得獎作〈鄰人的犯罪〉出道,1989年以《魔術的耳語》獲得日本推理懸疑小說大獎,1999年《理由》獲直木獎確立暢銷推理作家地位,2001年更是以《模仿犯》囊括包含司馬遼太郎獎等六項大獎,締造創作生涯第一高峰。出道二十周年的2007年以《無名毒》獲得吉川英治文學獎,並推出《模仿犯》續作《樂園》。 寫作橫跨推理、時代、奇幻等三大類型,自由穿梭古今,現實與想像交錯卻無違和感,以溫暖的關懷為底蘊、富含對社會的批判與反省、善於說故事的特點,成就雅俗共賞,不分男女老少皆能悅讀的作品,而有「國民作家」的美稱。 出道多年創作不輟,持續發表叫好叫座的各類型小說,近著有《魂手形:三島屋奇異百物語七》、《這個世界的春天》、《再見的儀式》、《沒有昨日,就沒有明天》等。 相關著作:《火車(2023年新版)》《理由(2023年新版)》《模仿犯:上卷─事件之卷》《模仿犯:下卷─解決之卷》《理由(經典書衣版)》《火車(經典書衣版)》《鄰人的犯罪》《模仿犯(上,經典書衣版)》《模仿犯(下,經典書衣版)》《模仿犯(上)》《模仿犯(下)》《模仿犯(上)》《模仿犯(下)》《模仿犯(上)》《模仿犯(下)》

森繪都(もり‧えと)

1968年生於東京。1991年以《Rhythm》一書獲得講談社兒童文學新人獎而出道,作品同時獲得椋鳩十兒童文學獎。1995年作品《宇宙孤兒》榮獲了野間文藝新人獎及產經兒童出版文化獎日本廣播獎,1998年以《月船》獲野間兒童文藝獎,1999年作品《Colorful》獲產經兒童出版文化獎,2003年以《DIVE!!》獲小學館兒童出版文化獎,2006年作品《風中飛舞的塑膠布》榮獲直木賞,2017年以《新月》獲得中央公論文藝賞。另著有《永遠的出口》、《蘭》等書。書寫領域從繪本、兒童文學、給成人閱讀的作品都有,充滿愛與幽默的筆觸,貼近各個不同年齡層的讀者。

基本資料

作者:島本理生(しまもと りお)辻村深月(Mizuki Tsujimura)宮部美幸(Miyabe Miyuki, 宮部みゆき)森繪都(もり‧えと) 譯者:涂紋凰 出版社:皇冠 書系:大賞 出版日期:2023-07-10 ISBN:9789573340409 城邦書號:A1300657 規格:平裝 / 單色 / 272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