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618特促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驚悚小說
鬼吹燈Ⅱ之一:黃皮子墳(上)(下)套書【電視劇《鬼吹燈之黃皮子墳》原著小說】
left
right
  • 庫存 = 3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鬼吹燈Ⅱ之一:黃皮子墳(上)(下)套書【電視劇《鬼吹燈之黃皮子墳》原著小說】

  • 作者:天下霸唱
  • 出版社:高寶
  • 出版日期:2023-01-11
  • 定價:560元
  • 優惠價:9折 504元
  • 書虫VIP價:476元,贈紅利23點 活動贈點另計
    可免費兌換好書
  • 書虫VIP紅利價:452元
  • (更多VIP好康)

內容簡介

【唯一正版,絕非改編】 《鬼吹燈》豐富飽滿的想像力,成為它最讓人刮目相看的地方。 ——美國《時代週刊》 已改編電視劇《鬼吹燈之黃皮子墳》 由《扶搖》阮經天、《良辰美景好時光》徐璐、《我是歲月你是星辰》劉潮、《極客江湖》郝好──領銜主演! ★東方奇幻文學經典代表作,華語文壇恐怖小說的先河! ★二○○六年名列百度搜索風雲榜網路小說榜單第一名! ★一本糅合現實與虛構、盜墓與探險的網路小說,一部驚動萬方的怪談小說! ★中國版的古墓奇兵+神鬼傳奇+法櫃奇兵=鬼吹燈系列的奇異歷險! ★已改編為漫畫、遊戲、院線電影、網路電影版、電視劇! 林木蓊鬱的大興安嶺中有處黃皮子墳,人畜止步,神祕莫測。 若是在墳中看見兩道幽幽綠光,千萬要立刻閉上眼睛, 一旦眼神被那光攫住,你便踏上了死亡路途…… 胡八一赴美前夕,收拾行囊、整理舊物時翻閱昔日相片,見到一張攝於內蒙古草原的照片,憶起當年一段腥風血雨的過往…… 那時,他和胖子同為知青,一起在大興安嶺的山區插隊落戶,山裡的生活讓年輕氣盛的他們如魚得水。為了換幾斤水果糖上山打黃皮子(黃鼠狼),為了給人治病捉熊取膽。兩人無意間發現一座黃皮子墳,並誤入一座坍塌的黃皮子祠。 據鄉人傳言,幾十年前,一夥號稱「泥兒會」的胡匪盜走墳中黃皮子仙姑藏寶的銅箱,隨後這夥胡匪和箱子消失在漠北草原,不知所蹤。 正是滿腹疑惑,恰逢戰友丁思甜來信邀約至內蒙草原做客,兩人欣然前往,孰知竟趕上牧牛受驚。為尋找丟失的牧牛,三人與牧民老羊皮進入俗稱閻王殿的百眼窟。那裡,竟有日本「給水部隊」的遺跡、一座沒有房間的怪樓、一個編號是「0」的地下室,更可怕的是,兩隻全身白毛的黃皮子一直尾隨著他們……隨之更發現泥兒會的行跡,銅箱的下落亦呼之欲出…… 【燈迷百科】 .康熙寶刀 此刀是康熙征葛爾丹御用之物,後來賜給一位蒙古王爺。刀長柄長刃,刀身平直斜尖,不僅有長長的血槽,還有條金絲蟠龍嵌在其上,尊貴非同凡物,且能辟邪驅魔。 .引魂雞 人一旦呼吸停止身亡,這口陽人氣息隨即墜入茫茫大地。因這種觀念風俗,故家中有人過世,必須立即宰殺一隻雄雞,並以雞血塗抹屍身,相傳雄雞之魂可以載著死者亡靈使魂魄升騰,避免落入輪迴、再歷劫難。 .青銅龍符 形狀奇異,上有龍形,但無目,罕見罕聞,據說是拜黃大仙的元教從百眼窟龜谷洞裡找到的。它的具體來歷無從得知,極可能是巨龜從海裡帶上陸地,一直藏在裝殮黃大仙屍首的桐棺裡。

目錄

《鬼吹燈Ⅱ之一:黃皮子墳(上卷)》 引 子 第一章 趕冬荒 第二章 黃皮子墳 第三章 夜擒 第四章 熊的傳說 第五章 剁掌剜膽 第六章 鬼衙門 第七章 老吊爺 第八章 絞繩 第九章 削墳磚 第十章 來自草原的一封信 第十一章 禁區 第十二章 夜幕下的克倫左旗 第十三章 牛虻 第十四章 失蹤 第十五章 蚰蜒鉤 第十六章 怪湯 第十七章 百眼窟 第十八章 觀龍圖 第十九章 引魂雞 第二十章 不存在房間之樓 第二十一章 凶鐵 第二十二章 孤燈 第二十三章 焚化間中的第五個人 第二十四章 錦鱗蚦 第二十五章 陰魂不散 第二十六章 殭屍 《鬼吹燈Ⅱ之一:黃皮子墳(下卷)》 第二十七章 龜眠地 第二十八章 俄羅斯式包裹 第二十九章 莫洛托夫雞尾酒 第三十 章 精變 第三十一章 恐懼鬥洞 第三十二章 讀心術 第三十三章 千年之綠 第三十四章 編號是「0」 第三十五章 磚窯腐屍 第三十六章 禁室培骸 第三十七章 面具 第三十八章 防腐液 第三十九章 標本儲藏櫃 第四十 章 守宮砂 第四十一章 盜墓者老羊皮 第四十二章 不歸路 第四十三章 夢 第四十四章 冥途 第四十五章 閻羅殿 第四十六章 金井 第四十七章 水膽 第四十八章 舌漏 第四十九章 焚風 第五十章 穴地八尺 第五十一章 炸雷 第五十二章 生離死別 第五十三章 卸嶺盜魁 第五十四章 妖化龍

內文試閱

第三十章 精變 從地道裡鑽出來是在建築設施之外,這一點實是出人意料,按逃生地圖所繪,這個出口處,應當有一處規模龐大的植物園,去往主研究樓必先繞過這裡,所以當初我們為了不想繞路而行,才決定從下水道走直線通過,難道那俄國人的情報是假? 此時天已微明,拂曉的晨霧籠罩四野,輕煙薄霧中,隱隱可見隔著一片密林,對面有座矮山,對著我們的那面山體,已經被挖去了一半,殘破的山體截面上布滿了大大小小的山洞,好似一塊生滿了蟲子眼的蘋果被從當中切開,看上去這些洞穴皆是天然生成,我不及細數,但目測估計,至少有不下百個洞口。 被挖開的山腰中部,有極高大的巨型石獸露出土中,我們四人對望了一眼,總算知道這地方為什麼叫百眼窟了,原來是有座生了上百個天然窟窿的石山,看來以前的猜測全然不對。讓我感到吃驚的不止於此,那石山洞窟的布局與那猙獰的石獸,讓我想起了不久前聽燕子說起的「鬼衙門」,傳說那地方是通往冥府的大門,誤入之人,絕無生還之望,可只知鬼衙門的傳說,也知道是在山裡的某個地方,卻從沒有人能夠道出此中詳情。 那俄國人的遺書中也曾提到,說日本鬼子挖出了通往地獄的大門,事實與傳說相印證,原來是著落在此處,這百眼窟就是通往陰間的鬼門關,我本不信世上有鬼,可在這祕密研究設施中一連串的異常事件,也不得不讓人對自己的世界觀產生懷疑。 胖子也覺得那邊的山坡非常眼熟,盯著看了半天才想起來:「這不就是大號的鬼衙門嗎?咱們在團山子見的比這小多了,估計這裡是貨真價實的,你們說那裡邊真能通著陰曹地府嗎?我看這事挺玄的……」 丁思甜所中的蚺毒屬於神經性感染,而非血液性感染,發作得不快,她雖然發著低燒,但精神倒還健旺,看著那大窟窿小眼的山坡對我和胖子說:「陰曹地府?那些密密麻麻的山洞讓人看了就覺得不舒服,難道你們以前在別的地方見過嗎?那裡面是什麼地方?」 我覺得事到如今,已經沒有必要隱瞞了,就讓胖子把以前的事情簡單對她講了。丁思甜和老羊皮聽罷,臉上均有驚異之情,望山生畏,那大鮮卑女屍的藏屍洞,竟然還有是陰間入口的這種傳說?日本鬼子肯定是從藏屍洞裡挖出了太多的惡鬼,才會弄那樣一座滿是符咒的焚屍爐不斷焚燒。 我心想又得找點藉口穩定軍心了,最好的辦法也不外乎是「階級鬥爭,一抓就靈」,於是對大夥兒說:「咱們在這遇到的一些事情,確實可驚可怖,難以常理揣測,不過我看世上未必有什麼陰曹地府,有的話那也是帝王將相、才子佳人的歸宿,跟咱們無產階級沒半點關係,沒必要對那山洞過分擔心。再說有這康熙寶刀鎮著,諒那些魑魅魍魎也不敢造次,我看這事絕對靠譜,倒不是因為這刀是皇帝老兒用過的,凡是指揮過三軍或是在戰場上使用過的兵器,本身就帶著三分煞氣,有什麼不乾淨的東西,也都能給擋了。」 這番話倒是將老羊皮說得連連點頭,他很是相信這種說法,可丁思甜突然問我:「那咱們……咱們死後會去哪?天國?地獄?或是永恆的虛無?」 我被問得張口結舌,這件事還真是從來都沒想過,只好告訴她說:「什麼永恆的虛無,那屬於典型的階級鬥爭熄滅論,咱們都得好好活著,將革命進行到底,即便是死也不能毫無價值地死在這種鬼地方。」 這話讓丁思甜稍覺安心,我說完後,讓眾人在原地休息片刻,重新對照地圖,發現並非是俄國人的地圖存在錯誤,而是環境的巨大反差給我們造成了一種錯覺,畢竟平面圖以地下水路為主,地表建築只有個符號標記。我們從排水設施中鑽出來的這個出口,確是曾經那座封閉的植物區,可頂棚早已徹底塌了,四周還能有些殘破牆壁鐵網掩映在枯樹叢中,穿過這片枯樹叢,在那布滿洞窟的山坡下,有一片低矮的青灰色建築,那裡應該就是主研究樓了,裡面有配電室、醫務室、儲藏室、通訊室等等單位,但看上去地面規模要比想像中的小很多。 那棟樓房裡情況不明,想在裡面尋找解毒劑談何容易,距離目標愈近,我心裡的把握反而愈小了,眼看著丁思甜眉目間青氣漸重,我知道現在也只有死馬當成活馬醫了。這時丘陵草木間霧氣加重,能見度漸漸低了下來,我看準了方向,對眾人把手一招,架上丁思甜,匆匆鑽入了枯木荒草之間。 枯樹葉子和雜草非常密集,被人的衣服一蹭沙沙作響,驚得林中鳥雀驚飛,發出幾聲淒厲的鳴叫。我拔出長刀在前開道,將過於茂密的亂草枯枝砍斷,從中開出一條路來,草叢裡的霧愈來愈大,加上樹叢荒草格外密集,走到深處時,能看到的範圍不過數步,我不得不慢了下來,以免和其他人在林中走散了。 正當我擔心因為起了霧,會失去正確的方向,這時眼前出現了一條倒塌的古籐,擋住了去路,我們只好停住不前,這就是生滿荊棘倒刺的觀音籐,是錦鱗蚺棲身之所。我們離開焚化間時那蚺被關在了焚屍爐中,卻不知道現在怎麼樣了,只見這觀音籐生得十分巨大,粗壯處可數人合抱,百眼窟的泥土罕見異常,可滋養屍物,否則這南方的巨籐也無法生長於此,這大概也是日軍防疫給水部隊在此設立研究設施的原因之一。 倒掉的觀音籐斷得支離破碎,但這籐實在太大,又生滿了倒刺,想攀爬過去可不容易,我們看了幾眼,望籐興嘆,只好準備從兩側草木更為密集的地方繞過去。這時胖子想出一個辦法,我們順了幾件俄國人的衣服,用來鋪在籐上,蓋住那些硬刺,就可以直接地爬過去了。 我們本就不想從兩側繞路,因為那些區域的古木狼林,犬牙交錯,幾無落足之地,用長刀開路極是艱難,要費許多力氣,一聽胖子這主意還不錯,也難得他有不餿的主意,於是當即採納。我依法施為,果然很輕易就爬上了橫倒的籐身,由於衣物有限,眾人都必須集中通過,我和胖子先爬上去,然後把丁思甜和老羊皮也拽了上來。 正準備從對面下籐,老羊皮腳底下突然踩了一空,當場摔個馬趴,將膝蓋落到了墊腳的衣服外邊,立時被觀音籐的堅硬的豎刺扎得血肉模糊,膝蓋上全是骨頭縫。被籐刺扎到其感覺可想而知,頓時疼得他「啊呀」一聲,倒吸涼氣,就在老羊皮失足滑倒之際,我想伸手去拽他,可就在那一瞬間,我幾乎不能相信我自己的眼睛了。 老羊皮背了個包袱皮,裡面裹著些我們從那俄國研究員房中順出來的雜貨,本來一直是由胖子背負,可由於胖子和我先要為眾人開道攀上籐身,就暫時背在了他的身上。我去拽他的時候,見他背上的包袱中,竟然伸出兩隻白毛茸茸的手臂,被我的目光剛一掃過去,那手臂「嗖」的一下縮進了包袱。 當時霧氣矇矓、天光黯淡,絕不是因為有光線照射使得我的眼睛看花了,那雙長滿了毛的白手,同我們在焚化間樓門處所見一模一樣,那次只見玻璃窗上白影一晃,根本就沒敢仔細去看,但確確實實是見到了這麼一雙人手。雖然下著霧,可眼下畢竟是在白天,而且那一個包袱才有多大的空間,怎麼會伸出兩條胳膊,難道真有幽靈一直跟著我們到此? 這一路上除了許多驚異莫名之事,例如在焚屍間裡被人反鎖住;焚化爐的爐門在黑暗中又被打開了,放出的錦鱗蚺險些要了眾人的命去,還導致丁思甜中了蚺毒命懸一線;走在排水溝的時候,我明明見到背後跟著個模糊的黑影;在那俄國人居住的房間裡,被燒掉的殭屍殘骸莫名其妙地出現在了桌子上,眾人也差一點在夢中被勾了魂去,這一切的一切,無不表明了有個打算置我們於死地的亡靈,緊緊跟著在我們身後,但我始終沒能找到它,從最初開始就是我明敵暗,十分地被動。 我萬萬沒有料到,那個想害死我們的東西,不是跟在我們身後,而是更近,他就藏在我們當中的某個人身上,要不是老羊皮無意中滑了一腳,我恐怕還發現不了這個祕密。 說時遲,那時卻快,我瞅見老羊皮背著的包袱中白影閃動,立刻拽住他的胳膊對老羊皮叫道:「快把包袱扔了!」老羊皮可能是膝蓋疼痛難忍,竟沒聽明白我的意思,只是疼得齜牙咧嘴,連話都說不出來。 我心想這事一句、兩句的也說不明白,而且老羊皮被刺傷了膝蓋,不知傷勢如何,只好先把人拖上來再做理會,但我自己根本拉不動老羊皮,用力一蹬,腳下墊著的衣服脫了扣,加上剛剛眼中所見的那一幕對我觸動極大,用當時流行的話來說,「已經觸及靈魂了」,竟然也從籐上滑落。 這時胖子和丁思甜也伸出手來,想幫我把老羊皮拽回籐上,但四人都集中到了一側,導致腳下所踩的衣服重心偏移,掛斷了籐上硬刺,四人翻著跟頭一齊從籐上跌落,幸虧橫倒著的觀音籐不算太高,底下又有樹枝和厚厚的雜草接著,這才沒直接摔冒了泡。 縱然是這樣也摔得不輕,而且掉下來的時候,下墜力道不小,恰好籐下有個倒掉的枯樹,那樹根很大,都是又枯又爛,根莖交錯間形成了一個樹洞,裡面是空的,胖子滾落草叢中又砸穿了樹洞上的朽木,我們的身體也跟著又是一沉,重重摔在了樹洞底部。 樹洞地下都是爛木疙瘩,要不是間接落地,腰可能都要被摔斷了,我好像全身骨頭節都散了架,就聽胖子也哼哼著叫疼。我正想掙扎著起身看看他們的情況如何,這時頭頂轟然有聲,乾枯脆裂的觀音籐被我們連蹬帶踏,承受不住,也隨即裂了開來,把頭頂堵得嚴嚴實實,頃刻間樹洞中就沒了光亮。 我在黑暗中叫著同伴們的名字,胖子和丁思甜先後有了回應,雖然摔得不輕,但仗著年輕身子骨結實,也沒什麼大事,就是疼得直冒冷汗。 我見這兩人沒事,把心稍稍放下,讓他們打開身上的工兵照明筒,看看老羊皮是不是也掉進這樹洞裡了,怎麼半天都不見他的動靜?樹洞上窄下寬,根莖比電線桿子都粗上幾圈,密密匝匝地好像圍了道樹牆,四周沒有任何間隙,底部大約有七、八平米大小,面積非常有限,我急於想找到老羊皮,不等上了亮子,就忍著全身疼痛,在樹窟底下摸索起來。 忽然手上摸到些黏乎乎的物事,好像是鮮血,我心中更是著急,催促胖子和丁思甜快開照明筒,可那支工兵照明筒大概給摔得接觸不良了,怎麼拍打也亮不起來,胖子摸到口袋裡有半根蠟燭,只好拿出來暫時應急。 胖子剛劃亮了一根火柴,忽然有陣陰風一閃,好像有人吹了口寒氣,立刻把火柴吹滅了,我們剛才已經感覺出來,這樹洞已被四下裡堵得嚴絲合縫,裡面空氣不流通,哪來的風把火柴熄滅了?胖子手忙腳亂地又劃著了一根,可還沒等那火光亮起來,便又有一陣陰風把它吹滅了。 胖子氣得破口大罵:「誰他媽活膩了往老子這吹涼氣?」丁思甜想幫他劃亮火柴,也沒能成功,因為黑燈瞎火什麼都看不見。我覺得心中忐忑,想去摸插在身後的長刀,可摸了一空,從籐上摔下來,不知道被掛掉在哪裡了。 就在這時,我眼前忽然亮起一對綠幽幽的眼睛,好似兩盞鬼火,對那雙眼睛一看,我全身立刻打了個寒顫,坐在地上急忙以手撐地倒退了幾步,把後背貼在了樹根上,這雙鬼火般的眼睛如影隨形地緊跟著飄了過來,碧綠的目光裡充滿了死亡的不祥氣息,帶著一種攝人心魄的詭異力量,這種感覺似曾相識,只要經歷過一次就絕難忘記,我好像不止一次地見過了,上次在那俄國人的房間裡,不對……不止兩次,還有在興安嶺那座黃大仙廟中也曾見過,這是黃仙姑的眼睛,那隻被胖子換了水果糖、遭到剝皮慘死的黃仙姑。

作者資料

天下霸唱

本名張牧野,天津人,對古物收藏與《易經》都有相當研究,老練的文筆充分反映在書中的情節鋪排、人物形象的刻畫。 他說:「文學我是一點都不懂的,《西遊記》看過電視,原著沒看過,《三國演義》只看過漫畫,玩過幾次遊戲,《水滸傳》倒是看了七、八遍。寫作完全是業餘興趣,而筆名『天下霸唱』則源自一個網路遊戲。」 作品有:《鬼吹燈》、《活見鬼》、《河神》、《儺神:鬼方志怪》等。 中國最具想像力的懸疑作家。 二○○六年,憑藉《鬼吹燈》系列作品在網路上竄紅,並成為圖書界的暢銷神話,現為中國最令人矚目的作家之一。 他以天才般的非凡想像力、駕馭文字講述故事的完美技巧與文字張力,受到千萬讀者的追捧。

基本資料

作者:天下霸唱 出版社:高寶 書系:戲非戲 出版日期:2023-01-11 ISBN:9789865066345 城邦書號:A52A1128 規格:平裝 / 單色 / 448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