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2024愛閱節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推理小說 > 日本推理小說
魔球【初心珍藏版】
left
right
  • 庫存 = 5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魔球【初心珍藏版】

  • 作者:東野圭吾(Higashino Keigo)
  • 出版社:皇冠
  • 出版日期:2022-09-05
  • 定價:380元
  • 優惠價:79折 300元
  • 優惠截止日:2024年7月30日止
  • 書虫VIP價:300元,贈紅利15點 活動贈點另計
    可免費兌換好書
  • 書虫VIP紅利價:285元
  • (更多VIP好康)
本書適用活動
東野圭吾強推必買!
  • 世界得獎作品,愛書人不容錯過!

內容簡介

東野圭吾最被低估的傑作之一 人性劇場的起點,人心探索的原點 「江戶川亂步賞」最終入圍作品!「週刊文春推理小說」TOP 10! 「這本推理小說真厲害!」年度最佳小說TOP 20! 日本狂銷熱賣45萬冊!Amazon書店讀者★★★★盛讚好評! 他的意志堅定, 一心一意,朝著目標前進。 沒想到「心」卻成了自我的牢籠, 「愛」竟成了無可挽救的地獄…… 沒有人能想到,一個橫空出世的天才,能讓一支三流球隊在這個夏天刮起一陣旋風,而且還驚奇打進了日本高中棒球殿堂――甲子園。 須田武志,開陽高中的王牌投手,他的登板讓開陽的甲子園首戰備受矚目。王牌火力全開,威力無人能擋,開局一路領先,不料九局下半卻因為守備失誤陷入危機。須田和捕手北岡突發奇想,改用「奇招」應戰,但最終還是錯失了機會,敗北收場。 他們的夏天結束了,青春的汗水未能化作感動的淚水,甚至還變成一場血腥的夢魘。北岡無端慘死刀下,須田也遇刺身亡,黃金右臂更被殘忍鋸斷,屍體旁邊還留下詭異的文字:魔球。 這起連環兇殺案震驚社會,警方連日追查,並在北岡私藏的一張賽後合照中,發現了一個奇怪的註記:我看到了魔球。與此同時,一樁大企業的炸彈恐嚇危機與擄人勒贖案也鬧得沸沸揚揚,而這種種匪夷所思的怪事,似乎都與那顆神秘的「魔球」有關…… 【名家推薦】 作家|陳浩基 專文導讀  敦南新生活版主|ZEN大 推理作家|冷言 推理作家|林斯諺 經典推薦 

序跋

導讀── 在起跑線之前 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得主/陳浩基 如果您是東野圭吾的忠實書迷,對他的寫作生涯瞭若指掌、能如數家珍地談論他每一部作品的風格的話,您不妨跳過這篇導讀,直接閱讀正文。我相信,《魔球》不會讓鍾情東野圭吾的您失望。 然而,如果您是因為看過《嫌疑犯X的獻身》或《流星之絆》等影視作品而產生興趣,開始閱讀原作小說從而認識東野圭吾這位作家的話,我想本篇文章可以讓您更瞭解他的創作歷程,以及《魔球》的背景。 我的一位熟悉日本出版界的朋友說過,對日本人來說有兩個獎項特別與眾不同,一個是諾貝爾文學獎,另一個是簡稱直木賞的直木三十五賞。它們跟其他獎項不同之處並不在於地位的高低,而是「大眾的認知程度」。諾貝爾獎是國際級的獎項,得主自然備受全世界的人注視,而直木賞得主在日本社會亦同樣矚目,一位作家只要拿到直木賞,他的名字就會變得家喻戶曉,躋身暢銷作家之列。 東野圭吾在二○○六年憑《嫌疑犯X的獻身》獲得第一百三十四屆直木賞,這讓他的名字從書迷擴展至日本社會各階層,以他的作品改編的電影和電視劇集一部接一部上映,從沒間斷。 雖然東野圭吾的作品引爆熱潮,但他的成功之路比不少成名作家坎坷。即使不提他那著名的「十五次落選」紀錄,只著眼他的得獎經歷,也相當發人深省。東野圭吾在一九八五年以《放學後》獲得第三十一屆江戶川亂步賞,之後在一九九九年憑《秘密》取得人氣突破,獲第五十二屆日本推理作家協會賞,接著在二○○六年得到直木賞,奠定今天的地位。《嫌疑犯X的獻身》更在二○○六年摘下了「五冠王」的美譽,除了直木賞外,同時獲得第六屆本格推理大賞,以及在三個推理排行榜上稱雄。或許您覺得這成績表並不糟,沒有什麼「坎坷」,但我想說,請留意一下東野圭吾首奪兩個獎項之間的時間──他得到首個頭銜「江戶川亂步賞」後,相隔十四年才獲得第二個獎項。 且讓我先說一下江戶川亂步賞的由來。江戶川亂步賞創立於一九五四年,設立目的為推動日本的推理小說創作風氣、發掘優秀的新人作家。和推理作家協會賞或直木賞等獎勵該年已出版的優秀小說不同,江戶川亂步賞是一個徵文獎項,得主除了獎座和獎金外,作品更會由講談社出版,是新人一登龍門、躍進推理文壇的最佳入場券。東野圭吾在得到江戶川亂步賞後,就專心一志寫作,辭去工程師的工作,成為全職作家,然而直至取得人氣突破的《秘密》前,他一直只能默默耕耘,跟「暢銷作家」的名號無緣。雖然這段期間他沒有停下創作的步伐,但他的作品不斷地落選各項小說獎,銷量亦不大理想。我們可以只用百餘字輕鬆道出他這段經歷,再補上一句「苦盡甘來」,但從東野圭吾的角度來看,他在這漫長而沉重的十四年間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努力創作,嘗試不同的風格,祈求得到讀者(和書評家)的青睞。 東野圭吾今天的作品,累積了他二十多年的寫作經驗。他的多產和作品的多樣性源自這些磨練,在屢敗屢戰、再接再厲的逆境下,打通了邁向成功的道路。曾幾何時,「東野圭吾路線」是「一直參賽、一直落選」的代名詞,不過今天我們知道,這條路線的終點(或許不是終點而是中途站)有著美滿的成果。有人說,想認識一位作家,不妨細讀他的成名作,因為他是從該篇作品「出發」。如此說來,獲得江戶川亂步獎的《放學後》應該可以稱為東野圭吾的「起點」。 那麼,本作《魔球》呢?是東野圭吾「起跑」後的早期作品嗎? 沒錯,是早期作品,但不是「起跑後」,而是「起跑前」。 東野圭吾以《放學後》獲得第三十一屆江戶川亂步賞前,曾投稿參加第二十九屆和第三十屆的賽事。第一次投稿通過了二次預選,第二次參賽,則入圍最終候補──這部「最終候補」的作品,就是《魔球》。《魔球》在東野圭吾憑《放學後》出道後,於一九八八年修稿後由講談社出版。 《魔球》是一部以高中棒球與殺人事件交織而成的青春推理小說。故事時空設定在一九六四年,那一年日本加入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東京主辦第十八屆奧林匹克運動會,世界第一條載客高速鐵路東海道新幹線通車,巨人隊的王貞治創下單季打出五十五支全壘打的日本職棒紀錄,電影院上映著《摩斯拉對哥吉拉》的怪獸特效電影。榮景和蕭條迅速交替,民間充滿著對未來的憧憬,也彌漫著幾分不安,社會上仍有不少清貧的家庭,但只要抓緊機會,窮困的人也能找到通往富裕的途徑。對戰後的日本社會而言,相較於之後經濟穩定成長的「成熟」期,這是一段青澀的「青春」時期──《魔球》的幾位年輕主角,就是在這個時代揮灑著汗水和淚水,經歷著既無情又珍貴的青春歲月。 如果說讓東野圭吾踏入推理文壇的青春推理小說《放學後》是「起點」,那《魔球》就是他站在起跑線之前的投影。或許本作不如作者後期的作品那麼成熟,但讀者可以從中看到東野圭吾開始寫作時流露出來的熱情,那是一種不經修飾、洋溢著青春與雄心,期待藉著推理小說在文壇上大展拳腳的氣魄。 我收到編輯邀請寫這篇導讀的信件時,剛好看到東野圭吾憑《嫌疑犯X的獻身》英文版獲提名角逐二○一二年度愛倫坡獎(The Edgar Awards)最佳小說的新聞。這是繼二○○四年桐野夏生的《OUT主婦殺人事件》後第二次有日本推理作品入圍,無論《嫌疑犯X的獻身》最後有沒有得獎(您讀到本文時大概已有分曉),我也能說,東野圭吾已經跑到國際的賽道上,跟歐美的推理作家切磋,讓世界各地的讀者留意他的作品。在這時候,閱讀這部起跑線前的《魔球》,饒富趣味,也讓我們一窺這位世界級作家在起跑前的身影。

內文試閱

春風拂過腳下。 一九六四年三月三十日── 須田武志站在投手丘上。 那不是普通的投手丘,必須具備某種程度的實力和相當的運氣,才能站在這裡。 武志用釘鞋鞋底踢了土丘兩、三次,一邊踢,一邊輕聲低語:「難道運氣到此為止了嗎?」 武志並不討厭危機,他覺得危機就像為了獲得快感而進行的投資。那種寒毛直豎的緊張感也不壞,更何況不經過危機的磨練,就沒有成長的可能性。 他抬頭深呼吸,將視線移向周圍。 眼前的狀況很簡單。 九局下半,兩人出局滿壘。武志就讀的開陽高中暫時以一比零領先亞細亞學園,但只要被擊出一個安打,對手就會反敗為勝。這是廣播節目中的球評可以充分發揮的局面,一定早就顧不得口乾舌燥,嘰哩呱啦地說得口沫橫飛。 武志再度審視球場。各壘上都站著對方跑者,每一個選手看起來都比自己球隊的野手更成熟。 真傷腦筋。他雙手扠腰嘆了一口氣,已經無路可退了。 得知對戰的球隊是最具冠軍相的大阪亞細亞學園時,武志覺得自己運氣太好了。因為,他認為這是向世人展現自己的實力,讓職業球探另眼相看的理想對手。只有夠大的格局,才能瞭解一個人有多大的能耐。 他的秘密計畫直到前一刻還大獲成功。今天早上的報紙也大肆宣傳,這次選拔賽中最有看頭的,就是頭號投手須田武志如何面對亞細亞學園的強力打線。比賽前便在無意間聽說,好幾個球探都來看這場比賽。接下來,只要徹底壓制住亞細亞的打線就大功告成了,針對這個目標,目前也已經成功了百分之九十九。 對手隊的打線完全跟不上武志的投球節奏,一而再、再而三地揮棒落空,簡直就像在彈奏沒有調過音的鋼琴。在八局之前,只打出兩支安打,而且都因下一位打者的內野滾地球而雙殺出局。目前是最後的九局下半場。 武志正打算在投手丘上得意地哼歌時,比賽情況發生了微妙的變化。 首棒打者擊出一個沒什麼力道的高飛球,三壘手接到之後,球居然掉了。這種根本沒有氣勢,簡直就像老狗撒尿般的球,怎麼可能掉?無論如何,失誤已成為不爭的事實。武志難以置信地看著三壘手,三壘手也一臉莫名其妙,盯著自己的手套。 三壘手緩緩走了過來,拍了拍球上的泥土,把球遞給武志。「因為看到看台上的白色衣服。」 武志默默接過球,眼神從三壘手身上移開,重新戴好帽子。三壘手似乎在等待武志說話,但發現他無意開口後,轉身跑回守備的位置。 其他野手也分別回到各自的守備位置,一切似乎都恢復了原狀,唯一的不同,就是壘上有跑者。 下一位打者打了一個觸擊短打。那是一個規規矩矩的觸擊短打,目的就是無論如何都要讓跑者繼續上壘。 當游擊手漏接了第三位打者的滾地球後,情勢突然變得詭異起來。雖然二壘跑者還在原位,但已有跑者進入得點圈,一壘上也有人,對手有了反敗為勝的機會。擔任捕手的主將北岡跑到投手丘召集了內野手,告訴大家保持鎮定,目前比分暫時處於領先,即使對方拿下一分,也沒有輸── 幾個內野手因為害怕而表情僵硬,又像是在生氣,武志覺得應該兩者皆是。至今為止從未感受過的緊張,和剛才觀眾持續不斷的大聲聲援,讓他們脆弱的精神瑟縮起來。他們一定很生氣,為什麼自己會遇到這種情況。 不一會兒,野手分頭跑開,各就各位。 野手解散之後,武志三振了上場的打者,但這也成為引發危機的原因。野手看到兩名打者出局,才剛鬆了一口氣,就在這時被打出一支絕妙的安全觸擊。 雖說是絕妙的一擊,卻並非無法妥善處理的球,但三壘手好像被雷打到似的站著不動,呆然地看著球輕輕滾過三壘線上。 球場爆發出歡呼聲,氣勢洶洶地向站在球場正中央的武志襲來。由於有本地球隊參賽,所以觀眾席根本沒有一壘側和三壘側之分,對大部分觀眾來說,武志只是一個可恨的敵人。 於是,就形成了眼前的局面──九局下半,兩人出局滿壘。一旦被擊出再見安打,對方就會反敗為勝。 武志看向三壘側的看台。在幾乎都是本地球迷的觀眾中,有一小群好像污漬般可憐兮兮的人,那是從千葉鄉下趕來為他們聲援的加油團。武志知道他們座位前方垂下的布幕上寫著「開陽高中必勝」幾個字,但布幕翻了起來,結果什麼字都看不到了。 坐在最前面的應該是校長鬍鬚光。武志曾經看過他身上這套為這次比賽特別新做的灰色西裝,他在激勵會時也穿過。鬍鬚光的綽號來自校長是頂上無毛的光頭,但留著鬍子,武志不難想像,在眼前的情況下,校長引以為傲的鬍子恐怕也嚇得發抖。 觀眾的歡呼比剛才更大聲。 武志轉頭一看,發現第四棒打者津山正站上打擊區。津山長得虎背熊腰,球棒在他手上顯得特別短,他像野獸般的雙眼似乎對武志充滿憎恨。 捕手北岡再度要求暫停,跑向武志。 「來了一個難搞的?怎麼辦?」 他拿下面罩,抬頭看著武志。北岡比一百七十七公分的武志矮幾公分,但身材很壯碩。 「真想保送他。」武志回答,「我最不擅長那種人。」 「如果保送他,三壘跑者就會回來得一分。」 「這樣我們就沒機會贏了。」 北岡把手扠在腰上瞪著武志說:「不要開玩笑。要讓他打嗎?還是力求三振?」 武志瞥了一眼野手的方向,和剛才失誤的游擊手四目相接。游擊手趕緊移開視線,用右手的拳頭用力敲著手套。 「那就力求三振吧?」 北岡猜透了武志的心思。武志聳了聳肩,代替了他的回答。 「OK!」 北岡戴上面罩跑回本壘的方向,在戴上手套之前,豎起右手的食指和小拇指,大叫一聲:「兩出局。」 比賽繼續進行。 武志再度打量打擊區內的第四棒打者。聽說他是職業球探相中的重點選手,體格的確架式十足,打擊能力也很強。武志今天被擊出的兩支安打都是出自他之手,輕輕擊出的球巧妙地穿越野手之間的空檔,這並不是每個人都能夠做到的。 武志看到北岡的暗號後點了點頭,用眼神牽制了三壘跑者後,快速投出了第一球。打者沒有揮棒打擊這個外角低球,裁判以很有力道的聲音宣布是好球。看來這場比賽並非只有選手和觀眾緊張而已。 武志的第二球、第三球也都瞄準相同的角度,但似乎有點偏了,被判為壞球。 武志把第四球投向津山的胸前。津山似乎等待已久,用力一揮,球剛好重重地落在後方的擋球網上,分毫不差。津山只是剛好沒打到而已,他卻懊惱地以球棒敲打著自己頭盔的帽簷。 他會擊出安打──武志心想。 這並不是實力的優劣問題,也無法預測下次對戰時的情況,但今天他會擊出安打。武志認為投手和打者之間存在一種超越一般人類能力的預感。 照這樣下去,他會擊出安打── 接著,武志投了一個內角壞球。北岡把球丟還給他時,向他點了點頭,完全符合他的預期。 向三壘投出兩個牽制球後,武志視線回到打擊區,津山依舊氣魄十足地死盯著他。武志嘆了口氣,瞄向北岡給的暗號。 他要求武志投一個外角低角度直球。 武志點了點頭,做出投球的動作。不光是今天,至今為止,他從來沒有不按北岡的指示投球。一方面因為北岡的指示幾乎都正確,即使偶爾判斷錯誤,別人也打不到武志的球。 但是今天不一樣。 津山粗壯的手臂和球棒已經準備好迎戰武志全神貫注投出的球,擊球的時機拿捏得相當正確,球瞬間從武志視野中消失。 武志將視線移往球可能飛向的一壘線上,一壘手趴在壘包後方兩、三公尺處,右外野手在他身後呆然地注視著在界外區滾動的球。 線審在右外野手旁雙手高舉張開,判定為界外球。 整個球場都嘆著氣,似乎有一股暖流飄過投手丘上方。 北岡再度要求暫停,跑向武志。數公尺之外,就可以看到他臉色蒼白。傳令員從休息區跑了過來。 「領隊說,就放手讓他打吧。」 也是候補投手的傳令員臉頰有點抽搐。 武志和北岡互看了一眼,輕輕閉了一下眼睛後,對傳令員說:「你轉告領隊,我知道了。」候補選手跑向的休息區內,根本沒想到有機會打進甲子園的森川領隊像頭熊一樣走來走去。 「如果放手讓他打,」武志把玩著手套中的球,看著北岡的臉,「你覺得會有什麼結果?」 「以領隊的立場,他只能這麼說。」 北岡垂著眉尾,露出為難的表情。「你沒有自信不讓他打中嗎?」 「我有自信不讓他打中球心,」武志回答,「但你剛才也看到那個大猩猩般的揮棒和打擊吧?萬一球往前飛就完蛋了。雖然很想說,我信賴自家隊員的防守,但大家都一臉不希望球飛到自己面前的表情。」 「士氣很低落。」 「他們早就沒士氣了。」 「你有什麼打算?」 「這個嘛,」武志看著自己的指尖,然後把視線移回北岡的臉上。「可以按照我喜歡的方式去做嗎?」 「可以啊。」北岡回答。 武志把球在掌中轉了幾下後,用棒球手套掩著嘴,小聲地把自己的意見告訴了北岡。北岡訝異地皺起眉頭。 「什麼意思?」 「別管這麼多了,可不可以按照我說的去做?」 「但是……」 這時裁判走了過來,催促他們快點結束。北岡終於下定決心,用力點了點頭。 「好,就這麼辦。」 北岡跑回本壘,主審宣布比賽繼續進行。 武志用力深呼吸。 九局下半,兩人出局滿壘──過了這麼久,狀況仍然沒有改變。 武志做出投球的固定姿勢,警告了壘上的跑者。在他投球的同時,他們就會起跑。雖然也有牽制出局的機會,但跑者離壘包都不遠。一方面是因為打者是津山的關係,再加上他們瞭解武志很擅長投牽制球。 武志的注意力集中在打者身上。 敵隊加油團的歡呼聲在耳朵深處響起。 一飛沖天!津山!所向無敵,喔喔! 「繼續鬼叫吧。」 武志聚精會神地投出那一球。 乍看之下像是慢速直球。 津山皺著一張臉,用猛烈的速度揮動球棒。看我的──他心裡一定這麼想。然而下一剎那,他的身體失去平衡,用盡渾身力氣揮動的球棒沒有打到球,因為揮棒時用力過度,他整個人跌坐在地上。 津山難以置信地看著落空的球棒。 然而,更加難以置信的事情發生了。 球在北岡的手套前揚起一陣塵土,轉眼之間,已經滾到擋球網附近。北岡在零點數秒後才認清眼前的事實。 武志離開了投手丘,北岡丟下面罩追著球跑。跑者衝進了本壘。 歡聲和混亂中,北岡終於追上了球,回頭看向武志,但武志沒有舉起手套。 北岡也沒有丟球。 第二名跑者前身滑壘成功。 亞細亞學園的球隊和看台的觀眾陷入狂喜之中,一片紙花飄過站在原地的武志和北岡之間。 北岡似乎輕聲說了什麼,但武志聽不到他的聲音。 武志雙手扠腰,仰望天空。天空是灰色的。 ──明天要下雨了。 然後,他脫下帽子。

影音

作者資料

東野圭吾(Higashino Keigo)

東野圭吾(1958-) 出生於日本大阪,大阪府立大學畢業。 1985年以第31屆江戶川亂步獎得獎作《放學後》出道。 1999年以《祕密》獲得第52屆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 2006年以《嫌疑犯X的獻身》獲得第134屆直木獎以及第6屆本格推理小說大獎。目前擔任第十三任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理事長。 東野圭吾早期作品多為精巧細緻的本格推理,最具代表性的即是「加賀恭一郎」系列,主人翁加賀刑事冷靜帥氣,風靡不少女性讀者。之後東野作風逐漸超越推理小說框架,其創作力之旺盛,讓他躍居日本推理小說界的頂尖作家。《偵探伽利略》、《預知夢》以及《嫌疑犯X的獻身》(2005)皆以物理學教授「湯川學」為主角,先後改拍為電視劇與電影,轟動影視圈。此外,時序跨越19年、細膩描繪主角與周遭人物心理的犯罪小說《白夜行》(1999)亦改拍成電影、電視劇及舞臺劇;敘述三兄妹為父母復仇歷程的《流星之絆》(2008)一出版旋即改編電視劇,收視居高不下,獲獎無數。東野圭吾的作品幾乎已等同票房保證,可說是目前日本最多著作被影像化的推理作家。 至今,加賀恭一郎系列之《新參者》、《紅色手指》、《麒麟之翼》、《當祈禱落幕時》均已影視化。 相關著作:《白夜行(經典單冊回歸版)》《時生(經典回歸版)》《再一個謊言(經典回歸版)》《畢業-雪月花殺人遊戲(經典回歸版)》《沉睡的森林(經典回歸版)》《湖邊凶殺案(經典回歸版)》

基本資料

作者:東野圭吾(Higashino Keigo) 譯者:王蘊潔 出版社:皇冠 書系:東野圭吾作品集 出版日期:2022-09-05 ISBN:9789573339342 城邦書號:A1300629 規格:平裝 / 32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