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學習月
目前位置:首頁 > > 科普 > 植物
人類與自然的祕密連結:發掘與自然共生的證據,找回人、動物與植物被遺忘的聯繫與需求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內容簡介

★《紐約時報》暢銷作家,《樹的祕密生命》、《動物的內心生活》及《自然的奇妙網路》作者彼得.渥雷本最新力作! 以科學論證人類與自然亙古通今的連結, 我們本來就在一起、也一直在一起, 我們始終是大型共同體的一部分。 親近自然,是一種健康的本能與需求; 保護自然,是一種純粹的自我照顧。 我們的嗅覺其實跟狗鼻子一樣靈敏? 人類也具有動物那種能預見危險發生的感知能力? 為什麼我們的免疫系統對森林有這麼多正向反應? 樹木跟人一樣聽得見聲音、感覺得到痛? 植物有意識嗎? 德國森林看守人、知名生態作家彼得.渥雷本, 揉和生物學、地球科學等研究與自身長達數十年的觀察, 帶領讀者走進森林, 從植物如何喚醒我們被各種聲光科技、加工食品麻痺的感官知覺、 森林的綠色如何平緩情緒、植物氣息如何穩定血壓、大自然藴藏的各種靈丹妙藥, 到植物是否有脈搏、有沒有意識、有沒有聽覺與痛覺等討論, 讓我們見識到人與自然有著驚人的共同性與相似的能力, 並且以各種方式交織而行,彼此依存、相互扶持。 在相依相伴了三百萬年,長時間交流與適應的過程中, 人類各種感官功能與身體系統,與自然構成緊密相連的共生系統。 即便現代文明科技似乎讓我們與自然間有所隔閡, 但這份連結一直都在,至今完好無損。 透過相關科學證據與條理清晰的論述, 渥雷本將這道幾乎被遺忘的相互作用與不易被察覺的默契, 清楚展示在我們眼前。 人類並非萬物之靈, 而是如同其他所有的物種, 只是複雜精緻的地球生態系統的一部分, 我們也是按照和其他所有物種一樣的規則在運行。 唯有當我們理解到,保護自然不單只是攸關其他的物種, 更重要的是攸關我們這個物種自身, 我們緊密連結、沒有界線、休戚與共, 在完全歸屬的感覺下,保護自然才能發揮作用。 【好評推薦】 植物生態與人文作家│胖胖樹 王瑞閔 作家│王盛弘 荒野保護協會前理事長、暢銷書作家│李偉文 臺灣大學森林環境暨資源學系副教授、傅爾布萊特哈佛公衛學院訪問學者│余家斌 國際珍古德教育及保育協會中華民國總會理事長│金恆鑣 (依姓氏筆畫順序)

目錄

前言 1.森林為什麼是綠色的? 2.自然中的聽覺訓練 3.腸道是延伸的鼻子 4.大自然不美為了嗎? 5.觸摸有助思考 6.第六感訓練 7.野豬——森林裡的大白鯊 8.我們比自己所想的更好 9.與樹木親密接觸 10.一切都是從火開始的 11.帶電的樹 12.樹木也有心跳? 13.蚯蚓旅行去 14.受膜拜的樹 15.動植物的界線正在崩落 16.森林的語言 17.森林浴——深深沉浸吧 18.自然藥局的急救箱 19.樹也要看醫生? 20.嚮往理想世界的本能 21.向孩子學習 22.一切都在掌控之中? 23.鄉村生活——城市生活悖論 24.樹木也時尚 25.歸路艱難 26.應對氣候變遷的天然盟友 27.好東西需要時間 28.尋找原始 29.比亞沃維耶扎原始森林——一個艱困的案例 30.留下最後的漢比! 31.一切只關乎心 謝詞 註釋 專有名詞對照表(按照中文字首筆劃排列)

內文試閱

大自然不美味了嗎? 不久前,我在脫口秀節目上帶了點東西給眾來賓品嘗:雲杉(Picea abies)與花旗松的樹枝。雲杉是德國最常見的樹種,大家多多少少都知道,花旗松就較鮮為人知:它是北美西海岸的針葉樹種,並在那裡長成了巍峨的參天古木。在過去的幾十年,花旗松被大舉拓植到德國;不過,這當然不是節目的著眼之處。我之所以選擇花旗松的樹枝,是因為它們有著宜人的橘皮味——至少我個人這麼認為。演員阿克西爾.普拉爾(Axel Prahl)與表演藝術家伊爾卡.貝辛(Ilka Bessin)毫不遲疑地咬了一口,隨即面露嫌惡地癟起嘴來:他們完全不喜歡它的味道!這種反應與一般大眾無異。森林的味道主要就是酸味、苦味,以及介於兩者之間的細微變體。我們覺得美味的東西,像是成熟的漿果與堅果,通常都是供不應求,一年之中最多只出產幾個星期。春天的嫩芽新葉起初嘗起來就酸酸的,之後還會變得又酸又苦。樹皮下有透明的形成層,用小刀就能將其剝落,形成層的營養非常豐富,含有糖分與其他碳水化合物,味道有點像紅蘿蔔,但除此之外都是苦味;森林中的食物普遍如此。 我敢肯定,在遙遠的過去,祖先大多數的飲食嘗起來與今日截然不同。因為,如同我們的生活環境,人類的飲食也經歷了某種演化。只有獲得顧客青睞的東西,才能持續擺在商店架上賣。所以生產者會千方百計以最能引誘味蕾的方式去調整自家的產品,他們的方法愈來愈複雜,也愈來愈準確;這也是為什麼我們很難抗拒某些食物的原因之一。糖、鹽、脂肪,所有的這一切都藉由增味劑加強,所攝取的食物已超過了人體的需求。於是乎,我們日益遺忘天然或未經加工食物的滋味。我指的不是蔬果,因為經由育種,蔬果也朝著類似的方向改變——愈來愈甜,苦味則愈降愈低。相較於大自然的有滋有味,我們或多或少像在吃著某種單調的雜燴,唯有某些味道特別苦或特別酸的異類能脫穎而出,例如咖啡或什錦酸菜(mixed pickles)。 值得慶幸的是,我們的舌頭永遠無法被寵壞,抑或是讓舌頭上的味覺中樞、也就是舌乳頭,完全麻木。一個舌乳頭含有一百個味蕾,每個味蕾又含有一百個味覺細胞;這些細胞不是很耐用,每十天就會被更新一次。因此,若在進食中造成某種損害,例如飲用過熱的飲料導致燙傷,舌頭會很快地自我修復。 在舌乳頭為數將近一百的情況下,人類具有將近一萬個味蕾。如果覺得這個數量很多,不妨去比較一下馬的舌頭:大約有三萬五千個味蕾。為何馬需要這麼多的味蕾?草場上生長種類數以百計的草和藥草,其中不乏有毒的草。此外,馬無法看到自己嘴唇正前方的東西——牠們又大又長的頭部擋住了視線。如果在進食時什麼也看不到,那就必須依靠自己的舌頭。為此,必須先將有疑慮的草放入口中,如果不是該吞下肚的草,就得再迅速吐出來。馬很擅於做這樣的事情,我養的兩匹母馬就是這樣:如果藥草的味道不好,就會在咀嚼過程中被優雅地推向口腔邊緣,繼而通過嘴唇退回到曠野之中,觀察這個過程十分有趣。 說到舌頭,它其實並非人類唯一能藉以品嘗味道的部位。且讓我們先回過頭來看看鼻子。迄今為止,已知在食物中約有八千種可聞的揮發性物質。令人訝異的是,這類氣味多半在呼氣時才會被聞到,人類則有四分之三的味覺印象是基於鼻子的感知。想想感冒就知道了:這時食物的味道驟然變得索然無味,頓時失去了所有吃東西的享受。 因此,下回在森林中漫步時,除了透過觀察針葉與樹葉的形狀來探索樹種之間的差異,不妨也像伊爾卡.貝辛和阿克西爾.普拉爾一樣,咬咬看雲杉的樹枝,看看針葉裡究竟藏著哪些味道與香氣,想必會很有意義。 如同前面所說,我們對口腔裡味覺感應器的搜索尚未結束。從字面上來說,幾乎得走到「食物之旅」的盡頭,也就是進入腸道。如同腸道會一起嗅聞,其同樣也會一起品嘗,因為腸道中也有感應器,而且還是一般認為只會出現在鼻子裡的那種感應器。這些細胞不像我們的味覺,很容易受到甜味劑的蒙蔽。為小腸所感受的糖,通常會引發激素的釋放,並會對我們的意識發出「飽足」的信號。然而,甜味劑製品所能觸發的這類信號,卻遠遠弱了許多,於是身體就會要求更多的食物。因此,光是基於這個原因,倘若想減肥,攝取使用代糖的低卡製品並不會特別有效。 現代的化妝品、洗潔劑、薰香蠟燭和諸如此類的其他製品,不僅充斥於我們的口鼻,也充斥於我們的腸道。可是,到底誰會把化妝品、洗潔劑和薰香蠟燭吃下肚?答案很簡單:我們根本不必吃下肚,它們就能透過皮膚或呼吸道進入腸道,甚至到達人體的所有其他角落。這可謂是一支名副其實的「無敵艦隊」,藏身於調味食品中侵襲受體。根據德國聯邦風險評估研究所(Bundesinstitutfur Risikobewertung)的說法,在食品生產中使用的香精約有兩千七百種(主要都是人工製造)。如果把這個數目拿來與自然界中的香精相比,似乎就顯得小巫見大巫;迄今為止,人們已在自然界中發現了將近一萬種的香精。然而,這種純粹的統計數字卻是騙人的。事實上,在日常生活中,只有當中的極少數能觸及我們的感官。畢竟,我們所品嘗的並非世上所有的水果,多半就只是家鄉所出產的水果——至少在全球貿易盛行之前是如此。 如今,我們的腸道充斥著陌生的香精,數量多到令人髮指,這也可能會導致腸道時不時「抓狂」,或是引發各式各樣的疾病;如同前面所說的,根據不同的香精類型,腸道感知到香精後,會觸發某些分泌物的分泌與某些活動的變化。然而,這一切與森林有何關係呢?別著急,因為我們已經針對這個生態系統做好了準備,連同它的氣味與味道,應該都能與之和諧相處。相反地,人工添加物卻會給身體帶來不必要的負擔,這也就是為何,時不時走入森林,並且在森林裡待上一時半會兒,藉以緩解鼻子、嘴巴與腸道的負擔,絕對非常有益。畢竟,人體之所以如此形塑,完完全全是為了適應在森林中湧入感官的一切。如果還能來點低度加工、不含添加物的天然食物當點心,森林浴的效果絕對會加倍。 我們比自己所想的更好 我在前段最後的一些篇幅中指出,我們的感知能力絕對沒有退化,這點非常重要。人類的感官跟許多動物比起來都毫不遜色,只是如同其他所有物種,在我們的特殊需求下趨於完善。這樣看來,人類這種動物其實再正常不過了。儘管如此,為何我們總要貶低自己的感官能力,總是把自己拿來與能力更強的物種比較,而不與那些我們略勝一籌的物種比較? 我覺得,許多疼惜自然的人都殷殷盼望,不要成為這個星球的統治者。關於環境破壞的種種報導,關於氣候變遷的種種末日宣告,都令我們顯得相對其他生物是那麼地高高在上,以至必須打破與生態系統的所有其他居民之間的連結與共同性。這令人感到痛苦,不單單只是因為人類對自然造成的種種影響。 但若果真如此,等於認為人類是這個眾生愚魯且無助的星球上唯一理智的物種。我們每天都被芸芸眾生所圍繞:狗兒和貓咪、小鳥和松鼠、蝴蝶和蒼蠅——牠們都沒那麼聰明,因此受到人類壓迫或滅絕。單單就這種印象本身,就造成了一種排斥感。 無庸置疑,有些物種特別精於某些知覺。舉例來說,相較於我們的雙眼,猛禽的眼睛對細節的解像力高了四倍,讓牠們能從幾公里高的地方一眼就發現老鼠。禿鷹或隼等物種,甚至內建某種的望遠鏡,能擴大牠們的部分視野,促成更精確的遠距觀察。 鯊魚的嗅覺令人難以置信。即使在一比一百億的稀釋度下,仍能聞出魚血。這裡我要澄清一下:儘管有各式各樣的傳言,但這項長處並不適用於人類的血液——我們根本不在鯊魚的獵物清單上,因此在大多數的情況下,牠們對我們其實完全無動於衷。 我們終究會在所有的物種身上發現某些特殊成就,而每種生物也確實都擁有在所處生態環境中生存所需的某些能力。回歸我們最初的比較,狗需要一個靈敏的鼻子,藉以追蹤獵物,這是牠們的狼祖先所賦予的。有別於人類的世界,在狗的世界裡,眼睛與舌頭的能力無須那麼完善,耳朵的能力則更是如此。牠們完全適應牠們的生活環境,正如我適應了我們的。這也是為何相互比較沒什麼意義,因為如此看來,每個生物所擁有的能力並無優劣之分。 人類的感官仍與數千年前的祖先一樣功能完整,可讓我們仔細感知所處的環境。然而,這個環境並非主要是由書桌、沙發與速食店所組成,而應該是由森林與大草原所組成——至少直到如今仍是如此。針對森林與大草原,我們有著精良的裝備,可以隨時(在經過幾個星期的訓練後)跟上野生動物。 我們始終是一個大型共同體的一部分,配備了出色的感官,讓我們得以充分掌握並品味所處的生活空間。這些感官也讓我們察覺到其他物種的種種能力,從而也增強了我們的同理心和關懷。從古至今人類與自然的連結從未斷裂,只不過是暫時遭到忽略。基於對此共同體的完全歸屬感,種種環保舉措逐漸浮現出另一道截然不同的曙光。 我們不必硬要外出保護自然,也不必放棄接觸自然,只為了保護某些被假定是弱小的甲蟲或鳥類免於滅絕。不,只要採取任何有助於保護地球生態系統的措施,就能同時保我們自己和生活品質,這其實只是因為人類是這個整體中,一個完整的部分。因此,對「保護自然」的最佳詮釋便是:純粹的自我照顧。

作者資料

彼得.渥雷本(Peter Wohlleben)

1964年生於德國波昂,從小便立志成為大自然的守護者。從內卡河邊羅騰堡(Rottenburg am Neckar)應用科技大學林業經濟系畢業之後,在萊茵法爾茲邦(Rheinland-Pfalz)森林管理局擔任公務員長達二十年之久。如今他在故鄉埃菲爾創辦森林學院,並於世界各地致力推動森林復育。他是許多電視節目的來賓,經常受邀前往各地演說或授課,同時也是專注於森林暨自然保護的主題的知名作家。 他以林野及自然保育主題授課及寫作,其著作已翻成三十多國語言,更以《樹的祕密生命》、《動物的內心生活》與《自然的奇妙網路》三部著作撼動了全球人心。他於2019年獲頒德國環境與自然保護聯盟的「巴伐利亞自然保護獎」,表彰其對於生態保育充滿感情且不落俗套的知識傳播。

基本資料

作者:彼得.渥雷本(Peter Wohlleben) 譯者:王榮輝 出版社:日出出版 出版日期:2021-06-21 ISBN:9789865515751 城邦書號:A1960080 規格:平裝 / 單色 / 336頁 / 14.8cm×20.9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