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翻譯文學 > 日本文學
沒有愛的世界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就是愛 讀小說 高寶×新經典 小說暨套書展/單本79折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內容簡介

讓《哪啊哪啊神去村》作者三浦紫苑, 帶您重拾大自然裡不可思議的感動 直木獎&本屋大賞得主三浦紫苑全新長篇代表作 史上第一本以植物學研究生為主角的小說 就算你認識的「植物」只有餐桌上的那幾種, 也會因為這本書愛上植物的世界 假設—— 1.她每天睡前都對著盆栽說話。 2.她心愛的T恤上有氣孔圖案,然後有時候是松茸。 3.她成天關在實驗室裡觀察顯微鏡數著阿拉伯芥的細胞數。 4.她說決心將一切奉獻給活在這沒有愛的世界的植物。 試問:這位理科女子愛上料理男子的機率是多少? 李屏瑤、吳書原、怪奇事物所 所長、神小風、凌宗湧、張東君、番紅花、鄒欣寧 有愛推薦 特別感謝:書中專有名詞由臺灣師範大學生命科學所生態演化組碩士林怡均協助審訂 ☆本屋大賞常勝軍!2019年決選名單中最有植感代表作 ☆破天荒!首位獲頒日本植物學會特別獎的小說家 ☆日本名封幀設計師田中久子X漫畫家青井秋,完美詮釋植物世界觀,封面設計獲「第53屆造本装幀大獎」 ☆日本讀書計量器近萬人登錄收藏,亞馬遜讀者好評近五成的5星評價 ☆幽默詼諧的三浦文體,讓日本讀者直呼:「沒想到會被這些研究植物的人們戳中笑點!」 男孩說:「什麼?!情敵是雜草。」 女孩說:「對結婚和生育都不感興趣的我,難道是不完整的生命體?」 西餐館學徒藤丸陽太,戀上矢志成為植物學家的本村紗英。但本村熱愛阿拉伯芥(葉子)的研究勝過一日三餐。研究室裡外表貌似殺手(或死神?)的教授,鑽研薯類的老教授,不小心將仙人掌巨大化的學弟……在這些可愛的怪胎們支持下,本村天天埋頭苦幹為研究燃燒熱情……面對將人生全部奉獻給植物的本村,藤丸能以他美味的拿手菜抓住本村的心嗎?這段草食系的關係,能夠產生愛的光合作用嗎?! ◎林業現場、辭典編輯部、驛傳接力馬拉松之後,這次是研究植物學的人們! 為什麼楓樹的葉子有分裂的尖端?為什麼高麗菜的葉脈錯綜複雜猶如迷宮?為什麼白蘿蔔的剖面有著那晶瑩剔透的白?……說起生活中身邊的植物,我們大多時候會聯想到山林、公園、路邊裡的花草樹木,或是餐桌上的鮮蔬食材。然而,這世界上正有一群在自己的角落默默關注著以上大哉問的人們。他們默默做著無法申請專利而被認為「缺乏實用價值」等植物相關的實驗。他們有時候不大習慣與人打成一片,但說起「植物」卻是充滿愛,還能侃侃而談…… 「正因為他們傾注熱情,只為解開每個生命體的生死之謎,讓我們看到了生命力的光芒,我們更要好好地認識這群人。」著有《哪啊哪哪神去村》、《強風吹拂》等名作的三浦紫苑,在寫完辭典編輯部的《啟航吧!編舟計畫》後時隔七年後,再次為一群在專門領域奮鬥的人們說故事,而這次的主角們,是一群很容易被貼上「怪咖」「理科宅宅」標籤、研究植物學的研究員。 ◎生物的多樣性,還包含人類的「多樣性」 文組出身的她是如何將研究室與實驗的內容料理得宜呢?其實最早居中牽線的正是植物學教授塚谷裕一,讀完辭典編輯部的故事太喜歡,提出了邀稿企畫。然而因為自知文組需要花不少時間消化理科的內容,起先她是不得不擱置這個熱情的邀約。直到她實際走進理科研究室後,用顯微鏡觀察到原來「存在於渺小葉片中有個孤寂的美麗銀河」。(加上連載稿債纏身),讓她萌生想把在研究室親眼目睹的感動化做文字的念頭。 「說起理科研究,大家容易想像的是這研究是否『立刻對人類有用』,但不是所有研究都以此為目標,而是搞清楚構造與運作原理,所以好奇心推動研究才是研究的初衷。老實說,小說也會被認為『有沒有用』而寫而讀。如此一來,若普世認為『把預算都給立馬見效的研究』的想法就很危險,這甚至會讓人有著『沒有用的人是沒必要存在』的想法。我覺得不太妥當。人類一如自然,其實擁有多樣性的一面,每個生命個體都該受到尊重。」 ◎日本植物學會首度肯定小說家,真實啟發學生走上學術研究之路 《沒有愛的世界》是三浦紫苑身為小說家的經歷上,頭一回以「理科」為題的故事,而主角設定更是少有的「植物科學研究生」。由於把鑽研基礎科學領域中的植物學的年輕人群像描寫得活靈活現,更受到植物學會公開肯定:「書中精確掌握對植物研究活動的描寫,對啟發一般社會大眾認識植物科學有所貢獻」,成為首位獲頒「日本植物學會特別獎」的作家。植物學會在評語中更提及,這是第一本以「研究阿拉拍芥的研究生」為主角的作品,據說有不少女學生,因為這本書受到激勵,鼓起勇氣報考植物系所。甚至還讓「阿拉伯芥」在讀者之間留下難忘印象,有人還跑去花店詢問「有沒有阿拉伯芥?」是不是可以買回家當盆栽種。 ◎封面設計說明: 封面設計取得原版出版社:中央公論新社出版社授權。由曾與宮部美幸、小川洋子、梨木香步、村上春樹等作家合作過的名裝幀設計師田中久子操刀,找來漫畫家青井秋親自繪製書中關鍵的植物與生物。經典詮釋全書世界觀,榮獲日本「第53屆造本装幀大獎」(日本書籍出版協会理事長獎,文學類)。 書店店員與讀者好評 不分文組理組,書店店員與讀者們好評不斷: ◎入手美麗的書,謝謝作者告訴了我如此閃閃發亮,自己卻也未知的世界。我們跟著男主角一起認識全新的世界,如此美麗而歡樂的世界。「我不懂」化成「我想搞懂」的心情,教人欽佩。──西澤書店大町店書店店員 ◎對自己想做的事感到茫然,卻依然堅持不顧旁人的眼光,一心一意地完成。工作與戀愛並非如自己所願,卻因而在人生路上映照出美麗光輝。即使是不熟悉的植物研究領域,讀起來仍然津津有味。──水嶋書房葛葉Mall分店書店店員 ◎太有趣了,一讀就停不下來。所有登場角色都是好人,也好想認識他們。特別是本村與藤丸,我想親眼見識本村跟我說植物的故事,我還想親自去藤丸工作的洋食店用餐。(亞馬遜讀者) ◎「愛」這樣老派的主題,作者寫出新意與深度,寫得好美好動人。起先擔心「植物」的部分不好讀,或許是作者妙筆生花,以她幽默詼諧的哏,讀來倒是一點障礙也沒有。(亞馬遜讀者) ◎只有三浦才寫得出這樣可愛的阿宅世界。把專心做菜的料理狂藤丸跟專注在植物研究的本村兩人的戀愛模樣寫得很俏皮。有點像是《啟航吧!編舟計畫》裡的那群編字典的人。這群專注在專業領域的人太有趣了。(亞馬遜讀者) ◎我讀的第二本三浦的小說,符合期待地幽默好笑。好幾處都笑出聲音,也有幾處讀了很感動。書中角色人設鮮明,我最喜歡男主角藤丸了。(亞馬遜讀者)

內文試閱

(節錄) 幾天後,藤丸正奇怪圓谷今天怎麼特別興奮,附近的腳踏車行已送來嶄新的腳踏車很俏皮的是,店主還是自己騎來的。 藤丸吃驚地看著停在圓服亭門前的天藍色腳踏車,因為後輪上方裝了長方形的銀色箱子,就像拉麵店送外賣的摩托車。問題是,這並非摩托車而是腳踏車。 「啊,難不成要開始外賣?」藤丸問圓谷。「這一帶還滿多坡道的,騎腳踏車恐怕很吃力。」 「可你沒有駕照吧?」 圓谷說,站在一旁的腳踏車行老闆也含笑嗯嗯點頭。 「啥?我要去送外賣嗎!」 「笨蛋,這還用說!老子腰痠背痛。如果再去送外賣會死掉。」 藤丸心想,至少也該事前商量一聲吧,但這種話跟圓谷抱怨也沒用,只能認命地想「算了」。圓谷的確行事隨性,但藤丸在神經大條的程度上也絕不遜色。 根據圓谷表示,圓谷的父親生前任圓服亭老闆時,是全家出動打理餐廳,因此人手充足,也會送外賣。負責送外賣的,主要是當時的少東家圓谷,趁熱送到的西餐,據說深受附近居民及T大教職員喜愛。不過,當時圓谷送外賣是騎摩托車。藤丸有點憤懣地想,老闆自己倒是樂得輕鬆。 圓谷付了錢給腳踏車行,立刻開始寫海報。 「這年頭便當店和超商很多,所以也不知道有多少人需要。不過既然有了年輕的勞動力加入,稍微試著拓展一下事業版圖或許不壞。」 他說著拿起黑色麥克筆寫上大字:「開始外賣歡迎來電(*僅限晚餐時段)」。藤丸接過那張海報,用圖釘固定在收銀台後方牆壁上。 當天就立刻發揮作用。 午餐時間,那個穿黑西裝的陰沉男人獨自上門,悠悠地點了咖哩飯。雖然身材瘦削吃的卻是特大盤。他一粒米也不剩地吃光咖哩飯後,就像英國貴族喝紅茶那樣優雅品嘗餐後咖啡。 藤丸一邊忙著招呼客人與烹調,一邊觀察男人。大部分客人都在與午休剩下的時間賽跑,店內稍有怠慢就會擦槍走火,唯獨男人的周遭瀰漫沉靜的氛圍,有點像植物。 當然,沒有植物會吃特大盤咖哩飯。看到剛來的客人在店門前等待,藤丸不動聲色地從男人桌上收走用完的餐盤。男人似乎這才發現店裡生意忙碌。大夢初醒的地嚇了一跳,慌忙喝光咖啡站起來。 藤丸把手裡的托盤放到廚房吧台上,走向收銀台替男人結帳。 站在收銀台前的男人,比藤丸矮一點。頭髮梳理整齊露出整個額頭,戴著細銀框眼鏡。外表看起來分明就寫著「正經」。但無論是每次穿的那身殺手黑西裝,還是剪得很短很整齊卻不知怎地沾到一點泥土的指甲,都給人不協調的印象。 該不會是剛剛殺了什麼人埋進土裡吧?藤丸越發仔細觀察眼前的男人。男人淡定地從夏季西裝的胸前口袋掏出一張千圓鈔票。鈔票有點皺。此人看似小心翼翼,卻不用皮夾嗎?藤丸遞上找的零錢,男人一邊收下一邊說: 「你們送外賣嗎?」 雖在店裡見過多次,但這還是男人頭一次主動對藤丸說話。男人的視線,射向藤丸身後牆上的海報。 「對。不過是騎腳踏車,所以不能送太遠。」 「沒問題,就在對面。」 男人拍拍全身的口袋,最後從長褲的左後方口袋取出一張名片。「說不定會跟你們叫外賣。到時候請送到這裡。」 男人說著,把名片交給藤丸。名片的邊角有點髒。藤丸心想,這人連名片夾也不用啊。 藤丸收到的名片上是這樣寫的: T大學 理學研究系所 生物科學組(理學院B棟 361號室) 教授 松田賢三郎 這人看起來才四十幾歲,竟然已是T大教授了嗎?藤丸雖然不太了解,但他猜想那樣應該是很厲害吧。 藤丸拿著名片猶在這麼思考之際,這位叫做松田賢三郎的男人已經點點頭走出餐廳。藤丸忙不迭地對著黑西裝的背影高喊「謝謝光臨」。 原來不是殺手啊,說的也是──目送松田離去,藤丸一邊招呼在門口等候的客人進來,心裡既失望又鬆了一口氣。終於弄清楚松田的身分了,但名片上寫的「生物科學」是什麼樣的學問,他還是一頭霧水。如果是生物,或許是在研究動物?上野動物園就在這附近,說不定是研究貓熊的生態……?啊,搞不好就是為了向貓熊致敬,松田教授才會天天穿著黑西裝白襯衫?藤丸自顧自地點頭。 總之,松田既然是T大的老師,這表示經常和松田一起來圓服亭的那些年輕人應該是T大的學生。藤丸把松田的名片慎重其事放進收銀台的抽屜。 翌日中午前,一個中年女人的聲音打電話到圓服亭。 「麻煩送外賣。」 這是外賣第一單。接電話的藤丸意氣昂揚,響亮地應答: 「請說出您要點的菜色與地址。」 「三份拿坡里義大利麵,兩份蛋包飯。我是T大松田研究室的秘書,敝姓中岡。能否請您送到T大理學院B棟三六一號室?」 松田研究室!昨天才留下名片的松田,立刻就打來叫外賣了。不過話說回來,原來大學也有秘書啊。藤丸還以為只有社長辦公室才有秘書。他在帳單記下對方點的餐點, 「好的,我想三十分鐘內便可送到。對,對,謝謝惠顧。」藤丸說完掛斷電話。把單子轉告廚房的圓谷後,他繼續招呼午餐客人,一邊把送外賣時要用到的零錢放進事先準備好的小袋子。 收銀台的海報寫著僅限晚餐時段外送,但松田似乎沒看那麼詳細。藤丸也因為第一次接到外賣訂單過於亢奮,最主要的是圓谷本人,壓根已經忘記海報上寫了什麼。結果,圓服亭從此將錯就錯,成了只要是營業時間內都能接單的餐廳。 不管怎樣,總之拿坡里義大利麵和蛋包飯做好了。藤丸把每份餐盤一一包上保鮮膜,在大型保溫壺倒入附贈的法式清湯。為了怕研究室沒有餐具,除了叉子和湯匙,他還特地準備了五個喝湯用的杯子。 他把這些通通裝進天藍色腳踏車架設的銀色箱子,最後,再次打量放在收銀台的名片,把「理學院B棟,三六一號室」這個地址牢記在腦中。T大雖然離圓服亭很近,但藤丸始終沒機會見識建築物內部。想到自己終於可以藉工作的名義堂堂正正「入侵」未知的世界,竟然有點莫名的激動。 圓谷也停下做菜的手,跟著來到店外。 「T大很大,你可別迷路了。」 「是。」 「別摸魚,送完就趕緊回來。」 「放心啦。老闆,漢堡排要焦囉。」 「就算有點焦,對身體也不會有影響。」 但是會影響餐廳風評—藤丸在內心反嗆,跨上腳踏車。 「那我走了。」 「路上小心。要是把菜打翻了,你今天就沒飯吃了。」 藤丸揮揮手,踩在踏板上的腳猛然用力。外賣箱比想像中更重,車身有點搖晃。不過一旦加快速度,水藍色腳踏車便找回平衡,穩定順利前進。掛在左手腕的小袋子,和掛在後方的銀色外賣箱悠悠然左右微晃。 蟬鳴不止。從圓服亭所在的小巷一來到本鄉街,夏日豔陽白花花的很刺眼。他反彈似的拚命踩踏板。太陽穴冒汗。拂過手臂的清風宜人。 越過本鄉街,一眨眼就抵達T大赤門。藤丸下了腳踏車,仰望赤門。如字面所示,這扇門漆成紅色,就像時代劇裡那種有氣派屋頂古色古香的大門。不,與其稱為門,或許該說是「建築物」更貼切。畢竟,門的寬度足可容納三間圓服亭。T大本鄉校區據說在江戶時代是加賀藩主屋的所在地。圓谷曾說過,赤門就是當時留下的遺跡。 碰上一大早就醒來的時候,藤丸也曾多次在T大校園內散步。那種時候幾乎看不見半個人影,潮濕的青草香刺激鼻腔發癢,唯有鳥鳴在逐漸泛白的天空迴響。然而,此刻有許多人在赤門內外穿梭。有些人看似T大學生及教職員,有些人似乎是和校方合作的業者。還有一群看似觀光客的人,正以赤門為背景拍照。 藤丸不禁有點心虛。「我看起來像T大的學生嗎?不可能吧,我穿著圍裙,還拎著外賣箱。」他這麼想著,一邊趁警衛沒注意,牽著腳踏車穿過赤門。天藍色腳踏車似乎也徬徨不安地喀拉喀拉轉動車輪。 一進入校園,便看到校內導覽牌。導覽牌上代表建築物的方形,在藤丸看來數量多不勝數。根據導覽牌,他要去的理學院B棟似乎就在赤門附近,本鄉街的路邊。太好了,應該可以趕在飯菜冷掉之前送達。 藤丸牽著腳踏車邁步走過校園。隔著不算高的牆,明明就是車流量極大的本鄉街,但或許是樹木吸收了噪音,大學內靜謐祥和。 理學院B棟不久便在前方出現。 那是棟非常古老的建築。不只古老,而且非常莊嚴優雅。外觀整體貼著淺褐色紅磚,共有三層,彷彿從地底生長般堅實牢固。某部分似乎有四樓,正面看來是凸字形。但並不會給人無機質的冷硬印象。突出的門廊有三個巨大拱門一字排開。後方似乎是門廳的大門。彷彿要呼應門廊的拱門,外牆紅磚也沿著並排的窗戶形狀鋪出漣漪似的弧形。 藤丸對這巧妙融合直線與曲線的造型讚嘆不已。現在還在使用這樣的建築嗎?太厲害了。就算當作什麼紀念館,整棟建築保存展示也不足為奇。還可以慎重其事地拉起繩子,掛上「禁止穿鞋進入」或「請勿伸手碰觸」之類的牌子。 他把腳踏車停在通往門廳的幾級台階下,觀望片刻。就在他的眼前,幾名男女進出建築物。似乎並沒有禁止穿鞋進入,也沒有什麼櫃台查核身分辦理登記。任何人看來都輕鬆自在。 我應該不會被攔下—如此判斷後,藤丸從腳踏車取下銀色箱子。左手拎著,走上台階穿過門廊的拱門。 前方有對開的大門。深焦糖色的木製大門,鑲嵌玻璃直到腰部的高度。他先透過玻璃窺探內部。可以看見玄關大廳的兩側皆有樓梯。天花板很高,地面鋪著大理石。頗有「深色版的鹿鳴館」那種風情。也可說建造至今的漫長歲月加深了空間的韻味。 雖然陳舊,但是把宛如鹿鳴館的建築當教室使用也太酷了吧!我以前就讀的高中就只是「灰色水泥箱子」呢。 藤丸再次讚嘆,同時伸手握住黃銅門把—打不開。無論是推是拉,木門都文風不動。 啊,為什麼?!明明沒看到有人拿鑰匙開門,大家是怎麼出入這棟建築的?藤丸慌了起來,四下張望想求助。不巧附近一個人影都沒有。接著,他在大門玻璃上發現貼著一張「非關者人士禁止進入」的公告。連公告都年代久遠,不僅是毛筆寫的,而且紙張已變成褐色。 難不成是什麼必須輸入密碼或驗證指紋的保全系統?藤丸檢查門把及大門旁的牆壁,看起來不像有那種最尖端的保全系統。這麼磨蹭之際,銀箱子裡的飯菜都要冷掉了吧。他使出吃奶的力氣,喀擦喀擦抓著門把又推又拉又扭轉。 這時,玻璃那頭出現人影,從內側輕鬆替他開了門。把全身重量都壓在門上的藤丸,幾乎是猛然撲進大廳。好不容易站直身子,這才瞥向眼前的人物,準備道謝。 替他開門的,是個嬌小的女人。比藤丸略為年長,大概二十五、六歲吧。油亮的黑髮綁成一束,戴著眼鏡。T恤牛仔褲配橡膠夾腳拖,裝扮輕便。 藤丸見過這個女人。是和松田教授一起去圓服亭的其中一人。每每不動聲色地主動接下啤酒遞給大家或是替其他人點菜,令藤丸印象深刻。 女人也望著藤丸的臉孔和左手拎的銀箱子。 「是圓服亭的人嗎?」她說:「我怕你找不到房間,所以下來接你。看來正是時候。」 「呃,您是秘書中岡小姐」 藤丸說到一半,立刻察覺錯認了。打電話來訂餐的,是個聽起來更年長的女人。如今眼前的女子,聲音卻像風鈴一樣清脆輕快。 「不,中岡小姐自己帶了便當來,我是松田研究室的研究生,我姓本村。」 本村說聲「這邊請」,率先走上大廳右邊的樓梯,藤丸慌忙跟上。樓梯是木板做的,木製扶手勾勒出徐緩的曲線。或許因為很多人摸過,邊角變得圓潤光滑,散發佛像的溫潤光澤。 樓梯轉角處的平台,放著高及天花板的玻璃展示櫃,裡面陳列神秘物體。看起來像是巨大的椰子葉,卻是漆黑的。藤丸走過時納悶地暗忖「這是什麼玩意」,抵達三樓時才想到,「搞不好是鯨魚的鬍鬚。」 三樓走廊也鋪著木板,粉刷灰泥塗料的天花板有拱型大樑支撐。走廊兩側櫛比鱗次地放滿事務櫃及看似實驗器具的金屬箱子。其間有一些木製房門,門把同樣是黃銅打造。似乎是通往研究室和實驗室的門,有的門上掛著顯示是否有人在內的軟木板,有的貼著「入內請換鞋」的告示。也有的門上貼著水母的海報,以及或許是熱帶鳥類的鮮豔照片。 一切都很稀奇,藤丸瞪著大眼東張西望地經過走廊,視線驀然掃到走在前頭的本村腳跟。和藤丸的腳跟相比,嬌小得幾乎無法相信是同樣的部位,光溜溜的隱約帶點粉嫩的紅—嗯,真是漂亮的腳跟。藤丸幾乎忘我地凝視,為了轉移注意力連忙開口。 「門廳那扇門是有保全裝置嗎?」 「沒有。」本村頭也不回地回答:「不過,要說是某種防盜裝置或許也可以。」 本村在三樓的邊間前駐足,「你看,這裡也是。」她說著握住門把。門上貼著「松田研究室」的門牌。 「訣竅就在於要把整扇門先稍微向上抬。因為房子老舊,整體有點變形了。」 藤丸被第一次露出微笑的本村吸引住了,這時門開了。他看著室內,不禁驚呼一聲。 室內充滿綠色植物。地上到處放滿盆栽,生氣蓬勃地枝葉繁茂。沒有任何植物是藤丸見過的。有的巨大如地瓜葉,有的好似蘭花,也有的樸素如野菊。各種盆栽都有,但沒有一種叫得出名字。藤丸暗忖,沒看到竹子,這表示應該不是研究貓熊。 正後方有窗子,窗邊同樣擺滿小型盆栽。不過,前面放了屏風,因此窗戶左半邊都被擋住了。屏風後面堆滿書本期刊,甚至已滑落到地板上。 室內整體看來雜亂無章,卻充滿陽光與綠意,氣氛溫馨。 從門口看去的右手牆邊,有個小流理台和二張桌子。左手牆邊有三張桌子。桌上都放著電腦,三名年輕人正在操作。桌子上方的壁面,訂做了書架直到天花板,架上塞滿包括外文書的各式書籍。 室內中央有張大桌子。本村指著大桌子請藤丸把飯菜放到那裡,然後揚聲對室內喊道: 「圓服亭的餐點送來囉。」 電腦前的年輕人紛紛起身離席,從藤丸手裡接過料理與餐具,幫忙放到大桌子上。看起來三十歲左右的男人是川井,不到三十的女人叫岩間,看似與本村年紀相仿的男人自稱姓加藤。 介紹之下川井是助教,岩間是博士後研究員,加藤是研究生,但藤丸還是搞不清楚。他只能回禮說「我是圓服亭的藤丸」。說到搞不清楚,送外賣時該服務到什麼程度他也同樣不清楚,因此只好先拿帶來的杯子替大家裝湯。 料理和餐具都擺好了。「對了,要給錢。」松田研究室的四名年輕人開始各自掏錢包。助教川井伸手到包包裡找皮夾的同時喊了一聲松田老師。 他朝屏風喊道:「該吃午餐了,松田老師。」 屏風後面窸窸窣窣傳來動靜,研究室主人松田賢三郎撥開倒下的書籍現身了。松田一如既往的酷,對藤丸說聲「啊,謝謝」,然後制止年輕人,自己付了全部餐點的錢。藤丸從小布袋取出零錢找給他,松田把零錢隨手塞進長褲口袋在位子坐下。後腦杓的頭髮翹得亂七八糟。 「老師,你剛才在睡覺吧。」岩間冷靜地揭穿。 「我沒睡。我在思考。」 「幹嘛扯那種一眼就會穿幫的謊話?」 「都怪這房間窗邊的陽光太好了。」 岩本與本村說著都笑了。藤丸拎著空蕩蕩的銀箱子,「請問—」他忍不住問出老早就很好奇的問題。 「各位是在研究什麼?」 室內眾人正準備要大塊朵頤蛋包飯與拿坡里義大利麵一番,當下面面相覷。最後,全體視線落在松田身上,松田只好代表回答: 「植物學。」

作者資料

三浦紫苑(三浦しをん Miura Shion)

一九七六年出生於東京。二○○○年以長篇小說《女大生求職奮戰記》踏入文壇。二○○六年,《真幌站前多田便利屋》榮獲第一百三十五屆直木獎,改編成電影、電視劇。二○○七年《強風吹拂》入圍本屋大賞,三年後再次以《哪啊哪啊神去村》獲選「本屋大賞」十大作品。終於在二○一二年以《啟航吧!編舟計畫》一書獲日本全國書店店員全數支持,奪得本屋大賞第一名,以及紀伊國屋KINO BEST票選年度書籍第一名。二○一五年《住在那屋子裡的四個女人》(暫名)榮獲織田作之助獎。二○一八年《小野小花通信》(暫名)榮獲島清戀愛文學獎與河合隼雄物語獎。二○一九年再以《沒有愛的世界》入圍本屋大賞,並首次以作家之姿,獲頒日本植物學會特別獎。 其他創作尚有小說:《月魚》、《祕密的花園》、《我所說的他》、《昔年往事》、《木暮莊物語》、《政與源》等。散文隨筆數本:《三浦紫苑人生小劇場》、《我在書店等你》、《嗯嗯,這就是工作的醍醐味啊!》、《腐興趣 ~不只是興趣!》。

基本資料

作者:三浦紫苑(三浦しをん Miura Shion) 譯者:劉子倩 出版社:新經典文化 書系:文學森林 出版日期:2020-04-29 ISBN:9789869862172 城邦書號:A1410126 規格:平裝 / 單色 / 392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