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年慶
周年慶 周年慶
目前位置: > > > >
見鬼之後:通靈港女陰陽眼實錄與靈譯告白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見鬼之後:通靈港女陰陽眼實錄與靈譯告白

  • 作者:陶貓貓
  • 出版社:時報出版
  • 出版日期:2019-08-06
  • 定價:320元
  • 優惠價:79折 253元
  • 書虫VIP價:253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40元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本書適用活動
周年慶\外版精選,非看不可
  • 是誰半夜在敲門 驚悚小說展/外版79折
  • 城邦好書全年6折購書優惠,立即看優惠

內容簡介

她的眼,見人所不能見, 見過病重離世者的哀愁,見過意外身亡者的無依,見過早夭嬰靈的一念執著…… 見過無奇不有的人間地獄,也見過善心未滅的鬼域天堂。 鬼魂長怎樣?擁有實體、半透明,還是一團煙? 枉死與自然離世的靈體在外觀上有什麼分別? 鬼對人有所求,會是溫文請求,還是猙獰恐嚇? 電影院、賭場、酒店、廁所、麻雀館……哪裡有猛鬼出沒? 燒祭品,先人收得到嗎?又信仰基督的,還需要燒祭品嗎? 靈體以親人模樣現身,未必真的是親屬家人! 鬼靈是否會幫助人?當心代價不菲的等價交換! 本書是通靈港女陶貓貓的真實自白,她以靈界見證者的身份, 為讀者解開靈體、靈界、靈能的巨大謎團,也梳理於此天賦中獲得的生死領悟。 陰陽眼人,有苦自己知 自五歲起,她的眼前熱鬧非凡,擁有陰陽眼的她,經常受靈體騷擾,要求祭品有之、要求借用身體有之、要求傳話有之,令她不勝其擾!經過多年不間斷的試膽大會後,她漸漸學懂如何「裝作看不到」,然而靈體也能看穿她的心思…… 儘管擁有「見人所不能見」的天賦異能,卻不具備趨吉避凶的外掛系統,她曾連續幾晚與兇惡女鬼共處一室,甚至險被惡靈奪走肉身! 因為這雙眼,她看穿生死兩界,從無知到抗拒,從逃避到淡定,本書是她最真實的靈譯告白,以仿若直播的第一現場,細細挑選出31篇感人的、氣憤地、傷感的真人實事見鬼經歷,並整理這半甲子的鬼靈接觸,誠實地剖析「陰陽眼」的奇異與「死後世界」的浩瀚,希望能為讀者帶來一些官能上的刺激與生死思考的新切點。 卷一 有苦自己知 陰陽眼就像學騎腳踏車,一旦開通這個技能便永難忘懷…… 卷二 人死如燈滅? 死後世界究竟是不是根據我們所「想」的而衍生出來呢?或許是的,因為陰陽眼人所見的靈界都有所不同。 卷三 靈現迴響 陰陽眼實錄。有時是孩子,有時是老者,有時是親友,有時是天王天后…… 名人推薦 (依姓名筆劃排序) Elaine & Vicky 靈魂旅人超級旅行者 郭慧娟老師 台灣死亡咖啡館活動發起人 許禮安醫師 高雄市張啟華文化藝術基金會執行長

目錄

推薦序 見鬼之後才是全新的世界觀──許禮安醫師 作者許 見鬼之前 卷一有苦自己知 求學 親人 朋友 工作 異能 卷二人死如燈滅? 宗教 遊魂 記憶 美食 神道教 卷三靈現迴響 祭品 銀狐 墮樓 心有不甘 暖 怨靈 一根菸 辦事 伯父 靈 電影院 格格 夜跑 冥婚 紅包 出差 呼叫鈴 飯店 回溯 畫眉 無助 紅磡 功能 愛莫能助 念念不忘 枕頭 麻將 黑車 自作自受 怪醫 探靈 後記

序跋

作者序 見鬼之前 大家好,我是來自香港的陶貓貓。二○一九年對我來說是「神奇」的年份,在機緣巧合之下,上半年我在香港出了第一本書《鬼域貓瞳》,對於一個素人寫作者來說,此書居然銷售不錯,還入到暢銷排行榜第九位,這實在令我驚喜若狂。 二○一九年的下半年,「神奇」的事情再次發生。香港網路電台 Our-radio 節目 Behind the Glass 的主持人 Cello 哥問我有沒有興趣將書在台灣出版,在他的穿針引線之下,他的台灣朋友把我介紹給時報文化出版的主編巧涵,就這樣,我人生中的第二本書《見鬼之後》就在台灣出版了。 真的衷心感謝他/她們給我這個難得的機會。 其實人生真的很有趣,我從一個婚禮化妝師,機緣巧合由我的神秘學導師帶進網路電台界,去主持一個討論電影的節目;然後再受其他網路電台的邀請去做嘉賓,講述自己的真人真事,從而累積了一些聽眾,這都是我始料未及的人生劇情。 我從五歲開始就可以跟靈體接觸和溝通,起初當然會驚慌丶不知所措,但隨著年紀越大,已經不覺得是什麼一回事了,反正無時無刻都會遇上,驚不得那麼多。鬼魂在我眼中,有好也有壞,它們曾經都是人嘛!甚至有些時候,即使「以禮相待」,它們也不見得會幫到你什麼,在此順帶提醒:別天真地去求鬼靈助你一臂之力。 以我的經驗,大多的靈體並不太可怕,除非是帶著仇恨、心有不甘的怨靈。但並不表示我不怕鬼,古人說:「平生不作虧心事,半夜敲門心不驚」,說著容易,但實行起來就比較困難,半夜有人無端敲你房門,豈有不驚的道理? 此書的內容是我的親身經歷,希望能帶給讀者們官能上的刺激,多一點思考生死兩界的角度,並嘗試用理性角度去分析事件,因為有些時候是「自己嚇自己」,甚至被神棍欺騙,那可不是說笑的。一般人理解的靈界,總以「寧可信其有」的態度尊重未知,若有不相信鬼神的朋友,便請當作普通故事看看,別對我們陰陽眼人惡意攻擊,我們有苦自己知。 謝謝正在看此書的你/妳。祝好時高運。

內文試閱

祭品 老一輩常說,小孩子因為內心單純,很容易看到一些「大人看不到的東西」。 我想,如果那些「大人看不到的東西」是有一條通道連接著的,那打從我幼年時,那條通道應該與我的視網膜神經接通了。同齡的小孩臨睡前讀的童話繪本,來到我手上後變成了描述另一個世界的畫冊集。 那一年,我五歲。那一晚,我打開了畫冊的第一頁。 當時我已經上床準備睡覺,但總是睡不著。輾轉反側了不知多久,正快要入睡之際,突然感到房間靜得有股不尋常的空洞,像在密室那樣與外界聲音隔絕了一樣,甚至可以說,連一根稻草掉在地上都聽得出來似的。我拚命按壓自己的耳朵,希望回復正常的聽覺。 「呀…… 呀……」不知哪兒傳來一陣沙啞的老伯叫聲 ,聽上去像被人凌遲虐殺那般,痛苦地嘶叫著。 「家中都沒有這麼老的人,怎會有這麼老的叫聲呢?可能是怪物……」一個對靈體沒有概念的五歲小孩,大概就只能想到這些吧!但無論怎樣想都是害怕,因為那聲音本身就夠恐怖了, 且那叫聲就像從牆壁每分每寸之間滲出來那樣,沒有一個定點,就這樣維持了好一段時間。我不敢大聲叫爸媽,只能瑟縮在被窩裡顫抖,可以想像得到當時的我是多麼的驚恐和無助。 正當我心想究竟是誰在慘叫時,那慘叫聲突然停止了,換上一把淒厲的聲音回應:「嘿嘿,我? 我就是鬼啊!哈哈哈哈哈!」天呀,他聽穿我心中所想!我頓時嚇得魂飛魄散,忍不住大叫出來,但他好像樂此不疲的,一面慘叫,一面跟我說:「妳叫吧!最好是大聲地叫!」 那時我就讀基督教學校,想起老師說過若遇到魔鬼,就祈禱求神幫助。於是我開始祈禱,可是回我的不是上帝,而是阿伯:「妳在祈禱嗎?祈啦!祈啦!我是不會怕的!」就這一句已把我嚇到心膽俱裂,淚和尿都一同爆出來,真的如俗語所說「嚇到飆尿」。 無論如何他都一直維持著慘叫,但可能再沒什麼新花招,加上在一連串身心恐懼折磨下,過了一會我就累得不知不覺睡著了。 早上醒來我告訴媽媽一切,可是卻換來她的責備。我不明白為什麼大人們總不相信自己孩子的撞鬼故事,是潛意識不接受自己生了一個陰陽眼小孩,還是覺得小孩說話不可信呢? 帶著前一晚的嚇破膽心情,我再次上床準備入睡。沒多久,那不尋常的空洞感覺又再出現,幸好沒有聽到老伯的慘叫聲,那就好了,可安心地睡了……我以為。 過了一會,因為口有點乾,於是起來去廚房喝水,怎知一打開房門,就看見一個老伯身穿長衫馬褂,端正地坐在客廳沙發上。當我們四目交投,它就向我咧嘴而笑,那兩端向上揚的嘴角一直裂到耳邊,跟日本妖怪的裂嘴女一樣。我嚇得尖叫起來,下一秒發生什麼都沒印象了,只記得醒來時躺在自己床上,滿身藥油味道。我媽說聽到我尖叫後就馬上從臥房跑出來,然後就看到我暈倒在地上。 第二天我突然發起高燒來,連學校也去不得。我記得我做了一個夢,夢見自己在荒野,眼前有一排排白色平房,平房裡擠滿了很多衣衫襤褸、看上去很瘦弱的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嫩。它們一看見我,就從平房跑出來,一邊拉我的衣服,一邊喊肚子餓。我嚇得目瞪口呆完全不知如何反應之際,有人從人群中把我拉出來,是那個裂嘴老伯。 「她是我找回來的,你們肚子餓,想要衣服,就自己去找!」老伯跟其他人說。之後老伯把我拉到一棵榕樹下對我說:「我可以暫時放過妳,但妳回去要叫媽媽燒一間屋、一對童男童女、一部房車和一些衣褲鞋襪給我。還有,要多一點金銀衣紙,知道嗎?」 做完這個夢之後,退燒了,我也清醒過來,於是把夢境一五一十吿訴媽媽,可是她不相信,直說:「只是做噩夢吧!不要亂說話!」但接下來幾天,我不停重複又重複,提醒她老伯在夢中吩咐的事,但媽媽始終沒有理會我的話。 這樣被嚇幾回,怕睡著後會有恐怖事情發生是很正常的吧?於是在一個接一個睡不著又不敢睡的晚上過後,我又來到另一個夢見那位老伯的晚上。它非常不耐煩地跟我說:「叫妳媽燒的東西為什麼我還未收到?妳究竟有沒有跟大人說?」我非常委屈地回他說:「有啊!可是我媽不聽我說話!」伯伯的樣子由非常不耐煩變得非常猙獰,它警告我說:「我再給妳一次機會,下次我就不客氣了,我要妳永遠留在這𥚃!」 我被嚇得從夢中驚醒,哭得亂七八糟地走去哀求媽媽,她看見我這樣,就開始懷疑是不是真的。有一天她回家時,碰見隔壁棟的羅老太太並談起此事,然後羅老太太到我家,聽我形容老伯的樣子後,便說:「這應該是上一手業主張先生啊!因為他的女兒是教徒,他往生後被葬在基督教墓園,過節時我也從沒有見過他們去祭拜。沒多久,房子也就賣給你們了。」 第二天準備出門上學時,我突然又發起燒來,但媽媽見我不是很嚴重,便先把我送上學。誰知上體育課時我暈倒了,校方第一時間把我送進醫院並通知我媽,醫生說我可能受到病毒感染,要留院治療。 我媽說我一邊昏睡,一邊像說夢話般嚷嚷要燒祭品給伯伯,她見狀,心也慌亂起來,於是打電話给我那位當靈媒的姑婆。姑婆接到她電話後就馬上趕到醫院,請神上身之後就用「百解」幫我抹全身,並拿著一柱香在我頭上繞了三下,最後就在醫院外的街角把「百解」及其他祭品化掉。當她們再上病房看我的時候,我開始退燒,並慢慢淸醒起來。姑婆吩附我媽說:「我用玉皇大帝的名義,答應了它的要求,明天妳去準備一下祭品吧!」 出院後,我媽帶我去姑婆在大嶼山的家,那是一間石屋,屋外有一片空地。姑婆示意我跪下,然後她口中開始唸唸有詞,可惜我當時聽不懂她說什麼,像是什麼方言古語,而她老人家在前年已往生了,現在想求證也不能。 之後她帶我出空地,叫我把伯伯要的祭品逐一放入火盤。到了現在我仍記得很清楚,燒祭品時火焰會由黃色轉了做藍色,燒完後又轉回黃色。煙也是,由白色轉了黑色,最後又變回白色。隱約間,我見到老伯站在對面,沒有裂嘴,也沒有怒意,樣子寛容很多。 當晚,我夢見一個綠草如茵的花園及一間兩層高的石屋,屋內有個女人正在打掃,另一個男人則在屋頂裝修什麼似的,他們的樣子很像燒給先人的童男童女。忽然有人輕摸我的頭,是那位老伯:「對不起,前些日子把妳嚇壞了,可是我真的沒有辦法,因為只有妳能看見我,聽到我說話。我嘗試過找我的女兒,可是他們並不當一回事,我情急之下只能利用妳,妳不要怪我啊!我現在終於安樂了。」伯伯邊說邊走回自己的石屋內。 自此以後,我就再沒有見到那位老伯了。但從這個經歷開始,我深信燒祭品給先人,他們是會收到的。 說起燒祭品,每逢農曆七月十四盂蘭節燒街衣(類似台灣中元節設食普渡孤魂野鬼),我總會見到很多遊魂野鬼,抱著一大堆金銀和衣服,還有像缺氧時忽然獲得氧氣般,大口大口猛力地吸食祭品的氣味,偶爾也會見到搶食的情況。最深刻的一次見到有位嬸嬸,她只準備了一磚豆腐和一份衣紙,當她開始燒衣時,遊魂們蜂擁而上去搶那份衣紙和豆腐,場面真的跟電影中的喪屍出籠差不多。 有一回,我跟我媽去普渡布施,當我拿出祭品時, 頭頂上的街燈突然熄滅了。我心知不妙,抬頭一看,眼前只有一個穿上整齊西裝的男性靈體等著。以我經驗來說,這幾乎是不可能的,因為每次盂蘭節我都會看見一批批的遊魂野鬼,一臉迫不及待的樣子圍滿普渡者四周,但這次…… 「我要吃燒肉飯!」那西裝男靈體向我咆哮著。第一句我裝聽不到, 接著它再對我咆哮說我:「妳不用裝作看不到,我知道妳是看得到的,我要吃燒肉飯。」這麼惡,應該是這一帶停留得比較久的地痞流氓吧!那時我媽正在燒東西,我若突然跟她說要加料,她必定會被嚇到。而且已經晚上十點多了,我去哪𥚃弄一盒燒肉飯來呢? 總之,根本就不應對這樣的無頼和不禮貌的靈體就範。 之後一個晚上,我如常在家附近夜跑,突然耳機沒有聲音,大概是故障,那就靜靜地繼續跑。一路跑,一路跑,突然感覺到有人跟著我跑,為安全起見,我加快速度,誰不知那人也跟著我加速,於是我嘗試放慢腳步,那人居然也跟著我放慢速度,我忍不住轉頭一看,一個人都看不見。 別想那麼多,盡快跑回家好了。誰知跑不到幾步,有一道力從後方拉著我的外套帽子,然後有把聲音跟我說:「幹嘛走這麼快? 都說過妳是看到我的。我已經在這𥚃三十多年,有什麼人、什麼事可以騙得到我呢? 我要吃燒肉飯、飲燒酒!否則我一直跟著妳!」 既然它可以拉著我,也就說應該是有點功力的靈吧!為了自保,我還是決定不跟它糾纏:「好吧好吧,我可以帶給你,明晚在前面的榕樹下等吧!」它點頭並鬆開拉著我㡌子的手,回過神來,下一秒我已經跑回家了。我知道自己已經跟它交感了,答應過的也要守信。再想深一層,當中一定發生過什麼事而令它戀棧人世,三十多年仍然未肯輪迥, 以靈體角度出發,這也是有點傷感的。 翌日,我帶了燒肉飯和燒酒到榕樹下。遠遠已經見到它站著等候,我並沒有跟它打招呼,也沒與它交談,只聽到它喃喃自語說:「終於可以吃到好吃的了,我等了很久……」我點起香燭及打開飯盒後,它像餓了很久似的,用力地吸著吸著那盒它等了很久的燒肉飯。我再把燒酒灑在地上,未到半分鐘它已吸酒氣吸到忘我,那刻我知道什麼叫酒鬼了。我繼續把其他祭品化掉,這邊化,那邊它就拚命地把祭品塞呀塞進自己的衣服裡面。火種熄滅後,我快手快腳地收拾一下,然後趕快離開那兒。 回想起來,之後的盂蘭節,我真沒有再見過它,莫非它真的吃飽了?有氣有力,有金有銀,終於可以上路投胎去了。若真的這樣,也是一個好結局啊!希望是吧! 格格 我小阿姨很喜歡舊物,特別是古董的三寸金蓮,每次出差去北京都會抽時間四處尋找,她的收藏品沒有十對也有八對。 某一年冬天,她又再出差到北京。這次的行程令她吃驚,她的一個死對頭同事忽然好像中了降頭般,對她好的不得了,除了開會沒有雞蛋裡挑骨頭外,斟茶遞水訂檯吃飯全包,還服務到家! 在小阿姨的公司,還可以說是大新聞,因為平時開會,她倆都像火星撞地球,差點就打起架來的狀況。 小阿姨到處逛,都找不到心頭好,有點失望。誰不知她準備回港的時候,那死對頭同事說有份禮物送給她,打算一看,是一對粉紅色、縫上了鳳凰剌繡的古董三寸金蓮,她開心得擁抱她的死對頭,心想終於可以化敵為友了。 回到香港後,她拿出那小玩意放在玻璃櫃內,然後沖涼上床睡覺。當晚她一直做悪夢,夢到一個穿清裝的女人不停跟她說話,可惜她一句也聽不懂。之後更連續好幾晚都做同一個夢,她開始受不了,並病了起來,一直微燒不退。 有一晚睡到半夜,有人 大力扯開她的被子,她見到二個女人站在她的床尾,其中一個就是於她夢中出現的女人。她們你一言我一語地跟小阿姨說話,狀甚憤怒,但她始終聽不懂她們究竟想說什麼,不知是否太累,她再次睡著。 第二天醒來,她覺得自己不是發夢,是真實的,因為她的被子被丟到床尾的地上。 第三晚又睡到半夜,同樣有人大力拉掉她的被子,但不同的是今回有四個女子,其中兩個把我小阿姨拉起來,其中一個的普通話說得比較好:「妳為什麼把格格的鞋子偷走? 快還來! 否則妳要問罪,可有得妳受!」 小阿姨嚇得魂飛魄散,隨即放開喉嚨大叫有鬼,那四個女人都可能受驚了,一下子就原地消失。 早上小阿姨找我們商量這事,我説不如給我看看那對三寸金蓮,她説因為太恐怖,所以把鞋子放在後車箱。 我們一行人到了停車場,大老遠的我已經見到四名淸裝女子站在小阿姨的車旁:「是不是一個穿粉紅色繡花旗袍,像電視劇清裝劇皇族的誇張髪型? 另外三個穿米白色長衫旗袍般的,就是電視清裝劇的打扮啦!」 「對對對,就是那種!」她吃驚到全身震起來。我們一直走到車頭,然後我對她們說:「對不起,我們不知三寸金蓮是貴格格的,請熄怒,我們會送返北京,望見諒!」那格格好像非常滿意我的解釋,「別騙我!」一句之後就原地消失,小阿姨姨嚇得雙腿發軟,跪在地上。 「如何處理這東西?」小阿姨非常緊張, 「很容易,誰送給妳,妳就送回去給她!」我們馬上把三寸金蓮拿去郵局裝箱,再寄快遞去北京公司的死對頭那邊。 過了兩星期,北京公司的同事告訴小阿姨,那死對頭有一天收到一盒包褢,拆開一看之後面色一沉,跟著沒多久就向公司遞辭職信了,聽說是突然有急病。 害人,原來真的終會害己。

作者資料

陶貓貓

基本資料

作者:陶貓貓 出版社:時報出版 書系:VIEW 出版日期:2019-08-06 ISBN:9789571378831 城邦書號:A2202741 規格:平裝 / 單色 / 24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