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師弟請多憐惜
left
right
  • 庫存 = 7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師弟請多憐惜

  • 作者:冬彌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9-07-11
  • 定價:230元
  • 優惠價:85折 196元
  • ※本商品已最低價,恕不再打折
特別活動
藍月小說 師弟請多憐惜 ◆首刷贈品:典藏番外篇小冊8P*1 (數量有限,送完為止)

※商品可能因拍攝與不同電腦產生色差,圖片僅供參考,商品依實際供貨樣式為準。
※商品如經拆封、使用、或拆解以致缺乏完整性及失去再販售價值時,恕無法退(換)貨!

內容簡介

★《深藍與月光》改編作者、暖甜系冬彌X古風唯美派Drenbof 聯手出籍。 ★忠犬師弟攻X溫柔師兄受,一對相依為命的師兄弟,一場雙方有意的單戀,圍繞江湖仇殺而起。 【內容簡介】 一場滅門血案,奪走陸青的父母,卻給了他一生摯愛。 不忍他冷著,不捨他餓著,總是傾力給予他一切, 陸青從小看著他的師兄,竟愈看愈覺詭異—— 怎地,他會嗅著師兄的味道而胯間一緊? 一場尋仇,讓陸子衿二度成為孤兒,幸好,這回他還有陸青。 縱使他調皮也寵著,縱使他耍賴也慣著,只因他是陸青, 可……他竟看著由小拉拔長大的師弟與其他女人相談甚歡,竟胸口一陣酸楚—— 莫不是,病了相思? 一對相依為命的師兄弟,一場雙方有意的單戀,圍繞江湖仇殺而起。

內文試閱

  第一章      「啊——」      陸子衿猛地睜開眼,渾身冷汗,被褥亦是濕的,胸口彷彿有著千斤大石壓制,整個人無法動彈。      「呼……呼……」      又夢見了。      不知是否忌日將至,這些夜裡總讓夢魘糾纏,逼得他總是一身濕透醒來,別說風寒,他更愁被褥不夠換,這冷日子裡布料難乾。      半晌後,僵硬的四肢終得以活動,他正尋思著是否把門窗大開讓風吹乾被褥,就聽見一陣刻意放輕的腳步聲朝這裡奔來,一縷微風隨著這動靜進入屋內,吹起髮絲於眼前晃動,視線裡留下殘影,真假難辨。      「師兄!」陸青邊喊著推門而入。      他渾身散發熱氣,額上與頰旁有汗,嗓子低啞青澀正是少年郎的特色,陸子衿想起他總埋怨這嗓音像隻鴨,不禁在心底笑了笑,只因他打小聽到如今,除了熟悉外便是親切,與難聽壓根兒扯不上邊。      「起得這樣早?晨練結束了嗎?」陸子衿用衣袖替他抹去熱汗,不必言說,透過布料傳遞而來的熱度已告訴他答案。      「師兄的吩咐不敢怠慢,寅時一刻便起了。」      「很好。」陸子衿替他把領口收攏,那兒被汗浸得能擰出水來,「今日如何?已能三破枯葉了?」      三日前,陸青終於完成了陸子衿所要求的一破枯葉,即是在一定距離外用石子往前扔,擊破一片飄落而下的枯葉。陸子衿向來不是個容許因歡喜而忘本的人,於是讓他再接再厲,把擊破三片視為目標進取,才有此一問。      「有關這事、師兄……」一抹異樣在陸青眸底閃過。      陸子衿以為他是心虛,卻不曾想陸青隨後咧開嘴笑,負在身後的手迅速往前伸!      一、二、三……枯葉共計四片,且均有個指甲片般大小的洞,邊緣出奇整齊,絕非蓄意鑿洞之果。      「我辦成了!還練成了四破枯葉!」陸青異常歡喜,能達到師兄的要求一向是他最看重之事,如今不只辦到,還遠比要求的更好,自然情緒高昂。      「師父地下有知,也會欣慰的。」陸子衿笑著接過那四片枯葉,說得好好保存起來,等到師父忌日時要供奉在墓前祭拜。      「別,這才四破枯葉。」陸青傻笑著搶回葉子,「師兄你說過師父生前能九破,所以也被叫做『九破殺神』,我也要達到九破枯葉,才不枉師兄教我內功心訣與武功。」      聽他這般發誓,陸子衿不禁心下一沉。      「青青,都怪師兄,若不是身子骨太差,又對祕笈天賦有限,也不至於讓你到這個年紀還是這般……」陸子衿最難受的莫過於讓陸青自小就受苦長大,再者便是那場祝融燒毀泰半祕笈,餘下的多半為殘本,陸子衿再如何心思細膩活絡也難以恢復完整,更別提完整教授。      「師兄!」陸青聽他這般說法也不樂意,裝怒喝道。      「師兄已經教我太多了,我也學得挺好不是?你說過,學武不能求贏,是求穩,求護己護人。以這點來說我覺得已經很好了呀!你瞧,這不是又大有精進?趕緊的,我就讓師兄看看我九破枯葉的厲害!」      陸青這般安慰的言行著實粗劣,卻也是事實,加以他明白陸青的體質天賦是天生習武的奇才,都說際遇天定,興許正因著如此才讓他有如今這般境界,否則還不神阻殺神、佛擋殺佛?      「那得多少年啊?」陸子衿失笑,要知道那「九破殺神」的稱號可是師父近四十餘載才得來的,不知當中艱辛便發此豪語,果真是初生之犢不畏虎。      「別瞧不起我,我定會學成的!」陸青沾沾自喜得很,他想一到三、搆六、再至九總不會難於登天,卻忘了習武不比尋常活兒,入門雖易,精深卻難,越往上竄只會越發艱辛。      「呵,等哪日你練成了九破枯葉,你想許什麼願望都成。」      「當真?」陸青瞪著眼問道。      「我騙過你?」      陸青只是嘿嘿笑著。相依為命十多載,許多事情無須言語便能心領神會。      「光會笑,傻青青。」陸子衿輕拍他的額頭並罵道,還沾了滿掌的汗水,「快去沖涼,把濕衣裳換掉,當心著了風寒。」      陸青邊應聲邊往外走,陸子衿卻在這時想起什麼,就著褪掉一半的濕衣喊住正欲離開之人。      「青青,早膳想吃點什麼?前陣子醃的蘿蔔該成了,熬鍋粥配著吃?」      「師兄做的都……」好。      那好字讓陸青硬生生卡在喉間無法吐出,因他回頭就看見褪去衣服露出白皙香肩的師兄正瞅著他瞧,髮絲微濕沾在頰上,輕輕垂下的眼眸格外動人。清晨的陽光具有將萬物染上獨特色彩的異能,如今陸青眼中的師兄格外撩撥,衣料之下若隱若現的肌膚反而更加神祕,讓人多想一親芳澤……      「都?」陸子衿哪曉得自己如今的樣子看在對方眼中是何等香豔,畢竟一起生活這麼久,一塊兒洗澡的機會多得是,更何況只是更衣如此自然的事?      「都……好。」      陸青吞嚥了嚥口水,極端困難地說出那個字後迅速離開。陸子衿只當他仍是孩子處事毛躁,苦笑一聲後繼續更衣,卻絲毫不知有些瞧不見、摸不清的東西早已悄悄成形。      *      兄弟的早膳工作壁壘分明,陸子衿煮食、陸青便收拾,待他一面用衣服擦手、一面走出爐灶間就看見陸子衿拎著一件棉襖在等他。      「走吧,今天可得採買不少東西。」      陸子衿邊念叨幾樣過年時節必備的東西並替對方穿上棉襖,今年的節氣像造反,分明是年節時候了卻不若以往那般寒浸浸的,外頭甚至露了冬陽,雖然冷卻不刺骨,不穿棉襖亦可,只是他生性謹慎,不想在這般小事上僥倖。      「好久沒跟師兄一起上街了!」陸青滿臉喜悅,步伐都帶著雀躍。      兄弟倆上街,集市裡熙熙攘攘均是來置辦年貨的。陸青已許久沒涉足熱鬧環境,興奮不已,見到什麼事物都湊上去猛瞧,糖葫蘆是許多年都未曾入口的甘美;捏麵人則讓陸青久久不捨離去,檯子上的幼崽捏麵人稱不上精緻,卻足夠新奇。      「小兄弟,來一枝吧?送給喜歡的小姑娘,包准她芳心暗許啊!」      陸青被他的話逗樂了,咧嘴笑得特別歡快,接過小販剛捏好的狗崽捏麵人細瞧,讓人驚奇的是狗崽的雙眼活靈活現,與桌上的那些大相逕庭。      「老闆,你這狗崽特別精緻啊!都要活過來了!」      這番稱讚討得老闆歡心,他嘿嘿一笑,朝陸青招手示意他靠過去些。      「這捏麵人跟你有緣,你才覺它精緻,與你看喜歡的小姑娘一般,怎麼看怎麼好。」      不愧是在長街上做生意的,口才好得很,就這會兒工夫還有不少姑娘家看著捏麵人新奇可愛而駐足觀看。陸青從兜裡掏出兩枚銅錢買下那枝狗崽捏麵人,樂呵呵地跑回陸子衿身邊,剛好接過他掏錢買下的白米。      「買了什麼?」把裝滿銅錢的袋子袋口綁緊、收進兜裡,年節將至,竊賊一輩防不勝防,財不露白為上。      「捏麵人,瞧。」      陸青炫耀似的把捏麵人湊到陸子衿嘴邊,後者讚了一句「好靈的狗」,張嘴咬下狗頭,露出裡頭的蜜紅豆餡來,香甜多汁,讓兩人均是一愣。      「原來是有餡兒的!」陸青大聲嚷著,直說兩銅錢太便宜,要再回去補兩銅錢,倒是陸子衿阻止了他。      「兩銅錢是他說的?」      「是啊,我以為是沒餡兒的,兩銅錢合情理,誰知道這裡頭……」      「既是他說的,表示你值這個價,多給反倒傷了這份買賣。」陸子衿不知那位小販的心思,也不想探究,到底只是樁買賣,你情我願便好。      「可是……」陸青老實,總覺自己占了他人便宜,心有不安,這時一陣吆喝傳來,凝神細看,是一名說書人爬上了高台,賣力地朝四周大喊。      「來來來!各位客官,今個兒啊!給你們說說段家赫赫有名的段女俠的事兒!」      陸青但覺新鮮,便扯著師兄的衣袖道想聽,陸子衿雖掛心採買,卻從不拂了師弟的要求,碎停下腳步一同聆聽。      那說書人眼見人圍過來了才繼續往下說,在此之前都是不斷吆喝。      「這話說啊,咱們段女俠在年輕時候、噯,瞧我這嘴,又胡說!段女俠如今也是風姿萬千!」說書人連忙拍自己嘴,拍得啪啪直響,「但話說那時,她可是遊歷過各地,見過大場面的!這光是遊歷趣聞就可說上七天七夜!大家可願意在這兒陪我七天七夜?哇,難得過年,還是回家去吧!家裡暖和,喝著甜湯摟著老婆,唉唷!」      四周民眾哄堂大笑,直到這說書人懂生活,陸子衿也不住地笑,卻是想著陸清朝自己撒嬌往懷裡磨蹭的往事,每回年節他倆都是以這姿態迎接新年,藉此求取成為彼此依靠的好兆頭。      「當年呢,陪著段女俠一同闖蕩江湖的共有兩男一女,都是如今赫赫有名的大人物!」      「那一女,便是丁萱丁姑娘,可是如今江南緞繡坊的當家,年逾四十仍宛如少女,據說看過她的人都信誓旦旦說她分明只有二十餘歲!」      眾人皆是譁然,實在難以想像世間竟真有仙女,四十卻像二十?簡直是神話!      「而那兩男呢,其一是如今豐城的首富許清彪許大善人,大家都記得數年前黃河大災,許大善人不只捐善款,還親赴災區分送食糧,與咱們的九大善人可說是人間菩薩,善哉善哉。」說書人煞有其事地唸著佛號,看上去還頗像一回事。      「還有一人呢?」      「好酒沉甕底,那最後一人肯定不同凡響!」      說書人嘿嘿一笑,並未回應是或否,少數聽他說過幾次書的人都極有默契,也不催促,靜靜等待他揭曉。      「嘿!那最後一人哪,大家多多少少定都聽過,但不是本名,那人外號『九破殺神』,可人名相異,可是個真真正正的大好人哪!據說他的面容俊秀異常,飽讀詩書,武功高強,為人正直,傾慕於他的姑娘家能繞城好幾圈……」      一聽見「九破殺神」之名,知曉的面露驚喜,並與旁人大力誇讚,不知的則一臉困惑,忙著聽他人之言,當中只有兩人面無表情,一人似是毫無興趣般扯住另一人的衣袖就走,那自然是陸子衿與陸青了。      「不聽聽嗎?」陸子衿備感奇怪,畢竟說想聽的也是陸青。      「爹的事,我聽師兄說便夠了。」他嫌惡地搖頭說道,「說書人說的能有幾分真?不過是譁眾取寵,不聽也罷。」      陸子衿低聲道:「也是。」隨後便讓他替自己瞅瞅有無賣醃肉的,醃肉好囤,不怕腐壞。      他顧著醃肉,陸青倒是瞅見他嘴角的異樣,是方才的紅豆餡兒沾到所致,便未多想以指抹去,陸子衿突被一摸還道不解,扭頭就看見陸青手指上的甜膩。      「青青真細心。」他讚了一聲,接著直接張嘴把紅豆餡兒含進嘴裡吃掉,這一舉動本無問題,可對於陸青來說卻是一記重錘!      他想起稍早在房裡瞧見的一景,本沒什麼,可如今這一含、一舔可是比親眼所見要香辣不少,透過肌膚傳遞的熱濕感格外強烈,陸青無法克制地雙頰潮紅,只覺在這冬日裡卻熱得發燙。      陸子衿瞧他神色微恙,以為不適,伸手就摸他的額頭卻不燙手,不禁疑惑。      「青青沒事嗎?」      「沒、沒事!」陸青怎麼能說陸子衿剛剛那一含讓他心跳加速、身熱情動呢?這種活像把師兄當姑娘家看待的言論定會換來苦笑與敷衍,那可比拒絕更讓人難受……      「醃肉……嘿!」      陸青為掩飾情緒,逕自跳上跳下,仗著高度把前方的狀況盡收眼底,倒是巧妙地把萌芽卻不見開花的衷情思緒給瞞住了,可他張望許久也不見一攤賣肉的,反而瞧見了一樁奇事。      「師兄。」      「說。」      「若有個女子,在大街上同男人拉拉扯扯,那是怎樣的狀況?」陸青沉著臉問。      「那男人多大年紀?女子呢?兩人裝扮為何?神情如何?」陸子衿斂下眼神,心底逐漸有盤算。      「男人……年約四十多,衣著簡陋,布料粗糙,胸前與袖口都沾了髒,神情凶狠;女子看上去不過十四,衣著素雅,價不高,卻也非俗物,在烈日之下像極流砂,銀光灼灼;女子的神情滿是驚恐,青絲凌亂不堪,手腕與臉上均有紅腫……」      陸青捲起袖子暗嘖一聲。      陸子衿接過他手裡的米袋,有些沉,與他臉上的笑正好成對比,一者沉重、一者輕快。      「去吧,正好看看你的武功精進多少。」      陸青早已蓄勢待發,就等陸子衿的話。      「嘿!」      他猛地抬腳蹬地,像一道閃電急衝出去!

作者資料

冬彌

變種的天蠍座,最切合星座的應該是燉肉燉很兇、吃也吃很兇這一點。 喜歡看了會牙痛的甜甜戀情。

基本資料

作者:冬彌 繪者:Drenbof 出版社:尖端 書系:藍月小說 出版日期:2019-07-11 ISBN:9789571086118 城邦書號:SPP7C000071 規格:平裝 / 部分彩色部分黑白 / 258頁 / 12.7cm×21cm
注意事項
  • 購買漫畫、輕小說產品,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及「滿本折扣」。
  • 若單筆訂單漫畫未購滿3本(每1組套書以1本品項計算)或未加購其他書籍,需加收50元物流處理費。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