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
歐蘭多:一部穿越三百年的性別流動史詩【經典新譯•百年珍貴影像復刻版】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歐蘭多:一部穿越三百年的性別流動史詩【經典新譯•百年珍貴影像復刻版】

  • 作者:維吉尼亞.吳爾芙(Virginia Woolf)
  • 出版社:漫遊者
  • 出版日期:2019-05-06
  • 定價:310元
  • 優惠價:85折 264元
  • 書虫VIP價:245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32元

內容簡介

「同一個人,沒有分別,只是轉換了性別。」 身體是一個容器 性別是流動而連續的 穿越三百年的時空,經歷忽男忽女的變身冒險── 早在1928年,吳爾芙就已寫下現在才鬆動的性別價值觀 書中描述的「性別流動」意識,遠遠超前它所在的時代 16世紀末的年輕貴族歐蘭多容貌俊美、性情陰柔,深受伊莉莎白女王鍾愛。 在三十歲那年,他被愛人背叛、欲將人生寄情於詩作卻又遭受無情的批評。 他看破人生,認為一切都毫無價值。愛情和雄心壯志,女人和詩人,全都是一場徒然。 他自請赴土耳其擔任大使,卻在封爵盛宴後的一場戰亂中陷入昏睡,當他在七天之後醒來,竟發現自己變成了女人……隨之而來的改變是:無法保有財產、寫作的限制,以及婚姻。 歐蘭多的一生跨越三個世紀,經歷兩種性別,場景橫跨歐亞兩大陸,更置身於無數的性別角色變換。她是一個充滿活力的男人、一位詩人、一位懂時尚的女人,也是一位傳統維多利亞時代女性。 【這不是另一場紙上思想實驗,而是發生在每一個人身上的現實】 【or│and,性別流動:性別角色可以自由選擇】 歐蘭多直到三十歲為止是個男人,然後變成了女人。 她既是男的,又是女的;她知道男人和女人各自的祕密,也兼具兩者的弱點。 他先是男人,而後是女人;先是愛人,而後慢慢學著被愛。 剛變成女人時,她還不改慣性愛著女人;想要外出不得不女扮男裝時,又被女人愛上。 作為男人,他被女人欺騙;變成女人後,換成她欺騙男人。 當她愛上男人,她驚訝地發現男人像女人一樣奇特而細膩; 而對方也從歐蘭多身上感受到,女人其實也像男人一樣包容且直率。 原來,一個人身上不只有一個性別; 原來,男女身上不僅有別,也有彼此共通的特質; 性別只是一種扮演,而非天性,是可以隨時流動變化的。 【身分扮裝:生命經驗的雙重拓展、多元的價值、多重的身分認同】 歐蘭多在扮演不同性別角色上,就像她的名字「Or│ando」一樣遊刃有餘, 跳脫陽剛/陰柔二元對立的僵硬束縛,充滿了多重選擇與並存的可能性: ──穿馬褲時表現得誠實正直,換上裙子嬌媚迷人,同時享受來自男女兩性的愛情。 她的性別更換的頻率,遠比那些始終只穿著同一性別服裝的人來得更加頻繁。 這讓她獲得了雙倍的好處,生活的樂趣因此增加,人生經驗也變得更加豐富。 原來,「穿著改變了我們對世界的看法,也改變世界對我們的看法」。 原來,我們對世界的看法/世界對我們的看法,不會是固定,也不需要固定。 性別的流動,多重的身分認同與生命經驗拓展,這是發生在我們每一個人身上的現實。 【愛人的家族肖像:具現性別流動的史詩】 吳爾芙將這部作品獻給激進的小說家兼詩人,也是她的同性伴侶、著名的「西辛赫斯特花園」的創造者──薇塔.薩克維爾–魏斯特〈Vita Sackville-West〉。《歐蘭多》就是以薇塔為藍本寫出的傲世傑作,書中並搭配多幀薇塔及其祖先的照片。薇塔本人的世界非常多采多姿,她是作家、貴族、旅行者、女同性戀者、母親、外交官的妻子……作為多重身分認同的代言人,再恰當不過。 家族相片的真實性,既模糊了《歐蘭多》虛構〈小說〉/傳記之間的界線,也呼應了主角性別流動的內在真實:同一個人,相似的容貌,只是轉換了性別,具現了這場橫跨三百年的性別流動史詩,暗示每個人的血液中都繼承了先祖的陰性與陽性特質,每個人身上都有男性與女性。 吳爾芙以歐蘭多表達了她對薇塔的愛情私語,薇塔的兒子奈及爾•尼柯遜〈Nigel Nicholson〉說,這本書是「文學史上最長也最迷人的情書」。不過,照吳爾芙自己的說法,這本小說也是「一個玩笑……一個作家的假期」,一部讀之令人心喜的作品。 【特別收錄】 多幀1928年初版「吳爾芙祕密情人珍貴家族照片」 酷兒女神│蒂妲‧史雲頓〈Tilda Swinton〉 英國才女│珍奈.溫特森〈Jeanette Winterson〉──專文推薦 師大翻譯研究所教授 李根芳──導讀 張小虹、耿一偉、蔡詩萍、柯裕棻、李屏瑤──經典推薦 【名家讚譽】 「完美的傑作。」──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多麗絲・萊辛 「《歐蘭多》是撫慰每一個人的枕邊書。」──酷兒女神,蒂妲‧史雲頓 「性感、挑逗又撩人。」──英國才女,珍奈.溫特森

目錄

【推薦序】《歐蘭多》:吳爾芙最為越界犯規的一次實驗〈節錄〉 ◎蒂妲‧史雲頓〈Tilda Swinton〉 【導讀】雌雄莫辨的心靈,開啟多元價值的可能〈節錄〉 ◎李根芳 前言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內文試閱

他——我們毋須懷疑他的性別,不過這個時代的流行服飾的確讓這一點模糊難辨——正對著屋椽垂下來擺盪的一顆摩爾人頭顱揮刀橫砍。那顏色有如舊足球,形狀其實也差不多,只不過兩頰凹陷,一兩撮粗糙乾掉的毛髮有如椰子殼的鬚皮。歐蘭多的父親,也有可能是他祖父,在非洲野蠻之邦的月光之下,把它從一個猛然竄出來的魁偉異教徒肩膀上砍下來。現在,在這殺死他的英國勳爵的豪門宅第裡閣樓上,他的頭顱隨著從不停止的微風,輕柔地、不停歇地搖晃著。 歐蘭多的列祖列宗曾經在水仙花遍地的戰場、多石崎嶇的戰場、滿佈蜿蜒河流的戰場上馳騁,從許多肩膀上砍下顏色各異的頭顱,然後把這些頭顱帶回來掛在屋椽上。歐蘭多未來也會這麼做,他發誓。不過他現在才十六歲,還太年輕而不能跟著父執輩們在非洲或法國馳騁,他總是偷偷避開母親和花園裡的孔雀,來到他的閣樓房間,在那兒爆衝猛撲,對著空氣揮舞利刃。有時候他削斷了繩索,頭顱掉到地上,他得再繫回去,懷抱著某種騎士精神,他刻意把頭顱掛在幾乎搆不到的地方,這麼一來,他的敵人就得意洋洋地咧開乾癟發黑的嘴對他笑。這顆頭顱來來回回地擺盪,因為這宅邸座落在莊園的最高處,佔地如此遼闊,因此彷彿攔住了風,不論冬天或夏天,總是這兒吹吹、那兒吹吹。繪有獵人的綠色掛毯永遠在飄動。他的先祖們一直是名門將相,頭頂著小王冠從北方雨霧中南下。房間裡的一道道陰影,地板上縱橫交織的黃色光潭,不正是太陽穿過了窗上鑲嵌玻璃的巨大家徽所構成的嗎?現在歐蘭多正站在那個紋章裡的黃豹身軀中央,他把手放在窗台上,想要推開窗戶,他的手立刻就被染上紅色、藍色、黃色,好像蝴蝶翅膀一樣。所以,那些喜歡象徵符號、樂於詮釋解碼的人,此時就會發現,雖然他那線條優美的雙腿、俊秀的體格、勻稱的肩膀,全都透著家徽紋章的各色光線,可是當他推開窗時,他的臉龐卻是整個被陽光照亮。再沒有比他更真誠而又悶悶不樂的面容了。生下他這張臉的母親不知有多開心,能夠記錄這樣一個人生平的傳記作家更是不知有多幸福!她永遠不須煩惱,他也不需要任何詩人或小說家的助力。他將會成就一樁又一樁的功業,獲得一項接一項的榮耀,晉升一個又一個的高位,他的祕書會亦步亦趨,直到歐蘭多達到心中企及的目標巔峰才罷休。仔細瞧瞧,他的外表正是為了這樣了不起的大事業而生。紅潤的雙頰有著桃色的絨毛,唇上的細毛只比雙頰絨毛顏色稍稍濃密了些。他的嘴不大,微微上揚著,蓋住他杏仁般精緻潔白的牙齒。他的鼻梁挺直如短劍,頭髮是深色的,小巧的耳朵緊貼著兩側。哎呀,細數了這年輕俊俏的五官,可絕不能就此打住而不去說說他的額頭和眼睛。哎呀,這幾樣差不多是每個人生下來都有的。 我們若是直接注視著站在窗前的歐蘭多,就不得不承認他的眼睛像是出水的紫羅蘭似的,水汪汪地彷彿要滿溢出來,顯得眼睛更大了。額頭像是大理石圓頂,架在兩個像空白獎章般的太陽穴上。只消直視他的眼睛和前額,我們就目眩神迷、讚不絕口。只消直視他的眼睛和前額,我們就得承認,縱有千般不是,任何一個優秀的傳記作者一定也會予以迴避隱匿。他見到的景象讓他心煩,比方說看到他母親,一位身著綠衣、極為美麗的淑女,走到屋外餵孔雀,她的侍女翠琪特跟在後面;他見到的景象令他開心——那些鳥兒和那些樹木,有些景象讓他愛上死亡——傍晚的天空、歸巢的烏鴉,這一切景象,加上花園的聲音,敲錘噹噹、伐木丁丁,統統沿著迴旋的階梯進入他的腦中〈這兒空間可大著呢〉,掀起了強烈情感與激動情緒所造成的騷亂與困惑,這可是所有優秀的傳記作家都厭惡的。不過且讓我繼續說下去,歐蘭多慢慢地把頭縮進來,坐在桌前,然後,帶著一種每天時間一到就會去做某件事的半意識狀態,拿出標題為《伊瑟伯特:五幕悲劇》的筆記本,再把沾有汙漬的舊鵝毛筆浸到墨水裡。 他很快就寫滿了十幾頁的詩句。顯然他的文思泉湧,但是內容卻很抽象。他的劇中人物是墮落、罪行、苦難,還有聞所未聞的領土上的國王和王后;匪夷所思的陰謀令他們驚懼不已;高貴情操使他們義憤填膺。沒有一句話是他自己會說出來的,不過每句話都寫得流暢優美,想想他的年紀——他還不到十七歲呢——十六世紀還有好幾個年頭才結束,這些表現可真是了不起。不過,他最後還是停下來了。他本來正在描寫大自然,就像是所有年輕詩人永遠在做的事一樣,為了要精確描述他所看到的綠色〈此處他比絕大多數的詩人來得更大膽〉,他仔細地看著事物本身,這恰巧是他窗下的月桂樹叢。在這之後,他當然就寫不下去了。大自然裡的綠色是一回事,在文學裡又是另一回事。自然和文學似乎先天互斥。要把兩者結合在一起,它們就會讓彼此四分五裂。歐蘭多眼前所看到的綠色破壞了他原來的韻腳,打斷了他的節奏。而且,自然有她自己的戲法。一看出去是花叢裡的蜜蜂、打呵欠的狗、太陽正要下山,一想著「我還能看幾回落日」等等的〈這些思緒已經太老套而不值得記下〉,就會擱下筆、穿上外套,大步走出房間,像往常一樣,一腳踢到上了漆的櫃子。因為歐蘭多有點笨手笨腳的。 他小心翼翼地,就怕遇到人。園丁史達柏斯正從小路走過來。他躲在樹後面等他走過去。再從花園圍牆邊的一道小門出去。繞過馬廄、狗屋、釀酒房、木工坊、洗衣間,還有做蠟燭、殺牛、打馬蹄鐵、縫製皮背心的地方——因為這宅邸就是各行各業工匠熱鬧工作的城鎮——來到了羊齒小徑,沿著這條路上坡可以來到花園而不被人發現。也許人的個性特質也有親疏之分,相近的特質彼此吸引。傳記作家在此想要請大家注意一件事,歐蘭多的笨手笨腳和愛好孤獨是相輔相成的。他老被櫃子絆到,自然想去一處孤獨的地方,有開闊的視野,覺得自己永永遠遠地孤單一人。

作者資料

維吉尼亞.吳爾芙(Virginia Woolf)

1882~1941 二十世紀重要的英國小說家、散文家,也是文學史上現代主義與女性主義的先鋒;她與倫敦文友創辦「布倫斯伯里文化圈」並在其中扮演要角,對二十世紀初期的英國文化影響極深。 吳爾芙出版多部長篇傑作,包括《達洛維夫人》,乃至充滿詩意與高度實驗色彩的《浪潮》。她同時也著墨於文學批評、短篇故事、傳記與報導寫作,包括充滿戲謔顛覆意味的《歐蘭朵》,《自己的房間》、《三枚金幣》則是激昂的女性主義論文。 吳爾芙天性敏感,少女時因母親與姐姐離世遭受精神創痛,之後長年受憂鬱症所苦,並於六十歲時投水自盡。

基本資料

作者:維吉尼亞.吳爾芙(Virginia Woolf) 譯者:李根芳 出版社:漫遊者 書系:文學經典 出版日期:2019-05-06 ISBN:9789864893317 城邦書號:A1020396 規格:平裝 / 單色 / 264頁 / 13.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