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年慶加碼
目前位置: > > > >
鴨川食堂‧再來一碗
left
right
  • 庫存 = 6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鴨川食堂‧再來一碗

  • 作者:柏井壽(Hisashi Kashiwai)
  • 出版社:皇冠
  • 出版日期:2018-11-26
  • 定價:260元
  • 優惠價:79折 205元
  • 書虫VIP價:205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94元
本書適用活動
周年慶\外版精選,非看不可
  • 城邦好書全年6折購書優惠,立即看優惠

內容簡介

如果你也無法忘記那道菜, 如果你也無法忘記那個人, 歡迎光臨鴨川食堂, 我們將為您復刻回憶的醍醐味…… 暌違3年,最療癒人心的「鴨川食堂」終於重新開張! NHK改編拍成日劇,日本Amazon讀者4顆星感動好評! 這裡是鴨川食堂,專門尋找你記憶裡難以忘懷的美味。 客人入店後,會由鴨川父女與虎斑貓「午睡」誠摯款待。先享用京都風味的家常菜,再填寫委託書,詳細描述你想要尋找的那道料理。不管線索多麼有限、任務有多困難,老闆都會一視同仁地使命必達。 不起眼的海苔便當蘊含著父親對孩子說不出口的心意;用手揉捏的漢堡排也許比不上高級牛排,卻傳遞出滿滿的祖孫之情;鮮甜的聖誕蛋糕是傷心的回望,也是向前走的契機;路邊攤的中華麵,勾起暢談夢想的年少時光……食物沒有平凡與奢華之分,鴨川父女努力找回的,不只是曾經失落的料理,更重要的是那些穿越時空依然溫存的感情。而客人們在咀嚼懷念味道的同時,也咀嚼出人生的不同滋味。 這裡賣的不只是料理,而是「我很想念你」…… 【第一道 海苔便當】 我爸做的便當一共有三層,最下面是白飯,中間是用醬油調味的柴魚片,上面才是海苔,最上面還有一顆大顆的醃梅乾。如果是我爸做的海苔便當,我可以一口氣吃完…… 【第二道 漢堡排】 放在白色圓盤正中央的漢堡排看起來非常普通,上頭淋著用番茄醬熬煮而成的紅色醬汁,再放上一顆半熟的荷包蛋,旁邊還附上炸薯條、糖漬紅蘿蔔、奶油玉米,甚至還有小朋友一定會喜歡的番茄義大利麵…… 【第三道 聖誕蛋糕】 直徑約二十公分的蛋糕包裹著滿滿的雪白鮮奶油,上頭擺滿草莓,還有做成聖誕老人的杏仁糖膏、星型的巧克力片點綴其中。奶油充滿了果香味,吃起來很舒服…… 【第四道 炒飯】 小時候我媽經常做給我吃的炒飯,吃完以後會留下非常清爽的餘韻。放學回家,炒飯就放在起居室的餐桌上,用布蓋著。掀起那塊布的瞬間,看到的感覺就是粉紅色的,令我印象深刻…… 【第五道 中華麵】 雖然不到清澈的地步,然而與時下濃稠渾濁的湯頭比起來,的確比較透明。從湯頭裡可以聞到大蒜和生薑的香氣。麵是比較細的直麵條,煮得比較硬。配料則有兩片叉燒肉和兩片切得薄薄的魚板,還有豆芽菜和筍乾、蔥…… 【第六道 炸蝦蓋飯】 天麩羅當然也很好吃,但是醬汁特別美味。甜甜鹹鹹的,但是又很清爽。天麩羅的食材是蝦子、星鰻、白肉魚、糯米椒和海苔,都很普通。但是醬汁的顏色印象中比其他餐廳的醬汁顏色要來得淺一點…… 名人推薦 日本最知名的「京都通」的京都美食小說! 【旅行文字人】Milly、【作家】毛奇、【建築作家、實踐大學建築設計系副教授、廣播主持人】李清志、【作家】許菁芳、【作家】韓良憶 好評推薦 【建築作家、實踐大學建築設計系副教授、廣播主持人】李清志: 「鴨川食堂」充滿懸疑推理以及料理知識,若不是京都美食偵探柏井壽,應該沒有人寫得出這樣的書來!小說中的美食記憶故事,參雜著人生酸甜苦辣的滋味,每每讓人心頭一酸,眼淚不爭氣地流下來;但是「鴨川食堂」最棒的是,所有心酸的故事總是結束在一碗暖心的食物上,這個結尾的美食讓人生所有的辛酸,得到了美好的療癒;同樣的,每個閱讀「鴨川食堂」的人,記憶中那些辛酸難過,似乎也在讀完小說後,得到了療癒!

內文試閱

第一道 海苔便當 北野恭介搭特急電車在京阪本線的七条站下車,走出地面出口,將鴨川風光盡收眼底。從大分搬到大阪已經五年了,這還是第一次來到京都。 兩條手臂從白色馬球衫的袖口探出來,拎著印上大學名稱,沉甸甸的藏青色波士頓包。幾道汗水流過粗壯的脖子。恭介皺著眉走在被鴨川水面反射的陽光下,一手拿著地圖,邁步往西方前進。 在經過河原町通的地方,恭介把地圖轉過來又轉過去,身體也跟著轉過來又轉過去地改變方向,雙眼不知所措地左右張望,歪著脖子發傻。 「不好意思,請問東本願寺要怎麼走?」 他問一個提著外送餐盒、騎腳踏車的男人。 「東本願寺的話,直走就是了。過烏丸通再右轉。」 男人指著西邊,踩著踏板就要離開。 「我想去面向正面通的食堂。」 恭介追上正要離開的腳踏車追問。 「鴨川家的食堂嗎?」 男人停下踩踏板的動作反問。 「沒錯沒錯,『鴨川食堂』。」 恭介把地圖拿給他看。 「那裡的話請在第三個路口右轉、第二條巷子再左轉,左邊的第五間就是了。」 男人簡單明瞭地說完,騎著腳踏車走了。 「謝謝。」 恭介大聲地道謝,向對方的背影行了一個最敬禮。 邊數數邊穿街過巷,總算找到自己要找的食堂。沒有任何招牌,十分殺風景的水泥打造兩層樓建築物,跟傳聞中的一模一樣。恭介把手放在胸口,大大地深呼吸了三次。 「午安。」 推開拉門的同時,恭介大聲地打招呼。 「歡迎光臨。」 老闆邊擦櫃台邊轉過頭來,表情意外地親切。 「我是來請你們幫忙找食物的。」 恭介低下頭,聲音高了八度。 「不用那麼緊張,我們又不會吃了你。請坐。」 老闆鴨川流微微一笑,請他坐下。 「謝謝,不好意思。」 恭介鬆了一口氣,操著機器人般僵硬的動作,坐在紅色塑膠布的折疊椅上。 「肚子餓嗎?要不要吃點東西?」 流問恭介。 「有、有什麼、什麼可以吃的嗎?」 恭介口齒不清地反問,差點咬到舌頭。 「難得你遠道而來,在尋找食物以前不妨先吃點東西。」 流丟下這句話,走進廚房。 「你是學生吧?而且還是運動社團裡戰功彪炳的成員。不是劍道就是柔道,對吧?」 流的女兒──黑色運動服外面套著白襯衫,身上綁著侍酒師圍裙的小石問道,為恭介倒了一杯冷泡茶。 「不完全是。」 恭介臉上浮現出惡作劇的笑容。 「可是你那身肌肉是練武練出來的吧?」 小石抓住恭介的兩條手臂。 「我沒那麼厲害。」 「你是京都的學生嗎?」 「不是,我是從大阪來的。我叫北野恭介,是近畿體育大學的學生。」 恭介站起來鞠了一個躬。 「我好像在哪裡見過你。」 小石目不轉睛地盯著恭介的臉看。 「因為我是大眾臉吧。」 恭介有些羞赧地露齒一笑。 「你怎麼會知道我們這家店?」 「我現在住在大學的宿舍裡,每天都在宿舍吃飯。聽我提起以前吃過的食物,廚師大叔便做給我吃了。可是,當我告訴大叔,跟以前的味道不太一樣時,他就告訴我這裡的事,還讓我看了《料理春秋》的雜誌廣告。」 「原來如此。」 小石仔細地擦桌子。 「這樣的分量對年輕人來說可能吃不飽……」 流自言自語地把餐點放在鋁製的托盤裡送上桌。 「不夠的話再跟我說。」 流把整個托盤放在桌上。 「好豐盛。」 恭介大開眼界,盯著餐點看到出神。 「飯是山形的美姬米,給你盛了大碗。湯是豬肉湯,雖然不是京都蔬菜,但也加入了大量的根莖類蔬菜。大盤的配菜是日本料理與西餐的折衷做法,把梅肉和紫蘇夾在狼牙鱔裡下油鍋炸,把萬願寺辣椒也一起下去炸,請淋上我自己做的伍斯特辣醬來吃。裝在小碟子裡的是味噌煮青花魚,再加上剁碎的茗荷。京都牛的烤牛肉沾一點山葵醬油,再用烤海苔包起來吃很好吃。把夏天的鴨肉捏成丸子,做成照燒口味,請裹上鵪鶉蛋的蛋黃來吃。涼拌豆腐上頭是剁碎的狼牙鱔皮,把咖哩醬淋在用炸的賀茂茄子上。請慢用。」 恭介都快要流口水了,對流的說明頻頻點頭。 「我們平常的員工伙食才沒有這麼豐盛呢,是因為難得有年輕人上門,我爸才使出渾身解數。」 「少囉嗦。」 小石吐了吐舌頭,被流拖進廚房裡。 恭介雖然邊聽邊點頭,但是面對出乎意料的餐點,根本搞不清楚什麼是什麼。狼牙鱔或青花魚的名稱聽是聽過,但那是什麼味道則完全無法想像。伍斯特辣醬、烤牛肉、咖哩等熟悉的字眼固然令他沒那麼緊張,但是就連這些看起來也跟恭介平常吃的完全不一樣。 沉思了十幾秒之後,左手牢牢地捧著飯碗,用右手的筷子夾起鴨肉丸,裹上小碟子裡鵪鶉蛋的蛋黃,放在白飯上,一口氣送入口中。 「好好吃。」 隨即發出驚呼聲,以秋風掃落葉的速度把筷子伸向炸狼牙鱔、烤牛肉,每次把食物放進嘴巴裡,都會發出幾不可聞的讚歎聲。 老實說,因為無從比較,恭介不知道這頓飯的水準如何。可是就他的感覺,就像從世界級頂尖選手們身上感受到的光環那樣。唯一可以確定的,是自己現在吃的東西似乎是厲害得不得了的美食。 「合你的口味嗎?」 流拿著裝有冷泡茶的玻璃壺,站在恭介身邊問。 「不曉得該怎麼形容才好,但肯定是美味的,就連我這種味覺白癡也很清楚這一點。」 「那就好。我們廚師都是一次決勝負,萬一吃的人不滿意,就沒有下次機會了。必須讓吃的人滿意,才能有第二次機會。」 流邊倒茶邊說。 恭介在內心深處將這句話反芻再三。 「等你消化一下,我再帶你去後面的辦公室。小女在那裡等你。」 「關於這件事。」 恭介一口氣喝光冷泡茶。 「我決定放棄了。」 「什麼意思?那才是你來的目的吧?」 流又為他倒了一杯冷泡茶。 「享用過這麼美味的餐點,我突然覺得那已經不重要了……」 恭介把玻璃杯捧在掌心裡把玩。 「雖然我不是很清楚,但你造訪小店應該不是為了尋找美食,而是想要尋找讓你內心深處蒙上一層薄霧的食物吧。那層薄霧已經散開了嗎?」 流問恭介。 「可是,我想找的食物太平凡了,平凡到甚至稱不上料理二字。」 恭介始終耷拉著腦袋回答。 「雖然我不知道你說的是什麼食物,但食物既沒有平凡、也沒有奢華之分。」 流筆直地注視著恭介的雙眼。 恭介默不作聲地專心聽流說話,然後用雙手的掌心拍打臉頰兩、三下。 「那就拜託你們了。」 恭介站起來。 「請往這邊走。」 流微微一笑,指著後面的門說道。 「這是?」 貼在走廊兩邊牆上的照片吸引住恭介的目光。 「基本上都是我做的料理。」 流不急不徐地邊走邊說。 「你什麼都會做呢。」 走在後面的恭介左右張望,雙眼忙得不可開交。 「什麼都會做,也就表示沒有什麼特別出色的料理。要是鎖定哪一道菜用心鑽研,或許現在已經成為米其林星級的廚師了。」 流停下腳步,回過頭來說。 「鎖定哪一道……用心鑽研嗎?」 恭介也停下腳步,望向天花板。 「怎麼了嗎?」 流問道。 「沒什麼。」 恭介繼續邁開大步往前走。 「請坐。」 小石已經在後面的房間裡久候多時了。 「打擾了。」 恭介行了一禮,坐在長沙發的正中央。 「請填一下這張表格,不用寫得很詳細也沒關係。」 坐在對面的小石遞出一個文件夾。 「委託書嗎?我的字很醜,不曉得妳看不看得懂。」 恭介用原子筆填寫資料,頻頻搖頭晃腦。 「近體大的北野恭介……啊,我想起來了。」 小石一拳擊在掌心裡,大聲嚷嚷。 「嚇我一跳。」 恭介嚇得瞠目結舌。 「你是游泳選手吧?我在週刊上看過你,說你是眾所矚目的明日之星。」 小石的眼睛為之一亮。 「過獎了。」 恭介露出靦腆的笑容,將文件夾交還給小石。 「你會參加下次的奧運吧?」 小石看著委託書問道。 「要看選拔賽的紀錄而定。」 恭介抬頭挺胸地說。 「我記得你是從自由式到仰式都能游的全方位選手。」 「但是教練希望我能鎖定其中一種姿勢練習。」 「加油。所以呢,你要找什麼食物?」 小石繃緊臉上的表情。 「說來真不好意思,我想請妳幫我找海苔便當。」 恭介耷拉著腦袋,小聲回答。 「你所說的海苔便當,是把海苔放在白飯上,再放上炸魚和炸竹輪等配菜的那種便當嗎?」 「不是,沒有配菜,就只是把海苔鋪滿在白飯上……」 恭介的聲音變得更小了。 「只有海苔?沒有配菜?」 小石表示驚訝。 「是的。」 恭介縮了縮魁梧的身體,以細如蚊蚋的音量回答。 「不是在店裡……吃到的吧?」 小石觀察恭介的表情。 「是我爸做給我吃的。」 「令尊親手做的便當啊。既然如此,直接問令尊不是比較快嗎?府上在大分縣大分市的話,並不是太遠啊。」 「我和我爸從五年前就斷絕聯絡了。」 恭介壓低了聲線。 「連他住在哪裡都不知道嗎?」 「聽說是在島根。」 「島根?怎麼會在那種地方?」 小石有些錯愕。 「我爸是個賭鬼。把所有積蓄都投在自行車比賽,就連生病也捨不得看醫生。我媽之所以會離家出走,也是基於這個原因。大概是自作孽不可活吧,聽說目前在島根的姑姑家受人照顧。」 恭介的語氣聽起來很悲哀。 「令尊住在島根,那令堂呢?」 小石邊記錄邊抬起臉來問。 「我媽再婚了,目前住在熊本。」 「令堂是什麼時候離開的?」 「我考上大分第三中學的第一個暑假,所以大概是十年前。我爸把我媽為了帶全家人一起去旅行存的錢都拿去賭馬。妹妹決定跟媽媽一起走,但我覺得丟下爸爸一個人太可憐了……」 「所以就留下來與令尊相依為命嗎?那工作呢?」 小石把筆記本翻過一頁。 「在大分開觀光計程車。說是這樣說,但我想耗在賭馬或自行車賽的時間還比較多。」 恭介露出一抹苦笑。 「我稍微整理一下喔。你上國中以前是一家四口住在大分。令堂與令妹在你國一的暑假離家出走後,你開始與令尊兩個人過日子,現在搬到大阪市,請問你在大分住到什麼時候?」 「高二夏天,受大阪的游泳俱樂部之邀,轉學到近體大的附設高中,然後就一直住在宿舍裡。」 「也就是說,你與令尊共同生活了四年嗎?」 小石屈指計算。 「大分的高中有學生餐廳,所以午飯基本上都在那裡解決,但國中那三年,每天都是我爸幫我做便當。」 「其中一種是海苔便當嗎?」 「不是其中一種,而是一直都是海苔便當。」 恭介皮笑肉不笑地說。 「一直都是,是每天的意思嗎?」 小石聽得目瞪口呆。 「是我不好。老爸第一次幫我做便當的時候,我稱讚過他,說便當非常好吃。老爸聽了很高興,決定每天都做同樣的便當。」 恭介又露出有些憂傷的表情。 「令尊是個非常耿直的人呢。」 小石嘆了一口氣。 「每天都是海苔便當,害我被朋友冷嘲熱諷,甚至養成用蓋子遮住,用最快的速度吃光的習慣,所以已經不太記得味道了,唯有好吃這一點肯定沒錯。」 恭介不容置疑地斷定。 「我只吃過便當店的海苔便當,所以不是很清楚,既然沒有配菜,難道真的只有海苔嗎?還是把配菜夾在白飯裡……」 小石在筆記本上畫圖給恭介看。 「的確是這種感覺,但我爸做的便當一共有三層,最下面是白飯、中間是用醬油調味的柴魚片、上面才是海苔,最上面還有一顆大顆的醃梅乾,每天都一樣。」 恭介在插圖上加了幾筆。 「味道有什麼特徵?像是比較甜或比較鹹。」 「我記得味道很普通。沒特別甜,也不會特別鹹。不過,印象中好像乾巴巴的。」 恭介目不轉睛地注視著插圖說。 「肯定是為了不讓海苔和柴魚變得濕答答的吧。但乾巴巴的通常不會太好吃。」 小石側著頭思索。 「有時候好像還會有酸酸的味道。」 恭介苦笑。 「那個,該不會是臭酸吧?不開玩笑了,如果是只有白飯、柴魚片和海苔的便當,應該很簡單就能做出來啊。」 小石指著插圖說。 「我也這麼想,所以請宿舍餐廳的大叔做給我吃,但總覺得味道不對,吃到一半就膩了。如果是我爸做的海苔便當,我可以一口氣吃完,總是在回過神來的時候,就已經吃得一乾二淨了。」 恭介激動得口沫橫飛。 「肯定是因為你當時還小吧。中午只有海苔便當不是嗎?而且你剛才還說,為了不讓朋友看見,總是一口氣吃光。」 與恭介恰恰相反,小石以冷靜的語氣說道。 「或許是吧。」 恭介的口吻不再那麼有自信。 「令尊以前就會做菜嗎?」 「我媽還在家的時候,不曾看過我爸進廚房。」 「所以才會只有海苔便當嗎……可是,為何事到如今,你才想要尋找那個海苔便當呢?」 「我接到姑姑打來的電話,說我爸變得很虛弱,希望我去見他一面……」 「那就去見他啊,感謝他在你國中的時候每天幫你做美味的便當。」 「萬一他只是因為懶得麻煩,才每天都做同一款海苔便當的話,我就不想去見他了。」 恭介蹙眉。 「就算是那樣,也還是去見他一面比較好吧。」 小石聳聳肩。 「我認為只要能搞清楚老爸每天做的是什麼樣的海苔便當,或許就能知道他當時心裡在想什麼。」 恭介將嘴唇抿成一條線。 「為了讓你能心無罣礙地去見令尊,我會努力的。話雖如此,也是要靠我爸幫忙呢。」 小石吐了吐舌頭。 「那就麻煩你們了。」 恭介充滿運動家精神地大聲說,站起來,行了一禮。 根據過往的經驗,越是簡單的食物越難找到,這一次,鴨川食堂老闆能夠順利完成請託嗎?而在他尋找美味的海苔便當的同時,又會發現北野恭介父親什麼樣的秘密呢?

延伸內容

作者資料

柏井壽(Hisashi Kashiwai)

1952年京都府出生,1976年大阪齒科大學畢業,在京都市北區開設牙科診所,是土生土長京都人,也是愛好美食的饕客,因此撰寫許多京都旅遊書,也負責監修電視節目與雜誌的京都特輯內容。 作品有《一個人的京都晚餐:在地京都人真愛50味》、《一個人的京都春季遊》、《一個人的京都夏季遊》、《一個人的京都秋季遊》、《一個人的京都冬季遊》、《京都的巷弄迷宮》、《京都的一人漫步》、《京都的巷弄》、《一個人漫步京都的幸福》、《一個人的京都春季遊》、《一個人的京都夏季遊》、《一個人的京都秋季遊》、《一個人的京都冬季遊》,數量繁多。同時也創作小說,著有「鴨川食堂」系列、「名偵探星井裕的事件簿」系列(筆名柏木圭一郎)等等。

基本資料

作者:柏井壽(Hisashi Kashiwai) 譯者:緋華璃 出版社:皇冠 出版日期:2018-11-26 ISBN:9789573334118 城邦書號:A2460174 規格:平裝 / 單色印刷 / 224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