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
奶爸助攻隊:孕媽咪盟友的備戰日記
left
right
  • 庫存 = 8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內容簡介

男人,雖然你不能生,但可以成為很棒的助攻隊! 一個法國奶爸的真實告白,撫慰現代準父母,年度最動人的幽默力作! 《ELLE》、《閱讀》、《新觀察家》、《20分鐘》一致好評! 吳鳳(金鐘獎行腳類節目主持人)、蔡詩萍(奶爸,作家、廣播電視主持人) 、番紅花(作家)——真情推薦! 男人視角記錄下的女人孕期 × 男人變為父親的內心小劇場 驚訝、喜悅、混亂、滿足, 一場由父親視角記錄下來的妻子懷孕旅程,迎接生命中最美好的時刻! 就是這兩條線,翻轉了我的生活! 女人手上拿著驗孕棒,激動地坐在浴缸邊緣。 我故作鎮定,如同一名站在懸崖頂的潛水員,避免崩潰。 腦中轟然響著:「我是不是做了蠢事?!」 畢竟我還想環遊世界,還想得諾貝爾文學獎,還有一堆的夢想, 但此時不能回頭了,這兩條線己經把我推向另一個生活…… ◆女人失憶了! 上週才看過的電影,女人居然完全不記得。 會不會孩子出生後,她也忘了自己生過孩子? ◆前往醫院生產的路上…… 「女人,我好想分擔妳的痛苦,讓妳緩解些。」 「閉嘴,開車!」 「好吧,我愛妳。」 ◆迎接我們傑作的那一刻—— 女人看到寶寶的第一眼,虛弱又驚訝說出:「他好黑呀!」 但我看到了一隻哭泣的雛鳥,是我見過最美好的生物。 「分娩如此痛苦。幸好女人握著男人的手。如此一來,男人感覺不那麼痛苦了。」——法國幽默大師,皮耶埃.迪波吉(Pierre Desproges) 「在一個女人和一個男人的生命當中,很少有事件能像等待孩子來臨這樣,引發如此多的情緒反應、喜悅和混亂。」——法國育兒書作家,蘿紅絲.貝爾努(Laurence Pernoud)

目錄

您即將為一位孩童的未來負責 精明能幹的女人與自由的蝙蝠俠 為什麼要生育呢? 從南韓飛到法國領養家庭的女人 男性作家的共同焦慮 黃色娃娃鞋 男孩還是女孩? 我們總會生存下來的 男子氣概 搬家 禽獸!坐在世界另一端的船上吃壽司 命名 請不要開槍!我還有個小孩 跨年 去吧!女人,去買妳想買的 嬰兒來了 國際父親懶散比賽 生命中最美好的一天 比爾.莫瑞 小傢伙,你會是什麼樣的人呢? 第一次宮縮來襲 不該發生這種事的 我們的傑作 楓樹

內文試閱

  女人提早來告訴我她的月經遲了。她剛繞去藥局買了驗孕棒。二十分鐘裡,她在客廳的沙發上坐立難安地,重複說著她會找時機驗。可能是明天,可能是後天,不需要著急。有時會遲個幾天,沒什麼大不了的。      她試著換個話題,開始分析起天氣情況,的確,以七月來說是滿涼爽的,話講到一半她突然站了起來,彷彿命懸一線般地往走廊衝去,情況也確實是如此。      她的月經遲了,她很著急。      晚上九點十七分,女人尿在白色驗孕棒上。      我們一起在浴室裡等著。      晚上九點二十二分,白色驗孕棒上顯示出現了一個新生命。      女人情緒激動的地坐在浴缸邊緣。因喜悅和驚慌而顫抖著,結結巴巴地說了幾個句子的開頭,卻無法完整地表達。我用雙手捧起她的臉,吻了她的眼淚,看著她的眼睛讓她冷靜下來。一切都會很好的。      我表現地很平靜,平靜如一名站在懸崖頂的潛水員,凍結情緒避免崩潰。我試著掌控內心的風暴,因懷疑和興奮而感到的混亂,其中夾雜著,我想應該是稱作驚恐的東西。她六神無主,我的冷靜安撫了她。      我們相擁著細語呢喃,然後一起沉默,隨著當下的時光載浮。天使若無其事地飛過(此時無聲勝有聲)。我抬起頭,看著鏡中的我們。我們已然不同於以往。      今天早上,吃早餐時,我把熱水倒入優格裡,我以為那是我的咖啡,然後把榛果巧克力醬放入冰箱。大家都知道那簡直是褻瀆的行為,巧克力醬會變硬而且會失去風味。      剛起床的時候我的確不是多能幹的人(我甚至可以說上午十一點前我智商可能不超過八十,慶幸的是經過一整天後,到我睡前,腦力大概可以接近平均值)。但這早晨反應遲鈍的症狀不足以解釋我的行為。是一直等到我撞到矮桌卻喃喃著「抱歉,女士」時,才想起我擔心的是:女人懷孕了。      女人肚子裡的細胞正不斷分裂的同時,各式各樣的問題也充斥在我腦中,其中最常反覆出現的問題是:「我是不是做了件超蠢的事?」      我把咖啡放在桌上並打開電腦。沒有理由感到驚慌。我們即將創造並陪伴這個新生命。這是個絕佳的消息。我一邊告訴自己,一邊在鍵盤上打了「巴塔哥尼亞單程機票」。      那並不是我本來想寫的,我的腦袋和手指努力地想配合彼此。我刪掉並重新輸入「身為父親」,打算從科學角度切入,讓理智淹沒焦慮,釐清現況。關鍵時刻必須要抽身來看。      從人類起源至今,一千億人口在地球生長。這只是粗略的統計,畢竟新石器時代的人口統計可信度仍令人持疑,但人口統計學者同意這概略統計的數量。如果以人口直接複製來看,大概五百億的男人總有一天會成為父親。五百億的男人都曾陷入我現在的處境。這大概是世上最平凡無奇的故事了。      一份正式的文件上寫著:您即將為一位孩童的未來負責。正式宣告懷孕。帶著我基因的胚胎被法國行政機關正式列入紀錄,讓他們得以採用這威脅口吻寄來信件。      就這樣。自私的時光結束了。我不再是我的世界裡最重要的人了。      等待孩子的到來,是突然間感到年華老去,世界突然翻轉。青春期結束了,我必須要正視我的年紀和膝蓋一樣老了。我距離五十歲生日比較近而非二十歲,我不再年輕了,腳上穿的籃球鞋也改變不了什麼。我早已注意到這些細微的徵兆。背部肌肉僵硬,青少年們以「先生」稱呼我。我早已留意到政府發言人的年紀比我小,法國足球代表隊的所有球員們也是。      當晚我起身對三個醉漢嘶吼,他們在樓下我們的窗旁,已經爭吵了一個小時了。「你們不能到別的地方幹你們的鳥事嗎?幹!馬的!」因為對自己的激動感到訝異(我從二○○九年後就沒嘶吼過了),一反平常的彬彬有禮,我還加上了「真是謝了!」。奇怪的是,竟然管用了。醉漢們閃人了。我重新睡回去,然後夢到我的兒子十八歲了,跟我要車子的鑰匙。      我回想起那些我在城裡閒晃的夜晚,又醉又吵地打擾睡夢中的老人們,但生命的意義並不在此。      我的青春退場了,所有因為不想長大成人,同時也是拒絕死亡而採行的策略,面對這即將在我家竄出的三公斤骨肉,都即將潰散。      生活日常即將改變,但變化程度仍未知。      我知道我看待生命的方式將不同,但我還不知道會是如何的方式。      我像探險家發現新大陸般,名為親職的新大陸。我正踏上最長、最強大也最無法抹滅的旅程,我將會遇上未知的障礙。妊娠過程長達九個月,讓胚胎發展成形的同時,也是讓父親做好準備。我將脫胎換骨,這些話語一如我換羽的產物。小部分的我粉碎了,其他的部分則重新聚集形成新的人格。這將會是個男人轉化成父親的故事。      我最常從女人口中聽到的句子不再是「我愛你」,也不是「遞鹽罐給我」,而是她帶點驚慌的語氣說:「我忘記帶手機了」。但十次裡有九次,她以為沒帶到的手機,就在它該在的地方,就在那女性不可思議的迷宮─手提包深處。手機成了反映壓力的物品,該現象在現今社會如此普遍,我們甚至創造了個專有名詞來定義它:無手機恐慌症。      「好像懷孕就會變得笨手笨腳、丟三落四的。」她曾經這麼警告過我。      預先提醒我是滿窩心的,但實際情況比這糟多了。      突然間,女人的腦袋變得跟起司一樣坑坑巴巴的。      我正好好地看著電視節目:《冠軍大問答》,她突然衝進客廳:      「我們好久沒去看電影了。」      「上禮拜我們才看了《極樂世界》」      「我們看了甚麼?」      「《極樂世界》」      「《極樂世界》是甚麼?」      我充滿疑惑地歪著頭。或許她只是不記得電影名稱了。      「你知道的,麥特戴蒙的那部大片。」      「我沒有印象了。」      我驚訝地張大嘴巴。我們上個禮拜真的看過這部電影。      「總之,就是他跑去外太空要拯救人類,然後茱蒂佛斯特在裡面超壞的。」      女人滿臉狐疑地說:      「你確定是我們一起看的嗎?」      我聽得出來這弦外之音,她是在質疑這部電影是我和小三一起看的。      我下巴都掉下來了。女人有時的確是丟三落四的,但通常大腦運作得滿正常的,此時此刻卻正轉變成豆腐腦。這實在是太悲慘了。她會生了個小孩,然後馬上忘光光。      「我生完了?」      「是的,是個清秀的小男孩。這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一天。」      「我沒有印象了。你確定嗎?」      當我說出「我要當爸爸了」時,我第一次感受到語言帶來的顫慄。我們即將要『創造』一個孩子,我們即將『擁有』一個孩子。面對生育這件事,字彙可以有完全相反的表達方式,主動或被動、激昂或低落的差異。『給予生命』,就是令人振奮的慷慨行為。『陷入懷孕』就是種墜落的概念,引領人們拋棄自我,如同『墜入愛河』。      以法語的鄰居們來說,英語是中立的:「she got pregnant」,她變成懷孕的狀態。西語則呈現矛盾的狀態,「Embarazada」透過翻譯,指的是尷尬。另一種說法,相反地,「dar la luz」是給予光芒,與陽光連結。義大利文的「dare a la luce」也是同樣的意思。但面對德文我還是一樣困惑,懷孕這件事,使用的是非常技術性的字彙「in ander Umstände kommen」,意思是進入另一種情況。歌德,回來吧!他們都瘋了!      基因優秀的天才- 提供基因者,基因是與創作和生育相關的詞彙。約翰・藍儂並不是一位好父親,米歇爾・•維勒貝克 也不是。更別提這個渾蛋盧梭,寫了些教育的論文,卻拋棄他的五名子女—在當時這是很常見的做法。昆汀・塔倫提諾 和喬治・克隆尼也沒有孩子。他們專注在他們的作品上。我害怕將注意力放在孩子上將使我精疲力盡,並讓我的藝術泉源乾涸。專業領域與家庭間的衝突並不只有女人受到影響。許多男人也因為父職而看著他們的職業生涯、創造力和思考能力凋零。「總有一天,我們都會成為父親。也總有一天,我們都會消失。」孩子,就是追求極致的終點。      但所謂的極致,又是什麼呢?      等他出生後,我就不會再寫書了,我也不會得到諾貝爾文學獎了,我們會餓死,我們根本不該這麼做的。      女人牽起我的手,輕聲地說:      「放輕鬆,看看托爾斯泰,他有十三個孩子,也沒有阻止他寫出兩、三本賣得還不錯的書呀!」      「但他是俄羅斯人耶,這不算啦,俄羅斯人和我們不一樣。」      「那聽聽巴哈。他幫西方音樂奠定基礎,但他也還是花時間生了二十來個孩子呀!」      「德國人?妳認真的嗎?妳知道德國人怎麼描述懷孕這件事的嗎?」   

作者資料

朱利昂・布隆-葛哈(Julien Blanc-Gras)

法國旅遊作家兼環球旅行記者。1976年出生於法國加普。在格勒諾勃主修新聞學,獲得歷史教育文憑及新聞碩士,接著在英國赫爾繼續學業。他的工作使他足跡遍及世界各地,所見所聞成為他的寫作養分。 曾獲2006年法國Chambéry小說獎╱2012年法國Jackie-Bouquin、Saint-Pierre-et-Miquelon文學獎。

基本資料

作者:朱利昂・布隆-葛哈(Julien Blanc-Gras) 譯者:黃意閔 出版社:遠足文化 出版日期:2018-08-08 ISBN:9789578630598 城邦書號:A6800668 規格:平裝 / 單色 / 224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