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
以眼還眼的女孩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外版精選79折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內容簡介

心神紊亂的剎那,她要自己鎮定,一次只專注一件事。 首先要找出真相,然後報仇。 全球暢銷9,000萬本的瑞典極品小說—— 《龍紋身的女孩》莎蘭德火力全開最新續作 這不只是一本小說,而是一種信念! 對制度最不信任的莎蘭德,受困獄中…… 對醜聞有絕佳嗅覺的布隆維斯特,墜入謎團…… 入監兩個月,只因莎蘭德採取非常手段救了一名八歲男孩。她堅持不為自己辯護,讓律師只能無奈看著她進入高度戒護女子監獄。然而,即便低調無語,她卻觀察到一批惡名昭彰的女罪犯正蠢蠢欲動,密謀暴力攻擊。 布隆維斯特每週長途跋涉前往探監,卻只得到莎蘭德如謎團一般的答覆。對他,眼前有個隱隱然的金融界大醜聞在醞釀,卻摸不著方向;對她,這整件事不只關乎她龍紋身的秘密,更藏有童年時期最深切的痛苦——時常造訪倫達路家中的神秘冷酷女子,她脖子上有個如龍焰燒傷的印記。 失去自由的莎蘭德,仍無法坐視身邊的各種不公不義。她出手救了獄中長期受霸凌的少女,也暗中為布隆維斯特的報導提供線索,不過這一次,她揭露的真相卻直指自己身上千絲萬縷的謎團…… 「千禧系列」自《龍紋身的女孩》出版以來全球銷售超過9,000萬本, 推理史上最轟動的傳奇,人物刻畫、故事張力、社會寫實的力道與深度,上癮程度無人能及! 可怕的敵人不在外界, 唯有熬過內心狂暴的憤怒,才能得到真正的力量,展開最終反擊! 她是——以眼還眼的女孩。 ◎中文版超值配件 斯德哥爾摩街道、瑞典全區地圖:書中關鍵地點按圖索驥,追蹤莎蘭德、布隆維斯特辦案腳步! 名人推薦 康庭瑜(政大新聞系助理教授)——專文推薦 鄭宜農(歌手)、林予晞(藝術家/演員)、溫貞菱(演員) 吳可熙(演員)、孫可芳(演員)、謝盈萱(演員) 李屏瑤(作家)、何曼莊(作家)、馬欣(作家)——無畏推薦 各界好評 也許有時連莎蘭德都沒有意識到,自己有多在乎這個世界。她的行為與情緒都再三告訴讀者,她無法比誰還要再更不在乎這一切了,但當她屢次下意識的出手保護被壓迫、並且無法反抗的對象之時,我心中歡快與欣慰的情緒不只是來自於正義得以伸張,而是想起她是一個曾被世界放棄、漠視的生命,但她卻沒有因此而放棄這個世界,這個漫長的過程中辯證了人本質中的愛與善良,還有相對的仇恨與惡。放下書稍作休息的片刻,有時會忍不住揣摩起莎蘭德的內心世界,一個縱使傷痕累累,但始終沒有輸給命運的勇者,在這些文字的描寫以外,她都在想些什麼?也許莎蘭德並沒有什麼特別偉大的志向在驅使著自己前進,有時可能只是很單純的希望這個世界,能夠朝向自己心目中的那個美好模樣,再更近一點點。——林予晞(藝術家、演員) 自《龍紋身的女孩》以來,千禧系列小說一直是社會批判色彩鮮明的推理作品。作者擅長描繪女性和孩童的人生如何受人宰制——特別是他們在法政社福這類看似正義的體制中所受的宰制。 兩位主角記者和駭客分別用體制內和體制外的方法解決謎題,這個巧妙的設計更突顯出體制的失能。全書節奏明快,是兼具趣味性和社會反思的作品!——康庭瑜(政治大學新聞系助理教授) 有時候會驚喜於自己還是會在一個標準類型化的英雄故事設定裡,無法自拔地投入。我想那是因為文字說出了我們內心的晦暗,以及對於在晦暗中依然能夠以獨我的姿態贏得正義的自己,那不曾真正消失的憧憬。能夠做到這樣的文字,是好文字吧。——鄭宜農(音樂家、創作人) 這是一本令人懸念不已的小說。情節複雜卻極有條理,如電影一般,不停交錯各個角色觀點,剪接乾脆引人入勝。人物刻畫真實細膩,讓我能感同身受不停切換進入每個角色的內心世界,不時地心碎難受,卻又感到如此的美好。——吳可熙(演員) 文字敘述依舊生動如影像,閱讀莎蘭德總似曾相識,如一朵開了會碎的花,從電影到書籍每集的喜愛,喜歡到能夠跟她分享我的明天。人生猶如起伏的鋼索,充滿驚喜。——溫貞菱(演員) 大膽神展開,情節奔騰猶如活物。——《每日郵報》 拉格朗茲再度交出精采的千禧系列故事,他以千折百轉的情節打造出這個繁複又華麗的懸疑故事。這回要幫讀者刨出莎蘭德龍紋身的背後秘密。——《出版人週刊》 【千禧系列介紹 】 Millennium 《龍紋身的女孩》 MÄN SOM HATAR KVINNOR 她是合法獵物:破舊皮衣、眉穿環、身刺青、毫無社會地位。 因此她的選擇一如既往——自己的問題自己解決! 《玩火的女孩》 FLICKAN SOM LEKTE MED ELDEN 她發現阻止恐懼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幻想一些能帶來力量的事物, 於是她閉上眼睛,想像汽油的味道…… 《直搗蜂窩的女孩》 LUFTSLOTTET SOM SPRÄNGDES 這一切都不是她的錯,但葬送的卻是她的人生。 於是,她決定全面反擊,要始作俑者付出代價! 《蜘蛛網中的女孩》 DET SOM INTE DÖDAR OSS 縱使敵人熟知她一切技術, 卻不知她的最終武器是——不要命的勇氣。 《以眼還眼的女孩》 MANNEN SOM SÖKTE SIN SKUGGA 心神紊亂的剎那,她要自己鎮定,一次只專注一件事。 首先要找出真相,然後報仇。

內文試閱

  莉絲.莎蘭德在健身房沖完澡正要回舍房,在走廊上被分區主任攔下。阿勒瓦.歐森一面比手畫腳揮舞一疊紙張,一面哇啦哇啦說個不停,偏偏莎蘭德一個字也聽不見。因為現在是晚上七點半。      這是富羅博加監獄最危險的時刻。每天到了晚上七點半,貨運列車會轟隆隆駛過,震得牆壁晃動、鑰匙喀嗒喀嗒響,到處瀰漫著汗水與香水味。最惡劣的霸凌事件都在這個時間發生,既有火車噪音掩飾,又恰好是舍房關門前一片混亂的狀況。這個時候,莎蘭德的目光總會在各囚室間前後游移,因此會注意到法黎雅.卡齊,恐怕並非偶然。      法黎雅是個年輕貌美的孟加拉人,此時正坐在自己的囚室內。從莎蘭德與歐森所站之處,就只能看見她的臉。有人在掌摑法黎雅,只見她的頭左右甩動,不過打的力道不算太大,有種近乎例行公事的味道。從法黎雅受辱的表情可以明顯看出,霸凌的情況持續已久,也斷了她抵抗的念頭。      沒有人伸出援手試圖阻止,而法黎雅眼中毫無訝異之色,只有一種沉默、黯然的恐懼。這種懼怕是她生活的一部分。光是端詳她的臉,莎蘭德便看得出來。這與她幾週來在監獄觀察的結果相符。      「你能不能去看看?」她指向法黎雅的舍房說。      但等到歐森轉頭去看,已經結束了。莎蘭德隨即隱身入自己的舍房,關上門。她可以聽到走廊上有說話聲與模糊的笑聲,外頭的貨運列車空隆空隆駛過,撼動著牆壁。她站在晶亮的水槽與窄床前,書架和桌上凌亂散布著她演算量子力學的紙張。要不要再來研究一下迴圈量子重力論?這時她發覺自己手上拿著什麼東西,低頭去看。      原來是方才歐森揮舞的那疊紙,她終究忍不住一絲好奇看了一下。不料只是一份無聊的智力測驗,封面頁上還留有一圈圈咖啡杯的印痕。荒謬。她最討厭被鞭策、被評量了。      她鬆開手,測驗紙落在水泥地面,散成扇形,暫時被拋到腦後,她的思緒又回到法黎雅身上。莎蘭德沒看見打她的人,但那人是誰,她心知肚明。起初莎蘭德對監獄生活絲毫不感興趣,但儘管百般不願意,她還是被牽扯進去,並一一解讀出各種看得見與看不見的信號。如今她已知道發號施令的人是誰。      這裡是高度戒護的B區,被認為是整座監獄最安全的地方,在訪客看來或許也是如此。這裡的警衛、監控設施與矯正課程,比監獄裡其他任何地方都來得多,但只要稍微仔細觀察就會發現一種腐敗氛圍。警衛會裝模作樣、展現權威,甚至會假裝關懷,其實全是一群失去掌控權的懦夫,他們已經將權力讓給主要的對手,也就是幫派頭目貝尼托.安德森與其手下爪牙。      白日裡,貝尼托保持低調,一舉一動有如模範受刑人,但用過晚餐,到了受刑人運動與面會的時間,她就接管了。每天到這個時間,入夜後牢門臨上鎖前,她的恐怖統治便毋庸置疑地展開了。囚犯在舍房間信步走動,低聲作出威脅與承諾,往往一邊是貝尼托的幫眾,另一邊則是受害者。 ▲▲▲      莎蘭德鋃鐺入獄的事實引發不小的公憤,但情勢對她大大不利,加上她也不怎麼積極爭取。在她看來這段插曲十分荒謬,卻又覺得在牢裡和在其他地方也沒什麼兩樣。      在法蘭斯.鮑德教授遭謀害後所發展出的一連串戲劇性事件中,莎蘭德因為非法使用他人財物並危害他人安全,遭判刑兩個月。當時她自作主張藏匿了教授患有自閉症的八歲兒子,又拒絕配合警察辦案,因為她認為警方的調查情報外洩——她會這麼想不無道理。她竭力拯救孩子性命的英勇之舉,誰都沒有異議。儘管如此,檢察長李察.埃克斯壯仍以卓絕的說服力主導這場訴訟案,雖然有一名非職業法官持不同意見,最終法庭仍判她有罪。莎蘭德的辯護律師安妮卡.賈尼尼表現得可圈可點,只可惜當事人幾乎沒有提供協助,因此到頭來莎蘭德根本毫無勝算。審判過程中,她從頭到尾都沉著臉不發一語,判決後也不肯上訴,一心只希望整件事盡快了結。      起初她被送到開放式監獄畢永耶達農場,過得相當自由。後來傳出新訊息,說有人打算對她不利。就她樹敵無數的情形看來,這也完全不令人意外,於是她便移監至富羅博加的高度戒護區。      與瑞典最惡名昭彰的女罪犯共處一室,對莎蘭德來說不是問題。她身旁不時都有警衛環伺,而且這個舍房區已經多年未發生傷害或暴力事件。另外根據資料顯示,出獄後重返社會的更生人數也頗為可觀。只不過這些都是在貝尼托.安德森到來之前的統計數據。 ▲▲▲      打從抵達監獄那天起,莎蘭德便面臨各式各樣的挑釁。她不只是因為媒體曝光度高而備受矚目的知名囚犯,在黑社會裡的傳聞更是沸沸揚揚。就在幾天前,貝尼托才塞給她一張字條寫著:「朋友還是敵人?」一分鐘後莎蘭德就把字條丟了——她還是在經過五十八秒後才勉強看了一眼。      她對於權力鬥爭或拉幫結派都不感興趣,只是專心地觀察與學習,如今她覺得已經學得夠多了。她茫然注視著書架,架上滿滿都是她入獄前預訂的量子場論相關文獻。左手邊的櫥櫃裡有兩套換洗的囚服,上面全印有監獄名稱的縮寫,另外還有幾件內衣褲和兩雙球鞋。牆上空無一物,沒有一丁點關於外界生活的提示。她對囚室環境毫不在意,一如她毫不在意菲斯卡街的住家環境。      走道上的囚室門一一關上,對莎蘭德而言,這通常意味著些許自由。當噪音逐漸消停,她便能渾然忘我地埋首於數學,試圖將量子力學與相對論結合起來。但是今晚不同。她感到憤怒難耐,而且不只是因為法黎雅的受虐或是獄方的貪腐無度。      她不斷回想起六天前潘格蘭前來探監的情形——當年法院判定她沒有能力照顧自己的時候,監護人就是他。這趟探監之行可謂勞師動眾。潘格蘭現在完全仰賴居家照護,幾乎從不踏出利里葉島區的公寓一步。但這次他意志堅定,坐在輪椅上,戴著氧氣罩發出咻咻呼吸聲搭乘由社會局補助的交通工具前來。莎蘭德很高興能見到他。      她與潘格蘭回憶著往事,他變得多愁善感。但特別就是有一件事讓莎蘭德掛心。潘格蘭告訴她有一個名叫瑪伊布莉特.杜芮的女人去找他。她曾經在莎蘭德住過的聖史蒂芬兒童精神病院當秘書,因為在報上看到關於莎蘭德的報導,便帶了一些文件去找潘格蘭,相信他應該會有興趣。據潘格蘭說,文件內容多半還是同樣描述莎蘭德住院時如何被綁在床上、如何遭受慘無人道的精神虐待等等恐怖經歷。「沒有什麼需要讓妳看的。」他這麼說。不過肯定有特別之處,因為潘格蘭問起她的龍紋刺青和那個有胎記的女人,他說:      「她不是資料管理處的人嗎?」      「什麼資料管理處?」      「就是在烏普沙拉的遺傳與社會環境研究資料管理處。我好像在哪裡讀到過。」      「八成是在那些新的資料文件裡吧?」她說。      「是嗎?大概是我搞混了。」      應該是。潘格蘭年紀大了。只是這席話卡在莎蘭德心裡,無論是下午在健身房練打速度球,或是早上參加陶藝工作坊課程,都讓她心思不得清靜。此刻她站在舍房內看著地板,依然為這件事困擾不已。      不知怎的,散落在水泥地上的智商測驗似乎不再毫無意義,反而成了她與潘格蘭對話的延續。莎蘭德有一度無法理解為什麼,隨後才想起當時那個有胎記的女人讓她做了各式各樣的測驗。測驗到最後她們總會吵起架來,然後年僅六歲的莎蘭德就會逃跑,遁入夜色中。      不過這些回憶中最令她感受深刻的並不是測驗或逃跑,而是她愈來愈懷疑關於自己的童年,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是她不了解的。她知道她必須查出更多訊息來。 沒錯,她很快就能回到外面的世界,想做什麼就做什麼。但她也知道自己有能力影響分區主任歐森。他已經不是第一次選擇對霸凌的情況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他管理的舍房區雖然仍是全監獄的榮耀,道德卻已日漸敗壞。莎蘭德猜想應該有辦法讓歐森提供她其他囚犯得不到的待遇——使用網路。      她聆聽著走廊上的聲響。可以聽到低聲的咒罵,還可以聽到一道道門砰然關閉、鑰匙喀喇喀喇作響,以及漸行漸遠的清脆腳步聲。接著寂靜降臨,唯一只剩空調設備還發出聲音。空調壞了,空氣悶得讓人難受,機器卻依然轟隆隆響個不停。莎蘭德望向地上的紙張,心裡想著貝尼托、法黎雅和歐森——還有那個咽喉處有火吻胎記的女人。      她彎身拾起測驗紙,坐到桌前,草草寫了幾個答案,然後按下鐵門旁的對講機按鈕。響了好一會之後,歐森接了起來,聲音顯得緊張。她說有事要馬上找他談。 「很重要。」她說。      ▲▲▲      歐森對自己為每位受刑人擬定的計畫感到十分自豪。沒有人是無條件地被分派工作,每個囚犯都有自己的時程,依個人問題與需求而異。有些受刑人利用全部或部分時間進修,並接受就業輔導;有些人進行矯正計畫,並與心理醫師及諮商師會談。從莎蘭德的檔案看來,應該給她一個完成學業的機會。她沒上過中學,甚至連小學也沒畢業,而且除了在一間保全公司短暫工作過一陣子,似乎沒有任何正式的工作經驗。她與權勢階級紛爭不斷,這卻是第一次被判刑坐牢。其實,大可以當她是遊手好閒不必理會,但實際情況顯然不是如此,不只是因為某間晚報將她描述為某種動作派英雄,還因為她的整體外觀,以及一個特別的插曲令他耿耿於懷。      這段插曲是過去一年來,在他的舍房區裡,唯一令人驚訝的正面事件。事情發生在幾天前,餐廳裡剛結束晚飯,但時間還早。當時是下午五點,外面下著雨。囚犯已經收拾完杯盤,也洗好了餐具,歐森則一直獨自坐在水槽邊的椅子上。這裡其實沒他的事;他與同僚在監獄的另一個地方用餐,餐廳是交由受刑人全權處理。約瑟芬和蒂娜(兩人都是貝尼托的同夥)被賦予特權,負責餐點的供應。她們有專門的預算,可自行訂購食物,要負責維持餐廳整潔,還要確保人人都能吃飽。在監獄裡,食物代表了力量,所以貝尼托之流的人分到更多食物的情況在所難免。正因如此,歐森才想留意一下廚房,何況全舍房區唯一一把刀也放在廚房裡。刀不鋒利,還用鋼絲繫著,但仍可能造成傷害。事發當天,他不時轉頭看看刀子,一面試著做點功課。      歐森一心一意想離開富羅博加,想找一份好一點的工作。可是一個沒有大學學位又只在監獄服務過的人,選擇實在有限。他申請了一堂工商管理的函授課程,現在——空氣中仍殘留著馬鈴薯煎餅加果醬氣味的現在——他正準備開始研讀證券市場的選擇權定價,但他對此一知半解,教學手冊裡的練習題該怎麼做也毫無頭緒。就在這時候,莎蘭德正好進來想再拿點吃的。      她盯著地板看,臉色顯得陰沉冷漠。歐森不想再白費力氣和她拉關係,省得自己出醜,便繼續做他的計算題。他擦掉幾個答案後潦草地修正,她顯然看不下去,隨即走上前來怒目而視,讓他尷尬不已。她已經不是第一次讓他感到尷尬。他正要起身回辦公室,莎蘭德忽然抓起鉛筆,在他書上草草寫了幾個數字。 「現在的市場波動那麼大,布萊克—休斯公式根本是被高估的廢話。」她說完逕自走開,彷彿當他不存在。 ▲▲▲      當晚稍後,當他坐到電腦前,才發覺她不僅在一眨眼間寫出正確答案,還以一種油然而生的權威感,將一個榮獲諾貝爾獎的評估衍生性金融商品模型批得一文不值。這種感覺不同於他平日在舍房區裡所感受的羞辱與挫敗。他夢想著他和她能從此產生連繫,說不定這甚至是她人生中的轉捩點,讓她認知到自己是多麼的才能出眾。      關於下一步,他思考良久。該怎麼做才能激發她的動力?他忽然靈機一動:智商測驗。他辦公室裡有一疊舊的測驗紙,是多位法醫精神科醫師經過診斷後,用來評估貝尼托可能罹患的精神病、情緒失讀症與自戀症(以及其他不管是什麼精神疾病)的嚴重程度。      歐森自行做了幾項評估測試,得出一個結論:像莎蘭德這麼輕而易舉就能解答數學題的人,測驗結果理應不錯。誰知道呢?說不定做完測驗真能讓她有什麼心得。於是他找了個自認為適當的時間,在走廊上等她。他甚至想像自己看見了她臉上綻放出開朗的神情,並給她一點讚賞。他有十足把握已經了解她了。      她從他手上取過紙張。就在此時列車轟隆隆駛過,眼看她身體變得僵硬,眼神跟著黯淡下來,他只能結結巴巴,任由她轉身離去。他命令同仁將舍房上鎖,自己則走進他位在所謂的管理區域、一道厚重玻璃門後面的辦公室。所有工作人員中,只有歐森有專屬辦公室。這裡的窗戶俯瞰運動場及其四周的鋼鐵圍欄和灰色水泥牆。室內面積比牢房大不了多少,氣氛也沒有比較令人愉悅,但的確有一台可以上網的電腦和兩台監視器,還有幾樣小東西讓人稍感溫馨。      現在時間晚上七點四十五分。牢房都上鎖了。列車已經走遠,朝斯德哥爾摩急馳而去,同事們都坐在咖啡休息室閒聊,他自己正在寫監獄生活的日誌。這麼做並未讓他好過些,因為日誌裡記錄的已不完全是事實。他抬頭望向告示板,看著葳妲和他母親的照片,母親去世至今已經四年了。      外頭的花園在監獄這片不毛之地中,宛如一座綠洲。天上一朵雲也沒有。他看看手錶,該打電話回家跟葳妲說晚安了。他才剛拿起話筒,對講機警報器就響了,螢幕顯示是七號房打來的,莎蘭德的舍房,他不禁又好奇又焦慮。受刑人都知道不能沒事打擾工作人員,莎蘭德從未使用過這個警報器,他也不覺得她是個愛抱怨的人。難道發生什麼事了?      他對著對講機開口。「有什麼事?」      「你過來。有重要的事。」      「什麼事這麼重要?」      「你不是讓我做智商測驗嗎?」      「對,我想妳會做得很好。」      「你可以幫我對答案嗎?」      歐森再次看看手錶。她該不會已經寫完試題了吧?      「等到明天吧。」他說:「這樣妳就有時間更仔細地檢查答案了。」      「這樣好像在作弊,我等於占了便宜,不公平。」她說。      「那好吧,我過來。」他停頓一下才說。      他為什麼會答應?話一出口他立刻暗忖自己是否太過魯莽。但話說回來,他是多麼渴望這個測驗對她產生激勵作用,若是不去他恐怕會後悔。      他從辦公桌右手邊最下方抽屜取出解答頁,確認儀容端正後,用自己的晶片卡與個人密碼打開通往最高戒護區的安全門。走在走廊上,他往上瞄一眼天花板的黑色攝影機,並沿著腰帶摸了摸。辣椒噴霧器與警棍、他的鑰匙串和無線電對講機,外加裝有警報按鈕的灰盒子。他或許是無可救藥的理想主義者,卻不天真。囚犯裝腔作勢地逢迎、懇求,可能只是想設法讓你失去僅剩的一切。歐森向來都會提高警覺。      接近舍房時,他愈發焦慮。也許應該按規定,帶一名同事同行。不管莎蘭德有多聰明,都不可能這麼快就一口氣寫完試卷。她肯定另有所謀——此時的他對這點深信不疑。他打開房門上的小窗往裡看,莎蘭德就站在書桌旁對他露出微笑,或是類似微笑的表情,讓他謹慎之餘又恢復些許樂觀。      「好,我要進來了。保持妳的距離。」      他打開門鎖,依然防備著萬一,然而什麼事也沒有。莎蘭德動也沒動。      「怎麼樣?」他問道。      「很有趣的測驗。」她說:「可以幫我改一改嗎?」      「答案就在這裡。」他揮揮解答頁,接著又說:「妳真的寫得很快,所以萬一結果不如預期也不必失望。」      他試探地咧開嘴笑一笑,她也再度微笑,但這回讓他感到不安。她似乎在打量他,他不喜歡她那副像在盤算什麼的眼神。她有什麼陰謀?若說她在醞釀某種邪惡計畫,他一點也不驚訝。但反過來看,她又瘦又小,他體型魁梧得多,又有武裝,還受過處理緊急狀況的訓練。一定不會有危險的。      他略帶疑慮從莎蘭德手上接過測驗卷,不自然地笑了笑,一面迅速地瞄答案一面留意著她。也許根本沒什麼好擔心的。她充滿期待地看著他,彷彿在說:我很厲害吧?     

作者資料

大衛.拉格朗茲(David Lagercrantz)

從犯罪報導進入人物深度刻劃,傳記作品銷售速度超越哈利波特 歌德堡記者學校畢業後,進入全國發行的《快遞報》,專責犯罪報導。1988年震驚瑞典的三屍命案在他細膩耙梳下,寫成精采的犯罪報導文學。拉格朗茲擅長刻畫孤高不隨俗流的特立獨行人物,能找出與各年齡層讀者溝通的頻道和語彙。他撰寫的傳記廣受好評,無論冒險家、發明家,都在他高度的好奇與理解中,呈現出傳主對抗與奮鬥過程的豐沛能量。他結合傳記與說故事功力,寫出以英國密碼學家圖靈為本的懸疑小說《Fall of Man in Wilmslow》,深具突破性的觀點引發熱烈迴響。 2011年,拉格朗茲與瑞典頂級足球明星合作撰寫傳記《I am Zlatan》,在當地大獲好評,吸引原本只看螢幕不看紙本的年輕讀者,兩個月內狂賣50萬冊,更突破國界,售出30餘國版權;更打破慣例,以運動員傳記入圍瑞典最具威望的奧古斯都文學獎,並闖入全球獎金最高的「威廉希爾年度運動好書獎」決選。此書贏得年度銷售冠軍並不意外,但超越「哈利波特」系列最後一集、贏過賈伯斯傳的銷售速度,著實震撼全球。 肩負寫回莎蘭德的重責大任 2013年,出版《龍紋身的女孩》系列作品的Norstedts出版社,與已故作家史迪格.拉森的遺產管理人共同宣布由拉格朗茲接下續寫大任。他在創作過程中展現高度熱情,更大膽向出版社宣告:「我是為此而生,這個任務沒人能做得比我更好。」書稿完成後,瑞典出版社以加密方式提供給全球46國的出版夥伴,接連而來的熱情迴響肯定了拉格朗茲的努力,無人不興奮於天才女駭客莎蘭德的回歸。2015年8月,《蜘蛛網中的女孩》英文版與瑞典版在全球矚目中同步出版,讀者隨著女駭客與調查記者的冒險腳步而亢奮,短短三個月內全球銷量突破350萬冊,各國暢銷榜、年度書單都出現了莎蘭德的身影。瑞典出版社也隨即宣布,拉格朗茲將繼續負責第五、六集的續寫任務。 作者網頁:www.davidlagercrantz.se

基本資料

作者:大衛.拉格朗茲(David Lagercrantz) 譯者:顏湘如 出版社:寂寞 書系:Cool 出版日期:2018-09-01 ISBN:9789869601832 城邦書號:A1750046 規格:平裝 / 單色 / 400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