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散落星河的記憶:第一部【迷失】(上下卷不分售)
left
right
  • 庫存 = 4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散落星河的記憶:第一部【迷失】(上下卷不分售)

  • 作者:桐華
  • 出版社:野人出版
  • 出版日期:2017-08-30
  • 定價:500元
  • 優惠價:85折 425元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內容簡介

《步步驚心》《大漠謠》作者、影視製作人 桐華 披著科幻皮的言情,一次新的嘗試。 一個基因純粹的女子和攜帶異種基因的男人, 在進化的十字路口, 誰是誰的棋子?誰又偷了誰的人生?我愛的你,是你嗎? 「西元」是古地球時代的紀年,「蘋果」更列為珍稀古生物…… 古地球時代,流行過整容;而星際時代,流行的是修改基因,獲得美貌、力量、健康,甚至壽命。此時代人類平均壽命雖高達300多歲,但也面臨基因穩定性變差、怪病叢生、後代繁衍困難等問題……人類開始透過各種科學研究、通婚,希望藉由「純粹基因」修補「多重改造基因」! 奧丁聯邦,一個由基因突變的「異種」組成的國家,靠著精妙絕倫的高科技和醫學技術,將那些人體突變掩飾下來。表面上,大家都是俊男美女,任何傷害都能百分百復原,可誰也無法預料那些被壓抑的突變體,什麼時候會突然大暴走,變成失去人性、獸性大發的「獸人」,除了殺戮,眼中什麼都看不見。 一個不知過去、沒有未來的女子,在生死交關之際,選擇了「苟活」,成為即將遠嫁奧丁聯邦公爵的假公主洛倫,陰錯陽差愛上了千旭,一個隨時可能變成「獸人」、基因不穩定的軍人。為了他,她努力進修,考取初級醫師執照,進入研究機構工作,希望可以成為優秀的基因修復師,治好他的基因缺陷。 與她始終維持表面夫妻關係的公爵辰砂,看似冷漠無感,實則漸生情愫,默默在背後守護著她,甚至答應離婚,好讓她與千旭有情人終成眷屬。 只是,不管是在遙遠的過去,還是高科技的未來,老天似乎總要給戀愛中的人多幾分磨難與考驗—— 千旭體內的不穩定基因爆發了,在洛倫面前變成嗜血異獸,洛倫能夠喚醒他的人性,和他雙宿雙飛嗎? 辰砂這個名義上的丈夫,能和妻子重新來過,成為真正的夫妻嗎? 知道假公主洛倫身分的穆醫生,十年後以最強星際傭兵團首領的身分再度現身,他的目的究竟何在?假洛倫最後將何去何從? ———————— 十年來的相知,讓千旭放膽去愛, 十年來的共處,讓辰砂冰山漸融, 十年來的安逸,讓洛倫幾乎忘了有個知道她真實身分的他! ———————— 【人物介紹】 假公主洛倫 一個不知自己是誰、從何而來的女子,在誤闖阿爾帝國禁區被捕後,因身分不詳、非法潛入,遭判危害帝國安全罪並施以「無痛死刑」,因而和執行死刑的穆醫生交換條件,代替公主洛倫出嫁到戰勝國——異種人組成的奧丁聯邦,從此展開一段不可思議的異邦生活與奇妙經歷。 辰砂 奧丁聯邦七公爵之一,是軍隊指揮官,因抽中「籤王」,奉命和洛倫結婚。雖然外表俊美,個性卻很冷漠,幾乎不見笑容。洛倫對他也沒什麼好感,兩人很有默契的維持著假夫妻的關係長達十年之久。然而在這十年中,辰砂似乎漸漸對洛倫產生情愫,即使他明知洛倫喜歡的是別人…… 穆醫生 阿爾帝國的軍醫,與阿爾帝國公主洛倫相戀。當洛倫被指派做為帝國戰敗的犧牲品而遠嫁奧丁聯邦時,他利用一切可運用的資源和管道,與女死刑犯達成協議,讓她前往奧丁聯邦代嫁,自己則與情人詐死脫逃。在假洛倫公主待在奧丁聯邦的十年間,他組成最強的星際傭兵團——龍血兵團,並準備回過頭來對假洛倫公主不利…… 千旭 奧丁聯邦的軍人,為自己的異種基因而苦,隨時都有可能變成毫無人性的半人獸。洛倫第一次和他在研究機構相遇,刻意隱瞞自己的身分,與他交談,之後兩人感情逐漸升溫。洛倫為了他而進修,想成為基因修復師,並且努力鍛鍊自己,提升能力等級,甚至不惜向辰砂提出離婚要求,但一次險惡的襲擊公主行動,讓他徹底變成恐怖的野獸,兩人的戀情,能否繼續下去? 封林 奧丁聯邦的七公爵之一,也是七位公爵中唯一的女性,主管聯邦的科研和教育,洛倫和她成為好朋友。洛倫在取得初級醫師執照後,到封林的研究院裡擔任中級研究員。然而封林似乎有著不可告人的祕密,和龍血兵團之間存在某種祕密合作關係…… 紫宴 奧丁聯邦的七公爵之一,資訊安全部部長,負責情報蒐集和維護國家安全,簡而言之就是間諜頭子。雖然長得俊美、生性風流,實際卻心狠手辣、毫不留情。他是對遠嫁而來的洛倫最熱情關照的一位,但似乎帶有某種目的…… 執政官 因為基因異變而帶著一副面具,全身包裹著不露出一寸肌膚,給人一種莫測高深又無法親近的感覺。他第一次出現時,帶給洛倫很大的震撼,但在後來的許多關鍵時刻,幫了洛倫很多的忙。

目錄

上卷 楔子 【Chapter 1 異星婚禮】 在各種各樣的目光中,她的手固執地伸著,臉上的笑顯得很輕飄,像是水中月影,似乎輕輕一碰就會隨著漣漪的蕩起碎掉,但又會隨著漣漪的平復依舊存在。 【Chapter 2 第一個朋友】 即使命運是千里荒漠,她也希望自己能像堅韌的駱駝一樣,一步一步,慢慢地尋找到一片屬於自己的綠洲。 【Chapter 3 我到底是誰】 死亡很恐怖,可比死亡恐怖一萬倍的是不知道自己是誰,不知道自己在哪裡,什麼都不明白地孤獨死去。 【Chapter 4 被遺棄的人】 在荒原上孤零零一個人跋涉時,以為只要找到人就好了,可原來即使置身人群中,她仍然是被遺棄的人。 【Chapter 5 希望總是要有的】 也許有一天,我會像你們一樣,找到一份喜歡的工作,有幾個能交心的朋友,知道阿麗卡塔哪裡好玩,哪裡不好玩,像一個真正的奧丁公民那樣在這個星球生活。 【Chapter 6 選擇】 能隨心所欲,率性而為的人,值得羨慕欣賞,但現實功利地選擇自己所需的人,也沒有任何錯。 【Chapter 7 意外刺殺】 他坐在那裡,明明身處喧鬧的人群,卻好像獨自一個坐在冰冷的雪山之巔,看著眾生百態在他面前上演。 【Chapter 8 生活總有變數】 這才是攀岩最美妙誘人的地方,就像是人生,永遠都沒有辦法計畫,總是會有意料不到的變故。 【Chapter 9 這就是我】 一顆藏起來的心不可能真正靠近另一顆心,就像是一雙捂著的眼睛永不可能看清楚另一雙眼睛。 下卷 【Chapter 10 有我在,不要怕】 她以為洛倫公主已經永遠消失在茫茫星海,永遠不可能再出現時,真的洛倫公主竟然出現了。 【Chapter 11 在一起就好】 四周林立的巨石像一個個猙獰怪獸,但是他的手安全可靠,只要跟隨他,就好像走在一條春光爛漫、鮮花盛開的錦繡大道上。 【Chapter 12 我想我很愛你】 愛情就像生命的誕生,是無數個偶然交織成的必然,無數個也許導致的注定。一旦發生,就沒有如果,只有結果。 【Chapter 13 從天堂到地獄】 這麼多年過去後,她依舊是獨自一人行走在荒原上,依舊固執倔強,依舊茫然無助,也依舊無依無靠。 【Chapter 14 為你活下去】 世間沒有什麼可以永恆,但思念會纏綿入骨,與生命同在,直到呼吸停止。 【Chapter 15 我們離婚吧】 明明藍天白雲、陽光燦爛,卻沒有一絲溫暖的感覺,岩林裡風沙漫天、暗無天日,卻有人相依相偎,溫暖盈心。 【Chapter 16 心動的感覺】 明明是耳朵被柔軟的氣息輕拂,卻是心尖在發癢。從沒有經歷過的古怪滋味,辰砂不自禁地往後躲了一下。 【Chapter 17 久別重逢】 洛倫渾身發冷,想要推開他,卻像是被噩夢魘住,身體僵硬,一動都動不了。 【Chapter 18 每個人都有祕密】 那些生命裡經歷過的歡笑、悲傷,被貯藏在人類的大腦裡,明明沒有絲毫重量,渺小若塵埃,卻比滿天星辰更閃耀璀璨,能讓生命無比豐盈。 【Chapter 19 絕地復仇】 那些丟失的記憶,曾經心心念念想要找回來,現在卻害怕它們的出現。

內文試閱

  楔子      我是誰?      我從哪裡來?      我要去哪裡?      據說,這三個問題是哲學家關於生命的終極思考,從古地球的西元紀年一直思考到星際時代的星雲紀年,依舊沒有答案。      如果,只按照字面意義,一般人還是可以輕鬆地回答這三個問題,但是,一身囚衣、站在法庭上、作為軍事重犯的我,無法回答。      六天前,在一片稀疏枯黃的灌木叢中,我睜開了眼睛。      穿著髒兮兮的長裙,站在荒原上,眺望著茫茫四野,腦子裡一片空白,竟然什麼都想不起來。      不知道自己是誰,不知道自己從哪裡來,更不知道自己要去哪裡。      「喂——」      「有人嗎——」      我一遍遍用力大叫,可除了風吹過灌木叢的嗚鳴聲,再沒有其他聲音,就好像天地間只剩下我一個。      我隨便選了一個方向,茫然惶恐地走著,希望能看到一個人。      但是,走了整整三天三夜,沒有遇見一個人。      我又累又餓,又恐懼又絕望,突然,看到不遠處的山坡上有一株蘋果樹,樹幹嶙峋、枝葉枯黃,卻結了幾個紅豔豔的果實。      我跌跌撞撞地衝過去,摘下蘋果,狼吞虎嚥地吃起來。      剛剛吃下半個蘋果,頭頂傳來轟鳴聲。      循聲望去,一艘飛艇停在半空,全副武裝的士兵舉槍對準我。      我嘴裡咬著還剩下的一半蘋果,手裡拿著另一個蘋果,舉起了手。      因為盜竊基因罪,我被關進了監獄。      據說那株蘋果樹是來自古地球的品種,基因十分珍貴。阿爾帝國特意模仿古地球的生態環境,把G9737衛星建造成基因研究基地,專門研究古生物基因,是帝國的科研重地,守衛十分森嚴。      鑑於「人贓俱獲」,我只能認罪。      如果只是盜竊基因罪,大概判刑一百多年,和人類平均三百多歲的壽命相比,不算是令人絕望的懲罰。      但是,我還沒有身分。      阿爾帝國的公民一出生就會做基因檢測,獲得屬於自己的身分碼,一枚小小的晶片,可植入肌膚,也可以放在自己隨身攜帶的個人終端機裡。讀書、工作、生活,甚至移民其他星國,都需要這枚身分晶片,但我身上卻沒有任何可以識別身分的東西。      法官下令為我做一個基礎基因檢測,用來查找我的身分。      最終,帝國智腦給出的搜索結果是:查無此人。      一個根本不應該存在於阿爾帝國星域內的人,竟然出現在堪比軍事禁地的科研重地中,合理的解釋是什麼?      我的身分從不知名的帝國公民變成了用非法手段祕密潛入科研禁地的他國間諜,罪名從盜竊基因罪變成了危害帝國安全罪。      「……根據所犯罪行,本庭宣判對非法潛入G9737基地的無名女士執行第777條刑罰,不刺激心理恐懼、不引發生理不適、終止所有生命特徵……」      我反應了一瞬,才明白宣判結果是「無痛死刑」。      基於眼前的事實,這應該算是一個公允的人道主義審判,但是,作為即將被處死的當事人,我覺得很冤枉。      ————•————•————      獄警押著我走進一個房間,不是這幾天待的囚室。米色的房間裡擺放著幾盆綠色植物,中間有一張小小的餐桌,上面放著熱氣騰騰的飯菜,顯得十分溫馨。      一個穿著白色軍醫制服的英俊男人,很紳士地展了展手,表示邀請,「你好,我是穆醫生,這是為你準備的晚飯,希望你喜歡。」      我一言不發地坐到餐桌前,埋頭苦吃。      味同嚼蠟,根本不知道吃進嘴裡的是什麼味道。想到十幾個小時後,我即將被執行「無痛死刑」,而我連自己究竟是誰都不知道,不禁悲從中來,眼淚不受控制地滾滾而落。      穆醫生走過來,坐在我的對面。      也許心裡太過難受,我忍不住傾訴道:「我真的只是太餓了,想吃兩個蘋果,根本不知道它那麼珍稀。」      「你認識它叫蘋果,卻不知道它珍稀?」穆醫生嘴角含著嘲諷的笑。      我擦著眼淚,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連著幾天的審判,我已經知道偷吃的蘋果在市面上根本看不見,現在被叫做蘋果的水果,和古蘋果的樣子差異很大。某種意義上,我偷吃的蘋果算是古生物,不是研究古生物學的人壓根不可能認識。      穆醫生身體前傾,目光灼灼地盯著我,「你是誰,怎麼潛進基地的,目的是什麼,我不關心,我來是和你做一個交易。」      我困惑地問:「你是誰?」      他微微一笑,慢悠悠地說:「穆醫生,負責執行你的死刑,確保行刑過程不刺激你心理恐懼,不引發你生理不適。」      我不自禁地打了個寒戰,「什麼交易?」      「我保住你的命,你代替我的女朋友嫁給她的未婚夫。」      他的女朋友的未婚夫,不就是他嗎?他要我嫁給他?      我震驚地看著穆醫生,穆醫生不悅地皺眉。      我反應過來:未婚夫並不是男朋友!這不就是典型的「女朋友結婚了,新郎不是我」的戲碼嗎?      「好!成交!」絕處逢生,我生怕他反悔,一口答應。      穆醫生說:「你不需要瞭解一下情況再做決定嗎?」      我苦澀地說:「我有選擇嗎?一邊是死亡,一邊只是嫁人,不管嫁的人再醜陋不堪、窮凶極惡,都至少保住了命。」      穆醫生風度翩翩地站起,伸出手。      我禮貌地握住他的手。「合作愉快!」正要縮回手時,穆醫生猛地一用力,抓住了我。      「如果你敢欺騙我,我終止你生命的方式一定不是無痛的。」他眼神犀利、語氣森寒,幾乎要捏斷我的手。      我忍著鑽心的疼痛,努力用最真誠的表情看著他,「所謂合作愉快就是你遵守契約,我也遵守契約。」      穆醫生面色緩和,正式地握了握我的手,「合作愉快!」      ————•————•————      我連夜看完穆醫生留下的資料後,終於明白了自己將要面臨的情況。      穆醫生的女朋友叫洛倫,是阿爾帝國英仙皇室的公主。      在幾個月前爭奪資源星的戰役中,阿爾帝國輸給了奧丁聯邦,請求停戰。      奧丁聯邦同意停戰,並且願意割讓一顆資源星給阿爾帝國,條件是阿爾帝國出嫁一位公主給奧丁聯邦的公爵。阿爾帝國已經無力再戰,只能接受「共建聯邦和帝國友好未來」的「合理提議」。      奧丁聯邦是由七個自治區和一個中央行政區組成的聯邦共和國,雖然建國歷史不長,卻是星際內威名赫赫的軍事大國,和歷史源遠流長的阿爾帝國聯姻,也算門當戶對。      但是,奧丁聯邦在星際內是一個非常特殊的存在,全星際沒有一個人相信這次的聯姻真的只是「共建聯邦和帝國的友好未來」。      人類在古地球時代就在研究基因,最早是把各種植物基因雜交,用來獲取產量更多、味道更好的果實。漸漸地,基因研究從植物轉向動物,甚至人類,只不過礙於各種法律和道德的限制,研究一直十分節制。      隨著地球的環境惡化、能源枯竭,人類不得不走向星際。      生死存亡時刻,基因研究的大門被徹底打開,人類為了獲取更強壯的體魄、更強大的力量、更多的生存機會,對自己的基因進行了改造。      古地球時代,流行過整容,而在星際初期,流行的是修基因。      人類從剛開始的將信將疑到後來廣泛接受,各種修改基因的機構應運而生,鼓勵人們透過適度的修改基因,去獲得美貌、力量、健康,甚至壽命。      隨著時間流逝,各種修改過的基因彼此交融,誕生了後代,後代又誕生後代,潛藏在基因內的問題漸漸浮現,人類才發現基因修改在增加生存機會的同時,也帶來了一些毀滅性的問題——基因的穩定性變差了,一個身體強壯、無病無痛的人會突然因為基因紊亂而生怪病;人類的生育率減少,繁衍後代變得艱難。      人類開始懷念最天然的基因,各個星國的政府制定了嚴格的法令,禁止修改人類基因的手術。那些因為融合其他物種基因而獲得異常力量的人群,被叫做「攜帶異種基因的人類」,遭受到越來越嚴重的排斥。尤其是那些外在體貌和人類有異的族群,被輕蔑地叫做「異種」,壓根不被當做人類對待,只能從事一些最危險、最低賤的工作。      六百多年前,一些無法忍受的「異種」們反抗了,他們宣布獨立,成立了屬於自己的政府和軍隊,即現在奧丁聯邦的中央行政區。隨後,星星之火成燎原之勢,兩百多年的戰火紛飛中,陸陸續續又有七支大的異種反抗軍成立。      因為同為「異種」,根本利益一致,奧丁聯邦的第一任執政官又是個驚才絕豔的人物,七支反抗軍的首領宣誓服從執政官的統一指揮,七個自治區和中央行政區組成了奧丁聯邦,一個「異種」統治的強大星國誕生。      在全宇宙一百多個大大小小的星國中,奧丁聯邦神祕、強勢,不但影響著整個星際的格局,還影響著所有星國對待「異種」的態度,讓他們至少維持著表面的尊重。      與之相反,阿爾帝國歷史悠久,英仙皇室的血脈源自古地球的東方族群,在漫長的星際開拓時代,因為保守和驕傲,幸運地保持了基因的純粹。因為稀少的「純天然、無汙染」基因,是全星際最受歡迎的婚配基因。      根據阿爾帝國政客們的分析,奧丁聯邦「求娶」阿爾帝國的公主,自然不是英雄思美人,而是完全衝著公主的基因來的;他們應該是想藉由研究公主的基因,修補自己的基因。      任何一個正常的女人都不願嫁給「異種」,更別說還會成為科學怪人手裡的切片研究物。阿爾帝國的公主們紛紛想盡辦法逃避,最後,性格溫婉的洛倫公主不幸被選中了。      不幸公主的萬幸就是有一個好男人,願意不惜一切為她謀畫,擺脫不幸的命運,而我……也算借洛倫公主的光吧!      無論如何,做一棵被圈養研究的蘋果樹,總比人道毀滅強!      ————•————•————      清晨,獄警把我帶到死刑執行室。      帶著面罩、穿著白色工作服的穆醫生已經準備好一切,正在等待我。      我看著各種閃爍著金屬光澤的冰冷器械,心底滿是緊張恐懼。眾目睽睽下,穆醫生真的有辦法救我嗎?      獄警示意我躺到死刑床上去。      死亡就在眼前,可是,我還有太多的疑問和不甘心……我祈求地看向穆醫生。躺下去後,究竟是結束,還是新生?      冰冷的面罩遮住了他的面容,也遮住了他的表情,這一刻,他像是傳說中毫不留情收割人類性命的死神。      「請你配合,這樣大家才能合作愉快。」穆醫生說話的重音落在了「合作愉快」上。      我慢慢鎮靜下來,平躺到床上,盯著天藍色的屋頂。      據說人在臨死時,會想起自己的一生,可我一生的記憶只有七天。在等待死亡時,我腦海裡一直迴響著法庭上法官的質問。      「你是誰?」      「你究竟是怎麼潛入G9737基地的?」      「你有同夥嗎?」      「……」      頸部恍若被蚊蟲叮咬般的刺痛了一下後,我失去了意識。      ————•————•————      再次睜開眼睛時,我已經是洛倫公主,正在往奧丁聯邦的飛船上,穆醫生是隨行的軍隊醫生。      據說,因為洛倫公主極度恐懼出嫁,竟然採用了毀容的幼稚手段去反抗,結果阿爾帝國的皇帝命人把她敲暈,直接打包送上了飛船。      反正路途漫漫,在到達奧丁聯邦前,醫生有足夠的時間把她的臉修補好。      現在的整容手術完全可以把我變成洛倫公主,但穆醫生不喜歡我用他愛的女人的臉,讓我保留了自己的臉。      對外宣稱洛倫公主傷心痛苦下要求改變容貌,整容成了我現在的樣子。      可以大大方方用自己的臉冒充公主,我喜出望外。畢竟我失去了記憶,又丟失了身分,我的外貌已經是我和過去唯一的聯繫了。      「洛倫公主在哪裡?」我好奇地問。      穆醫生警告地盯著我,「你就是洛倫公主,至於……她會是誰,不是你應該關心的問題。」      我是洛倫公主,我是洛倫公主……我默默地催眠著自己。      突然,我想起一件事。      洛倫公主是稀少的純天然基因,我卻來歷不明,一個簡單的基因檢測就會露餡。人盡皆知奧丁聯邦是為了公主的基因才求娶公主的,就算我想盡辦法拖延,也拖延不了多久。      我小心翼翼地問:「奧丁聯邦是想用公主的基因做研究,那當他們發現我是假的後,會怎麼處置我?」      「你的基因很純粹,完全符合他們的要求。」穆醫生的目光古怪,似乎也很納悶,「只要你不犯錯,沒有人起疑,特意去檢測你和阿爾皇室的血緣關係,你可以永遠都是洛倫公主。」      我震驚地瞪著他,完全沒有想到自己的基因居然也是稀有品種。      「看樣子你真的對自己一無所知。」穆醫生自嘲地笑,「如果不是你的基因特殊,我何必冒險救你?」      是啊!如果不是我基因特殊,穆醫生根本沒有必要找我;以他的手段,想找個女人冒充公主,易如反掌。      穆醫生說:「我已經保住了你的命。」      我鄭重地向他行了一禮,「謝謝你的救命之恩,我會履行自己的承諾。」      ————•————•————      我裝作心情不好,整日躲在房間裡,每天只肯見穆醫生。      在他的幫助下,我開始學習做一位公主。      慶幸的是洛倫公主是一個存在感很低的人,父親在她七歲時意外去世,母親在她還沒成年時病逝,身為堂叔的皇帝對她完全不關注,她也很少抛頭露面,一直安安靜靜的讀書生活。除了從小照顧她的侍女,外人對她的印象幾乎為零。      因為洛倫公主幼稚的抗婚行為,她的皇帝堂叔怕她繼續胡鬧出醜,根本沒有允許她的侍女上飛船,所有護送她的人都是陌生人,根本不會真正關心她。      穆醫生說:「只要你表現得不要太離譜,就不會露餡。即使有人留意到你言行和以前不一樣,也可以藉口受了刺激,性情大變,掩飾過去。」      我虛心受教,表示明白。      一個月後,我的學習得到穆醫生的肯定,算是成功地變成了公主。      穆醫生不再督促我學習,我的閒暇時間突然增多。      我覺得應該趁機認真思索一下如何應對未來的命運,可是,記憶一片空白,什麼都想不出來。      面前的虛擬螢幕上顯示著奧丁聯邦的資料,我無意識地在上面畫了無數個「?」。      每個人都是根據過去的記憶和經驗,做出未來的選擇——追尋自己所喜,迴避自己所厭;靠近溫暖,遠離傷害。      但是我,沒有記憶,也沒有情感。不知道自己喜歡什麼,也不知道自己討厭什麼;不知道自己愛誰,也不知道誰愛自己。      一個沒有過去的人,該如何選擇未來呢?      正在胡思亂想時,警報聲響起,船長通知大家:「遭遇星際海盜,準備戰鬥!請非戰鬥人員保持鎮定,待在船艙內的安全座椅上,扣好安全帶,不要隨意走動。」      星際海盜?      只是意外嗎?      我一邊琢磨,一邊快速地坐到安全座椅上,扣好安全帶。      飛船飛行得很平穩,連一絲顛簸都沒有,看來只是小規模的戰鬥。      一個小時後,艙門打開,飛船上軍銜最高的約瑟將軍走了進來,「公主!」      我解開安全帶,站起來,禮貌地打招呼:「將軍。」      約瑟將軍神情肅穆地說:「星際海盜已逃走,但穆醫生的醫療隊在搶救傷患時,不幸遇難。」      「其他人呢?」      「其他人都安全。」      約瑟將軍敬了個禮後,匆匆離開。      我默默地站著。      穆醫生帶著洛倫公主離開了。他很清楚不管是阿爾帝國,還是奧丁聯邦,都有太多雙眼睛盯著,消失的最佳地點就是兩國勢力都薄弱的旅途中間。      從此,星際內多了一對甜蜜的戀人,而我……      就是洛倫公主了。      我的目光投向窗外。      浩瀚的太空中,有萬千星辰在閃耀。      我不知道自己的過去在哪顆星球,也不知道自己的未來在哪顆星球。      但是,有朝一日,我希望能像公主和穆醫生一樣,即使太空浩瀚、星辰萬千,依舊清楚地知道自己的方向。   

作者資料

桐華

生於中國西北,畢業於北京大學,現為旅美作家,被讀者譽為「燃情天后」與「中國古典言情第一人」。 「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是她從小看慣的景色,嚮往著「小橋流水人家」,工作後索性跑到南方,領略一番芭蕉夜雨、薄暮昏冥。一直覺得人生不管是「大江東去,浪淘盡」,還是「楊柳岸,曉風殘月」,都該體會經歷。喜歡沉浸在各色的文字世界中,從古龍到席絹,從《紅樓夢》到《百年孤寂》,來者不拒。 繁體中文版作品皆由野人文化出版,包括《長相思》、《步步驚心》、《大漠謠》、《雲中歌》、《曾許諾》、《最美的時光》、《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時光》等。

基本資料

作者:桐華 出版社:野人出版 書系:荼蘼坊 出版日期:2017-08-30 ISBN:9789863842309 城邦書號:A1010414 規格:平裝 / 單色 / 472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