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
街頭藝術浪潮:街上的美術館,一線藝術家、經紀畫廊、英倫現場 直擊訪談
left
right
  • 庫存 = 3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街頭藝術浪潮:街上的美術館,一線藝術家、經紀畫廊、英倫現場 直擊訪談

  • 作者:許雯捷
  • 出版社:原點出版
  • 出版日期:2016-10-06
  • 定價:499元
  • 優惠價:85折 424元
  • 書虫VIP價:394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374元

內容簡介

◎深度專訪,街頭藝術高手12人:塑膠人、灌模物、三眼兔、大壁畫,探索獨一無二的創作軌跡 ◎幕後推手不藏私真分享——專訪倫敦指標藝廊,暢談藝術家從新銳躍升主流的成名路 ◎從塗鴉到街頭藝術,Banksy效應後現象、風格、產業成形,看新世代藝術如何改寫美學界定 ◎獨家interview:Radiohead 御用設計師 Stanley Donwood ◎藝術創作、論述者 高俊宏——專文推薦,藝術&塗鴉界重量級名家一致好評 街上的美術館.城市的潮風景 英國頂尖藝術家Damien Hirst公開收藏的Paul Insect、來台灣創作的Seth… 反叛躁動、創意奇想、高手過招,稍縱即逝的塗鴉群像,一次直擊 獨家深度專訪!全球ㄧ線好手+知名經紀畫廊+Radiohead御用設計 從次文化到主流藝術,看他們如何改變城市、撼動市場 稍縱即逝的塗鴉藝術隱喻了一些道理。塗鴉藝術是活的,如同所有生命事物,它們會誕生、會萌芽、會存在(無論存在多久),接著凋謝甚至死亡,而後又在其他地方,重複這樣的生命循環。 —— 藝術家 Michael De Feo 這一切的一切,都與「賣畫」無關。這些人都不對賺錢感興趣,他們就是非常、非常單純地在詮釋藝術,這也是讓許多人對塗鴉與街頭藝術狂熱的真正原因。 —— 藝術家 ROA 追!趕!跑!跳!躲!整座城市,都是他們的戶外美術館。 神秘塗鴉客Banksy繪製的牆面被挖下來高價拍賣,讓塗鴉以爆炸性的方式引領風潮,一舉走進主流市場。2010年,英國首相大衛‧卡麥隆首次造訪美國,就帶著倫敦街頭藝術家Ben Eine的作品與美國總統歐巴馬交換禮物,讓Ben Eine聲名大噪,街頭藝術頻頻登上媒體,蔚為流行。泰德現代藝術館、美國現代藝術博物館(MoMA)與法國龐畢度藝術中心,相繼舉辦多次街頭藝術展覽,不只學者與藝評家論述塗鴉的藝術性,許多新生代策展人,也開始策劃相關展覽,來自底層的文化正逐漸被藝術界正名。 從塗鴉到街頭藝術,從次文化踏入主流,一場體制內外的流動,野生藝術家登堂入室,前進白盒子藝術界。Banksy成名後的街頭,發生了什麼事?哪些藝術家?哪些風格?哪些創作理念正在興起?藝術家如何自我經營?藝術經紀如何介入市場?改變了哪些遊戲規則?作者實地走訪街頭藝術的發源地——英國,以訪談方式傳遞老、中、青三代創作的初衷,一線藝廊經營者的觀點與手法以及英國街頭藝術的發展、文化和整個產業的形成,帶領讀者看見街頭精神的力量與爆發力。 集結全球塗鴉高手,不容錯過的12人深度專訪 ◎Paul Insect:單純地在街上玩耍的塗鴉巨星 塗鴉只因開心快樂,就算遇到警察也是難忘的回憶。 在英國,Paul Insect是另一位有名的「不露臉」傳奇塗鴉客,當今最具代表性的藝術家Damien Hirst都曾公開收藏他的作品。反諷主流的黑色幽默,都讓 Paul Insect 充滿玩心的趣味創作深得人心。 ◎ROA:出沒於城市間的大型動物壁畫 藝術可以是任何東西,但絕對不會「無趣」! 一抬頭,東倫敦大牆上佈滿了藝術家ROA所繪製的動物群像,就連Google地圖街景都能隔空觀賞他的作品!從小就對動物十分著迷的他,畫呀畫呀...一路成為各大藝術展覽爭相邀約的頂尖好手。 ◎Mark Jenkins:就是要嚇你的膠帶塑膠人 我把創作留在路上。礦泉水瓶丟在路上是垃圾。但是我用礦泉水瓶做雕塑,這是藝術還是垃圾? 真人等比尺寸假人,全身裹著滿滿膠帶,被丟在垃圾箱、臥倒在馬路邊、攀爬在屋頂上、漂浮於河岸間,有時一不小心玩太過火,大批警力出動搶救,各種嚇壞你的真實荒誕情境,都由Mark Jenkins一手促成。 ◎Thierry Noir:見證柏林圍牆瓦解與新生 跟創作內容無關,即使在牆上撒泡尿都非常政治性。 Thierry Noir不僅經歷柏林圍牆戒備森嚴的鐵幕時代,更見證了柏林圍牆應聲倒塌的那一刻。身為柏林圍牆塗鴉元老成員之一,他用街頭藝術點醒世人莫忘歷史教訓並追求崇高自由。 ◎Faith47:實力不容小覷的女力 信念是快速消逝的事物,就像塗在牆上的金色,平均兩年就會完全剝落。 近二十年的塗鴉經歷,Faith47創作技巧高超精湛,豐富的人生閱歷更奠定了其作品的厚度。看似科班出身的她,其實從來沒有受過正統的美學教育,透過自學練就了比一般畫家更讓人驚嘆的紮實技巧。 ◎Seth:熱愛土地與人群的全球畫家 我會和當地居民相處一陣子才畫畫,因為與在地對話是最重要的! 2015年Seth曾經受邀來台,為三所偏鄉小學繪製充滿部落文化意象大型壁畫,熱愛與他所到之處的居民和土地產生連結,足跡遍及全球三十多座城市,整個世界都是他的美麗畫布。 ◎Ludo:黑白叢中帶一點綠就是他的最佳識別 當一位街頭藝術家不需簽名就能被人識別,風格就是他的簽名。 擅長以海報方式來表現作品的Ludo,令人嘖嘖稱奇的驚人手繪技巧,黑白之中點綴了獨特的螢光綠色,成為「Ludo式的風格」。宛如學生時代參考書上那一道道螢光筆跡,讓人再度關注生活周遭種種「亮點」。 ◎OX:翻玩廣告看板逗笑城市人的創作奇想 我像是規律更換廣告的工作人員,警察都誤以為真,因為看起來很稀鬆平常。 街頭藝術家OX總是將他那奇異發想的創作貼在大型廣告看板上,繼能引起民眾的注意,又能融入當地的環境,讓人們在沈悶的都市生活倍感趣味,他用豐富的色彩,將幽默帶入你我的生活中。 ◎Alex Face:以女兒為靈感誕生的三眼兔 小孩代表著未來,但是未來卻讓人困惑,讓人擔心,會為他們的未來感到憂心。 身著兔子裝的小孩,原型正是來自Alex Face的女兒,當他初次看到自己的女兒時,生命帶給他的震撼體驗,也引發他對世界的好奇與猜疑,因此他所創造的角色臉上,總有一絲詭譎表情。 ◎Pablo Delgado:眾人皆大我獨小的迷你塗鴉 所有的創作其實都與塗鴉無關,我只是拋出問題,跟大眾溝通,讓他們思考。 作品尺寸有如日本動畫電影《借物少女艾莉緹》的真實版。Pablo Delgado先在出版品上找到所需照片,影印縮放為小尺寸後,再將這些紙人貼在街上,塗上顏料畫上影子,就像借物小人出現在大街上。 ◎Jo Peel:在平面與動畫取得完美視覺呈現 女生創作街頭藝術,並不如一般人想像中困難,去做就對了! 充滿故事性的作品,記錄了東倫敦後工業影響下的氛圍,Jo Peel的作品更讓整個城市充滿了魅力。她對都市化的感覺特別強烈,也表現在她的創作,讓人更加思索所謂的「都市化」的改變。 ◎Cityzen Kane:他的灌模技術令人嘖嘖稱奇 擁有人人稱羨的工作、名車,但下班後的興趣就是看電視。如果這是你想要的生活,那很好,但我比較喜歡創作。 Cityzen Kane並非唯一以雕塑為主題的塗鴉人,但是高超的塑型能力與專業的灌模技巧,讓路人看到他的作品都不禁會驚呼連連。他使用多媒材顛覆民眾對街頭藝術的認知,不斷挑戰街頭塗鴉的可能性。 【好評力薦】 旅行藝術家 蕭青陽 藝術家 姚瑞中 塗鴉藝術家 ANO 藝術家 Candy Bird 塗鴉藝術家 DEBE 街頭藝術家 黑雞先生(Mr. OGAY) 街頭藝術家 Pibg gantz5

目錄

CH 01. 當塗鴉成為一種藝術 街頭塗鴉如何踏入主流市場 偷渡博物館、拍賣創天價,Banksy效應發酵中 街上永遠的頑童 夜裡的那群人——和塗鴉文化一起長大的塗鴉小子 專欄——前街頭小子現身說法:電台司令御用設計師Stanley Donwood CH 02. 藝術家與塗鴉群像 Paul Insect︱UK——單純地在街上玩耍的塗鴉巨星 ROA︱BELGIUM——城市巨獸出沒,專畫大型動物的街頭藝術家 Mark Jenkins︱USA——老是嚇壞路人的膠帶雕塑藝術家 Thierry Noir︱FRANCE——第一位轟炸柏林圍牆的塗鴉藝術家 Faith47︱SOUTH AFRICA——關於女人、動物、南非的一切 Seth︱FRANCE——周遊列國來到台灣的全球畫家 Ludo︱FRANCE——黑白叢中一點綠的手繪海報藝術家 OX︱FRANCE——為廣告看板添加幽默的街頭藝術家 Alex Face︱THAILAND——來自泰國的三眼兔街頭藝術家 Pablo Delgado︱MEXICO——眾人皆大我獨小的迷你塗鴉藝術家 Jo Peel︱UK——將壁畫變成動畫的女性街頭藝術家 Cityzen Kane︱UK——擁有高超灌模技巧的街頭藝術家 CH 03. 從街頭到白盒子藝術界 從室外到室內,野生藝術家前進白盒子藝術界 街頭藝術的種類 Lazarides Gallery——Banksy前10年背後的藝術經紀推手 Pure Evil Gallery——十足地下風格的街頭藝術畫廊 Red Gallery——只創作不販售的街頭藝術藝廊 Nelly Duff Gallery——被花卉市集中的塗鴉藝廊 CH 04. 改變城市活力的街頭普普藝術 More Than Just “Pop Art” 搞游擊、跑警察,找回我們的城市活力 歡迎來到倫敦,兵家必塗之地 ◎Massive Attack樂團一員,並具備塗鴉藝術家雙重身分的3D

序跋

自序
  在台灣講到街頭藝術一詞,許多人的聯想應該是街頭藝人,若是單單以英文Street Art搜尋,指的便是街頭塗鴉資料,因此在本書中所提到的「街頭藝術」,是在講述在街上包含塗鴉、視覺上的藝術創作。   每個地方都有其街頭藝術發展的成因與脈絡,以台灣來說無人管轄的廢墟與河岸成為街頭藝術被默許、滋養的場所,而在倫敦這些街上的創作由何處開始發跡?本書以訪談呈現英國街頭藝術發展、文化與整個產業的形成,雖然以現代來說街頭塗鴉源自於美國,英國年輕人在整個文化初始之時以模仿美國的街頭文化為主,漸漸地英國的街頭藝術找到了屬於自己的創作精神。英國的街頭藝術經過數十年的演進,塗鴉客不屈不撓的創作、對抗體制才被社會接受,創造出看似和諧、被允諾的創作街區。而這些街頭藝術絕對不只是表面上精巧的視覺技法,這些創作背負了整個街頭文化的底蘊,整個文化的精神與韻味不是臨摹「差不多元素的圖」就能夠複製的。   無論街頭藝術被歸類在當代藝術與否,塗鴉的街頭精神不該被忽視。   街頭藝術泛指在街上各種的藝術創作,源自於塗鴉精神。近幾年來街頭藝術漸漸進入主流文化,趨使許多人在街上創作,Banksy的成功證明了藝術家能夠靠著在街上創作而名利雙收,因此成為進入主流藝術的跳板。如今的街上出現了許多技巧純熟但內容空洞的壁畫,許多塗鴉客表示「塗鴉已死」!無論藝術家的繪畫技巧多麼高超,懂得使用科技輔助完成完美的作品,街頭藝術若是喪失了塗鴉的精神,僅僅是一位「在街上畫畫的插畫家」,但是街頭藝術的深度絕對不僅於此!   本書以訪談的方式傳遞街頭藝術家老、中、青三代創作的初衷,英國街頭藝術經過不斷地發展,每一代對於街頭藝術的詮釋也不盡相同。而台灣的街頭藝術,尚在萌芽,不需要模仿其他國家的街頭藝術文化,因為這些圖像是經過數十年文化的焠煉與累積.才造就今天的街頭樣貌。

內文試閱

CH 02. 藝術家與塗鴉群像 (節錄)
Paul Insect——單純地在街上玩耍的塗鴉巨星
  塗鴉只因開心快樂,就算遇到警察也是難忘的回憶。   在英國,Paul Insect是另一位有名的傳奇匿名塗鴉客。與Banksy同時期開始創作,還一起為著名的塗鴉網路藝廊Pictures on Walls設計骷髏頭咬著兩把刷子的LOGO。許多由Banksy 舉辦的展覽,例如Cans Festival與Santa'sGhetto,他都曾參與創作。   就連英國當今最具代表性的藝術家Damien Hirst也收藏Paul Insect的作品,並在2007年Paul Insect的展覽中也曾公開讚賞,讓Paul Insect因此聲名大噪,許多收藏家與藝術家爭相收藏他的畫作。名氣的增長並沒有改變他,不像其他塗鴉客有具體的人物或風格,人們永遠無法框架他的作品。從90年代便開始塗鴉的Paul Insect,看盡倫敦街頭藝術文化的盛衰與改變。   街頭藝術拯救了當時的他   1991 年青少年的Paul Insect搬到倫敦時,比起塗鴉其實更喜歡電子音樂,也在許多酒館和地下酒吧出沒。「當時的東倫敦與現在比簡直是天壤之別,肖爾迪奇(Shoreditch)一帶只有喝醉的人。」但他覺得現在肖爾迪奇街上的塗鴉與過去期望的差異甚遠,新生代塗鴉客也與當年大不相同,老實說,他認為現在的肖爾迪奇簡直糟透了!   回顧1987年,是塗鴉的黃金時期,街上充滿了塗鴉,人們無法透過報章媒體接收塗鴉資訊,必須親臨倫敦才看得到,因此Paul Insect只要週末有空便會來回穿梭倫敦街頭。對他來說,塗鴉是一個能夠讓自己不斷發掘新事物的管道,更變成他往後的人生方向。   畫了十幾年的塗鴉,Paul Insect曾在墨西哥遇過疑似吸毒的人,眼神迷茫看他創作,然後說出:「喔∼這些∼這些畫∼很∼很飄釀∼」當他看著這些人的臉,不難發現他們真的很投入,「通常當地人都對外地人很友善,喜歡外地人把新事物帶進來。尤其在貧困地帶,還滿能接受年輕人的次文化,會帶給當地人一種『目標』的感覺。」但他也坦承,前往落後國家創作正是因為他不想要待在倫敦,即使在倫敦,他也喜歡在環境髒亂的地方塗鴉,勝過於在紐約或洛杉磯畫大牆,「在落後地區塗鴉,這才是我想做的塗鴉藝術!」現在的他回歸初衷,思考自己塗鴉的原因,並不是想要讓自己出名,或是銷售更多作品。塗鴉只因開心快樂,就算遇到警察也是難忘的回憶。   專屬於自己的秘密暗號   許多人不瞭解Paul Insect的作品內容,他的作品忠實地記錄每個時期腦子裡的狂想。街頭藝術能夠改變他人,而不單單是公式化的創作,然後不斷地複製。他極力想要打破這些規則,當他對非洲面具感興趣,便會繪製類似想法的海報,他最喜歡能在15 分鐘內畫完的簡單構圖,快速創作、張貼在奇怪街角。   他也常常在作品裡加入沒有人看得懂的暗號,例如某件作品中的「1881」,其實是來自一位希臘塗鴉客的名字,他非常喜歡這位塗鴉客的作品,就把他的名字寫入創作,但實際上他們從未謀面。另外,他也將另一位塗鴉客「Bob3102」這個暗語放到他的海報中,他喜歡將生活中的人們放入作品中。透過牆面與路人對話,就是屬於他的「街頭藝術」。   當路中央出現一片披薩 Paul Insect 有時會畫些食物。起因是有次他畫到肚子餓扁,靈機一動「為什麼我不畫片披薩?」也會換成雞腿與咖哩,走在路上看到這麼多的食物,任誰應該都會想要毆打這位塗鴉客吧!但這就是他想要的效果,把所有日常的事物畫在路上,而不再是創造出標籤化的角色。反觀某些藝術家,將自己設計的標籤化角色或圖像放到街上,這些圖案反而成為他們的象徵。對他來說,這些人非常會行銷自己,行銷才能甚至多過創作天份,想是在說:「嘿!來看看我!我非常會做街頭藝術!」   回歸塗鴉更勝追求街頭藝術   10年前的肖爾迪奇,牆面非常乾淨,不像現在的「街頭藝術新風潮」直接在牆上創作。對他來說,創作的想法是非常直接地在腦中出現,這是藝術,與金錢無關,更是絕對的自由。也多虧了網路,街頭藝術變成賺快錢的手段,因此他時常離開倫敦,跑到其他國家創作,以擺脫日漸商業的塗鴉文化。有時候,他會敲敲陌生人的家門,詢問可不可以在他家牆上塗鴉,好客的主人甚至還會煮飯請他。   許多街頭藝術家在成名後,便減少街頭創作、投入藝廊展出,但Paul Insect總是竭盡所能的在街頭創作,「回歸塗鴉」更勝「追求街頭藝術」。他也直言,藝廊總是向他催畫,有時必須要花很多時間待在工作室裡創作,他覺得:「現在的城市藝術家(Urban Artists)比較像插畫家,靠著製作版畫賺錢,只是將作品加入了街頭的圖像元素,實際上與街頭藝術相差甚遠,充其量只是將東西做得『很像來自街頭』而已。」   他認為不需要在意監視器,若想太多反而有所顧慮,「說穿了,塗鴉客不偷不搶,既沒有拿刀捅人、沒有殺人放火、沒有喝個爛醉,更沒有打擾到誰。」現在街頭藝術廣泛地被人們接受,一定可以找到創作的方法。他曾經對著一個鐵捲門噴漆時遇到警察,也只是口頭告誡,許多居民其實樂見這些塗鴉:「喔!這個看起來不錯,是Banksy嗎?」這個世界已經改變,而且變得非常瘋狂!   Banksy 效應讓老媽也瘋狂   「Banksy效應簡單來說,就是太多的人開始模仿他的風格,我認為這些人應該要做一點新東西。」Banksy 創造了自我風格的模版,早期許多雜誌爭相模仿,接著電視跟進,現在許多公司、品牌也都使用模版當作廣告表現手法,Banksy讓簡單的模版大舉入侵整個文化,變成主流文化的一部分。更有趣的是,5年前的聖誕節,Paul Insect的母親買了聖誕禮物送他,竟然就是Banksy的書!   但他的母親並不瞭解塗鴉,甚至問他:「嘿!你知道這個人嗎?」當時他在心中默默想著:「媽⋯⋯你知道我跟他很熟嗎?我跟他一起玩塗鴉超過十年了!」由此可見Banksy效應遠超過我們想像,雖然有許多模仿者,但卻沒有一個人得到Banksy 的真傳,因為模仿者的想法永遠無法超越他!   在Banksy 讓街頭藝術大紅大紫後,全球藝術界紛紛引頸期盼下一個Banksy在哪裡?Paul Insect用音樂比喻,60 年代我們有吉米‧罕醉克斯(Jimi Hendrix)、披頭四(Beatles)等大人物。當代街頭藝術也是一樣,許多代表性的名人像是Shepard Fairey、JR等等,人們可以很容易地說出幾個大師的名字,但是倫敦還是充斥著許多劣質的Banksy 盜版模版。「新的塗鴉人必須要創造出自己的風格,畫一個與知名藝術家一模一樣的東西並不困難,人人都做得到,而這正是問題癥結。」   作品從牆上被人挖去拍賣,這些奇聞其實也只出現在Banksy身上。Paul Insect認為人們會偷街上的貼紙與海報回家收藏是時有所聞。網路是如今讓街頭藝術扭曲的最大主因,例如以前許多很酷的樂團會做小型演出,這些次文化都屬於小規模的活動,拜網路所賜,前一天很糟糕的作品,隔一天就會被看見,傳播的速度遠遠超乎我們想像,以前龐克文化可以慢慢成長,本身充滿著生命力,但是街頭藝術可沒時間茁壯。由於倫敦的街頭藝術並不排外,吸引許多歐洲或國外的藝術家前來,他也強調精緻好看的街頭藝術其實並不代表什麼,那些專門畫「美女肖像」的街頭藝術,也已讓他感到厭煩。
Mark Jenkins——老是嚇壞路人的膠帶雕塑藝術家
  我把創作留在路上。礦泉水瓶丟在路上是垃圾。但是我用它做雕塑,這是藝術還是垃圾?   來自美國華盛頓的Mark Jenkins,擅長使用膠帶與廢棄物製作人型與動物雕塑,用隨手可得的材料加上藝術家與生俱來的創意,使得他的作品不但能夠適應日曬雨淋,還能融入街景變成有趣的城市風景,讓民眾看了會心一笑,忍不住停下腳步思考這些在街上作品所釋放出來的訊息。   Mark Jenkins曾旅行到巴西,見到許多街頭藝人因而受到啟發,2003年開始在街上使用膠帶創作雕塑,結合街頭藝人與居民互動的概念,將這些膠帶人偶放在街上,觀察人們的反應。直到2005年,他以一系列在洛杉磯與華盛頓出現的嬰兒膠帶雕塑系列,創作才華才真正被人們發掘。   從搞樂團到街頭創作,城市就是他的舞台   Mark Jenkins坦言過去沒有任何塗鴉的經驗,曾經組過樂團,正因為如此讓他喜歡在公共場所創作,因為整個城市就是他的舞台。「我當時非常想要以雕塑的方式創作,但是毫無頭緒,原本想要像其他藝術家一樣,用傳統的方式來製作雕塑,但發現價格十分昂貴。」沒有足夠資金的前提下,Mark Jenkins開始嘗試用膠帶實驗,發現膠帶的塑形能力很好,就決定用這個日常隨手可得的材料。在材料研發完成後,他開始創作體積略大的作品,最後甚至是人體等身尺寸大小的作品。問起他雕塑品的製作過程,他笑說:「男性的角色通常以我本人為模特兒製作,女性角色以助手Sandra Fernandez當模特兒,嬰兒角色則是使用塑膠娃娃。」   Mark Jenkins的創作理念非常有趣,對他而言:「街頭藝術就跟塗鴉一樣,就像許多塗鴉客將城市當成畫布,但身為街頭藝術家的他們,把城市視為一個舞台,希望能改變城市,創造出一個新的城市樣貌。」他希望透過創作改變世界,即使只是改變一點點,人們就會感覺不一樣,只因為這不是人們平時所習慣的東西,這種互動就能改變一個城市的結構。而民眾或警察的反應,都影響著這個空間,不管是室內還是室外,甚至結合狗吠或鴿子,都能讓他的雕塑更加生動。   作品放好掉頭就走,各種插曲嚇壞路人   「在街上設置人偶的過程必須非常快速,通常就只是把作品放著,然後頭也不回的走掉,休想回頭!」Mark Jenkins透露自己常藏身於距離作品15公尺的地方觀察路人的反應,有些人會翻翻人偶的衣服,有人會觀察人偶再迅速跑掉。若是事後必須重返現場,他會快速變裝,如此一來就不會有人知道他的蹤跡。但比起室內,他還是比較喜歡在戶外創作,因為在街上創作是街頭藝術家的本業。「有時候在室內展時會有很不錯的創作,但是戶外作品比較精緻。這就是為什麼人們通常會說:『嘿!就是這個人在街上創作!』」室內展覽時,收藏家會來買作品,藝術家才有收入,才能夠繼續創作,不用在創作之餘另覓第二份工作來維持生計。   「通常,我們喜歡警察的反應。」至今從來沒有被逮補過的Mark Jenkins特別喜歡聊民眾的反應。「民眾看到我在街上的創作通常不會報警,但是有時候他們會誤以為有一個人在垃圾桶裡,或是真的有個人掉進水裡,嚇得報警。然後警察跟警車馬上就來,有時還有消防車和救護車。有時候警察會試圖逮補我和沒收我的雕塑。」回憶起某一次他製作了一個躺著的人偶,當時他把人偶放在一棟建築上,結果警車跟救護車全都來了!   他笑說,這些插曲也是他們「表演」的一部分。「有一點點危險,也可能會惹火一些人,因此每一次我都用最快的速度佈置完逃跑,但躲警察對我來說從來不是一個大問題。」Mark Jenkins表示他的作品應該有點塗鴉式的破壞主義精神吧!有些人會認為他在街上留下垃圾,他也藉此提出嚴正聲明:「不!這並不是垃圾!好比今天有個人在路邊停腳踏車沒有上鎖,然後把腳踏車放在路上,這樣也算垃圾?拜託大家,我把我的創作留在路上,但這並不是垃圾!這個道理就像是,今天你把一個礦泉水瓶丟在路上,此時它是垃圾。但是我用礦泉水瓶創作雕塑品,這是藝術還是垃圾?」總而言之,他並不會損毀公物,只是把創作留在街上。   當美術館敞開大門,歡迎街頭藝術入門   「街頭藝術進入藝廊的時間還很短,之前是塗鴉,街頭藝術在此之後才進入像是泰德美術館和其他藝術中心等級的博物館,如今世界上大部分主要城市的美術館都曾經做過街頭藝術的展覽,它們給了街頭藝術更多機會。」Mark Jenkins把自己定義為街頭藝術家,也是當代藝術家,只是多半利用街頭來創作,卻也使用藝廊的空間創作。街頭藝術的破壞力並不像塗鴉一樣強,給人們印象相對比較不髒亂。當街頭藝術越來越被重視,藝術家有更多機會參與這些藝術策展,才能讓城市更加親近居民。   說到Mark Jenkins與藝廊的合作關係,由於他的創作太過特殊,與藝廊的合作總是讓他費盡腦力。如何將他的街頭藝術品搬到室內,不流失街頭藝術品的精神?是一個需要深思熟慮的決定。與藝廊合作展覽,對他來說反而有點麻煩,「我的創作要在街上才會最酷的。雖然雕塑作品只是一個物件,這些物件是被創作出來配合我的『表演』。但是在藝廊裡,觀者已經知道自己是在看一件『藝術品』,我要做出『觀者看的藝術品』,當觀者在看這些作品時心中會想:「這個作者是誰?他為什麼做這些?」至於一些收藏家,只想把作品擺在家裡,對這些藏家來說這是一種「藝術」,但他總是戲稱這是「擺在那邊曬太陽」的藝術,頂多只有收藏家邀請朋友來家裡玩時會炫耀這是某個有名藝術家的作品。   「這些人花了很多錢來換兩聲哈哈,是非常貴的笑話。」Mark Jenkins也強調在街上的作品不會簽名,只簽藝廊裡的作品,一方面是為了收藏家,另一方面也是避免街頭作品被偷走轉賣,「街上的作品與供人收藏的作品在材質也不太一樣。簡單來說,供人收藏的作品,結構比較完整,材質比較堅固,會使用木頭以及金屬當支架,並填充其他東西支撐膠帶製成實體。相對街上的作品,不知道能夠擺放多久,所以結構沒那麼講究,若是過度講究材質,成本就會變得非常昂貴超支。」他為收藏家所做的人偶,從材料到衣服鞋子,每尊光是材料費動輒至少1000英鎊起跳。   Mark Jenkins回想自己剛開始從事創作時,並沒有這麼多街頭藝術季或藝術活動等商業合作,在街上創作就像是從口袋中不斷挖錢。相較現在媒體與網路的發達,以往創作很難曝光,他靠著在街上設置作品,以及多年來網路發表累積知名度,從未接受過藝術機構贊助。現在許多單位在籌劃街頭藝術季時,讓藝術家們能夠與許多媒體合作,主辦單位藉此向政府申請經費。有時候他會與不同國家的主辦單位討論活動,主辦單位總認為必須要找人看守街上的雕塑品,以免作品遭到破壞或是遺失。每當他聽到,會阻止主辦單位,「對我來說,創作就像是做一項實驗,測試民眾們的反應。若有外力干擾,對我來說這個實驗就不準確了。」有時候碰上很酷的策展人,就讓他把東西放在室外,再躲在離作品不遠處默默觀察,即便數秒內立刻有人將作品帶走,對他來說心裡只是默默暗唸:「哎呀!被拿走了!」但,這就是街頭藝術!況且從事街頭藝術讓他有機會到各國旅行,是他最熱愛的一點!

延伸內容

推薦序 塗鴉與城市辯證
◎文/高俊宏(藝術創作、論述者)   塗鴉源於西方現代城市發展的場景裡,這種遊走於為藝術——社會的創作模式,對我們來說仍披著異國情調的外衣。然而,塗鴉文化仍然延伸出了人與城市管理者之間的空間主權爭奪,這點,特別回映出台灣現代性歷程長期以來的缺口:從日殖時期所謂「現代城市」的形成,我們對於城市基本上是沒有辦法、管道去想像的,我們的城市本質上是一種缺乏個人意見,換言之缺乏「主體」的空間。   《街頭藝術浪潮》從「原點」一詞,探討被歸類為次文化的塗鴉,如何想像城市,如何對今日過度商業化的藝術世界產生衝擊,並指出塗鴉藝術本質上的流動性、朝生暮死。我記得過去參與《玄奘》演出時,蔡明亮也與我聊過劇場的朝生暮死,這種不可逆的狀態直指生命的悲戚。但是,除了易逝的感傷外,一如書中提及著名的Banksy、ROA等案例,塗鴉客似乎有著更大的觀點,像西方佔屋(squat)運動反覆詰問的:「究竟資本主義的出路在哪裡?」或如自主運動(autonomous)代表者Lazzarato,在1999年反新自由主義的西雅圖運動所指出:「一個不同的世界是可能的」,塗鴉藝術曾經一度也被認為是自由的表徵,雖然,像所有藝術的有限性一樣,它們距離構造一個不同的世界仍有很大一段距離,但是藝術家仍為社會提供了想像,特別在缺乏城市主體、信奉私有化的亞洲社會裡,這種提問仍顯意義。   在為本書寫序言時,台灣剛好發生一件有趣的塗鴉「事件」,一位身着僧袍的張姓民眾,從台北到屏東的電箱、電話亭、橋墩柱……等,留下了「青少年純潔騙殺全國」字樣,被依毀損及涉嫌恐嚇公眾罪扭送法辦(警方還因此真的查到有一個「青少年純潔會」)。對於行為舉止稍微怪異的人,我們習慣非常迅速地動用刑法伺候,或者根本當作笑話,而跳過了辯證的過程。我想起過去在尖沙咀天星碼頭,看到香港塗鴉者「九龍皇帝」(曾灶財)抗議家族的九龍主權被港英霸佔的遺作,成為香港殖民史的集體記憶而被保留下來。藉由這本書,我們期望人們更深入理解「塗鴉」(graffiti),同時也能夠辯證性地思考這些城市創作。

作者資料

許雯捷

國立台灣藝術大學工藝設計學系學士,倫敦金匠大學(Goldsmiths, University of London)批判與實踐設計學系(Design and Critical Practice)碩士。曾於倫敦塗鴉藝廊 Lazarides Gallery 實習。因為對塗鴉藝術的熱愛,旅訪歐洲各大城市的塗鴉活動,包含:柏林、布里斯本、蘇格蘭……等。透過翻譯文本以及親身蒐集最新資訊,現自行經營線上誌〈後塗鴉筆記 Double Cheese Double Meat〉。 網址:doublecheesedoublemeat.wordpress.com/ 臉書:Double Cheese Double Meat http://goo.gl/5BFpBZ

基本資料

作者:許雯捷 出版社:原點出版 書系:Plus-art 出版日期:2016-10-06 ISBN:9789865657871 城邦書號:A1060095 規格:平裝 / 全彩 / 256頁 / 17cm×23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