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年慶
周年慶 周年慶
目前位置: > > >
薔薇十字叢書 天邪鬼之輩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內容簡介

★京極夏彥公認,「百鬼夜行」系列官方同人誌《薔薇十字叢書》第二彈★ ★黃金鐵三角——關口、中禪寺、榎木津,三人初次共同合作挑戰的推理事件!一段屬於他們的友情記憶★ 進入一高之後,關口巽不但跟不上課業也交不到朋友,每天鬱鬱寡歡。 某天卻有個人主動搭話。 「憂鬱是會傳染的,最好的辦法是儘早摘除不好的枝芽。」 他是老師也甘拜下風的同班同學中禪寺秋彥。 結識子爵之子榎木津禮二郎之後, 關口的學校生活看似順利走上正軌…… 榎木津卻因為讓女學生懷孕而遭到停課處分, 正當關口與中禪寺想挖掘真相, 重要人物女學生卻下落不明——?

內文試閱

  天邪鬼〈Amanojyaku〉      出現在古老傳說、神話和佛教故事中如小鬼般的妖怪。寺廟門前的金剛力士像與毘沙門天像腳下的小鬼也屬於這一種。在神話和佛教的世界中,扮演著為突顯神的正向意義而登場的極端反派角色。但是在民間故事裡的形象則是因地方而各有不同。      一般來說,天邪鬼被認為是反抗人類、擅長洞察他人內心、藉由聲音或行為的模仿捉弄人類的妖怪。(以下內容省略)      (引自角川文庫《日本妖怪大事典》)      第一章      「我跟你說,世界上沒有什麼不可思議的事。」      也許因為父母親都是老師的關係,「讀書」就是我的日常生活。      其實不管是父親或母親,他們從未嚴厲地對我說過「去唸書」這句話。即使如此,念完中學進入一高,最後考取帝大——在我內心當中,不知不覺地已經決定自己走上這條路。      雖然我自己對這條路沒有特別想望,卻也從未抱持過任何疑問。對於直到中學為止一直都是「成績優秀者」的我,老師也毫無疑問地推薦我去報考一高。      直到收到錄取通知前,我的內心多少還是有些緊張。因為父母親絲毫不曾懷疑我可以被錄取。      如果沒被錄取的話父母一定會很失望。因為不想成為不孝子,所以被綠取的時候總算是放下心中一塊大石,但也沒有感到特別開心或自豪。也許我的潛意識中也覺得這是「理所當然」的吧。如果落榜,可能也只會覺得是因為「運氣不好」罷了。      雖然自己完全沒有發現,但我對唸書這件事似乎感到非常自滿。不知不覺翹得很高的尾巴,才進入一高卻馬上斷成兩段,讓我完全失去動力。      如果是有意識地知道自己的自滿,應該會自我反省、繼續努力吧。但是我的情況卻有所不同。      從來不曾跌落全年級排名前五名以外的我,入學第一次考試的成績不但排名倒數,講課的內容也只聽懂一半。      對於從未嚐過吊車尾經驗的我來說,這可以說是非常大的衝擊。正因沒有體會過,當然也不知道該怎麼解決。加上怕生的我需要花時間適應新環境,所以班上能稱得上是朋友的同學一個也沒有。      就算想跟父母訴苦,也因為規定住校不能常常回家。加上一高特有的氛圍更是壓得我喘不過氣來。      說起一高就是粗曠狂野,大多數學生喜歡頭戴白色織帽、身披著黑色披風、腳踩厚朴木屐,這樣的穿著正是所謂的「一高風格」。學生推崇豪邁的男子氣概,光是缺乏霸氣就會遭到同學恥笑。      根本沒有一個同學願意理會從小到大不知霸氣為何物的我。即使在課堂上被點名回答,我也支支吾吾地說不清楚,只能呆呆站著,連老師也很快地就放棄我了。      再者,宿舍住的是六人房,讓我連喘口氣的地方都沒有。洗澡一起、吃飯也一起,而且每個人的每一個動作都非常迅速。雖然我從不認為自己是個慢郎中,但卻完全跟不上他們的速度,漸漸地我開始一直畏縮起來,窩在自己的小天地。      不管做什麼都提不起勁,學業也好、運動也好,甚至連我相對喜歡的看書,都因為連去圖書館也嫌麻煩而愈來愈少。      食慾不振、晚上也睡不好。沉重的身軀光是起床也覺得疲累。      某天早晨,我怎麼樣都爬不起來,聽著大家前往食堂的聲響,用棉被把頭蓋住。      同房的室友,沒有一個來找我搭話。這點與其說讓我感到孤單,更多的是覺得鬆一口氣。我等大家吵吵鬧鬧地離開房間,聽到關門聲之後才一邊嘆氣一邊起床。      「……」      突然,我與站在床邊低頭盯著我看的同學四目相交,不禁大吃一驚。本來以為所有人都出去了,正當我想再次拉被子蓋住自己,一個與同年紀的人比起來低沉卻響亮的嗓音叫了我的名字。      「你是……關口吧?快起床,用餐時間要結束了。」      「……咦……?」      我拉下已經蓋到頭頂的棉被看著他。      這位同學氣色很差,而且非常消瘦,身高大約跟我差不多吧。雖然我是五十步笑百步,但身型可說是很寒酸。      相貌倒是很知性也很清秀,但不知為何看起來心情很不好。啊啊,這就是所謂的苦瓜臉啊,當我想到這個形容詞時,他也同時開口:      「別像傻瓜一樣嘴巴開開,走吧。」      「那,那個,你是……」      說出來好像有些失禮,奇怪的是好像我對於聽從他的命令、邀約沒有半點遲疑,我想問問這是為什麼。他的苦瓜臉卻愈來愈苦,並用嚴厲的語氣質問我。      「什麼?難道你是想問我的名字?」      「你、你的名字我知道,記得是……」      搶在我開口前,他用不高興的口氣報上自己的名字。      「中禪寺,中禪寺秋彥。關口巽,我們去食堂吧。」      中禪寺秋彥。「中禪寺」這個姓我當然知道,但是名字就不清楚了。事實上在同學間,他的大名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第一堂化學課時,他就對著老師理直氣壯地說:      「那個學說已經過時了。」      當時老師因為太過憤怒而說不出話來。取而代之的是中禪寺開始滔滔不絕解說新學說,結果不只是學生,連老師也專注聆聽,令人為之痛快的傳言轉眼傳遍全校。      雖然不知道是哪位同學說他那知性消瘦的外貌和芥川龍之介的肖像很相似、非常出色,但大家對此都很認同,是以在那之後的一段時間,中禪寺的暱稱就變成了「龍之介」。      開學沒多久就躍身人氣王,他自己卻是平靜低調。即使讓老師閉嘴的輝煌事蹟被大家推崇,他也不以為意地說:      「你想做的話也可以去做啊。」      通常這種態度可能令人對他反感,但不知為何中禪寺卻不會讓人有此感覺。也許是因為大家都對他甘拜下風的關係。      記憶中我從來沒有與他說過話,現在他卻突然對我開口——雖然口氣說不上是命令,但是讓人無法拒絕的語氣,令我不禁有所動搖。      「我、我不用了……」      先拒絕看看再說,被拒絕過一次的話他也不會勉強我吧。不管怎麼想,他都沒義務把我帶去食堂。      啊,難道是被宿舍長要求的嗎?還是老師?不,這也不可能,因為宿舍長和老師根本沒有把我放在眼裡。      那到底是為什麼呢——?即使充滿疑問我還是試圖又把棉被拉上,卻失敗了。伴隨我差點脫口而出的歎息聲,中禪寺伸手把棉被從我身上拿走。      「你……」      「適可而止吧,快做準備。我可以等你一分鐘,我可不想趕不上吃早餐。」      如此說道的中禪寺表情已經不再是「苦瓜臉」,根本是般若鬼(註1)。我差點害怕得尖叫出聲,但又因為覺得什麼都不說反而更可怕,於是反射性地奪回棉被大喊:      「別、別管我啦!」      「不能不管好嗎?你好好想想。」      中禪寺又把棉被掀開,冷靜地開始解釋:      「你現在是憂鬱狀態,憂鬱是會傳染的。你一個人憂鬱我可以不管,但是說不定會傳染給室友們、不久之後蔓延全年級。到那時候要一個一個輔導很麻煩,問題當然是及早發現及早解決最好。所以我才叫你一起去吃早餐,懂了嗎?關口。」      面對口若懸河的中禪寺,我只能無言以對。      「不懂也沒關係,快去準備出門吧。」      腦袋呈現放空狀態的我只好照著中禪寺的話起床、穿上制服。      當我和中禪寺抵達食堂時,大部分的學生都剛吃完正要離開座位。完全無視同學們那隱含著「太慢了吧」的視線,中禪寺催促我找位子坐下。      穿著白衣的配膳人員很快地端來我們的早餐。      「距離上課還有一段時間,慢慢吃吧。」      中禪寺才剛說完,接著自言自語地說句開動了,就開始動筷。雖然我也拿起筷子,卻毫無食慾,白飯一口都吃不下。      「我不會勉強你,但是有吃飯才能專心上課。」      坐在對面的中禪寺沒有看我,只是淡淡地說完又繼續吃了起來。他靈巧地拿著筷子的細長手指映入我的眼簾,沒有任何多餘動作,而且不疾不徐的樣子讓我一時看出了神。      明明只是吃個飯,卻和其他學生截然不同。稱得上優美的手指動作好比魔術師一般,讓人不知不覺地很難移開視線。      「關口,你既然嘴巴開開的就趕快吃飯啊。」      可能是對我的視線感到煩躁,中禪寺抬頭瞪著我:      「對、對不起。」      好像做了壞事被發現的我趕緊低下頭,慌慌張張地開始動筷。匆忙扒了幾口白飯的結果,放入口中的溫熱白飯非常美味,我感到一陣食慾大開,接著開始心無旁鶩地吃了起來。      飯後,我們再次回到宿舍做上課的準備。      此時室友們都已經出發去教室了。我一面備齊課本,又不經意地嘆了一口氣,因為接下來又將是一段聽不懂老師講課內容的痛苦時間似乎是聽到了我那微弱的歎息聲,中禪寺停下手邊的動作對我說:      「關口,我來幫你消災解厄吧。」      「消、消災解厄?」      他在說什麼?中禪寺不管我的驚訝表情,直直地盯著我看繼續說道:      「聽我說,每一位老師說的都是日文,你不可能聽不懂。」      「話是這樣說沒錯……」      這個我當然知道,但是跟不上的是我的知識水準,我正想如此反駁時卻被中禪寺打斷:      「你從一開始就把耳朵關起來了,進不去耳朵的當然也就進不去你的腦袋。今天你只要盯著老師的嘴巴看,把精神集中在聽話這件事上就好。知道嗎?」      「……」      當聽到知道嗎?這三個字時,我腦海中第一個浮現的回答是「誰知道啊?」      但中禪寺的眼神卻奪走我的聲音,讓我說不出口。      那是種彷彿透過瞳孔到腦海,甚至內心深處都被看穿的眼神。那並非瞪人的眼神,卻能讓人為之退縮。理由恐怕就是那種「被人看穿」的感覺吧。      「知道了嗎,那就走吧。」      答不出話來的我,直到中禪寺移開視線,這麼說的時候才總算回過神來。      「嗯……」      只要盯著老師的嘴巴看,把精神集中在聽話這件事上。我不可能辦得到,就算我做得到,聽到的內容難以理解,也等於沒有聽到。      直到上課前我都抱持著這樣的想法,根本不相信中禪寺的「消災解厄」。不過話是這樣說,不照他的指示去做又覺得心裡過意不去,所以第一堂課時我照著他的話,只盯著老師的嘴巴看,把精神集中在聽話上。      結果——到昨天為止都聽不懂的上課內容卻奇蹟似地進入腦中,自己都被自己嚇了一跳。      直到第二堂課和第三堂課時,老師說的話我也都能確實理解。原來就像中禪寺所說的,我一開始就把耳朵塞住了。既然老師說的是日文,我不可能完全聽不懂,這麼理所當然的事,現在我才終於搞懂。      午餐時間,我走近中禪寺向他道謝。      「謝謝你,多虧你的幫忙我上課才終於聽懂。」      「那很好啊。」      中禪寺面無表情,非常平靜地回應我的感謝。然後催促我說:      「去食堂吧。」      「真不可思議,你為什麼會知道我聽不懂上課內容的原因呢?」      我走在他身邊提出疑問,中禪寺瞬間停下腳步,直勾勾地盯著我說了一句讓我似懂非懂的話。      「世界上沒有什麼不可思議的事哪。」      「咦?」      這算回答嗎?看到因為疑惑而跟著停下腳步的我,中禪寺顯得有些不耐煩地說:      「快去食堂吧。」      接著快步向前走,我也只好慌慌張張地跟在他身後。      自從那之後,我便常常跟中禪寺在一起。對於在學校裡一個朋友都沒有的我來說,中禪寺是我交到的第一個「朋友」。      我無從得知中禪寺對我的想法,因為我不知道他對「朋友」的定義是什麼。      和中禪寺走在一起時,總是會有很多人來找他說話。同學、學長、甚至連老師也不例外,大家與其說是閒聊,不如說是找他問問題或討論事情,似乎就是想和他聊久一些。      我之所以說「似乎」是因為中禪寺本人興致不高,每次都用巧妙的話語打發對方,每一個人的面談時間不會超過五分鐘。      我沒有問過中禪寺是否有把談話對象當作「朋友」,但是他對待他們與對待我的態度完全沒有兩樣,所以如果中禪寺把他們當朋友,那我也會是朋友之一;如果只認為他們是「認識的人」,那我一定也一樣只是個「認識的人」。      中禪寺主動找我說話哪天起過了一週後,漸漸恢復精神的我獨自前往圖書館。雖然剛剛才和中禪寺一起上完心理學的課,但是中禪寺在課堂上舉手發問,接著與教授針對問題進行討論,結果在課後還被帶到研究室去。      我對於可以恢復精神好好閱讀感到很是開心。今天要讀什麼呢?正當我邊走邊想著已經好久沒有重讀泉鏡花的作品時,卻被眼前冷不防出現的一個人影嚇了一跳而停下腳步。      「喂,你可以來一下嗎?」      我本來打算抄近路穿過校舍後方,就在風雨走廊盡頭,幾位學生紛紛從建築物角落出現將我團團圍住。      每一個人我都不認識,但又好像在哪裡見過。像是高年級生的他們每個人看起來都一臉怒氣騰騰的模樣。      他們發怒的對象似乎是我,每個人都一臉兇狠地瞪著我。我完全摸不清楚他們生氣的原因,也完全搞不清楚現在是什麼情況,只能默不作聲,呆呆站在原地。      「你叫做關口是吧?給我注意一點喔?」      「……」      我根本不知道要「注意」什麼才好。對我說這句話的是位貫徹「粗曠狂野」精神、身材高壯的高年級生。不只是身材,嗓門也很宏亮,除了口氣很震撼還用一雙銅鈴大眼瞪著我,讓我更是連一句話也說不出口。      既然他叫我「關口」,那麼看來他們並沒有認錯人。但是我真的沒有半點頭緒。當我繼續傻傻站著時,又有另一個雖然不是很壯,但是身高比剛剛的學長高、戴著黑框眼鏡的學長繼續高聲怒斥我。      「你啊,能不能考慮一下別人的心情?就因為你巴著中禪寺不放,知道造成多少人的麻煩嗎?」      「……咦……?」      可能是被突然出現的中禪寺三個字嚇了一跳,我總算發出聲音。同時也終於察覺他們埋伏在這裡的原因。      仔細回想起來,這裡的每一張臉孔我都曾見過一次。一開始罵我的大眼睛學長和現在的黑框眼鏡學長,記得都曾經找過中禪寺三、四次。銅鈴眼想問的是千日回峰行(註2)的見解、黑框眼鏡想談的是以前中禪寺推翻老師理論的化學課內容。      中禪寺雖然不親切,但不會用差勁的態度對待任何人。旁人都看得出來這兩個學長之所以興致勃勃地要找中禪寺理論,其實是來找麻煩的,但是中禪寺對這兩人卻沒有露出困擾的樣子。      別說是困擾了,甚至還巧妙地四兩撥千金,猛然回神才發現話題已經被帶往意料之外的方向。當他們稍微不注意,中禪寺就結束了話題或是轉而與其他人交談。現在回頭想想,除了他們以外,中禪寺成功敷衍了不少那些找他理論的人。      「感覺不久後會被發現啊。」      我想起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中禪寺曾經這樣低聲說過。彷彿在說不可能閃躲一輩子,難道指的就是現在嗎?雖然我發現這個事實,但卻想不出任何一個可以解決現況的好方法。      「到底為什麼中禪寺會一天到晚跟你混在一起啊?你們國中也不同校吧?」      「聽說你也不是多優秀,說起來還是問題學生不是嗎?為什麼他要照顧你啊?中禪寺君寶貴的時間都被你佔去,他不覺得很煩嗎?」      不斷責怪我的主要是銅鈴眼和黑框眼鏡兩人,但是其他人似乎也抱著同樣想法,異口同聲說著沒錯沒錯。      說實話,如果要說中禪寺有沒有照顧我,雖然一開始他有硬把我拉到食堂,但現在我們其實只是一起行動而已。要是指謫我說這樣就是他在照顧我,那我也只能回說「喔,是嗎。」這麼一句話。要是被中禪寺本人質問也就罷了,被個毫不相干的人這樣說,並不會讓我覺得自己應該為此而反省。      雖然這麼說,我卻也沒有反駁的勇氣。該怎麼做他們才肯罷休呢?乖乖說句「我知道了」就好嗎?但是這樣也只是治標不治本,以後會變得更麻煩。      那到底要怎麼做呢?——我很想認真思考,可是把我包圍住的學長們你一言我一句的抱怨,讓我完全無法專心。著急的我只能想著怎麼辦、怎麼辦,不知不覺被來勢洶洶的學長們逼退到了草叢附近。      「快發誓,說你不再給中禪寺添麻煩。」      「說你不會佔用他寶貴的時間,快向我們發誓啊!」      銅鈴眼、黑框眼鏡和其他學長都在強迫我同意,雖然我不完全「同意」,但正當我決定只能這樣回答、準備放棄之時,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吵死了,從剛剛就一直在吵什麼無聊的事情啊。」      豪邁的呵欠聲和悠哉的嗓音從草叢後面同時傳出。      「你說什麼?你誰啊?」      聽到這句話,銅鈴眼生氣地大聲回問,但是,當似乎在睡午覺的嗓音主人起身,他的身影一出現,銅鈴眼立刻發出尖叫,身體為之僵直。      其他人也都呈現同樣的狀態佇在原地。因為我站的位置剛好背對草叢,所以還沒看見這位大人物的臉。隨著表情驚恐萬分的學長們,我把視線轉向後方。      「……咦……?」      闖入我視線中的——是一張彷彿不屬於這個世界的絕世美貌。      巨大的西洋古董人偶——陶瓷娃娃就站在那裡,這正是我的第一印象。      我未曾見過如此美麗的人。回想起小時候第一次見到外國人時,寶石般美麗的碧藍雙眼和雪白肌膚給我帶來很大的衝擊。現在站在我眼前的人物也同樣擁有外國人一般的白皮膚和淡褐色眼珠。      他的身高應該超過180公分了吧,外型雖然美麗卻絲毫不顯柔弱。希臘神話太陽神般的俊美青年應該是對他最傳神的比喻。我不知不覺忘了自己現在的狀況和立場,完全被突然出現在眼前的美男子奪去視線。      可能是我像傻瓜一樣嘴巴開開的盯著他看,俊美青年似乎是注意到我的視線而轉向我。      喀嚓。      瞬間,我彷彿聽到四目相交的聲響,眼神更是離不開那雙極美的淡褐色雙眸。      「哼。」      俊美青年從鼻子哼了一聲,目光從我身上移開。不只是我身體頓時一震,銅鈴眼和黑框眼鏡等在場所有人都同時立正站好。      「剛剛那句『你說什麼?你誰啊?』是你說的嗎?」      俊美青年迅速舉起手指著銅鈴眼。      「那、那個、這個……」      慌忙搖頭的銅鈴眼對著青年深深鞠躬,額頭都快碰到膝蓋了。      「失、失禮了!我完全不知道榎木津同學在這裡,吵到您了。」      榎木津——好像曾經聽過的名字,正當我努力回想時,眼前的榎木津又仰頭哼了一聲。      「你打擾到我睡午覺。」      「真、真的非常抱歉。」      當銅鈴眼和黑框眼鏡一起深深低下頭說著——      「失禮了!」      「非常抱歉!」      接著大伙紛紛大聲道歉後匆匆逃離現場。      「……」      事情實在發生得太過突然,我還來不及搞清楚狀況,只能張大著嘴呆呆杵在原地。      「一群笨蛋。」      俊美青年——榎木津看著全力奔跑而瞬間變小的學生們背影,低聲喃喃自語,視線卻突然轉向我。      「……啊」      再次被那雙淡褐色雙眸盯著看,我感覺臉頰滾燙泛紅。在那雙用「直勾勾」形容最為恰當的眼神筆直地盯著之下,我的心跳愈來愈快,本來就不怎麼靈光的腦袋更是幾乎失去思考能力。      我知道自己陷入異常的緊張情緒當中,但是卻不知道為什麼。是因為榎木津長得太美了嗎?或是因為沒有被人這樣看過,所以對這樣毫不掩飾的眼神感到困惑呢?      無論如何,此時的我臉蛋像煮過一樣發紅、而且還狼狽不堪說不出話來的榎木津這樣盯著看,這才發現說不定他正在生氣。      因為事發突然,還沒冷靜下來的我直到現在才發現,剛剛很明顯是榎木津解救了我,把我從學長們責罵的困境中被解救出來,卻連一句道謝都沒有說,他恐怕因此感到不爽了吧。      「那、那個……」      沒禮貌也得有個限度,我要趕緊道謝才行。不,還是先道歉好了,思緒混亂之下讓整個臉更加漲紅的我,發出莫名奇妙的怪聲,在此同時,榎木津也看著我,說了一句出乎我意料之外的話:      「你長得很像猴子。」      「……嗄……?」

作者資料

愁堂Rena(Shuhdoh Rena)

12月20日生。射手座B型。出生並居住於東京都。第一次與富士見L文庫合作,我是愁堂Rena。這次能夠參與我尊敬的京極夏彥老師官方認可的「薔薇十字叢書」,我感到非常高興。尚有許多不足之處,今後也請各位多多指教。 官方網站シャインズwww.r-shuhdoh.com/

京極夏彥(Kyogoku Natsuhiko)

作家、妖怪研究家、藝術總監。 1963年生於日本北海道,曾在廣告公司擔任平面設計師,藝術總監。 1994年以妖怪推理小說《姑獲鳥之夏》晉身日本文壇,旋即引起各界矚目。 1996年以「百鬼夜行」系列第二作《魍魎之匣》獲得第四十九屆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大受讀者歡迎。「百鬼夜行」系列小說人物設定先鮮明,布局精彩,架構繁複。舉重若輕的書寫極具壓倒性魅力,書籍甫出版便風靡大眾,讀者群遍及各年齡層與行業。 1997年以時代小說《嗤笑伊右衛門》獲得第二十五屆泉鏡花文學獎。 2003年以時代小說《偷窺狂小平次》獲得第十六屆山本周五郎獎。 2004年以妖怪時代小說《後巷說百物語》獲得第一百三十屆直木獎。 2011年以妖怪時代小說《西巷說百物語》獲得第二十四屆柴田鍊三郎獎。 2013年推出的《書樓弔堂 破曉》,以明治二〇年代的書店為故事舞台,是透過書本講述日本近代文化變遷的全新嘗試。

基本資料

作者:愁堂Rena(Shuhdoh Rena)京極夏彥(Kyogoku Natsuhiko) 譯者:柯璇 繪者:遠田志帆 出版社:台灣角川 書系:輕.文學 出版日期:2016-12-22 ISBN:9789864734344 城邦書號:A2860207 規格:平裝 / 單色 / 224頁 / 14.7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