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聖誕月
目前位置:首頁 > 漫畫館 > 輕小說
Starting over 重啟人生
left
right
  • 不開放訂購不開放訂購

內容簡介

你滿意你的人生嗎? 如果人生有機會重新開始, 你會做出什麼選擇? 我的第二人生,是從十歲那年的聖誕節開始。 雖然得到了可以修改一切的機會,但不管我如何左思右想,也想不出一件想要修改的事。 我的願望是「完整重現我的第一人生」。 儘管我朝著正確的方向努力,但事情卻依然逐漸脫軌, 彷彿在為第一次幸福的人生還債般,我的第二人生急速墜落—— 十八歲那年的春天,我遇到了我的「分身」。 他忠實地重現出我的第一人生, 搶走了我的女友,又奪走我原有的幸福人生。 我突然回想起,在二十歲的聖誕夜,女友和我發生車禍身亡。 一切,就是從那一天倒轉又重新開始—— 眼看著「分身」和女友開著車迎向那一刻時, 我該怎麼做? 【本書特色】 ★網路爆紅小說,各大社群網站、論壇、部落格皆瘋狂轉載! ★主角得到回到過去重啟人生的機會,他竟想原封不動地再過一次原來的人生,然而事情卻出乎意料地…… ★你有後悔的事嗎?為對人生感到後悔的人,帶來勇氣的一本書! 【網友感動推薦】 「只要自己想要改變,人生任何時候都可以重來!」 「在正值沮喪期翻開了這本書,讀完後獲得了滿滿的能量。」 「如果哪一天又對人生感到絕望時,就再看一遍吧!」 為對人生感到後悔的你,帶來繼續前進的勇氣!

內文試閱

  這是   迎接二十歲生日的我,重新回到十歲,   又再次迎向二十歲的故事。      1   我接下來要說的故事,可能和你想像的正好相反。      因為,一般人如果有機會可以「在擁有二十歲的記憶的情況下,回到十歲重新展開人生」,都會利用那份記憶,改變各式各樣的事情吧。      每個人多少應該都懷有那麼些後悔,覺得「當初要是那麼做就好了」。像是有人後悔應該再多讀點書,也有人後悔當初應該多玩一些;有人後悔應該更誠實地面對自己,也有人後悔應該更認真傾聽他人的話;有人後悔如果跟某人能早點變熟就好了,也有人後悔不應該跟某人扯上關係;有人後悔應該更慎重地做出選擇,也有人後悔應該更大膽地賭一把。      小時候的我,曾在因緣際會下和橋下的流浪漢聊了一個小時左右。他是個會用整張臉大笑的開朗男子,看起來和後悔兩個字完全扯不上關係,但他似乎也仍有著一件後悔莫及的事。      「這五十年來,我唯一犯的錯就是,」男子說道:「誕生到這個世界上。」世上也存在著這樣的後悔。      嗯,總之我想說的是,人生就是伴隨著後悔,關於這點,你應該也會大致同意。如果人生能夠修改的話,不論是誰,都會想運用第一人生時的反省、教訓或是記憶,期待更加美好的第二人生。因為人生總有後悔嘛!      但是,說起我做的事,幾乎跟上述一切完全相反。不,實際上我也曾做過蠢事喔。      2   當知道自己的人生倒轉了十年的時候,我是這麼想的:「為什麼要對我做這麼多餘的事啊?」      成為一個對自己人生絲毫沒有後悔的人。這樣的人大概非常幸福吧?要不然,就是一個超級大笨蛋;不是過著沒有任何地方需要反省的完美人生,就是連反省自己人生的腦袋都沒有。      雖然由自己來說有點不好意思,但我屬於前者。我是個幸福的傢伙,打從心底喜歡自己的人生,因為我的人生真的沒有任何問題。我有最棒的情人、最棒的朋友、最棒的家人,還算可以的大學,沒有什麼不足的地方。      因為活著實在太開心了,所以一天必須睡滿六小時這件事,對我來說痛苦得不得了;因為醒著一定會發生好事,所以希望清醒的時間能盡量長一些。我覺得睡覺根本是人生的損失。      既然這麼滿意自己的人生,對我而言,什麼修改人生的機會,根本就是幫倒忙。這種機會,應該要給那些對自己的人生更徹底絕望的人才對啊!如果是從十歲開始重新生活,那種抱著「只活到二十歲也無所謂」的想法的人應該也很多吧?      所謂的機會,永遠都是給那些不企求機會的人。老天爺就是愛唱反調,當打開電視,看到上面出現的人時,馬上就會了解「天不予二才」根本就是個天大的謊言。雖然這樣講可能會遭天譴,但是神明應該沒有「公平」的觀念吧。      面對老天爺這種唱反調的安排,讓我突然想到這些不重要的事。我對我的第一人生相當滿意,對在第二人生裡修改過去這種事完全沒興趣——      既然這樣,就算是第二人生,我也只要照第一人生依樣畫葫蘆就好了吧?      我是這麼想的。      也就是說,我原來是個唱反調的能力不輸給老天爺的傢伙呢。我決定將第一人生中犯的錯和錯失的機會,全部原封不動地重來一次。      也就是說,我要讓這十年的倒轉完全喪失意義。      雖然腦海中對將來會發生的意外和災害、危機或改革隱約有些印象,但是我決定絕口不提。第一個原因是,要是開始說這些事的話,就會沒完沒了吧。此外,這個世界上已經有許多瘋狂的傢伙聲稱「我來自未來,知道將來發生的事」,別人應該不可能只相信我說的話,最後還有可能把我送進治療精神疾病的醫院。      雖然見死不救不對,但老實說,我覺得沒必要為他人著想而犧牲自己的幸福。世上的確有些人不排斥自我犧牲,但是對他們而言,他們那樣做也是因為從犧牲的行為中獲得的滿足遠大於所失去的,因此以「自己的幸福」為優先這點仍是不變的事實。      重要的是,什麼才是自己最重要的幸福?對我來說,幸福就是「什麼都不要改變」,完整重現第一人生,這就是我對第二人生唯一的期望。回到過去又這麼沒有欲望的人,實在是太稀有了。真希望有誰可以誇獎我一下呢!      3   我的第二人生,剛好是從十歲那年的聖誕節開始。      我會發現這件事,是託枕頭旁那個裝著超級任天堂紙袋的福。我十歲的時候,想要超級任天堂想得不得了。      超級任天堂。現在聽起來雖然是個很遜的名詞,但在當時可是最先進的玩具。我第一次在朋友家看到超級任天堂的時候,受到了很大的震撼,還想著「世界上居然存在著這麼有趣的東西嗎?」,甚至碰都沒碰難得端出來的點心,只是著迷地看著超級任天堂的螢幕畫面。      電玩遊戲在當時非常昂貴,但是因為我的生日正好是十二月二十四日平安夜,生日禮物和聖誕禮物合在一起買,所以可以選稍微貴重一點的東西。      我將紙袋裡的東西拿出來放在桌上。深灰色的機體,紅、藍、黃、綠四個按鈕。      哇,真的好懷念喔!想玩的心情讓我把時光倒轉這件事丟在一旁。從前的遊戲有種獨特的魅力,由於記憶體容量受限,所有的遊戲效果都必須控制在最小範圍內,但卻也為遊戲整體帶來非常詩意的效果。      紙袋中還裝了遊戲片。這也是當然的,因為只有主機什麼也不能做嘛——不過,有趣的是,這個遊戲正是一款「穿越時空」,穿梭於過去與未來的遊戲。      借用這個遊戲的說法,我的人生就好比是一款「New Game Plus」。「New Game Plus」指的是主角保有從前的記憶和能力,再次反覆經驗相同過程的系統。我如今不正是處於這種狀態嗎?      4   好,這麼一來,你或許會想問我,從二十歲突然回到十歲的原理、時間悖論如何如何等這些科幻小說類的無聊問題,但老實說我對這種事沒有興趣。      因為就算我提出再多假設,也沒有可以證明的方法。照理來說,發生在我身上的,是「絕對不可能發生的事」,就像發生了二加二變成五一樣。也就是說,思考基準本身似乎錯亂了不是嗎?      剩下的可能性就是我的腦袋出了問題——也就是說可能是十歲的我突然學會了相當於二十歲的知識,或是二十歲的我產生了回到十歲時的幻覺等等。      不過,事實上我的腦袋再正常不過了。基本上,會因此考慮自己的腦袋是否有問題也是無可奈何。因為腦袋真的有問題的人,是不會注意到自己的頭腦很奇怪的。      我應該在意的,只有「今後該怎麼辦」這件事。該如何在這種情況下,過著幸福的人生呢?我只要想著這件事就好了。      5   我用睡衣的袖子擦了擦起霧的窗戶。朝窗外看出去,可以一眼看到依舊昏暗、又遭白雪覆蓋的住宅區。儘管從天色來說,氣溫應該相當寒冷才對,但小孩子的身體暖呼呼的。就這點而言,小孩子的身體還真是厲害呢。      由於時值大清早,窗外既沒有半個人,也沒有一點聲響。唯一在移動的,僅有天空中照著一定節奏落下的雪花而已。而房間裡,自己的呼吸聲和微微的衣服摩擦聲,都顯得異常清楚。      似乎是翻弄紙袋的聲響吵醒了睡在下舖的妹妹,床下傳出了妹妹從被窩翻身起來的聲音。我抓著上舖的欄杆往下看,正值七歲的妹妹就在那裡。妹妹正以惺忪的睡眼看著枕邊的泰迪熊,稍微慢了半拍才發出「哇!」的驚呼聲。      彷彿潑墨般漆黑的長髮、微微傻笑的嘴角、淺色的大眼睛。「妹妹也有這種時候啊。」我懷念地心想。妹妹這時候還很不擅長運動,也非常怕生,總是一邊喊著「哥哥、哥哥」,一邊在我身後兩公尺左右追著我。      就某種層面而言,此時可以說是妹妹最可愛的時期。當然,十年後的她是個好妹妹這件事沒有任何改變,但隨著年歲增長,她漸漸就不再依賴我了,太過能幹的妹妹也是很棘手的呢。      我從上舖跳到地毯上,坐在妹妹的床上,對著沉迷於泰迪熊的她說:「吶,哥哥從十年後回來了喔!」      妹妹用還沒清醒的睡臉笑著對我說:「歡迎回來!」      我莫名地喜歡妹妹的這個反應,嘴裡說著:「我回來了。」一邊胡亂摸著妹妹的頭髮。妹妹則是低著頭一句話也沒說,微笑著摸了摸泰迪熊的頭。大概是十歲的我很少對她這樣做,所以覺得新奇,不知道該怎麼回應的緣故吧。      我當時很想向某個人發表自己完美的想法,希望有人可以聽聽我「徹底重現第一人生」這種特別的創意,而妹妹則是相當適合的人選。反正她年紀還小,就算我說什麼應該也聽不懂,馬上就會忘得一乾二淨了吧。      我對著跪坐著將泰迪熊放在膝蓋上的妹妹說道:「現在的我,對今後自己將犯的過錯或是真正應該要做的事情,全都一清二楚。說實話,從現在開始,我可以當個神童或是成為有錢人。不,不只是這樣,就算想當預言家或是救世主都辦得到……但是啊,我卻一點也不想要改變。只要能過著和上一次同樣的人生,我就心滿意足了。」      妹妹抱著泰迪熊傻傻地盯著我的臉,誠實地回答:「我聽不太懂。」      「這樣啊。」我回道。      6   這是迎接二十歲生日的我,重新回到十歲,又再次迎向二十歲的故事。      7   我首先想說明的,是關於重現第一人生這件事,我絲毫沒有任何妥協。      那是一條困難的道路。擁有二十歲的智慧與能力,接受十歲左右的教育,配合這個年齡左右的小孩子說話比想像中還要困難,並且伴隨著痛苦。在教室裡聽課時,真的是快要令人抓狂喔!      這樣說或許不太恰當,但我想一個正常人被放在精神病院裡,一定就是這種心情。      總而言之,我不管做任何事都很認真地在放水。由於每個人都有自我表現欲,所以我承認好幾次都想要解開全班沒有人回答得出來的問題,或是反駁老師不合理的話,讓對方連半個字都吐不出來。忍耐這件事對身體有害,違反人類的自我表現欲,帶給我很大的壓力。      不過,回到過去當然也不是只有痛苦的事。這世上沒有比透過小孩子的眼睛再次接觸世界還要奢侈的事了。因為當我們還小的時候,跟這個世界仍然相處得很融洽喔。樹木、小鳥、微風,所有的一切都對我敞開懷抱,這種感覺實在不差。      明明身邊的一切應該都是看過的光景,我卻不管看到什麼都覺得新鮮,這也是一種奢侈的經驗。為什麼會這樣呢?我想可能是因為某些神奇的因素,讓我第一人生的記憶在從未來帶回來的途中出現了缺損,抑或是因為大腦容量的關係記憶受到壓縮,就在這一、兩個階段中成了抽象的內容。      舉例來說,我有關於「十二歲的夏天,在湖畔露營時見到星空」的記憶。當我想要回憶那天時,確實可以隱約想起「天上出現了數不清的美麗星星,還看到了好幾顆流星」這類的事,但是腦海中卻無法浮現任何具體的場景,也想不起那座湖和營地的名字,我頂多只能想起「湖」和「營地」而已。      有時候我可以想起更深刻的回憶,有時候只能想起一點表面的事。人的記憶本來就存在著這種特質,但在第二人生裡,這個狀況更為顯著。      我想正因為如此,我才可以保留許多感動過著第二人生。不如說,因為在某種程度上知道會發生什麼事就能做好心理準備,好好享受每一個瞬間。或許可以說感覺就像知道故事大綱後,再來看一本書的樣子吧。      十年前的記憶本來就很模糊不清,要說完全忘掉的部分也是所在多有。儘管如此,我還是打算盡最大的努力重現第一人生。我將現狀對照有限的記憶,極力注意做「自然的」選擇。      雖然這麼做並不容易,但以結果而言,我成功逃離了利用第二人生的優勢過著比第一人生更優渥的誘惑。這一切,應該全都歸因於我深愛著第一人生的緣故吧。因為不論如何,我都不想要失去我的第一人生。      然而,儘管如此,所謂的人生,似乎只要出現蝴蝶撲翅般的微小差異,就會產生相當大的變化。      當我進入第二人生過了五年之後,和第一次相比,我的人生有了巨大的改變。      8   我也不知道該從何說起,總之,我的第二人生徹頭徹尾都起了變化。      嗯,真的不知道要從哪裡說起才好。也就是說,就像比較兩個完全不同的人,別人問「有哪裡不同?」時,不知道要從哪裡回答的感覺一樣。所謂的相異點,應該是要有共通點才能討論不是嗎?如果要你說明旋轉木馬和鉛筆的差別,你也會很傷腦筋吧?      簡單說來,用一句話來總結,就是我一落千丈。      那是我第一人生完全想像不到的,徹底地一落千丈。      舉幾個例子來說,對了,就是被第一人生中的好朋友欺負,被第一人生中的女朋友狠狠甩了,沒考上第一人生中念的高中……這種感覺。      關於我失足的過程和隨之而生的心理變化,你可能會想聽更詳細的內容,但是這些,我現在不太想談。      我的個性並不會一臉嚴肅地談論自己的煩惱,至於做了這些事會感到高興,也只是熱衷於聽別人不幸、愛看熱鬧、喜歡說三道四的人吧。我沒必要向那種人說這件事。      因此,我就大略講一下故事有趣的部分好了。      要說的話,事情是這樣的。也就是我的第二人生,發生了奇蹟般的惡性循環。      一件壞事引起了另外一件壞事,然後又帶來更慘的壞事。像是齒輪產生了微妙的偏差,對相接的其他齒輪造成過大的負荷,被影響的那些齒輪又對其他相接的齒輪帶來過大的負荷——如此下去,最後使得全部的齒輪都脫軌了。      我想這次發生的事情,可以用這種比喻來說明。雖然這個比喻是從朋友那裡現學現賣來的就是了。      我可能本來就是一個「不管偏向哪個方向也不奇怪」的人吧。在深藏著功成名就可能性的另一方面,也潛藏著一敗塗地的可能性。不過回過頭好好思考,本來世界上也不只有我會如此。      9   雖然事情會變成這樣,纏繞著過多各式各樣複雜的原因,但決定性的因素果然還是因為原本會成為我女朋友的那個女生,很乾脆地甩了我這件事吧。你應該不難想像,當原本以為百分之百會成功的告白失敗的那一瞬間,我有多麼狼狽。      根據記憶,「那個女生」的眼睛總是一副想睡覺的樣子,不過這是由於睫毛很長,才會看起來像是如此。雖然迷糊,但腦筋卻經常動個不停,很有自己的想法……我未來的女朋友似乎是這樣的女生。      跟其他的記憶相比,這些資訊算是清晰的了。記憶也有優先順序,或許越是優先,越會留下具體的記憶。嗯,所謂的記憶就是這麼一回事。      她是我多麼喜歡的女孩子啊!我不喜歡只有頭腦好的女生,不過對那種「雖然迷糊但是很有想法」的女生卻非常沒有抵抗力喔。跟選擇朋友的標準比起來,對異性的喜好更仰賴感覺,這是再單純不過的事呢。但是只握有這些線索,我還是無能為力。      記憶中,在第一人生裡,我在國三的春天向那個女孩告白了,她半哭著對我說了「謝謝,我一直在等你說這句話」之類的話語,之後的五年期間,我們就連一刻也沒有分開過喔。      在第二人生中,也應該會如此才對啊。      應該要如此才對。      10   國二的秋天,學校文化祭的前一晚,正當班上的表演節目迎向最終準備階段之時,我突然想起這天是我人生中具有重大意義的一天。那一天,學校默許學生可以留到晚上九點左右,所以大家都故意拖延準備工作,享受在晚上的校園裡熱熱鬧鬧地活動。      那時應該是下午六點過後吧,我在陽台感受外頭的空氣,一邊看著教室裡製作道具和排戲的同學,突然間,心中莫名所以地洋溢著幸福。當我在腦海中搜尋這股幸福感的來源時,我想起了就是今天,就在這一天,我會遇到未來無人可替代的那個女生。      看樣子,我之後會墜入情網。我仍然不曉得那個命中注定的女生是誰,但總之,今天的我似乎會遇到那個契機,喜歡上未來將成為我女朋友的那個人。      所以那一天我一直在教室裡留到最後,等待和命中注定的女生相遇。九點過後,我差不多快要等不下去的時候,有一個同學說道:「喂,有誰可以幫忙把這個拿到體育館嗎?」      我直覺地馬上接受這項請託,收下幾個道具,道具中還有紅色的聖誕老人帽子呢。      其實有心的話,一個人也可以把所有道具拿到體育館,但教室另一端卻馬上傳來「等等,我也來幫忙」的聲音。      我看向聲音的主人,是亞彌。      我心想「果然沒錯」。一雙想睡覺的眼睛、長長的睫毛,以及明確的想法。      我之前曾一再尋找符合這些特徵的女生,將候補範圍縮小到幾個人之內,其中最有感覺的就是亞彌。當時隱隱約約就推測了這個人應該就是我將來的女朋友吧!看來我的猜想沒錯。      在未來的女朋友面前,我雀躍不已。走在走廊上時,故意戴起道具用的聖誕老人帽,逗著她。亞彌輕輕地笑了起來,然後從手中的道具裡拿出鹿角,跟我一起鬧著玩。      體育館已經熄燈,一片漆黑。將道具放在表演後台的角落後,亞彌看著我的臉,俏皮地微笑。      「吶,回去也只是又要幫忙準備,我們在這裡稍微休息一下吧。」      我當然同意這項提議。      結果當天我們一起回家,彼此都捨不得分開,因此又在公園的長椅上聊了一個多小時。我心想人生中最美好的時期即將展開,因幸福而眩目。      我可以再次重現和第一次相同的人生。我是這麼想的。      然而——

延伸內容

編輯推薦
◎文/Shirly(編輯)   如果給你一個重啟人生的機會,   你會做出什麼選擇?   人的一生就只有一次,這一生中我們每天面臨不同的選擇,小至選擇今天的早餐,大至選擇未來的道路。而不同的選擇結果就可能伴隨著「後悔」,後悔當初要是這麼做就好,後悔早知如此就該這麼決定。每每產生這種想法,就會好希望人生若有第二次機會該有多好!然而,假設第二次機會真的來臨,我們還是可以做出正確的選擇嗎?   本書的主角「我」得到了第二人生的機會,然而,從開頭主角就完全顛覆大家的想法,壓根不想修改自己的人生,只想依樣畫葫蘆,再過一次原本的第一人生。說道原因,就是因為他太滿意自己的第一人生,沒有任何後悔的事,即使有第二次機會也要將這個機會白白還給老天爺。但就當他以為事情朝著想像發展時,偏偏命運就是這麼地出乎意料,主角做錯了一個決定,產生他人生中的第一個後悔。而一個錯誤彷彿蝴蝶效應般引發了一連串的失敗,終究使他的人生踏上完全相反的方向。   你也有什麼後悔的事嗎?想要改變卻不知道該怎麼改變?若你也是帶著這樣的無力感,不妨從本書中尋找再次前進的力量吧!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書名的「Starting Over」取自約翰藍儂的告別歌曲〈(Just Like)Starting Over〉。藍儂遭槍殺前的最後一首歌,描述與戀人再次重新開始的決心,不禁讓人感嘆命運的捉弄。建議閱讀本書時,可搭配聆聽這首歌曲,讀起來別有一番風味。

作者資料

三秋 縋

於1990年出生,現居岩手縣的作家。在網路上以「原風景」名義發表同名小說專欄,博得很高的人氣。

基本資料

作者:三秋 縋 譯者:洪于琇 繪者:E9L 出版社:台灣角川 書系:輕.文學 出版日期:2014-08-07 ISBN:9789863660750 城邦書號:A2860132 規格:平裝 / 單色 / 22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