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加碼
目前位置: > > > >
16:是誰讓少年帶著痛苦與懼怕走完他的人生
left
right
  • 庫存 = 4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16:是誰讓少年帶著痛苦與懼怕走完他的人生

  • 作者:王美玉午台文
  • 出版社:時報出版
  • 出版日期:2016-12-02
  • 定價:280元
  • 優惠價:85折 238元
  • 書虫VIP價:221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09元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內容簡介

少輔院的洪仲丘案翻版 現任監察委員痛徹心扉查案驚奇! 做錯事的孩子,能討回公道嗎? 枉死少輔院,16歲少年悲歌的控訴 揭露!重啟真相、實現正義的調查事件簿 凱凱一身的傷,被關在禁閉室等死…… 是誰讓少年帶著痛苦與懼怕走完他的人生? 少年清楚,卻已無聲……! 揭露!感化教育機構內令人目不忍睹的陰暗面 控訴!為16歲少年在少輔院禁閉室枉死找真相 生前最後7天在桃園少輔院內的監視器畫面,不眠不休的看到結束,而他重病被扔進獨居的禁閉室直到死前的26.5小時無聲畫面,卻像發出了對這個世界最淒厲的控訴。 26.5小時,整整1天又2.5小時,監視器畫面顯示的時間,一分一秒流逝,正在倒數他的生命,能想像一個身上有大片傷痕、病中孩子,無人照顧,活活等死的滋味嗎?……他竟似一個破布玩偶被丟在一旁,無人聞問……。 買生:16歲少年,因為偷竊被判送到桃園少年輔育院接受感化教育三年,一年半後某天他被戒護送醫,三天後在少輔院內的隔離、禁閉室內死亡。醫生診斷病歷記載從風濕性多肌痛、扭傷拉傷、到死亡當天發現右腋下有兩處10元硬幣大的傷口,原因是單手做伏地挺身造成運動傷害,也不排除是抓癢致死。法醫驗屍報告寫的是右側胸、腋窩區挫傷併大片組織發炎、膿胸致敗血性休克死亡……。 買生一身是傷,死在禁閉室裡,檢察官訪談他死亡前曾經接觸過他的同學、老師、戒護人員,查不到任何可疑的涉案之人,除非家屬有任何新事證,否則就行政簽結了事,問題是孩子被收容在少輔院,阿嬤、媽媽分別被通知趕到醫院時已經死亡,看到孩子身上大片瘀青和傷口差點昏倒,桃園少輔院的主管告訴她們,死亡是因為抓癢導致感染,她們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景象,到底孩子生前發生什麼事?身上的傷怎麼來的?去哪裡找新事證? 媒體形容買生枉死在桃園少輔院,有如一片悄然落地的黃葉,又被掃乾淨。讓監察委員王美玉決定立案調查……。 少輔院的曬豬肉、體能訓練、獨居房;矯正中學的霸凌、私刑;感化教育機構內見不得人,而且是習以為常的祕密與令人目不忍睹的陰暗面,在這本書中一一揭露! 聯合國1989年兒童權利公約:締約國應採取一切措施,保護兒童受照料時,不致受到任何形式的身心摧殘、傷害或凌辱。被剝奪自由的兒童應受到人道待遇,其人格固有尊嚴應受尊重,並應考慮到18歲以下少年的需要方式加以對待。兒童權利公約施行法並於103年11月20日起施行,具國內法律效力。 請成人社會記住,這不是教條,是一種信念! 本書一一紀實這個事件的調查,揭開了少輔院的悲慘世界,裡面有太多的謊言、太多的粉飾太平,太多的官官相護……令人震撼!為孩子的死討公道,重申法律人權,縱使正義的腳步遲緩,正義終將到來! 【誠摯推薦】 落葉下的正義之聲! ——張瑞昌(中國時報政治兩岸中心執行副總編輯)

目錄

推薦序 落葉下的正義之聲/中國時報政治兩岸中心執行副總編輯 張瑞昌 序 無聲的監視器/王美玉 第一部 人的一生能否複製?[少年的悲歌] 第一章 死亡 第二章 家庭 第三章 桃園少輔院 第四章 三位女性 第五章 官場現形 第六章 桃園地檢署 第七章 其他孩子 第二部 誰會記得我[調查日誌] 第一章 少輔院圍牆內的悲鳴 第二章 犯錯的孩子,能討回公道嗎? 第三章 買生案怎麼能不重啟調查

序跋

無聲的監視器
◎文/王美玉   曾經,我是記者;現在,我是監察委員。但無論職場身分如何轉換,我始終是兩個孩子的母親。     提筆寫這篇序,依然手沉心痛。我的孩子早已成年,一個離家自立,一個大四,他們已經成長到能夠理解、體諒我的方方面面,甚至給予建議,成為我內心最強大的支柱。然而同樣是年輕的生命,凱凱(買生)卻在16歲時,枉死於桃園少輔院。     算算年紀,如果凱凱還活著,今年該是19歲,再過幾個月,他就可以迎接每個人一生,僅有的一次代表已經成年的20歲。他會是個什麼樣的年輕人?無人能知,因為他在世上的腳步永遠停留在3年前。     可悲的是,這並非出於自願,是成人世界的殘酷無情,讓他的生命從此停格。   調查過程中,調閱了凱凱生前最後7天在桃園少輔院內的監視器畫面,我不眠不休的看到結束,而他重病被扔進獨居的禁閉室直到死前的26.5小時無聲畫面,卻像發出了對這個世界最淒厲的控訴。     26.5小時,整整1天又2.5小時,監視器畫面顯示的時間,一分一秒流逝,正在倒數他的生命,能想像一個身上有大片傷痕、病中孩子,無人照顧,活活等死的滋味嗎?明明外面天空依舊清朗,人聲仍舊鼎沸,他竟似一個破布玩偶被丟在一旁,無人聞問。換做是你、我的孩子,你忍任其發生嗎?     26.5個小時,看著這個被關在禁閉室內等待死亡的孩子,調查期間,重複再重複觀看,心中痛楚,已巨大到無言,轉換的是,要為這個形同遭棄的孩子,討個是非黑白的決心。     我沒有寫個人日記的習慣。32年記者生涯,跑了將近半輩子的政治新聞,熟識從前總統李登輝以降的歷任元首、閣揆,看盡宦海浮沉,除寫新聞外,亦從未起心動念,為政治人物書寫自傳。凱凱,是讓我動筆寫下調查日記的第一人。不為別的,只因身為母親、做為監委,我有義務讓社會,尤其是為人父母者,透過凱凱案,知曉官僚體制的冷漠,官僚殺人的無情,清楚行政高牆內的黑暗;更有責任,改變它。     死有輕於鴻毛、重於泰山。凱凱的死,於官僚體系是前者,但對眾人,該是後者。2年多前,在立法院審查我是否能承擔監察委員重責資格時,我曾提及心中三大堅持。   一、為底層發聲:   我生於貧困家庭,看到社會底層的孩子就像童年的自己,如能擔任監委,可以監督政府資源公平分配,更徹底落實照顧弱勢。     除了凱凱,會被法官裁定進入少輔院的孩子,家庭多數失能,這樣的孩子,不只要矯正其犯錯行為,更重要的是關愛與教育。然而因行政高層漠視,台灣的少輔院、矯正學校,分不到資源、人力嚴重不足,且長期把成人矯正方式套用於青少年,導致不過是虞犯的孩子,受到極不人道的對待。     凱凱有學習障礙,還是一名過動兒,他會犯錯,大半是因其病症引發,在調查過程中,我另經手一真實案例,才驚覺少輔院是一處連正常孩子,都會被「管教」成罹患重度社會化行為障礙的地方,更何況凱凱。他進入重矯正、輕教育的少輔院,得不到任何資源協助,死,是他唯一的路?     二、為正義挺身:     當記者,我揭發、眼見無數公務機關怠惰與官商勾結的弊案,記者追求事實、真相,監委更進一步,可調查、糾正、彈劾、糾舉行政機關及人員,收整飭官箴、平息民怨之效。     凱凱案,立委尤美女接受家屬陳情,在立法開了第一槍。法務部、矯正署因應之策,竟是讓桃園少輔院與凱凱案一干相關人等,自願退休的退休、調職的調職,企圖規避、掩蓋疏失;桃園地檢署則以「無從認定死者身上不明紅腫狀況,確實係外力毆打造成,且經查無任何可疑施以外力毆打,致死者重傷而生死亡結果之嫌疑人,家屬提出告訴亦未明確具體指摘申告之對象,是本件予以簽結。」     官家輕踐人命,莫此為甚!如同尤立委,我無法忽視凱凱身上大片的傷痕,難以置信桃園少輔院指稱他是抓癢致死的說詞。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何以法院裁定的感化教育,結果卻像判了凱凱死刑?     事實是什麼?真相為何?我必須追個水落石出。因為凱凱的死,要有價值,他是第一個,也必須是最後一個。     三、為不公伸張:     江國慶案,江爸爸鍥而不捨到報社向記者申訴,這樁冤案歷經數屆監委調查才獲伸張,江爸爸淚還留在我心底。到底台灣還有多少人權在官官相護的結構中,暗自哭泣。追究違法失職的公務員責任,是監委的職責。     凱凱阿嬤的眼淚在孫子亡故、桃園少輔院卸責、桃園地檢署行政簽結案子,一連串折磨後,已然流乾,但當她得知監察院要介入調查之際,淚水再度奪眶。我和共同查案的委員、協查人員,在調查報告公布後,落淚。     四位調查監委針對凱凱案提出彈劾多名相關官員,只通過了4名。我承認心中對此不無遺憾,卻也深信這只是個開端。改變,不可能一步到位。在調查日記,最後我寫下,2016年5月6日法務部回函給監察院,全案重啟調查;2016年10月20日法務部回函已經議處包含矯正署吳憲璋前署長在內的相關主管。   我還是要再說一次,縱使正義的腳步遲緩,正義終將到來!

內文試閱

第一部 人的一生能否複製?[少年的悲歌]
  第一章 死亡   2月春暖,該是萬物生長的季節,但年僅16歲的凱凱,生命卻在此時,戛然而止。他生於成人監獄,死在少年輔育院。   生與死的那一刻,他都不自由。這條年輕生命終結前,胸口留下大片觸目驚心的「血畫」,那是成人世界,在他的生命歷程中,一筆又一筆的無情刻畫。   2013年2月5日下午5點57分,一個對你、我而言,再正常不過的平凡時間,桃園敏盛醫院急診室接到一名由119救護車緊急送至的傷患,雙方交接患者時,119的救護人員不停施以CPR,但其實早在5點51分抵達急救現場,患者肢體僵硬,已無生命跡象。   救護人員發現,患者右肋緣到右背部處,有著大片瘀紅、擦傷。紫紅色血絲、暗紅帶黑的瘀血,分布半個胸口,像極以血為顏料的潑墨畫,對比左胸口的乾淨、慘白,強烈得令人驚愕!   那日春寒料峭,僅僅6分鐘的送醫過程,醫護人員額頭已冒汗,只希望持續的CRP,能按壓醒患者已停跳的心臟;為了搶救生命,救護車在下班的交通尖峰時段,拚了命在疾駛抵達急診室,因為這一刻,是在與死神搶人。   患者叫凱凱,才16歲。119接獲報案,前往專關微罪少年的桃園少年輔育院,在少輔院裡一個小房間,把他給救出來。少年身材已抽高,卻骨瘦嶙峋。究竟是什麼樣的遭遇,讓少年瘦得可憐?又傷得如此之重?   5天後就是農曆新年,按理年輕人應該開心迎接新年新氣象,或許無法與家人團圓吃年夜飯,不過對他而言,桃園少輔院不就該像另一個家,保護、輔導著他,怎讓他的生命就此消逝?   死神力道太強,醫院急診室接手,整整50分鐘的急救措施,亦無力回天,連接著凱凱身上的儀器,如同沒了氣息的他,沒有絲毫反應。陪同至醫院的桃園少輔院人員見狀,十分著急告知,少年的家屬正從新北巿中和趕來,請求急救做到家人到達後再停止。   醫護人員基於專業,及對生命的尊重,除非已有生命跡象反應,急救才會持續,不該是為了等待家屬到來,那是對往生者的干擾、不尊重。晚間7點09分,醫院方面清楚告知桃園少輔院人員,無法再急救下去,正式宣告患者死亡。   醫護人員為凱凱配戴上往生者的手腳圍,並拍下最後的照片,做為確認身分之用。或許是少年不甘心走得悄然無聲,因為這最後一張照片,讓凱凱從小就喊「阿嬤」的外婆有機會發現,外孫胸口上那片血畫。   凱凱在晚上5點57分被送進急診室,已沒有氣息,但媽媽及阿嬤,卻是分別在6點07分,及6點42分,才接到桃園少輔院的電話,通知內容竟僅僅是急救中,隻字未提無生命跡象。不論家屬是否意識到事態的嚴重性,縱使在接到通知的當下,奔赴醫院,面對的依舊是一具冰冷屍體,官方機構顢頇,莫此為甚!   凱凱媽媽約莫7點半先到了醫院,經少輔院人員告知孩子已亡故,她隨即打電話給凱凱阿嬤。阿嬤剛下班回到家,才想換衣服,再到醫院,卻被女兒的電話給嚇呆,手腳發軟,慌亂中,拜託姪子開車載她到醫院。   阿嬤紅腫著雙眼,雙手止不住顫抖地衝進急診室,一聲又一聲地喊著「凱凱、凱凱……」當時已晚上8點多,她慌張的身影,醫護人員一看,與少年長得神似,身材都高瘦,且哭得如此傷心,想必是少年的「母親」。上前詢問,是否是凱凱的媽媽?阿嬤忽而點點頭,忽而搖頭,一旁的姪子代為解釋,她是凱凱的阿嬤。   護理師說明病情,並拿照片讓她確認,只是阿嬤聽不進任何一個字,愕然地瞪視著孩子的最後一張照片,她無法置信自己看見了什麼:凱凱胸前的那片血海。   凱凱媽媽此時以幾乎聽不見的音量說,孩子在太平間。凱凱母親的怯懦,來自她清楚,孩子的死,會引來阿嬤的激動怒罵,此時此刻,她無言以對。   太平間,瀰漫死亡氣息,面對裝著凱凱遺體的屍袋,阿嬤除了心疼痛哭,什麼也做不了,一旁的少輔院、葬儀社人員勸著,別哭,孩子會走得不安心。   少輔院人員述說,從凱凱到少輔院後,院長、主任、老師們都很照顧他,發生這種事,大家都感到遺憾,請阿嬤冷靜,冷靜後再來看孩子。只是這番言論,不講還好,一講反倒令阿嬤心頭一震,她要知道,凱凱究竟發生什麼事?   葬儀社的人員,打開屍袋,卻只露出孩子的臉,阿嬤要求整個拉開,怎知竟遭眾人勸阻,直說會打擾亡者。骨肉至親,如何能阻擋,何況心中疑惑愈擴愈大,她執意拉開屍袋,發現孩子穿著乾淨的藍色制服。   凱凱阿嬤不死心,她必須親眼看到孩子身上的傷,當制服被掀開之際,她終於忍不住驚恐與憤怒,撫屍再度哭喊,怎麼會這樣?   凱凱的右胸口至後背,滿是紅青紫色,夾雜鮮紅色斑點,血絲在皮膚底層,一絲一絲的透上來散開。桃園少輔院的人,沒人可以,更或許是不能,回答這位白髮人心底最沉痛的疑問。   凱凱阿嬤拿起手機,拍下孩子身上所有的傷,因為她知道,此時自己孤立無援,但她更清楚,不能讓凱凱死得不明不白,這是她這個做阿嬤的,能為孩子盡的最後一點心力。   拍完照,阿嬤與凱凱媽媽一同到最近的派出所報案。   可悲的是,一個年輕生命的消逝,不是在佛樂,或祝禱聲中,送他離開,而是在一群大人的爭執聲中結束。是誰讓少年帶著痛苦與懼怕走完他的人生?少年清楚,卻已無聲,只希望這世上有任何一個知情者,或許在未來,良知未泯,能道出真相!

延伸內容

落葉下的正義之聲
◎文/張瑞昌(中國時報政治兩岸中心執行副總編輯)     韓國電影向來擅長改編犯罪案件,而且寫實力道之深,不僅震撼人心,更往往衝擊社會、改變現實。取材自2005年光州一所聾啞障礙人學校性侵事件的電影《熔爐》,在上映期間引發排山倒海般的輿論壓力,最後促成司法界重起調查,國會通過一系列的防制性侵修法,學校也被關閉,由政府接管。     讀美玉這本宛如「監委報告」的書稿時,我想起這部由《屍速列車》主角孔侑演出的知名韓片,如果桃園少輔院買生枉死事件也能被改編拍成電影,是否可以帶來相同戲劇化的深遠影響?而由真實事件改編的電影力量如此巨大,何嘗不是事件本身所體現的「悲慘世界」引發社會強烈共鳴,竟至催生以「熔爐法」為名的重大法案,改變了這個國家。     作為一個資深媒體人出身的現代御史,王美玉在這堪稱是她監委任內的首份報告書中繳出擲地有聲的成績,她詳細記載調查過程,認真爬梳事件始末,深入探討問題癥結,儼然是一股發聾振聵的正義之聲,令人激賞。在本書中,我們不僅看到一位擁有超過30年媒體經驗的菜鳥監委,展現那鍥而不捨的調查功力,更可體會到一名來自貧困家庭的勞動子弟,對於艱苦的社會底層將心比心、感同身受的生命關懷。     從2014年平安夜過後一大早,看到雜誌的相關報導而動心起念,美玉似已註定要成為調查這個體制冷漠、官僚殺人的見證者,她引領著我們去追尋16歲少年的成長之路,如何在獄中出生,被送到育幼院,再歷經單親家庭、隔代教養、學校教育,然後鬼使神差地來到少年輔育院,面臨他短暫人生中的最後磨難。     在這彷彿像電影倒帶般的故事敘述裡,美玉為我們勾勒了少年的悲情宿命,她這麼寫著,「對旁觀者而言,是再清楚不過的,不完整的家庭,不知如何求助的社會底層,弱勢只會一代比一代惡化。」一語道出少年一家三代如命運輪迴的無奈際遇。     對於少年之死的原委,美玉在抽絲剝繭的同時,不忘媒體批判精神,冷靜地直指問題核心,她說,「斷氣的地方叫病舍,其實是禁閉室,隔著一個iPad大小的洞口察看房內的一切。一個查不出傷口哪裡來,嚴重病痛的孩子,他臨終前被關這間狹小的幽禁空間,桃園少輔院前院長林秋蘭被約詢時一句「孩子是我們的寶貝!」真是無比的諷刺,大人的世界不僅無情,更是虛偽。     戳破虛偽矯情的體制文化,對官官相護、草菅人命的官場惡習提出嚴厲控訴,既是本書念玆在玆的宗旨,也是監委著手調查的目的。然而,倘若不是一路秉持春秋之筆,懷著俠義之心追查到底,我們或將無從知悉「少年之死」的斑斑血淚,遑論明白這場由孩子代替大人承受所有苦難的悲劇。     我曾與美玉在時報共事多年,深知她個性正直、嫉惡如仇,展讀這份監委報告書,她的沉痛之情每每躍然紙上。可以想見,在調查過程中,她對少輔院買生冤死一案的痛心、不捨,讓她誓言要追根究底、伸張正義,以告慰少年在天之靈。我想,這是她出任監委時承諾的實踐,也是她從未遺忘當記者初衷的印證。     美玉回憶初見周刊報導時,寫著這麼一段話:「他的死,有如一片悄然落地的黃葉,又被掃乾淨了。」就是這片落葉激起她心中的熱血,然後催促著她踏上調查之路,最終向這個世界發出了正義之聲。

作者資料

王美玉

鶯歌人,不忘初衷的新聞人。堅信縱使正義的腳步遲緩,正義終將到來。曾任職中國時報32年,從實習記者到社長。 現職監察委員。

午台文

東吳大學社會所畢業,媒體工作者。

基本資料

作者:王美玉午台文 出版社:時報出版 書系:異言堂 出版日期:2016-12-02 ISBN:9789571368344 城邦書號:A2201716 規格:平裝 / 單色 / 224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