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閱節
目前位置: > > >
櫻之國~Kirschblute~ 全
left
right
  • 庫存 = 5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櫻之國~Kirschblute~ 全

  • 作者:水無月さらら
  • 出版社:東立
  • 出版日期:2015-12-11
  • 定價:200元
  • 優惠價:9折 180元
  • ※本商品已最低價,恕不再打折

內容簡介

《普通版》 赤松惣一郎對於小時候在奧地利看過的櫻雪美景難以忘懷,某一天,他發現小堀文彌在校刊上刊登了以此為題的和歌,驚為天人。惣一郎去找文彌搭話後,對方的反應卻相當冷淡。沒想到,在學校的安排下,兩人成為室友。朝夕共處後,文彌逐漸對惣一郎敞開心房,說出自己不堪的過去,當他們逐漸離不開對方時,離別卻已經悄悄來臨……

內文試閱

  為了感受冷冽的空氣,赤松惣一郎站在窗邊。現在是清晨,從昨天開始就不斷飄著靜謐的雪。   雖然窗戶不好拉開,不過惣一郎的個性不屈不撓,依然用劍道鍛鍊出來的手臂卯足全力打開窗。   刺骨的寒氣襲向他,當他揚起嘴角兩端,露出滿足的微笑時,在他身後熟睡的室友三人邊呻吟邊用棉被蓋住臉。   「呵。」   惣一郎嘲笑著室友的舉動,俯瞰著眼前遼闊的雪白景色。   東側和西側的學生宿舍之間有一個庭園,庭園中間設置有理事長的銅像。雕像遭到被白雪覆蓋,現在只留下一個似曾相似的輪廓,不論是春夏季會綻放鮮豔花朵的杜鵑花圃,或是講究擺設位置的點景石,現在全都覆蓋於白雪之下。   三株高聳入雲天的喜馬拉雅雪杉,其尖銳的葉子也遭粉雪入侵,全體悄悄染上一抹暗灰色。   小時候,惣一郎就生活在這樣的景色之中。   他雖然是赤松伯爵的嫡子。,母親卻是奧地利赫森侯爵家的大小姐。在第一次世界大戰開戰前夕之前,也就是至惣一郎九歲為止,他都是在一座被廣大森林包圍的古堡中長大的。   他的額頭飽滿、五官端正,外表與日本人相差甚遠。他有一頭茂密的金茶色頭髮和藍灰色的雙眸   他就寢時喜歡穿著浴衣,雖然浴衣與他引人注目的外貌不搭調,不過,那足以讓他的青春肉體從衣領之間一覽無遺。   惣一郎僅穿著一件材質輕薄的浴衣,打開窗戶之後,他現在應該感到寒風刺骨,但他白皙的肌膚上卻完全沒有出現雞皮疙瘩。   雪花依然在空中飛舞,他將手伸了出去,攤開手掌。   納入掌心的雪花迅速化成水。   「……真是飄渺虛幻。」   此時,突然有人出現在他的視野中下方。   惣一郎以為只有自己擁有在清晨觀雪的怪癖,他訝異地發現有還有另一個人亦是如此。   那位學弟靜靜地站在連通走廊上,仰望著虛空。惣一郎知道他是誰。   他是小澤文彌。   (P.9)   學校裡有一群喜好男色的硬派(註:明治時期,喜歡同性的男生又稱為硬派,喜歡異性的男生稱為軟派)學生,他們口耳相傳著理乙(理=理組.乙=選修德語)組一年級中,有一位擁有絕頂美貌的少年。   惣一郎雖然沒有刻意去一探究竟,不過,但跟對方擦身而過時,他曾經回頭望過對方,心裡暗想「就是這個人啊」。   當時,文彌似乎很含蓄,他一副不敢抬起頭的模樣,視線一直望著下方。   或許是查覺到惣一郎的眼神,文彌終於抬起頭。他大概對惣一郎長得像西方人的外表感到稀奇,用著一對水汪汪的圓潤黑眼珠緊盯著惣一郎。   看到對方毫無顧忌地看著自己,惣一郎諷刺地歪了嘴巴後,對方嚇到要跳起來似的,地慌忙離去。   文彌的外表確實惹人憐愛,惣一郎也承認他的美貌確實足以引人注目。不過,他的舉動卻像是一位卑微的小人物。   在那之後,兩人多少也見過了幾次面。   不過,但自從上次發生那件事情後,惣一郎便再也沒有注意過文彌,也沒有和他說過話。   此時,文彌站在積雪的中庭之前,他的在睡衣上披了一件棉襖。   在夜裡外出如廁時,這樣的穿著確實很妥當。不過,他露在外面的雪白頸項,從袖子中伸出來的蒼白手腕、踏著木屐的光腳看起來都十分寒冷。   雖然惣一郎俯視著文彌,文彌卻沒有注意到對方的存在,持續凝望著飛舞的雪花。   他突然向前伸出手。   文彌朝上的掌心承接住飄舞的雪——或許是他的體溫融化了雪,他先闔上手掌後,再次緩緩張開。   他的手中現在應該空無一物,。看著文彌俯視著手掌,惣一郎不知道他的想法。文彌歪了歪纖細的脖子,蠕動著楚楚可憐的紅唇,這樣的他看起來很純真無邪。   或許是因為文彌的皮膚蒼白,就算隔著一段距離,他鮮紅的嘴唇依然看起來十分魅惑人心。   (……就像上了胭脂一樣)   這讓惣一郎回想起以前赴京都旅行時,父親於吃飯時找來的可愛舞妓。   文彌當然不是女人。雖然他的皮膚就像塗了白粉一樣白皙,但他的臉頰卻不似少女那般豐腴。   惣一郎繼續望著文彌,絲毫不感到厭倦。他怎麼樣都無法移開目光。   如此執著的眼神,是否跟戀愛這個感情有關呢?惣一郎本來就非硬派。不過,他也不是沉溺於紅燈區的軟派……   惣一郎搖了搖頭??——自己只是覺得對方很稀奇罷了,畢竟高中生正值感性的年紀。   佇立在下著雪的清晨中的俊美學弟。   小堀文彌靜靜佇立在連通走廊上,他的身影印在赤松惣一郎的眼眸之中,久久不曾褪去。   雪融的三月,校內文藝校刊『雞頭』張貼在告示牌上。   上面洋洋灑灑地記載了學生們投稿的作品,有人寫出了失去方向的悲愴、也有人以愚蠢的悲觀主義觀點大作文章。   惣一郎的視線不經意地停留在刊載出來的三首短歌上。   飛舞雪花 納入手中 一抹薄紅 顯現生機   櫻花盛開季 憶起初雪降 童心未泯時 猶如夢中影   為了心上人 急過櫻花道 雪花隨風舞 灑落我衣袖   撰寫者引用了部分古人的和歌,並且結合了白雪茫茫的景色與即將到來的櫻花季節,惣一郎認為這三首和歌將細膩的心境表現得極為出色。   作者是理乙組一年級的小堀文彌。   惣一郎沒想到會藉由這種方式,得知對方那天早上的思緒,他忍不住揚起微笑。   他馬上在宿舍的食堂裡逮住了文彌。   「小堀同學,我看了『雞頭』。那三首和歌都不差呢。」   或許是惣一郎突如其來的舉動驚嚇到了對方,那位內向的學弟向後退了退,深深低下頭,沒有望著惣一郎的臉,他用著喃喃自語般的音量,輕聲向惣一郎道謝。   「小時候,我曾經看過雪花紛紛落在滿開的櫻花上。那是在歐洲時的事情了……在那之後,我覺得自己和櫻花與雪很有緣。」    雖然惣一郎這麼說,但文彌卻毫無反應。   由於文彌寫出的和歌字字珠璣,惣一郎本來以為對方的反應大概相當靈敏,沒想到卻……   由於期待落空,惣一郎感覺自己碰了一鼻子灰。   文彌沉沉地低著頭,只是默默在等待著學長離去。   「不好意思啊,我不該叫住你。」   聽到惣一郎這麼說,對方到底是搖了搖頭——一頭絲緞般地柔滑黑髮搖曳擺動。   「已經沒事了。你離開吧。」   獲得准許的那一剎那,對方宛如脫兔般地跑離現場。直至離開為止,對方都不曾抬起頭來。   望著對方仍殘留些許稚嫩氣息的後頸,惣一郎不由自主地感到灰心。他沒想到這個舉動竟然會讓自己感到如此窘迫……。   惣一郎感嘆地聳了聳肩。   (怎麼了,這又不是第一次有人討厭我?)   惣一郎這一陣子幾乎每天都在學校裡渡過,所以他快要忘卻了這件事,不過,惣一郎的母親是日爾曼民族,其實因此有不少人會用狐疑的眼神望著他。日清、日俄戰爭之後,因為日本國內軍國主義意識高漲,藐視外國人的風潮愈演愈烈。   惣一郎的伯爵父親和身為前任伯爵的爺爺皆都把惣一郎當作長子看待,不過繼母和她娘家的親戚卻相當盛氣凌人,他們不斷主張應該由同父異母的次男,也就是惣一郎的弟弟來繼承爵位。   雖然惣一郎是個惹人憐愛的孩子,繼母卻對他冷眼相待,完全沒有付出任何關愛。   惣一郎並沒有住在位於高級住宅區的赤松伯爵宅邸,直至國中為止,他都住在爺爺和奶奶隱居的武藏野區域。雖然爺爺奶奶很疼愛孫子,不過惣一郎的外表明顯不像道地的日本人,他們對這一點依然有些介懷。   爺爺出生於近畿地區的領主家,在維新革命後成為伯爵,即使國家命令要廢刀斷髮,爺爺依然保有一顆武士之心。在面對自己的孫子.惣一郎的時候,爺爺教導了他劍術和馬術,要他比任何人都像位日本男兒。奶奶出生在與朝廷息息相關的貴族世家,她告訴惣一郎如何撰寫和歌。   因此,惣一郎成為了一位文武雙全的少年,不過,社會的偏見和歧視依然為他的未來投下陰影。   惣一郎很孤獨。即使他出眾的外貌、高潔的品行讓他獲得了眾人的注目和尊敬——不,就是因為獲得了這些關注,他才只能當著一位孤傲的美少年。   私立.櫻濤學院高等學校位於靜岡縣的東北部。從校舍的後方可以眺望萬年積雪的富士山。附近有不少水質優良的溫泉,距離擁有大型漁港的駿河灣也不遠。這裡的環境極為良好,讓年輕人能夠在埋首於學業之餘,過著健康的生活。   今天,這學年的最後一堂課結束了。晚飯後,下一學年的房間分配表張貼在宿舍玄關前的告示牌上。

作者資料

水無月さらら

基本資料

作者:水無月さらら 譯者:劉哲琪 繪者:寶井理人 出版社:東立 書系:紫界 出版日期:2015-12-11 ISBN:4710945548005 城邦書號:A2550192 規格:平裝 / 單色 / 196頁 / 13cm×19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