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
H.A【第4屆噶瑪蘭.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決選入圍作品】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H.A【第4屆噶瑪蘭.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決選入圍作品】

  • 作者:薛西斯
  • 出版社:皇冠
  • 出版日期:2015-08-24
  • 定價:280元
  • 優惠價:85折 238元
  • 書虫VIP價:221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09元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內容簡介

◎第4屆【噶瑪蘭.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決選入圍作品 「H.A.」是線上遊戲的革命! 超擬真的快感、最聰明的人工智慧, 可以實現你所有的夢想! 然而,在正式問世之前,還得先解決三起謀殺案…… 「H.A.」線上遊戲研發多年,耗費巨資,卻遲遲無法上市。總製作人李詩莊與奉派前來擔任聯合製作人的遊戲設計師朱成璧,兩人對於遊戲的收費方式僵持不下,於是決定利用「H.A.」展開一場賭局,由獲勝的一方擔任製作人,落敗的一方則必須離開公司。 比賽的規則很簡單,朱成璧帶領兩個人操縱遊戲中的角色扮演「兇手」,而李詩莊也帶領兩個人,同時扮演「受害者」與「偵探」。 「兇手組」必須要在遊戲中規定「無法殺人」的「PvE領域」中,找出殺光「偵探組」所有三位成員的方法,而「偵探組」則必須破解「兇手組」每次殺人的手法。 然而,所謂的「PvE領域」,是能將各種撞死刺死燒死等傷害都強制歸零的「絕對領域」,尤其在「偵探組」已有防備下,想要「違逆定義」殺人,可以說有多困難就有多困難。 這個空前巨大的「密室」,也將是史上最難破解的密室…… 【名家推薦】 「《H.A.》是一部極為出色的作品,它的故事背景十分紮實,作者對遊戲產業與遊戲邏輯是全盤掌握的,故事中的遊戲規模龐大,架構複雜,但作者從容且充分地信手拈來所有的細節,彷彿理所當然。光憑這個研究與描寫的能力,就讓我相信他(或她)將有一個很好的寫作生涯前途。」 ──詹宏志(PChome Online董事長)

內文試閱

序幕
  你曾體驗過死亡的感覺嗎?   那一瞬間好像連風的聲音也聽不見了,世界變得無比安靜,身體沒有了知覺。通透的天空彷彿塗上了一層薄荷糖漿,高掛頭頂的流雲載浮載沉。   自己只剩一雙眼浮在空中。   朱成璧最後看見的影像是一隻停在她鼻頭上的蜻蜓,翅膀上千橫萬縱的玻璃網格將她的世界切割得支離破碎,景象開始變得模糊,她像沉入流沙的漩渦一樣,五光十色在她眼前漸漸溶解。   終於連浮在空中的眼睛,也沉沒了。   ***   朱成璧拔下連結器,推開艙門。   身上泛著一層薄汗,也覺得有點口乾舌燥,一股不快的餘味縈繞不去,不過還並不至於令人感到難受。她進更衣室裡擦乾身體,換上本來的衣服,確認一下訊息,有一通安娜的電話,和他留下的短信:「我在大廳等妳。」   朱成璧離開機艙室,設計部門負責接待她的孫承禾在外面玩打彈珠,看見她出來就切掉螢幕,「呦」的打了一聲招呼。   「這次試玩感覺如何?」   「賣給和尚吧!」   孫承禾大笑:「什麼?」   「我死了之後躺在地上整整五分鐘,頗有頓悟生死之感,我想法國人追求的『小死亡』大概也不過如此。」   「小姐,別跟男人開黃腔啊!」孫承禾依然笑得很開心:「沒有妳說的那麼誇張吧!最多八到十二秒?金流還沒接上去嘛!接上去以後,那裡就會出現問玩家要不要復活的選項,要知道我們H.A.就靠這個賺錢啊!」   「那我強烈建議那段時間連視覺也切斷──你知道看見長尖牙的蜻蜓在吃你的鼻子是多噁心的事嗎?」   「哈哈!又不會痛,有什麼關係呢?」他又說:「還好妳終於死了,要是妳以零死亡紀錄破台,我看我們可以收一收不用做了。」   「放心吧,就算在動作遊戲玩家裡面,我的技術也算是S級的。」   孫承禾陪同朱成璧下到一樓大廳,她一眼就看見了熟悉的背影。安娜坐在會客區,烏黑的頭髮切齊到肩頭,不論時令總是穿著筆挺的黑色薄西裝大衣,像要參加喪禮一樣。   安娜是她多年的老同事兼戰友。   「好像有人在等妳了?」   「是我的朋友。」   「那我就不送了。」   孫承禾客套了幾句便回自己辦公室去了,朱成璧直接走到安娜背後,拍了拍他的肩膀。   「剪頭髮了?」   安娜把耳機關掉,朱成璧大約有兩個月沒見到他,聽說出國散心去了。雖然是往南方去,但皮膚沒有曬黑,好像比之前還更蒼白一些,以男人來說這樣的膚色看起來太過病態了。   「嗯,剪掉以後好像連心都變得輕鬆了。」   「那就好。」朱成璧微微一笑:「總是要往前進的。」   兩人離開第一辦公大樓,回頭望去,大樓的銀色牆面反射著眩目的日光,像用金屬外殼包覆的機器一樣,冰冷、銳利、並且靜謐無聲地運作著。安娜到剪票口刷卡,約兩分鐘後,一台黑色的Rolling-Sprinter駛到候車區,安娜開了車門,示意朱成璧先請。   Rolling-Sprinter在都心道路上飛馳著。   「所以呢,玩起來感覺怎麼樣?」   「嗯……整體平衡調整得不錯,所有細節都真實的嚇人,尤其人物做得很細緻,我幾乎分不出哪些是真人。」   「也許妳需要他們開發Voight-Kampff(註1)這樣的GMTool(註2) 。」   朱成璧別過頭去大笑,一會兒她說:「其實也用不著,我有我自己的一套Voight-Kampff。」   「是嗎?妳怎麼做?」   「我問他們:『你是人嗎?』,如果真的遇到測試人員,他們會很認真地回答你:『是』。」   「那AI的反應呢?」   朱成璧淡淡地笑了:「會像見了瘋子一樣瞪著我。」   真可笑,她說:這些圈養在玻璃箱裡的遊魚,以為自己生活在大海裡。   ***   在所有人物當中,李詩莊最喜歡的角色,肯定是被稱作「白銀獨角獸」的聖騎士艾法隆。   據說艾法隆有帶一點妖精的血統,因此他有一雙狹長尖細的耳朵,和一頭月桂般淡金色的頭髮。他的頭盔正前方有一個顯眼的角飾,聽說就是為了遮掩額上妖精特有的犄角。因為他只肯穿雪白的銀鎧,因此得到了「白銀獨角獸」這樣的美稱。   當然不只形容他的外表,獨角獸聖潔的意象也與艾法隆高貴不屈的性格非常吻合。   李詩莊也不明白自己為什麼特別鍾意艾法隆,或許是因為艾法隆是老師第一個創造出來的人物、或許是因為艾法隆的人格特質──正義、強大但溫柔──很吸引他   不過,也或許是因為他對艾法隆的第一印象很好。   他第一次進H.A.見到艾法隆時,扮演的是他身邊的一個下級騎士。艾法隆和他說的話並不多,但每次說話的時候,一定會專注地看著他的眼睛。   艾法隆的眼睛像大海一樣,是既鮮豔又乾淨的藍,在秋陽下閃耀著粼粼波光。李詩莊盯著他的眼睛時,總忍不住感到一陣輕微的暈眩──   像要被大海吸進去了。   那就是李詩莊對艾法隆最初的印象。   ***   電梯在十二樓停下。   李詩莊從回憶中抽身,回到冰冷的現實來。   擔任大型網路遊戲專案H.A.的製作人已經有兩年,每次對遊戲整體開發方向的檢討會議,李詩莊都感到很不耐煩。   他是技術部門出身,換言之,最初並不干涉遊戲設計。   這個專案他做了將近五年,一直以來都只專攻一個部分:AI──也就是遊戲中所有人物的人工智慧設計。   這本來就是他的專長項目──在進這間公司以前,他並不從事電玩遊戲業,主要進行學術研究,也和政府部門合作開發過一些虛擬公務員、接待員、巡查員等等。   會進入這個專案的主要契機,是他博士生時期指導教授齊百歲的邀請。   齊教授當時正擔任這個專案的製作人,說這個遊戲能發揮他的所長,是極突破性的挑戰,因此找了他和以前幾位學弟來參與。那時李詩莊也正結束了和公務單位的合作,手邊沒有其他案子,就抱著協助的心態來試試看,加入了UpperBound這間業界頗負盛名的公司。   結果一涉足其中,竟然難以自拔。   H.A.創造幾乎仿擬真人的NPC,並透過他們與玩家的互動,動態產生遊戲內容。雖然市面上並非沒有過類似的技術,但H.A.的品質絕非那些粗陋之作可比。   老師展示了他試作的人物「聖騎士艾法隆」,艾法隆彷彿從中古世紀繪卷中走出來的騎士一樣,那高貴凜然的氣質令他留下深刻印象。   兩年前老師因事故過世,掌握所有技術關鍵的李詩莊於是順理成章地接下製作人的位置。   由技術人員擔任遊戲製作人的例子並不少,因為能精準掌握技術的極限,又或是因為在科學訓練下擁有嚴密清晰的邏輯,不論在製作時程或預算的掌控都做得很好,通常也能將專案引導向不錯的結局。   然而,李詩莊師徒接手的H.A.,處於懸宕狀態至今,已經有六年了。   六年來,不能說毫無進展,幾乎整個遊戲世界都已經架構完成,人物的表現也栩栩如生。然而作為一套角色扮演遊戲,H.A.還有許多致命的缺陷,尤其收費模式的設計含糊曖昧,屢受投資股東的撻伐,然而李詩莊不肯妥協,於是遊戲遲遲無法推出,陷入了空轉狀態。   李詩莊不疾不徐進入會議室,裡面大多是面熟的老股東,已經吵過不曉得多少次,要說還不記得未免太過份了。   奇怪的是位置上有一個沒見過的年輕女人。   看起來個子小小的,穿著拘謹的灰白色系套裝,很漂亮,但不太能判斷出年紀。或者說李詩莊判斷她的年紀很小,大概是才剛出社會的女孩子,但這樣的年紀列席這場會議,實在不太自然。   李詩莊解下外衣披在椅背上,雙手俐落地操作起簡報投影,他講解的都是非常技術細節的議題,講給這些商人聽沒什麼意義,不過還是必須裝模作樣地解釋一番。   股東在此時還沒有提出很大意見,然而當他提到:「目前機器的規格還不足以支撐AI的表現。」時,股東們果然露出了不滿意的神情。   「又要改?現在的機器已經是世界第一線的水準了吧?根本超出遊戲製作的等級,而是科學研究的規格了。」   「再說,現在遊戲裡的人工智慧反應已經差不多了吧?我們進去過幾次,覺得很不錯啊?」   李詩莊心裡長嘆一聲,面上浮現苦笑。   「目前的水準只能稱得上不錯,離第一流還有一段距離。而這是必須靠著硬體規格才能突破的難關,過了這一關,我們會再有更傑出的表現。」   「那這些機器的資金來源,你有想過嗎?」   李詩莊沉住氣不說話,提問的股東繼續說道:「假如我沒記錯的話,接下來還有一個重要議題要討論,就是關於H.A.的收費方式。不如我們先跳到這一部分,如果有個令人滿意的結論,再回頭來談機器的問題,怎麼樣呢?」   「可以。」李詩莊冷淡地開口,像要避免讓眾人目光停留在機器的價格上一樣,李詩莊用很快的速度換頁。   「我再說明一遍,目前H.A.的收費點並不多。」李詩莊解釋道:「主要集中在『人物』身上,當玩家操縱的角色死亡時,必須付費為角色復活。」   「但是,H.A.也僅在「人物」這件事情上收費,遊戲中一切能力、裝備和道具都與金錢無關,是只要玩家肯付出時間與努力就能獲得的東西。在這一點上,製作團隊也協商過很多遍,不讓金流插手,盡量不破壞玩家的遊戲體驗。」   如他所料,一群老股東的臉色馬上就沉了下來。   關於這個話題已經吵過這麼多遍,他們還是等著李詩莊改變心意,修正遊戲收費模式。   李詩莊看著他們沉鬱的表情,心想:只要能夠把錢回收回來,讓遊戲世界裡面的一草一木、甚至喝一滴水都要收錢,這些人大概也覺得無所謂。   「當然等級愈高,相應要付出的代價也愈大。根據評估,大約在25~40級之間,將會有部分玩家選擇放棄舊有角色,直接重新開始一個新的角色,因為那是比較符合經濟效益的。不過,等過了這一段瓶頸以後,玩家就會捨不得放棄自己的角色──夢幻的裝備、強力的技能,這些東西要再重新取得,所要付出的精力遠遠不是金錢所能衡量的。然而此時會遇到的挑戰也愈來愈艱險,死亡的機率大幅提高,我們的收益點就從這裡……」   「這些我們已經聽過很多遍了。」股東無禮地打斷他的話:「簡報切到收益分析那一頁好嗎?」   「你看,根據目前玩家死亡與復活的模型來估算──」收益分析的報告上,從每一個等級的死亡機率、復活代價以及玩家選擇復活的機率都做了嚴密的評估。   「我們一年能回收的金額只有這麼一點點,光想打平成本,至少要營運上八年──這還沒算上你剛才獅子大開口的機器預算。」   「請不要用『獅子大開口』來評論我對器材添購的評估。」   「過分無禮的話我就道歉,不過營運個七、八年──你知道這是一個什麼樣的概念嗎?到那個時候,能和H.A.分庭抗禮的遊戲恐怕已經是滿街跑了吧!H.A.現在最突出之處就在於先端技術,掌握時機一口氣出手,才能立刻達到最高效益的回收。我就明白地說了,我認為H.A.根本不是一套適合長跑的遊戲,你的做法與目前形勢相違!」   李詩莊面無表情地說:「是的,為此我們也提出了相對應的解決方案。」他輕輕打了個手勢,玻璃螢幕上的投影切換為遊戲世界全景圖,不同區域分註紅、綠兩色。   「如各位所見,目前遊戲內大約有七十五座大城市,小型村莊超過三百個,PvE--也就是玩家無法戰鬥的區域佔約三成,玩家可以自由進行決鬥的PvP區域則佔七成。實際上,以H.A.這樣的沙箱遊戲來說,PvE區域稍微嫌有點大了。」   「這是因為世界觀背景的設定很豐厚的緣故。」遊戲設計孫承禾立刻補充,但沒什麼人聽見他的聲音。   「在團隊的討論之下,我們決定把所有PvE區域都拿掉。」   孫承禾輕輕嘆了口氣。   換言之,本來禁止衝突的村莊、城市區域,全都變成玩家可以自由對決的決鬥場。   會議室裡陷入一片靜默,大概眾人一時還不曉得這樣的修改將帶來什麼巨大的影響,因此不能做聲,李詩莊繼續展示他的簡報:「這是將所有區域都改成自由戰鬥區域以後,修正過玩家的死亡率模型。」   當然,在玩家能隨時攻擊彼此的情況下,死亡率自然大幅提高,李詩莊的報告提交出了一個非常漂亮的收益數字。   「不單不必長跑八年,幾乎在一年內就能把成本全部補回來--當然,還算上我要的機器。再接下來的兩年半內,則會有源源不絕的利潤。H.A.能不能長跑多年,我現在不能篤定給出答案,不過時代前進,我們的技術也會前進,領先搶下玩家的支持,就像先蓋穩一座城堡一樣,絕對沒有損失的。」   李詩莊以慷慨激昂的一番闊論作為這一天會議的句點,孫承禾到後來幾乎也沒有在聽,只是默默收拾自己桌面上的水杯和手機,等待會議結束。   離開會議室前李詩莊與角落那灰白套裝的女人恰對上了目光,只見她用一種很不可思議的神情盯著李詩莊。   ***   朱成璧看了一眼時間,下午六點半。   她站在大樓門口,正考慮要不要招呼一台計程車過來時,忽然聽見「叮咚」一聲的提示音,收件匣自動彈開,眼前投影出一行淡綠色的訊息:   「十五分鐘後來公司門口接妳 安娜」   她微微一笑,輕聲說:「OK!」忽然天空一暗,大雨鋪天蓋地而下。   「哎呀!還真不巧。」   她穿著毛料的灰色窄短裙和一雙麂皮短靴,都是不能碰水的東西。門廊天穹做了挖空的設計,因此與水會打進來,她站的位置又正好是澆水區。   朱成璧匆匆後退,誰知才退了兩步,就感覺自己撞上了一堵牆,她聽見身後傳來一聲輕呼。   「不好意思!」朱成璧迅速跳開,她撞上的人穿著一身筆挺的黑色西裝,她正想著此人有些面熟,那人倒先開口了:「妳是今天一起參加會議的人?」   「啊!」這時朱成璧才想起來他是誰:「你是今天的主講者──H.A.的製作人李詩莊先生吧!」   李詩莊頷首:「請問妳是……」   「我叫朱成璧,擔任遊戲設計,接下來可能會調動到你的團隊中,未來請多多指教。」   「嗯,這樣子啊。」   朱成璧態度恭謹,但李詩莊沒什麼反應,只是淡淡地應了一聲。   並不是他態度輕慢,而是他在思考別的事情。他想:新成員不奇怪,但為什麼特意讓她參加股東會議呢?李詩莊沒聽說過什麼風聲,這是哪個股東家裡的孩子,想來他的團隊實習嗎?   他注意到這女孩子好像沒有帶傘。   「雨下這麼大,沒有傘嗎?」   朱成璧搖搖頭。   「我把車子叫過來了,送妳一程吧?」   「不用了。」朱成璧微笑著擺擺手說:「我朋友要來接我。」   才剛說完沒多久,李詩莊就聽見遠遠傳來尖銳的呼嘯聲,一輛黑色的Rolling-Sprinter以近乎違規的速度飛快駛入候車區,朱成璧臨去前又朝他輕輕點了個頭,說:「我先走了。」   Rolling-Sprinter如振翅的烏鴉般轉眼便沒了身影,李詩莊只是想著:原來這年頭還有人自己開車啊?隨即他又想:不過如果是自動駕駛的話,要開出剛剛那種速度大概很不容易吧!   那個穿著薄毛衣的漂亮女人很快就從他的意識中遠去,李詩莊回去後也沒再想起她過。   .註1:Voight-Kampff: 電影”銀翼殺手”中用來區分人類與人造人的測試方法。   .註2:GMTool: 方便遊戲管理者直接修改或查看遊戲內參數的工具。

延伸內容

【推薦序】肩負推理小說歷史進程的傑作
◎文/玉田誠(推理評論家)   《H.A.》對我這種老世代的評審而言,老實說,有點難以評論。作者本身拋開了who done it與why done it,並坦言傾注全力在how done it上的此部作品,實際上是以線上遊戲為案發舞台的極其特殊之作品。評審認為,藉由who done it 與 why done it公開真相,是描寫犯人、被害人與案件相關人的劇情,把本格推理寫成「小說」的必要構成元素,這部作品卻沒有這些。然而,本作品雖放棄了本格推理所具有的此類劇情,卻充滿有過之而無不及的獨創性。在讀者面前公開的出人意表的三起事件,以及活用遊戲世界本身的特殊性,再加上從與現實世界的接觸點,以meta-level(後設層次)點出讀者陷阱的設計等等,本作品具有無與倫比的獨創性,讓釵h讀者嬝牧熙o件事本身,便可以說是歷史性的「事件」。以前,日本出版綾辻行人的《殺人十角館》時,曾有人強烈批評此作品「描寫的不是人」。然而,誠如釵h讀者所知,此作品今天已獲得歷史性名作的高度評價。或部A此作品也會是被委予歷史性評斷的宿命,謹讓我們拭目以待。
【推薦序】享受真實與虛構的對決
◎文/張國立(名小說家)   作者設計出穿越於真實和虛構之間的競賽,透過電腦遊戲,兩組人馬想盡方法置對方於死地。和一般的遊戲不同,操縱者還得進入虛構的世界接受真實的挑戰並體驗死亡,因此作者的邏輯能力很強,連讀者也必須隨時分辨自己所處的位置,融進虛構,享受真實。

作者資料

薛西斯

一個只能透過寫小說來排解不安的人,一直都很不安,所以一直寫。 作品《托生蓮》曾獲2013角川輕小說大賞銅賞、《不死鳥》曾獲第九屆溫世仁百萬武俠小說長篇組三獎。 FB@薛西斯 .第4屆【噶瑪蘭.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官網:kingcarart.pixnet.net/blog .【謎人俱樂部】臉書粉絲團:www.facebook.com/mimibearclub .22號密室推理網站:www.crown.com.tw/no22

基本資料

作者:薛西斯 出版社:皇冠 書系:JOY 出版日期:2015-08-24 ISBN:9789573331780 城邦書號:A1300247 規格:平裝 / 單色 / 32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