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2021ibf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推理小說 > 日本推理小說
沒有出口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內容簡介

歡迎來到遊戲屋! 這裡沒有任何……出口! 你唯一的「生路」, 只有在時限內解開所有謎題! 三男二女從昏睡中醒來, 發現身處在一個四方形的房間裡, 沒有門,沒有窗,連通風口也沒有。 唯一的「家具」,只有一張桌子和一台電腦。 不久之後,電腦上傳來了一封郵件: 歡迎來到遊戲屋! 你們如果想平安回家,就只能找到謎題的答案,贏得比賽。 房內的氧氣只提供十二小時,請在時間之內找出答案。 謎題的答案請在網路上搜尋,但是,最多只能搜尋十次。 搜尋要是失敗,就會有很~可怕的處罰等著各位,請務必小心! 解開謎題的截止時間是氧氣用完前的一個小時, 如果沒有趕在時限前找到答案,就會小命不保唷! 題目在此—— 你是誰~? 祝各位好運! 【驚悸推薦】 栞【台灣推理夢工廠廠主】 笭菁【恐怖作家】 這群人【網路人氣團體】 馬來魔【影評人】 (依姓名筆劃序排列)

內文試閱

  12:00~11:00   輕柔的旋律流瀉著。   小野寺裕太以為這段旋律是通知電車將要發車的音樂。以前是單調乏味的鈴聲,即使並不趕時間,也像被人催促一樣,教人心頭忐忑,但這段短短的旋律有著使人心靈沉澱下來的音色。   裕太閉著雙眼,沉醉地聽著那段音樂。   簡短的旋律播放完畢後,沉默到來。   沒有聽見一如既往的喧囂。   突如其來降臨的靜寂讓裕太不安起來。他以為自己在電車上睡著了,但似乎不是。   裕太緩緩張開沉重的眼皮。   有著無數小黑點的白色天花板映入眼簾。他在房間裡,但不是自己的房間。   「這裡是哪裡?」   裕太慌忙坐起上半身。他就直接躺在地板上。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裕太克制著不讓大腦陷入混亂,竭盡所能確認狀況。   「這……不是夢吧……?」   眼前是一邊約有十公尺長的正四方形房間,所有牆壁全是銀色金屬板,其中一面用黑色噴漆寫著偌大的「第3號房間」幾個字,地板上貼著沒有彈性的白色壁紙。離天花板大概有十公尺高吧,比一般住家還高得多,有八個圓形照明燈從那裡照亮房間。   簡直像是科幻電影裡會出現的近未來風格、冷冰冰的房間。   裕太緩慢環顧房間。這個房間沒有一般該有的東西。   「怎麼會?」   他全身顫抖,再一次仔細察看房間的每個角落。但是,果然沒有「那個東西」。   這個房間沒有「門」。不對,不只是門,也不見半扇窗戶或通風口這種可供人通過的出口。比起房間,這裡更像是四角形的箱子內部。沒有出口──   一名短髮女性躺在臉色慘白的裕太身邊。   一看見她,昨晚的記憶就重新湧現。但正確說來也許不是昨晚,而是好幾天前的記憶了……總之,裕太看見她後,回想起了自己還記得的最後一天。   她的名字是川瀨由紀,東埼大學工學系三年級生。裕太和由紀在約會。   雖說約會,也只是一起看電影吃吃飯。別說接吻,兩人連手都還沒牽過。那天也是兩人首次單獨見面。   那一天,兩人在新宿看了風評不錯的愛情片。對於患了不治之症的戀人最後死了的老掉牙劇情,兩人都大皺眉頭,邊在居酒屋吃飯邊異口同聲痛批那部電影,又在酒吧喝了雞尾酒。後來為了送她回家,兩人坐上計程車。到此為止他都記得,但為什麼現在……   「發生什麼事了?」   細微但鎮定的話聲傳來。由紀已經撐起上半身,張著杏仁大眼四處張望。   「你還記得來這裡之前的事嗎?」   「到在酒吧喝酒、坐上計程車為止都還記得。」   「我也是。」   「是在計程車上發生了什麼事嗎?」   「不曉得。」   由紀搖搖晃晃地站起身,審視房間一圈。   「我們好像被關起來了。」   「而且被關起來的不只有我們。」   房內除了裕太和由紀外,還有男女共三人。分別是穿著名牌西裝的微胖中年男子,和穿著黑色夾克外套搭配裙子,三十幾歲的長髮女子。兩人的關係似乎相當親暱。   最後是抱膝坐在房間角落,頭髮蓬鬆雜亂,年紀約三十上下的男子。他穿著髒兮兮的棉質衣服,看來就像遊民。   「您知道這裡是哪裡嗎?」   裕太問西裝男。男人的鬍子未經修整。裕太也在意起鬍子,摸了摸下巴,發現觸感有些粗糙,看來鬍子變長了一些。他約會前才剃過鬍子,果然在那之後已經過了一天。   「這個嘛……」   聽到裕太發問,男人看向身旁的女子,女子膽怯地搖搖頭。她臉上的妝脫落大半,眉毛也不見了,五官因此顯露出苛薄之色。   「我們完全不曉得這裡是哪裡,還有自己為什麼會在這裡。」   裕太接著也問了看似遊民的男子。   「我什麼也不知道。」   看似遊民的男子低垂著頭,嘟囔說道。   「這個房間太奇怪了!」   身後傳來女性的刺耳叫聲。裕太回過頭,長髮女子正在大聲嚷嚷。   「這裡沒有門,到處都看不到門!」   她陷入恐慌了。   「妳冷靜一點!沒事的。」   同行的中年男人說著沒有根據的話安慰她。   「什麼沒事,這種情況哪裡沒事了!」   女子兇巴巴地反駁中年男人。   「這裡沒有門喔,要怎麼樣才能出去!」   「一定有某個地方設置了機關。」   中年男人讓女子坐下後,走向牆壁。他是想檢查看看有沒有什麼機關吧。   裕太半抱著期待,注視男人的行動。   中年男人定睛望著金屬板牆壁,伸手觸摸。下一秒,「唧」的短促電流聲響起,男人往後一跳離開牆壁。   「怎麼了?」   裕太一問,中年男人便將蒼白的臉轉向他。   「這、這上面有電。」   「咦!」   「這下子根本不能碰牆壁。」   在茫無頭緒的情況下,裕太一行人被關在百分之百的密室裡。   裕太想起幾年前看過的《異次元殺陣》這部電影。數名男女被關在立方體房間裡,他們必須從牆壁、地板和天花板上的門離開房間,尋找出口。在互相連接的許多房間中,有房間設置了陷阱,一旦走進去,恐怖的機關就會啟動,接二連三地殺死主角等人。   現在的狀況和電影很像,但與那部電影不同的是,《異次元殺陣》的房間有門,這裡卻一扇門也沒有。沒有門,就無法逃脫。   「我們都已經死了……」   待在房間角落,疑似遊民的男子用令人發毛的嗓音低語。   「這裡是通往另一個世界的等候室。」   聞言,長髮女子左搖右晃地起身。   「……不要,我才不想死……救命啊,誰來放我出去──」   然後她衝向金屬板牆壁。   「不行!」   裕太想阻止她,卻被她輕易地一手推開。   女子拍打牆壁想要求救,就在那瞬間,電流貫穿全身。   「呀──!」   遭到電擊後,女子大驚失色地跌坐在地。   「這、這、這是什麼……」   「會覺得痛,表示妳還活著喔。」   由紀冷冷地對發出慘叫的女子說。她的態度讓女子相當不悅。   裕太不禁苦笑。由紀心直口快,天不怕地不怕的個性在朋友間風評不佳。但是,裕太就是欣賞作風強勢的由紀。   長髮女子頹坐在地,整個人因這絕望事態茫然失神。   「你們想得起自己是怎麼進到這裡來的嗎?」   中年男人詢問裕太。男人名叫丸山一彥,四十八歲,現為建設公司的部長。長髮女子是丸山的下屬今井美奈子,三十九歲。   裕太向丸山描述了他們自己最後的記憶。   「我們也是。和她吃完飯後,搭上計程車一醒來,就在這裡了。」   「果然是因為搭計程車嗎?」   「早知如此,就算喝醉酒,還是該自己開車回去。都怪那傢伙,說什麼酒駕很危險,搭計程車比較好……」   丸山的語氣像在說會被關在這裡,都是美奈子的錯。   美奈子狠狠瞪著丸山。   氣氛很尷尬,但美奈子似乎沒有心力再向丸山抱怨。   由紀站在房間正中央的木紋桌子前,那是擺在這裡的唯一家具。堅固的鐵管桌腳被牢牢固定在地板上,沒有椅子。   由紀正在檢查桌上的「那個東西」。那樣東西在這個空間裡顯得格外突兀。   「小野寺,雖然可能白費工夫,但還是檢查一下隨身物品吧。」   由紀一說,裕太趕忙摸索衣服的口袋。見狀,丸山和美奈子也把手伸進口袋裡。口袋裡別說手機,連一塊口香糖或打火機也沒有。在被送來這裡的途中,東西全被拿走了吧。   「什麼也沒有,連手錶也被拿走了。」   「我的領帶也被取走了。」   繼裕太之後,丸山跟著說道。美奈子也搖了搖頭。看似遊民的男子完全沒有察看口袋,但看他的穿著,也用不著找吧。   「能打造出這種房間的傢伙,應該不會笨到忘記拿走手機吧。」   由紀像在報告實驗的分析結果般說。   「沒用的,我們都死了。」遊民男陰沉地逕自下結論。   裕太忍不住火大地瞪向男子。   由紀走到遊民男跟前,雙手抱胸直挺挺站著。   「你怎麼能斷言我們死了?」   「因為我死了啊。」   「有什麼證據能證明你死了?」   「不是證據,而是從狀況來看,我已經死了。」   「那說明一下是什麼狀況啊!」   由紀想與遊民男四目相對,但他臉龐低垂,只是一直面朝下方。   「我自殺了。所以,這裡是通往另一個世界的等候室。」   由紀一臉不以為然,心浮氣躁。   「不久天使或是死神就會出現,帶我們到另一個世界去。」   看似遊民的男子繼續說著愚不可及的論調。   「能說說你是怎麼自殺的嗎?」   「我是……」   原先滔滔不絕的男子突然結巴起來。   「你自己說你死了喔。至少能告訴我們死法吧。」   「……那個……算是自然死亡吧……」男子小聲地說。   「自然死亡的自殺是什麼意思?」   「也有可能是凍死……」   「夠了,你講話再清楚一點!」由紀表情凌厲地狠狠瞪著男子。   裕太也無法插手干涉,只能屏著呼吸注視兩人的一來一往。   男子還是低著頭,嘟嘟囔囔地開始說明。   「我走進了富士山的樹海。我想尋死,但沒有勇氣自殺。所以要是運氣好能夠走出那裡,我就打算豁出一切重頭來過……但要是沒能出來,就直接死在那裡頭……」   裕太覺得他的聲音很耳熟,但想不起來在哪裡聽過。   「你在樹海裡徘徊了幾天?」   「這……」   由紀逼問支吾其詞的男子。   「幾天?」   「一、一天。」   「才一天!」   「正確地說是半天左右……進入樹海的當天晚上,我走得很累就睡著了,一醒來就……」   「就在這個房間了吧?」   男子臉龐朝下地點點頭。   「那根本無法肯定你死了吧。」   「可是……我想尋死是事實啊。所以,我一定是死了……」   「哇……最近連前往另一個世界的方式,也變得很高科技呢。」   由紀冷若冰霜地丟下這句話後,便緩緩起身,走向置於房間正中央桌上的「那個東西」──也就是桌上型電腦。   桌上有電腦主機、螢幕、鍵盤和滑鼠,最起碼該有的操作道具都齊全了。電腦的電源線和網路線從地板上的小洞延伸而出。還有一條電線從電腦往外延伸,連接著放在桌子後方,半徑一公尺寬,高約三公尺的圓筒。圓筒上裝著電子計時器。   計時器的顯示時間為11小時35分鐘……不,變成11小時34分鐘了。   由紀站著面向電腦。   「我們可以操作電腦嗎?」裕太擔心地開口。   「既然放在這裡,就是要我們操作吧?」   說是這麼說了,但由紀似乎也不確定,猶豫著要不要握住滑鼠。   螢幕正播放著保護程式,詭異的魚類在深海裡悠游。   「你不覺得這台電腦是能否離開這裡的關鍵嗎?」   「可是,我也很在意那個。」   裕太指向裝有計時器的圓筒。   「那樣子簡直就像……定時炸彈。」   由紀也注意到了,所以才沒有碰滑鼠。倘若圓筒是定時炸彈,一握住滑鼠就會爆炸的話,恐怕在場所有人都會沒命。   計時器的時間變成11小時33分鐘。   「就算那是定時炸彈,既然有計時顯示,就表示還有時間吧?不會馬上爆炸。」   由紀不再遲疑,握住滑鼠。   螢幕的畫面出現切換。   圓筒沒有爆炸,時間顯示也沒有改變。   裕太如釋重負地用力吐了口氣。   「你振作一點。」由紀說,為臉色鐵青的裕太打氣。   「嗯……」裕太窩囊地應聲。   「欸,快看!」   聽見由紀催促,裕太也探頭看向螢幕。   螢幕上出現了熟悉的畫面。   「這個是?」   「嗯……」   觀察著兩人模樣的丸山也走到電腦前。   「怎麼了嗎?」   「好像可以用電腦,這個介面是收發信件用的軟體。」   「咦!」   聽了裕太的說明,丸山的聲音高了八度。   「也就是說……」   「我們可以發送郵件。」   「什、什麼?你們剛剛說了什麼?」   呆坐在地上的美奈子連滾帶爬地迅速靠了過來。   「可以發送郵件……」   「還不確定。」由紀很謹慎。   「妳快點試試看啊!」   聽到美奈子的命令語氣,由紀與裕太不快地互相對望。   「那個圓筒和計時器就像定時炸彈一樣吧?」   由紀說完,美奈子和丸山重新看向圓筒。   「那個圓筒和電腦連在一起嗎?」丸山問。   「我擔心如果隨便操作,有可能會爆炸。」   「嗯,也是呢。」丸山發出沉吟。   「結果到底怎麼樣嘛!」美奈子承受不了緊張,發出刺耳的高音。   「妳覺得呢?」   由紀壞心地反問。一被徵求意見,美奈子立即面有難色。   「這、這種事我怎麼知道……」   「是喔。」由紀簡短回應,一副明顯瞧不起美奈子的模樣,然後向大家確認地問道:「那就由我來操作囉,沒問題吧?」   「嗯、嗯……」   但只有裕太答腔,其他人都沉默不語。   由紀焦急地移動滑鼠,點下撰寫新郵件的圖示。   一般都會出現新郵件的撰寫視窗,這台電腦卻一點反應也沒有。無可奈何之下,由紀又接連點了其他圖示,但每個圖示都打不開。   「好像無法發送郵件。」由紀自暴自棄地說。   「也就是無法求救囉?」   「沒錯。」   「真是空歡喜一場!」   美奈子頹然地癱坐在地。   由紀早就料到會這樣了吧,看起來不怎麼沮喪。   裕太看著螢幕,發現了一件事。   「快看這個!」   聽見裕太大喊,由紀將目光投向螢幕。   「收件匣」有一封新郵件。   「有人寄了郵件來。」   「怎麼回事?」   由紀看向裕太。   「打開看看吧。」   由紀點點頭後,點下收件匣。   畫面切換至收件匣,有一封未讀郵件。   寄件者:管理員   主旨:歡迎來到遊戲屋   看來這封信是將裕太等人關在這裡的兇手寄來的。   「我打開囉。」   裕太和丸山默默點頭。   打開郵件,出現在螢幕上的是──   歡迎來到遊戲屋!   接下來說明遊戲內容。   你們如果想平安回家,就只能找到謎題的答案,贏得比賽。   房內的氧氣只提供十二小時。不對,已經不到十二小時了呢。請在時間之內找出答案吧。   我不接受任何提問。   那麼,開始出題。啊,我突然忘記題目了。   請各位等我一下吧!   「簡直瘋了!」由紀抬高音量說。   「只為了戲弄我們,就創造出這種地方嗎……」   「重點在於謎題是什麼吧?」   丸山也看完了郵件,大表不滿。   「不曉得。」   「看來那個圓筒是氧氣槽。」   「所以裡頭有十二小時五人份的氧氣吧。」   「不過,知道那個不是炸彈後,我還真是鬆了口氣。」   「你是笨蛋嗎?」   聽到裕太不經大腦的發言,美奈子大為光火。   「我們還是一樣無法離開這裡啊。而且氧氣還只提供十二小時,我們根本只能等死。」   「不對,是剩下十一小時再十五分鐘。」   由紀看向圓筒的計時器,故意挑毛病。   美奈子皺起臉,背過身去。   「竟然創造出這種愚蠢的遊戲來玩弄人命,真是不可饒恕。不管兇手是什麼人,我絕對要逃出這裡再抓住他。」   由紀狠狠瞪著電腦螢幕。

作者資料

藤達利歐(藤ダリオ)

一九六二年生於日本北海道。活躍於影視圈,參與過的劇本創作包括《貞子3D》、《富江》系列;參與的動畫製作則有《京極夏彥 巷說百物語》、《魅魎之匣》等。二○一○年以《沒有出口》一書正式踏入文壇。 他的作品設定奇特,一向極具趣味性和娛樂性,深受讀者好評,堪稱鬼才作家。另著有《山手線死亡遊戲》、《放學後Dead x Alive》、《推理劇》、《演葬會》、《死亡召喚廣播》、《製造恐怖的方式》等書,以及少年小說《妖怪偵探團事件檔案》系列。

基本資料

作者:藤達利歐(藤ダリオ) 譯者:許金玉 出版社:皇冠 書系:異文 出版日期:2015-07-13 ISBN:9789573331698 城邦書號:A1300232 規格:平裝 / 單色 / 25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