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不會哭泣的魚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不會哭泣的魚

  • 作者:阿部夏丸
  • 出版社:親子天下
  • 出版日期:2015-07-06
  • 定價:300元
  • 優惠價:85折 255元
  • 書虫VIP價:237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25元

內容簡介

◆第十一回坪田讓治兒童文學奬 ◆第六回椋鳩十兒童文學獎 阿部夏丸最受大人和小孩歡迎的沁涼有情之作 在大自然中感受生命之間最真摯互動的滋味 豐富的河川生態知識,是國中小學環境教育最佳閱讀素材 囊括日本坪田讓治兒童文學奬、椋鳩十兒童文學新人獎 附錄【456+學堂】,閱讀教學專家溫美玉老師設計提問單,閱讀力全面UP! 什麼才是最重要的? 有時候,什麼都不做反而比較好…… 野溪是最讓人無法抵擋的天然遊樂場, 一躍而入,在夏日沁涼的溪川中泅泳, 洞見世界的複雜,窺見生命中的純真, 咀嚼少年成長歲月中既歡愉又感傷的滋味。 三段清新動人的故事,讓人不禁反覆思量。 〈築堰抓魚〉,去妖怪水車那裏抓魚是少年們最燦爛的回憶,但是大人卻對這條河另有盤算。 〈不會哭泣的魚〉,小智不明白浩介為什麼對石川鮭有著神祕的執著,直到…… 〈金爺爺的魚〉,大草魚勾起金爺爺在戰場上痛苦的回憶,他的心似乎還留在那兒沒回來。 本書是阿部夏丸初試蹄聲獲得日本兩項兒童文學大獎之作,也是他作品中最受大人小孩喜愛的一部,看似描繪尋常的生活日常,卻細膩呈現人物的意念情感、人我之間的觀念溝通,引領讀者輕輕的走過故事角落,卻深深的觸動人心,讓孩子洞見大人世界的複雜,讓大人窺見孩子生命中的純真。 小孩子來到野外,眼睛都會閃閃發亮,所看到的事物比大人多一百倍。我以前也曾有過那種眼神,所以,長大之後,我用相同的方式遊戲,試圖找回年幼時的眼神,似乎真的看到一些東西,但是,其實還差得很遠呢!《不會哭泣的魚》就是在這種心情下創作的處女作。——《不會哭泣的魚》作者.阿部夏丸 很難想像從不釣魚,對魚類一無所知的我,會被這樣的故事深深吸引並震撼。看似閒散卻無比精準且溫暖的筆調,悠悠緩緩道出如夢似幻的心情故事。若以為這是故事全部,你就錯了,因為懸疑處處可見,讓人隨時都得掛心。——台南大學附設實驗小學教師.溫美玉 現代人親水機會漸少,跟河川、海洋的關係愈來愈遠,但僅僅在幾十年前,河和海都還是大人們每日營生的場域、小孩最愛的天然遊樂場。幸好,我們還有阿部夏丸,可以和他筆下人物共遊(游),想像自己在溪水中、河岸邊的樣子,想著想著……也許有一天,河川回復以前的樣子,我們就能和《不會哭泣的魚》書中的人物一樣,盡情享受大自然的恩賜。——張東君.科普作家、臺北動物保育教育基金會祕書組組長 附錄【456+學堂】:由閱讀教學名師溫美玉老師領軍帶路,十五個精心設計的提問與學習活動,打通思辯經脈,累積理解功力,從「隨性閱讀」進階到「策略閱讀」,培養獨立閱讀寫作的能力! 【樂讀456+】系列特色: .對象:國小中高年級適讀 .內容:去除注音輔助,上限至八萬字的長篇章節故事 .選題:寓意深遠能連結生活,且能充實多元學習的主題 .附錄【456+學堂】:由閱讀教學專家老師執筆,從閱讀素養角度出發,最精準設計的提問單 .目標:從「大量閱讀」進階到讀得懂、讀得精,能統整觀點的「有效閱讀」

目錄

第一部 築堰抓魚 第二部 不會哭泣的魚 1.螫蝦的味道 2.香魚河 3.河童的祕密基地 4.瞭望台上 5.孤獨的金魚 6.精靈巡遊 7.鳥巢 8.夢幻魚 9.河童的手 10.香魚順河而下 第三部 金爺爺的魚 1.夏天的蕃茄 2.草魚 3.我們釣到的大魚 作者的話 樂讀456+學堂

序跋

《不會哭泣的魚》作者後記
◎文/阿部夏丸   我是超級大懶蟲。   至於有多懶,聽我說一件事就知道。我兒子讀小學一年級,他在玩動物遊戲時說:「我當兔子,爸爸,你當樹懶。」   但是,我也有自己引以為傲的事。去河邊釣魚時,我就不再是懶洋洋的樹懶了,兩雙眼睛好像翠鳥般發亮,靈活的身影就連山貓都會嚇到。   每次釣魚時,我都很神氣問我兒子:「怎麼樣!」所以,我完全不會對自己平時的懶惰感到難為情。   說到難為情,最後有一句話讓我感到很難為情,那就是時下流行的「善待大自然」、「善待地球」這幾句話。我很喜歡上山或是去河裡玩,卻從來沒有想過要「善待大自然」這件事。對大自然來說,人類的「善待」其實很無力,我相信那是打著領帶的大叔在辦公桌前想出來的廣告詞。   前幾天,我遇到這樣一件事。   我帶著兒子一起去釣魚,聽到一位母親和她兒子之間的對話。   「把這隻螫蝦放回去吧?」   「我不要。」   「帶回去也沒用啊。」   「我要養。」   「反正早晚會死啊。」   「不要,我要養。」   「聽我說,我們要保護大自然,不能隨便帶回家或是弄死牠們。」   「不要嘛,我要養……」   「你是個乖孩子,對不對?」   「不要嘛,我要養……」   那位母親搶走哭喊的孩子手上的水桶,倒進了水池。   「你看,螫蝦也很開心。」   我很想對那位母親說:「等一下!」   雖然我無意對這種母親說什麼,卻發自內心地同情那個孩子。   我小時候曾經奪走了無數螫蝦和蝌蚪的生命,但螫蝦和魚從來沒有寫信來向我抗議。大自然對小孩子的搗蛋行為很寬容。   姑且不談那些因為私人利益破壞山林和河川的大人,小孩子應該多走到戶外,接觸昆蟲、花蟲和魚這些小生命。看到昆蟲就抓,看到路邊的野花就摘,大自然和地球不會因為小朋友的這些行為而受到影響,但我並不是提倡小朋友動手破壞,千萬不要搞錯了。   我在讀小學時,曾經和其他三個同學把矢作川堤防上的百合花全都摘了下來,總共摘了幾百朵花,然後躺在上面睡午覺。結果被大人狠狠罵了一頓,「堤防上的百合全毀了」,我們這些搗蛋鬼都嚎啕大哭。但是,我至今仍然無法忘記那些百合的濃烈香氣,但長大之後,也沒有想再去做這種事。最驚訝的是,翌年的堤防上,綻放了比前一年更多的百合。   來到原野時,小孩子的眼睛都會發亮,所看到的事物比大人多一百倍。我以前也曾經有過那種眼神,所以,長大之後,也用相同的方式遊戲,試圖找回年幼時的眼神,似乎真的有看到一些東西,但是,還差得很遠。於是,我回想起往事,還是差得很遠……。   《不會哭泣的魚》就是在這種心情下創作的處女作,衷心感謝讓這本作品問世的目黑實先生和若月真知子小姐。   一九九五年四月

內文試閱

  「老師在讀大學時,曾經研究過『魚到底會不會哭』這個課題。」   「魚會不會哭嗎?」   「你覺得呢?」   「好難喔,但是,魚應該也有想哭的時候吧?」   「嗯,老師也這麼覺得。魚應該也會哭,只是必須證明。」   「證明?」   「因為肉眼看不到內心,所以,必須用具體的方式證明魚在哭。」   「那就只有眼淚了。」   「沒錯,關鍵就在於魚會不會流眼淚。」   「眼淚……,魚到底會不會流眼淚?」   「目前認為魚沒有淚腺,所以沒有眼淚。」   「所以,魚不會哭嗎?」   「未必啊,即使沒有眼淚,搞不好也會哭啊。」   「真複雜。」   「的確很複雜,所以,老師至今仍然潛在水裡觀察魚。」   老師雖然說不知道,但仍然相信魚會哭。   「但是,今年夏天,我在矢作川看到了有趣的東西。」   「什麼東西?」   「河童。我在河童淵發現了兩個河童,有時候也會爬到樹上。」………(本章未完)   ******   浩介雖然和大家一起上課、下課,但仍然不和任何人說話。下課的時候,始終看著窗外。午間休息時,也都獨自去操場。   「那傢伙真跩。」政二壓低聲音說。   「對啊,跩個屁啊。」一郎回答。   這一陣子,只要浩介一離開教室,大家就開始在背後議論紛紛。因為這些同學都對浩介很反感。雖然也有同學覺得無所謂,但大部分同學都覺得他太跩了,越來越看不下去。越是功課好、運動能力也很強,平時被稱為好學生的人,越無法忍受浩介的這種態度。   「有誰知道他家住哪裡嗎?」政二用稍微大一點的聲音問。   一郎也跟著問:「有人知道嗎?」   教室內一片寂靜,大家都你看著我,我看著你。   「沒有人知道嗎?真奇怪。」   的確很奇怪。我們這個學區很小,如果有新搬來的同學,住在附近的同學應該會知道。   滿子說:   「我問了老師,那個新同學住在哪裡,老師說,他沒去過,所以也不知道。」   越來越奇怪了。   「有人在校外見過他嗎?」政二說話的語氣比剛才稍微神氣了。   「我曾經在天神橋那裡看過他。」博史說。   「我在神社見過他。」   「他每天都從東門那裡回家。」   「我看到他經過腳踏車行。」   「我在矢作川的堤防見過他。」   「我也在堤防看到他。」   大家提供了很多線索。   「我猜他八成住在東町,好,我們今天去跟蹤他。」政二好像在玩偵探遊戲般說道。他們決定放學後去跟蹤浩介。   「還有誰要去。」   「喔,我去。」   「還有我。」   政二的幾個好朋友紛紛回答,雖然還有其他人猶豫不決,既想要加入,內心又有點罪惡感,所以最後還是沒有吭氣。我也是其中之一。政二他們張大了鼻孔,興奮地討論著,好像要去抓壞人。最後,政二決定和一郎、博史一起去。   第二天,教室內開始流傳關於浩介的驚人謠言。   「那傢伙絕對是河童。」政二他們信誓旦旦地說,「昨天,我們三個人去跟蹤他,他走出東門後,就直接去了天神橋。」   大家都聚精會神地聽著政二說話。   「他走下天神橋的堤防後,就脫光了衣服,只剩一件內褲。」   「什麼?脫得只剩內褲?」   「好噁喔。」   幾個女生叫了起來。   「對啊,他只穿了一條內褲,就嘩嘩地走進河裡。」   我覺得他們越說越離譜了,他絕對是去河裡抓魚。   「他是去抓魚吧。」我說。   那三個人異口同聲地說:   「不是,不是,之後才驚人呢。」   「之後?」   「對啊,他在河裡玩了一會兒,抱著衣服上岸了,你們猜他之後去了哪裡?」   大家都屏息等待。   「他沿著堤防走去下游那裡,沒錯,他走進了河童林。」   大家聽到這裡,全都面面相覷。   矢作川在天神橋的下游有一個低窪處,據說那個深淵有十公尺深,大家都稱為河童淵,不敢靠近那裡。因為老人家說,河童住在那個深淵,所以,我們絕對不會去那裡游泳。河童淵旁的一片樹林就是河童林,聽說河童就睡在那裡。除非有什麼重要的事,否則就連大人也不會輕易去那裡。   「他真的走去河童林了嗎?」我問。   「對啊,真的啊。」   「沒錯沒錯。」   三個人齊聲回答。   「而且,太陽下山之後,他也沒有出來。」   大家的表情都很緊張。因為浩介不可能不知道那裡危險而誤闖進去,也不可能是迷路。因為那片樹林白天也很暗,裡面很陰森,比去墓地試膽更可怕,根本不可能一個人跑去那裡。   「他是河童啦,絕對不會錯。」政二自信滿滿地說,「因為他真的在太陽下山後,還沒有出來啊。」   政二、一郎和博史都用力重複這句話。   隔天放學後,我偷偷地跟蹤了浩介。雖然心裡覺得這樣很不好,但我想瞭解真相,而且,我為自己找了一個冠冕堂皇的理由──身為班長,必須知道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走出東門後,浩介果然走向天神橋。我家也在那個方向,於是,和他保持三根電線桿的距離,悄悄走在他身後,但越走越覺得自己很沒出息,更覺得很對不起浩介,好幾次很想鼓起勇氣叫他,只是想起他剛來學校那天的冷漠眼神,最後還是叫不出口。   浩介走去天神橋的堤防,筆直走進了河童林。   我努力克制著內心的害怕,情不自禁地跟著他走了進去。河童林裡雜樹叢生,有很多小樹枝,光線很昏暗,而且有一股既像是青草,又像是灰塵的怪味道。昏暗的盡頭,傳來水流入河童淵裡的嘩嘩聲,我內心湧起一股難以形容的不安和害怕,忍不住叫了起來:   「浩介。」   周圍的環境似乎被我的叫聲嚇到了,水流聲也好像暫時消失了。一陣沉默後,浩介從樹林深處探出頭。   「原來是你啊。」   我的表情可能快哭出來了,搞不好淚水在眼眶裡打轉。   「你一個人嗎?」浩介淡淡地問。   「對,一個人。對不起,我跟蹤你。」   我以為浩介會生氣,對黑暗的不安和害怕,變成了對浩介的害怕。   浩介沉默了很久,終於開口說:   「跟我來。」   然後,走進了河童林的深處。   樹林中有一條像是浩介走來走去形成的小徑,像隧道般的小徑可以讓小孩子蹲著鑽進去,大人的高度看不到這條隧道。   「這條路是你走出來的嗎?」   「對啊。」   「好厲害。」   「這棵樹上有刺,小心點。」   我跟在浩介身後,在隧道裡爬行。   隧道從樹林的入口蜿蜒了二十公尺左右,前方突然開闊起來。那裡有一片大約三公尺左右的圓形平地,周圍長滿了樹木。地上鋪著乾草,也有可以當成桌子使用的樹樁。陽光從茂密的樹木縫隙灑了進來,隔著樹木看向發出水聲的方向,可以看到河童淵的碧水。   浩介有點故弄玄虛地說:   「這裡是我的祕密基地。」   「祕密基地?」   「對,別人都不知道的地方。」   「你不住在這裡吧?」   「那當然啊。」   「因為……」   我把教室內發生的事告訴了浩介,把有幾個人跟蹤他,以及認為他是河童的事統統告訴了他。   「不瞞你說,我就是河童。」   「什麼?」   「哈哈哈,如果真的是河童就好玩了。」   「嚇了我一大跳。」   看到浩介的笑容,我終於鬆了一口氣。   「對不起。」   「為什麼?」   「因為這裡是你的祕密基地啊。」   「也對啦,不過,早晚會曝光的。」   「但是……」   浩介看著一臉歉意,手足無措的我問:   「你覺得這裡怎麼樣?」   「嗯,好興奮。」   「那就當作是我們兩個人的祕密基地。」浩介說完,從乾草下抽出一把開山刀說:「跟我來。」   「好。」   浩介拿著開山刀,走去合歡樹下。雖然浩介很壯,但畢竟是小孩子,開山刀拿在他手上顯得特別大。   「我們把這棵樹當作我們的守護神。」浩介說完,用開山刀用力砍向合歡樹粗大的樹幹,灰色的樹皮被砍斷了,露出了白色的肉。「給你。」   開山刀拿在手上很沉重,我用力握著刀,對準浩介剛才砍的位置,用力砍了下去。   咚。   合歡樹的粗大樹幹上留下了我和浩介砍出來的痕跡,看著白色的╳記號,雖然有點於心不忍,但在心裡好像在唸咒語般,默唸了「祕密」這兩個字好幾次。   ******   瞭望台上   「小智,把繩子遞給我。」   「這根嗎?」   「不是,是細的那根。」   「我丟囉。」   「好,謝啦。」   我正站在枝葉茂盛的合歡樹下,浩介像猴子一樣踩在樹枝上,把繩子綁在上面。   那天至今已經兩個月了。我每天都來這裡,為了避免被明良他們發現,我們故意走不同的路來這裡,改建我們的祕密基地。   這裡原本只有一個房間,如今已經增加到五個。我們目前所在的是守護神的房間,另外還有倉庫和廁所,以及我和浩介的房間。我們可以設計各自的房間,但其他的都兩個人一起動手。   「小智,鐵線,鐵線。」   「這個嗎?」   「對,丟給我。」   「我丟囉。」   「謝啦。」   雖然浩介很喜歡使喚別人,但我覺得這種直率的態度更容易相處。他在祕密基地和我聊了很多事,學校的事、玩的事,尤其說到釣魚的事,整個表情都亮了起來。   我們在學校仍然裝陌生。雖然我們在這裡聊得很開心,也玩得很開心,但在學校時,至今仍然沒有說過一句話。我曾經向他打過一、兩次招呼,浩介完全不理我。   所以,不要說老師和同學,就連我媽也不知道我們之間的關係。即使我們在學校時不說話,卻沒有影響我們之間的關係,既然浩介喜歡這樣,我也無所謂。而且,這種祕密的感覺也很不錯。   「已經綁好兩根當腳架了,再給我一根新的圓木。」   「這根嗎?」   「哪一根都可以,快點啦。」   「你拿得到嗎?」   「拿得到,拿得到。」   我踮著腳,把樹枝遞給樹上的浩介。浩介也用力伸出手,接了過去。   「等我綁好這根,就來吃午飯。」   「OK,你小心點。」   「我怎麼可能掉下來。」   浩介把圓木綁在樹枝上,他用三根圓木在樹枝上組成一個平坦的三角形,作為房間的地板。也就是說,要在樹上做平坦的地板,把那裡當作瞭望台。   老實說,這個計畫是我想出來的。我看了名叫《水滸傳》的書(雖然是漫畫)後想到的,我覺得那些綠林好漢在陡峭的岩石上瞭望太帥了,所以,很想在這裡做一個。   一開始,浩介露出不太樂意的表情,但最後還是配合我。我這才發現,當我們兩個人決定某件事時,無法少數服從多數,其中一個人必須忍耐,否則就會吵架,這次浩介願意忍耐。雖說是忍耐,對我們來說,也是開心的事。浩介現在也很開心地忙得滿頭大汗。   「好,完成了。」浩介大聲說完,手腳都架在三根圓木上,像猴子一樣盪來盪去。   「不會危險嗎?」   「小事一樁。」浩介很有自信地回答後,沿著梯子下來了。其實也不是什麼梯子,只是一根每隔三十公分就綁了一個結的繩子而已。   「辛苦了。」   「今天應該可以完成。」   「真的嗎?」   「因為師傅很能幹啊。」   「來吃午餐吧。」   「好,我先去洗手。」   浩介走去河邊,我去自己的房間拿午餐。說是午餐,其實只是加了鹽巴的飯糰,和從家裡廚房偷來的一個罐頭而已。   雖然一開始覺得這個樹林很可怕,但來了幾次之後,就沒有這種感覺了。比起在家裡,在學校,我現在更喜歡這裡。被樹木的枝葉包圍時,可以聽到風的呢喃,也可以聽到鳥啼和潺潺流水聲。這裡絕對不是昏暗、可怕的地方,從樹葉縫隙照進來的陽光很溫暖。   我的房間是四方形的。別以為這是理所當然的事,這裡只有我的房間是四方形的,其他的都是圓形房間。因為浩介說:   「動物的巢都是圓的,因為滾來滾去比較方便,而且也比較安心,所以一定要圓形。」   他說的很有道理。我發現以自己為中心的房間,的確是每個角落都伸手可以摸到的圓形比較方便。至於為什麼我的房間要做成四方形,是因為書桌的關係。   一個月前,在丟大型垃圾的日子,我在空地上發現了一張小書桌。雖然是跪坐著使用的舊書桌,但我很想要,於是就搬來這裡,只不過長方形的書桌放在圓形房間很不穩,所以,還特地把原本圓形的房間改成四方形的。   回到守護神的房間時,浩介已經等在那裡了。   「肚子餓死了。」   「來了,讓你久等了。」   我從紙袋裡拿出飯糰和罐頭,放在樹樁的桌子上。   「喔,是秋刀魚罐頭,真豐盛啊。」   「偶爾吃的話,應該沒問題吧。」   「不管偶不偶爾,隨時都沒問題。」浩介大口吃著飯糰。   我之所以說「偶爾」,其實是有原因的。之前我帶了便利商店的便當,浩介說:「這種食物太弱了,不行啦。」(但他還是把便當吃得精光。)   久而久之,就決定午餐都吃鹽巴飯糰,也經常吃釣到的魚。雖然一開始我們說好輪流準備星期天的午餐,但輪到浩介做午餐時,他每次都準備烤地瓜或是釣來的魚,說什麼:「來吃好料的,快吃,快吃。」不久之後,就變成每次都由我帶鹽巴飯糰了。烤地瓜和烤魚雖然好吃,但和我親手做的鹽巴飯糰相比,實在遜色多了。   「小智,你不覺得罐頭食品是男人的食物嗎?」   「有嗎?」   「對啊,那是男人的味道。」浩介語氣堅定地說完,伸手折斷了一根樹枝,然後又折成兩半,做成了筷子,夾起罐頭裡的魚。「好吃,小智,你也快吃啊。」   「好。」   罐頭魚的確很好吃,但可能是因為在這裡,所以無論什麼都變得很好吃吧。   全都吃完之後,我們兩個人躺在乾草上。仰躺在草上時,浩介剛才用圓木綁好的三角形剛好就在眼前。   「浩介,等一下要怎麼做?」   「把之前鋸好的圓木排在那個三角形上,全都綁緊,對,就好像綁竹筏一樣。」   「最好要有欄杆。」   「好主意。」   「那我也一起幫忙。」我回答後,站了起來。   「現在就要開始嗎?」   「心動不如行動。」   「好啊。」   浩介也站了起來,爬上合歡樹後,用鐵絲綁緊我遞給他的每一根圓木。雖然很費事,但浩介很懂得訣竅,綁到第十根時,他對我說:   「小智,你要不要上來?」   「已經可以了嗎?」   我抓住繩梯爬了上去。樹上比我想像中更高。   「很高吧?」   「比我想像中更高。」   「你會害怕嗎?」   「沒問題。」   其實有問題,我知道自己的雙腳在微微發抖,為了不讓浩介發現,我急忙說:   「我來綁欄杆,綁在這裡可以嗎?」我把一根圓木架在樹枝上。   「要綁緊喔。」   「我知道。」   浩介似乎沒有察覺,我放心地開始做事。   我們花了一個小時左右,終於做好了瞭望台。   「完成了。」   「對啊,終於完成了。」   「很不錯呢。」   「超棒的啊。」   「欄杆也很結實。」   浩介用雙手搖著欄杆。我也站起來搖了搖,現在已經不覺得害怕了。   從樹木的縫隙,可以看到遠處。前方可以看到堤防和房子的屋頂,右側是天神橋,左側是茂密的樹林,樹林後方的河童淵一片透明的碧藍色。站在瞭望台上時,可以感受到風從河面吹過來,吹在汗涔涔的身體上很涼快,和在樹下時完全不一樣。(未完待續)

延伸內容

推薦文 人與自然都需要尊重與包容 ——溫暖又別具巧思的生態故事《不會哭泣的魚》
◎文/溫美玉〈台南大學附設實驗小學教師〉   《不會哭泣的魚》講述三個故事,雖然角色不同,卻用「魚類」的生態把故事做了一個巧妙的銜接,所以放在同一本書一點都不突兀,甚至別具巧思,獨樹一幟。   這個故事特別讓人注意到三個重點,班級共讀的時候可以依照這些特色加以發展討論、辯證,藉此提升閱讀能力,讓孩子們透過他人觀點擴充價值思考層面。   人我之間的包容與尊重   在孩子為主場的故事發展中,不管是與大人傳統思維牴觸而起的衝突,還是同儕之間的相處摩擦,作者完全點出「弱勢」、「與眾不同」在團體該如何自處的議題,而佔團體的多數的我們,是否又常不經意因為本位主義、從眾的心理,深深傷害壓迫到另一個世界的人?針對這樣的霸凌課題,絕對可以讓孩子們好好思考討論。   大自然生態保育的觀點   書末,作者提到自己對「善待大自然」的觀點是不鼓勵、不過度濫捕,相異一般環保人士採「完全保育」不捕、不獵殺的概念,這樣的想法,正好提供成長中少年有辯證學習的機會,從中釐清什麼是兼顧現實與理想的保育觀。   清新自然卻無比動人的寫作手法   很難想像一個從不釣魚,對魚類也一無所知的我,會被這樣的故事深深吸引並震撼,這麼冷門的知識或說休閒領域,卻能脫掉說教、灌輸的外衣,用清新平實的筆調,勾勒出淡淡的哀傷,不管是憑弔友誼,還是大人過去的傷痛,抑或對大自然被破壞的心痛,作者阿布夏丸,用看似閒散卻無比精準且溫暖的手法、筆調,悠悠緩緩地道出箇中如夢似幻的心情故事。但,若你以為這是故事全部,你就錯了,因為彷彿偵探故事般的懸疑也處處可見,讓人隨時都得掛心人物是否解除了危機。

作者資料

阿部夏丸

一九六○年出生於愛知縣豐田市。出道作品《哭不出來的魚》榮獲惊鳩十兒童文學新人獎以及坪田讓治文學獎的肯定。此後陸續發表《甜甜圈池塘》(第四十六屆全國讀書感想文競賽課題圖書)、《蝌蚪運動會》(第十四屆廣介童話獎得獎作品)、《河裡有水獺》等童話和長篇作品,廣受各界讀者支持。活潑生動、絲絲入扣的文風,精準表現出生物的姿態。

基本資料

作者:阿部夏丸 譯者: 繪者:薛慧瑩 出版社:親子天下 書系:樂讀456+ 出版日期:2015-07-06 ISBN:9789869191098 城邦書號:A3320021 規格:平裝 / 單色 / 264頁 / 17cm×23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