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奇幻小說
危光之火:藍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內容簡介

《決戰王妃》+《飢餓遊戲》=新世紀烏托邦愛情小說 2100年後的未來美國,陷入一片如中古歐洲般的黑暗混沌之中。 在未來的美國,藍,便是光亮來源的唯一顏色。 但有一群人—— 沒有了家族與莊園的光環,他們就什麼也不是。 每一個繼承人,都只能是命運的僕人。 「妳的生命從不屬於妳自己。」 身為家族的繼承人,瑪德琳.藍德里的命運從出生起便已決定。 她必須在二十一歲生日時結婚,同時放棄夢想、自我與愛情, 最重要的是,選擇一個富有的對象,來拯救看似風光、實則債務累累的莊園。 大衛.達納,那個擁有一頭金髮、輻射藍光般的雙眼的俊美男孩, 便是她父母期待中的理想對象。 瑪德琳原以為大衛會是驕傲、自負,就如同其他仕紳階級的男孩, 然而不是,大衛真誠、熱情,即便他的確令人惱怒又放縱任性。 「我們是同一類的人,妳和我。」 瑪德琳無法否認,大衛.達納深深地令她著迷。 就在她猶豫之際,大衛牽起了另一個女孩的手,卡拉.威斯托夫 ——瑪德琳從小到大的對手,全市最炙手可熱的女孩。 婚姻的戰爭已然開打,但更令人不安的卻是另一股暗湧: 流離者,終身為仕紳階級服務,永世不得翻身的底層階級。 瑪德琳不會知道,一場祕密的叛變,將使得她必須做出選擇, 在她的家族、她的莊園,與她深愛的男孩之間……

內文試閱

源起
  兩百年前,美國走到了十字路口。疾病和飢荒之後,出現了經濟動盪,接著是來自太平洋彼岸的威脅逐漸逼近:中國和它的盟國。全國人民不論貧富,都暫時忘掉彼此對立的態度,團結起來抵禦外侮。結果失敗了。   美國西岸和洛磯山脈以西的全部土地都落在東方人的手中,但是美國人總算成功阻止了他們跨越山脈。一切恢復了和平,不過是一種戒慎恐懼的和平。美國所有的武力裝備都被迫交出,並且遭到摧毀,大多數的國外原油取得管道也被澈底切斷。幸運的是,一位具有前瞻性思考的科學家,雅各.藍德里在那一年發明了契忍可夫提燈,世界從此改觀。   在接下來的許多年,雅各.藍德里成為理性和穩定的代言人,為大家帶來一種新生活的希望:富人能保護自己的財產,並且溫和地驅策下層階級提高生產力。接著出現了戰爭。不是南北對立,而是每座城市、每個州都起了內鬨。領導這些行動的是造反者,他們倉促成軍卻頑強抵抗。經過了兩年的戰火摧毀洗禮,造反者勝利了。種族、性別及宗教之間的界線消失不見,階級成為社會中最重要的導引指標。   第一章   我早晨醒來時,已經是春天了。現在的春天都像這樣來到,小偷似地踮著腳尖跨過冰霜,把它的第一道溫暖氣息保留給五月初的早晨。   我在絲綢床帳裡睡著了,手指還夾在《曾經與未來的王》裡,床邊一盞黯淡的藍色提燈仍未罩上。我的貼身女僕伊蓮諾走進來,拉開窗簾,並且擺好了我的衣服。   「早安,瑪德琳小姐。」   「早安。」我的夢境令人惆悵又不安,裡面盡是那個遙遠的國度,以及那些早已逝去、回歸塵土的人們的希望。我下了床,走向窗邊,在那裡可以看到融化的冰水像淚水般,從光禿禿的樹枝滴落下來。   「我是否該為明天晚上的初次社交晚宴,準備那件象牙白蕾絲禮服呢?」伊蓮諾問。「您的母親說您要做適合物色對象的打扮。」   她是會這麼說。她滿腦子想的都是婚姻。所有母親的腦子裡想的都是婚姻,這就是仕紳階級的作風。一直到去年為止,我都能請求免於參加舞會和晚宴。不過我在今年二月就已經滿十七歲了,母親便不再讓我略過我的社交義務。「象牙白那件很好,伊蓮諾,謝謝妳。」   伊蓮諾幫我扣好我的家常服裝,一件飄逸的冰河藍長裙之後,我便拿起了我的書下樓去,想找個安靜的地方讀完它,然後練習我要對父親說的一番話。我打算避開晨間廳,因為母親在那裡招待她的朋友喝早餐茶。可是當我經過門口時,我聽見了我的名字,於是忍不住停下了腳步。   「瑪德琳知道嗎?」一名女子問。   「拜託,」一個輕蔑的聲音說。我認得那是艾蒂森.威斯托夫的聲音,她是城裡最富有的女子之一,也是和我母親一起長大的朋友。「我們的小孩有哪個會在乎那種老掉牙的醜聞呢?」   「不過這是真的嗎?」第一位女子問。「克莉絲汀.達納要回來堪薩斯市?」   「那又有什麼關係呢?」艾蒂森問。「就算是這樣,她只是個無害的寡婦。奧莉薇亞做了一件克莉絲汀永遠辦不到的事,那就是給了藍德里家族一位繼承人。」   「瑪德琳。」我聽見有人輕聲細語,然後是一陣低聲竊笑。我的臉頰熱得發燙。   我躡手躡腳地離開了門邊,沿著走廊繼續走下去。也許去外面散個步吧,冷空氣會讓人心曠神怡,我也能遠離那些愛聊八卦的女人了。   我把拖鞋換成了靴子,套上我的羊毛大衣。我朝通往露臺和庭院的窗格門走過去,腳步聲在空蕩蕩的舞會大廳裡迴響。   我嘎吱地踩著雪地,走進了玫瑰花園。園丁正把太陽能電熱器推出來,加快已經在進行中的融雪速度。我走過去的時候,父親正在和其中一位園丁討論著,要在小徑上面鋪上一層新的碎石。   園丁脫下他的帽子。「早安,小姐。」   「早安,」我說。「在替栽種季節做準備嗎?」   「是的,小姐。不過冬天越來越長,我有點擔心我們還能種些什麼,」他回答。「我們的植物需要改良得足以快速生長。」   父親瞇眼看著天上的雲幕,一片鉛灰不斷滾動翻騰,看起來很有下雨的可能。不過我知道他心裡想的是我們家的各式農場。那些農場的作物就像玫瑰園裡的玫瑰和蕨類一樣,適合在二十一世紀的氣候下生長,而不是這種新世界的冰天雪地。每一年的產量都越來越少了。   「我現在就去處理,我先退下。」園丁重新戴上了帽子,準備離開,不過又停下腳步轉過身來。「還有請留意您那隻漂亮的灰色貓咪。每次她出來遛躂時,總有隻棕色的大公貓對她垂涎不已。我不希望您養了一窩棕色小貓到處跑,糟蹋了那隻漂亮貓咪的純種血統。」   我微笑著。「我相信任何公貓都不是莫卡娜的對手。你該瞧瞧上次我想幫她洗澡時,手臂是如何掛了彩。」   「您說了算,藍德里小姐。」他說,並且搖了搖頭。他於是告退,重新加入其他園丁的行列。   父親背著手,注視著我。   「怎麼了,瑪德琳?」   「什麼怎麼了?」   「妳特意來這裡一趟,我猜妳是有事要找我談吧?」   「是的,父親。」他就是這樣,總是知道我在想什麼。他通常知道別人在想什麼,因此成為仕紳階級中的精明領導者。也就是因為這樣的特質,他成了令人望之生畏的父親。   他開始走動,我跟在他身邊,心裡想著要怎樣提起我的教育問題,才會是最好的方式。   「妳讀完了約翰.洛克(JohnLocke)嗎?」他問。   我點頭。   「然後呢?」   「我認為他對土地擁有權的論點足以令人信服。不過他也寫道,只有個人的勞力才能帶給他擁有土地的權利。這要如何解釋我們的土地呢?我沒有在這裡付出勞力,卻即將擁有它。」   父親以戴了手套的手指,沿著冰凍的樹莓叢輕撫。「假如沒有我們在這裡指導那些勞工,這座莊園以及我們所有的森林和農場,就不會這麼富饒多產。我們是運用我們的智慧,替產業增添價值。」   我思考著這番話,心中滿是疑問。我不知道有多少人會把「運用智慧」,以及在盛暑的熱浪下清除樹樁、犁土耕地,或是放牧牛群之間,畫上一個等號。   他又開口了。「不過我同意妳說的,洛克的論點的確有其限制。接下來,妳要開始讀艾德蒙.柏克(EdmundBurke)。妳的太祖雅各.藍德里是柏克的熱烈崇拜者。」   父親停下腳步,檢視某株樹叢,它有一大半都腐爛了。我再也等不下去了。我要趁我還沒失去勇氣,趁父親還沒回去屋裡的書房,而這融雪美景中的私密時刻尚未消失之前,先把事情說出口。   「父親,我的歷史老師提到最後戰役之前的時期。當時的美國還是美利堅合眾國,西岸依然屬於我們,而不是東方帝國。」我準備的這番說詞主打歷史訴求,因為父親自己的判斷,通常也會從歷史的角度出發。父親經常談到最後戰役和仕紳階級的誕生,彷彿對我們來說,這些遠比呼吸的空氣更重要。對他而言,最後戰役比美國獨立戰爭或南北戰爭更加舉足輕重。提到這場戰役能顯示我做足了功課,仔細地思考過這些事,即使我舉出的例子,嚴格說來是在我的先人領導美國,從混亂走向秩序之前的時期。   我匆匆看了父親一眼。他依然在照料那些樹枝。   我繼續說下去。「當時的男人和女人能挑選自己想要的對象及時間交往,不必管金錢或階級的問題。在那個時候,每個人都能去上學,大家都有機會到大學念書,挑選自己人生想走的路。我想去念大學,」我飛快地吐出最後那一句,口氣緊張卻堅決。「我兩週前就從中學畢業了。假如我要念大學的話,不久之後就該繳交申請表。而我很想要這麼做。」   「的確是如此。」父親的聲音不含絲毫感情,沒有肯定,也沒有譴責。   我得寸進尺,想保持今天早晨感受到的樂觀態度。「我知道繼承人花時間念書是一件很不尋常的事,不過我想受大學教育,我知道我會表現得很出色。」   「妳在這裡所受的教育還不夠嗎?」   他聲音裡的那分冷淡是一種警訊,但是我選擇忽視它。「你知道我重視你教導我的一切,不過我還想學習更多。我想學更多的知識,歷史、哲學、土地,還有商業等。我知道這會讓我成為一個更好的藍德里莊園主人,我是指等時機到了之後。」行了,他怎能反駁對莊園會有幫助的事呢?   「不可能。」他站挺了起來,拍掉手套上的冰。「妳知道規矩。家中排行最大的孩子要繼承、結婚,並且延續家族姓氏。在仕紳階級裡,排行較小的孩子有機會去念大學,取得學位,不過排行最長的子女對家族有責任。妳不僅是我的長女,瑪德琳,妳也是我唯一的孩子。妳怎麼能期望要去念書,同時負起對這座莊園的責任呢?」   莊園。總是提到莊園。三層樓的灰色石造建築,大窗戶,中間的一座塔樓聳立於一切之上,我的先人在最後戰役之後打造了它。帕拉迪歐式宅邸坐落在一大片蔓生的草皮及破敗的花園之間,搖曳的花朵洋溢著芬芳,微風從密蘇里河輕拂吹來。從塔樓裡的銅鑄圓頂瞭望臺看出去,在白天可以看到城市全貌,夜晚則有星子和銀河在天空閃爍。   「可是我不想結婚,」我告訴他,盡量不要讓下頷顫抖。「至少目前還不想。我念完大學就會結婚。我知道藍德里的遺囑說,繼承人要在二十一歲生日時結婚,而我在那時還無法完成我的學業。不過假如你能改變遺囑——」   他堅定地緊握著我的手,我的裸露手指碰到他的皮手套,感覺冰涼又潮溼。「規矩會這樣訂定是有原因的,瑪德琳。家族的事必須要優先考慮。妳必須安定下來,在妳青春正盛的時候,趁妳擁有健康及活力,確保生下能存活的繼承人,讓家族姓氏永久流傳。」   花園的融雪聲音填滿了我感覺受傷的沉默,直到他再度開口。「我在妳這個年紀時也不想結婚。不過我們對家族和這片土地有責任。我結婚是為了幫助這座莊園。妳也將會是如此。」   我很快低下了頭,以免他看到我的眼中閃爍著淚水。我要堅強起來。   堅忍自制。儘管我下定決心,一滴淚水依然從我的臉頰滑落。   「我不會把妳嫁給食人妖怪,」他溫柔地說。「不過我會尊重妳,我的方式是把我父親交給我的那分對榮譽和責任的期待,一樣交給妳。妳是藍德里家族的人,瑪德琳。我們的責任是維護仕紳階級的準則,為我們的同儕指引未來。妳不記得我們的先人說過的話嗎?」   我怎麼忘得了?那些話在歷史上流傳迴盪。   秩序,精確,富足。   這是支配我們世界的三項理想典範。   「難道我擁有學位,就不能夠謹守秩序、行事精確又生活富足嗎?」   他搖搖頭。「妳是繼承人,不是學者。」   我不自覺地嘆了一口氣,努力保持平靜。   在我還沒來得及開口之前,父親緊捏了一下我的手,留下我一個人站在冰冷的花園裡。   第二章   韋德宅邸比藍德里莊園的規模還小。它是一棟簡單的磚造建築,中間有個中庭,屋後有一片小小的樹林。屋內的裝潢很簡潔,設備又齊全,四處都有閃亮的枝形吊燈和骨董家具,還聞得到蜂蠟和檸檬的氣味,不過空間有點擁擠。跳舞大廳裡人頭鑽動,彼此推擠爭奪空間,年長的女士們搶占擺放在大廳裡的木製靠背座椅。   屋內的每個角落都閃爍著微光,電源全都來自地下室裡那個小又安靜的核能電池。除了核能電燈之外,燭臺架、大吊燈和桌面上也都有燭光搖曳,白色的細長蠟燭插在閃亮的銀燭臺上。燭光確實很迷人,即便在如此擁擠的空間裡,這的確增加了燒壞禮服的風險。   我們是來參加瑪莉安.韋德的初次社交晚宴。舞會不但等同宣布她從此踏入男女交往及結婚的世界,也為仕紳階級的年輕男女帶來露臉的好機會。又白白浪費了一個夜晚。   傑米可能會來,我安慰自己。   傑米.坎貝爾.史密斯是世上最了解我的人。我的遠房表親,亞瑟.勞倫斯叔叔把他從英國帶到這裡來,資助他念醫學院。傑米的家族是中等階級,名下沒有土地,因此即使他和勞倫斯叔叔有淵源,可能永遠也無法和仕紳階級聯姻。   當然了,他永遠也不會在這裡結婚的原因還有:他心繫家鄉的一名年輕男子,不過只有我知道這點。   我拽著我的淡黃色禮服裙襬。它是絲綢質料,和我所有的禮服都一樣,也和我母親的一樣。除了絲綢之外,梅酒、鴉片,以及玉石等,全都是幾乎不可能從東方帝國進口的貨物,因為貿易基本上已經不存在了。但是只要付得起極高的價錢,我們富人依然能設法弄來這些違禁品。   母親不動聲色地走過來,手上托著一杯香檳。「微笑,瑪德琳。妳光是站著,一臉悶悶不樂。」   「我在等傑米。」這話不完全是真的,我真正想做的是避開那幾個滿口生澀奉承的勞倫斯家小夥子。他們老是在藍德里莊園好奇地上下打量,彷彿能找出什麼好東西似的。不過這也不全是假話。傑米善良又聰明,一個人就抵得過今晚在場的十名仕紳男孩了。   母親一如往常,聽到他的名字就揚起眉頭。「妳知道妳不可能嫁給他,瑪德琳。他那麼窮,藍德里莊園需要錢,很多的錢。」   「我又沒有要嫁給他!」我抗議的音量有點太高了。附近的幾位男士往我這邊看過來。我降低了音量。「我們只是朋友而已。」而且反正傑米對結婚又不感興趣。至少不是和我或其他哪個女孩子。   除此之外,我們有親戚關係。仕紳的圈子這麼小,很難避免出現某種程度的近親結婚。不過我向來都只把傑米當家人看待。   母親點點頭。「很好,當大衛.達納抵達時,我們不需要任何和妳結婚相關的流言。」   「大衛是誰?」我問。   「克莉絲汀的兒子,」母親說,輕啜了一口她的飲料。「他父親死後留給他好幾百萬的遺產,不過他們在喬治亞的產業歸給大衛的表親。所以他很富有,而且名下沒有土地。此外,再過幾個月,他就會被授予軍官的軍階了。」她的眼睛閃閃發亮。   又一個仕紳單身漢。太好了。   「我們要在其他人採取行動前先認識他,」她繼續說下去,而我強迫自己專心聽。「尤其是有艾蒂森在一旁虎視眈眈。她想把大衛介紹給她的女兒卡拉,而且妳千萬要記住我說的話,她會不擇手段,付出一切代價。她會毫不遲疑地捏造一段妳和妳表哥傑米之間的浪漫戀情。」   我嘆了一口氣,但是她沒聽見,因為她已經揮著手朝她的那群朋友走過去,她的嬌小身軀消失在擁擠的人群之間。   韋德家的跳舞廳也許不大,不過絕對符合仕紳的身分地位及財富標準。這裡的地板和藝術品都是兩百年前從法國的一座宮殿空運過來;當時最後戰役剛結束,仕紳階級和他們的莊園正在逐漸成形。堪薩斯市的所有家族都在這裡,女士們穿上她們最華麗的禮服,全都是低胸剪裁的馬甲、鑲飾了小珍珠,還有蟬翼般的薄紗長裙,一走動便飄散出茉莉花香。   謝天謝地,珍.歐斯伯恩來了。她過來站在我身邊,面帶微笑,卻沒有言不及義的交談。珍是家中的長女,因此和我一樣是繼承人。她也和我一樣,讀過很多書、能理性思考,而且也一樣安靜地抗拒參與這種上流社會婚姻的市場。在這類型的場合中,我們經常發現我們倆會在一起,成了一對壁花繼承人。我們會在友善的沉默中共享一盤草莓,其他賓客則在我們的附近跳舞或聊天。   一群笑鬧的人從外面的露臺走進來。我伸長了脖子,想看傑米是否在那群人之中,不過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轟隆作響的聲音宣布瑪莉安即將進場。兩名身穿綠色特製制服的傳令兵吹響了喇叭,跳舞廳的大門打開了。   瑪莉安.韋德跟在她的父母後面,和馬克.埃佛里挽著手臂走進來。她的黃綠色禮服輕拂著他的腿;她的黝黑肌膚襯著他的白色晚禮服,顯得格外突出。她的長髮辮高高地盤在鑲飾綠寶石的頭飾後方。跟在她的後面是另一對年輕男女,算是初次社交晚宴的伴娘和伴郎。兩人被湊成一對,看起來都很不開心。   初次社交晚宴主角的其他家人,通常會跟在她和她的男伴後面出場。不過這次只有瑪莉安的父母和祖父母,笑容滿面地隨著她進場,她的哥哥菲力普缺席了。我能聽見幾個失望的女生在我的背後竊竊私語。儘管韋德的莊園不大,這個家族在西部還有幾座獲利豐厚的果園,而且菲力普還沒找到妻子的人選。對於這間大廳裡的大部分單身女孩來說,這還有什麼好考慮的呢。   「請各位男士和女士邀舞伴來跳第一支舞!」一個聲音宣布說。大家都亂成了一團,男孩們慢慢地挪動腳步,女孩們咯咯傻笑。滿懷希望的年輕男女們想找到合適舞伴,讓自己的初次社交宴會大放異彩。假如他們已經舉行過初次社交宴會,卻還沒有訂婚的話,那麼他們會希望能在這場舞會結束前,順利求婚成功。珍長得很漂亮又不懂得拒絕,於是立刻被里昂斯家的一個男孩給邀走了。   「想找舞伴嗎?」一個溫柔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

作者資料

貝瑟妮.赫根(Bethany Hagen)

出生於堪薩斯州堪薩斯市。從小讀夏綠蒂.布朗特、珍.奧斯丁,以及亞瑟王故事長大,擁有一整個地下室的藏書。喜歡喝咖啡、目前擔任圖書館員的工作。 《藍德里莊園》是她的初試啼聲之作,出版至今好評不斷。續作《朱利比莊園》(Julibee Manor)將於二○一五年八月出版。 個人網站:www.bethanyhagen.com

基本資料

作者:貝瑟妮.赫根(Bethany Hagen) 譯者:簡秀如 出版社:時報出版 書系:藍小說 出版日期:2015-05-08 ISBN:9789571362625 城邦書號:A2201099 規格:平裝 / 單色 / 32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