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
美少女教授.桐島統子的事件研究錄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美少女教授.桐島統子的事件研究錄

  • 作者:喜多喜久
  • 出版社:野人出版
  • 出版日期:2015-01-07
  • 定價:280元
  • 優惠價:85折 238元
  • 書虫VIP價:221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09元

內容簡介

《這本推理小說了不起!》優秀賞作家喜多喜久 理科推理期待強打作! 端粒研究權感桐島統子vs大學裡的吸血鬼!? 美少女X高中生type X理科教授 遇到這樣的偵探,為她做牛做馬絕對沒問題呦! 擁有「完全免疫」(絕對不會受到病毒感染)體質的我和內在已經八十八歲,但外表看來卻只有十七歲(返老還童?)的諾貝爾獎得主桐島教授,共同追捕校園裡的「吸血鬼」。 剛進入東京科學大學就讀的芝村拓也,突然被叫到大學醫院地下室裡的詭異單位,並遇見了一位美少女,她就是日本首位取得諾貝爾生理學醫學獎的女性桐島統子教授,現年八十八歲,卻因不明原因生病,痊癒後外表看起來就像是個十七歲的女高中生,為了避免身上病毒散播出去,一直躲在地下的實驗室作研究。 拓也小學時在學校聽過桐島老教授的演講後,就對她崇拜不已,之所以會到東科大就讀,也是因為她的緣故。一開始看到教授的外表變得這麼年輕,心裡也是充滿疑問,但隨著時間經過,也逐漸接受她是桐島統子的事實,還在對方請託下,開始在實驗室打工做些雜事與調查。 桐島教授主要工作是研究罕見疾病的治療法,經常跟大學醫院合作,以病患的身體為研究題材。某天教授突然收到拓也因不明原因高燒入院的高中同學飯倉的血液檢體。 拓也聽聞此事,聯想起飯倉在幾天前,曾說過「我可能被吸血鬼咬到了」這麼一句耐人尋味的話。 謎樣怪病與大學裡傳得沸沸揚揚的吸血鬼之說,讓拓也腦中閃過不祥的預感,於是主動對事件展開調查。拓也與偵探黑須聯手調查後,隨著案情漸漸明朗,才知道,這背後居然藏著一個無比邪惡的計畫…… 【讀者好評】 日本讀者著迷推薦! 「用很淺顯易懂的方式來說明專有名詞,就算不具有科學相關知識,讀起來也很有趣。」 「這是柯南的女生版嗎?染個病毒就能由88歲變身17歲美少女,讓我也好想被感染喔。」 「我很喜歡主角芝村那種,認真穩重且願意為自己重視的人全力以赴的個性,也很喜歡芝村與桐島教授之間的互動,若有似無的愛意,恰如其分地沖淡了事件嚴肅的部分,續集出來應該會買。」 「我愛桐島教授的聰明、芝村同學的正直、更愛擁有相當調查能力卻完全沒有推理能力黑須的怪異模樣,裡面的人物都讓人好喜歡喔!」

內文試閱

序幕
  這個世上有兩種人:了解科學的人和不了解科學的人。   這些話是我從我的高中數學老師那裡聽來的,而他生平最驕傲的事就是身為一個理工人。   或許人類的區別沒有那麼極端,但這個社會很看重理工與文組的不同卻也是一件眾所皆知的事實。你在高中選組的同時,也等於在決定自己將來打算從事什麼樣的工作,因此這時的決定絕對稱得上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次決定。   高二選組時,我毫不猶豫便選擇了理工科。   我選擇理工的原因不是因為我的數學很好,也不是我家附近剛好有工科大學,更不是為了方便找工作等現實考量,而是因為我對一個人的崇拜。   那個人名叫桐島統子。   桐島教授不只在日本科學界享有盛名,她在端粒研究領域更是全世界的首席科學家。由於真核生物染色體末端的端粒扮演著保護染色體的關鍵角色,因此她的研究成果在二○○九年獲得了諾貝爾生理醫學獎的肯定。   桐島教授是日本女性獲得諾貝爾獎的第一人,她在日本科學史,甚至是整個日本歷史上都是非常偉大的人物。幾十年後,日本再次發行新鈔時也許會選她做為五千元鈔票上的人像。無論如何,我個人真的很希望她被選上。   八年前,我在桐島教授還沒有成名時便曾經見過她。當時,她是以來賓的身份應邀參加我就讀的那所小學的科學研習營。   她向我們展示了一些可以吸引學生目光的實驗,包括讓液體在化學反應下產生顏色變化,以及用液態氮冰凍玫瑰後,才站到講台上開始她的演說。   雖然她當時已經八十歲了,但我們這些小學生還是可以清楚感受到她渾身洋溢著旺盛的活力。   她頂著一頭蓬亂的銀髮,穿著一件皺巴巴的白色衣服,外表看來實在不怎麼起眼。但她把自己的人生完全投注在研究上的壯舉,卻讓人不由得肅然起敬。   可惜的是,我當時根本聽不懂她的演講。不過,我想部分原因應該是演講的內容太過專業,因為就連那些旁聽的老師們也都不時露出一臉疑惑的神情。   儘管如此,教授的演講還是讓我感受到從不曾有過的興奮心情。   我開始憧憬那種既深奧又會帶給人類重大影響的工作,而我對知識的強烈好奇也是從此刻開始萌芽。   演講結束後,我拜託班導師帶我去見桐島教授。我們走進校長室時,桐島教授正獨自喝著茶。   當我看見剛才還站在講台上演講的桐島教授,如今就坐在我面前時,竟一時間興奮到忘了該有的禮貌。我沒有向她問好,並且一開口就問:「我要怎樣才可以變得像教授一樣?」   雖然我當時還是個小孩子,但不管怎麼說我的表現還是很沒有禮貌。不過,桐島教授的臉上不只沒有任何不高興的表情,還熱心地建議我:「首先,你得對科學有興趣。」我聽完後,便大聲地回答:「好!」   這一刻的感動成了決定我未來人生的原動力。   我在懷抱著對於科學的熱情下成長,並且在高中時選擇就讀理工科。由於家庭的因素,考上國立大學成了我唯一的選擇。或許是因為沉重的壓力,我從不曾生病也始終把所有心力全放在讀書上。   高中三年一轉眼就過去了,而我也順利考上第一志願的東京科學大學,並且獨自前往東京展開學生生活。   四月的第一個星期六,東科大在學校的禮堂舉行了開學典禮。   白色禮堂的外圍環繞著許多巨大的石柱,它的外形很容易讓人聯想到巴特農神殿。禮堂內已經坐了五百名左右的新生,而這些人就是我未來將會一起共渡四年大學生活,甚至再加上二年研究所生活的同學。   下午一點,新生的家長們全坐進位於會場後方的座位後,隆重的開學典禮便就此展開。   典禮儀式和我以前經驗過的開學典禮沒什麼兩樣,只不過學長訓示的時間異常的長。等到學長演講完後,我驚訝地發現他演講的時間竟然長達一個多小時。   雖然我不記得學長演講的全部內容,但卻清楚記得他數次提到「科學家應該要負起打造世界的責任」我當時心想,這所大學真不愧是一所取名為「科學大學」的學校。   大學生活相對於高中生活是一種全新的世界,而它也被戲稱為是一段延緩履行人生義務的時期。   我心想,大學裡一定有許多人正醉心於探索深奧的學術世界。而在這種全然自由的氛圍底下,學生們想必都在為了尋找自己的人生目標,而經歷歡笑、苦惱、流淚和喜悅的過程吧!   我原以為自己會在這種自由的環境底下,慢慢思考自己是否要成為一名研究人員。   但我怎麼也想不到,我的大學生活竟突然有了意外的轉變。   這就如同成語裡的晴天霹靂,因為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感覺起來真的就像是晴天裡突然打了一聲響雷。   但無論如何,我始終相信自己一定會再見到桐島教授。
1.四月九日(星期一)
  四月的第二個星期一,我的大學生活就此展開。而我的第一堂課,便是前往禮堂參加新生講習。   講習的內容包括學分制介紹、課程內容講解、大學生活的注意事項、學校設施的說明……。中午,漫長的新生講習終於結束。我從座位上起身準備走向學校的餐廰時,有人拍了下我的肩膀。「拓也!」   我轉頭後,發現我的高中好友山田久馬正微笑地看著我。我笑了一下,並說:「原來你坐在我後面。」久馬和我都是東科大的新生。   「嗯,要不要一起去食堂吃飯?」   「好啊!」   「那我們快走吧!」   久馬拉著我快步地走出禮堂,前往位於校區中央的食堂。由於食堂的距離不遠,因此我們不到一分鐘就來到了食堂。   學校的食堂是一棟乳黃色正方體建築物,它的外觀看來就像是一塊平整的乳酪。三層樓的建物裡,一樓是定食區,二樓是提供麵類和咖哩的單點區,三樓則是一些小吃店。由於三樓不只有小吃店,還有一大塊休息區,因此這裡也成了學生們打發時間的場所。   我跟著久馬穿過食堂的自動門後,發覺裡頭的空間寬敞的有如體育館,而且每個角落都做了徹底的打掃,因此給人很乾淨的印象。   整所學校的學生和教職員合計約三千人,但不是所有人都會在這個時間來到食堂吃飯。因此雖然已經有人在排隊結帳,但看來只要花個五分鐘應該就可以結完帳。由於我們是第一次來到食堂用餐,因此我們決定先嚐試每日都會更換菜色的定食。我們把餐券交給服務人員後,便開始把各種料理放到我們的餐盤,其中包括了主食的可樂餅、一碗滿滿的白飯、一碗味噌湯和一碗蘿蔔絲。由於定食只要三百日元,因此價格感覺起來還蠻划算的。   我們為了尋找空位而花了點時間,最後我們找到一處位在窗邊的座位。   「新生講習的時間真長!」   「是啊!想不到竟然得要在那裡坐兩小時。」   「你已經決定好要選擇哪些專業課程了嗎?」   「還沒。」   我對著久馬搖搖頭,並拿起伍斯特醬緩緩地淋在可樂餅上。   東科大的課程分為必修的基礎科目和自由選修的專業科目。   如同字面上的意思,基礎科目指的是學習科學者的基礎課程,而這通常是依照學生所屬的學院來決定。以我所屬的理學院來說,我的基礎科目包括了數學、物理、化學、生物和外語等。   專業科目則是為了加深對於科學的理解和興趣,而這裡頭包括了各種科學領域的五十幾種課程。學生們可以從這些課程裡選擇自己喜歡的課程,或者是選擇比較容易取得學分的課程,但無論如何所有人都得在這星期內依據校方公布的教學大綱提出選課表。   「一時間還真難決定要選哪些課!」   「沒錯!」我點頭同意。   學院沒有限制學生必須選修哪些專業課程,因此學生們可以選擇一些跟自己專業領域完全無關的課程,包括都市工學理論、食品科學概論和宇宙體系開發論等。但由於可以選擇的課程很多,所以反而需要花比較多的時間思考。   「不過,我想盡量在這一年裡多修一些學分,所以我應該會盡可能地把課程表排滿。」   「哇,你真是認真!」   「是嗎?我倒不覺得。」我把一小塊被伍斯特醬染成黑色的可樂餅夾進嘴裡。「對了,下午有班會,你被分在哪一班?」   「三班,你呢?」   「我是二班,想不到我們不同班。」   最初,我還真沒想到上了大學以後還有班級制度。以英語和第二外國語的課程來說,上課的方式是以三十人組成的班級來上課。因此,當我們談到「你被分在哪一班」時,我突然有種回到高中時代的錯覺。   「我想開班會時難免要自我介紹吧!」久馬的臉垮了下來。   「一定會吧。不過,這也不錯啊。你的名字很有特色,很容易讓人記住你。」   「我可沒想過要別人記得我。大家慢慢認識反而比較好……我不想太引人注目。」   久馬說完後,表情開始憂鬱了起來。   不過,我相信即使他叫「佐藤太郎」這種菜市場名,他也一定會引起所有人的注意。   我一邊喝著味噌湯,一邊偷偷地觀察久馬的臉孔時,腦中頓時浮現一個形容詞:「精悍」。久馬雖然是個純正的日本人,但他那有如希臘雕像般的深邃輪廓卻讓他看起來有點像個西方人。按照現在的說法,別人一定會說他是個「帥哥」。不過,比起這種流行用語,我倒覺得傳統說法裡的「俊俏」比較適合他。   久馬注意到我在偷瞄他後,停下手上的筷子。   「你有打算參加社團嗎?」   「嗯──我有想過。不過,我得先找到打工的工作。」   「喔!」久馬表情變得不太自然。我想,他大概曉得我家的狀況吧。   父親在我上中學以前就去世了,因此從那時起母親便獨自撐起家中的經濟。我決定要考大學以後,母親時常告訴我:「你不用擔心錢的事。」母親不是個會抱怨的人,但我也不會笨到把她的話當真。儘管她會給我一些經濟上的資助,我還是得想辦法打工減輕她的負擔。因此,我得等大學生活比較穩定以後,才會考慮要不要參加社團。   或許是因為談到錢的關係,氣氛因此變得有點沉重。「你呢?」我刻意以開朗的口吻問。「你找到自己的興趣了嗎?」   「我的確對某件事很有興趣,」久馬一臉正經地說。「而且我打算找時間去看看。」   「聽起來好像很有趣,到底是什麼社團?」   「等我加入以後再告訴你,因為我目前還不確定自己喜不喜歡。」   「你這麼說反而讓我更好奇了。」   「你有興趣加入嗎?」   「這個嘛……我覺得我們有興趣的東西好像不太一樣。」   「那等我加入後,再告訴你吧!」   「你先說嘛!」   我很想知道那到底是什麼社團,因此拜託久馬多透露一點。「不行,現在還不是時候。」這之後,久馬就沒有再談起社團的事了。   午餐後,我們兩人利用午休時間在校園裡散步。   持續了好一陣子的寒冷天氣,到了今天終於開始變得暖和,而我的心情也因此感到莫名的輕鬆愉快。   我和久馬走出食堂後往西走到合作社,接著再左轉來到大學正門前的廣場後,看到那對外形有如火炬般的門柱,以及一群在其間穿梭來往的學生。   「咦,你看那邊!」   廣場左邊角落的佈告欄前,站著一個我們兩人都很熟悉的背影。   我們走向那人後,我朝著那個穿著格子襯衫的男學生喊:「哈囉!」他轉過頭來看了我們一眼。「咦,芝村?山田?」   飯倉祐介有著高挺的鼻梁、柔和的眼神、戴著一副銀色邊框眼鏡。他纖細的體型總會讓我聯想到楊柳,而他也始終帶給人安靜的感覺。   「好久不見,我們上次碰面應該是在入學考的考場吧。」久馬說。   「是啊。」飯倉點了點頭。   雖然我們三人就讀同一所高中,但因為不同班所以不太有說話的機會。不過,我曾經聽升學輔導老師提起,飯倉也和我們一樣考上了東科大。   我把視線轉向綠色佈告欄後,透過玻璃看見上頭貼有校方的公告以及社團的海報。   「這上頭有什麼重要的公告嗎?」   「我看到一件很有趣的事……至於重不重要我就不曉得了。」   飯倉說完後,指著一張海報。海報的中央用拳頭大小的字體寫著:「小心吸血鬼!」而這張海報看來似乎出自大學的自治會。   「啊──這是什麼東西?」   我靠近那篇有著聳動標題的海報,繼續閱讀底下的文章。   「我看到了!吸血鬼在校園裡四處橫行!」由於文章內充斥著這類倒置語句,因此閱讀起來有點辛苦。總而言之,海報的內容就是在描述「每到深夜,校園裡就會出現一個來路不明的怪人」文章下方還畫了一個穿著燕尾服,戴著大禮帽的人物,只是那個人物的畫法看來就像是漫畫《怪物小王子》裡的吸血鬼,根本無法讓人感受到文章想要傳達的可怕氣氛。   「這哪是什麼吸血鬼?」我側著頭說。「這只能算是個可疑份子吧。」   「不過,聽說那個人看起來的確很像是吸血鬼。」飯倉一臉認真的表情彷彿他曾親眼目睹一般。「我有個叔叔在東科大工作,他就曾經聽學生們提起過這件事。」   「看起來很像吸血鬼是什麼意思?該不會是指他的穿著很像這張海報上的人物吧?」   「這我就不清楚了。」飯倉舉起雙手做出投降的手勢。   「再怎麼說,這種人物畫法看起來也不像是警告吧!」   久馬一臉無奈地伸手敲了敲玻璃。   「別太認真就好!」我安慰久馬。「大學生不就是這樣,總會做一些很奇怪的事。」   「這張海報雖然看來很像在開玩笑,不過校園裡出現了可疑人物的事應該是真的。」飯倉一臉憂心地小聲說。「雖然海報上沒有寫得很具體,不過小心一點總是好事。」   「說的也是。無論如何,這張海報的目的應該是想提醒我們校園裡有危險人物出沒這件事。」   久馬下了結論後,說:「好了,繼續我們的探險吧!」接著便轉身離開。   我邀請飯倉和我們一起散步後,他點頭說:「那,我跟你們一起去走走好了。」   臨走時,我發現飯倉仍然不時回頭看向佈告欄後,笑著說:「你幹嘛那麼緊張!」   「沒辦法,我膽子小。」飯倉笑了笑後,快步跑到我的前頭。

作者資料

喜多喜久

一九七九年生,德島縣人。東京大學藥學系研究所畢業。目前在知名製藥公司擔任研究員。曾以《有機地談場戀愛吧!》(有機を持って恋をせよ)獲得日本「這本推理小說了不起!」(このミステリ-がすごい!)大獎的優秀獎,而作者在改寫這篇小說後,於隔年的二○一一年時正式出版《愛情化學》(ラブ・ケミストリ-)一書。作者的其它作品還包括《貓色化學》(猫色ケミストリ-)、《愛情重播》(ラブ・リプレイ)。

基本資料

作者:喜多喜久 譯者:楊士堤 出版社:野人出版 書系:人間模樣 出版日期:2015-01-07 ISBN:9789863840206 城邦書號:A1010278 規格:平裝 / 單色 / 256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