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年慶加碼
目前位置: > > > >
反派的力量:影史經典反派人物,有你避不開的自己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反派的力量:影史經典反派人物,有你避不開的自己

  • 作者:馬欣
  • 出版社:木馬文化
  • 出版日期:2015-01-07
  • 定價:310元
  • 優惠價:79折 245元
  • 書虫VIP價:245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32元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本書適用活動
周年慶\外版精選,非看不可

內容簡介

「她把影評寫成韻味流長的短篇小說」 ——膝關節 「題材的開拓,翻案的創舉,馬欣最先。文學的筆觸、哲學的深思、影評的專業,馬欣最好。」 ——李幼鸚鵡鵪鶉 馬欣從電影剖析人性,以文學筆觸書寫被討厭、被遺忘但迷人不已的反派角色。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反派,所有影迷必讀的最佳通識讀本。 誰是反派? 《黑暗騎士》小丑、《沉默的羔羊》人魔漢尼拔、《教父》麥可.柯里昂、《鬼店》傑克.托倫斯、《驚魂記》諾曼.貝茲、《星際大戰》黑武士、《X戰警》萬磁王、《香水》葛奴乙、《嫌犯X的獻身》石神哲哉、《原罪犯》吳大秀、《惡童日記》路卡斯與克勞斯、《天才雷普利》湯姆.雷普利、《魔女嘉莉》嘉莉.懷特、《險路勿近》安東.奇哥、《駭客任務》史密斯特工、《鬥陣俱樂部》泰勒.德頓、《雷神索爾》邪神Loki、《告白》森口悠子、《發條橘子》艾歷克斯、《渴望》藤島加奈子、《阿瑪迪斯》薩列里閣下、《模仿犯》網川浩一、《白夜行》桐原亮司、《火線追緝令》約翰.杜、《終極追殺令》諾曼.史丹菲爾、《控制》愛咪.鄧恩…… 為什麼寫反派? 黑暗面就像人心的儲藏室,每個人都有那部份,不清掃、漠視它,遲早黑暗會淹沒過來,那跟「失控的正面思考」一樣,你逃避的,它不會消失,總有一日會撲將上來。我盼望,那些電影裡反派的人生,或許能給人與社會一點反思的力量。——馬欣 反派角色近年成為好萊塢電影產業重要的商業賣點,反派越惡形惡狀,電影越吸睛。影評人馬欣首部作品《反派的力量》,書寫50多年來(1960-2014年)東西電影史上,26位深具影響力的反派人物與黑暗故事,映照出光明(正派)背後的虛偽,不但探索電影背後的社會文化與集體意識,也深刻剖析人性,讓我們擁有反思的力量,在失控的正向思考中,保持清明的腦袋與眼光。 中年本身就是個密室?你擠身在自己的迷宮裡,像個無用武之地的將軍,慘的是,那裡沒有日暮西山,也沒有破曉萬丈,那裡只有你回憶中的春夏秋冬,黏稠的、漏水的、回音不斷的,十分擁擠的個人獨處。——《鬼店》傑克.托倫斯 天才石神哲哉的確不像其他人,有做好長大要談戀愛的預期。他前半生是單單被知識擄了去,後半生則被愛情這禿鷹整個尋獲,他索性讓它將他剩下的一點都吃乾抹淨,起碼讓他回到自己仍有「人體」意識的溫度記憶。——《嫌犯X的獻身》石神哲哉 兩人視對方為太陽,因從出生就感受不到太陽的真實存在,那太陽去哪了?為何有人說一被它撫照就會感到溫暖?而他們的太陽卻是別人的,一旦被照就感到無比冰冷,原來太陽可以是這麼殘酷,就像人們的偽善。——《白夜行》桐原亮司 愛咪不是被丈夫尼克的無作為與外遇激到,而是代替幾千年的束縛而成魔,凡束縛我的,我也將囚禁你。「你在想什麼?你感覺如何?」這張長年被迫說謊的性別,終於對你轉回她的那張百年修羅臉——《控制》愛咪.鄧恩 【本書特色】 ◎影評人馬欣累積20多年功力的首部作品 ◎台灣首部以電影反派人物為主題的電影書 ◎部分內容曾發表於博客來OKAPI專欄 【名家推薦】 他們都愛反派—— ◎杜祖業(GQ國際中文版全媒體總編輯) ◎李幼鸚鵡鵪鶉(影評人) ◎馬世芳(作家、廣播人) ◎陳樂融(知名創作人) ◎陳寶旭(專業製片人) ◎陳俊志(同志作家、導演) ◎膝關節(影評人) ◎聞天祥(影評人) 好評推薦 「電影中的反派人物越是惡形惡狀,電影就越吸睛;一本只談反派人物的電影書,從選材到切入,同樣吸睛。」 ──藍祖蔚(電影書寫人) 「為英雄歌功頌德的人太多,還好有馬欣在,為那些模糊不清且曖昧不明的反派記錄他們這樣真實的存在。」 ──五月天瑪莎 「以傳統的二元對立框架為基礎,馬欣從所謂的反派角色出發,深掘出電影類型背後的人性複雜厚度,善惡本同源,正邪ㄧ線間。或許正因爲夜是如此誾幽森冷,日的光芒才更令人溫暖嚮往。」 ──楊元鈴(影評、策展人) 「從電影的反派角色看世界,說明了天使的外表下、內心與靈魂常常與魔鬼交戰的馬欣,在一場又一場的戰役中成功地存活了下來,記載這每一場驚濤駭浪的過程。」 ──袁永興(廣播金鐘主持人、資深金曲評審) 「小丑、漢尼拔、黑武士、萬磁王、教父麥可.柯里昂……,要壞到有個樣子,不是普通困難啊!戳破了大家想變壞的幻想,馬欣好壞!」 ──蘇重(樂評人) 「五年前馬欣啟發我寫下拿到金曲獎最佳樂團的「不合時宜」,自此之後,我一直在學習馬欣的寫作方式,但她洞見人心的天份真是個謎,最近我嘗試修改回憶,讓自己以唯一的反派角色出現在回憶中。」 ──阿凱(1976樂團主唱) 「沒有人比馬欣更適合寫反派,因為她正派到不行。讀到這些入骨的披露分析,苛求般浪漫人性追索,馬欣用力處理自己與世界的關係,有情無情都抒情。總是因為近乎傻氣的善,寫出無人能及的不忍,「旁觀他人之痛苦」除了惻隱,更反求諸己。」 ──陳玠安(作家) 「也許是叛逆期的遺毒,我就是愛反派,喜歡惡魔黨勝過科學小飛俠、喜歡火箭隊勝過神奇寶貝,那種盡情使壞被眾英雄圍攻的聚焦注目感,多少滿足了我有點病態的一面,因緣際會下,我成為馬欣筆下的觀眾,銳利深刻地剖析、發自內心的共鳴,透過馬欣用文字築起的天文望遠鏡,我看到的反派天空不再只是一片迷離深邃的黑夜,更能窺見黑暗中那些細微的因果與星芒,誠如馬欣所言,反派壞壞我最愛。」 ──小威(蘇打綠鼓手) 「活在選邊站的社會,我們像羊群給牧羊犬驅趕著,以為是自主地來去。彆扭之人必有陰暗處,誰曰坦率,又邪惡地平庸。真正意義上的反派如左翼難尋,那反向前進的心底暗刻著我們想不來說不出做不到的紋路,於是非常羨慕。私以為音樂散文圈第一把交椅竟然換腦變臉混進了他們裡面,帶著唱針,把那些底蘊一軌又一軌播放出來,要命啊這女人。」 ──小樹(StreetVoice 音樂頻道總監) 「英雄反派彷彿一對親兄弟。我們愛英雄,更對作惡多端的反派無法忘情。他們和正義背道而馳,和道德唱反調,但他們擁有先知般的智慧,以及無法抵擋的優雅。馬欣的《反派的力量》細數電影世界中迷人的反派,為我們寫下一份獻給大壞的情書。」 ──但唐謨(自由寫作、影評人) 【活動訊息】 新書分享會 時間│1/23(五)8:00pm-9:00pm 地點│誠品書店台大店 3F 藝文閣樓 主講│馬欣(本書作者) 新書座談會──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反派 時間│2/7(六)7:30pm-9:00pm 地點│誠品書店信義店 3F Mini Forum 主講│馬欣(本書作者)、但唐謨(影評人)

目錄

推薦序╱反派的絕佳墓誌 影評人 膝關節 推薦序╱陰影讓萬物從平面成了立體,你怎能不愛反派? 五月天瑪莎 輯一 經典的反派:改寫電影史的決定性角色 極樂城下的惡海《黑暗騎士》——小丑 大啖人性之肥美——《沉默的羔羊》人魔漢尼拔 悲劇之王——《教父2》麥可.柯里昂 早已入住的死亡——《鬼店》傑克.托倫斯 當幸福是種邪教——《鬥陣俱樂部》泰勒.德頓 輯二 反派的群像:你確定反派是他,不是我們嗎? 該隱的催眠曲——《天才雷普利》湯姆.雷普利 請愛赦免了天才刑——《嫌犯X的獻身》石神哲哉 我思故我不在——《雷神索爾》邪神Loki 他者的末日,自身的異境-——《惡童日記》路卡斯與克勞斯 美的最終復仇——《香水》葛奴乙 蟲子的啟示錄——《原罪犯》吳大秀 每個人心中都有家貝茲旅館——《驚魂記》諾曼.貝茲 困在麥田中的少年——《X戰警》萬磁王 你們的「太陽」是多麼殘酷——《白夜行》桐原亮司 一個警察之死——《終極追殺令》諾曼‧史丹菲爾 叛徒猶大的告解——《阿瑪迪斯》薩列耶 驅魔與附魔者的雙生——《魔女嘉莉》嘉莉‧懷特 輯三 時代的臉譜:反派人物是其所屬時代的照妖鏡 失樂園裡的失去——《發條橘子》艾歷克斯 永遠不死的富江——《渴望》藤島加奈子 活與命的對立——《告白》森口悠子 無家可歸的神鬼戰士——《星際大戰》黑武士達斯.維達 沒有老靈魂的國度——《險路勿近》安東.奇哥 匿名世界中的臉譜——《火線追緝令》約翰.杜 要下載一個「烏托邦」嗎?——《駭客任務》史密斯特工 屬於女性的月之暗面——《控制》愛咪.鄧恩 這社會的子宮孕育著什麼?——《模仿犯》網川浩一 後記 為什麼想寫反派

序跋

後記 為什麼想寫反派?
◎文/馬欣   張愛玲說:「人生是一襲華麗的袍子,上面爬滿蚤子。」那麼,如不偶爾晾曬到那些黑暗細縫裡有什麼,任由袍子被蚤子蛀蝕一光,某一天,那從骨子裡湧竄出來的,恐是自己都難以想像的空無一物。   我從小算是個孤僻的孩子,兄姐與我年齡距離差距頗多,父母也忙,但因為這樣,一個兒童除被放在他的人生景況中,也被放在觀眾席,看著人來人往看出興趣來。那些大人眼角的失、嘴角未言明的,都像無聲電影上演著,於是我發現人們評價再好的人,他們眼中的不確定有如跑馬燈,被人們忽略的人,他們無意中流走出的情感,如要宣洩的大海。還有一種,看著會驚心,那是面具背後長久無聲的吶喊。人,有這麼多個面具,但他總有個真面目是隱隱想要被看到的,那不見得是親友可以看到的,而在各個能投影的人事物中,才能剎那顯影。   人通常選擇別人眼中正確的角色,方便行事,但那不代表他就是好人,而有些人甚至沒有選擇正確角色的機會。而且為了逃避寂寞,人會做出各種不同的錯事,為成為某些人的天使,而成為另一人的惡魔而不自知。   我想一定有一些像我一樣,由孤獨的小孩變成大人,想正視自己跟社會的黑暗面。不是跟從多數人走,就代表是好人。黑暗面就像人心的儲藏室,每個人都有那部份,不清掃、漠視它,遲早黑暗會淹沒過來,那跟「失控的正面思考」一樣,你逃避的,它不會消失,總有一日會撲將上來。   我盼望,那些電影裡反派的人生,或許能給人與社會一點反思的力量。如同我敬重的長輩說過的一段話:「如果此刻你不想讀書,那就讀人吧。讀取了足夠的資料,總有一天它會為你的人生解套。」

內文試閱

極樂城下的惡海——《黑暗騎士》小丑
  在既定印象中,小丑是這世上唯一不被同情也合理的象徵,如同每個城市的下水溝,所有該往下流的,都不屬於該往上看的,我們都知道那下面可能有什麼。所有被我們以「進步」為名不要的,都是Joker的疆界,你每往前一步,都可想像身後有多大多深多遼闊的「棄守」,那擁有血盆大口的,原來並不是一個「人」。   你試過嗎?夜晚路過舊社區,會不自覺聽到漏水聲,流下的在聽覺與想像力上是黏著地,侵蝕著底盤的鐵鏽,當然,你不知道那裡面是什麼光景,那滴水聲倏地進入另外一個世界,接下來又是另一滴,沒有間斷過,而你企圖關心的是那霓虹板上「你會更好」的標語,理智上必須如此,儘管滴水聲似乎跟你更親近些。   這樣的世界,是很容易讓人倦勤的,電影裡的小丑(Joker)是整個高譚市的倦勤之王,爛軟到流汁,噴黏出異香,相較於蝙蝠俠如此吃力地抖擻、白色騎士(明星檢察官哈維)的永不言倦,小丑像整個老城市的雙下巴與垂墜的法令紋,所有鼓吹向上拉提與除皺的,都造就人潛意識裡紋理的鬆滑。因此,2008年克里斯多福.諾蘭執導電影《黑暗騎士》中的「小丑」,成為電影史上最強大的反派魅影,因為長達半世紀以來,鋪天蓋地的強勢拉提的正向思考,時時刻刻都在招喚「小丑」魅影的出現。   小丑的演變,跟1989傑克尼克遜當年扮演的時代不同,那時我們仍在經濟熱頭上,他比較像有權謀的政客,但2008的Joker在金融海嘯發生的當時,正是上帝棋下離手的當下,摧枯拉朽地骨牌應聲倒,留下金融大樓在荒漠中聳立。地下水污累積的份量,終於能與天抗量,人類對未來的想像正持續淤積恐懼的羊水,誕生出Joker這無政府主義份子。   於是從Joker開始,反派的基因突變,因他開啟了新的章節,不只因為演員希斯萊傑的驟逝,而是這角色不像人,他近乎是一個黑洞,既無聲息又無邊際,連自身都無法確定存在的黑暗。你心裡有什麼隱晦的,那裡就有什麼。希斯萊傑把他給(它)化了,變成無法丈量的矩陣,那裡什麼都沒有,就是只有你,以及不知道會是什麼的東西。   這個角色自成一個時空,是影史上前所未見的,像每個人心裡的百慕達三角洲,某些人原本航道鎖定正確,然後就莫名消失了,這種事發生在哪個城市並不令人驚訝,無論是人的消逝還是心智的喪失,小丑這角色毋寧是現代整體的倦怠,瞬時失去抓地力、也無從確定座標,像個小數點一樣被去尾了。   都市的行進是這樣一路掃去小數點的,人終日跟隨機械聲運作,高樓模擬尖光的稜角,如同Joker台詞上所說的:「當一切按照計畫,沒有人會恐慌,無論計畫有多麼恐怖。」只要上了金屬光,現代人就會安心,然而Joker嘴角因咬合困難、始終冒泡的黏液,每隨他說出一句話,卻像原始叢林水份流入水泥秩序中,眾人的感官直覺性地撲將過去,潛藏的排他的意識滾滾流出,讓原本的透明唾液呈現無法辨識的濁態。   這是小丑說話時特有的魅力。齒顎無法咬合、不斷出現唾液吞嚥的聲音,隨著巨大的銀幕與杜比音響放大,每句舔噬聲都在口腔裡翻攪著,又瞬間乾涸於無形,於是觀眾聯想到自己貪得無厭的大胃口,隨著他唾液現地流動,不斷想像,吞嚥下去的那頭是多麼巨大且飢渴的容量,不斷地要、不斷無法咬合地吸取我們無法無天的浪費排放量,供給通天的慾望,都市的核心是張大嘴,至此誰也無法否認。   終於,人們集體向上要的,跟流下去的一樣多了,我們就感受得到那兩邊聲息相聞,你我都上緊發條、深怕支撐頭上的那根魚線斷掉,墜入它的懷抱,很自然地,Joker的犯罪動機是忍不住的,他說:「瘋狂是地心引力,你只要輕輕一推就好。」他要你過去他的那頭,這世界不是上就是下,而不是像以前有廣闊的左右八方,飼料豬的眼界是不敢擅離柵欄的,他知道要往下有多容易。   當然,這種時候人們就會推測Joker有個悲慘童年之類云云(人們總藉「因為所以」想獲得心安),而他也滿足大家想立結界的慾望,先說他爸是個酒鬼,刺死他媽後,也為他臉割出一個笑容,並奉贈他一句:「Why So Serious?」之後又有一個結婚的版本,老婆欠賭錢,被人割爛臉,他為了讓老婆笑,也把自己割了一個笑臉,有兩個割嘴版本,但哪個是真實已不是重點,一切符合「Why So Serious?」   他的壞難以被滅絕,是因為他只是想驗證好人成立的草率與懶逸,不壞就是好嗎?如果只是循規蹈矩、方便行事,那換成你是否會想知道,那份「好」只是出自際遇使然?還是只是不假思索?你多少都會這樣懷疑過吧,哪些人的好有其不能探觸的極限?抑或是誰跟著人多的路線走。像Joker這樣求想證善純粹性的壞人,知道真正的好人,是需要多麼嚴格操練自己的心智,才能好到有眼界,不然在食物鏈裡,極可能一夕是A的天使,隔朝便成為B的惡魔,無法做正確判斷的善意,比惡意在歷史上更根深而酷寒。若是你也想拆穿,或可體會Joker的心癢難耐,他太想看看那些不假思索的善,如白色騎士,可以像跨年煙火一樣璀璨多久?正義這麼香酥脆,容易入口,一桶得來速,貴在吮指回味。   我不會說每個人心中都有個Joker,但他穿著訂做卻不合身的紫色西裝、浮粉的臉妝與紅唇,垂肩走在路上的背影,你一點也不會陌生,因為那就是你居住的城市,強大霓虹光影下,細節質地都殘妝了,無論台北、紐約、東京,或剛出土的閨女上海,你知道你沒別的選擇,成功是照射在壁板上的彼岸花,光一暗都是水中月,得與不得,都有小丑在你身邊,無關是非,而他是某種程度的真相,愈來愈多人往同一個方向如催眠般前進時,Joker就會是身後影,那影子可大可長至無邊際的另端。   一個演員扛一個時代,的確會讓自己的喪鐘響起,傑克尼克遜就曾警告飾演這角色很危險,或許是因為你會到一個所有人棄置,且久乏人探詢的無人之境。光害不是因為看不到星星,而是人是螢蛾,愛往偽亮處走,那裡永遠是正午的太陽,你總是要拿什麼交換路票,才能到達商業的應許之地——那個吃到飽的飢餓地帶。而Joker身邊的角色,除蝙蝠俠,哪一個能清醒到轉身離去?在這時代你敢清醒,大概就被視為「瘋了」。他有一句台詞:「他們以為有規範就可以得到救贖。」   可見Joker始終目不轉睛地看著,如聖母院前的怪獸「思提志」的雕像,這原名夜梟的獸火眼金睛地知道少有人往另一旁無人的路走。何必等小丑現身,電影落幕後,他無處不在,只要有成功學一直被無限上綱,他就是鄉愁。你我嚼咬著空泛的香噴噴、油滋滋,類似《神隱少女》中千尋爸媽吃的全流進Joker一嘴海量的腐爛裡,供養人們潰瘍的文明,每有一滴流下去,滿市都喊渴,嘴裡吃著、手上端著、眼裡看著、心裡要著…小丑忍不住把餐桌弄亂、桌巾一掀,剝削人與被剝削的市民滿嘴手油膩搶將了起來。然而任何一滴下去,都是沒有底的。   你確定反派是他,而不是我們嗎? Joker從蝙蝠俠之手被摔入地下,還給了窮山惡水,以保這裡燈火通明,在小丑之外,我們都亮得沒有容身之處。   電影簡介   《黑暗騎士》(The Dark Knight)為2008年賣座強片,至今仍被視為蝙蝠俠系列經典之作。由克里斯多福.諾蘭執導,該片中的小丑(Joker)由希斯萊傑(Heath Ledge)飾演,由於該角色詮釋得太過成功,成為典範,當年並獲奧斯卡、金球獎男配角獎。從希斯萊傑的Joker開始,徹底扭轉了反派角色在影史上配菜地位,此後反派與主角分庭抗禮,並成為賣座考量的必要條件,希斯萊傑的小丑等於改寫了英雄電影歷史。

延伸內容

推薦序 反派的絕佳墓誌
◎文/膝關節   筆者過去執筆過西洋好萊塢等明星採訪責任,與老外打交道或是撰寫這些人物背後的花絮點滴自然是家常便飯。但新聞寫作體本質上有所侷限,能夠寫出幾分觀察是我們應備的基本素養,可是能夠寫深入幾分,或是賦予些許文學想像,那就是要靠天份了。   多年來常看馬欣耕耘的專欄,關於那些我明明很熟悉,但馬欣總有本事寫出我所看不透識不穿的靈魂骨架,害我時常讀起馬欣那洗鍊的文字感而嫉妒不已。有些人的文筆你會明白幾分靠天份,但馬欣的筆觸證明天才加努力得來的結果,往往花上的心力遠超乎你我想像。   馬欣多年來的訓練,放在當代撰寫人物的新聞體上是格外突出的。她每一句話都能反覆嵌入絕倫觀點,與無可救藥的浪漫形容。這些基本功,是需要龐大地消化萬千原文資料,與她特有的視野才能組成這一篇篇的故事,或說是電影中的群星浮世繪了,每一篇都能像短篇小說般韻味流長。   更何況,她不想討喜地主張那些銀光幕前的主旋律者,她切入的是那些不被喜愛的、被遺棄的、被畏懼的、被流放的反派們。   提起《雷神索爾》,她不寫金髮俊男索爾,無視他那一身璀璨陽光,反而垂愛索爾的邪神小弟洛基。確實,對照索爾的華麗笑容,洛基的眼神亦正亦邪,那烏黑的髮色裏頭藏著諸多調皮任性。能否政變奪權,靠的本領,有時竟是兒戲般的傻氣執著。馬欣還把洛基的心情比擬成了《紅樓夢》中的賈寶玉。   此外,《黑暗騎士》中的小丑、《教父》中的麥可柯里昂、《香水》中的葛奴乙、《沈默的羔羊》中那位人魔漢尼拔,就連《原罪犯》裡的那位悲劇人物吳大秀都可以一一躍升在紙本上,立體地對你訴說他們那些無法盡訴世人的寂寞物語。   相較於所有故事的主角,反派者才是主導故事前進與否的能量。好的反派、誇飾的動機、難解的矛盾,更是許多人真正陷入生命關卡的寫照。   《反派的力量》這本書,我覺得是所有影迷必修的一門通識課程。畢竟這些反派哪有單純地只是為了跟主角唱反調而存在,反派的陰暗抑鬱才是故事迷人之處,他們信奉的人生價值,有時才是對你的一記當頭棒喝。   影迷可以從這本書,快速地溫習過去那些陪伴在影碟、錄影帶時期的珍貴記憶,原來反派的動機來不及與當年的你交手,但如今,馬欣寫出了這本精彩絕倫的邪惡側記,彷彿引領你重新閱讀了一次經典,再次理解了當年故事軸心為何這般跳動。其中,我格外熱愛馬欣寫起了20年前的《終極追殺令》(Leon),她寫到了蓋瑞歐德曼飾演的知法玩法的狂暴警察諾曼史丹菲爾,在圍剿藏毒者之前,他說那段話:「我喜歡這暴風雨前的寧靜,它讓我想起貝多芬。」   若不是馬欣寫起這段情節,這些反派角色的台詞幾乎就要在時光河流中淡忘消失,一旦提起,記憶如錦,上起發條,瞬間就能記起那些角色的喜怒哀樂。   我私心認為這本書是反派者的絕佳墓誌,歌頌他們那些不被了解、不被在意、總被扭曲誤解的行為。也是每個影迷需要珍藏的菲林藏寶圖,看看那些人,你見著了幾分?

作者資料

馬欣

同時是音樂迷與電影癡,其實背後動機為嗜讀人性。在娛樂線擔任採訪與編輯工作二十多年,持續觀察電影與音樂,近年轉為自由文字工作者,從事專欄文字的筆耕。曾任金曲獎流行類評審、金音獎評審、中國時報娛樂周報十大國語流行專輯評審、海洋音樂祭評審、AMP音樂推動者大獎評審,樂評與電影專欄文字散見於各網路、報章刊物,如:《中國時報》娛樂周報、《聯合報》、《GQ》、《VOGUE》、誠品《提案》、《KKBOX》、博客來OKAPI、MTV中文音樂網站、娛樂重擊網站與《HINOTER》、《音痴路》等,著有《反派的力量》、《當代寂寞考》、《長夜之光》。 相關著作:《階級病院(限量獨家包裝版)》《階級病院(限量題字親簽珍藏版)》

基本資料

作者:馬欣 出版社:木馬文化 書系:我愛讀 出版日期:2015-01-07 ISBN:9789863590828 城邦書號:A0500272 規格:平裝 / 單色 / 280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