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
生命的真相:第四道大師葛吉夫的教導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內容簡介

當你渴望知道自己是誰,就是上路的第一步。 西方最重要的新時代靈修最新經典著作! 101歲覺悟者跟隨大師腳步的珍貴記錄, 九型人格鼻祖葛吉夫的第四道體系全揭秘, 每一頁都閃耀著智慧! 【誰是葛吉夫?】 他是諸多西方藝術家服膺的靈修教父!美國建築大師萊特Frank Lloyd Wright 、爵士樂史上最偉大即興演奏家Keith Jarrett、《歡樂版人間》經典Mary Poppins角色創造者P.L.Travers……皆受葛吉夫影響極深。 奧修曾說,「只有少數勇敢的人,才能進入葛吉夫這樣一個人的世界。他需要極大勇氣,要有赴死的勇氣,因為唯有如此才有重生。他不是個教父,他是師父。」 葛吉夫於1866年生於俄羅斯和土耳其交界的高加索地區,他從童年起就渴望瞭解人類存在的奧秘,並且深入研究宗教和科學來尋找答案。他發現這兩種體系從它們自身看來都是令人信服和前後一致的,但如果將它們所依據的前提作出改變的話,就會得出矛盾的結論。於是他相信無論是宗教還是科學都無法單獨解釋人類生死的意義。同時,葛吉夫堅信古代曾經存在著一種真正且完整的知識,並以口頭的方式被一代接一代傳承下來。 他花了大約二十年時間尋找這些知識,最終,葛吉夫發現了一些被遺忘的素質層面的知識,它融合了各種偉大的傳統信仰。葛吉夫把它稱為「古老的科學」,但卻沒有明確告訴我們它的來源,以及它的發現者和保存者是誰。這種科學像現代物理學一樣看待這個可見物質組成的世界,認可質能相當性、對時間的主觀錯覺和廣義相對論。但是這門科學的探索並未就此停止,只是將受控的實驗中能夠衡量和證明的現象作為唯一的真相來接受,它還會去探索感官感知範圍之外的神秘世界,探索對另一種實相的覺察,以及超越時空的無限狀態。其目的就是為了理解人類在宇宙秩序中的地位,以及地球上人類生命的意義,同時讓我們內在真正瞭解和體驗兩個世界的實相。這就是關於素質層面的科學。 【何謂第四道?】 葛吉夫的教學有古老的淵源,以祕傳基督教的方式呈現,他有二十世紀的達摩之稱,奧修更讚譽他是世界上最偉大的老師。葛吉夫所創立的「第四道」修行體系是一門整合身體、感受和思維的修行法門,他將傳統的修行方式歸納為三條「道路」,包括:著重於駕馭身體的「苦行僧之道」、基於信仰和宗教情感的「僧侶之道」,以及專注於發展頭腦的「瑜伽士之道」。第四道,則同時對這三個部分下工夫,讓人的身體、理智與情感同時運作,維持平衡,方法是嶄新的,是適合每個現代人修道的新工具。 ◎這是一部你可以收藏和參照一生的經典著作。 《生命的真相》是一本101歲覺悟者對「第四道」的修行筆記。作者薩爾斯曼夫人,是二十世紀靈性大師葛吉夫最親近的弟子,她在30歲遇見這位偉大導師,71年來透過「律動」(movement)的方式,活出葛吉夫的教導,本書是後人整理她生前筆記,提供了關於葛吉夫靈性教學的全新洞見。從「對意識的召喚」、「向臨在敞開」、「我是誰?」⋯⋯共12大章140節,近20萬字,每一字一句都是對生命的深刻提問,凝鍊出「第四道」之於她的精神頓悟與體驗。 無論你在靈性之路上,跨出了多遠,本書都會是一面鏡子,可以照見你已經領悟了什麼;但更重要的是,它將照見你未曾領悟的東西,而這些正好能為你指出前進的方向。 ◎第四道工作,帶領我們從「清醒的沉睡」狀態解放出來! 葛吉夫的教學有古老的淵源,以祕傳基督教的方式呈現,或「素質層面知識」的教導。「第四道」是葛吉夫設計的一門整合身體、感受和思維的修行法門。葛吉夫將傳統的修行方式歸納為三條「道路」:著重於駕馭身體的「苦行僧之道」、基於信仰和宗教情感的「僧侶之道」,以及專注於發展頭腦的「瑜珈士之道」。第四道並不是透過紀律、信仰和靜心的路徑,而是喚醒另一種智慧——瞭解和理解,就能讓我們從「清醒的沉睡」狀態解放出來。 透過有意識的努力達成有品質的思維和感受,從而具有一種能夠清晰覺察與愛的全新能力,本書對葛吉夫的理念和方法提供了完整而獨特的指導。 ◎生命的律動,在另一個空間、另一個世界的體驗中獲得重生。 《生命的真相》是一本生命指南,這本靈修筆記的每一頁都閃耀著智慧,讀起來就如同親自跟隨葛吉夫的足跡,每一步都有新發現。 除了帶領我們覺察自己,尋找如是存在的生命真相,引領我們在另一個空間中重拾心靈的自由,活出完整的「臨在」。本書亦解剖葛吉夫左手畫方右手畫圓的「神聖舞蹈」教學,透過這樣的生命律動,讓我們瞭解大多時候,我們就像一部自動運轉的機器,不帶覺察,唯有透過「瞭解自己」,也就是當下每一刻的意識提升,才能讓內在真正的自己甦醒過來! 【本書特色】 ◎ 西方最重要的新時代靈修體系最新經典著作,九型人格鼻祖葛吉夫的第四道體系全揭秘! ◎ 一位101歲覺悟者的71年修道證道,本書是作者薩爾斯曼夫人畢生跟隨葛吉夫學習的珍貴筆記。 ◎ 全文洋洋灑灑近20萬字,12大章140節,收錄最完整、最精華、最透徹的葛吉夫第四道心法。 【大師推薦】 .王季慶 .張德芬 ——二大名師共同推薦。 「葛吉夫是一位開路先鋒,開啓了一個對靈性生活的全新觀念。他受到很大誤解。因為他對傳授知識沒興趣,他不想給你慰籍;也沒興趣給你美麗的理論、洞見、幻像;他對你的眼淚、情感、情緒,都沒興趣;他不想讓你崇拜他,他只想要蛻變你。」 ——奧修(Osho) 「我們必須在自己內在和周遭,創造出一種層次的能量,一種能夠抵禦周遭影響,又不會自行衰退的專注。它必須接收一股更為主動的力量,讓它不僅能抵禦,更能採取行動,在不同層次的兩種能量流之間,找到一個穩定的位置。維繫這種平衡的狀態,是我們在意識工作中一直會遇的挑戰,也是我們意識工作每一刻都要面對的困難。」 ——珍妮.迪.薩爾斯曼(Jeanne de Salzmann) 「一向非常喜歡葛吉夫的教導,可惜有關著作都比較艱澀難懂。這本《生命的真相》用簡單易懂、通俗的語言闡述葛吉夫的教誨,讀來令人欣喜。發展覺知和覺察能力是靈性成長最重要的修持,本書有極為明確的闡釋,為在靈修路上摸索前進的我們提供了一盞明燈。」 ——張德芬〈身心靈作家〉

目錄

CONTENTS目次 譯 者 序 前 言 導 讀 I. 對意識的召喚 我是沉睡的 記得自己 對知的需要 II. 向臨在敞開 處於被動的狀態中 對臨在的體驗 高效性的運動 III. 共同的方向 自由的思維 內在的感覺 一種新的感受 IV. 為臨在所做的工作 在安靜的狀態中 在日常活動中 保持面對 V. 與他人一起工作 一種特殊的能量流 在團體裡的交流 在活動中的工作 VI. 歸於中心 對整體的感覺 內在的重心 呼吸 VII. 我是誰? 小我與幻象 向未知前進 我真實的本性 VIII. 獲得一種新的素質 我的素質就是我真實的樣子 內聚的狀態 來自另一個層面 IX. 在統一的狀態中 覺察的行動 有意識的感覺 主動的注意力 X. 一種有生命的臨在 一種純淨的能量 由能量所組成的身體 自願的受苦 XI. 最根本的本體 意識到一種錯誤的姿態 我內在的實相 真「我」的出現 XII. 把教導活出來 創造性的行為 警醒的姿態 一種新的存在方式 人物背景介紹

導讀

Introduction導讀
  我遇見喬治.伊凡諾維奇.葛吉夫時,正好三十歲,生活在俄羅斯南部的高加索山區。那時,我對於理解生命的意義有著深切的需求,但又不滿意那些看起來有道理,而實際上沒什麼幫助的解釋。我對葛吉夫的第一印象非常強烈而難忘,他有一種我從未見過的表情,一種與眾不同的智慧和力量。那種智慧不同於理性的頭腦具有的一般智慧,而是一種可以覺察一切的洞察力。葛吉夫那時非常友善,但同時要求又非常非常嚴格,你會覺得他能看穿你,並以一種令人終生難忘的方式,讓你看見自己真實的樣子。   想真的瞭解葛吉夫,是不可能的。他給大家的印象一直在變。對於一些不瞭解他的人,他會以他們期待的行為方式,扮演一位靈性大師的角色,然後讓他們離開。但如果他看到他們在尋求一種更高的東西,他可能會帶他們去吃晚餐,聊一些有趣的話題,取悅他們,讓他們開懷大笑。這種行為似乎是更自發、更「自在」的。但這真的是他更自在的表現,還是他有意為之?你也許會以為自己瞭解葛吉夫了,但隨後他又會有完全不同的行為,你會發現你其實並不是真的瞭解他。他像一股無法阻擋的力量,不但不依賴任何的形式,反而不斷創造出新的形式。   葛吉夫為我們帶來了一門意識的知識,這是一門科學,讓我們看到自己真實的樣子和潛在能力,以及尚待發展的部分。它可以讓我們真正瞭解內在的各種能量,瞭解它們之間的關係,以及它們與外界的關係。葛吉夫為我們帶來的教導,顯示出一條通往意識的道路。然而「道路」指的是什麼呢?對道路的教導又指的是什麼呢?   玄祕知識,是一門關於人與上帝和宇宙之間關係的科學,它的傳播需要其他人以「學校」的形式參與,因為這種特定的能量,只有在大家一起工作時才能產生。不同的學校可能有自己的知識和方法——他們的道路——但他們會有一致的目標:覺察實相。知識傳播的途徑是理論和直接體驗,透過學校教導的特定方式生活。這會創造出一種連接、一種關聯,沒有它,我們就不可能同時活在兩個不同層面的世界裡。   葛吉夫的教學內容是講給當代人聽的,這些人不再知道要如何找回古代各種傳統所揭示的真理,他們深感不滿,覺得被孤立、人生沒有意義。但是,要如何去喚醒分辨幻相和實相的智慧呢?   葛吉夫認為,只有當組成人類的所有部分——頭腦、心和身體——都被同一股力量,以符合它們各自的特有方式觸碰到時,一個人才有可能接觸到真相。否則,發展就只會是單方面的,遲早會停下來。對這條原則若沒有確切理解,所有的工作都註定偏離目標。我們會對最根本的工作條件產生誤解,只是在形式上不斷重複某些努力,這樣永遠也無法到達更高的境界。   葛吉夫知道如何利用生活中的情境,讓人去感受真相。我看到他在工作時,非常關心不同小組之間理解力的差異,以及每個學生主觀上的障礙。我看到他按照一個明確的計畫,刻意強調需要學生瞭解的一個面向,然後對不同的學生,又強調另一個面向。他在工作中,有時帶著一種能夠激發智慧、開啟全新視野的思想;有時帶著一種會讓人即刻完全真誠放棄所有機巧的情感;有時則帶著覺醒和靈動的身體,對任何需要服務的事物自由作出回應。   這條路不會讓學生與自己的生活隔絕,而是讓他們更投入生活;這條路兼顧是與否、所有的對立,以及所有衝突的力量;這條路讓學生理解掙扎的必要性,以便在參與的同時也能作壁上觀。學生會被帶到一個必須跨越的門檻前,在這裡,會是他生命中第一次覺得自己要有百分之百的真誠。穿越看起來也許很難,但拋在身後的事物已失去了原來的吸引力。在面對某些猶豫不決的情況時,葛吉夫自身的表現,為我們提供了一個標準,讓我們知道要付出什麼,以及為了避免走錯方向,我們得放棄什麼。   這不再是一個理論的教導,而是將知識化為成行動——一位大師的行動。在葛吉夫的臨之前,一個人會因為這臨在而短暫的瞭解真相,並願意為此犧牲一切。這就像一個奇蹟,這確實是奇蹟——它體現的力量來自比我們已知更高的維度。   葛吉夫帶給我們的是,生命素質層次提升的可能性。為了喚醒我們內在朝此方向前進的渴望,他透過他的話語、透過他與我們建立的關係、以及他自身的臨在,提供我們協助。他吸引我們,將我們帶到更高的層面。同時,他也透過讓我們覺察到自己實際的狀態、真實的樣子,為我們帶來了巨大的痛苦。大多數人誤解和反對葛吉夫的方法與行為,都是基於這樣的事實:因為他同時對我們內在兩種特質下工夫。   葛吉夫一方面對我們的本質工作。他孜孜不倦,以耐心慈愛聆聽我們的內在需求,我們會因為覺得自己沒有價值而感到難過。他會關心我們的難題,提供實際的幫助,帶領我們邁向下一步。他會在某些特定時刻,帶著令人難以置信的精確性,為我們指出從自動反應系統中解脫出來時,內在該採取的具體行動。葛吉夫從不裝腔作勢,也不給我們任何壓力。葛吉夫的愛和他對於人類自我侷限的慈悲,是上天給予我們的禮物。他讓我們感受到自己的可能性和潛力,透過他的方法,讓我們對自己的發展充滿希望。   另一方面,葛吉夫也堅持對我們的機能工作——持續施壓,要求越來越嚴格,他讓我們置身於可怕的境地,經歷各種衝擊。他不僅不想博得我們的好感,反而將我們推向極限,迫使我們去抵抗他。他這麼做的時候是無情的。他透過他的臨在,迫使我們下決心去瞭解自己想要的。當然,誰都是可以拒絕,然後離開。   這就是葛吉夫的偉大之處。他用第一種出離生活的方式對我們的本質(essence)工作,全然回到內在的行動。而第二種方式,則需要在生活中或透過生活,對我們機能(function)的工作,。他用一隻手召喚我們,用另一隻手打我們,讓我們看到我們被自己的機能所奴役。很少人有機會經驗這兩者。若不是領受過他兩方面的工作,是不可能理解葛吉夫的方法和行為。   沒有葛吉夫這位大師,我們就不可能有機會在那些特別狀況下。如今,他的教導依然存在——發展我們的內在素質。為此,我們必須理解他的教導並遵守相關的紀律,但這是我們無法獨立完成的。我們無法自己做到。我們的方法是透過活出這些理論來瞭解它們,然後依照自己能夠活出的程度,去教導別人。傳播你無法活出的理論,就是在傳播空洞的理論。葛吉夫留給我們的,不只是需要傳播的文字和理論,而是一種需要被活出來的生活,一齣需要與周圍的人共同演出的戲,沒有這些,所有的工作都會一直是一種想像。   因此,我們有一個責任。葛吉夫帶給我們的理論是一門科學的一部分,我們要很清楚的瞭解。但光有理論是不夠的,如果它沒有被我自己所有的部分活出來,我不會改變,我只能被動且受制於周遭的力量。在宇宙的層面上,人在地球上扮演的角色很重要。沒有人類,某些力量就無法發揮作用,無法保持平衡狀態。我們要是看不見,我們要是不瞭解這一點,就無法創造出那股能與內在其他宇宙能量相連結的力量。   我們必須在自己內在和周遭,創造出一種層次的能量,一種能夠抵禦周遭影響,又不會自行衰退的專注。它必須接收一股更為主動的力量,讓它不僅能抵禦,更能採取行動,在不同層次的兩種能量流之間,找到一個穩定的位置。維繫這種平衡的狀態,是我們在意識工作中一直會遇的挑戰,也是我們意識工作每一刻都要面對的困難。   珍妮.迪.薩爾斯曼

序跋

譯者序
◎文/孫霖   如果說有一件事,為我帶來了迄今為止最大的挑戰,那就是翻譯《生命的真相》這本書。想當初,我只閱讀這本書的一部分,很聰明的意識到這是本曠世的經典好書,但又很傻的認為,憑著自己對「第四道」(The Fourth Way)的熱忱和一些粗淺的習修經驗,可以將它譯得很好,並把其精髓介紹給讀者。於是,在出版社的支持下,我開始翻譯。但是,隨著翻譯深入,我越來越覺得我親手在自己背上放了一個大大的十字架,想摘都摘不下來了。   先不說這書將近二十萬字的長度,也不提書中模糊晦澀的法式英語,這些都不是讓人崩潰的決定性因素。本書最讓人崩潰的,是文字表達的那些讓人難以企及的修行體驗。這是第四道體系第二代傳人薩爾斯曼夫人(Jeanne De Salzmann)累積七十一年的第四道修為寫成的一本書。不是一般的深刻,不是一般的難懂。它不是一本理論書,而是透過描述自己的體驗而進行的教導。每一次校對,隨著自己的成長,對一些要點,都會有新的領悟和翻譯方式。但如此下去,這本書恐怕這輩子也譯不出來了。最後只能先罷手,安慰自己,也許十年後可以再重新再譯一個修訂版。   於是,在崩潰中掙扎著繼續前行。挑戰自己的毅力極限。   書中文字表面看很簡單,沒什麼高深的術語,都是很生活的詞彙。但是,就是因為簡單,每個詞包含的意思更廣泛,作何解釋都有可能。畢竟我不是習修第四道體系已逾七十一年的薩爾斯曼夫人,無法站在她的高度去了解這些話,只能以自己十幾年粗淺的習修體驗,試著去理解、去詮釋。   薩爾斯曼夫人說的每一句話,我得吃進去,咀嚼半天,先在內在找到共鳴或相關的體驗(哪怕是我個人化的主觀體驗,也比沒體驗只用頭腦翻譯來得強),才敢說自己可能理解那些話。然後,基於這樣的理解,我才敢把這些體驗,用對應的中文字再度表述出來。這時,翻譯的精確性已經與語法和句子結構沒有關係,最重要的是不同語言背後連結的體驗是否相同。   即使是這樣,對於讀者來說,如果沒有相關的體驗(哪怕是其他體系的),還是難以真的看懂書中文字。即使有人號稱看懂了,但其實每個人依照自己的體驗附加在每個詞句上的意義又都是不同的。或者說,每個人自身的經驗,會造成他對這本書的主觀理解。而這種主觀的理解,可能離薩爾斯曼夫人想表達的真相,又差之十萬八千里。道可道,非常道!語言是一種不得不用的不精準的溝通工具,尤其是在與修行有關的教學上。   如果你夠誠實、夠真實,你在讀完書中這些文字之後,可能會有種莫名奇妙的感覺。你會詫異的發現,這世界上有人描述出的一些內在狀態,對你來說居然如此陌生,甚至今生都不曾體驗過。你也有可能覺得混亂,因為薩爾斯曼夫人一會兒對你的頭腦說話,一會兒對你的心說話,一會兒又對你的身體說話,有時又同時對這三個中心說話,更有時又在對你內在這三個中心以外的部分說話。幸好,在我翻譯的過程中,有一些英國、美國、法國和加拿大的第四道老師為我答疑解惑。   翻譯這本書,是我今年投入生命資源最多的一件事,也是我此生最值得和最無怨無悔的一件事。我不想唱高調,說什麼這是為了大眾覺醒,為了宇宙的進化,那些都不是我能夠做主的。最重要的是,在這翻譯的過程中,我不得不提升自己,不得不拔高自己的能量狀態,以便能夠真正領悟書中的內容。為了翻譯,我不得不精進,不得不玩命的去領悟。還有什麼比這更大的收穫呢?   親愛的讀者,如果你試圖經由閱讀這本書,掌握一個結構完整的理論體系,那麼你一定會失望。如果你強行去理解去附會書中描述的體驗,你也會得非所願。在此,將我的閱讀方法介紹給大家:將本書中的每一個章節都當作一篇靜心的引導詞,敞開自己的內在,跟隨這些話語。有不懂的地方不用糾結,直接滑過,閱讀完一節(以阿拉伯數字標注的節,本書共140節)後,再回過頭來反芻。去感受一下自己內在有什麼樣的體驗被引發,再借此去反思自己的修行中和生活中與之相關的部分……   這本書,是你可以收藏和參照一生的一部經典著作,無論你在自我成長的道路上走了多遠,它都是一面鏡子,可以照見你在這條路上領悟了什麼,但更重要的是,它可以照見你尚未領悟的東西,而那些東西恰恰為你昭示了前進的方向。   為了使你更容易理解書中的內容,你可以瀏覽第四道的部落格(http://blog.sina.com.cn/4thway)獲得更多的補充閱讀資料。如果你對於本書內容或第四道有任何問題,或想參與相關活動,可以寫信至電子信箱(4thway@sina.com)與我聯繫。   在本書付梓之際,我想在此感恩所有曾經給予我支持的人。首先是葛吉夫基金會的老師們:英國的Annette Courtenay-Mayers女士、Maggie Bede女士和已故的Chris Thompson先生,美國的Stuart Smithers先生,加拿大的Jack Cain先生,法國的Christopher Jacq先生。此外還有高子舒女士、甯偲程先生、張潔小姐、謝芸女士、李雪柏女士、周沫小姐、于明先生、孫曆生先生、張淑霞女士、張冬梅女士、林珊珊小姐等。

內文試閱

前言
  喬治.伊凡諾維奇.葛吉夫(1866—1949,George Ivanovitch Gurdjieff)把與「生命實相」(reality)相關的知識,稱之為真正的「素質層面的知識」(knowledge of being),將它們看成一條源於遠古的河流,流經一個又一個時代,一代又一代人,一個又一個種族。他認為這種知識,是獲得內在自由和解放的必備工具。對於那些想要尋求人類生命在宇宙中意義的人,葛吉夫說,探尋的目的,就是為了突破阻力,找到這條河流。然後,只要保持透過「瞭解」(to know)來實現「如是存在」(to be,指的是一種與具有被動性和非靈性的「存在」相比,具有主動性和靈性,更接近本體狀態的高等「存在」方式。)。但是,為了明白這一點,他教導我們,必須要先清楚該「如何瞭解」 (how to know)。   葛吉夫非常尊重與靈性轉化有關的傳統宗教和法門,並把它們採用的不同方法總結為三類:著重於駕馭身體的「苦行僧之道」(way of the fakir)、基於信仰和宗教情感的「僧侶之道」(way of the monk)以及專注於發展頭腦的「瑜珈士之道」(way of the yogi)。他把自己的教學稱為「第四道」,這條道路同時在上述三個面向下工夫。這條道路重視的不是紀律、信仰和靜心,而是喚醒另一種智慧——知道和理解。葛吉夫曾說,他個人的希望,就是用他的一生和教學,將一種全新的上帝觀及世界觀帶給世人。   第四道提出的第一個要求就是「瞭解自己」(know thyself),葛吉夫提醒我們注意的這個原則,源自遠比蘇格拉底時代更早的時期。靈性成長來自於理解,一個人的理解程度,取決於他的生命素質的程度(level of being,指一個人內在更為實質的部分,顯示了一個人在靈性方面發展和成熟的程度,這部分的狀態可以經由有意識的努力而獲得提升。)。生命素質改變,可以透過有意識(conscious)的努力來實現,這種努力目的在達到一種有品質的思維和感受,從而帶來一種全新的覺察(to see)和愛的能力。雖然葛吉夫的教學可以被稱為「祕傳基督教」(esoteric Christian),但他指出,真正的基督教原理早在耶穌基督之前幾千年就有了。為了向生命實相敞開,為了與宇宙間的萬物合一,葛吉夫號召我們在「我是」(I Am)的體驗中活出完整的「臨在」(Presence)。   當葛吉夫開始寫《萬有一切》(All and Everything)這本關於人類生命的三部曲時,把最後一本書,也是第三部書稱為《只有在「我是」時,生命才是真實的》(Life Is Really Only Then, When “I Am”)。他在書中提及的寫這本書的目的是,帶給讀者一種對「存在於實相中的世界」(world existing in reality)的真實洞見。葛吉夫於一九三四年十一月開始寫,但六個月後停止了寫作,後來一直沒有完成這本書。他在一九四九年去世之前,把著作交給了最親近的弟子珍妮.迪.薩爾斯曼,委託她「盡一切可能——甚至不可能——讓我帶來的一切發揮影響力」。   在葛吉夫去世時,他的追隨者分散在歐美各地。薩爾斯曼夫人的首要任務就是召集他們一起工作(work,在第四道體系中指對內在下工夫或靈性的修鍊是第四道工作或工作。),其次就是為葛吉夫的教導設計出一種可以具體走向意識的工作形式。在葛吉夫去世後的四十年間,薩爾斯曼夫人安排出版他的著作,並將他傳授的「神聖舞蹈」(movement)的舞蹈練習保存下來。薩爾斯曼夫人還在巴黎、紐約、倫敦以及委內瑞拉的卡拉卡斯建立了葛吉夫中心。在這些中心裡,她組織共修團體和神聖舞蹈的課程,參加者把他們共同的努力稱為「工作」。今天,透過這些弟子和追隨者的努力,葛吉夫的理念已經散播到了全世界。   在後續的〈導讀〉中,薩爾斯曼夫人描述她如何是看待葛吉夫這樣一位在「傳統意義」認知中的靈性「大師」——他不是一位傳授理論的老師,而是一個以自身臨在,去喚醒他人和協助他人尋求意識的人。但她並沒有談到自己是如何透過本身的臨在來進行教學。薩爾斯曼夫人在任何時候、任何情況下都有一種智慧,用她自己的話說,她是處於一種「警醒的態度」(attitude of vigilance)。對她來說,活出自己所教導的,就是一種「存在的方式」(way of being)。   葛吉夫與薩爾斯曼夫人的角色完全不同,就如薩爾斯曼夫人自己說的,葛吉夫為他的學生創造了先決條件,為每個人帶來顯著的影響,但他沒有一個有組織的共同工作形式,那些被植入知識種子的弟子們,無法持續的共同努力下去。於是,薩爾斯曼夫人站出來呼籲:葛吉夫走後,真正指引他們的是葛吉夫留下的教導,大家唯一的機會就是一起活出這個教導。   薩爾斯曼夫人不斷要求大家去瞭解葛吉夫的教導,分享彼此意識連接的體驗。她一再強調,必要的練習能為帶來一種對實相全新的感知,以及更穩定的臨在。這樣的臨在,就如存在於身體的一個獨立生命。   活出葛吉夫的教導,意味著醒來,讓那個認同於日常機能的自我死去,並於另一個空間、另一個世界的體驗中獲得重生。   第四道的基本原則之一,就是它是在生活中、並透過生活實踐。薩爾斯曼夫人在〈導讀〉中談到了這一點,探討葛吉夫帶給我們的靈性「道路」(way)到底意味著什麼?玄祕知識(esoteric knowledge)的傳遞需要其他人的參與,要在葛吉夫稱之為「學校」(school)的地方完成。所有祕教學校都有「覺察實相」(seeing reality)的共同目標,但採取的方法和「道路」是不同的。葛吉夫帶來了對一條道路的教導,不僅僅是想法,而是一種獨特的方法——一種「需要被活出來的生活」(life to be lived)。   薩爾斯曼夫人對「學校」的整體概念,從她組織的中心運作就可以看出。她所說的學校,是一個群體實踐教導的地方,而不是一個獲得理性知識的學院。這些中心沒有對外封閉,加入時沒有特定的資質要求,也沒有按學習進展劃分的層級。事實上,中心裡根本沒有老師。剛開始,參與者會在一個團體中工作,團體中有一個回答問題的帶領人。隨後,在更資深的團體中,大家只互相交流。第四道是一條理解之路,不需要去信仰或服從一個非凡的領導者。正像薩爾斯曼夫人在本書中所寫的,「教學是一種導引,只有能更深入質詢的人,才能擔負起服務的責任」。   薩爾斯曼夫人不斷反思生命存在的真相,並將想法寫在筆記本上。這種深入質詢是她教學的基礎,她充分利用每次聚會。每次聚會前,她都認真準備,經過深思熟慮之後,將她想帶到聚會的想法寫下。她一直保存著這些如日記般的筆記本,直到生命盡頭。這些資料放在一起,成了一部有四十年歷史的編年史,體現了薩爾斯曼夫人一生在反思真相和傳授葛吉夫教導所做的工作。九十一歲的她寫道:   我在寫一本書,關於在生活中如何做到如是存在,以及如何活著這兩個層面。這本書告訴你如何找到平衡,是從一個層面到另一個層面,還是找到一個介於兩者之間的方法?我們的眼光必須超越並穿越尋常的思維,向另一個更高等的頭腦敞開。否則,我們就會卡在門檻前,而門卻打不開。   薩爾斯曼夫人十年後去世時,留下悉心保存完好無缺的筆記本。對於那些她最親近的人來說,上面這段話就是對這份遺產的清楚指示:她希望透過這些資料,説明葛吉夫已經完成了他的著作,闡明對真相的真實洞見,並且幫助他完成使命,把一個失落的知識體系帶回當代的世界。   薩爾斯曼夫人全心投入葛吉夫以及他留下的工作,將她自己的貢獻作為向他的「致敬」。她不斷召喚人們活出葛吉夫的教導。這些品質都反映在本書中。她經常複述葛吉夫的話,有時會重複他的原來的話。例如,第85節關於八度音階的文字,她說是來自葛吉夫的;第92節關於分開注意力的練習,就是借用了葛吉夫第三本著作裡的文字。她使用葛吉夫的用語來教學,但卻加入了自己的洞見。例如,對她來說,「意識工作」需要不同區域的大腦,以及掌管思考、感受和運動的「中心」(centers,第四道體系認為人有三個中心:理智、情感和運動本能中心,分別對應頭腦、心和身體。)同時參與,這樣才能體驗到統一的臨在;這需要一定的「掙扎」(struggle),不是為了對抗我們的自動化機能而掙扎,是為了達成保持臨在的積極目標;關鍵是保持一種內在的「觀察」(look),在「覺察的行動」(act of seeing)中「保持面對」(stay in front);一個人必須要以如體驗「第二個身體」(second body)般的去體驗臨在,才能具有不受外在影響的穩定性和獨立性。   同時,薩爾斯曼夫人也發展出了自己的語言和說話方式——有力而直接。就像葛吉夫一樣,她不太在意傳統的語法和詞彙,不在乎比喻的連貫性,也不關心是否符合既有的科學概念。對她而言,她最在意的是,描述對意識的體驗時語義是否清晰,為此,在某些地方甚至需要刻意作出不精確的描述。   我們得先提醒讀者,這本書的特色:幾乎沒有提到任何生命的真相,以及葛吉夫如何活出生命真相的教導的敘述和解釋,就如葛吉夫晚年一樣,薩爾斯曼夫人堅持不以理論形式討論第四道的教導。當有人提出一個理論性問題時,她會一概予以回絕:「你得自己去找答案。」對她來說,只有理論,或沒有相關體驗的概念是不夠的——真相無法被思考。理性的頭腦中所擁有的知識,尤其是那些與「我們是誰」有關的想法,都是一種對實相的阻隔和遮擋。所以,本書不是在描述終點的景象,而是對實際旅程的一次記載,包括所走過的路線以及沿途的標誌。   薩爾斯曼夫人有自己獨特的說話方式,她說話不但用詞獨特,衝擊力也很強。聽她說話的人,會覺得她非常精確知道自己的表達方式,以及想要說些什麼。這從她的筆記中可以得到證明,這些文字顯示出她四十多年中超凡清晰與連貫的思維。她在每一刻表達的,不僅僅是字面的意思。薩爾斯曼夫人在〈導讀〉中說,葛吉夫以他的臨在來教學,後面又寫到更高層次的知識,是可以透過理論和語言傳遞的,但傳遞者必須對那些知識有親身的體驗,並可以將它們內在的生命力表達出來。這種表達需要以一種有意識的狀態來說話,在當下為那些可以跟隨的人指明方向。這種教學方式需要非常專注,就像這本書中所說的一樣。我們每次最多只能吸收一節的內容,甚至最多只能聆聽別人讀一節的內容。   就像所有的體驗實錄一樣,薩爾斯曼夫人描述內在旅程,只有活出那些經驗的讀者才能真的理解,也就是他們得親自用眼睛去看,用耳朵去聽。在這方面,本書與葛吉夫的第三部著作是一致的。他在那本書中預言,只有有能力理解的人才能觸及書中的精華。每一個閱讀或聽別人讀內文的人,都會知道什麼是他們已經瞭解的,更重要的是,他們會知道還有什麼是自己不瞭解的,朝著一種未知感去敞開。這種感覺被薩爾斯曼夫人稱為「通往實相的門檻」。   這本書由珍妮.迪.薩爾斯曼的幾個家族成員和追隨者編輯而成。書中內容完全取材於她的筆記,只有少數的段落來自於她的其它文章。我們沒有刻意去標示出那些摘錄的內容出自於她、葛吉夫或其他人。這些章節是按照素材中原來的主題整理出來的,排列順序則對應不同階段的內在工作。雖然順序並非按時間排列,但一至四篇中的大部分內容都來自於她在葛吉夫去世後的十年間所做的筆記。在那之後,聆聽薩爾斯曼夫人講話的人,已經可以從出版的葛吉夫著作中進一步瞭解他的理論。這些著作都條列在本書結尾的人物背景介紹裡,其中還包括對「三的法則」(law of three)和「七的法則」(law of seven)這些宇宙法則的總結。
WORK IN MOVEMENT在活動中的工作
  57. 雙重的目標(A double aim)   人內在的一切都在運動,就像在宇宙中一樣,沒有任何東西會保持靜止或一成不變。沒有任何東西會永久存在或完全終結,一切活著的東西都在無止無休的能量活動中發展或衰退。古代科學已經瞭解了這種宇宙進程背後的法則,這種科學在宇宙秩序中給人類指定了應有的位置。據葛吉夫講,神聖舞蹈已經流傳了很多個世紀,它體現了這種科學的一些原理,讓我們能夠透過動態和直接的方式接觸到這種科學。   人類所有內在生命的顯化都透過活動和姿態,即姿勢表現出來。從最普通的到最高等的層面,每一種可能的顯化都有自己的動作和姿態。一個念頭會有與它相應的一種活動和形式,一種感受會有與它相應的一種活動和形式,一個行動也是如此。我們全部的教育就是學習一整套與思維和感受相應的姿態,以及與行動相應的姿態。這套姿態組成了我們的自動反應系統,但是我們對此卻不甚瞭解。這是一種我們無法理解的語言。   我們相信自己是有意識的,相信我們的活動是自由的。我們沒有覺察到每一種活動都是一個反應,都是一個受到印象衝擊而作出的反應。印象很難觸碰到我們,因為早在我們覺知到它之前,反應活動就已經被啟動了。覺知隨後才會產生。這整個的事件是突然發生的,我們內在缺乏一個足夠敏捷和敏銳的部分,讓我們能夠在事件發生之時感知到它。無論那個反應活動是什麼,無論它來自哪裡,它都會不可避免地受制於我們的自動化聯想機能,受制於記憶中存儲的所有習慣與陳詞濫調。我們沒有任何其他部分可以作出反應,於是,我們的生活就是不斷重複累積的記憶。但是,由於我們對此沒有覺知,因此我們的活動在我們看來是自由的。   實際上,我們被我們的思維、感受和動作的姿態所禁錮,就好像被困在一個施了魔法的圈中無法逃脫。為了逃出去,我需要採取一種新的姿態——同時以不同的方式去思考、感受和行動。但是,我不知道這三個部分是互相連接的,一旦我嘗試改變其中的一個,其他的部分就會來阻撓,我還是無法逃脫。我的自動反應系統使我的思維和感受保持在一個非常普通的水準上。   葛吉夫的律動代表了另一個層面上的八度音階裡所包含的音符,這個層面與我們自動化的生活所在的層面是不同的。律動會提升我們各個中心的能量,使它們達到具有同等能量強度的振動品質。預先觀想出一連串特定的動作需要思維或頭腦具有一種特殊的注意力。沒有這種注意力,動作就無法繼續。因此,思維必須保持一定的品質、一定的強度。   但是,動作是由身體來完成的。為了做出動作,並把思維的生命力完全表達出來,身體需要極大的自由。它需要把自己完全地調整好。即使是身體上最微小的抗拒,也會阻礙思維去跟隨動作的順序。如果思維和身體的這種品質無法保持,動作就不會按照既定的方向呈現。它將會是不連貫的,並且漫無目的。在這樣的需求面前,感受被喚醒了。感受的出現會帶來一種新的能量強度,帶來一種整合,它會在我們內在創造出一股特別的能量流,一個新的八度音階。   這些律動有著雙重的目的。它們透過讓某種品質的注意力同時投注在幾個部分上,從而説明我們跳出我們自動反應系統形成的狹窄圈子。透過一連串嚴謹的姿態,律動有可能為我們帶來一種新的思維、感受和行動。如果我們能夠真正感知到這些律動的意義,並將其呈現出來,就能夠獲得一種不同層面的理解。   58. 為什麼要做律動?(Why movement?)   葛吉夫把律動當成幫助我們活出他本人教導最重要的練習之一,其中原因我們並沒有思考過。為什麼要做律動呢?有些律動體現了一種非常高等的知識,代表著高等的法則。有些律動的出現只是因為葛吉夫的一些學生需要以某種特定的方式工作。在某些時期,葛吉夫每天都要在律動上花好幾個小時的時間,來讓它們匹配當時工作所處的階段。例如,有時候是因為學生的身體感覺不夠發達,注意力無法安住在身體上;有時候是因為學生的思維不夠自由,無法向更為精微的能量敞開。這些練習會讓注意力以特定的方式扭轉過來,去跟隨特定的軌跡。這會帶來對一種不同狀態的體驗,從而提升學生的理解力,並且讓他們瞭解如何在生活中找到這種狀態。同時,練習律動可以讓人直接體驗到掌管能量轉化的法則,這其中就包括了九宮圖。葛吉夫曾說,練習基於九宮圖的律動可以給我們帶來一種感受,沒有這種感受,想要瞭解九宮圖幾乎是不可能的。   宇宙中包含的能量會流過我們。我們每一種內在和外在的活動都是能量的流動。能量會向吸引它的地方流去,我們無法阻擋。我們受制於周圍的力量。我們要不是與高等一些的能量連接,不然就是被低等的能量控制。我們不是統一的,我們不是合一的。我們的能量需要被存留在一個閉合的迴圈裡,在這裡面它才能被轉化。它被轉化後就能接觸到具有同樣品質的能量,從而形成一個新的迴圈,一股新的能量流。只要一種更高等的能量流沒有在內在穩定下來,我就無法自由。   有一股能量來自頭腦更高等的部分,但我們沒有向它敞開,那是一股有意識的力量,我們必須發展這股力量,注意力就是它的一部分。沒有這股力量,我就會被控制,我的活動也會是自動化的。對此,我的頭腦可能會理解,而身體卻不理解。身體必須感受到這股力量,這樣它才會服從,緊張才會消散,活動才會自由。我將不會再被控制,我的活動也將不再只是自動化的。   對動作的覺知需要全然的注意力。這種注意力所具有的品質會呼喚我們去體驗完整的臨在,這種完美的注意力是大自然賦予我們的一種可能性。在做一個特定的動作時,我們不再想著剛做完的動作或是馬上要做的動作,我們不是在嘗試展現一個動作的形式,不是在展現一種我們所採取的姿態。我們完全專注於一種能量,它需要處於自由狀態才能以某種特定的方式被保存在我們的身體裡。一個人只有在臣服於這股能量時才能瞭解它。   律動可以為我們顯示如何在生活中如是存在,如何在體驗臨在的同時在顯化的過程中自由地活動。除了無休止的反應——我們自動反應系統的局限性反應——我們有可能基於覺察、基於高等的有意識力量去行動。只有理論是不夠的,我們需要透過行動帶來我們所說的這種能量。當我們內在所有的能量都透過律動連接起來時,一種新的能量就產生了。我們可以感受到它。它帶有一種不同的品質、不同的力量,以及一種我們通常所不具有的意識。這種能量來自於我的頭腦,來自於我頭腦的高等部分,那個部分具有一種智慧和覺察力。我需要與這部分的頭腦相連接。這樣我才能夠有一種完全清晰的洞察。我覺察到了自己。我覺察到了他人。非常清晰地,不帶任何反應地,我覺察到了事物的本相。我如實地覺察到了自己的本相。   59. 教導的一部分(Part of the teaching)   關於第四道這門有關內在能量轉化的可能性,以及對於人生意義的教導來說,律動是其中的一部分,它只是一部分而已。律動用一種語言表達著這種教導,每一個表情、每一個姿態以及每一個動作次序都有著特定的角色和意義。我們無法脫離這門教導來單獨理解律動,也不可能用我們自動化的思維和感受做好律動,它需要我全部臨在的參與。我必須向內在一股可以具有獨立生命的能量敞開自己,這樣,主導活動的就是那個能量體、那個臨在。如果沒有這種臨在,我只能機械地做律動。即使我們認為已經做得不錯,這些動作也只不過是種空洞的表達,沒有任何意義。這樣的練習是一種對律動完全的扭曲,與正宗的律動沒有任何關係。   那些承擔教導律動這一職責的人會遇到很大的困難。我們重複某些律動並且試圖保持對它們的興趣,但我們並不真正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我們執著於一個沒有意義的形式,我們需要一種自己還未有過的體驗、一種對臨在的體驗、一種在活動中對臨在的體驗。實際上,我們對律動教學和語言的理解非常有限。發展出必要的注意力需要幾年的時間。那麼現在,如果我們想服務於第四道工作,到底應該採取怎樣的態度呢?   我們這些傳授律動的人到底要做到些什麼呢?首先,我們自己需要練習過律動,我們需要瞭解它的結構(一系列的姿態)、它的韻律以及它的生命。然後,我們會要求自己和他人做出正確的姿態並對動作的順序有清晰的瞭解。姿勢必須是標準的。沒有精確性,我們的工作就會流於表面。最後,我們還需要覺察到我們內在與每一個姿態相對應的狀態是什麼,並且找到適當的節奏讓律動活起來。   當然,問題總是有的。是否有必要把這個律動簡化,把四肢的動作拆解開來學?我們是否需要以一個能夠全方位介紹律動的練習開始?如何才能最有效地影響注意力?需要對學生提出怎樣的要求,又如何來提出呢?既然語言會引發思維並鼓勵頭腦去「做」律動,那麼是否需要給出精確的描述呢?最常見的問題是:這是個什麼律動,它會引發什麼?每一次在課程開始之前,我們都必須花一點時間來讓自己記得什麼是自己想要去服務的,什麼是自己所信任的。最重要的是我的狀態。我需要一種比自動反應系統更為有力的有意識的注意力。如果沒有洞察、沒有覺察,那就只是小我在教授律動和練習律動。   在每一支律動裡都有形成一個整體的一系列姿態,我們必須要準確無誤地將它們做出來。在我們內在的一切還是靜止狀態時,我們的各種機能需要在一定的時間內預先觀想到整支的律動。一連串的姿態反映了不斷發展的力量所遵循的路線,以及不同能量中心之間的連接狀態。簡單地重複一支律動只會加強我們的自動反應系統,強化我們在沒有思維參與的情況下依賴身體的傾向。所以,進行練習並且專注於一支律動的某些部分不僅對於介紹這支律動很重要,而且對於鍛煉注意力中需要發展的那個部分來說也很重要。同時,由於每一支律動都表達了一個整體——具有它作為一個整體的意義,所以我們需要讓學生整體地來體驗律動。   我們需要看到不同的姿勢和節奏代表著不同的能量狀態。例如,當右臂畫圈時,這種連續性表達了一種安靜和靜止的思維品質;如果左臂保持著一種韻律並做出一系列動作,它就會有一種不同的節奏,代表了身體裡另一種能量。我們需要瞭解不同姿態如何影響到我們內在能量的狀態。當我採取一個姿態讓能量在整個脊柱內自由流動時,這種姿態的改變會調整能量的狀態,因為能量流動的方向被改變了。例如,如果我低下頭,能量流的方向肯定就會改變,向下回流;如果我把手放在胸部,就會把能量流卡在這個區域;如果我抬起頭,就會從上面接收到能量;如果我把手臂向前伸,就會阻斷這股能量流;而如果我大臂仍舊向前伸並舉起小臂,我就會做好準備接收流入的能量;如果我把手臂放下,就會接收到能量並將它儲存在身體裡。我們最好不要輕易改動律動,尤其是那些表現一個法則的一連串姿態。每一個姿態、每一個表情都有它的位置、它的長度和它相應的分量。如果出現任何錯誤,或是引入任何新的東西,整個的意義就可能被扭曲。   我們有一種傾向,要去想像,要去讓沒有意義的理念、形象和情緒進入我們的姿態。但律動是件很嚴肅的事,對能量流動的體驗會帶來某種狀態,這種狀態正是律動設計者想要引發的。這是一門科學、一門知識——它是一切知識之中最根本的,只能一步步地來獲得,而第一步就是在行動中去找到各個中心的連接。我們透過將自己完全地投入到練習當中來破譯和學習這門知識。   60. 必須有穩定的臨在(Only with stable Presence)   我們要去「做」律動。我們將嘗試著去理解那些活動,但活動到底是什麼呢?我們是如何讓自己活動起來的?我們的活動來自於哪裡呢?   我們以一種靜態的方式來理解活動,認為它就是一個接一個的姿態,我們只看到活動的結果而無法去跟隨活動本身。我們從來沒有去感受過活動。我們看到一個姿勢的形象,然後開始依照它移動,但這種活動是機械的。一個姿勢產生了,我們卻不知它是如何產生的,我們完全被我們的自動反應系統所控制。我們把一連串姿勢割裂開來看待,而非將它們看做一個貫穿起來的整體,就像一連串在五線譜上的音符一樣。然而,我們就是在運動的能量,這是一種永無止息的持續活動。我們需要去感受能量並跟隨它的活動,讓它流動起來,避免被思想以任何的形式進行干擾。我們需要感覺到這股能量就是一種臨在,我們絕對不能讓它消失。這樣我們所進行的活動會被置於一種覺察之下。我們的活動仍然是自動化的,但這種覺察是具有主動性的。這樣我們的活動會更加自由。   在做任何的律動之前,我必須先找到這種能量,這種身體與頭腦連接的狀態,然後感受自然就會升起。我們的活動就是對這種狀態的表達。沒有這種狀態,我們的活動將會從哪裡來呢?首先,我試著向一股能量敞開,它來自略高於我頭頂的位置並且流經我。只有這樣,我才能瞭解到一種特別的意識狀態。我需要在身體活動的同時保持這股能量。這二者需要完全地結合起來。這股能量比一切都重要。我在活動,但那股能量是不變的,並且比活動本身的能量強度還要高。為了保持與這股能量的連接,我需要處於一種特定強度和力度的韻律中。我「處於一種韻律中」,這是什麼意思呢?它指的是我所有的部分都處於同一種韻律中,每支律動中的不同姿勢也都處於同一種韻律中。各處的能量都是一致的。   思維與身體之間缺乏連接的狀況是我們所不能接受的。這樣,思維就會到處遊蕩,自行其是。而身體對此並不在乎,在等待著有人發號施令。要想讓連接產生,這二者之間就必須有一種連接的活動。連接會產生一種新的能量,這種能量需要成為一種穩定的臨在,就像第二個身體一樣。工作有著不同的階段。儘管在第二個身體形成之後還有其他的階段,但現在我們全部的努力都在於此。   為了產生這種連接,我需要發展出一種我現在還不具備的注意力,一種主動的注意力。如果我有意志,我就能夠做到——如果我真的有意志。當這種注意力、這種覺察發展出來後,我的身體就會臣服,因為它能感覺到一股更高等的力量,而且這股力量能夠給它帶來更高等的東西。律動要求我們努力把各個中心連接起來,這可以產生形成高等身體所必需的能量。因此,律動會以適當的方式為我們帶來衝擊。這可以讓我們穿越si和do之間的斷層,沒有這種衝擊我們可能永遠無法實現這種穿越。只有我們具有一種穩定的臨在,也就是第二個身體,我們才能真正地把律動做到位。

作者資料

珍妮.迪.薩爾斯曼(Jeanne de Salzmann)

1889年生於法國的蘭斯,成長於瑞士的日內瓦,二十世紀靈性大師葛吉夫最親近的弟子。她在30歲遇見這位偉大導師,往後71年的人生一直實踐第四道的教導,直到生命最後一刻。薩爾斯夫人本身是一位傑出的音樂家,善於舞蹈和劇場藝術,她對葛吉夫「第四道」靈修體系的流傳,貢獻卓著,葛吉夫去世前,甚至囑咐她要「活過100歲」,好能夠讓他的教學落地生根。在她的主持下,完成了葛吉夫的著作出版,並在巴黎、紐約、倫敦等地成立了「葛吉夫中心」,特別是教導葛吉夫創立的「律動」(神聖舞蹈)。薩爾斯曼夫人於1990年在巴黎去世,享年101歲。 【關於喬治‧伊凡諾維奇‧葛吉夫(George Ivanovitch Gurdjieff)】 葛吉夫於1866年生於俄羅斯和土耳其交界的高加索地區,父親是希臘人,母親是亞美尼亞人。他從童年起就渴望瞭解人類存在的奧秘,並且深入研究宗教和科學來尋找答案。他發現這兩種體系從它們自身看來都是令人信服和前後一致的,但如果將它們所依據的前提作出改變的話,就會得出矛盾的結論。於是他相信無論是宗教還是科學都無法單獨解釋人類生死的意義。同時,葛吉夫堅信古代曾經存在著一種真正且完整的知識,並以口頭的方式被一代接一代傳承下來。他花了大約二十年時間尋找這些知識。他的探尋之旅把他帶到了中東、中亞以及興都庫什山(Hindu Kush)地區。 最終,葛吉夫發現了一些被遺忘的素質層面的知識,它融合了各種偉大的傳統信仰。葛吉夫把它稱為「古老的科學」,但卻沒有明確告訴我們它的來源,以及它的發現者和保存者是誰。這種科學像現代物理學一樣看待這個可見物質組成的世界,認可質能相當性、對時間的主觀錯覺和廣義相對論。但是這門科學的探索並未就此停止,只是將受控的實驗中能夠衡量和證明的現象作為唯一的真相來接受,它還會去探索感官感知範圍之外的神秘世界,探索對另一種實相的覺察,以及超越時空的無限狀態。其目的就是為了理解人類在宇宙秩序中的地位,以及地球上人類生命的意義,同時讓我們內在真正瞭解和體驗兩個世界的實相。這就是關於素質層面的科學。 1912年,葛吉夫開始在莫斯科和聖彼德堡招收了一些學生。1917年,在俄國大革命時期,他前往高加索地區,最終於1922年在巴黎附近為他的工作開辦了一所規模比較大的學院。在這些年中,為了介紹他的教學和吸引追隨者,他將一個博大的理論體系帶給了世人。在1924年一次幾乎致命的車禍後,葛吉夫關閉了學院,並在隨後的十年中致力於撰寫他關於人類生命的三部曲,書名叫做《所有及一切》(All and Everything)。他於1935年停止寫作,大多數時間都在巴黎與學生們一起進行密集的工作,直到1949年去世。在晚年時,葛吉夫將學習他原本的的理論體系只是當做為了獲得意識所做工作的第一步。他避而不談與理論相關的問題,因為它們太過形而上了。他的教學方式體現為一種對實相的直接感知。 葛吉夫的巨著《所有及一切》分三集出版,分別是《別希普講給孫子的故事》(Beelzebub’s Tales to His Grandson,1950年)、《與奇人相遇》(Meeting with Remarkable Men,1963年)和《只有「我在」時,生命才是真實的》(Life is Real Only Then, When 「I Am」,1975年)。他在1914至1924年間傳授的理論體系被忠實地記載於P.D.烏斯賓斯基(P.D.Ouspensky)的著作《探索奇蹟》(In Search of Miraculous,1949年)中,以及主要由珍妮‧迪‧薩爾斯曼記錄的筆記整理而成的《來自真實世界的聲音》(View from the Real World,1974年)中。

基本資料

作者:珍妮.迪.薩爾斯曼(Jeanne de Salzmann) 譯者:孫霖 出版社:新星球 書系:Spiritual Life 出版日期:2014-11-27 ISBN:9789869068147 城邦書號:A1320020 規格:平裝 / 單色 / 400頁 / 17cm×23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