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 >
北海道幸福時光
left
right
  • 庫存 = 3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北海道幸福時光

  • 作者:Kunaw Magazine
  • 出版社:自由之丘
  • 出版日期:2014-09-03
  • 定價:350元
  • 優惠價:85折 298元
  • 書虫VIP價:277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63元

內容簡介

◆書中特別附錄:去雪地散步、在院子裡養雞、在森林裡蓋樹屋等,4個北海道獨有的生活風景。 我的真正人生,是從移居北海道的那一天開始 「希望每天閉上眼睛時,我都能告訴我自己—太好了,今天也過得很開心。」 為了這個簡單的心願, 在東京老街長大的工藝職人,成了北海道養雞場的主人; 在東京吉祥寺賣布丁的年輕夫妻,搬到富良野深山開了一日限量18個的布丁店; 長年旅居法國的70歲畫家,回到了只有12戶人家的極北故鄉…… ~十七個不同人物的生活光影,道出了幸福人生可能的模樣~ 隆浩先生和家人一起住在釧路川旁的舊巴士裡,平時經營泛舟和自然導覽生意。他說:「以前當上班族的時候,一直沒有心思去想眼前的事情。星期一時想著週末假期、沒事就對數十年後的老後生活感到不安,老是在擔心未來。但是現在,我每天都過得很愉快。」 月村先生小時候不擅長念書,但在北海道過暑假時,受到酪農生活的深深吸引。「我實在好喜歡好喜歡堆牧草的工作。在這個世界裡,有力氣就會受到信賴,而被信賴就會轉化為喜悅。我覺得真酷。我心想只要好好完成自己的工作,說不定就能以同樣的高度,跟大人們平起平坐。」長大後,他回到北海道,開了屬於自己的「月亮起司工房」。 大木先生出生在東京老街區的工匠世家,成年後理所當然成了製作傳統「七寶燒」傳統工藝職人。但在製作這些貴重飾品的同時,他卻越來越覺得「不管再怎麼努力創作,也只是做出戴在有錢人家太太手上的東西。」他捨棄職人身分,搬到北海道重新開始,十年之後終於用雙手生產出讓自己驕傲的東西—每天都出現在人們餐桌上的美味雞蛋。 其他還有,為了讓孩子自由成長而移居黑松內小鎮的內田夫妻、在遊遍世界後因為不小心買了地而意外定居的畫家小島小姐、因為在印度旅行深受震撼,最後竟然成了「賣柴人」的金澤先生…… 在與土地的聯結中,重新尋回自己。 在閃閃發亮的平凡日子中,再次找到生活的價值。 這群移居者,正在北國遼闊的天空下,重新學習擁抱自己的人生。

目錄

移居者的故事 蝦夷阿姆布丁製造所 波羅尼的雞蛋職人 醉心於硬式起司 月村良崇的手作起司 BOYA FARM Story 早見賢二的飛翔活動雕塑 福島明子的繪畫之路 宮竹真澄的黏土人偶 森山未花的流木籃 小島加奈子的生活旅行 一家四口的巴士生活 黑松內小村裡的內田家 畫室:華 綻放於上勇知之丘 哥哥、弟弟,和湖畔的古民宅 祝福之風牧場 Farm blessed wind 楓舍的木工師傅 本山義光 賣柴人,能跨越幾道牆? 北海道特有的生活風景 穿上雪鞋,去看「普通的風景」 水櫟上的夢想樹屋 要不要在家裡養三隻雞呢? 與馬兒合為一體 自然馬術

內文試閱

賣柴人,能跨越幾道牆?——金澤俊哉的挑戰
  在故事裡,有個孤獨的勇者,   正單手揮著斧頭,對抗大到看不見尾巴的龐然大蛇。   把地點換成北海道的黑松內,   斧頭換成鏈鋸,   金澤先生面對的大蛇,   就是一般的常識或社會。   這條大蛇身後看不見的尾巴,   比看得見的部分,還要更加巨大。   在雪原一角砍柴的人   黑松內町、西熱郛原野。在起伏雪原的一角,有間看起來曾是務農人家的小屋和牛舍。牛舍後方傳來一陣陣響徹天空的鏈鋸聲響,打破雪原的寧靜。木屑飄散在白雪上,漸漸染上褐色。   正在操作鏈鋸的是金澤俊哉先生。他住在這間廢棄的小屋中,揭起「賣柴人」的招牌,開始販賣木柴。在4年的林業工作後,他從2006年起開始經營賣柴生意,現在仍然自稱是「實習中的賣柴人」。   金澤先生的工作內容,是購買山中運出的原木,用鏈鋸砍成一定的長度和粗細,乾燥後進行販賣(切細或乾燥與否都可以依顧客需求調整)。   現在應該也有從事建築或務農的人家兼職賣柴,但大概沒有人會把賣柴當成主業吧?但金澤先生卻刻意選擇了這條路。因為他在其中發現了可能通往自己心中志向的路徑。   會像今天這樣,在漫天飛雪的黑松內原野上一個人砍柴的理由,其實要回溯到幾年前的亞洲旅行。   他心中的志向,到底是甚麼?   在亞洲立下志願   「能像現在這樣在這裡生活著,其實是很幸運的事。」   大學畢業後擔任公務員,離職後一個人騎機車在亞洲旅行了十個月後,金澤先生打從心底這麼想。自己可能在某個國家被捲入犯罪事件,或者遇上墜機。也可能生在不同國家,一出生就十分貧困。生長在日本這樣富足的國家或許很難想像,但自己能這樣出生、這樣生活,他覺得除了幸運之外沒有其他理由可以解釋。   「所以最好能在死的時候,可以覺得這趟人生過得快樂。只要不給別人添麻煩,想做甚麼就盡情去做。」而他也就真的這麼做了。也因此,從他嘴裡說出的這句老生常談,顯得格外有份量。   在印度和泰國旅行時,他親眼見到了「貧困」和「乾旱」。經濟上的貧窮,還有乾涸土地的貧瘠。看到之後所產生的衝擊,大大扭轉了他往後人生的行進方向。   「我本來希望從事能協助他們的工作。可是我既沒有證照又沒有技術。所以我想,先解決乾旱問題吧。比協助民生問題更基本的工作,應該就是可以改善乾旱的造林。」當時他理想地認為,種樹可以抑制砂漠化,最終的結果或許也可以解決貧富差距的問題。   從深入林業到自行創業   金澤先生回到故鄉北海道後,就直奔林業工作的現場,一面學習,一面確認自己的體力是否能負荷這樣的工作。他在山裡幫忙刈草除蔓、種植苗木、修枝、疏伐、砍樹等,度過了四年的時光。   在和寒町工作3年、蘭越町工作1年之後,金澤先生開始了解,日本其實也有日本的問題。自己在受雇的狀態下的確能學到技術和知識,可是對於問題的源頭,其實無力插手改變,只能陷入既有的框架中,隨著漩渦轉動。   金澤先生在工作所看到的現實,就是日本的林業跟農業一樣,處於必須依賴國家補助金才能維續的狀態。   通常擁有山的「山主」會委託林木工作業者進行植林到採伐的各種工作。但是近年木材價錢大幅下跌,負擔所有支出的山主開始背負虧損。這時,如果依照國家政策造林,比如說栽種特定的樹種等等,就有機會獲得國家的補助金,而且金額可能高達成本的九成。「但這樣的結果,變成不是真正為了山主或山的永續經營而造林,而是為了稅金而造林。而且,補助的錢永遠無法真正運用到育林(培育樹木)的工作上。」   金澤先生還注意到另一個問題,就是有許多樹木會被白白浪費。   即使依照一定間隔植林,當中還是會如雜草般長出各種雜木。進行疏伐也是林業的重要大工作之一,可是這些木材往往沒有送入後續的加工廠,而是直接被丟棄在山裡。對山主來說,砍伐就已經是一筆支出了,並沒有餘力另外花錢去清理這些雜木。「既然如此,我的目標就是替這些被丟棄的木材找到新價値。這麼一來山主也多少有點回收,慢慢地,也許更接近不需靠補助就能自力循環的理想。」   找出方法後,要實現自己的理想,方法只有一個。「只能自己創業了。可是如果要跟其他業者一樣大規模經營,從山裡運出木材,就會需要推土機、挖土機等大型機械。」   於是金澤先生選擇一個人開始經營販賣柴火的生意。這樣一來不太需要機械,初期投資也少。而且他也樂觀預測,隨著使用火爐人口的慢慢增加,對柴火的需求也會增加。   賣柴人的堅持   在2006年開業的「賣柴人」,主要透過網路接單。販賣品項有木段(切成一定長度的圓木)、未乾燥木柴和已乾燥木柴三種。樹種包含麵包樹、白樺、榆樹、水櫟等闊葉樹。一般來說燃燒較持久的櫟樹比較受到歡迎,但金澤先生特意不專營單一樹種。「我的基本賣法就是沒有樹種差異。像是『木柴最好選櫟樹』這種片面的資訊,會讓大家只想要櫟樹木柴,造成極端的供需不均。山上生長的樹,本來就不是為了人類使用方便而種。所以我的做法是直接依照手邊現有的樹種提供。」   現在「賣柴人」的主要客戶,都是住在城市中的人。除了當做室內暖氣之外,也有不少人純粹因為興趣而使用,跟以往「因為有木柴」而使用火爐的時代有所不同,似乎正形成一股新的風潮。金澤先生認為,這些擁有新價値觀的使用者,也會帶來了不同的可能性。「在購買木柴的過程中,我可以透過說明,讓客人從一根木柴開始,慢慢理解現在日本林業整體的問題和狀況。」   至於金澤先生目前理想的林業是什麼呢?他這麼告訴我們:「希望能見到一個能夠自力循環的林業。即使不靠補助金,山主也不會有虧損。當然都只是理想,不過比如說整理山裡的環境,讓山菜可以生長,那麼在樹木成長的過程中也可能有收入啊。」   去年,新雪谷町的一位地主,就因為認同金澤先生的想法,委託他負責刈草修枝,工錢依慣例由地主支付。雖然還沒有做到植林這一步,但是除去蔓生的矮竹後開始可以採收菇類,相信只要好好整理,山林一定會給予更多恩惠。   買方提供與服務價值相當的金額,賣方則透過付出服務而獲取收入。藉由技術和知識的互補,人們理應可以在此循環中對等相接,但是因為其中一個人想讓自己更輕鬆、讓自己賺更多錢,這樣的平衡開始瓦解。毛衣上的大洞一開始也只是一個小破綻。金澤先生正腳踏實地、一個一個地重新綁上鬆開的針眼。   透過木柴 告訴更多人自己的信念   「賣柴人」的販賣品項從去年開始又多了新商品:山毛櫸木柴。黑松內町是日本種植山毛櫸的最北緣,因此特地強調了這個樹種。「其中也包含了振興地方的意義。山毛櫸木柴比其他木柴貴了三千日圓,多出來的錢就捐給地方的植林計畫,讓山毛櫸可以靠自己賺來的錢來培育自己的孩子。算是一個新想到的做法吧。」結果山毛櫸木柴1年內賣了10立方公尺,等於捐贈了3萬日圓給植林計畫。   不過很遺憾地,購買的客人似乎都不是刻意選擇山毛櫸,而是因為其他木柴都賣光了,出於不得已才下了單。這個事實雖然讓金澤先生有點沮喪,但他也相信每一次嘗試都有助於經驗的增長,也更有可能摸索到下一個可行的方法。   「只要繼續這樣的生活,不斷對外傳遞訊息,我想自己一定能慢慢感化周圍的人。看到有人實際這麼做的感覺很不一樣吧?我希望自己可以成為這樣的存在。」金澤先生繼續說道:「而且,做別人不做的事,其實很有趣。我希望我死的時候,可以覺得自己的人生過得很快樂。」   今天的金澤先生,應該也是一個人在西熱郛原野舉起他的鏈鋸吧。他的眼光看準腳邊的原木、耳裡充滿噪聲,可是內心昂揚的靈魂,卻正自由飛翔。或許飛越了常識、飛越了海洋,最後也可以飛越人與人之間的心靈隔閡。 賣柴人,能跨越幾道牆?——金澤俊哉的挑戰      在故事裡,有個孤獨的勇者,   正單手揮著斧頭,對抗大到看不見尾巴的龐然大蛇。   把地點換成北海道的黑松內,   斧頭換成鏈鋸,   金澤先生面對的大蛇,   就是一般的常識或社會。   這條大蛇身後看不見的尾巴,   比看得見的部分,還要更加巨大。      在雪原一角砍柴的人      黑松內町、西熱郛原野。在起伏雪原的一角,有間看起來曾是務農人家的小屋和牛舍。牛舍後方傳來一陣陣響徹天空的鏈鋸聲響,打破雪原的寧靜。木屑飄散在白雪上,漸漸染上褐色。      正在操作鏈鋸的是金澤俊哉先生。他住在這間廢棄的小屋中,揭起「賣柴人」的招牌,開始販賣木柴。在4年的林業工作後,他從2006年起開始經營賣柴生意,現在仍然自稱是「實習中的賣柴人」。      金澤先生的工作內容,是購買山中運出的原木,用鏈鋸砍成一定的長度和粗細,乾燥後進行販賣(切細或乾燥與否都可以依顧客需求調整)。      現在應該也有從事建築或務農的人家兼職賣柴,但大概沒有人會把賣柴當成主業吧?但金澤先生卻刻意選擇了這條路。因為他在其中發現了可能通往自己心中志向的路徑。      會像今天這樣,在漫天飛雪的黑松內原野上一個人砍柴的理由,其實要回溯到幾年前的亞洲旅行。      他心中的志向,到底是甚麼?      在亞洲立下志願      「能像現在這樣在這裡生活著,其實是很幸運的事。」      大學畢業後擔任公務員,離職後一個人騎機車在亞洲旅行了十個月後,金澤先生打從心底這麼想。自己可能在某個國家被捲入犯罪事件,或者遇上墜機。也可能生在不同國家,一出生就十分貧困。生長在日本這樣富足的國家或許很難想像,但自己能這樣出生、這樣生活,他覺得除了幸運之外沒有其他理由可以解釋。      「所以最好能在死的時候,可以覺得這趟人生過得快樂。只要不給別人添麻煩,想做甚麼就盡情去做。」而他也就真的這麼做了。也因此,從他嘴裡說出的這句老生常談,顯得格外有份量。      在印度和泰國旅行時,他親眼見到了「貧困」和「乾旱」。經濟上的貧窮,還有乾涸土地的貧瘠。看到之後所產生的衝擊,大大扭轉了他往後人生的行進方向。   「我本來希望從事能協助他們的工作。可是我既沒有證照又沒有技術。所以我想,先解決乾旱問題吧。比協助民生問題更基本的工作,應該就是可以改善乾旱的造林。」當時他理想地認為,種樹可以抑制砂漠化,最終的結果或許也可以解決貧富差距的問題。      從深入林業到自行創業      金澤先生回到故鄉北海道後,就直奔林業工作的現場,一面學習,一面確認自己的體力是否能負荷這樣的工作。他在山裡幫忙刈草除蔓、種植苗木、修枝、疏伐、砍樹等,度過了四年的時光。      在和寒町工作3年、蘭越町工作1年之後,金澤先生開始了解,日本其實也有日本的問題。自己在受雇的狀態下的確能學到技術和知識,可是對於問題的源頭,其實無力插手改變,只能陷入既有的框架中,隨著漩渦轉動。      金澤先生在工作所看到的現實,就是日本的林業跟農業一樣,處於必須依賴國家補助金才能維續的狀態。      通常擁有山的「山主」會委託林木工作業者進行植林到採伐的各種工作。但是近年木材價錢大幅下跌,負擔所有支出的山主開始背負虧損。這時,如果依照國家政策造林,比如說栽種特定的樹種等等,就有機會獲得國家的補助金,而且金額可能高達成本的九成。「但這樣的結果,變成不是真正為了山主或山的永續經營而造林,而是為了稅金而造林。而且,補助的錢永遠無法真正運用到育林(培育樹木)的工作上。」      金澤先生還注意到另一個問題,就是有許多樹木會被白白浪費。      即使依照一定間隔植林,當中還是會如雜草般長出各種雜木。進行疏伐也是林業的重要大工作之一,可是這些木材往往沒有送入後續的加工廠,而是直接被丟棄在山裡。對山主來說,砍伐就已經是一筆支出了,並沒有餘力另外花錢去清理這些雜木。「既然如此,我的目標就是替這些被丟棄的木材找到新價値。這麼一來山主也多少有點回收,慢慢地,也許更接近不需靠補助就能自力循環的理想。」      找出方法後,要實現自己的理想,方法只有一個。「只能自己創業了。可是如果要跟其他業者一樣大規模經營,從山裡運出木材,就會需要推土機、挖土機等大型機械。」      於是金澤先生選擇一個人開始經營販賣柴火的生意。這樣一來不太需要機械,初期投資也少。而且他也樂觀預測,隨著使用火爐人口的慢慢增加,對柴火的需求也會增加。   賣柴人的堅持      在2006年開業的「賣柴人」,主要透過網路接單。販賣品項有木段(切成一定長度的圓木)、未乾燥木柴和已乾燥木柴三種。樹種包含麵包樹、白樺、榆樹、水櫟等闊葉樹。一般來說燃燒較持久的櫟樹比較受到歡迎,但金澤先生特意不專營單一樹種。「我的基本賣法就是沒有樹種差異。像是『木柴最好選櫟樹』這種片面的資訊,會讓大家只想要櫟樹木柴,造成極端的供需不均。山上生長的樹,本來就不是為了人類使用方便而種。所以我的做法是直接依照手邊現有的樹種提供。」      現在「賣柴人」的主要客戶,都是住在城市中的人。除了當做室內暖氣之外,也有不少人純粹因為興趣而使用,跟以往「因為有木柴」而使用火爐的時代有所不同,似乎正形成一股新的風潮。金澤先生認為,這些擁有新價値觀的使用者,也會帶來了不同的可能性。「在購買木柴的過程中,我可以透過說明,讓客人從一根木柴開始,慢慢理解現在日本林業整體的問題和狀況。」      至於金澤先生目前理想的林業是什麼呢?他這麼告訴我們:「希望能見到一個能夠自力循環的林業。即使不靠補助金,山主也不會有虧損。當然都只是理想,不過比如說整理山裡的環境,讓山菜可以生長,那麼在樹木成長的過程中也可能有收入啊。」      去年,新雪谷町的一位地主,就因為認同金澤先生的想法,委託他負責刈草修枝,工錢依慣例由地主支付。雖然還沒有做到植林這一步,但是除去蔓生的矮竹後開始可以採收菇類,相信只要好好整理,山林一定會給予更多恩惠。      買方提供與服務價值相當的金額,賣方則透過付出服務而獲取收入。藉由技術和知識的互補,人們理應可以在此循環中對等相接,但是因為其中一個人想讓自己更輕鬆、讓自己賺更多錢,這樣的平衡開始瓦解。毛衣上的大洞一開始也只是一個小破綻。金澤先生正腳踏實地、一個一個地重新綁上鬆開的針眼。   透過木柴 告訴更多人自己的信念      「賣柴人」的販賣品項從去年開始又多了新商品:山毛櫸木柴。黑松內町是日本種植山毛櫸的最北緣,因此特地強調了這個樹種。「其中也包含了振興地方的意義。山毛櫸木柴比其他木柴貴了三千日圓,多出來的錢就捐給地方的植林計畫,讓山毛櫸可以靠自己賺來的錢來培育自己的孩子。算是一個新想到的做法吧。」結果山毛櫸木柴1年內賣了10立方公尺,等於捐贈了3萬日圓給植林計畫。      不過很遺憾地,購買的客人似乎都不是刻意選擇山毛櫸,而是因為其他木柴都賣光了,出於不得已才下了單。這個事實雖然讓金澤先生有點沮喪,但他也相信每一次嘗試都有助於經驗的增長,也更有可能摸索到下一個可行的方法。      「只要繼續這樣的生活,不斷對外傳遞訊息,我想自己一定能慢慢感化周圍的人。看到有人實際這麼做的感覺很不一樣吧?我希望自己可以成為這樣的存在。」金澤先生繼續說道:「而且,做別人不做的事,其實很有趣。我希望我死的時候,可以覺得自己的人生過得很快樂。」      今天的金澤先生,應該也是一個人在西熱郛原野舉起他的鏈鋸吧。他的眼光看準腳邊的原木、耳裡充滿噪聲,可是內心昂揚的靈魂,卻正自由飛翔。或許飛越了常識、飛越了海洋,最後也可以飛越人與人之間的心靈隔閡。

作者資料

Kunaw Magazine

位於北海道帶廣的雜誌編輯部。 2004年成立以來,以發掘北海道魅力、深入介紹當地生活為目標,除固定發行雜誌《northern style SLOW》之外,還有介紹北海道特色咖啡館的《SLOW CAFE》系列、針對麵包店的《出發,與麵包相遇》、《keran keran》等作品出版。 www.n-slow.com/index.html

基本資料

作者:Kunaw Magazine 譯者:詹慕如 出版社:自由之丘 書系:SimpleLife 出版日期:2014-09-03 ISBN:9789869060554 城邦書號:A1340026 規格:平裝 / 彩色 / 224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