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
東京下町古書店 VOL4番外篇 背負天皇密令的華族之女 MY BLUE HEAVEN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東京下町古書店 VOL4番外篇 背負天皇密令的華族之女 MY BLUE HEAVEN

  • 作者:小路幸也(Yukiya Shoji)
  • 出版社:野人出版
  • 出版日期:2014-05-07
  • 定價:320元
  • 優惠價:85折 272元
  • 書虫VIP價:253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40元

內容簡介

◆梅菲斯特賞得主 小路幸也 ◆日本超人氣話題劇作 熱銷超過1000000冊 ◆2006年本之雜誌BEST4 ◆2009年被讀者評選為「最希望搬上螢幕的小說」第一名 ◆2013年同名日劇 龜梨和也、多部未華子、玉置浩二 領銜主演 不死百年愛書魂X硬漢搖滾推理精神+永無止盡的LOVE=東京下町古書店 這是一則流傳在東京下町地區的百年傳說。 凡有任何困擾於心的疑難雜症,只要走進這家標榜著「舉凡與文化、文明相關的諸般問題,皆可獲得圓滿解答」的古書店,所有問題立刻迎刃而解。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的日本,正準備開始重建復興的工作。身為天皇左右手的華族子爵五条辻政孝受天皇所托將一份機密文書藏於木盒裡,以確保戰後日本政經局勢的穩定,未料這份文件竟被野心份子所得知,想要藉由盒中的秘密再次掀起戰爭。子爵得知消息走漏,臨危之際將木盒託付給獨生女咲智子,要咲智子將其送至安全之處存放,之後便就此消失無蹤,音訊全無。 手足無措的咲智子趕赴上野車站準備搭車逃離東京時,竟遭逢野心份子企圖將她強行擄走。千鈞一髮之際,巧遇古書店之子勘一,見義勇為的勘一用計製造紛亂,趁隙將她救回古書店「東亰BANDWAGON」藏身。咲智子因此結識了在戰爭中痛失親人的和美、正在尋找自己親生母親的日美混血兒喬、神秘的爵士女伶瑪麗亞、日本特務組織退役的軍官十郎,為了找尋下落不明的子爵夫婦,眾人組成了爵士樂團,潛入敵方開始了危險艱鉅的救援任務……。

內文試閱

  八月十五日 。
  每當想起夏日裡的那一天,浮現在腦海裡的唯有一片青空。
  那是颱風已然遠颺,晴空萬里的美麗藍天。
  那是一片靛青紺藍,或者說是近乎無限深藍的藍天。
  
  算來不過是兩個月前,可我幾乎記不得那天,確切地說是那一整天發生過什麼事了。隱約留下的模糊印象,只有自己茫然佇立在自家庭院裡,連潑辣的日頭都忘了躲。
  我不覺得悲傷。
  也沒有感到歡喜。
  唯一深刻的記憶是,我感覺有個新時代即將來臨了。
  我向來認為凡事伊始,必定伴隨著無窮的希望。所以可以肯定的是,那一刻,我內心一隅,確實燃起了一盞名為希望的燭光。
  希望。
  那是在戰火中消聲匿跡了的字眼。
  一場沒有勝算的戰爭。
  我們全家人很早便預見了這樣的結果──日本正在打一場注定失敗的戰爭。但是,既然身為日本國民,既然有千千萬萬的同胞為國赴湯蹈火而壯烈犧牲了,那麼這句話、這一句父親在家裡一再提起的話,我們無論如何都必須牢牢封在嘴裡。這句話是:
  「連萬分之一的希望都沒有。」
  因此這些年來,「希望」早已從我們的心裡、從許多同胞的心裡,消失了。
  直到溽夏裡的那一天,這個字眼才又回到了人們的心中。
  然而,沒有人知道,即將來臨的會是一個什麼樣的時代。
  不過,可以確定的是,戰爭真真確確已經結束了。
  而另一個新時代即將來臨了。
  
  從我家二樓的窗戶望去,可以清楚看見這兩個月以來,飽受蹂躪的日本國民,儘管對於戰爭是否真正結束了仍舊存疑,依然無阻於他們堅強地從瓦礫堆中重新站起來。即便東京幾乎成了目不忍睹的一片焦土,人們還是極為奮昂地踏上了復興之路。
  街上坍塌的樓房和焦黑的地面間冉冉上升的煙幕,不再來自於轟炸而延燒的惡火,而是人們日常生活中烹煮的炊煙。同樣的煙氣,其來源卻有著天壤之別。
  十月中旬,深秋的一天。我正在二樓擦拭客房的窗戶,愣怔地想著這些事,連電話響了都沒察覺,直到有人接起電話的應答聲傳來,才將我帶回到現實裡。
  好久沒聽到電話響了。我連是誰打來的都還來不及忖思,旋即聽見一陣急切的腳步聲,伴隨著接連拉開又甩上一扇扇房門的倉皇動作,乒乒乓乓,響遍了整棟房屋。
  「咦?」
  怎麼回事?如此開闔門扉的粗暴舉動,實在不尋常。幫傭的阿花嫂離去已久,家裡只剩父親和母親而已呀?
  我狐疑地歪著頭,離開了窗口,正打算下樓一窺究竟的時候……。
  「咲智子!」
  「我在這兒!」
  父親的叫喚從樓下傳來。我從沒聽過他的聲音如此慌張,當即不假思索衝下樓去,父親也於同一時間奔了上來。
  「咲智子!」
  「父親大人,發生了什麼事嗎?」
  話才問完,神色驚慌的父親不置一詞,抓著我的手拽進門扉大敞的玄關旁會客室裡,力道大得弄疼了我。
  進門後,父親抬眼望向窗外,確認沒有異狀之後,再示意我坐到沙發上。滿頭霧水的我依循父親的指示坐了下來。父親在我對面淺淺落坐,並將一只物件輕輕擱到桌上。我方才沒察覺他手裡握著這件東西。
  那是一只木盒。外形小巧,大小約莫可以擺入我的日記本,盒身飾以箱根工藝的木塊拼花,做工相當精美。
  「這是……?」
  「咲智子,聽好,沒時間了,妳仔細聽清楚。」
  沒時間了?父親看來確實既慌又急,和平素冷靜沉著的神態大相逕庭。
  「妳現在拿著這只木盒,其他什麼也別帶,立刻去濱松的東雲家!」
  「您是說靜岡的舅母大人家?」
  父親用力點了頭,「火車票已經準備好了。在這裡。現在還留在這個家裡的只有我們三個而已,沒人能開車載妳去,妳必須單獨一人立刻去東雲家!」
  「東雲家應該安然無恙吧?」
  住在靜岡縣濱松市的是宣子舅母。距離上一回見面,約莫是四、五年前的事了。
  「那裡一切平安,我也知會他們妳可能會送這件物品過去了。咲智子,聽清楚了!」
  「是。」
  「火車雖仍保持運行,但妳也知道,目前交通狀況極度混亂。戰爭的結束,儘管使許多人得到了活下去的勇氣,相對地,街上也擠滿了疲弊困乏的人們。像妳這樣的年輕女孩隻身前往濱松,可以想見這一路危機叢生,備極艱辛,無奈沒有任何人能陪妳一道去。」
  說到這裡,父親露出了愁苦的面色。我從沒看過父親如此痛苦的模樣。
  「這只盒子,直到那一刻到來之前,絕對不可以打開!話說回來,能夠解開盒身上暗藏機關的人,應當寥寥無幾。這只盒子必須無時無刻貼身攜帶,即便是睡覺的時候也不可以離身。」
  「您說的『那一刻』,是指……?」
  父親的嘴脣糾得緊緊的,片刻過後才開口道:
  「我只能說,等那一刻到來,妳會知道的。」說完,父親看了看手錶,「現在剛過上午九點,順利的話,傍晚就可以抵達了。不過,以妳平時的裝束隻身前往,未免引人側目,極度危險。……哎,快點!」
  這時,母親同樣慌張地進了會客室,手裡揣著幾件衣裳:勞動褲裙、女學校的水手制服,還有以碎白花紋和服布料翻新縫製的外套。
  「母親大人!」
  「咲智子!」
  只見母親面色慘白。究竟……究竟是怎麼回事呢?
  「別再多帶東西了。穿上這身衣服,再把木盒藏在這只袋子裡揹上。」
  背袋是拆了和服縫製內裡,外層黏上皮革的肩背包。木盒擺進去剛剛好,彷彿是為了這只木盒量身打造的。
  「立刻就要去嗎?」
  「立刻就去!還有一件事。」
  「是。」
  「一路上不論發生什麼事,妳只管趕往東雲家,懂嗎?」
  我能做的只有點頭應允。父親猶如必須把握分分秒秒,飛快地繼續叮嚀:
  「我再說一次,不論任何人來找妳、和妳說話,妳只管盡快趕到濱松。一旦覺得可疑或感到不妙,拔腿就逃。依妳的腳程,多數人應該追不上吧。」
  「應該是。」
  父親說得沒錯。我的腳程極快,不分男女,賽跑時我從沒輸過,甚至擁有「韋馱天 」的美譽。還有人說,若不是這時局,說不定我早去參加了奧運比賽呢。就連大學時代加入田徑隊的父親,都不是我的對手。
  可是,父親的言下之意是……我會身陷險境嗎?
  「父親大人,您的意思是,有人正覬覦這只木盒,恐怕會從我身上搶走嗎?」
  父親深深嘆了氣,點了頭。「正是。原諒我,原諒我這個父親命令心愛的獨生女這般涉險。然而,現在只剩妳一個能託付如此重任了。」
  父親的眼裡竟然閃著淚光,我頓時驚愕萬分。
  「我這一生,從不曾在女兒面前為自己的無能感到如此羞愧!」
  這是我來到人世後,第一次看到父親的淚水。一旁把衣裳和背袋遞給我的母親,同樣流著眼淚。我起身接下衣裳,母親旋即將我緊緊摟入懷裡。
  「咲智子!」
  「是。」
  「多保重,一定要好好活下去!」
  「母親大人……」
  母親的話語和舉動,宛如和我訣別。位於濱松的東雲家是母親的娘家。說起來,只不過是派孫女送個東西回外婆家罷了,不是嗎?
  問題是,這只木盒……。
  「那麼,父親大人和母親大人呢?」
  「我們……」父親欲言又止,眉頭深鎖,「理由必須保密,不過,應該會被帶離這裡,暫時沒法見到妳了。」
  被帶離這裡?我雖想追問為什麼,然而父親凝肅的神色,逼得我住了嘴,不敢往下問。我雖不明白是怎麼回事,但眼下的事態必定相當嚴重。
  「妳也知道,我身上背負著很多不許過問、不能談論的重責大任。這些,妳應該懂吧?」
  我點了頭。我懂。
  「這物件,也是其中之一。」父親指著拼花木盒說道。
  「裡面是不是裝了什麼東西?」
  「這裡面……」
  「是。」
  父親的嘴脣緊抿,頓了頓才開口,「裡面的物件,同樣是我必須嚴守的祕密之一。我雖考慮過,什麼都不讓妳知道,只讓妳送過去;可是在一無所悉的情況下,妳也不知道該如何守護這只木盒吧?」
  「守護?」
  父親的意思是,把這只木盒交給我守護嗎?果若如此,我想父親的考量有其必要性。儘管不曉得裡面裝著什麼,總是讓人心裡不安。
  「裡面放的是和政治相關的文書。」
  「文書?」
  「正是。」父親點了頭。
  與國家政治相關的文書,交由我來守護?
  「裡面的內容我不能說。妳只要知道這份文書極其重要即可。」
  從父親的態度,就能明白這份文書必然非常重要;可是,這麼重要的東西,居然要交給我保管?
  我完全無法預知後續會發生什麼狀況,可以確定的唯有事態的嚴重性。父親和母親將被帶離這裡,恐怕也和裝在這只木盒裡的文書脫不了關係。父親必須保管這份機密文書,無奈根本沒法抽身送走。此時此刻,唯一的辦法只有把它交給我了。我想一定是這樣的。
  父親和母親壯烈的神情映入我的眼底。一股無比的驚恐從心口竄湧而上,我只能硬生生壓了下去。
  我使勁點了頭,答應下來,「我明白了。父親大人,母親大人,請交給我吧!」
  我向他們展示了誓死保衛木盒的決心。不單是因為我必須不負所望,更重要的是不可以讓父親和母親為我掛心。
  「那麼,動作快!立刻換裝!」
  父親走出會客室,我在母親的協助下換穿衣裝。我脫下常穿的家居服,穿上勞動褲裙,把木盒擱入袋子裡斜揹。
  母親始終一語不發,噙著淚水,將我一頭長至腰際的長髮紮起,以髮針固定。
  「母親大人!」
  「怎麼了?」
  「該不會……」
  我實在不想說,卻又忍不住問一問。
  「該不會,我們再也見不到面了吧?」
  母親聞言,伸手掩嘴,伏下臉,緩緩地搖了搖。
  「別往壞裡想。」
  「可是──」
  「咲智子,」母親抬起頭來,看著我,「妳可是五条辻家的女兒!不管發生任何事……不管發生任何事,妳都要堅強地活下去!」
  「咲智子!」
  房門外的父親陡然縱聲呼喊,於此同時,屋外傳來好多輛車子駛到門口停下的聲音。父親急切地推門衝進來拽起我的手。
  「快!從後門沿著地下的防空洞跑出去!」
  我奔出走廊,背後又傳來父親催促快跑的喊聲。我沒有絲毫遲疑。我負有身為五条辻家之女誓死保衛這只木盒的使命!
  下一刻,一陣粗暴的搥門聲,從我後方的玄關大門處猝然響起。

作者資料

小路幸也(Yukiya Shoji)

1961年出生於日本北海道。學生時代曾與朋友組成樂團,一度夢想成為音樂人。畢業後進入廣告製作公司工作後歷任文案寫手、編輯、企畫、電玩腳本設定等職務,十四年後離職,開始全心投入寫作。 2002年以《望著天空哼著古老的歌》榮獲第二十九屆「梅菲斯特獎」,正式踏入文壇。其作品類型廣泛,推理奇幻、青春愛情皆有涉獵,擅長以特有的詼諧口吻及感性筆調描繪親情與友誼的可貴,在歡笑與淚水交織中溫暖人心。 代表作有《東京下町古書店》系列、《弓島咖啡事件簿》系列、《東京公園》、《青春列車》等。

基本資料

作者:小路幸也(Yukiya Shoji) 譯者:吳季倫 出版社:野人出版 書系:人間模樣 出版日期:2014-05-07 ISBN:9789865723262 城邦書號:A1010146 規格:平裝 / 單色 / 304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