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定加碼
目前位置: > > >
真我與我
left
right
  • 不開放訂購不開放訂購

內容簡介

人生一切的答案,都在「我是誰?」 近代最著名的印度靈性大師 拉瑪那尊者(Sri Ramana Maharshi)唯一中文傳記 你的身份不斷改變, 但從未觸及你生命內在的真實核心。 16歲的少年歷經瀕死後,頓悟宇宙間的無上真理,於是毅然拋下一切,只留下一紙字條,離家修行。少年沒有在字條上署名,不再自稱「我」,而以「這個」替代。只因開悟後,那個俗世的名字、我執的身份,已然消失。 這個少年,便是當代最著名的印度靈性導師,直探真我的大悟者:拉瑪那。 從此以後,拉瑪那渾融在聖山的靈力中,教導世人自問這個「我」是誰,俾找到真實的自己,以期拔離無明,破一切苦厄。而「真我」與「神」並無差別,人駐止於真我,即是與神同在。 拉瑪那與羅摩克里須那(Sri Ramakrishna)、甘地(Mahatma Gandhi)、奧羅頻多(Sri Aurobindo)並列近世印度四大聖者。拉瑪那聲名遠播,海內外信徒訪客,紛來請益,如英國哲學家保羅.布倫頓、名作家毛姆、法國攝影師布列松等皆不遠千里,前往印度觀謁,足見其影響之宏大深遠。 本書內容涵蓋拉瑪那之生平、對話、粹言三部分,是全球第一本完整記述大師生平與教義的中文書籍,意義殊勝,慕道的讀者切莫錯過。 【讚美】 達賴喇嘛(Dalai Lama):「拉瑪那的靈性成就,為無數人指引了一條明路。」 榮格(C.G. Jung)曾說:「拉瑪那的生平與教誨是印度的精華所在,宛如一首千禧讚歌,傳唱世間的救贖,人生的解脫!」

導讀


  

導讀:讓舉世皆知,他是薄伽梵.拉瑪那.大悟者

  ◎文/蔡神鑫
  
  拉瑪那尊者(Sri Ramana Maharshi, 1879-1950)被譽為近世印度四大聖者之一。其人其教導,廣為世人推崇,是當代鳳毛麟角的靈性上師,完美呈現印度宗教文化之典範。拉瑪那生長於印度南方的小鎮,原是一平凡孩童,耳聞北方四百多公里的聖山之名:阿魯那佳拉,便感通默契,靈動發軔。十六歲時,澈悟「我身雖死,但真我(Self)不滅」。六週後,毅然離家,隻身赴往聖山,終其一生,在此居留。各方受其感召者眾,男女老幼,遍及海內外,紛來請益。他教導人,以「我是誰」(Who am I?)內省自勘,循「探究真我」途徑,期以「了悟真我」,破除人生一切苦厄,可謂拔本塞源,開啟印度千古智慧之極光,樹立印度百年聖者之楷模。
  
  引發拉瑪那奔赴聖山的契機,是十六歲時的瀕死經驗。那年七月十七日拉瑪那在馬杜賴的叔父家二樓房間獨處,突然他感覺自己即將死亡,強烈的恐懼感襲上心頭,身若僵硬的屍體,拉瑪那自問:這個身死的我,究竟是什麼?詳究之際,他發覺另有一股力量,自顯覺知(awareness),聯繫著軀體,朗照其間,那意識(consciousness)之勢能,無形護衛著我身,組構整個生命的我,俾維持此身的言動行為。了知所有的情境後,拉瑪那對死亡的恐懼,頓然消失,因為那股覺知的力量,才是真實的我,而軀體的我,已然非屬於我。這段刻骨銘心的體驗,使拉瑪那的生命與人格,徹底蛻變。從此,他對俗世的活動淡然處之,而那股覺知的力量,始終在他身上。
  
  那股力量,深弘廣大,平靜無聲,渾然鉅力,使得婦人耶夏摩在喪夫亡子的深重悲痛中,僅短暫靜坐在拉瑪那身邊,便迅即悲苦瓦解,全然釋懷;耶夏摩驚奇不已,立誓終身為拉瑪那供應飲食,直到自己身亡,時間長達三十八年。至於那股力量,如何獲致呢?一九二三年一月,拉瑪那在母親墓旁,築居草寮時,重要信徒維斯瓦納沙.史瓦米因個人修行困頓,向拉瑪那質疑是否唯有那股宏鉅的力量,才能使自己蛻變。拉瑪那的答覆是:
  
  是的,你說的對。唯有覺醒的力量,足夠強固,才能使心思、感知消退。若能了悟,而長養你內在的那股力量,使之成長茁壯,則將能克服人生一切的難題。修行者應保持內觀中的那股力量,不要間斷,而適當的飲食與節制,亦有助於維持內在的平靜。
  
  那股覺知的力量,始終存乎你的內在,是你生命的本源、真我的靈能,平靜無聲,冥然無形,拉瑪那據此而以心傳教導,強調靜默(silence)的不言之教。凡靈性高階的信徒,稍一親炙,便能感覺拉瑪那身上的那股力量。忠誠的少年信徒桑德雷瑟.艾耶於一九○八年,在維魯巴沙洞屋初見拉瑪那時,感受深切,不勝眷眷,他追憶道:
  
  他只是坐著,不發一語,若有所言,屈指可數。有一股生命賦與的能量,自其身軀而散發,吸引週遭的一切,並挹注補益之。他的雙眸靈視,促引環坐於身旁的信徒,共享他生命源源不絕的真我靈泉。此時,只剩一片寧靜,你的個體已然被他融解,他完全收服了你。
  
  雖然,靜默的不言之教,是他獨特的心傳教導,但大部分訪客的悟性不高,仍深陷無明的泥淖:他們的提問,皆從自我(ego)出發,以我個人的吉凶得失為內容,顯然立足在錯誤的前提,朝指錯誤的方向,拉瑪那試圖拔離訪客的無明,並導正其方向,故他一而再、再而三,以「我是誰」的制式主題反問訪客:「那個提問者是誰?」「那個悲泣者是誰?」「是誰在觀看?」「是誰在憂苦?」然後,釋明「探究真我」的解決途徑。他指出:我(I)、軀體(body)、心思(mind)、思維(thought),同為一物,屬錯誤、虛假的我,而我們卻視之為真實;根治之道,乃追本溯源,找出「我」之思維的起動處,棄絕「我是這個身體」的謬誤幻見。質言之,「我是誰」與「探究真我」,是拉瑪那教導上一體的兩面,根據知名信徒沙度.翁姆的論述:「拉瑪那將探究真我的法門,指稱表述為『我是誰』。」「我是誰」直接勘破「我」的虛幻不實,「探究真我」則針對概念的「我」,不斷內審自勘,細究內在感知的「我」,並精察這個「我」是什麼?來自何處?如何起動?持續精密內觀,終於「我」的概念、感知全然寂滅,不再認同「我是這個身體」,獨留真我,自顯覺知,炳然存在,然後在內觀中專注於真我的覺知(Self-awareness),駐止於這個覺知的「在」(being),此謂之「探究真我」。精確言之,探究真我,並非直接針對真我而探究,而係針對(假)「我」而自勘,終於真我自顯之參究法門,足證在教義上,其與「我是誰」,二者一體;那是勘破非真實的我,則真實的真我,自顯自覺,熠然獨在。一九四六年三月二十二日,訪客史瓦米.桑布塔南達來自羅摩克里虛納傳道會,請詢了悟真我及修行上諸問題,拉瑪那剴切答覆:
  
  了悟真我,僅是駐止於我們的「在」,而非知道什麼或成為什麼。人若了悟,他便是那個獨然的「在」,而那個獨「在」,始終是存在的。他無法描述那個,僅能是那個「在」。⋯⋯我們都將非真實的,認為是真實的,這因襲的成見,必須革除。一切修行的努力,皆朝此目標。當我們能摒棄視「非真實為真實」,則真實(reality)將獨然留存,而我們便是那個真實的。
  
  一九二二年母親病逝,拉瑪那葬母於聖山的南麓,日夜陪守,信徒聚集日眾,墳地鄰近區域,寖然成為今日拉瑪那道場之所在。他在此居留二十八年,直至一九五○年辭世,是三道場中,居留時間最長久者。此一時期,海內外信徒訪客,近悅遠來,紛然請益,虔誠禮敬,道場成為聖者無疆界的版圖、不可見的神殿,拉瑪那一生的慧命,在此愈益輝煌盛大,對世人的影響,尤具深遠。拉瑪那有一雙澄澈而瑩亮的眼睛,容顏慈祥和藹,辭令簡約溫和,儀態平坦自然,身軀如神廟,神靈居其內。待人絕對平等,一無所求,他不時趺坐在長椅上,清寧自在,靈光四射,福祐滿室,信徒廁身在旁,目擊而道存,無不飽飫其富饒的靈氣,而憂苦全消,安然自適。訪客每次參訪,無不是一場豐盛的靈性饗宴、一份滿載的神恩灑落。著名信徒亞瑟.奧斯本評論拉瑪那道場的特色,說:「拉瑪那的教導,旨在使人了悟真我,或真實解脫。若你是恪遵祭儀的拜神者,或是求獲俗世富貴、法術通靈者,則拉瑪那道場,不適合你。若你是求真實的解脫、欲瞭解了悟真我的實義,則拉瑪那道場是你參訪之地。」一九〇七年十一月十八日,拉瑪那畢生最幸遇而重要的信徒慕尼訪見他後,驚讚其智慧之圓融、德性之完粹、器局之恢弘,斷定他不是普通的師父(Swami),乃對外宣稱:
  
  讓舉世皆知,他是薄伽梵.拉瑪那.大悟者(Bhagavan Sri Ramana Maharshi)
  
  此一聖名尊稱,巍巍如山,迄今依然屹立不搖,響徹全球。拉瑪那其人其教導,允為人世苦難之明燈清輝、悲因靈魂之救贖靈藥,造福世界,宏鉅深遠,其功侔天,其德配地,熠熠煒煒,萬古不滅。

作者資料

蔡神鑫

美國舊金山州立大學(SFSU)研究所碩士,曾在大學執教。熟悉奧修、拉瑪那、克里希那穆提等印度悟者的教導。著有《無苦與破我》《超越與尋覓》《美國法治論集》等書,另有編譯多種。

基本資料

作者:蔡神鑫 出版社:高寶 書系:眾妙之門 出版日期:2014-04-16 ISBN:9789868780989 城邦書號:A52A161 規格:平裝 / 單色 / 25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