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最後加碼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愛情小說
金風玉露1:白兔賣錯身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金風玉露1:白兔賣錯身

  • 作者:柳暗花溟
  • 出版社:三采文化
  • 出版日期:2013-08-23
  • 定價:250元
  • 優惠價:79折 198元
  • 書虫VIP價:198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88元

內容簡介

◆隨書附贈:1.貓君笑豬精心繪製「小玉家丁升職記」Q版人設拉頁海報!2.特製全幅「小玉和恪恪」封面海報,是海報又是書衣,任君選擇! ◆創意天后柳暗花溟人氣破表的歡樂古言代表作! ◆小白兔家丁 vs. 腹黑妖王爺 = 古言版「原來是美男」! ◆當當網98%讀者評價5顆星,看過必按讚!起點讀者好評指數9.4 分,總點擊超過500萬! 剛穿越來就被追殺,石中玉為保小命兼尋找失蹤的大哥,女扮男裝賣身於裕王府做家丁;但王府是一潭深水,家丁是一門學問,她要應付豪門宅鬥,又要在男人堆裡混出一條生路,疲於奔命之際,竟被王府大Boss──裕王慕容恪點名伺候!她繃緊神經應付主子,但王爺待她又像奴僕又似寵物,這下流言滿天飛,她本是不起眼的小家丁,如今卻成了迷惑王爺的「小白兔」? 當兔寶寶的日子風波不斷,先有王府側妃美妾們陰謀相害,後有皇后虎視眈眈,幸好她有貴人運,烤個紅薯也能和太子結緣,靠山似乎又多一座,但……太子「蹺家」為何要讓她遇上?王爺因此心情惡劣,又是為哪樁?她忙於周旋兩男之間,可最重要的男人──大哥仍舊下落不明,到底誰要追殺他們兄妹?哥哥交給她保管的盒子又有什麼秘密?她還有很多謎要解,家丁好忙啊……

序跋


愛情無分性別

  這本《金風玉露》是我和三采合作的第二套書。

  據編輯大人講,《我和神仙有個約會》那套,還滿受大家歡迎的,66感到很高興,能被讀者承認和喜歡的感覺真是好呀。趴在我腳邊的肉包表示,牠也很欣慰。

  說起肉包,我想起這幾天參加的一個活動,名為「堅決不觀看動物馬戲團」。因為任何一種動物馬戲團,都是對動物的傷害。

  我看過一隻名叫雷雷的小老虎,才活了短短的五年,從六個月大就被賣了,最後因表演而累得吐了血,死在舞台上,死時流下了眼淚,而且腰和腎全部壞掉了。因為小時候就被拔掉了大牙,防止咬人,口腔長年潰爛,連東西也吃不下。

  有一張照片,是無數小朋友轉在小老虎身邊照相。孩子們笑得可快樂了,可那張小老虎的神情,卻是特別痛苦和鬱悶……

  好心善良的人們在網上祭拜時,我為雷雷點了蠟燭。我想,死亡對牠也許是一種解脫吧?希望天堂裡沒有皮鞭和棍棒,但有大草原和山林,供牠自由奔跑。

  呵呵,話題扯遠了,也太沉重了。我不想讓大家跟著傷心,只希望能傳播更多的文明意識,向大家表達我的觀點:還是不要看動物馬戲團了。去年公司組團去香港旅行,我都沒去海洋公園,聽說有海豚表演。我其實連動物園也不去,很討厭看到某些低水準的人,拿石塊和雪球砸獅子、大象和黑熊取樂。

  我不是激進的動物保護者,我主張動物福利,而不是權利。我想,我們既然從動物身上得到那麼多,牠們的肉、皮毛、骨頭,還有門票,就不要虐待牠們。一個民族的文明,往往就從他們對待動物的行為上體現。

  只有仁慈,才配稱為人,身為萬物之靈的人!

  好吧,說回正題。這套《金風玉露》的靈感是來自周星馳和鞏俐的《唐伯虎點秋香》,我想到女主角的時候,腦海裡就浮現出一個神氣活現的小家丁,白白嫩嫩、女扮男裝的那種。

  很可愛嗎?

  而且我在思考一個問題,愛情是出於基因的選擇,還是荷爾蒙?是出於本能,還是思考理智?

  愛情,真的是不分種族、年齡、甚至男女的嗎?

  於是我設計了這樣的情節,男主深深地愛上了女主角,但女主角表面上還是個男人。於是男主角特別糾結,因為他明明是異性戀,愛上同性讓他很不適應。不過麼,66向來是個惡搞派,於是就有了點喜劇效果。

  說到喜劇,我真的很喜歡周星馳哦。好多人只注意到他誇張、無厘頭、嘻嘻哈哈的表演風格,但大家注意到沒有?他的感情戲演得相當好,超感人的,很動人。

  他是個好演員,我是這樣認為的。

  至於這部作品的男主角慕容恪,是66很少寫的妖孽型,任性、胡作非為、長相妖豔。我覺得,他的任性是因為他極度沒有安全感,儘管手握兵權,受皇帝無責任的寵愛(?),但他仍然內心恐慌,直到遇到女主角石中玉。其實這樣的男人像孩子,一旦對某人產生依賴,就永遠也不會放棄--雖然他後來心痛到連自己也放棄。

  (不能再說了,打死也不會劇透的。)

  總之,66希望這部《金風玉露》能受到大家的喜歡。大家無法想像我寫作時面臨的煎熬,因為大批讀者關心女主角石中玉什麼時候恢復女兒身,66為此還受到過威脅。當然,是善意的威脅……

  若說這本書的遺憾,就是我沒能把女主角當家丁的情節再展開來寫。其實很想描述一下小家丁們的生活,想必會非常可愛。希望將來再寫什麼書,能彌補這部分缺憾。

  願,這本書大賣。

  祝,大家都找到自己真正的愛情。 柳暗花溟(66)於本書出版之際,亂彈。

內文試閱

第一章

  亮水、黑泥、紫灰道……

  石中玉搖搖晃晃地走在黑暗的江堤路上,念叨著民間諺語,努力不要走歪。

  朋友大婚,身為伴娘的她負責擋酒,果不其然地喝醉了。可惡的是,居然沒找到男人當她的護花使者。誰不知道編輯部裡女多男少,不,是狼多肉少,於是她只好自己認路。

  亮水、黑泥、紫灰道……

  顧名思義,夜色中發亮的是水面,黑沉沉的是泥地,呈紫灰色的,才是正確的道路。

  可是……腳下怎麼灑了一片碎銀子?

  石中玉一愣,被酒精麻醉的腦袋還沒來得及做出反應,人已經撲通一下掉進了微涼的江水之中。四面八方的寒意剎那間包裹、衝擊著她發熱的身體,令她立即清醒了。

  然而,晚了。

  她想呼救,她想呼吸,她想掙扎,可換來的,卻是江水洶湧地灌入她的口鼻,嗆入她的肺部。窒息,令她感覺胸膛裡像被萬根以上的鋼針反覆扎著,痛不可擋。同時,似乎有莫名的力量,把她拖到江水深處。

  被那風雅的老爸逼著練習了二十年的書法和工筆畫,怎麼就沒上過游泳課呢?哪怕只有一節!為什麼要當個頭腦發達、四肢簡單的新女性呢?為什麼不做個體力勞動者呢?

  失去意識前,她無比後悔。



  嘩啦一聲,沉陷於黑暗與迷茫中的石中玉被拉出了水面。

  她感覺落在了實地上,大量的新鮮空氣急衝進她的喉嚨,那滋味和落水沒什麼兩樣,還是胸口劇痛,無法呼吸。

  而後,在她腦子還在發懵、更沒有觀察周圍的時候,就被一個人抱進懷裡。

  「小玉對不起,哥哥連累妳了!」醇厚焦急的男聲在她耳邊響起:「可是妳不跟著哥哥也是個死,只能賭一賭!」

  咦,怎麼回事?她是獨生女,難道老爸在外面還有不明風流債?不過,為什麼說賭啊、連累啊、死啊的話?

  本能地,石中玉掙扎了下。

  男人放開她,卻死抓著她的肩,還搖晃,「小玉,妳沒事吧?妳別嚇我,小玉,妳說說話,小玉……」

  石中玉很爭氣吐出一大口水在那男人的臉上,隨後肚子舒服了,眼睛也就亮了,看清對面坐著一個滴著水的新鮮美男……二十出頭、面如冠玉、眉清目朗、頗有些書卷氣的臉上,此時遍布焦急與戾氣,顯得很悲憤。

  「我……我沒事。」

  應該沒事吧?她模糊地想。然而當她看清身處的場景,她改變了想法。她有事!她絕對有事!她非常非常地有事!

  眼下她坐在一隻僅能乘兩三人的小船上,周圍是無邊無際的大海。天上,烏雲密布,星月無光。水面上,一陣緊似一陣的海風吹得小船東倒西歪。這還不算,就在不遠處,有一隻龐大無比的船和兩隻稍小的船糾纏在了一處,大船上四處火光衝天,船體已經歪斜,尾部也已經下沉,而另兩隻船上還不斷有人跳過舢板,衝過去砍殺!

  這是遇到海盜了?可這裡到底是哪兒啊!她就算從渤海灣落水,遭遇科學奇蹟,從索馬利亞海岸上來,也不至於看到古代的木質帆船呀。

  她轉過頭,詢問的話還沒有問出口,那自稱她哥哥的男人已經把一個包袱牢牢綁在了她身上,嘴裡不住的囑咐:「小玉,如今一切只能看天意了。哥哥對不起妳,倘若……來世我一定好好疼愛妳,再不讓妳受那般苦楚。」

  「那個……」

  「上岸後,妳到太府都的披甲寺去。那邊有一棵七寶樹,妳掛上只有妳自己會編的雙飛仙絡子,我自會來尋妳。」男人目中含淚,「如果哥哥死了,妳……妳……」

  他「妳」了半天也沒說出個所以然來,可身後卻嗖的飛來一枝羽箭,堪堪擦著石中玉的肩膀,狠命地釘在船舷上,箭尾兀自顫動,顯得力量極大,嚇得石中玉叫了一聲。

  向後望去,發現有一隻八人乘六櫓船正快速接近他們。船上人全身黑衣,黑布蒙面,鋼刀閃閃發光,但凡有點常識的人都知道這是殺他們兄妹來的。

  「小玉,別怕,哥哥會保護妳的。」看到有敵人接近,男人的聲調和神態卻突然溫柔了下來,好像在哄著妹妹,令人莫名地鼻子發酸,「只是下面的路,要靠妳自己走了。記得,要好好活著,再也不要回去!」

  說完,也不等石中玉回答,猝然回頭,身子突然凌空飛起,在黑沉夜色中有如一隻梟鳥,先是在海面上的一段浮木上輕輕一點,隨後藉力降臨追兵的船上。

  銀光閃爍,劍已出鞘。

  石中玉目瞪口呆,沒想到她的「哥哥」看起來像個書生,打起來卻像個武生,而且是武功超級高強的那種。此時她的大腦還在震驚狀態下,完全不能思考。

  但見在電光火石間,「哥哥」以一敵八,砍瓜切菜似的連殺六人。看著那英姿,石中玉有理由相信,再來十個八個黑衣刺客也沒有用。只可惜,場地太小了,敵人太密集了,她只能眼睜睜看著「哥哥」與第七人互相把刀劍刺入對方的身體。

  在兩人互相扭著,落入海水前,「哥哥」回身望了石中玉一眼。相隔那麼遠,石中玉卻感受到那眼神中的不捨、不甘、不安、擔憂,還有深深的歉意。

  不知為什麼,石中玉心頭大痛,似乎整顆心都被一隻野獸的爪子緊緊抓住般。而隨著三聲落水聲,「哥哥」與第七人先後落水,順帶著,把第八人掃入海裡。

  卡啦!

  天空中滾落霹靂,像一條銀龍,直插入海。本來就不小的海風吹得更加強勁,波浪澎湃激蕩,好像要把小船拋起,再摔落。

  石中玉愣住,完全不知所措。她不過是醉酒落水而已,哪想到出水就遇到莫名其妙、生離死別的大場面。要命的是,她前不著村、後不著店地孤坐大海中央,狂風掀起浪濤、傾盆大雨瘋狂灑落。

  真真是,誰敢比她慘哪!

  就在迷蒙成霧的雨簾中,那大船漸漸沉沒,像是就要倒下的巨人。而另有一艘船突然乘風破浪而來,殺氣騰騰,就像幽靈船似的。船頭,立著一名身材魁梧的白袍男子,太遠了看不清長相,卻見他拉滿了一張巨弓,瞄準了石中玉。

  娘欸,想要我的命!石中玉暗罵一聲。

  逃生的本能令她慌張地試圖控制小船,不管方向地亂划一氣。就在這時,白袍男的箭已經出手。在雷聲滾滾,雨聲瀟瀟中,那箭竟然帶著鷹擊長空的尖嘯聲,壓過了一切聲音,撕破了空氣和雨幕,敲擊著石中玉的耳鼓和心臟,而後……鑽入她身側的水中。
  讓箭再飛一會吧,但靶子可以撤了。

  石中玉拚命搖槳,腦子裡什麼念頭也沒有,唯有逃命!逃命!逃命!

  可老天愛玩人啊,石中玉正在自我奮鬥,老天爺他老人家卻揮揮手,一個巨浪打來,小船翻了。

  娘的,難道讓我再溺一回?這也太欺侮人了!一事不二罰,法律上這麼說的。她惡狠狠地想著,手卻下意識地抱緊一根浮木,就算被海浪拍暈過去,也絕對沒有鬆開手。

  石中玉花了一個早上才接受了事實。

  作為小說網站的編輯,她看過太多故事,因而清醒地知道自己是淹死在現代,重生於詳情未知的古代了。而且她還知道絕不可能再回去,所以儘管擔憂老父,心如刀絞,可是卻沒有丁點辦法,只希望父親能忘掉悲傷,快樂地活著。又希望,這是一場靈魂互換,這具身體的原主會代替她在父親面前盡孝。

  清晨醒來時,她發現自己趴在沙灘上,旁邊有兩隻小螃蟹忙忙碌碌地跑著。陽光下,一切顯得那麼清新美好,除了她自己。而未知的恐懼令她拖著無力的身體爬起來,躲到離海邊不遠的一片樹林裡才有時間思前想後。

  這具身體有些瘦弱,大約一百五十公分高,十二到十四歲的樣子,因為才剛剛開始發育,胸前只微微有兩個小鼓包,女性第二性徵並不明顯。皮膚很白嫩,手上沒有老繭和傷痕,衣服用料講究,說明不是窮苦人家的女兒。可是她那死去的「哥哥」卻說她留在家裡會遭罪,甚至可能會死,所以她不能貿然暴露身分,或者試圖尋找「自己」的家。

  以昨晚的情況看,想必是兄妹二人帶著細軟逃出來,可偏偏遇到海盜,結果細軟沒了,哥哥死了。不過,哥哥為什麼會武功?為什麼說連累了她?兄妹二人又為什麼被追殺?難不成只是海盜喜歡趕盡殺絕,殺人滅口吧?

  隨後她打開包裹,發現裡面有幾身男裝、荷包裡幾塊碎銀和少許銅板,另有一個油紙包和一個非金非玉非鐵非石的奇怪盒子。搖晃盒子幾下,裡面半點水音和?當聲也沒有,說明密封性非常好,泡了一夜海水也沒有損壞,裡面的東西也是固定的,假如有東西的話。

  盒子上有細小精緻的鎖孔,石中玉覺得既然反常即為妖,這盒子一定很重要、很值錢,相應地,也會很危險。她可不想懷壁其罪,當然不能帶在身上,可也得提防它萬一有大用,所以也不能扔掉。

  猶豫半天,她才把盒子裡三層、外三層地包好,埋在了一棵樹下,上面又做了些偽裝,仔細記憶方位,準備何時有用,就何時拿出來,為自己換取利益。如果沒有用……就讓盒子等著有緣人吧,誰愛挖走誰挖走。

  做完這些,她晾在樹幹上的衣服也乾了。比劃了下,很合她的身量,明顯是她的衣服。再加上她身上穿的原也不是女裝,擺明她自出了家門就一直女扮男裝的。

  而那個油紙包裡有好幾張蓋了官印的條子,她開始還以為是銀票,很是高興了陣,結果仔細辨認之下,才發現是路引。據說古代人出門是要由官府開具路引的,那相當於後世的護照或者身分證,也是離鄉證明。倘若被查出沒有,是要問罪的。

  可是為什麼有好幾張,而且姓名和地點都不同呢?這讓石中玉感受到了危險,電影中,國際間諜都是有好幾個身分的。她那便宜哥哥究竟是做什麼的呀?

  翻揀了下,她發現有一張蓋著江原府字樣的路引,上面的姓名赫然是石中玉,與她本身的姓名完全重合,生於大燕光宗永隆十一年。

  同名同姓,難道這是她被捲入這個世界的原因?可她還不知道這個姓名是真是假呢。她對這個時代,對自己的新身體和新身分一無所知,也沒有人能告訴她、幫助她。那她,要怎麼辦呢?她到底是誰?出生在哪兒?要到哪裡去?

  到晌午的時候,她決定不想了,餓得前心貼後背,沒有糖分供應大腦。不管現在她多麼感到不安和恐懼,多麼感到不可思議,為了生存,她也必須接受事實,並盡快融入才行。

  辨別了方向,她一路向西,盡量遠離東面的大海,走了一整天,經過幾個小漁村,當她累得像狗一樣,只剩下吐舌頭的分兒時,終於來到了一個名為「古道」的小鎮。

  據她判斷,這個鎮子連接內陸和海口的必經之路,所以異常繁華,物質極為發達,面積雖然不大,但人來人往的熱鬧非凡。甚至,她看到了水銀鏡子和幾塊玻璃,雖然品質並不好,鏡子很小塊,玻璃也不怎麼透亮,但在古代畢竟是極稀罕的物件了。

  「聽說了嗎?昨晚有一艘由熙海過來的大船遭了海盜,全船的人都給殺死了。好慘哪!」

  「這麼大的事,鎮上早就嚷嚷開了。如今官府已經派人去查,連水軍總都督也驚動了。」

  「可不是,近二十年都沒出過這樣的大事了。官面上倘若處理不好,過幾天傳到皇上耳朵裡,誰也脫不了干係。」

  「那群海賊也太狠了,一個活口也沒留下,嘖嘖,熙海那樣富庶,做什麼營造活不了,非要做這些傷天害理的事?不過,倒是有被船上護軍打落水的賊寇上了岸,現在黑白兩道都在追剿呢,這天羅地網撒下來,想必那些缺陰德的跑不了!」

  聽到這番話,石中玉立即支楞起了耳朵。

  一個十二、三歲的「少年」獨處趕路,多少有點引人注目。偏偏,新身體長相不俗,頗為清麗,笑起來的時候還很甜美,於是她只能盡量顯得普通些,消滅存在感,連身上的衣服也是拿自己的高檔長衫換來的粗布短打。

  好的客棧不敢住,怕被懷疑。那種三教九流、魚龍混雜的大車店更不敢住,怕有危險。考察許久後,她選了一間不顯眼的小客棧住下。

  在客棧外的街道上,是各種各樣的小攤子,吃的用的、應有盡有,因而人多嘴雜,最好打聽消息。再者,不是說最危險的地方才是最安全的地方嗎?在人群中,她感覺更踏實些。此時她正坐在一個賣餛飩麵的攤子上,邊吃邊聽八卦。

  「有沒有畫影圖形,有沒有懸賞啊?」又一人問。

  「傻啊你,昨晚犯的事,至今連正主兒是誰也不知道,幾個小流寇,又哪知道是扁是圓。」

  「那怎麼抓捕啊?」

  「老樣子,看著有嫌疑的,就統統逮回去問。」

  「這下軍爺們又發財了,如果不出點血,就說你是賊人,還有地方喊冤不成?」

  「噓,小聲點!」

  石中玉把剩下的湯喊完,低眉垂目、悄無聲息地離開。

  看來,她是從熙海過來的,現在離是非之地還是不夠遠。她無從知道黑白兩道追剿的人是不是她,但小心些總沒有錯的。

  那……明天一早就動身去太府都吧。

  她打聽過了,太府都是大燕的國都,也是哥哥要她去的地方,儘管哥哥已經死了,但至少證明那個地方有安全的機會。

  太府都離這個小鎮有三百餘里,雇馬車的話,就算天氣情況好,走官道至少也得三天。不過,不管她多麼節省,還冒險坐了十人同乘的大車,到達目的地後,身上的錢也沒剩下多少了。

  太府都城門外的兩側空地上,各色馬車雲集,有拉客的、有卸客的,右上左下,就像公車總站。進城門時要交入城人丁稅,好像高速公路收費站……

  石中玉盡量以現代的眼光看古代的事物,抵銷心底的格格不入感。她還特地看了城門外的告示欄,沒發現有抓捕海賊的告示,更沒有她的畫像,心下稍稍安定。這一路上,她小心打聽過,也仔細觀察了,基本上對這個世界有了些瞭解。

  這個大燕,並不是五胡十六國的那個,而是一個完全沒有在中國歷史上出現過的時代,可能是平行時空吧?不過皇室還是姓慕容,定都太府。現在,正是永隆二十四年,她十三歲。

  整體上,大燕的民風是「相對」開化,服飾是唐宋的,制度是明清的,環境是勉強和平。雖北有強魏、西有大周,呈三足鼎立之勢,但大燕最強,何況東南部還是大片島嶼,連接西方海外,商業發達。

  熙海十三島,是大燕的錢袋子,也正是「她」乘船而來的地方。而她現在用的、姓名為石中玉的身分,似乎是來自大燕以西的江原……

  簡直,亂了套了!
  進入太府都後,她精神恍惚地走在街上,很茫然,完全不知道下一步要怎麼做。而就在這時,她的耳朵卻敏銳地捕捉到了馬蹄聲,由遠及近。大約是成了驚弓之鳥的緣故,她立即隱起身形,偷偷向外觀察。

  就見不遠處有一匹馬飛馳而來,馬上人一身白袍,濃眉大眼,容貌頗為英氣,可是在上唇卻留了兩撇修剪精緻的小鬍子,襯得他有些風流囂張起來。

  那個在海上要射殺她,結果卻射偏了的男人!雖然那天沒看清殺手的長相,但不知為什麼,一看到這個男人,她立即就認了出來,嚇得連忙轉過身去,抑制不住的哆嗦。

  她都盡量不引人注目了,為什麼他還是追了上來?到底有什麼深仇大恨,非要置她於死地不可啊!要命,這身體的本主連丁點的記憶也沒留下給她,讓她要怎麼辦呢!

  這時,馬蹄聲停了。

  石中玉嚇得不敢轉身,生平第一次祈求自己是個透明人。

  然後,她的願望實現了。

  想像中那男人從後面拍她的肩膀,等她一回頭,就連刺她多刀的情況沒有出現。悄悄側過臉,用餘光觀察,就見那鬍子男正和兩個很沒公德心、一看就不是什麼好人的歪瓜裂棗低聲說著什麼,然後,揚鞭而去,很急的樣子。

  「還沒找到那小娘們兒嗎?」歪瓜和裂棗倒顯得很悠閒,緩緩帶馬過來時,歪瓜問。

  此時,他們正路過石中玉身邊,令假裝蹲在地上擦靴子的她聽見了談話。

  「那小娘皮別看才十三歲,可油滑得緊。」裂棗說:「但你放心,這一回她插翅難逃。」

  「說起來,她長得也真是水靈啊。」歪瓜很猥瑣地笑,「如果讓我逮到,我先得嘗嘗鮮。」

  「老大說要把她賣到窯子裡去,你碰過就不值錢了。」裂棗更加猥瑣地笑,「了不起得了大筆賞銀,正兒八經地去給她開苞得了!」

  歪瓜和裂棗同時仰頭大笑,恨得石中玉想把這一對混蛋騸了!

  可是她不能衝動!她得想辦法藏到黑白兩道的爪子都伸不到的地方去!

  「記得,要好好活著,再也不要回去!」她想起來到這個世界後,第一個對她好,但卻很快死去的人對她說的話,不禁心頭發酸。

  「小哥兒,測個字吧?」突然,身邊有人說話。

  石中玉嚇了一跳,猛回頭,才發出自己是站在一個測字攤前,剛才是藉著人家的攤子藏身。

  「我沒有錢呀。」

  「貧道今天還沒開張,就送你幾句,如何?」那道士一臉猥瑣地笑,「倘若準了,你日後要送我黃金千兩。若不準麼,你來砸攤子好了。」

  石中玉根本不信星象,對測字算命什麼的很感冒。不過她怕糾纏久了,引人注意,敷衍地提筆在紙上寫了個「帛」字。

  那測字的道士露出驚訝的神色,「小哥兒,你這字寫得好啊!」

  「好在何處?」

  「呃,小哥兒抱歉,我是看你年輕小小,書法筆韻卻如此清婉動人,故而失態。」那道士假模假式地捋捋鬍子,「不過這個帛字也確實巧妙。此字可雙拆,一拆白與巾……家中,有人才故去吧?」

  石中玉一愣。

  這測字,果然有點門道。只是她還沒反應,那道士又開口:「但你筆上著墨不多,以至巾字虛虛實實,這喪事恐怕還未有定論。」

  人被利劍刺穿了肚子,還掉到海裡,如果不死才怪了。剛剛才有點興趣的石中玉心中暗罵。

  「第二拆呢?」她問。

  「那就不得了。正為皇頭帝足。」道士兩眼放光,「小哥,你現在看似落魄,但將來會貴不可言。」

  「切,就會說吉祥話,我還沒說要問什麼呢。」石中玉表示鄙視。

  「那就請小哥再賜一字。」

  石中玉寫了個「逃」字,問前程。

  「逃: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爾。」

  石中玉又寫了個「梟」字。

  「梟:上宿鴛鴦之鳥,下生連理之枝。」

  石中玉急了,「我問的是前程!」

  道士笑得很賴皮,「姻緣也是前程啊。小哥兒,慢走慢走,記得應驗後來付千金哪!」

作者資料

柳暗花溟

暱稱66,女的,生於北地天津,是喜歡美食和舒適,但行事並不穩重的非典型金牛座。性格像火山,噴發過就沒事了。平時馬馬虎虎,得過且過,基本純真無害。行文活潑風趣,想像力超級豐富,擅長在惡搞中尋找浪漫,在浪漫中發現惡搞,最怕孤芳自賞、冷豔高貴,總之不太正經。 不愛寫悲劇,信奉人生苦短,何不開懷的真理。喜歡小動物,有一隻混種的博美叫肉包,常常不知道是人哄狗、還是狗哄人。另,本人相信愛情。

基本資料

作者:柳暗花溟 繪者:貓君笑豬 出版社:三采文化 書系:癮閱讀INread 出版日期:2013-08-23 ISBN:9789862299579 城邦書號:A2000572 規格:平裝 / 單色 / 384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