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日
目前位置: > > >
天下男修皆爐鼎 卷五:峰迴路轉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天下男修皆爐鼎 卷五:峰迴路轉

  • 作者:青衫煙雨
  • 出版社:三采文化
  • 出版日期:2014-09-19
  • 定價:260元
  • 優惠價:85折 221元
  • 書虫VIP價:205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194元

內容簡介

◆起點粉紅榜玄幻仙俠類第2名! ◆480百萬網友爆氣推薦:經典必讀! 隨書附贈: ◎新銳插畫家畫措精美繪製「心之所向」拉頁海報 金庸的劇情X星爺的笑點=年度最強穿越修仙文! 結伴組隊交朋友、尋寶打怪收裝備──原來,修行也像在打Online Game! 但……收服了一堆神奇寶貝、神獸,她卻要討價還價、供吃供住才能用? 那些年,他讓她真正認識了這個世界,認識到這個世界裡的人,也是有血有肉的人。 那些年,他溫柔了整個歲月。 如今,好像其他的什麼都不重要了。 收服了白澤,蘇寒錦終於有了守護獸傍身,而江雲涯知道她心中有人,不願她為難,竟然動用內力毀了體內的相思種;既然解了束縛,她決定去妖魔橫行的黑水澤歷練,沒想到竟在那裡又遇上了給她種下相思種的逍遙引! 逍遙引為了尋找凌天寒的下落,決定跟著被視為凌天寒傳人的蘇寒錦,但……一個大魔頭居然化身成七八歲的小女孩,還喊她姐姐?!蘇寒錦百般不情願地帶著她去黑水澤,卻撞上滄海界最惡毒的藥老試藥,為了救出落入魔手的紫靈韻等人,她偽裝受傷混入其中,伺機以靈舟載著眾人逃出,誰知靈舟撞上一座山,頓時消失無蹤── 原來,那座山竟是上古凶獸饕餮所化成;一行人被饕餮吞入肚子裡,暫無動靜,難道他們之中有饕餮看中的人?凶獸肚中想必也有陣法、傳承,蘇寒錦接受饕餮的指示一路挑戰,終於讓仇千凜的神魂復活,只是她的長命鎖已碎,若不能為他及時找到宿主,這一縷神魂又能存活多久…… 【讀者好評】 「這本書很像乙女向的金庸,內心刻劃得很真實。誰說反派角色就只能當綠葉呢?跑龍套的配角也是能躍上枝頭成為鳳凰的」 ──天晴(讀者) 「媚娘真是讓人羨慕又心疼,秉持著『穿越既已成定局,砲灰之路我無敵』的精神一步一步地往上爬;好想看女主角攻克仇千凜啊!」 ──流風(讀者) 「真的是一本賦予人物無限想像的書,而且劇中的變化萬千讓人摸不著頭緒!真的是迫不及待看到下一集啦~」 ──晴晴(讀者) 「其實作者的真愛是金老筆下的諸位英雄豪傑、溫柔嬌娃吧?這般若有若無地一一點出對應的角色,也讓人越來越好奇接下來還有哪個角色會出現?」 ──舞櫻(讀者) 「這部小說的出版,是想要入門玄幻卻又討厭龐大的修仙設定、在入口處徘徊不前之讀者的一大福氣!」 ──小雨(讀者) 「設定穿越在女魔頭身上,實屬別有一番新意的構思,如此設定也令讀者跳脫一般仙優魔劣的概念。修仙之路何其漫長、何其苦難,想來修魔之路如是。但修魔之苦,又有誰知曉?笑笑鬧鬧的劇情中,也隱隱透露一股淡淡惆悵。」 ──墨雨(讀者) 「這本書的開頭以為是一本很平常的穿越小說,沒想到居然是穿越到小說之中!這還不是讓人驚訝的,接下來主角居然不是大家所認知的正派角色,而是魔修!實在是令人耳目一新,我想這一定會吸引到許多看膩一般穿越小說的朋友們。」 ──落痕(讀者)

內文試閱

甦醒
  蘇寒錦點燃了最後的兩顆魔晶。    魔晶放在掌心,烏金火直接從掌心生出,將魔晶點燃焚燒,而她左手拿著長命鎖置放於火焰上空不遠處,看那煙霧氤氳而起,蘇寒錦的手不停地顫抖,不管是攤著的掌心,還是拿著長命鎖的左手,都顫抖不停,她不知道接下來出現的是希望還是失望?    蘇寒錦神識仍舊分出一縷,同時觀察著外面七絕殺陣的走向,七絕殺陣第六重已經點亮,金色液體突然從四面八方湧出,彙集到中心處的一點。    她沒有多少時間了。    魔晶本來就小,在手心裡,只看到烏金火的烈焰,那煙霧開始還裊裊升起,片刻之後變得極為淺淡,好像只是一眨眼,就已經煙消雲散。    長命鎖上的裂痕繼續裂開,一道豁口從中間斷開,邊緣卷起,將長命鎖徹底破壞,然而,她沒有感覺到其他任何變化。    「仇千凜!」    「仇千凜!仇千凜!」她將長命鎖收攏在掌心,死死捏緊,口中喃喃低呼,聲音隨著她的一遍遍呼喚加重,到最後,已經成了嘶吼。    奇蹟並沒有發生。    蘇寒錦轉頭,視線掃過周圍的一切。    「寂月輪,你自己有辦法離開這裡麼?」    寂月輪光芒黯淡,它輕聲喃喃:「雖然他只能勉強啟動七絕殺,但其中的威力,即便是滄海界修為最高的渡劫後期也逃不掉。所以連饕餮都會受傷。」它縮小到巴掌大小,圓盤本是背對著蘇寒錦,片刻之後,它轉過頭,「不過,七絕殺陣奈何不了我。」它有守護的能力,卻守不了蘇寒錦,她不是它的主人。    而此時這樣的回答它說得極為小聲,不是它不想守護,而是的確救不了,若是沒有認主,或許還能認主來救她,但現在,不行了,它已經有了最合適的主人,而且此時她與主人之間無法建立起聯繫,太遠了,它無法借助主人的純淨之力。    「是嗎,挺好的。」蘇寒錦點了點頭。    蘇寒錦轉頭看向白澤,白澤靜靜地趴在旁邊,牠笑了一下,接著將頭抵著旁邊青龍的身子,前足卻垂在蘇寒錦的腳背上。七絕殺陣之下,牠也活不了,不過,大家在一起,挺好的。    她又看向那整天守在藥田裡的黑馬,此時黑馬也意識到了什麼,站在藥田 ,衝著她甩起了馬尾。藥圃之中菩提仙心剛剛發了一個葉芽,從前的六葉正在朝著七葉生長。    一切都在朝著好的方向發展,然而現在,她破不了七絕殺陣。這是因為她殺掉了燭天,所以天道彌補,設下對於她來說無解之局,讓替代燭天的人替燭天報仇?    蘇寒錦坐了下來,背靠著龍屍,身邊趴著白澤,連黑馬也跑了過來,一黑一白分別臥在她身側。她懷中抱著問心劍,手裡捏著長命鎖,頭靠著龍屍,仰頭看著頭頂上光芒黯淡的寂月輪。    最後那一重殺陣點亮,時間卻是無比漫長。    散修額頭上沁出汗珠,汗水將頭髮都打濕了,一縷一縷貼在臉上。而他修為比蘇寒錦弱得多,此時蘇寒錦能清楚地看到他極為疲憊,應該是神識枯竭,為了施展出七絕殺,那散修倒也是費盡了心力。    她倒也不冤!    金色液體一圈一圈地點亮,在那形成了年輪一樣的圖案,這個時候,蘇寒錦看到那些圓圈最中央的位置,出現了一個鏤空的花紋,那竟是一個人形圖案。    金色液體流入人形圖案之時,雖然第七重還沒徹底點亮,蘇寒錦已經感覺到了壓力。她明明處於白玉葫蘆之內,卻覺得彷彿又一隻手將整個白玉葫蘆都捏在手中,用力擠壓,白玉葫蘆裡的空間開始崩塌,空間扭曲,最先受到傷害的是黑馬,牠的身上出現了大量血跡,本來是臥倒在地的,這個時候,卻拚命掙扎著想要站起來。    外面,劍甲衛也極為痛苦,它身上的金色戰甲開始融化,金色的溶液一滴滴地順著身體滴落,落到地面之時,匯入了那金色的河流之中。它本是站著的,隨著壓力的增大,溫度的升高,它噗通一下跪倒在地,若不是手中的劍撐著,它的上半身都要跌倒在地。劍甲衛撐著手中的長劍,它也想要站起來,一次一次地嘗試,就好像白玉葫蘆裡的黑馬一樣。    蘇寒錦只覺得自己心裡燃了一把火,那火越燒越旺,將她整個人都點燃。    她從白玉葫蘆裡出去,再次出現在空地上,就在這時,劍甲衛突然轉過頭來,隨著它的頭轉動,它眼眶裡的靈石也跟著轉動起來,緊接著,劍甲衛咧嘴一笑。    它有情緒,臉上也出現過困惑、生氣或者不屑,然而它還是第一次這樣笑,嘴巴大裂開,一直開到了耳朵的位置,明明是很嚇人的表情,此時,卻讓人的眼睛濕潤。    劍甲衛笑了過後,眼眶裡的靈石徹底變成灰白色,它的能量耗盡,然而直到最後也用劍撐著身體屹立不倒。而它的臉上保持著最後的表情。    笑容徹底定格。    洞府之中,刀甲衛勉強地站在門口,它如今像是一堆破銅爛鐵,手裡更是沒有了刀。它看著劍甲衛能量耗盡,身體不斷融化,它覺得很困惑,劍甲衛為何不進來?到最後都不進來?    七絕殺的陣心之中,那個人形已經有了下半身,金色液體流到了腰部的位置,就像是誰家頑童的塗鴉一般,那圖案明明是簡單幾筆勾勒而成,卻使得燭地眉心鈍痛,他覺得自己神識枯竭,識海耗盡,劇痛難忍。    如今,支撐著他的是他的意志。    都做到了這一步,他一定要完成最後一步。    蘇寒錦再次嘗試著用劍去破壞那陣心,只是劍尖剛剛挑到一點兒金色液體,她便感覺到問心劍在顫動。如同問心劍內具有金線而具備吞噬之力,這裡的液體也擁有吞噬一切的能力。    問心劍能夠吞掉刀甲衛的刀,然而面對這金色的液體,它完全不是對手,那縷金色的細線與這相比,就好似一滴水與海洋的區別。    沒有任何東西能阻止這液體的流動,沒有任何東西可以破壞這漸漸形成的七絕殺陣。而此時,蘇寒錦處於陣心之中,她覺得四周已經形成了牆壁,將她牢牢困住。    靈氣形成的風暴,呈碾壓之勢,像一張磨盤正磨壓她的血肉。    她彷彿重新經歷了一次肉身重塑。    也就在這個時候,天心殘卷緩緩地運行起來了。    七絕殺要將她碾成肉泥,而體內的天心殘卷緩緩運行,竟稍微減緩了她的疼痛。只是,那並不夠,蘇寒錦雙膝一軟,她聽到了自己骨頭碎裂的聲響,她亦跪倒在地,手中問心劍插入地面,與那劍甲衛的姿勢極為相似。    他們都是劍修。    都要握著劍站到最後一刻,所以那劍甲衛才會幫她吧?    蘇寒錦覺得視線有些模糊,她耳邊聽到一聲嘆息,原來是饕餮終於忍不住睜開眼,看到陣中心的蘇寒錦,幽幽嘆了口氣。    七絕殺,不屬於這個介面的七絕殺,那人最厲害的陣法,若是由他施展,三千界內,沒有幾個人能逃掉,即便如今啟動陣法的只有分神期修為,然而那陣是由他布下,豈是蘇寒錦一名合體期女修能夠抵抗的。    陣心之中,那人的上半身也出現了,金色液體流動的速度在最後的時刻陡然加快,頃刻間,便出現了人臉,金線勾出的髮絲飛揚,人的五官也漸漸浮現。    「完了。」饕餮不忍再看,牠閉上眼睛,用靈氣將自己的身體包裹住,想儘量將損傷降到最低,然而,牠等了許久,也沒有等來牠想像中的毀滅。    饕餮睜開眼睛,隨後被眼中看到的景象徹底驚住。    一條龍!    七絕殺陣之中出現了一條青龍。    蘇寒錦神志模糊,她聽到有個聲音在喊她:「寒錦,醒醒!」    那聲音一聲比一聲急切,就好像最開始,她喊他一樣。    那是仇千凜的聲音,蘇寒錦只覺得自己萬分疲憊,但她仍舊拚命地睜眼,眼皮像是有千鈞重一樣,她掙扎許久才撐開了一道細縫,然而,她什麼都沒看到,她的面前,是一片青色的光。    青色的光?    青龍?    她右手撐著劍,左手一直捏著長命鎖,直到這個時候,蘇寒錦忽然發現,長命鎖徹底碎了,在她手心碎成了粉末。蘇寒錦抬頭,她看到青龍在周圍橫衝直撞,那是龍屍,雖然沒有鮮血滲出,但龍屍撞擊到那無形的牆壁之後,身上的鱗片片片脫落,模樣極為慘烈。    「仇千凜!」    那是仇千凜嗎?青龍早已經死了,此時那龍屍裡的神魂,除了仇千凜還能是誰!    「去蛇陣!」    仇千凜……    那是仇千凜的聲音,那是她熟悉的聲音。    此時,蘇寒錦覺得七絕殺陣的壓迫似乎比之前要稍微弱了一些,她強打起精神,直接衝到了蛇陣的位置,只聽仇千凜又道:「我喊妳用劍插入蛇陣的時候,妳立刻動手!」    蘇寒錦頓時聚精會神地盯著蛇陣,當然她還是紛出一縷神識觀察著仇千凜,他此時用的是青龍的身體,懸浮在空中,八隻龍爪都飛快地動,像是與那散修一樣,正在結印。    龍爪齊動的模樣,讓蘇寒錦覺得格外好笑,這個時候,她渾然忘記了危險,她眼睛都彎成了月牙,只覺得無比心安。    「動手,蛇眼!」    仇千凜的聲音響起之時,蘇寒錦手中的長劍已經朝著蛇眼落下,重重地插進了蛇眼之中。    「劍陣!」    聽得仇千凜的聲音,蘇寒錦立刻飛到了那個劍型圖案的位置,她覺得現在好像回到了從前,他們對抗那金丹期修士的時候,也是仇千凜下命令,她跟著執行,一切,似乎跟從前相差無幾。    時光流走了這麼多年,他們其實從來沒有變過。    那些年,她初到這世界迷茫無助,怕露出破綻,在他面前扮作媚娘。    那些年,他們在青莽山掙扎求存。    那些年,他讓她真正認識了這個世界,認識到這個世界裡的人,也是有血有肉的人。    那些年,他溫柔了整個歲月。    如今,好像其他的什麼都不重要了。    蘇寒錦一劍斬下,她之前完全無法破壞的陣法,此時在仇千凜的破解之下,已經有了鬆動,問心劍劈下,金色液體飛濺,而問心劍本身,卻沒有受到損傷,就好像金色液體的吞噬之力減弱了一般。    而隨著她的劍再次落下,地面上的劍形圖案被攔腰斬斷,飛劍斷裂,金色液體亦四處飛濺。    既然劍斷,這陣法要破除應該是有希望的吧?    蘇寒錦微微一笑,心頭更加輕鬆。    而這時,仇千凜喊道:「過來!」    聽到仇千凜的呼喊之後,蘇寒錦毫不遲疑,立刻循聲過去。    她還未飛近,就見青龍擺尾,將她整個身子卷了過去,緊接著,她被青龍盤在起來 ,只覺得青龍一圈一圈纏緊,將她牢牢護住,而她被卷得有些喘不過氣。    龍屍是冰冷的,哪怕仇千凜的神魂附著在龍屍之上,亦不能改變分毫,因為,這本身只是一具冰冷的屍體,毫無溫度可言。蘇寒錦被卷在龍身中,只覺得被束縛得嚴嚴實實,她看不到外面一點兒光線。    她甚至聽不到一點兒聲音。    這是仇千凜給她的擁抱?蘇寒錦第一反應就是如此,只是下一刻,她想到了什麼,猛地怔住。蘇寒錦神識外放,赫然看到青龍已經將身體壓在了陣心之上,雖然那些金色液體被阻斷了大部分,仍舊有不少徐徐流進了七絕殺陣,在人形的臉上用金線勾勒出最後的眼睛。    她看到的時候,那雙眼睛裡僅僅只剩下眼珠未點。    「是不是破不了?」蘇寒錦急切問道。    因為破不了,所以他才會將她嚴嚴實實地護在最中央的位置。蘇寒錦沒有聽到回答,她只覺得有一片黑幕突然兜頭罩下將她的神識整個籠罩在黑幕之中,就好比一個黑色的口袋將她的神識牢牢護住,她被封閉在口袋裡,她什麼都看不到,看不到那金色液體最終匯入人像的眼眶之中,將他的眼睛徹底點亮。    此時此刻時間太匆忙,七絕殺無法被徹底破解,他只能減小其威力,他只能將她牢牢護住,不讓那七絕殺傷她分毫。    人像徹底點亮之後,周圍霎時電閃、雷鳴、狂風大作,金色液體被卷入空中,變成了漫天的黃色沙礫,而所沾染上的一切都化成了粉末。青龍身上的鱗片像是被腐蝕了一般,沾染上了黃沙,便迅速脫落。    不遠處劍甲衛本來就融化了部分的金甲,如今更是千瘡百孔,它本來就已經能量耗盡,此時黃沙滾滾而來,它自然被掩埋。    漫天的黃沙肆虐,將周圍的一切掩埋,青龍巨大的屍身被徹底掩蓋住,也不過瞬息的功夫。    蘇寒錦什麼都看不到,她也什麼都感覺不到。周圍是青龍屍身的銅牆鐵壁,連神識都被阻擋,她沒有受到一點兒傷害,然而心頭卻發寒。    「仇千凜!」    他醒了。    現在,又沒聲息了。    「好強大的神魂……」寂月輪嘖嘖驚嘆,它除了驚嘆,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了。    「他沒事麼,他還好麼?」此時,蘇寒錦無法知道仇千凜到底如何,只能寄希望於寂月輪,沒想到寂月輪也毫不知情,「這神魂太強,將我們與外面徹底隔絕,我也不知道外面到底發生了什麼,同樣,我也感覺不到他了。」    感覺不到?什麼意思……    蘇寒錦只覺得自己心臟嗖地一下收緊,像是瞬間停止了跳動,她渾身冰涼,呆愣許久之後,用手狠狠地捶打青龍的屍身。這是他鑄下的銅牆鐵壁,為她圈住一方安全之地,而他自己,又獨自承擔了外面的一切危險。    每一次,都是如此。    次次都是如此。而她在之前,還以為這是他的一個擁抱,她寧願這只是一個擁抱,不想再經歷一次失去,不想再來一次遙遙無期的聚魂,她寧願與他相擁在一起,不問生死,不再分離……

作者資料

青衫煙雨

自稱萌妹子,群眾眼裡霸氣側漏的一位女漢子。會將書名取為《天下男修皆爐鼎》,似乎暴露了某種刻意掩蓋的本性。生於重慶火爐,個性自然也是熱情似火。腦子裡總有很多奇思妙想,印象最深的是小學的時候討厭班上的某個男生,就編了個故事講給全班聽。每天的課後故事樂園為以後的寫文打下了基礎……

基本資料

作者:青衫煙雨 繪者:畫措 出版社:三采文化 書系:癮閱讀INread 出版日期:2014-09-19 ISBN:9789863422105 城邦書號:A2000753 規格:平裝 / 單色 / 464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