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回饋案
目前位置: > >
風之畫師(韓劇《風之畫師》、電影《美人圖:私情畫慾》原著小說)【上下冊不分售】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風之畫師(韓劇《風之畫師》、電影《美人圖:私情畫慾》原著小說)【上下冊不分售】

  • 作者:李正明(Lee Jung-Myung)
  • 出版社:漫遊者
  • 出版日期:2013-06-06
  • 定價:499元
  • 特價:499元
  • 優惠價:79折 394元
  • ※本商品已最低價,恕不再打折

內容簡介

◆同名韓劇、電影《美人圖:私情畫慾》原著小說! ◆禁忌的「五兩情侶」、惺惺相惜+瑜亮情結的「雙園戀」真相大揭曉! ◆2007年出版至今銷售100萬冊以上。 ◆35幅彩色插畫,韓國史上兩大畫家名作完整收藏! ◆韓國的《達文西密碼》,締造韓國歷史懸疑小說的顛峰! ◆2008年改編電視劇,超高收視率和口碑媲美《大長今》,行銷全球63國! ◆電影同年上映,票房高居2008年韓國十大賣座電影之一。 繪畫就是思念…… 我想把自己交給我喜歡的人。 在你身上留下我的靈魂。 耗盡我的靈魂為你作畫。 兩樁命案,兩個天才,兩段難全的愛情,兩幀無臉肖像,兩名畫師之間靈魂與靈魂的對決……一幅遺世獨立的美人圖。 「他是風的畫師,像風一樣無聲,像風一樣清涼,像風一樣從不暴露形跡。我無法踏上追風之路,只能在他留下的畫裡遺憾、老去。」 ──大畫師 金弘道 【精采內容】 「初相見時,他是我的弟子,我是他的老師。其實是我在向他學習,他在教我。 我們既是心心相印的朋友,又是殊死以搏的對手;既是情欲如火的戀人,又是渴望翻越的牆。」 ——大畫師 金弘道 ◎兩樁命案 十年前,圖畫署兩大畫師離奇驟逝,一位是金弘道的恩師姜守桓,一位是金的知己徐征,兩案的調查當時都被草草了結。 十年後,大畫師金弘道與天才徒弟申潤福奉王命尋找十年前一幅秘繪的「思悼世子畫」,結果發現姜守桓與徐征各留下了一幅神秘的無臉肖像,而徐征的稚齡獨女更從此下落不明。從而牽引出隱藏了十年的離奇謀殺案,以及兩人亦師亦友、亦情人亦對手的微妙感情。 ◎兩個天才 藝術史上兩個同時代的繪畫天才,金弘道與申潤福,他們倆就像光與影一般,既是心心相惜的師徒,又是殊死以搏的對手。但若沒有了光,影子也會消失無蹤。而在一次次的繪畫對決中,金弘道發現自己愛上了不應該愛的人。 ◎兩段難全的愛情 金弘道苦於愛上了自己的學生,又是自己想要競爭超越的對手,最糟糕的是,他也是個男人。但是在混亂的感情中,他發現了潤福驚人的秘密。這個祕密似乎可以解決金弘道的難局,可是,這個祕密揭露又帶來了新的難題,因為,他發現潤福似乎愛上了絕色琴妓丁香。 ◎兩幀無臉肖像 徐征留下的無臉肖像隱藏了殺人兇手的面貌,需要對繪師的工藝有極致的了解,才能找出面貌下的面貌。 姜守桓留下的無臉肖像則是一個淒涼的皇族身世。肖像人物生前未能真正登基為王,還被親生父王禁錮於穀倉,活活餓死。他的面容不能流傳於世,只能被自己的兒子在死後思念。一但被畫出來,便帶來死亡的陰影。 ◎兩個靈魂的對決 金弘道與潤福不斷以各種方式進行畫決,但總是勝負難定,不分軒輊。曾經,他們並肩遊蕩於市井、酒肆、井邊和洗衣場,兩人的畫相互彌補缺陷和不足,從彼此的畫中得到靈感,從彼此的畫中得到幸福。 但是,當兇手終於現形、設下畫決的賭局,這一次他們倆必須分出勝負,而且誰都不能輸——因為這次的賭注是他們各自心中的至愛。這場畫決中藏著層層的機關與陷阱,卻不知是誰以及為誰設下的…… ◎一幅遺世獨立的美人圖 潤福畫下他最後一幅作品: 〈美人圖〉。肖像畫中的人物是民女,不是國母。是女子,不是男人。無拘無束,旁若無人,是唯一的主角。這個女子「……。終生埋沒,卻從不放棄。我一直都與這個女人相愛,今後也會繼續珍愛……」。 歷史上的金弘道與申潤福都真有其人,一個是曠代逸才,擅於刻劃淳樸的庶民生活,一個是顛覆傳統的出世天才,精細描繪女人的隱密心情。分別有多幅同題不同意的繪畫傳世,領導了朝鮮畫壇的畫風革命。但是兩個人的生活軌跡卻截然不同,金弘道揚名於當世,申潤福疑因作風俗畫被逐出圖畫署,從此消聲匿跡,只留下史冊上一行簡略生平,成為韓國史上千古懸案。風靡當時的最高畫師為什麼不露痕跡消失於歷史? 「風之畫師」以韓國史上身世如謎的真實畫家申潤福為本,文采透哲思,在抽絲剝繭的推理敘事過程中,同時深刻描寫不拘泥傳統的申潤福,如何在保守封閉、墨守成規的繪畫世界中適應與生存,從突破社會禁忌的破格選題,到大膽用色挑戰正統黑白墨色繪畫美學,確立本書在暢銷小說之外、於文化與美學表現上的成就。 【好評推薦】 「《風之畫師》是想像力的勝利。」 ──《中央日報》 「作家李正明展現了韓國本土歷史懸疑小說的前鋒性格。」 ──《韓國日報》 「賦予史實以想像力,引導韓國歷史懸疑小說的潮流。」 ──《東亞日報》 「書中收錄之申潤幅和金弘道畫作是主導敘事的核心要素。」 ──《朝鮮日報》 「本書的速度感突破歷史小說的局限,緊張刺激不亞於驚悚小說。」 ──《韓國經濟》

目錄

◎【作者序】追憶消失的天才
◎【引子】

◎一、生徒廳
弘道:「何為繪畫?」
潤福:「繪畫就是思念。畫卷會變成相思,相思也會變成畫卷。忽然看到容顏之畫,就會思念畫中之人,忽然看到山嶽之畫,就會思念畫中之山。」

◎二、無面肖像
正祖:「人會死,山會變,畫卻會流傳千年。只要你是懂畫的人,就能解開畫師之死的祕密。」
弘道:沒有面孔的人物畫,沒有描繪人物的人物畫……這幅畫要畫的人是誰呢?無面肖像畫裏的男人是誰呢?

◎三、宮廷畫師
潤福:「所有的一切……所有存在的一切,我都想畫。天空、白雲、風、鳥、水……還有人……面帶微笑的人和眉頭緊鎖的人、爭吵的人和相愛的人……男人和孩子,還有女人……」
弘道:「你畫的是有靈魂的畫。拒絕格式,打破戒律,隨心所欲地畫。如果你不能成為畫師,你的畫只會成為瘋子而不是天才的畫。」
永福:「閉上眼睛,就能看見色彩了。」

◎四、畫決
正祖:「藝術不在腦海,也不在書案,更不存在於圖畫署的陳舊模式。藝術在於汲水女子的微笑,在於販夫走卒的肩頭。所以,你們應該成為街頭的畫師。」
潤福:「畫師所畫的並非對象,而是自己的感情。畫中事物不是畫師所見,而是畫師借助於對象之形態呈現的夢想、欲望和喜怒哀樂。」

◎五、畫王
金朝年:「我要擁有她,我要擁有她。不管付出多大的代價,我也要擁有這個女人的寶貴琴聲。我要她只在我面前彈奏伽倻琴,只在我面前微笑,只為我一人存在。」
潤福:「對於別人來說,也許霧和霜並不重要。但是對畫而言,它們卻重如生命。如果沾了太多的水,墨汁和顏料會過於擴散。如果水分不夠,也就製造不出應有的色彩效果。」
弘道:「如果讓你留在我身邊,那是為了我自己。現在,我要送你離開此地,這才是真正為你著想。」

◎六、私畫署
弘道:「難道你獨步天下的才華無處發揮了嗎?為什麼要畫這種低俗的畫?你是說賄物和酒肉漫天飛舞的骯髒風景嗎?」
潤福:「正因如此,這個場面才更珍貴。哪個貴族會當著畫人的面掀開妓女的裙子?哪個貴族會讓畫人看到自己舉行隱祕宴會的後花園?」

◎七、.祕密畫卷
弘道:「有光就有影,但是光線只會歪曲實體。如果被形象歪曲,那還能算是實體嗎?」
潤福:「歪曲的形象也是實體的變形。如果沒有實體,也就不會有歪曲了。因此,只要追蹤被歪曲的形象,肯定能找到實體。」

◎八、月下情人
潤福:「色調駁雜正是顏色左右人心的證明。如果色彩不能令人愉悅、悲傷、哀痛和淒涼,那些對平常心和中庸之道頂禮膜拜的書生們就沒有理由嚴禁色彩了。」
弘道:「你的畫中總是有女人出場,女人哭哭笑笑,或喜或悲。水井邊、洗衣場、妓房,到處都有女人展現自己,享受歡樂。從來沒有哪位畫人描繪過如此美麗的女人。」

◎九、畫中人
潤福:「以畫為文,傳情達意……如果有這樣的辦法,那麼所有的畫都將以另外的方式解讀。每幅畫裏都隱藏著常人無法想像的深意。」
弘道:「我們必須尋找另外的辦法。趁他不注意,給他致命的打擊。」
金朝年:這場戰爭我不會得到任何人的幫助。只能憑自己的眼光和藝術造詣取勝。那麼,辦法只有一個。既然要鬥爭,那就必須取勝。

◎十、最後的畫決
金朝年:「如果不能獲勝,就會失去一切。這不是刀光劍影,血肉橫飛的戰爭,也不是揮汗如雨赤膊上陣的對決。這是靈魂與靈魂的對決,力量、技藝和智慧的對決都不能相提並論!」
潤福:「人總想要到達無法到達的地方,想要縱身躍入無法跨越的河流,夢想擁有無法擁有的事物。但是,當真的到達了目的地,真的跨越了河流,真的擁有了渴望擁有的事物,燃燒在心底的火焰立刻就變成了灰燼。」
弘道:「能夠畫出美麗畫作的畫家多如牛毛,能夠畫出卓越畫作的畫家也燦若繁星。不過,即使蒼天眷顧朝鮮,遙遠的後世降生無數天才,也不可能有人畫出此等的傑作。」

◎尾聲:風之畫師
他是風的畫師。像風一樣無聲,像風一樣清涼,像風一樣從不暴露形跡。
我無法踏上追風之路。我只能在他留下的畫裡老去。

◎附錄──畫作出處一覽表

內文試閱

@引子


大畫師金弘道(檀園)

  山雞振翅的聲音輕輕驚醒了我的睡夢。低矮的屋檐還在滴水,山雞飛走的聲響經久不散。在這陌生的地方,在我睡覺的時候,外面下雨了。我已老邁,忍受不住漫長的白晝。孤寂茅屋坐落於深山,我的視線投向對面的屋脊。前院裡草木蔥蘢,鳥兒任意飛翔。鳥啊,你們飛來飛去為了什麼?人世間的榮華富貴猶如這盛夏的雨,了無痕跡……

  衰老的肉身幾乎再也支撐不起纖細的筆桿兒。停筆久矣,唯有心還在畫布上徘徊。每當我靜靜地端詳著白紙,那張臉便會浮現在眼前。那是我想教卻不能教的臉,那是我想回避卻不能回避的臉,那是我想撫摩卻不能撫摩的臉,那是我想忘卻不能忘的臉……

  初相見時,他是我的弟子,我是他的老師。其實是我在向他學習,他在教我。我們既是心心相印的朋友,又是殊死以搏的對手;既是情欲如火的戀人,又是渴望翻越的牆。巍峨的牆,至死也不能翻越。

  那時候,我還是普照眾人的星辰。二十幾歲便得以為先王畫像,從那以後,我就成了朝鮮八道1無人不知的宮廷畫家、圖畫署的大先生、深受國王寵愛的差備待令畫師2。我是畫師之中的大畫師,凡有落筆,無不仿者雲集。

  作為畫師,我享盡了人世間的榮華富貴。人們都稱我為天才,但是我不喜歡這種尋常可見的稱呼。無論是圖畫署之外,還是圖畫署之內;無論是卑賤的販夫走卒,還是無比尊貴的當今大王,名不副實的稱謂只會授人以笑柄。我的名字就像星辰,照亮我的生涯。我想,光芒燦爛的只有星辰。

  如果我是星辰,那麼他就是劃破黑夜的驚雷。他的光芒突如其來,令人難以忍受,幾乎成了災難,無論對他周圍的世界,還是對他自己。這場災難雖不熾熱,卻足以燃燒一切;這場災難迅雷不及掩耳出現,致人目盲;終於,這場災難永永遠遠地消失於黑暗之中了。

  見到他的瞬間,我失明了。他的熾熱在我心裡留下了終生不可磨滅的深深的痕跡。我想擺脫,卻又無法擺脫。他是唯一一個不能讓我踩在肩膀上的人,更是我不可實現的夢。

  我渴望先他而歿,然而直到他死之後,我又活了很久。我當然知道,至死我也不能望其項背。如今我已老邁,苟活於世無非是為了收拾他的遺物,證實他的名字。如果不是我這個衰老的畫工,誰會在如磐黑暗之中呼喚他的名字?若是無賴和蕩婦的好事玷汙了他的名字,誰來為他拂拭乾淨呢?

  現在,我要來講一個故事了。一個關於臉的故事,一個漫長而隱祕的故事。也許你們不會相信我的故事。不過,聽完了我的故事,總會有人願意相信它並非杜撰。哪怕這個故事並不真實,只是垂垂老者的妄語亂彈……

  那天的事我至今不能忘懷。清晨,我初次遇見這張臉孔。他是青蔥少年,明眸轉清輝,兩頰賽桃花,雙唇緊閉如黏……那時我是圖畫署生徒廳的年輕教授,他的面容在我心底刻下了深深的烙印。他是我要教授的生徒。

  每當我閉上眼睛,那天的情景便浮現在眼前。薄霜未消的圖畫署生徒廳,大霧躑躅於濕漉漉的前院,猶如陌生的客人。爐灶裡抵禦濕氣的柴火在劈啪作響,火苗朦朧煙霧氤氳,走廊盡頭的生徒房裡傳來了孩子們嘈雜而稚嫩的聲音……他們是戊辰年考入圖畫署的見習生徒。

  我深深地呼吸,享受著清晨甜美的空氣,然後大步走向生徒房,敞開了橫推門。

  這時,我看見了那個孩子。

  我愛他嗎?

  也許我曾經愛過。

  也許我從來就不曾愛過。

  譯注1:朝鮮太宗十三年(西元1413年)畫分的行政區域,即現在朝鮮和韓國的行政區畫基礎。八道分別為京畿道、慶尚道、全羅道、忠清道、黃海道、平安道、江原道、咸鏡道。朝鮮高宗三十三年︵1896︶,平安、咸鏡、忠清、全羅、慶尚五道分別拆為南、北兩道,為十三道制,延續到一九四五年朝鮮半島光復。

  譯注2:宮廷圖畫署的最高畫師。

@畫師潤福與琴妓丁香


  黑暗已經降臨街道了。露天酒肆裡燈光依稀,鍋裡沸騰的豬頭肉散發著濃濃的香味。退廳的下級官吏歪戴著斗笠,遮住額頭,醉意朦朧。當前正值青黃不接,許多百姓眼看就要餓死,然而堅平坊卻是別樣的世界。

  懂得風流的浮浪子弟都喜歡聚集在距離圖畫署不遠的堅平坊酒肆,不願去商人和賭徒雲集的混亂街市。因為遇到好父母而天生富貴的小貴族們下巴上還沒有長鬍子,可是天色剛黑便出入妓房了。

  潤福走過胡同,春夜的興致達到了最高潮。雖然他也像情竇初開的少女那樣心情蕩漾,還是感到隱隱的不安,手心裡滲出了汗珠。

  經過兩條胡同,潤福看到了桂月樓。他藏進偏僻的房間,疲憊的雙腳伸進老僕端來的熱水盆。

  房門開了,懷抱伽倻琴的女子走進了房間。她提起淡綠色的裙角,撥動了琴弦。樂曲依然清澈,然而潤福的心中卻蕩漾起洶湧的波濤。酒桌端來了,潤福忘了夜色已深。

  潤福輪流打量著清澈的酒杯和女人的臉頰,還有纖細的伽倻琴弦和搖曳的燈光。如泣如訴的樂曲結束了,如履薄冰的樂曲也結束了。

  「今天是端午,應該是畫師考試的日子。您應該在圖畫署的院子裡作畫,怎麼到妓房來了?」

  女人推開伽倻琴,忍不住問道。這是她從幾天前到桂月樓喝酒的生徒們那裡聽來的消息。

  「妳為我擔心嗎?」

  仔細想想,也沒有什麼好擔心,更不值得遺憾。他只是來過妓房幾次的客人……然而丁香的呼吸卻

  暗暗變得急促了。

  「現在是考試時間,您怎麼能到妓房來呢?」

  「妳願意在我面前寬衣嗎?」

  堆積在丁香心裡的石頭霍然坍塌了。夜深了,周圍闃寂無聲。醉酒的客人睡著了,伽倻琴和洞簫也睡著了。

  望著自己的影子在搖曳的燭光裡蕩漾,丁香大驚,艱難地開口說道:

  「我等待已久了。」

  丁香的心怦怦直跳。儘管她只是妓房角落裡的樂妓,然而始終努力保持著尊嚴。在別人看來,也許這只是徒勞的頑固,但是她不在乎。妓女的命運就是找個像樣的富人,跟他結婚過日子。

  倉庫裡財物堆積如山的小商販、充當亂廛行首的大戶子弟、倚靠禮樂之家的支持而肆無忌憚的貴族……對他們來說,丁香是必須征服的對象,也是必須占有的寶貴財物。

  也許是不知道,也許是假裝糊塗……身為行首妓女的桂月心急如焚。別的妓女們既是羨慕,又是驚訝。丁香對別人的議論和目光視而不見。

  早晚有一天,我會出賣給金錢和財物,成為某個男人的玩偶。這一天不可能永遠回避,至少自己不能屈服。如果有個能聽懂我琴音的男人……哪怕只有一天也好,我想成為他的女人……

  為了不讓對方感覺到自己的忐忑不安,丁香屏住呼吸,吹滅了蠟燭。搖曳的燈光消失了,房間變成了盛滿黑暗的大碗。

  聽著裙角滑過身邊的聲音,潤福幾乎窒息了。他的眼睛漸漸適應了黑暗。丁香輕解小褂的聲音墜入黑暗,彷彿解開了他的心結。衣角的窸窸窣窣聲,肌膚與衣物的摩擦聲,衣物脫落碰到地面的聲音……小褂、寬大的長裙、潔白的襯裙、光滑的綢緞內衣,都像外殼似的漸漸剝落,沉入了黑暗。

  潤福急切地盼了那麼久,卻拖延到了今夜。他那麼渴望看到丁香赤裸的身體,然而又希望等到自己有能力珍愛她的時候。欲望和冷靜苦苦糾纏。

  他不願像其他出入妓房的男人們那樣,頃刻之間便將女人變成自己的玩物。如果真有那麼一天,他會把女人的身體變成世界上最高貴的身體,正如她高貴的心靈。

  月光如冰,傾灑在女人白皙的肩頭。腰部纖細的曲線猶如刀刃般切開了光和黑暗。鮮明的界限是那麼美麗,卻又閃爍著不安;那麼溫柔,卻是那麼冰冷。

  潤福在黑暗中摸索著她的輪廓,感受著她的存在。

  「靠近點兒。」

  女人的腳步聲彷彿雪落在靜謐的深夜。月光擺脫了雲層,女人的身體露出了隱約的面,而不再是線。光線停留之處和沒有光線的地方出現了明暗交接,相互依存,相互協調,相互對峙,使她的存在更加清晰。

  存在本身不就是明與暗的結合嗎?因為有光,黑暗才有自己的位置;因為有了黑暗,光線才顯得明亮。如果沒有黑暗,光線也無法散發光芒;如果沒有光,黑暗也無處落腳。光線與黑暗激烈對峙,卻又相互依存。潤福透過女人光潔的身體領悟了這個道理。

  「點燈。」

  聲音滲進了黑暗,丁香感覺自己被箭射中了。

  嚓!燈亮了。伴隨著刺鼻的硫磺味,火花在黑暗中萌發如新芽。點燃燈芯,小小的火花漸漸變成了紅光,宛如嫩芽蓬勃生長。

  潤福在燈下望著閃閃發光的線條。從頸到肩,無比流暢地形成了美麗的曲線……這就是女人的身體嗎?美麗會豐富人的靈魂,這個女人肯定能夠拯救男人,甚至拯救世界。

  女人面露慌張,但很快就理直氣壯地暴露了自己。女人像是在辯解,昂首挺胸地暴露在明亮的燈光下。面對女人的身體,潤福感覺自己變得渺小了。

  這是真實的她。沒有華麗而昂貴的綢緞包裹,沒有昂貴的首飾,即使面對龐然大物的世界,她也不肯屈服……對她避而遠之的人橫加詛咒,指責她的身體卑賤骯髒;被欲望迷失雙眼的人們屢屢渴望得到她的肉體。

  女人知道如何才能讓自己的身體更加美麗。端正雅致的雙肩和豐滿誘人的乳房漫不經心地相連,腹部收得很緊。一條腿長長伸出,朝後彎曲,溫柔的曲線和流暢的直線密不可分。

  這是用身體演奏的優雅樂曲。不是耳朵聽到的伽倻琴曲,而是用眼睛看見的肉體樂章。

  「好了。」

  女人的額頭上滲出了汗珠。瑟瑟發抖的雙手隨著美妙動人的曲線滑動,經過腰肢和豐滿臀部的時候輕輕顫抖。漫漫長夜,潤福在美麗之上滑動,輕撫著女人的身體,反反覆覆。

  不知過了多久,遠處傳來雄雞報曉的聲音。

  潤福猛然睜開眼睛。幽藍的晨光映著女人蒼白的臉,顯得更加生動。他靜靜走向門口,女人清亮的嗓音讓他停住了腳步。

  「我不會忘記這個夜晚。」

  女人的話語重重地落在潤福的心底,層層堆積,宛如落在乾涸地面的花瓣。

  「我也不會忘記。」

  潤福大步走過長長的走廊。因為喝酒和熬夜而眼神空洞的年輕男人們戴著歪歪斜斜的斗笠,穿著小褂,搖搖晃晃地走出妓女的房門。清晨,挑著扁擔的小販和賣豆腐的人忙忙碌碌地穿梭於大街小巷。潤福昂首挺胸地走出桂月樓,走向堅平坊。

作者資料

李正明(Lee Jung-Myung)

李正明擅長懸疑小說,他超越了嚴肅文學和通俗小說的界線,以具有臨場感的寫作角度,深度刻畫人性,屢被改編為影視作品。 曾任報社、雜誌社記者,三十歲才開始創作小說。最新作品《罪囚645號》描述二次大戰即將結束之際,日本福岡監獄裡的殺人事件。李正明以其特有的筆調,增添了驚悚、戰爭等元素,描繪出澎湃的人性故事。 李正明的作品大多以處於黎明前的黑暗時代為背景,突顯嶄新年代開始的氛圍,整體風格充滿了懷抱希望的樂觀精神,風格充滿明快的節奏感、熾熱的時代意識,以具備歷史深度而受注目,獲得讀者的熱烈好評,出版作品已累積百萬本的銷量,開啟了韓國小說的新篇章。作品《樹大根深》於2011年改編為電視連續劇,由韓石圭、張赫、申世炅主演,獲選為「2006年度好書」、「晨讀運動推薦好書」。《風之畫師》於2008年改編為電視連續劇,由文根英、朴新陽主演。兩部作品接連改編為電視劇,李正明的作品獲得「螢幕暢銷書(Screen Seller) 」的稱號。 其它作品包括《千年之後》(1999)、《向日葵》(2001)、《最後的郊遊》(2002)、《恐怖的回憶》(2009)等。 《罪囚645號》是韓國首度在韓文書尚未出版前,便將版權售予英國、法國等五國的超級作品,英文書名定為:The Investigation,成為國際文壇話題。獲得Pan Macmillan出版集團大力稱讚:此部為自由與人性而戰的史詩故事,足以比擬全球暢銷佳作《風之影》。同時也評價此書將可入選各類文學獎,足以成為出版社的招牌作。李正明並獲邀訪問2014年倫敦國際書展。

基本資料

作者:李正明(Lee Jung-Myung) 譯者:薛舟徐麗紅 出版社:漫遊者 書系:Fiction 出版日期:2013-06-06 ISBN:9789865956455 城邦書號:A1020118 規格:平裝 / 部分色彩 / 504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