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日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翻譯文學 > 歐美文學
我們只有1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內容簡介

◆橫掃書市,在全美各地掀起熱潮,各大媒體強力推薦 ◆榮獲美國獨立書商協會「年度第一」 ◆榮獲紐約公共圖書館推薦選書 ◆榮獲ABC電視台「早安美國」節目推選為「年度最佳新書」 ◆榮獲「Book Sense 2007年度選書」 ◆獲選「歐普拉2007夏季選書」 ◆獲選《People雜誌》《娛樂周刊》《洛杉磯時報》《華爾街日報》「夏季選書」 就像《蘇西的世界》,我們看到幽默寬容的視野超越了生命中最悲慘的時刻 就像電影「姊妹」,我們看到人性中最原始的善良同情化解了種族隔閡 而《我們只有1》,我們也看到了同樣的寬容,幽默,還有深深的同情,了解 生命中的苦難無奈,我們總是無力逃避。 而我們唯一能對抗的武器,也許就只剩下幽默,只剩下寬容。 幽默這個世界,寬容對待自己。 【精采內容】 天底下還有像我這麼衰的高二生嗎?業務員老爸忽然「升官」,全家被流放到這鳥不生蛋的密西西比!嘿嘿,告訴你,現在是七○年代,這可真是個好地方,別的沒有,就是凶神惡煞的警長、遊行抗爭的黑人和死於非命的人權鬥士特別多……才十六歲,我的好運似乎一下子都用完了! 首先是新家這種郝思嘉式「莊園大宅」,院子裡的草長得比人還高,這叫草坪嗎?根本是叢林嘛!老媽賊笑說有兒子幫忙除草,結果老哥竟然棄我不顧「落跑」去當兵了。好像嫌我麻煩還不夠,轉入新學校的第一天就被惡整,什麼難聽的綽號都出籠。幸好,我還交到了一個好朋友提姆。可是接下來,我倆卻必須面對最艱難的挑戰──到底要邀哪個女生參加學校舞會啊? 於是我倆就變成這副德行,穿著像藍色冰棒似的禮服,登門去接黛比姐妹。我埋怨提姆,邀這「個性好」姐妹是什麼餿主意!難道別人會認定我們只是日行一善嗎?還有,我應該不必親吻舞伴吧? 能參加舞會玩玩也還不錯啦。而最勁爆的是,當選「舞會皇后」的竟然是艾妮妲。為什麼勁爆?因為她是黑人……不過她穿的白色禮服幾乎是半透明的,修長雙腿、高聳胸部……哈哈,如果你在現場,也不會怪罪我們白人男生為何會集體叛變投票給她的。 不過,我現在滿後悔去參加那場舞會!否則艾妮妲不會在回家的路上被車撞了;她老媽也不會盯上我,還要我幫她補習功課;清醒後的她也不會老說自己是白人……但是,跟艾妮妲親吻的感覺實在太棒了!有個「舞會皇后」女友,我還來得及把自己改造成吃得開的大眾情人吧。 但是我為什麼會這麼後悔呢?因為後來才發現,我竟然忘了自己還有個死黨提姆…… 【好評推薦】 「描寫青春期的優秀小說應該讓讀者看到令人捧腹大笑的橋段,也看到悲慘與不幸的情節。這個故事……兩者兼具。同時,這部作品相當難能可貴地呈現出七○年代的真實景象,也讓讀者明白為什麼『我們絕對不該重蹈覆轍』。」 ──史蒂芬‧金,《娛樂週刊》 「馬克‧柴德里斯描寫出一個北方男孩在南方社會步入成年的故事,相當溫暖而精采。」 ──《歐普拉雜誌》 「就像遊樂場裡的『咖啡杯』一樣,將讀者從喜劇的一端甩向惡夢的那頭……柴德里斯的風格就像約翰‧厄文那類的寓言作家。」 ──查爾斯‧馬修,《亞特蘭大新聞憲政報》 「嬉鬧與煩惱交替出現,不時讓人感覺又好氣又好笑。閱讀《我們只有1》就像是站在驚滔駭浪之中──這則書評則是要建議讀者:就順著那股強大的洪濤奔流而下吧!」 ──瑪麗安‧金吉兒,《羅利新聞觀察報》 「《我們只有1》是馬克‧柴德里斯登峰造極之作。這是一部令人驚豔的小說,故事設定在種族差別待遇剛取消的年代,主角是一名年輕男孩,身處於南方的一所高中。這個故事呈現出家庭及種族隔離政策的瘋狂,身為『青少年』的本質為何,身為『人』又代表著什麼意義。故事也提到:為了自由、為了真理、為了友情,一個人所必須付出的昂貴代價。佈局巧妙、饒富興味、熱鬧滑稽、痛苦難過、溫柔和善、強悍果決──《我們只有1》是一本很棒的書。」 ──安‧拉莫特,《恩典(終於)》作者 「一本非常吸引人的非主流小說……書中討論到種族、認同與忠誠的嚴肅議題,也發生了悲慘與暴力的事件。然而,作者仍能保持極為輕巧的筆觸,完成這個極富魅力的故事。」 ──吉姆‧寇恩,《圖書館雜誌》 「《我們只有1》是一本很棒的書,深刻、動人、有趣、充滿驚奇。未來只要提到南方、七○年代或是美國青少年,我就很難不聯想到丹尼爾‧馬斯葛羅夫和提姆‧柯森斯。一部小說豐富如斯,幾乎滿足了讀者所有需求。」 ──琳恩‧弗立,《閱讀‧寫作‧離家》作者 「柴德里斯喚醒了人們對於『深南方』那種潮濕、落後、黑暗面的記憶,同時也呈現出典型南方小說中較為讀者熟悉的一面:孤僻的怪人、同性戀笑話,以及善良單純的人們內心之脆弱與真誠……在這個充滿複雜背叛情節的故事中,丹尼爾的純真贏得了讀者的心……他的每個『初體驗』──初次參加舞會、初吻、初探成年世界的黑暗面──經由柴德里斯的巧手安排,變得相當吸引人,就像是賽車一樣驚險刺激!」 ──凱莉‧布朗,《華盛頓郵報》 「告訴讀書會:《我們只有1》的故事就像是一場跳脫傳統、充滿南方風味的『成年禮』。」 ──《人物》雜誌 「在這部極具吸引力的小說裡,一個少年長大成人;作者柴德里斯觸及了做人的所有根本概念:信仰、種族、地位,以及家庭。一九七三年的密西西比州麥諾鎮,是縮小版的美國社會──然而,馬克‧柴德里斯這本優異的作品可一點都不『小』。從各個重要層面來看,這本書都很『大』──有大大的膽識、大大的洞察力,以及大大的寬容仁慈。非常、非常大的仁慈心。」 ──蘇珊‧拉森,《紐奧良平民時報》 「在一本書裡同時呈現極度爆笑與極致驚恐,沒有人做得比馬克‧柴德里斯更好……柴德里斯用柔軟的筆觸描繪出南方獨有的風情與原始的特質;而且,他筆下那種青春期的快樂與痛苦,真的只有具備相同慘痛經歷的人才寫得出來。」 ──莎拉‧懷特,《阿肯色民主公報》 「柴德里斯運用絕佳的幽默感以及對人性缺點的包容,使得讀者在看到書中角色做出錯誤決策時不至於那麼扼腕……《我們只有1》是一部啟蒙式小說,對於種族歧視有所省思,也對於人性的脆弱下了一道『深刻有趣,但終究也令人深感不安的』註解。所有這些脈絡可以平順地交織在一本書裡,再次證明了馬克‧柴德里斯實屬我們南方不可多得的人才。」 ──史蒂芬‧惠頓,《安尼斯頓明星報》 「再一次,柴德里斯並不僅只滿足於惡作劇和搞笑。他筆下的七○年代高中地獄讓你大笑不止之後,接下來,他將種族歧視徹底顛覆的高超技巧又會令你佩服得五體投地──就像用平底鍋給你來個當頭棒喝!(而且,沒錯,這是件好事。)」 ──葛蘭‧大衛‧戈德,《卡特打敗惡魔》作者 「一趟充滿黑色幽默的閱讀之旅,出自於內戰後新南方最迷人、也最具敏銳洞察力的作者。」 ──麗莎‧席爾,《Elle》雜誌 「柴德里斯這個幽默的『成年禮』小故事,剝開促狹的面具之後,呈現出實際上較為黑暗、更超現實的一面……感覺有點毛骨悚然,因為發現柴德里斯其實是個──該怎麼說呢?──有能力完成任何事的人。」 ──雀兒喜‧肯恩,《紐約時報》書評 「柴德里斯既能從容取笑南方的傳統習俗,同時又能呈現出南方生活的莊嚴內涵。《我們只有1》是一部令人捧腹大笑、張力十足的小說,看一個年輕男孩如何在一九七○年代的南方社會中步入成年人的世界……有趣、真摯、深刻剖析,讓我們想起年少時期的歡樂與痛苦,其實就在每一個世代之間重複輪迴。」 ──柯利‧雍吉,《莫比爾紀事報》 「無厘頭的搞笑旋風……如果《末路狂花》的兩位女主角是在七○年代相遇、都只是高二學生、而且又剛好都是男生的話,她們的命運很可能就會像本書的主角丹尼爾‧馬斯葛羅夫和提姆‧柯森斯一樣。」 ──蕊芭‧麥克米隆,《密西西比報》 「柴德里斯是位仁慈寬厚的作者,將筆下的每個角色都灌注滿各自專屬的複雜性與人性……柴德里斯就像是個消息四通八達的好鄰居──就在你以為自己已經聽過某個故事的時候……他就會說出其他更有趣的細節,完全超乎你的預期,然後讓你捨不得離開。」 ──珊曼莎‧登恩,《洛杉磯時報》書評

作者資料

馬克.柴德里斯(Mark Childress)

1957年出生於阿拉巴馬州蒙洛威爾,1978年畢業於阿拉巴馬州立大學,畢業後在各大報擔任記者編輯,業餘從事寫作。 自1984年出版第一部作品以來,屢獲文學大獎,如「湯瑪斯沃爾夫獎」、「阿拉巴馬大學文學傑出貢獻獎」、「阿拉巴馬圖書館協會年度作家」。 迄今已出版七部小說作品,不但在全國各地掀起熱潮,並多次榮獲各大媒體「年度選書」。其中「Crazy in Alabama」一書更於1999年改編為電影「蹺家老媽」,由「蒙面俠蘇洛」巨星安東尼奧班德拉斯執導,曾入圍當年的威尼斯影展。

基本資料

作者:馬克.柴德里斯(Mark Childress) 譯者:陳宗琛 出版社:春天 書系:GroWing 出版日期:2013-03-20 ISBN:9789866000591 城邦書號:A1880010 規格:平裝 / 單色 / 512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