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618特促
目前位置:首頁 > > 人文藝術 > 社會科學 > 其他
中國滲透:揭開中共不戰而屈人之兵的隱形攻勢
left
right
  • 庫存 = 7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中國滲透:揭開中共不戰而屈人之兵的隱形攻勢

  • 作者:凱瑞.葛宣尼克(Kerry K. Gershaneck)
  • 出版社:今周刊
  • 出版日期:2024-04-25
  • 定價:450元
  • 優惠價:79折 356元
  • 優惠截止日:2024年7月30日止
  • 書虫VIP價:356元,贈紅利17點 活動贈點另計
    可免費兌換好書
  • 書虫VIP紅利價:338元
  • (更多VIP好康)
本書適用活動
2024愛閱節/外版火熱新書/人文哲思

內容簡介

美國國防部戰略專家與智庫學者, 深入台灣與泰國兩地,直擊中國無孔不入的政治作戰。 為何中共在泰國已取得全面勝利? 台灣雖然暫時成功抵禦,但接下來呢? 中國一直在針對台灣、美國和世界許多國家進行一系列隱匿且全面的政治作戰,以實現其國家極權目標並獲取全球霸權地位——不費一兵一卒、不需開任何一槍。 美國國防部戰略專家與智庫學者葛宣尼克教授,是有三十多經驗的情報/反情報與戰略通信研究專家。他發現中國透過「一帶一路」全球倡議、新冠肺炎大流行的衛生外交戰、頑強的「戰狼」與「小粉紅網軍」,以及對台灣防空識別區的持續入侵,都只是北京為實現這一目標的政治作戰典型手段。 事實上,除了台灣外,中國投入大量財力和人力在世界各地進行政治作戰,以向其他國家施加壓力,使其符合中國利益。葛宣尼克教授在本書中深入拆解與層層剖析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政治作戰行動,從起源的歷史背景、發展脈絡,到行動目標鎖定及詳細策略與技術。他還深入研究旨在破壞台灣和泰國體制的中共政治作戰案例:如今,泰國政壇、商界已被其牢牢掌控;台灣目前打出一波精彩反擊,但究竟能夠對抗多久呢? 政治作戰手段各國都有,究竟為何不能接受中國的崛起? 人們常常以自居中立理性的態度來捫心自問,卻忽略了中國本身就是極權主義及法西斯政權的本質,且中共滲透他國的手段是無視人權、法治,是毫無任何底限且不受監督的。更可怕的是,中共更擅於運用民主國家的弱點與愚眛的同情者,在其內部製造分化的裂縫,並一步步擴大這種對立。 中國正傾全國之力與世上大多數國家進行政治作戰,這是一種侵略性的全面戰爭。而民主政府通常缺乏對政治作戰威脅的理解和反應手段,往往只會制定薄弱的法律和政策來應對。更糟糕的是,由於許多國家沒有意識到自己受到攻擊或不願承認這一事實,所以根本無法有效或放棄應對。冷戰結束的三十後,大多數國家失去認識和打擊政治作戰的能力,美國歷來為其全球盟友和聯盟夥伴提供國安支援,但連美國國內的外交或國防學院機構,都已不教授中國政治作戰相關知識。 「中共的方法是透過顛覆、滲透、收購媒體、媒體戰、心理戰、法律戰來分裂和征服我們。」葛宣尼克認為,中共一直在台灣和美國的社會中播下不和的種子,使人們忙於應對內部矛盾,而意識不到他們所面臨的外部威脅。 「我們沒有注意中國在做什麼,無論是透過干預政策、干預選舉,也無論是收買、脅迫、恐嚇我們的連鎖酒店、企業,甚至是職棒大聯盟MLB或職籃聯盟NBA,我們就是沒有關注這一點,」他說,「我們太專注於內鬥,以至於尚未意識到中國對我們發動戰爭前就早已分崩離析了。」 有史以來最隱祕無聲、靈活有效的政治作戰行動, 已全面滲透你我的生活中! 身處最前線的台灣與民主盟邦們,對抗中國的祕密入侵,就從知己知彼開始。 葛宣尼克教授在本書中,清楚定義了中國威脅的性質與手段,同時揭開中共慣用的政治作戰戰略、核心目標和操作實踐。希望透過詳細而富有洞察力的案例研究,來探討旨在破壞泰國(美國盟友)和台灣(親密朋友)的一系列政治作戰行動,並提供一套能有效反制並擊敗中國滲透全球的建議與作法。 ◤深入中國統戰行動第一線◢ 作者三十年來在台灣、泰國等地豐富的實務工作經驗,以及他在此期間擔任美國國家戰略溝通、反間諜、情報工作和國際關係教學方面的親身經歷,對台灣與民主盟邦們的國家安全有至關重要參考價值。 ◤中國,必須識別◢ 儘管台灣已經在政治作戰戰場上累積相當豐富的實戰經驗,但隨著中國對台政治作戰威脅不斷加劇、手段不斷推陳出新,台灣絕不能有絲毫鬆懈!島上的人們絕對需時時提高警覺,持續投入大量工作和國家資源才能確保台灣安全。 ◤捍衛民主,保衛台灣◢ 本書提供最前線觀察的重要政策建議,以反擊中共的政治作戰行動,讓台灣人民能夠繼續保護和確保民主體制,並在國際社會中找到台灣人應屬的國際地位。 ※專文推薦 余宗基|前國防大學政戰學院少將院長、本書譯者 王 立|「王立第二戰研所」版主 博 明|美國國安會前副國家安全顧問 華萊斯.葛瑞森|美國亞太事務局前助理國務卿 大衛.史達威|美國亞太事務局前助理國務卿 ※齊心盛讚(依首字筆畫排序) 汪 浩|國際政經專家 沈 伯 洋|台北大學犯罪學研究所副教授 李 志 德|端傳媒前總編輯、現任職事實查核機構 巫師地理|地理及國際情勢粉絲專頁 胡 采 蘋|財經媒體人 陳 方 隅|美國台灣觀測站共同編輯、東吳大學政治系助理教授 台灣已成為中共發動政治作戰行動對抗其他民主國家的試驗場。 ──余宗基(前國防大學政戰學院少將院長、本書譯者) 民主制度不存,人民哪有保障可言,而對抗滲透的第一步,就要從由重新認識名詞、定義名詞開始。 ──王立(「王立第二戰研所」版主) 我向關心中共透過「政治作戰」對所有國家構成生存威脅的官員,鄭重推薦這本書。 ──博明(美國國安會前副國家安全顧問) 本書中提供了有用的戰略、作戰和戰術層級的建議,這些都是能有效遏制、對抗和擊敗中國的政治作戰行動、發展成國家一致性戰略的成功關鍵。 ──華萊斯.葛瑞森(美國亞太事務局前助理國務卿)  《中國滲透》中文版,是一份送給台灣人民的禮物,特別是在他們歷史上的這個關鍵時刻,同時也是給全球華語人民的禮物。 ──大衛.史達威(美國亞太事務局前助理國務卿)

目錄

推薦序 一本對抗中國政治作戰行動的寶典/華萊斯.葛瑞森 推薦序 一份給全球華人的禮物/大衛.史達威 推薦序 對抗中國「不戰而勝」計畫的策略/博明 推薦序 中國統戰並非只是統一台灣而已/王立 譯者序 台灣已成為中共發動政治作戰行動的試驗場/余宗基 自 序 正視中國的滲透,已刻不容緩 台灣版序 期許台灣人民正視中國政治作戰攻勢 第一章 何謂中國特色的政治作戰 為何不能接受中國崛起?/具中國特色且致命的政治作戰武器/以經濟脅迫與公共輿論戰威脅全球/政治作戰各國都有,但皆不比中國全面且隱祕 第二章 政治作戰的術語與定義 超限戰/三戰/公共輿論或媒體戰/心理戰/法律戰/積極行動/統戰工作/聯絡工作/公共外交和軟實力、鋭實力/混合型戰爭/自我審查、極權主義和法西斯主義 第三章  中國政治作戰簡史 險峻環生滋長排外心理/中共師承古代專制/蘇聯對中共的影響/統一戰線:中國的神奇法寶/政治作戰的積極手段/中國的「魅力攻勢」和「復興統戰」/習近平時代的政治作戰/解放軍改革與「無所不在的鬥爭」/將統一戰線推向前線/利用每一道西方的矛盾裂縫 第四章  拆解中國政治作戰的目標、方式、手段和戰時支援體系 識別中國政治作戰的顯著特點/資金和經濟層面的方法和手段/中共政戰的組織體系/政治作戰支援解放軍軍事作戰 第五章  由親美轉向親中:中國對泰國的政治作戰概述 中泰關係的起源/移民增加與民族主義興起/戰爭年代/中泰的關係建立與決裂/泰國境內的游擊戰有中共在撐腰/尼克森主義和中泰關係的重新評估/大地震般的重整:從熱戰到冷和平/經濟和政治交集:中泰關係持續升溫/亞洲金融危機和塔克辛的崛起/泰國的「中國模式」/美國的視而不見/二○一四年政變及另一次巨大轉變 第六章  中國成功滲透泰國的目標、策略與戰術 中國對泰國進行政治作戰的目標和策略/中國在泰國政治作戰的預期結果/中國在泰國政治作戰的主題和對象/中國對泰國政治作戰的工具、戰術、技巧和程序 第七章  頑強抵抗的民主之島:中國對台灣的政治作戰概述 從兩岸關係解讀台灣的政治地位/台灣和美國的關係/「一個中國」的神話/台灣、中華民國和毛澤東/中國內戰持續進行中的政治作戰/瞄準台灣/中國模式、一國兩制和統一戰線/民進黨的崛起:陳水扁政府/馬英九時代:和解與滲透/蔡英文總統與「冷和平」/二○一八年期中選舉干預/二○二○年的總統大選干預/新冠肺炎大流行的戰場 第八章  中國試圖全面滲透台灣的目標、策略與戰術 中國對台灣進行政治作戰的目標和策略/中國對台灣政治作戰的預期結果/中國針對台灣政治作戰的主題和對象/中國對台灣政治作戰的工具、戰術、技巧和程序 第九章  結論與建議:如何對抗中國的政治作戰行動? 將中國威脅精確命名為:政治作戰/制定國家戰略/重建國家級機構/設立認識中共政治作戰的教育課程/建立智庫:亞洲政治作戰威脅對策中心/調查、干擾和起訴中國政治作戰行動/監控、追蹤和揭露中國政治作戰行動/定期揭露中國政治作戰行動/提高中共干預成本/針對侵犯人權的中共官員和附屬機構採取法律行動/鼓勵專注對抗中國政治作戰的學術研究/立法降低中共新聞和社交媒體的攻擊力 附錄 反制中國政治作戰五日課程大綱 致謝 註釋 全文完

序跋

台灣版序 期許台灣人民正視中國政治作戰攻勢 面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積極試圖吞併台灣這個小型民主國家,二○二四年一月十三日,台灣人民投票選出一位致力於維護台灣自由和安全政策的新總統。這次選舉結果代表著台灣絕大多數人民,悍然拒絕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殘酷壓迫、極權統治模式。然而,這個結果將使中國加速利用台灣內部矛盾來擴大裂痕,以摧毀台灣的民主體制並實際吞併台灣。 作為其中一項觀察指標,選舉結束後,中華人民共和國拒絕承認選舉的合法性,並聲稱中國將在其政治作戰努力中「與來自各行各業的台灣相關政黨、團體和個人合作」,以實現吞併台灣的目標。換句話說,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國共產黨這一黨一國,將專注於加劇台灣的內部衝突以分裂、削弱,在中共術語中稱之為「解放」台灣人民。這種政治作戰方式對台灣的自由和民主構成一種生死存亡的威脅,其危險性與中國人民解放軍在軍事上構成的威脅一樣嚴峻。 這本書撰寫的特別目的,旨在協助台灣因應中共對台灣發動無情的政治作戰攻勢。近年來,台灣已經開始更有效地偵查、嚇阻、反制和打擊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政治作戰,本書將對此一努力目標做出貢獻。本書繁體中文版問世,將讓台灣人民更充分地了解中華人民共和國政治作戰的隱匿性、普遍性威脅、其悠久的歷史,以及所採用的戰略、作戰和戰術上的實踐操作。本書還提供了重要的政策建議,以擊敗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共的政治作戰行動,使台灣人民能夠繼續保護和確保其民主體制,並在國際社會中找到台灣人應屬的國際地位。 凱瑞.葛宣尼克 北大西洋公約組織研究員(混合威脅項目)(NATO Fellow〔Hybrid Threats〕) 二○二四年一月十六日 自序 正視中國的滲透,已刻不容緩 政治作戰不是一個嶄新的現象。它的實踐運用跨足了數千年,並且不僅限於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國)。儘管如此,中國共產黨(中共)在進行政治作戰方面的確表現出令人刮目相看的能力。 中共的政治作戰不僅具有獨特的挑戰性,還對美國及其朋友和盟邦構成了生存威脅。中共不再掩飾對民主、法治、言論自由和人權等概念的輕蔑,也不再隱藏建立植基於其極權模式的新世界秩序的意圖。政治作戰是中共用來擊敗美國的主要工具,這是中國所謂的「不戰而屈人之兵」,邁向勝利之路的神奇法寶。 中國的野心並不是一種理論上的揣測。北京每天都在展示其覬覦的渴望和能力,以顛覆和擊敗(或者使用中共的術語來說,是「分化和裂解」)美國和其他外國勢力。這種意圖和能力在本書中有相當詳細的探討,其中包括中共試圖收買美國的條約盟邦泰國、占領台灣,以及美國與台灣之間特殊關係的案例研究。 中國對泰國複雜且極度成功的政治作戰成果將會讓許多讀者感到驚訝,中共不斷嘗試和惡毒陰險的程度也令人怵目驚心,中國最終目的就是要奪控台灣。想像中國這些陰謀詭計如果得逞,其最終結局將會如何呢?泰國有可能須承擔淪為北京朝貢國地位的風險;而台灣則可能面臨國家主權的滅絕,失去得來不易的自由,以及人民遭受殘酷的鎮壓。 特別令人擔憂的是,在中共試圖分化和裂解我們的政治作戰行動中,我們此刻還沒有取得勝利。勝利絕非理所當然之事,甚至在此刻也看不見成功的可能性。 這就是為什麼我要寫這本書的主要原因。美國必須扭轉似乎不可避免的失敗,這需要重新學習如何威懾、對抗和擊敗中國的政治作戰威脅,這是一項十分艱鉅的使命。但首先,作為一個國家,我們必須願意且能夠正視此種威脅。這句話可能理所當然,但這個任務實際上比表面上看起來要困難得多。 雖然花了大約十二個月的時間來研究和寫這本書,但可以說,這項工作是超過三十五年的經驗和學習的結晶。作為一名曾是年輕的美國海軍陸戰隊反情報官,我在一個特別陰鬱沮喪的冷戰時期,就在南越、柬埔寨和寮國淪陷於中國支持的共產主義勢力之後,首次接觸了中共的惡性影響力行動。那時,我研究了中共和蘇聯正在進行的政治作戰,學習了他們如何運用間諜、破壞和顛覆手法。然後,我有幸親自參與,實際擔任次要的支援角色,協助打擊他們在亞洲和其他地方的政治作戰和間諜行動。 喪失方法以抵抗政治作戰威脅的美國 值得注意的是,那個時代打擊共黨極權的政治作戰行動相對比較容易,因為大多數美國政府高級安全和外交官員,以及美國商界、工業界和新聞媒體領袖,至少對敵對威脅有一些基本了解。但今日的情況並沒有那麼幸運。 這些經驗的逐漸成形,加上後來更廣泛參與情報、反情報、戰略溝通、國際關係和學術等領域的實際接觸,為撰寫本書主題奠定了堅實的基礎。同樣重要的是,我曾在美國新聞署(U.S. Information Agency)擔任國防部聯絡官,也在美國新聞處(U.S. Information Service)的海外工作期間積累相當的實務經驗。 儘管撰寫本書的過程中,充滿了許多令人鼓舞的經歷,但有時也揭開了令人深感失望的現實。以下是我所體悟到,令人憂心不已的簡要概述,這些見解讓我深信撰寫關於本書的主題──政治作戰,對每位讀者而言,將深具參考價值。 首先,中共在運用政治作戰方面相當擅長。相比之下,美國則相形見絀。雖然,在冷戰期間我們相當擅長此項技能,但隨著蘇聯被美國打敗之後,事實上,也等於正式宣告美國的「政治作戰已走入了歷史」!我們被告知我們將生活在一個單極、無威脅的世界中。因此,我們關閉了賴以成功的政戰部門和相關功能單位,並在近三十年內鬆懈了應有的警覺,這期間我們政治作戰的攻防技能逐漸萎縮。儘管我們付出了一些努力來對抗激進伊斯蘭國和俄羅斯,但我們幾乎疏於防備最大的威脅:中國。 其次,在這三十年的過程中,我們沒有為我們的民選官員和政策制定者、軍事和外交部門官員,以及商界、工業、娛樂、商業、新聞媒體和學術界的領袖們做好準備,以了解、因應中共政治作戰的威脅本質,這是一場持續不斷、永無止息的鬥爭。自冷戰結束以來,許多美國菁英雖在職場重要領域取得了崇高的職位,但卻沒有任何人提醒他們,敵方的政治作戰可能帶來的危險,或者如何對抗它。 尤其一九九二年後,與政治作戰有關的課程從傳統上培養美國外交官、民選官員和軍事領袖的大學課程中消失了。因此,失去有系統的方法來教育新興的國家領導人了解政治作戰的威脅,並幫助他們對其戰略和戰術進行打預防針式的反制作為。事實上,從我定期與聲譽斐然的碩士學位課程和美國軍事指揮與參謀學院的應屆畢業生交談中,畢業生們幾乎無一例外地告訴我,在這些享譽盛名的學術機構裡,他們通常被灌輸、教導:中國是我們的「夥伴」不是威脅。他們學到了一些關於軟實力和硬實力的知識,但他們並沒有接受到有關政治作戰的相關教學。 我親自觀察到上述欠缺的相關政戰課程,造成許多美國政府官員和官僚對政治作戰的基本概念完全不了解。至於對那些聽過「政治作戰」一詞的人來說,則認為政治作戰的概念「太複雜」,或者最多只是一個「小眾問題」。這種看法與一位在亞洲美國代表團工作的美國高階官員,當他於二○一八年被指派協助我的研究主題時所說的大致雷同。 對中國隱形戰的「事不關己」症候群 此外,按照刻板印象的官僚形式風格,許多政府和民間部門的人將敵國對美國進行的政治作戰視為「很重要,但不關我的事」。前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NSC)高級委員羅伯.斯伯汀(Robert S. Spalding),在其頗受好評的《隱形戰:中國如何在美國菁英沉睡時悄悄奪取世界霸權》(Stealth war: how China took over while America’s elite slept)一書中,詳細描述了他在試圖動員民間人士和政府官員共同對抗中國的惡性影響力時所親身經歷的痛苦,如何處理「事不關己」症候群尤其如此。 另就政府和機構層面而言,美國顯然已經失去認知政治作戰威脅的能力,包括:教育其菁英和官員了解政治作戰、優先配置資源解決它,並計畫和實施行動予以阻止、對抗和擊敗它。換句話說,我們已為未來在資訊戰戰場上如何落敗,創造了完美的處方。 第三,有時我們未能認知和對抗中國的政治作戰,僅僅是出於無知和無能,但更多時候卻是有意為之,原因往往是被收買、被脅迫、被賄賂、被灌輸、被恐嚇或被心理操控等因素。政戰專家格蘭特.紐沙姆(Grant Newsham)也是知名的安全分析師解釋中共如何創造條件,使人們能夠有意識地決定支持、協助、道歉或為其極權主義政權掩飾。紐沙姆觀察到,中國人理解「目標對手的弱點」,並利用「美國人的貪婪、無知、天真、虛榮和傲慢」。他說,北京方面「在廣泛的領域發動攻擊,成功地操縱了美國商界和華爾街、政府官員和政治菁英、學界,甚至是美國的軍事領導人」。 第四,中共不只是支配那些願意配合者的行為,也對他們的行為進行操控。在美國政府、商界和學界的最高領導階層,他們受到中國心理操控的影響程度令人吃驚。我在美國政府的經歷,尤其是在國務院和國防部,提供了一些關於美國社會結構的重要剖析。以下的軼事突顯了美國面臨的一些挑戰,以便將「國家巨輪」引向正確的方向,以應對中共的政治作戰挑戰。上述諸原因激勵了我決心寫下這本書。 《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雜誌在二○一七年八月發表了一篇令人震驚的報導,其中一部分標題宣稱「霧谷(Foggy Bottom)對北京表現出難以理解的順服」。作者立即斷言,美國國務院自二○一七年一月以來已經開始「危險地向中國傾斜」。雖然對國務院向中國傾斜的指控是成立的,但所提供的時間軸,卻是一個不實的描述。 多年來,一些關鍵的國務院官員似乎對中國非常順從。委婉地說,他們對政治作戰等惡性影響力行動漠不關心。否則,如何解釋美國東亞和太平洋事務局代理助理國務卿董雲裳(Susan A. Thornton),一位職業外交官,在二○一八年底斷言她「從未看到任何證據」顯示中國正在美國進行隱匿的惡性影響力行動? 奇怪的是,她在發表那個令人震驚聲明的同時,已經有大量的證據來自美國聯邦調查局(Federal Bureau of InvestigationI)和中央情報局(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證明中國正在大規模影響美國的公眾輿論。董雲裳負責華盛頓的中國政策,但她怎麼可能對如此有力的證據視若無睹。同樣匪夷所思的是,正如一位高級國家安全委員會官員所指控:她為什麼會反覆「不當地阻止美國執法機構,執行對中國不斷侵犯美國主權和法律的管轄行為」,本書內容對此有詳細的記載。 此外,二○一六年十二月,美國駐曼谷大使館的臨時代辦在一次七十五分鐘的討論中提到,「俄羅斯干涉選舉」對美國構成了最大的威脅,而「中國的政治作戰並不是威脅」,並且「我們美國人可以處理它」,他刻意扭曲的威脅評估本身就令人深感擔憂;但我之所以還拜會大使館代辦辦公室的原因,也是第一時間出於對此種現象的擔憂。 在此事發生的兩個月之前,也就是二○一六年十月,我受到美國眾議院代表團的邀請,前往美國駐曼谷大使館向代表團成員介紹中國對泰國所進行的政治作戰。當時我是泰國國立法政大學(Thammasat University)和泰國皇家軍事學院(Royal Thai Military Academy)的教授,我在過去三年中積累了有關該地區中國政治作戰行動的親身觀察。在兩個小時的簡報裡,我向代表團提供了本書第五章和第六章所敘述的重要內容。 回顧當時在我簡報的前十分鐘,陪同代表團的美國大使館外交官們的表情顯得焦慮不安。在討論進行到第二十五分鐘時,他們幾乎變得非常歇斯底里,甚至有一位激動地眼眶含淚不斷嘗試打斷我的發言,試圖勸說代表團離席。幸好當時有代表團團長冷靜地制止了他們的抗議,最終完成了一場兩小時內容豐碩的討論。但是,為什麼期間會出現有人如此歇斯底里和眼眶含淚的激動場面呢?大使館裡的知情人士後來告訴我,這些年輕的外交官們覺得我對中國的批判太嚴苛了。當我驚訝地得知他們離譜行為的背後原因後,我請求拜見大使館代辦,希望大使館人員會比那些年輕的外交官們更能擺脫偏見並接受我的觀點;但經過七十五分鐘的意見討論之後,顯然,事與願違。 另外一個案例,數年前我在維吉尼亞州阿靈頓的外交學院(Foreign Service Institute)擔任客座講師,當時曾經詢問教授公共事務課程的講師們,關於他們用來教育國務院公共事務官員有關中國政治作戰的相關課程。他們表情茫然,彷彿我是在問他們如何教授艱澀難懂的量子力學、物質─反物質或不對稱性問題一樣,因為他們根本不懂我在說什麼。這些講師負責教育國務院的戰略溝通者,幫助他們在未來危險的資訊戰場上競爭並取得成功,然而他們竟渾然不知「政治作戰」這個術語的具體含義。 自一九九五年以來,我在與美國高級外交官參加的眾多會議和研討會上,聽到許多人對那些就中國極權統治、擴張本質或全球政治作戰表示關切的人嗤之以鼻,嘲笑他們持有「冷戰思維」。儘管中國公開承認與美國正處於「戰爭」狀態,但在外交界,沒有比譴責某人對中國表現出「冷戰思維」更具殺傷力的指控了。精明的年輕外交官從資深外交官那裡學習如何在國務院的組織文化中取得成功,那些迅速學會對中國的擔憂保持沉默的人,通常會被晉升到更高階的職位。 上述軼事只反映了美國及其民主朋友和盟邦,在面對中國政治作戰時所面臨挑戰的一小部分。這本書中包含了許多重要的訊息,我的這本新書和所引用的出版品中還可以找到更多資訊。我希望這本書能激發讀者的興趣,並繼續尋找其他更多的參考資料,擴大對中國政治作戰行動的了解。 這本書將幫助讀者認識中國政治作戰的本質,期能建立嚇阻、對抗和擊敗這項對我們安全生存造成威脅的能力。如果我們不正面挑戰中國的極權統治和其分裂和摧毀我們國家的計畫,我們將面臨危險的未來。如果我們不這樣做,我們的子孫後代將為我們的嚴重疏忽付出沉重的代價。

內文試閱

第一章 何謂中國特色的政治作戰 中華人民共和國正在與世界作戰。這場戰爭主要是為了掌控和影響對手的決策思考過程,透過強迫、貪腐和暴力等祕密行動,以達成改變結果的最終目的。中國當然希望不費一兵一卒就能贏得這場戰爭,但它日益強大的軍事和準軍事力量,正在背後邪惡地支持其不斷擴大的影響力戰爭。 對於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人來說,這場戰爭目的是致力將中國「復興」至昔日的帝國榮景,再次成為「中原帝國」,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一個無所不能的霸權國家。這是一場確保中國共產黨對中國人口、資源,以及中國歷史上所謂的「蠻夷之邦」(無論是鄰近國家還是遠在世界各地)都在其掌控中的總爭奪戰。 就像天朝帝王在巔峰時期一樣,中共將這些蠻夷國家分類為兩種: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霸權地位的朝貢國,或是將之視為潛在的敵人。儘管國家主席習近平提出的「中國夢」,充滿了對和平國家偉大復興的高尚假象,但中共其實並不希望與各國平起平坐;相反地,它試圖將其包羅萬象的文明強加給其他相對弱小的國家。總而言之,習近平「中國夢」的意識形態最終是以極權主義、列寧主義,以及馬克思主義原則為主要底蘊。 對於中共來說,這是一場為了實現區域性和全球性霸權的全面性戰爭,內容包含軍事、經濟、訊息和政治作戰等元素。尤其是,中共的政治作戰手段既具攻擊性又具防禦性,並以「超限戰」的形式在國際舞台上廣泛進行。 為何不能接受中國崛起? 作為這項研究的序曲,對以下關鍵問題的了解至關重要:為什麼中華人民共和國追求區域和最終全球霸權很重要?為什麼世界不能接受和容忍「中國崛起」?(這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宣傳機構和外國支持者,經常使用且看似不具威脅性的詞語。)為什麼世界應該關注中國的長期戰略──企圖取代美國成為全球超級大國?「中國的和平崛起」以及中國共產黨「中國主導的世界秩序」的目標,究竟有什麼需要擔心的? 上述問題的答案其實顯而易見: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一個強制性、擴張主義、極端民族主義、軍事力強大、殘酷壓迫、法西斯主義和極權主義的國家。根據美國退役海軍上校詹姆斯.法內爾的說法:「當擴張主義的極權政權(如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受挑戰和限制時,世界已經看到了其可能的下場。在這種霸權的世界中,人民只是國家的臣民,只是國家的附屬財產,而民主、不可剝奪的權利、有限政府和法治等理念則將毫無保障可言。」 我認為探討上述問題之前,先探討有關極權主義的一些共同特徵是有助於澄清問題的本質,比如:將個人定義為僅是國家的臣民;控制媒體機構、經濟部門和教育機構;由單一政黨掌握政府之外的指揮鏈;缺乏權力制衡;個人崇拜和軍國主義;以及一個關於屈辱的歷史敘事,導致極端民族主義和對侵略的自覺權利。這些界定性特徵在二十世紀曾在世界上見證過,例如弗拉基米爾.列寧(Vladimir Lenin)和約瑟夫.史達林(Joseph Stalin)的蘇聯、阿道夫.希特勒(Adolf Hitler)的德國、貝尼托.墨索里尼(Benito Mussolini)的義大利、帝國主義的日本和紅色高棉最高領導人波布(Pol Pot)的柬埔寨。這種政治結構和論述,長期以來為帝國和獨裁政權的治理框架奠定了基礎。極權法西斯主義與中國特色,並沒有什麼新的或本質上的差別。 然而,當代極權的中國法西斯主義的危險是前所未有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現代技術力量和政治、軍事和經濟力量的迅速匯聚,根據加拿大著名的菲沙研究所(Fraser Institute),認為上述因素使得中國成為「自由世界的最大威脅」。 中華人民共和國已經成為一個企圖控制世界資源的新興霸主,表面上是為了造福中國,或者實際上是為了造福十四億中國人中約九千萬名的共產黨黨員。根據二○一六年北京大學的一項研究發現,「中國最富有的一%家庭擁有該國三分之一的財富,而最貧窮的二五%家庭只擁有全國財富的一%。」上述數據凸顯中國是財富分配非常不均的國家。 中共已經證明,它可以有效地利用民主體制的開放性,來實現對那些民主國家的霸權統治地位。如果可能的話,它想要以和平方式實現這一目標,雖然過程中不會完全放棄鬥爭手段,但最理想情況是根本不需要動用武力,亦即「不戰而屈人之兵」。中華人民共和國再三表示,它現在具備足夠強大的能力和自信心,可以不惜一切代價爭奪區域霸權。 到二○三○年,隨著中華人民共和國將建立一支船艦總數大約兩倍於美國海軍規模的遠洋海軍,並擁有把高超音速導彈加入其核武「三位一體」、射程已能覆蓋美國本土全境的打擊能力,北京更將無視國際法,依靠貪汙和脅迫來實現其外交、經濟和軍事目標。根據美國外交關係委員會伊利.瑞特納(Ely Ratner)的說法,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戰略包括「分裂和控管可能對中國行為提出集體預警的區域機構」,以及「威嚇亞洲海域內主權聲索國,這些國家試圖合法開採資源並保衛其南海主權」。 具中國特色且致命的政治作戰武器 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政治作戰機構,是其追求區域和全球霸權的關鍵性武器;中國對內部群眾的殘酷鎮壓,是其獨特政治作戰被舉世公認的特徵之一。當今,中國禁錮至少一百萬名維吾爾族人,他們被關押在所謂特別殘酷控制下的「再教育營」,中國政府因此受到國際組織,如國際特赦組織以及包括美國政府在內的嚴厲批評。實際上,中國對維吾爾族和其他穆斯林民族的鎮壓採取更加隱匿的行動——根據《華盛頓郵報》(The Washington Post)的說法,「中國系統性的反穆斯林運動,以及對基督徒和藏傳佛教徒的壓制,可能代表了世界上對宗教自由的最大規模的官方惡行」。 然而,中華人民共和國內部的政治鎮壓,遠比宗教壓制和思想控制更加致命。中共必須為造成數百萬中國人的死亡負起政治責任,這些死亡是在災難性的大規模恐怖統治期間所發生的,例如「生產大躍進」(一九五八年至一九六二年)、「文化大革命」(一九六六年至一九七六年),以及一九八九年的「天安門廣場鎮壓學生事件」這場「相對」較小規模的流血暴行。歷史學家馮客(Frank Dikötter)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檔案的研究發現,單單在「生產大躍進」時期,「對中國農民的系統折磨、暴行、饑餓和殺戮」是常態。在那四年內,有超過四千五百萬人「因工作、饑餓或被毆打而死亡」,而文化大革命導致至少有額外二百萬人被謀殺。在一九五○年代的「土地改革和『反右派』運動等其他運動」中,還有一百萬到二百萬人被殺害。這種殘酷的鎮壓還包括聳人聽聞的報導,例如:中國目前大規模處決法輪功練習者和其他良心犯,「摘割器官,這些器官可以被中共官員大量出售以牟取巨大利潤」。有關中國政府以政治作戰手段迫害中國人民,直接或間接造成的死亡人數的估算雖存在著激烈爭論,但數據顯示,至在毛澤東統治時期,死亡人數可能高達七千萬人。 儘管中共確實在自己的國家犯下了大規模謀殺罪行,但它仍然牢牢掌握著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實際權力,並持續宣揚崇拜毛澤東──他是這些致命鎮壓行動幕後的真正主謀者。中共官方英語報紙《中國日報》(China Daily)稱,中共在二○一九年十月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七十周年期間,對毛澤東表現出「前所未有」的尊敬和「虔誠」。與俄羅斯不同的是,俄羅斯最終譴責了史達林的兇殘統治,而中共在意識形態上仍不願承認錯誤,迄今未對毛澤東近似種族滅絕的歷史罪行表達任何懺悔、贖罪之意。 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宣傳機器「掌握了大眾媒體和社交媒體時代使用政治符號和象徵的力量」,許多中國人熱衷於接受其極端民族主義的「愛國教育」計畫。居住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人們面臨著無法想像的審查和思想控制,這對大多數自由民主國家的公民來說是非常難以理解的。此外,透過其鋪天蓋地的宣傳和影響力,北京政府嚴厲批評那些在中共看來企圖「遏制中國崛起」或「傷害中國人民感情」的國際規則或行動。與此同時,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和宣傳機構,譴責那些批評中國政府嚴重侵犯人權的人是「不道德」的人,並譴責那些反對海外中國惡意影響力活動的人為「種族主義者」。 二○二○年五月,時任美國總統的唐納.川普(Donald J. Trump)在向國會提交的一份報告中,強調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治作戰的看法:「中國的黨國體制掌控著全球資源最豐富的宣傳工具。北京透過國營電視、印刷、廣播和網路以鞏固輿論主導權的傳播,在美國和世界各地不斷增加。」 中國共產黨的審查制度牽連到美國機構,例如美國國家籃球協會(NBA),最近《華盛頓郵報》批評其「實際上將中國反對言論自由的作法輸入美國」。事實上,中共定期對包括萬豪國際飯店(Marriott)、聯合航空公司(United Airlines)、國泰航空(Cathay Pacific)、紀梵希(Givenchy)和范思哲(Versace)在內的世界知名品牌進行審查。好萊塢也已經被「收買」,以「避免觸及中共認為敏感的問題,並對全球觀眾製作呈現中國正面形象的軟性宣傳電影」。北京在傳達其強制審查要求方面非常清楚,如《環球時報》的一條標題所反映:「全球品牌最好遠離政治。」該文章譴責了所謂的「言論自由」,並對不遵守中共政策的人提出明確和隱含的威脅。北京還出口「暴力的積極手段」到外國,以支持其在國外的政治作戰活動,這將在本書的後續章節中詳細說明。 以經濟脅迫與公共輿論戰威脅全球 經濟脅迫已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政治作戰工具中特別顯著的一部分。中國共產黨利用其「全球帶路倡議」(The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BRI﹝俗稱「一帶一路」﹞)的承諾,建立了《中國日報》所描述的「世界經濟合作的新平台」。美國東亞和太平洋事務局助理國務卿大衛.史達威不客氣地描述了一帶一路和其他中華人民共和國經濟脅迫計畫,指出北京利用「市場扭曲的經濟誘因和處罰、影響操作以及威嚇」,來說服其他國家遵從其政治和安全議程。此外,美國當時的副總統邁克.彭斯(Michael Pence)更具體詳細說明了美國對中國使用破壞性的外國直接投資、市場進入和債務陷阱,來迫使外國政府屈服於其意願的擔憂。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前官員羅伯特.斯帕爾丁(Robert S. Spalding III)將一帶一路描述為「基礎設施戰爭」,他寫道,這可能是中國無限制侵略中最微妙且最貪腐的部分。雖然它總是包裝成表面上看似慷慨的「雙贏」發展交易,但最終目標是通過提供基礎設施,但不完全交出設施的控制權,企圖將一切始終掌握在北京的手中。 同樣令人擔憂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塑造了國內和國外的公共輿論,旨在「破壞學術自由、審查外國媒體、限制信息自由流動,以及限制公民社會。」正如川普總統向國會報告的那樣,「除了媒體,中共使用一系列行動來推動其在美國和其他開放民主國家的利益。中共統戰機構和代理人瞄準了美國和世界各地的企業、大學、智庫、學者、記者,以及地方、州和聯邦政府官員等,試圖影響各國輿論論述,以抑制針對中共國內的外部影響勢力。」 澳洲和紐西蘭、歐洲、大洋洲和太平洋島國、南美洲、北極圈國家和非洲都已經緩慢地認識到,中國的惡意影響力已滲透到他們的國家,並企圖擴大追求北京的外交、經濟和軍事利益。加拿大和美國對中共統一戰線行動和其他形式的脅迫、壓制和暴力攻擊在其境內的成效,同樣感到震驚。新冠疫情大流行也提醒了許多國家,中國的有害意圖和惡性影響力的危害性,儘管中共進行了極具侵略性的全球宣傳活動試圖加以掩蓋。 前澳洲總理馬爾科姆.滕博爾(Malcolm B. Turnbull)的高級顧問約翰.加諾(John Garnaut)指出,許多國家對於中國政治作戰的影響力已經慢慢覺醒,尤其在如何反制中國政治作戰的基本共識不足上:「有如大夢初醒般地突然湧現,全球十多個國家的政治領袖、政策制定者和公民社會活動家正在努力應對一種被不同程度地描述為 『銳實力』『統戰工作』和 『影響力操作』的中國境外影響勢力。」 他補充說:但是仍有「十多個 『其他國家』 正參與這場辯論……但沒有一個國家進行了持續而激烈的討論,更別提達成政治共識了。」 政治作戰各國都有,但皆不比中國全面且隱祕 當然,政治作戰的使用並不僅限於中國。所有國家都進行諸如傳統外交和公共外交等影響力操作,以影響他國的政策和行動,以確保自己的國家利益。例如,在冷戰期間,美國及其合作夥伴和盟友參與了一場最終成功的政治作戰,旨在推翻蘇聯建立用於分隔世界部分地區的鐵幕。但中國的政治作戰版本與其他國家不同,根據新加坡前外交部次長比拉哈里.考斯甘(Bilahari Kausikan)的說法,中國試圖透過其影響力和政治作戰行動實現更多的目標。 比拉哈里.考斯甘是一位在研究中共國惡意影響力方面備受尊敬的專家,他指出,中國是一個極權國家,採取了「將法律和隱祕合而為一的全面性作法,並結合了說服、誘導和脅迫」。重要的是,他認為中共的目標不僅僅是「指導行為,而是制約行為……換句話說,中國不僅僅想要你遵守其意願。更根本地,它希望你能以一種方式思考,進而自願地做中國想要做的事情,而不需要被明白告知。這是一種心理上的操控手法。」 當中國正進行全球政治作戰以實現其外交、經濟和軍事目標時,正如國家民主基金會(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的研究詳細論述的那樣,中國出口了極權主義。北京故意破壞民主和個人自由的可信度,以凸顯其極權政權的制度優越性,稱之為「中國模式」。中國政治作戰手段在削弱美國在亞洲的地位和聯盟方面特別有效,例如,北京成功地利用二○一四年至二○一七年時美國和泰國之間不斷加劇的分歧,鞏固了自己在泰國的政治利益。此外,中國持續進行超過七十年的工作,意圖摧毀在台灣的中華民國以及台灣人民辛辛苦苦所贏得的民主、主權以及政治和經濟自由。 雖然近年來,在美國關於必須對抗中共帶來的威脅方面,民主黨和共和黨二者意見趨於一致,然而在面臨如何對抗中國政治作戰威脅具體細節上,卻仍未有足夠的關注。根據我與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國務院和國防部高級官員的討論,政府各部門之間一直存在著缺乏明確對抗中國政治作戰的意願。因此,目前在戰略和作戰層面上還欠缺一個將共同願景、行動一致性和所需資源匯聚在一起的綜合作法。直到最近,這種不利局勢還進一步惡化,因為美國政府甚至不願承認中國政治作戰的涵蓋範圍或其在泰國和台灣已取得顯著成功的諸般事實。因此,本書的章節安排將專注於探討中國對這兩個國家的政治作戰行動。

延伸內容

【推薦序】 一本對抗中國政治作戰行動的寶典 華萊斯.葛瑞森(Wallace C. Gregson Jr.) 凱瑞.葛宣尼克教授針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政治作戰行動,對美國造成自由和價值的生存威脅所進行的研究,在建構完整的知識體系上具有重要貢獻。他提供了相當深入的研究且廣泛的觀察,闡述了中國威脅的性質以及中國共產黨(後文簡稱中共)如何實踐政治作戰戰略、教義和實際操作。此外,葛宣尼克教授提供了詳細而富有啟發性的案例研究,介紹了中共政治作戰的行動設計,如何破壞美國盟友泰國和親密友邦台灣的雙邊關係。 這本書不僅僅是一本學術研究,它還在很大程度上植基於葛宣尼克教授在國家情報、反情報、國際關係、戰略溝通和學術界的廣泛經驗。尤其,身處對抗中國政治作戰的最前線,他的實務經驗超過了三十五年的歲月。他親眼目睹了美國在政治作戰運用上的巔峰時期,以及隨著冷戰結束後美國對高階政治作戰的組織單位、教育和作法,逐漸棄而不用。 身為美國海軍陸戰隊太平洋部隊的指揮官,我在二十一世紀初觀察到一個令人極其不安的趨勢,這在很大程度上是肇因於美國開始裁撤掉自己的政治作戰部門。顯而易見,美國政府、商界、學界、文化界和其他菁英,正日益喪失認知和對抗中共政治作戰的能力。直到二○○九年我擔任美國國防部亞太安全事務助理國務卿時,美國對北京當局的惡意影響力、說服、恐嚇、脅迫、滲透和顛覆所展現出的無知和無能已經更加凸顯。甚至在美國國防部的最高層級,由於高階領導只聚焦於正發生在西南亞的衝突事件,對中國迅速崛起的威脅關注不足,因此很難轉移注意力和資源來全力對付中國。 本書英文版出版時,美國正處於二○一九年新冠肺炎(COVID-19)大流行、中國發動大規模政治作戰行動期間,以試圖改寫有關其在疫情中的角色、歷史。這次大流行的情況可能非比尋常,但恰好展示了中共典型政治作戰的綜合手段運用,包括掩蓋、欺瞞、虛假信息、強迫、施壓和恐嚇。因此,美國對中共威脅性質的警覺突然被再度喚醒。這使得這本書的出版更加具有時效性、相關性。我認識葛宣尼克教授已超過二十五年,此期間他展現了卓越的戰略規劃、研究、分析和實作等能力。他非常精通學術研究和理論建構,同時具有熟稔實踐操作的豐富經驗,他將自己獨特的觀點和能力在這個重要的研究主題上,盡情揮灑。 這本書不僅是號召行動的書籍,同時也是對中國政治作戰威脅的重要研究。雖然美國已開始更加認真地思考重返政治作戰戰場,但顯然還有很多工作和國家資源的投入尚未到位。葛宣尼克教授在本書中提供了有用的戰略、作戰和戰術層級的建議,這些都是能有效遏制、對抗和擊敗中國的政治作戰行動,發展成國家一致性戰略的成功關鍵。 (本文作者為美國退役中將、二○○九年至二○一一年擔任美國國防部亞洲和太平洋安全事務局助理國務卿。)

作者資料

凱瑞.葛宣尼克(Kerry K. Gershaneck)

凱瑞.葛宣尼克教授是北大西洋公約組織歐洲盟軍最高司令部派駐亞洲的研究員(混合威脅項目)。並曾在台灣國立政治大學東亞研究所擔任訪問學者,以及泰國國立法政大學高級研究員、泰國朱拉隆功大學陸軍學院和泰國皇家海軍學院的傑出客座教授;亦是澳洲坎培拉大學的兼任教授。 過去也是美國智庫太平洋論壇、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的高級副總裁兼國會與公共關係總監,以及亞太安全研究中心的研究員和客座講師。作為前美國海軍陸戰隊軍官,他曾被派往韓國並在聯合作戰司令部服役;並且在特種作戰、反情報、情報、步兵、裝甲和戰略通信等方面上,擁有從步兵排到國防部的廣泛實戰經驗。 曾獲頒美國國防部優異服務獎和榮譽軍團勳章等榮譽。著作包括《中國滲透:揭開中共不戰而屈人之兵的隱形攻勢》和《媒體戰爭:台灣的認知作戰戰場》(Media Warfare: Taiwan's Battle for the Cognitive Domain,暫譯)。他也是《對抗中國威脅的新日美同盟》(A New Japan-U.S. Alliance to Deal with the Threat from China,暫譯)一書的合著者。

基本資料

作者:凱瑞.葛宣尼克(Kerry K. Gershaneck) 譯者:余宗基簡妙娟 出版社:今周刊 書系:焦點系列 出版日期:2024-04-25 ISBN:9786267266694 城邦書號:A2470117 規格:平裝 / 單色 / 336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