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2024線上國際書展
目前位置:首頁 > > 文學小說 > 其他
觀看王維的十九種方式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內容簡介

翻譯要求譯者的自我消解 閱讀仰賴讀者的自我現身 譯文,便是反覆思索、字字斟酌的精細平衡 翻譯是種精神修練,靠的是譯者自我消解。有此掛心,譯者才能對文本保持絕對的謙遜態度,否則若譯者堅持自行發聲,原作的言語便易遭掩蓋。 但是此種消融並非易事,譯者永遠會先是讀者。翻譯正如閱讀,都經歷接收、揀選、判讀、再想像的流程,而這一切都需要積極涉入。因此,譯者的觀點不可能不滲入譯文之中,他們選擇了什麼取徑、把什麼因子排在優先位置,都隱含了譯者對於文本的詩學鑑賞觀點與感性的探查。 因此王維的〈鹿柴〉便成了探討翻譯藝術的絕佳典範,這首詩無我無他、無時間、無主題,每位譯者因自身知識的背景架構不同,詮釋時自我顯露的程度與欲強調的重心亦大相逕庭。 詩中最後兩句「返景入深林,復照青苔上」,其意涵在華語世界原本就眾說紛紜,英譯時自然也成為歧異最大之處。 Returning sunlight enters the dark woods; Again shining on the green moss, above. 返回的陽光 進入幽林中; 再次照耀在 綠色苔蘚,之上。 在這個英文譯本中,譯者根據自己生活在森林的經驗,選擇以above(在……上方)而非常見的on(在某物上面)來翻譯「青苔上」。 mbres retournent dans la forêt profonde: rnier éclat de la mousse, vert. 暗影回到深林裡: 苔蘚最後一次微光閃耀著,綠色的。 在這個法文譯本中,譯文的韻律頗有法國象徵主義詩派遺風。「綠色」也變成形容光線而非苔蘚。 La luz poniente rompe entre las ramas. En la yerba tendida brilla verde. 來自西方的光線穿透樹枝。 灑在青草上,發出綠色光芒。 在這個西班牙文譯本中,譯者根據王維篤信佛法的事實,而將光線連結到禪宗的靈光,使譯文成為頓悟的隱喻。 這些譯句各自反映了譯者在理解原文時所使用的切角,每個譯者都依據自身的知識體系做出決斷。每一版新譯本出現,都是對既存譯本的批評探究,也是再次試圖創新的結果,更是翻譯的藝術在各時空背景下的進化體現。 有的譯者涉入深,堅持詮釋與改寫,使邏輯通順、敘事者現身。 有的譯者甚至顛倒文句順序,從而把翻譯變成了仿作。 也有的譯者維持原本的隱晦留白,營造曖昧的意境。 有的譯者重視跨歷史與文化的普遍感官經驗,精心設計比喻與暗示。 也有的譯者不只注重字詞、語調、韻律,更在乎如何展現作品深沉根柢中的文化背景。 與此相對,讀者每一次閱讀時,實際上也不自覺地為自己擔起了譯者的角色,以知識背景挑出原文本的線索,以既有的人生經驗改變詮釋文本的重心,於是每一次閱讀,都如同翻譯,是對原文本的重新想象。 譯者從閱讀中提取翻譯的養分,讀者也從翻譯中照見自己閱讀的脾性。偉大的作品是讓「譯作」永遠都能開出新花朵的沃土;反過來說,「譯作」也能為這塊豐饒園地續命。原作與譯文、閱讀與詮釋,便是如此生生不息的有機關係。 觀看王維,反身照見翻譯與閱讀的精髓,十九種方式不過是起點。 胡宗文/臺灣師範大學翻譯研究所副教授兼所長 唐 捐/臺灣大學中文系主任,詩人 馬耀民/臺灣大學文學院翻譯碩士學位學程兼任副教授.第34屆師大梁實秋翻譯大師獎首獎得主 陳 黎/詩人,譯者 陳柏煜/作家 曹馭博/詩人 單德興/中央研究院歐美研究所特聘研究員 葉佳怡/作家,譯者 一首流傳千年的古詩,像深林裡的祕響,觸動異國讀者的心神。讀此一編,彷彿觀賞數十位文字的調酒師,各顯神通,捕捉遙遠的詩義與詩境。著者筆觸生動,見識精微,使譯事成為一則則生動的寓言。譯註恰如其分,疏鑿有功,能夠引導讀者理解毫釐之間的風景。 ——唐捐 不厭其煩出入鹿柴的溫伯格(買了遊園年票嗎?),讓我想起兩個例子。第一,瞎子摸象:觸耳者,言象如箕;觸頭者,言象如石;觸鼻者,言象如杵。評論家反藉偏誤,接生出「似鹿亦非鹿」的美麗怪獸。第二,西方人觀東方電影,常有無法辨識人臉的困擾(反之亦然)。但在臉的山川起伏間,溫伯格找到某種東西方的彌合時刻:入園十數次,我們終於認出了某隻鹿。 ——陳柏煜 詩無達詁,譯無全功。中國古典詩詞外譯實難兼顧形式與內容,只得各自詮釋與傳譯。溫伯格蒐集王維名詩〈鹿柴〉英、法、德、西三十餘譯本,逐一點評。陳榮彬發揮比較文學專長,翻譯全書並撰寫譯注與後記,善盡譯介之責。 ——單德興 本書特色 ●收錄譯詩涵容英語、法語、德語、西班牙語四個語種,35+1種譯本 ●本書獲《泰晤士報文學增刊》選為2003年國際好書 ●作者為翻譯名家,翻譯編選諾貝爾文學獎得主歐塔維歐.帕斯(Octavio Paz)、波赫士(Jorge Luis Borges)在內的多位文學大師作品;亦將中國詩人北島的詩作英譯、引進歐美書市 ●收錄歐塔維歐.帕斯撰寫之評析 ●收錄陳榮彬教授譯後記,簡評本書創作背景、作者資歷,與深談文學翻譯與詮釋的精微關係

目錄

觀看王維的十九種方式 帕斯總評 後記 更多觀看方式 後記之二 譯後記

內文試閱

詩是值得翻譯的。 例如這首盛唐時期(一二〇〇年前)的五言絕句描述道,山林裡,斜陽灑在一片苔蘚上。這首詩以文言文寫成,如今就連人們唸出來的音,也已經與作者唸詩時使用的古音有所不同。這首詩就如此兀自存在著,與其語言無法分離。 然而,這首詩肯定有一種奇妙的特質,才能夠像個遊牧者一般,一千多年以來不斷四處流傳:銘刻於讀者腦海中,啟發著讀者去理解其深意(但每個人的理解方式總是不同),激發出更多想法;有時甚或刺激讀者寫作,另一種語言寫成的作品就這樣誕生了。偉大的詩作永遠會以各種變形的方式流傳下去,永遠都會有人進行重譯。一首詩如果無法如此流傳,便會就此死去。 詩作的某些變形並不只是存在於讀者心中,而是會另外化成作品印行問世:這種變形讓我們以「翻譯」名之。這類譯作成為與原作不同的存在,踏上自己的流浪之旅。其中某些譯作得以長久流傳,某些則沒辦法。譯作到底是怎樣的存在?某些詩,過去以漢文寫成,現在仍有人以漢文傳誦,但在變形成為英文、西班牙文、法文的詩作後,又會變成怎樣呢? 【5】 Deer-Park Hermitage There seems to be no one on the empty mountain … And yet I think I hear a voice, Where sunlight, entering a grove, Shines back to me from the green moss. 〈鹿苑幽居〉 空山似乎無人…… 但我想我聽見了人聲, 聲音傳來的地方有日光照入林中, 接著又從一片青苔之處回返照耀我身。 ──陶友白(Witter Bynner)與江亢虎 合譯,收錄於《群玉山頭:唐詩三百首英譯本》(The Jade Mountain),1929年 在一九二〇年代英語譯界掀起一片中國熱(Chinoiserie)之際,陶友白堪稱獨領風騷,不過若與他討厭的意象派(Imagism)詩人像是艾美•洛爾(Amy Lowell)與艾思柯(Florence Ayscough)相較(這兩位詩人並未翻譯過王維這首詩),他並沒有那麼極端地強調異國風情。然而,陶友白所塑造出來的王維的確像是置身於摸不著頭緒、猶豫躊躇的五里霧中,才會說:「空山似乎無人…但我想我聽見了人聲。」(相較於此,王維是確切表示沒看到人,但卻聽見人語聲。) 王維的語氣非常明確,但陶友白筆下的王維卻似乎是在喝了千杯瓊漿玉液後,一邊抽鴉片煙,一邊在煙霧中看這世界。在陶友白看來,唯有在句尾加上一個意味深長、敏感厭世的刪節號,才能描繪那個世界。他筆下的「我」甚至聽見,從陽光在青苔照耀回返的地方傳來一個人聲。想要解釋如此不合理的場面,大概只能訴諸於西方傳統所塑造出來的那個神祕難解,有傅滿洲(Fu Manchu)之類人物存在的東方世界了。 【8】 Deer Forest Hermitage Through the deep wood, the slanting sunlight Casts motley patterns on the jade-green mosses. No glimpse of man in this lonely mountain, Yet faint voices drift on the air. 〈鹿林幽居〉 穿過深林,斜陽 斜陽把五顏六色的圖案投射在翠綠苔蘚上。 這寂寥的山裡不見一人, 但隱約有人語聲飄盪在空中。 ──張郢南與黃思禮(Lewis C. Walmsley),收錄於《王維詩選一三六首》(Poems by Wang Wei),1958年 張郢南與黃思禮合力完成這本英語世界裡王維作品的首部譯本專著,但不幸的是,他們的譯文與王維的原作不太相似。 他們將原詩一、二句跟三、四句的順序調換,但根本毫無理由。人語聲是faint(隱約的),而且drift on the air(飄盪在空中)。山是lonely(寂寥的。在他們的西式見解中,「空」就是「寂寥」,讓王維原詩的佛家意境走味了)。不過,喜歡華麗詞藻的人看了都會很有感:「青苔」變成jade-green mosses(翠綠苔蘚),陽光投射出motley patterns(五顏六色的圖案)。 這是譯者企圖「改善」原文的典型例子。這類案例並不罕見,反映出譯者輕蔑外國詩人,只是沒說出口的心態。張郢南與黃思禮沒有意識到的是:難道王維沒有足夠的文采寫出意義相當於「把五顏六色的圖案投射在翠綠苔蘚上」的華麗句子?他只是不想而已。 翻譯是某種特有的精神實踐,且在過程中譯者必須保持「無我」的心態,也就是要對文本保持絕對的謙遜態度。當譯者堅持要發出自己的聲音,就只會產出拙劣的譯文——也就是說,原作的詩人消聲匿跡,只聽見譯者講個不停。 【11】 Deep in the Mountain Wilderness Deep in the mountain wilderness Where nobody ever comes Only once in a great while Something like the sound of a far off voice, The low rays of the sun Slip through the dark forest, And gleam again on the shadowy moss. 〈深山野林〉 深山野林 從來無人蒞臨 只有久久一次 像是遠方傳來的人聲, 太陽光芒低照 滑入幽林, 接著又在陰暗的苔蘚上閃耀。 ──王紅公(Kenneth Rexroth),收錄於《愛與流轉的歲月:唐詩又一百首》(Love and the Turning Year: One Hundred More Poems from the Chinese),1970年 漢語譯者的種類很單純。一種是漢學家:他們雖然熟稔有關漢語(原文)的一切,但對於用來翻譯漢語的語言(譯文)卻沒那麼了解,所以大多不會寫詩,少數幾個例外包括華茲生(Burton Watson)和亞瑟•韋利(Arthur Waley),他們不但博覽當代英語詩歌,跟詩壇人士也有很多交流。另一種就是詩人:但他們多數不懂漢語,有些則是略知皮毛。王紅公跟蓋瑞•史耐德(Gary Snyder)、後期的龐德一樣是第二種,但他這個名為〈深山野林〉的版本與其說是譯本,不如說是「仿作」(imitation)。 原詩中遭王紅公略去的元素可能是因為他不喜歡,或感覺不可譯。他使用了意思完全不同的標題,充滿哲思的「空山」被替換成真實感濃厚的deep in the mountain wilderness(深山野林)。某些詞句是他自己加上去的。其中之一是where nobody ever comes(從來無人蒞臨),但這造成一個問題:既然無人怎會有a far off voice(遠方傳來的人聲)?所以他不得不加上like(像是),卻使得第四行詩句顯得相當囉嗦。不過,話說回來,這篇作品顯然是本書第一個自己本身就有資格被視為詩作的譯本。雖說與原文落差甚大,但這個譯本的神髓與原作最接近:假使王維是個二十世紀的美國人,或許就會寫出這樣的詩。 王紅公的詩藝顯現在三個細節上。第二行,他用了comes[蒞臨]而非更常見的goes[去],藉此創造出一位隱身於字裡行間的敘述者兼觀察者(也就是說,「蒞臨我所在的地方」),如此就無須把第一人稱的敘述者明白寫出來。其次,他用once in a great while[久久一次]這個再普通不過的片語,接著讓我們聽見擬似人聲的美妙聲音[像是遠方傳來的人聲]。最後,王紅公用slip through(滑入)來替代王維的「入」字,即使可能會帶來過多關於色慾的聯想(想到古印度的森林幽會),但這的確令人無法抗拒。

作者資料

艾略特.溫伯格(Eliot Weinberger)

譯者、散文家、編輯,居住於紐約市。 溫伯格善於處理文學作品的英譯,譯出了多位文學大師作品,包括波赫士(Jorge Luis Borges)及諾貝爾文學獎得主歐塔維歐.帕斯(Octavio Paz)。在中文作品英譯方面,曾多次翻譯中國詩人北島的詩集。溫伯格的許多編輯作品也與翻譯有關,包括研究中國古詩英譯的書籍,以及曾獲美國國家書評人協會獎的波赫士非小說選集。 他的散文主題豐富,文風具實驗性,擅長的領域為散文詩。文學論文集《An Elemental Thing》獲文化媒體《村聲》選為2007年度好書,《Oranges & Peanuts for Sale》獲《泰晤士報文學增刊》選為2020年國際好書。 除了翻譯與文學批評以外,他也針對政治與外交發表社論。

基本資料

作者:艾略特.溫伯格(Eliot Weinberger) 譯者:陳榮彬 出版社:大家出版 書系:Common 出版日期:2023-11-01 ISBN:9786267283448 城邦書號:A1230159 規格:精裝 / 單色 / 144頁 / 13cm×18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