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2021vip
目前位置:首頁 > > 人文藝術 > 社會科學 > 其他
影子戰爭:從資訊戰到尖端衛星武器競賽,二十一世紀戰爭的隱形戰線
left
right
  • 庫存 = 9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影子戰爭:從資訊戰到尖端衛星武器競賽,二十一世紀戰爭的隱形戰線

  • 作者:吉姆.修托(Jim Sciutto)
  • 出版社:左岸文化
  • 出版日期:2021-01-20
  • 定價:450元
  • 優惠價:79折 356元
  • 書虫VIP價:356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338元
本書適用活動

內容簡介

我們即將輸掉一場鮮為人知、已如火如荼展開的戰爭嗎? 本書是劃時代的巨作,描繪今日世界衝突的內幕。 毒害異議人士,干預選舉,武裝侵略,搗亂國際條約,暗中擴建軍力,駭客和病毒,在太空中部署武器……,中國和俄國(以及伊朗、北韓)大膽挑釁,違反國際法規,引發媒體的報導。 每當這些國家的計謀得逞,就會變得更加大膽,它們正肆無忌憚地對美國和西方等國家發動全球戰爭。這是新的冷戰,還未察覺自己正在打這場戰爭的人,是絕對贏不了的。西方等民主國家的敵人明白自己可能贏不了熱戰,但可利用影子戰爭這個門路致勝。我們所認為的最大優勢,包括開放的社會、軍事創新、在地球與太空中的科技優勢,都一一成為弱點,遭到這些國家暗中破壞。 在《影子戰爭》中,作者吉姆.修托為我們揭露這場新的國際衝突,內容驚心動魄。這場影子戰爭對國家安全構成最大的威脅,即使大多數人對此所知甚少,甚至一無所知。從烏克蘭到南海、北極海的潛艦,再到史無前例的參訪美國太空司令部,作者擔任過新聞工作者和外交官,而得以運用其淵博的學識、廣闊的人脈、豐富的個人經驗,實地報導中俄如何發動新型戰爭的攻擊,其描繪面面俱到、繪聲繪影。 「影子戰爭」是不對稱作戰、灰色地帶作戰、政治影響戰、認知戰的綜合體。本書全方位描述中、俄如何對美國及西方國家發動影子戰爭,進行滲透、破壞、偷竊、勒索等行徑,包括莫斯科對在西方國家的俄羅斯異議人士發動的核生化攻擊(第一章);十三年前對愛沙尼亞的全國性網路戰(第二章);中國以國家為後盾對西方國家竊取情報與商業機密(第三章);俄羅斯對烏克蘭的滲透戰與分裂戰,甚至導致馬航客機被擊落的悲劇(第四章);中國從二○一四年在南海積極進行填島造陸(第五章);俄羅斯與中國在近地球軌道的太空作戰部署(第六章);俄羅斯對美國選舉的干擾與破壞,企圖影響選舉結果(第七章);俄羅斯與中國的潛艦發展,及其在北極與其他海域的水下作為(第八章)。 本書觸及的範圍包括水下、陸地、太空、網路、核生化、政治滲透戰與政治影響戰等,相當於近幾年美國軍方所聲稱的「陸、海、空、水下、太空、網路、電磁頻譜」等多域戰(multi-domain)的戰場;本書也論及和平時期的政治影響戰、輿論戰、心理戰等領域。本書是根據中俄對西方國家的具體作為,從中可見近幾年兩國對西方國家作為的多樣性及密度。 這本書無比重要、鞭辟入裡,雖然讀來令人惶恐,但也讓人大開眼界,明白指出未來的戰爭其實已經開打。所幸美國一改先前的姑息政策,開始反擊。在《影子戰爭》中,作者歷經多年採訪,與美、歐、北約等西方國家的軍事、情報與外交高層直接訪談,並介紹許多陸海空軍、潛艦與太空部隊及其指揮官,還有電腦科學家、非軍事人員及高階情報官員,都是這場持續新型戰爭中的前線戰士。本書作者以其資深記者的職業訓練,採取簡約敘事的風格,全書節奏舒暢,讓人有高度的臨場感。對於有興趣了解影子戰爭及其操作過程、國際局勢和當下世界衝突的讀者來說,這是一本值得細品與收藏的好書。 本書特色 ◎「影子戰爭」是不對稱作戰、灰色地帶作戰、政治影響戰、認知戰的綜合體,作者吉姆.修托為我們揭露這場新的國際衝突,內容驚心動魄。 ◎中國和俄國(以及伊朗、北韓)利用民主國家所認為的最大優勢,包括開放的社會、軍事創新、在地球與太空中的科技優勢,暗中破壞。 ◎全方位描述中俄如何對美國及西方國家發動影子戰爭,進行滲透、破壞、偷竊、勒索等行徑,觸及的範圍包括水下、陸地、太空、網路、核生化、政治滲透戰與政治影響戰等。 ◎作者擔任過新聞工作者和外交官,而得以運用其淵博的學識、廣闊的人脈、豐富的個人經驗,實地報導中俄如何發動新型戰爭的攻擊,從烏克蘭到南海、北極海的潛艦,再到史無前例的參訪美國太空司令部,其描繪面面俱到、繪聲繪影。 ◎作者歷經多年採訪,與美、歐、北約等西方國家的軍事、情報與外交高層直接訪談,並介紹許多陸海空軍、潛艦與太空部隊及其指揮官,還有電腦科學家、非軍事人員及高階情報官員,都是這場持續新型戰爭中的前線戰士。 ◎作者以其資深記者的職業訓練,採取簡約敘事的風格,全書節奏舒暢,讓人有高度的臨場感。 推薦人 賴怡忠(專欄作家、前台灣智庫副執行長)專文導讀 王立第二戰研所 宋學文|國立中正大學戰略暨國際事務研究所教授、國立中正大學社會科學院前院長 沈伯洋|國立臺北大學犯罪學研究所助理教授 吳明杰|資深軍事專家 蔡依橙|「陪你看國際新聞」創辦人 賴怡忠|專欄作家、前台灣智庫副執行長 (依姓氏筆劃) 各界推薦 「吉姆.修托的《影子戰爭》是劃時代的巨作,描繪今日世界衝突的本質。吉姆的寫作風格引人入勝,清楚解釋了我們所面臨的各式各樣的新式不對稱力量——不論是網路上、太空中、海裡、宣傳活動或非正規部隊等領域。……《影子戰爭》不像其他這類主題的書寫得彷彿『前景黯淡』似的,反而是提出經過深思熟慮的應對之道。這本書發人省思,其論述令人信服,而且組織嚴謹,值得一讀。」 ——詹姆斯.克拉伯(James Clapper),美國前國家情報總監(Director of National Intelligence, DNI) 「我們都隱約知道,近年美國和西方正遭逢非比尋常的新挑戰,從影響選舉到散播假消息,再到發動網路攻擊。吉姆.修托彙整所有的內幕,幫助我們了解新的『影子戰爭』。這本書來得正是時候,明確描述在可預見的未來可能發生什麼樣的國際衝突。修托是睿智聰穎的記者,其意志堅定、工作認真顯然可見。這本書報導深入、筆法俐落,而且引人入勝。」 ——《後美國世界》(The Post-American World)作者法里德.扎卡利亞(Fareed Zakaria) 「《影子戰爭》是一記當頭棒喝,警惕我們必須認清並重視我們長久以來所忽視的威脅。修托以俐落簡練的文筆,有條不紊地說明我們為何會走到今天的處境,以及我們應該如何應對來自俄國和中國的不對稱攻擊。《影子戰爭》是不可或缺的當頭棒喝。」 ——朱莉雅.艾爾飛(Julia Ioffe),《瀟灑》(GQ)外交政策特派記者 「川普政府說『強權』競爭的時代又回來了。吉姆.修托這本書報導深入,鞭辟入裡,並指出強權競爭的時代根本未曾結束。多年來俄國和中國都在陰影中發動戰爭,偷偷破壞美國,上至外太空,下至北極深海。修托繪聲繪影地描述這些衝突,會讓你晚上睡不著覺。」 ——《賓拉登十年追捕紀事》(Manhunt: The Ten-Year Search for bin Laden from 9/11 to Abbottabad)作者彼得.博根(Peter Bergen) 「吉姆.修托寫得非常好,徹底說明目前和未來的太空與網路對美國國家安全所造成的威脅。更重要的是,他也解釋太空與網路所造成的弱點為人民帶來什麼影響。這本書為全體人民敲響了警世鐘。」 ——威廉.謝爾頓將軍(General William Shelton),美國前空軍太空司令部司令(已退役) 「二十一世紀的戰爭已因科技、資訊之進步而朝『超限戰』(unrestricted war)的方向發展,也反映了『綜合性戰爭』(comprehensive war)的本質。《影子戰爭》正反應了這種最新的戰爭觀念,適合對國家安全及戰略之研究與政策制定者參考,也提供了群眾對戰爭概念之新視角。」 ——宋學文(國立中正大學戰略暨國際事務研究所教授、國立中正大學社會科學院前院長) 「這本書是作者經過數年採訪,且有與美、歐、北約等西方國家的軍事、情報與外交高層的直接訪談,甚至還親自參與若干行動,可說是第一手現場經驗的總結。正因為被採訪對象往往都是當事人,或是政策以及反制行動的執行者,因此比起後設性的學院研究,作者提供更多的操作細節,加上作者本身具記者職業訓練而採取的簡約敘事風格,全書節奏舒暢,有高度的臨場感。對於有興趣想要多了解中、俄所執行的影子戰爭內容,或是想知道其操作過程的讀者來說,這絕對是一本值得細品與收藏的好書。」 ——賴怡忠(專欄作家、前台灣智庫副執行長) 「影子戰爭指的就是非正規的情報戰、資訊戰,加上網路時代後的駭客攻擊,利用虛擬貨幣洗錢,讓追查變得更加困難。而資訊時代的民主國家採取開放態度,讓國家更容易受到資訊戰的影響。雖說指稱中俄兩國對美國的非正規作戰,但多半都指涉俄國,於中國對台灣的部分不多。即便如此,作者身為記者,很巧妙的用敘事手法,把枯燥的情報戰寫成如007般的劇本,值得一讀。」 ——王立第二戰研所

目錄

導讀 賴怡忠(專欄作家、前台灣智庫副執行長) 第一章 影子戰爭的內幕:中俄混合戰 第二章 序幕:網路攻擊與資訊戰(俄國) 第三章 竊取機密:以中國間諜蘇斌為例 第四章 俄國特種部隊:小綠人 第五章 不會沉沒的航空母艦:中國的海上野心 第六章 太空戰爭(俄國與中國) 第七章 破壞選舉(俄國) 第八章 潛艦戰(俄國與中國) 第九章 打贏影子戰爭 結語 致謝 註釋

序跋

序 第一章 影子戰爭的內幕:中俄混合戰
(節錄) 本書要談的是,當西方的敵人發現不可能打贏熱戰,但有別的辦法可以獲勝時,他們會怎麼做?美國和西方老是誤讀敵人正在做什麼,以老舊的思維來看敵人的舉動。他們經常誤判中俄的動機、誤判他們的目標、誤判長期後果。其次,美國和西方認為自己最大的強項是開放社會、軍事創新、在地球與太空的科技優勢、長期掌控全球組織,中俄兩國正在暗中削弱這些強項,或者將之變成弱點。 美國需要新的國際衝突指南,因為舊的已不管用了。這種感覺就像中俄發動了一場新的冷戰,但美國卻完全沒注意到。這次的戰術是新的,而且不斷改變,但目標沒變。中俄想要在世界舞台上變得更強大,削弱西方及其盟國,還有他們所仰賴的體制,進而引發動盪。這兩個敵國也是在示範給其他國家看,讓伊朗和北韓開始步其後塵。中俄的攻擊目標不只有美國,凡是不幫他們的國家,都會被他們視為潛在的攻擊目標。 最後,美國會將這場影子戰爭視為首要外交政策問題,即使目前大部分的美國人對此仍一無所知。影子戰爭愈快成為政治辯論和國際會議的焦點,美國的未來就愈光明與安全。 影子戰爭不是深藏於中俄情報機關的祕密計畫,影子戰爭背後的戰術和思維都藏在清楚可見的地方。二○一三年二月,俄羅斯聯邦軍參謀長吉拉西莫夫將軍(Valery Gerasimov)在時事通訊週刊《軍事產業快報》(Military-Industrial Kurier)發表文章,詳述俄國的戰略,供世人參閱。 「在二十一世紀,我們看到一股趨勢,戰爭與和平狀態之間的界線漸趨模糊。」吉拉西莫夫在文章中如此寫道,文章標題為〈預見科學的價值〉(The Value of Science Is in the Foresight),看似平淡無奇,「再也沒有人宣戰,但戰爭早已開打,以世人陌生的模式進行著。」 雖然表面上吉拉西莫夫像是在說,俄國認為敵國正在推動現代戰爭,其實他的文章坦言不諱地清楚說明,俄國對敵國發動戰爭的戰略主要是針對美國和西方。這篇文章成了基礎準則,現在西方情報官員經常稱之為「吉拉西莫夫指導原則」,包含軍事與非軍事的手段。 「『戰爭規則』改變了,」他寫道,「以非軍事的手段達成政治和戰略目標,變得更加重要,在許多實例中,非軍事手段確實比⋯⋯武器更加有效。」 就一個俄國高階指揮官而言,吉拉西莫夫在公共論壇陳述俄國的軍事策略,講得算是十分具體,明確指出俄國翌年在克里米亞和東烏克蘭將採用的戰術,包括讓特種部隊佯裝成不是俄羅斯聯邦的軍人。 「公開使用武力,通常會假借維持和平和控管危機的名義,只有在特定階段才會使用,主要用於在衝突中取得最後的勝利。」吉拉西莫夫寫道。 這裡指的武力就是「小綠人」,他們出現克里米亞的街頭,佯稱是俄裔公民害怕遭到烏克蘭裔公民的攻擊,所以請求他們過來保護。而今海登將軍認為,吉拉西莫夫的這篇文章寫得直言不諱、清清楚楚,正是美國所忽視的最明顯警訊之一。 「這次的攻擊是從我們沒預料到的方向打在我們未發現的弱點上。」海登告訴我,「我之所以說沒預料到,是因為我們與吉拉西莫夫想的天差地遠,他都清楚寫了下來,但我們卻沒有讀到。」 中國為混合戰的指導原則,也就是在灰色地帶獲勝的策略,取了不同的名稱,叫作「不戰而勝」,或者是二○一七年《美國國家安全戰略》(US National Security Strategy)所說的「持續競爭」,雙方既非完全和平,也不是全面開戰。南海的人造島嶼就是推動這項戰略的典範。與俄國在克里米亞一樣,中國不用發射一槍一砲,就能在有爭議的海域取得主權領土。 然而,曾經與中國情報機關直接打交道的美國官員提出警告:北京在認為必要的時候,可是不怕爆發衝突和動用武力的。鮑伯.安德森(Bob Anderson)領導美國聯邦調查局反情報科,直到二○一五年,才發現並逮捕了數十名在美國境內活動的中國間諜。 「中國人心狠手辣,比起俄國人有過之而無不及。」安德森告訴我,「他們殺人不眨眼,抄家滅族,在中國境內或國家領土內下手會比較隱密,必要時他們絕對會痛下毒手。」 「中國人是十分邪惡又絕頂聰明的文明人。」他補了這麼一句。 今日,中俄仰仗自己的成就壯膽,對一大票敵人發動或大或小的混合戰。前國防部長卡特認為俄國正在整個歐俄邊境發動混合戰,包括北約盟國。 「其實在與歐洲相鄰的整個西岸一直持續進行著,」卡特說,「利用計謀,暗中破壞,威脅恫嚇,逼迫歐洲國家脫離歐盟,有時會採取實際行動,想盡辦法以彌天大謊來左右正在發生的事。」 在每個前線,「彌天大謊」都是這套戰略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在入侵克里米亞和烏克蘭時,「彌天大謊」就是否認那些明顯是俄軍的人真的是俄軍。干預二○一六年美國總統大選時,「彌天大謊」就是透過俄國的新聞輸出平台和社群媒體,散布假新聞,製造對俄國角色的疑慮,並且擴大報導那些附和疑慮的美國政治人物,包括川普總統本人。 「普丁是彌天大謊的專家,他矢口否認他正在做的事,並且製造疑雲,至少讓俄國人不相信他正在幹壞事。」卡特說。 俄國干預美國總統大選時,有些美國人也相信彌天大謊,領頭羊是一名美國總統候選人,後來他當上了總統,經常隨聲附和俄國的話,有時甚至一字不差。 「他們利用美國所製造的迷因來發動社群媒體攻擊,通常來自『另類右派』,偶爾來自總統。」海登將軍說。 中國也在執行自己的資訊戰,包括透過國營媒體不斷擴張的國際存在率。在二○一六年尾,中國將中國中央電視台的國際部改組為中國環球電視網,中國環球電視網在美國的存在率與俄國的RT電視台一樣廣,但美國人比較不知道中國環球電視網是由中國政府扶持的。中國環球電視網的新聞經常由美國籍的記者和主播來報導。根據該台報導,中國的人造島並非強占土地,而是協議下的主權爭議;然而,美國根本沒有認可那些協議,在中國環球電視網的報導卻是很正確的。 影子戰爭已發展多年,直到九一一攻擊發生幾年後,美國專注於中東地區的另一個威脅和另一種戰爭時,中俄才首次開火。 「大約在第一次伊拉克戰爭爆發時,」卡特說,「中俄兩國就已出現這些戰略轉變,當時我們為了其他地方的事焦頭爛額逾十年。」 「那段時間顯然橫跨兩屆政府,我認為在那段期間,政府完全不願意面對現實,不肯承認在我們辛苦對抗敵人之際,又有兩個麻煩正在形成。我國軍隊為了解決眼前的麻煩,實在分身乏術,也就是在阿富汗和伊拉克打擊恐怖主義,敉平暴動。」卡特說。 現在,儘管遲了些,抵禦混合戰的對策,以及如何在灰色地帶衝突中獲勝,已成為美國軍事指揮官和情報官員的當務之急。從二○一五年開始,北約發展了一套新的作戰計畫,讓歐洲能夠抵禦俄國侵略,這套計畫首次承認混合作戰戰術,甚至加以活用。 「過去二十五年我們都沒有作戰計畫,」卡特說,「我們沒想過我們需要作戰計畫。」 這樣的想法尚未主導白宮,在歐巴馬和川普政府任職的國防與情報官員再三告訴我,如果不是由最高層來領導——以總統最為重要,美國沒有把握可以有效地抵禦這種新的戰術。 「我實在不明白,我國政府為什麼那麼關心北韓、伊朗以至於中國引人反感的舉動,我認為那些都是合法的議題。對俄國卻默不作聲。」卡特說,「我沒辦法解釋。」 影子戰爭到來,應該沒有人感到意外。我們從軍事的角度來解釋,如果世界上只有一個超級強國,而其他崛起中或衰敗中的強國想要挑戰那個超級強國,自然就會產生混合戰。對中俄以及美國和西方其他敵國而言,唯有運用混合戰,才能對抗美國這種強國,否則根本無法對抗美國的軍力。換句話說,這些敵國認為,唯有在所謂的灰色地帶開戰,他們才有勝算。 約翰.史考利(John Scarlett)在二○○四到二○○九年擔任英國對外情報機關「軍情六處」的處長,在那之前他曾擔任軍情六處的莫斯科分部長。他從俄國的觀點來解釋為什麼俄國想要發動混合戰,抑或其實是需要發動混合戰。 「要瞭解來龍去脈,並不難。」史考利告訴我,「簡而言之,俄國覺得受辱,心生怨恨,氣憤美國做事完全不顧俄國的利益,而且對美俄之間的實力差距非常清楚。」 「如果你想獲得同等對待,就得想辦法用別的方法表達出來。」他說,「混合戰讓弱小的國家能夠有效對抗強大的國家,有一種自然的不對稱性。」 儘管中俄採用類似的戰略,但卻是不同類型的敵人。中國是崛起中的強國,對於領土、經濟和軍事的野心日益強大,注定與世界第一強國發生衝突。北京認為自己正在與美國打長期戰,爭奪世界霸主的地位。 俄國則是衰敗中的強國,單純以國內生產毛額來看,經濟力甚至小於美國的某些州,克里姆林宮明白,俄國永遠無法與美國爭搶世界領導者的位子,比較偏向將這場競爭視為零和賽局,也就是美國輸代表俄國贏,反之亦然。 「談到蘇聯,我們談的是瓦解。」史考利說,「談到中國,我們談的是快速改變、發展、進步,還有我們很清楚,其實中國的進步是外強中乾的。」 「可想而知,那樣發展,中國當然會從自掃門前雪轉變成在國際舞臺上自信滿滿。」史考利繼續說,「我們可以看見中國某種程度的堅持和自信,從區域漸漸擴展到遍及世界。」 史考利相信,中俄終究會與美國爆發類似的衝突,而且是殊途同歸。 然而,中俄對美國發動的影子戰爭都是受到相同的力量所驅動,那些力量至關重要,而且不可能改變,其中的相似點可能會導致悲慘的結果。 第一個相似點是策略層面。挑戰美國在歐洲和亞洲的霸主地位,能實現中俄的野心,在各自的區域發揮更大的影響力。中俄都羨慕美國的門羅主義(Monroe Doctrine),也就是美國能對鄰近的美洲地區行使絕對的權力;因此中俄也亟欲建立中俄版本的門羅主義。 第二個共同的驅動力是政治層面。莫斯科和北京在國內都為了政權合法性的危機而苦惱,中俄領導人都不是人民選出來的,雖然實質掌控政權,卻無法名正言順地主張自己是合法取得政權。在現代,無論再怎麼努力審查和宣傳,都無法防止中俄人民發現美國人可以自己選擇領導人。因此,中俄要防止人民覺醒的反撲,最好的對策就是將美國的政治制度描繪成衰敗腐化,至少要強調比中俄的政治制度更加衰敗腐化。 第三個驅動力可以說是最強大的。中俄削弱美國的力量,其實都是想要匡正歷史錯誤,讓中俄恢復他們認為理所當然的世界強國地位。對俄國而言,國家衰敗的肇因發生在最近:蘇聯解體,接著俄國人感覺自己受制於歐洲和美國。對中國而言,國家衰敗的肇因則是在幾個世代前,始於中國在十九世紀一連串戰爭中喪權辱國,中國人認為,這最終導致中國的領土與經濟同樣受制於西方。 簡而言之,影子戰爭擁有熱戰的一切成分。 中俄領導人十分清楚彼此的歷史,中國共產黨的領導階層都必須研讀蘇聯解體的歷史,戈巴契夫(Mikhail Gorbachev)在北京與在莫斯科一樣,被罵得狗血淋頭。在美國,大家認為戈巴契夫幫忙避掉了第三次世界大戰。但在中俄就不一樣了,大家認為是他允許自己的國家四分五裂,並讓美國和西方撿拾碎片。 在今天,莫斯科和北京的軍事謀畫人員公開討論許多創新的方法,來削弱美國的軍事優勢和影響力,不僅在承平時期,戰時也必須如此。對他們而言,混合戰不只是不對稱,而且永遠不會停止。誠如吉拉西莫夫將軍語帶威脅的文字所述,俄國的戰略是要建立「永久戰線,遍布敵國領土」。 俄國干預美國二○一六年的總統大選,就是將「永久戰線」延伸到美國政治程序。如今美國情報機關和國會調查人員發現,俄國干預程度之廣,遠超乎他們原本所以為的。俄國不僅入侵電子郵件系統,散播民主黨和希拉蕊陣營幹部的電子郵件和其他通訊,還操控大量網軍,散播假新聞,製造分裂,影響搖擺選區的數百萬選民。隨著二○一八和二○二○年新選舉即將到來,俄國採取了更令人恐慌的手段,威脅投票程序。 此時美國國防和情報官員公開談論,重蹈一九三○年代的覆轍有多危險。也就是說,雖然觀察歐洲和亞洲敵國的挑釁舉動,卻小看了敵國的野心。由於害怕重蹈歷史覆轍,現在大家都大聲疾呼,必須起身對抗影子戰爭,或者正視未來幾年可能爆發範圍更廣的衝突。如果美國政府各個階層未全力抗戰,就可能會出現令人憂心的結果,那就是美國將在影子戰爭中失去優勢,最終戰敗。

內文試閱

第六章 太空戰爭(節錄) 二○一四年五月,在加州范登堡(Vandenberg)空軍基地的聯合太空作戰中心(Joint Space Operations Center),有一小群空軍人員注意到從來沒見過的東西。俄國在前一個月發射了一顆衛星──俄國每年都會發射十幾顆商務與軍事衛星。這顆特別的俄國火箭把一顆通訊衛星送到太空,似乎是通稱為太空垃圾的物體,有大有小,大至巨大的廢棄火箭節體,小至油漆剝片。大多數的火箭殘骸會在發射後的幾天或幾星期之內掉回地球,安全地在大氣層中燒為灰燼,或者變成太空垃圾。太空垃圾日漸增加,繞著軌道運行,每塊垃圾每天都有人監視,避免撞上衛星,或者更重要的,避免撞上有載人的太空船,包括國際太空站。然而,二○一四年俄國發射那顆衛星的幾個星期之後,有一塊「垃圾」竟然宛如復活一般。 聯合太空作戰中心的空軍人員接下來幾天緊緊盯著,那塊不明太空物體十一度與火箭上段的節體近距離交錯,彷彿精心排練的舞步,若不是那個物體上有火箭推進器和足夠的燃料,絕對沒辦法如此精準地在軌道上左躲右閃。這種特色符合反衛星武器,又稱「神風衛星」。神風衛星能追蹤其他衛星,進行干擾、破壞與摧毀。這顆衛星的正式名稱是「Kosmos 2499」,因為是俄國第兩千四百九十九個發射的太空系統,用於進行更加仔細地觀察。後來發現,Kosmos 2499才剛開始運行而已。 聯合太空作戰中心的英文縮寫是「JSpOC」,因此在太空界被稱為J-Spock,而J-Spock是《星際大戰》裡的主角史巴克,更是無人不知。但聯合太空作戰中心看起來比較像公司裡的客服中心,而不像聯邦星艦企業號的艦橋,一模一樣的桌子擺成一圈圈同心圓,男女空軍人員坐在電腦螢幕前,操控滑鼠和觸控板,監視天空有沒有潛在的威脅。螢幕上逼真地以立體型態呈現太空中的物體,連像壘球那麼小的物體都偵測得到,只要點一、兩下,就能放大檢視。太空戰看起來和感覺起來就是這樣:以電腦螢幕作為戰鬥基地,以寬廣又可以控制溫度的行動中心作為新的前線。 安德魯.英格(Andrew Engle)中尉坐在其中一張桌子前,有幾名新任命的防務官,他是其中一名負責監視發射到太空的物體,預防潛在危險。英格像前進軍事前哨基地的衛哨一樣,全神戒備盯著螢幕看。雖然這些空軍人員和他們所追蹤的衛星相距無比遙遠,但是他們對於太空中的威脅仍就十分認真看待,就像步兵,掃視下一個山頂,尋找狙擊手,或者像戰鬥機飛行員,掃視地平線,尋找敵機。然而,英格監視的目標在他頭頂上數百英里高的太空,以時速一萬七千五百英里的速度疾速飛行。Kosmos 2499吸引他特別注意。 「除非是故意的,不然不會在相同平面和軌道上。」英格說,「據我們所知,這是敵人發射到太空新戰線的武器,高科技,高技術,我們絕對會仔細觀察這個東西有什麼能耐。」 英格被分派到第六一四航太行動中心(614th Air and Space Operations Center),該團隊負責保護軍用衛星,這個小單位隸屬於龐大的空軍太空司令部(Air Force Space Command)。早在二○一八年川普總統下令創設「太空部隊」之前,空軍太空司令部就已經是美軍的側翼部隊,全面運作,在全球有超過三萬名軍事與非軍事雇員,每年預算九十億美元,有六個基地和一百三十四個據點,散布於世界各地。然而,美國民眾大都看不見也感覺不到太空司令部在運作。2太空司令部的行動大都是機密,最近才公開。之所以會有這樣的轉變,是因為軍事領袖們愈來愈強烈認為必須警告民眾和政治領袖們威脅浮現,危及美國的太空資產,事態迫切。 身為防務官,英格中尉格外密切觀察任何威脅,以保護美國最寶貴的太空資產,包括監視衛星、全球定位系統衛星,以及最重要的美國核子預警衛星網路。他指尖所操控的科技看起來簡單易懂,電腦把衛星和其他的太空飛行器轉化成立體影像,呈現在螢幕上,就像電玩遊戲一樣。雖然影像是人為顯示的,但是位置和飛行路徑卻是真實的,是即時從太空傳輸過來的。行動中心裡擺滿高科技設備,他坐在工作站,播放之前俄國神風衛星追殺目標的模擬動畫給我看。神風衛星就像刺客,追蹤著目標,反覆繞著一顆美國衛星運行,兩者相距不到一千碼,這樣的距離在太空中實在是近得嚇人,因為那兩個物體都以二十倍光速的速度在移動。 「美國衛星,我們稱之為藍衛星,在太空中運行,俄國神風衛星,我們稱之為紅衛星,模仿著藍衛星的一舉一動。」英格說,「根據太空的特性,我們認為那絕非偶然。」 Kosmos 2499在美國衛星周圍「繞行」幾週之後,啟動微推進器,追趕下一個目標。從這樣的距離,它可以用幾種方式破壞或摧毀美國衛星。中俄試驗過雷射和其他導能武器,用功率相對低的電磁干擾,讓衛星「眼花」,這就像用手持雷射筆干擾商務客機飛行員一樣,不僅會影響飛行,甚至可能會發生危險,但時間短暫,而且會恢復正常。還有威力更強大的導能武器,能夠讓衛星永久故障,用威力更強大的爆炸能量把衛星「烤焦」。 更駭人的還有暴力攻擊,像子彈一樣,把衛星撞得支離破碎,讓殘骸布滿近地軌道。電影《地心引力》(Gravity)就是描述一艘太空梭意外撞上疾飛的太空垃圾,如果真的發生撞擊,攝影機可能拍攝不到,因為太空垃圾的移動速度取決於運行軌道之間的角度,可能快到人的肉眼看不到,瞬間就造成破壞。 在這宛如雷區的軌道上航行,令軍事與非軍事的太空航空器操作人員都繃緊神經。每顆衛星都是結合了珍貴的技術和功能,花費數千萬美元建造,再花費數千萬美元發射到太空中運行。「上太空難。」太空航空器操作人員喜歡說這句話。沒人希望太空變得無法進入。 太空是影子戰爭的危險新戰線,俄國、中國和美國的其他敵人都加快腳步發展與部署太空攻擊能力,目的就是要削減美國在太空領域的巨大優勢,同時善用美國的一大缺點:美國不管是軍方或民間,都極度依賴太空資產和技術。太空這條戰線和影子戰爭的許多戰線一樣,儘管威脅日增,美國卻仍舊在爭論最佳的因應之道。

作者資料

吉姆.修托(Jim Sciutto)

畢業於耶魯大學,曾經在亞洲、歐洲和中東擔任外國特派記者逾二十年。目前在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擔任首席國家安全特派記者及華盛頓特區新聞編輯室主播,對美國國家安全進行全方位的分析,報導與國防部、國務院和情報機關相關的新聞。他是傅爾布萊特獎學金學人,也曾獲得艾美獎、喬治波克新聞獎(George Polk Award)和愛德華莫洛獎(R. Murrow Award),其優異的總統報導也獲梅里曼史密斯獎(Merriman Smith Award)。

基本資料

作者:吉姆.修托(Jim Sciutto) 譯者:高紫文 出版社:左岸文化 出版日期:2021-01-20 ISBN:9789869944465 城邦書號:A0400115 規格:平裝 / 單色 / 320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