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
目前位置:首頁 > > 親子關係 > 兒童文學
昔日巫師2:雙重魔法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2020尊榮感恩月/新書搶購
  • 全年專享城邦好書6折購書優惠,立即搶好康/月暢銷新品
  • 全年專享城邦好書6折購書優惠,立即搶好康/其他

內容簡介

《馴龍高手》作者最新力作,夢工廠即將改編動畫電影! 滅絕的巫妖重現人間! 巫妖王被札爾與希望失手放了出來,希望死裡逃生後「確診」獲得了魔法,回到巫師部族的札爾卻被關進監獄?! ☆ 未出版即售出影視版權,將由夢工廠改編動畫電影! ☆ 亞馬遜編輯推薦,全球譯作38國語言,世界各國好評如潮! ☆ 與《哈利波特》、《小魔女瑪蒂達》系列同獲兒童文學大獎藍彼得圖書獎! ☆ 獲選誠品書店夏日選書! ★本書特色 本書作者克瑞希達.科威爾備受國際兒童文學界肯定,獲選為第十一屆水石書店兒童文學大使(此殊榮魔法媽媽J.K.羅琳也曾得過)。除了享譽全球的《馴龍高手》系列,近年更推出魔法、戰士與邪惡巫妖的系列小說《昔日巫師》。 《昔日巫師》的主角札爾與《馴龍高手》的小嗝嗝相反,是個非常有領導魅力的人,帶領願意跟隨他的夥伴們尋找逝去的「魔法」。途中除了各式各樣的冒險,更遇到敵對陣營的戰士族公主「希望」,產生了價值觀的碰撞。 一如《馴龍高手》,本系列充滿童趣的插圖,輕鬆而歡樂的故事內容十分好讀,多樣化的生物讓讀者目不暇給,而隨著故事的發展,更能使孩子在潛移默化之下,學習同理心,領會尊重的真諦。 ★故事簡介 曾經,不列顛群島存在著魔法,幽暗的森林中住著各式各樣的魔法生物,直到發生戰士與巫妖之戰,巫妖滅絕、巫師等生物藏入森林。 然而,巫妖並未滅絕。巫妖王潛伏在戰士鐵堡的地牢,而戰士女王關進地牢的妖精與狼人,成為巫妖王破除限制的養分。 巫師部族繼承人札爾與戰士公主希望意外放出了巫妖王,擁有魔法的希望拒絕了札爾的提議,決定繼續待在戰士鐵堡;回到了巫師部族的札爾,卻被關進了巫師監牢,悄悄地準備越獄。 被釋放的巫妖王,帶領著藏入隱蔽角落的巫妖大軍,準備捲土重來……

內文試閱

  第一章:逃出戈閔克拉監獄是不可能的任務      時間是仲冬末之夜前兩個星期,午夜過後一刻鐘,戈閔克拉監獄――黑魔法及邪惡巫師再教育與遷善中心――最陰暗的高塔外牆上,一個十三歲男孩抓著隨時可能散掉的自製繩索,搖搖晃晃地掛在窗外。      (這所監獄的名字很長,它不是什麼普通監獄,而是野林中最牢固、最難以攻陷的監牢。)      男孩的名字叫札爾(英文拼法是「Xar」――別問我為什麼,拼字是門奇怪的學問),此時此刻,他真的、真的、真的不該在那裡。      他應該在監獄「裡面」,而不是在窗戶「外面」,掛在海平面上五十英尺的高空。這是監獄最重要的規定之一,札爾應該很清楚才對。      可是,札爾不是那種乖乖守規矩的男孩。      札爾總是先行動後思考,之所以被關進戈閔克拉遷善中心、被稱為巫師王國四代以來最調皮、最粗野的男孩,都是因為他沒有三思而後行。      我把札爾做過的事情說給你聽,你自己判斷他是不是巫師王國最調皮、最粗野的男孩……      過去一週,札爾做了這些壞事:      他在野山怪獄卒的葡萄酒裡下了睡眠魔藥,結果那不是睡眠魔藥,而是詛咒魔藥……他為了爭取逃跑的時間,把德魯伊最高統帥部所有人的屁股都黏在椅子上――但他忘記把椅子黏在地板上,所以德魯伊全都帶著黏在屁股上的椅子追趕札爾……他偷喝了一些隱形魔藥,結果只有他的頭隱形,負責再教育的德魯伊走進札爾的牢房時嚇了一大跳,還以為有無頭幽靈入侵監獄……      這些不算是札爾故意做的壞事,而是他嘗試越獄過程中發生的種種意外。札爾雖然是個隨遇而安、自在樂觀的人,關在獄中這兩個月對他來說也不好過,在監獄裡,他壓力大到平時翹起來的頭髮垂了下去,有時他甚至覺得自己走投無路了。      所有人都曉得,關在戈閔克拉的囚犯不可能越獄,但札爾從不在意成功的可能性,因此,即使別人看到他現在的處境會覺得他很慘,以一個抓著隨時會斷裂的繩索、在住著笨拙水怪、刀鰭魚和血鬍子的海洋上空晃來晃去的人而言,札爾對自己的表現十分滿意。      他那雙毫無睡意的眼睛,閃爍著興奮與希望的光芒。      「你們看!」札爾驕傲地小聲對伙伴們說。「我就說可以逃出去!我們做得超棒!我們已經快要逃出去了!」      札爾說得沒錯,他們能走到這一步已經很了不起了。      戈閔克拉黑魔法及邪惡巫師再教育與遷善中心,是為了囚禁魔法世界最恐怖的怪物而建,關在這所監獄裡的魔法生物數不勝數,有床邊妖怪、大小和野蠻程度不一的山怪、巫師肯特傑克、熊地精、凱爾派水魔還有陰森安妮絲,甚至,很久很久以前滅絕的恐怖生物――巫妖――也曾被關進戈閔克拉。現在,一度絕跡的巫妖又重返野林了。      從來沒有人成功逃出戈閔克拉監獄,即使是黑暗小妖精、巨大又可怕的野山怪和擁有殘暴魔法的邪惡巫師也一樣。當然,有不少人和魔法生物試過,多年來,小妖精們也時常講述囚犯逃獄失敗的傳奇故事――但從來沒有人活著逃出戈閔克拉。      就算你僥倖逃出監獄圍牆,牆上的骷髏沒有發出尖叫警報,你也離不開戈閔克拉那幾座陰森高塔所在的七座小島。這七座小島位在波濤洶湧的海上,人們為這片海洋取了個漂亮的名字:骷髏海,即使你沒有被危險的海水吞噬,凶殘的血鬍子人魚也會從海底的淹溺森林游上來,把你拖回他們的洞窟。      札爾是巫師之王――魔法大師恩卡佐――的兒子,又是個魅力十足的男孩,身邊聚集了不少追隨者。      現在,他身邊有五隻小妖精(風暴提芬、時失、鬼燈籠、亞列爾和芥末念),他們看起來像迷你人類和憤怒的昆蟲綜合體,長得很美,卻也十分凶猛。除此之外,札爾身邊還跟了三隻體型稍小、長得像蜜蜂的魔法生物(吱吱啾、嗡嗡咻和寶寶),他們是還沒爬進蛹裡化為成年小妖精的「毛妖精」。      小妖精的身體會發光,有時像夜裡的星星一樣明亮,不過這幾隻小妖精不想被人看見,所以他們只讓身體散發微乎其微的光芒。      這幾隻小妖精是札爾忠誠的追隨者,他們之前安靜又隱形地溜進戈閔克拉監獄,試圖幫札爾越獄。      「主人,逆說得對!」其中一隻毛妖精――吱吱啾――小聲說。吱吱啾有六隻腳,體型比大黃蜂大一點,仍小到能坐在人類手上。他興奮地在札爾的頭旁邊飛來飛去,說:「逆說的『永遠』是對的!所以逆是領袖,逆永遠不會讓我們遇到危險!喔喔!這是什麼超級無敵好玩有趣的山洞?」      那座「超級無敵好玩有趣的山洞」,其實是嘴巴大開的骷髏頭,吱吱啾飛進去一探究竟時,骷髏頭的嘴巴不祥地「喀啦」一聲闔起來,眼眶彷彿還有眼皮,也跟著緊緊閉上。「哈囉?」吱吱啾在骷髏裡焦急地嗡嗡作響,小小的聲音在裡頭迴響。「哈囉?窩覺得窩被困住了!」其他小妖精笑到差點忘記飛行,札爾連忙緊張地警告他們:「誰都不准越過城牆!這座城堡周圍有魔法結界,進來沒問題,可是不行穿過結界出去!」      骷髏頭在札爾搆不到的位置,他不得不用繩子綁住腳踝,冒著摔死的危險,倒吊著救吱吱啾。札爾非常、非常小心地打開骷髏頭的顎骨,讓吱吱啾飛出來。吱吱啾得意地尖呼:「窩沒事!大家別擔心!窩『沒事』!」      札爾拉著繩子盪回去,爬到牆上一個石磚稍微凸出、較能安全地站著的地方。他對興致勃勃的同伴解釋,那些骷髏頭會尖叫,它們是戈閔克拉的終極防衛措施之一。就算你只有一根手指越過監獄的邊界,骷髏頭也會張大嘴巴發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尖叫,接著,被叫聲喚醒的獄卒會一起來追殺你。      札爾冒生命危險救吱吱啾這件事,並不令人意外。他年紀輕輕就時常帶著一眾追隨者惹是生非,但也總是儘量幫追隨者「化解」是非,即使這讓自己陷入危險,他也不會退縮。      除了小妖精和毛妖精,札爾身邊有隻會說話的渡鴉――渡鴉看見札爾倒吊著從會尖叫的骷髏頭口中拯救毛妖精,嚇得用翅膀遮住眼睛――還有一隻身高七呎半、名叫孤狼的孤獨胡言尖齒狼人。札爾提到戈閔克拉的獄卒時,孤狼發出焦慮的低哼。      札爾是在監獄裡認識孤狼的。和孤獨胡言尖齒狼人當朋友不是非常明智的選擇,但無論是札爾或狼人都沒有別的選項,因為他們都想逃離這座監獄。      孤狼壓抑地發出不滿的號叫。      「那個狼人在說什麼?」渡鴉問道。      會說話的渡鴉名叫卡利伯,他本來長得很漂亮,但他奉魔法大師的命令防止札爾惹麻煩,這份不可能的任務和隨之而來的憂慮,害他不停掉羽毛。      「他的意思好像是:我們為什麼往這邊走?」札爾說。      在場只有札爾學過狼人語,但札爾上課總是不專心。而且狼人說話口齒不清,有時「唔」會聽起來像「咕」、「嗚嗚啊啊啊」會聽起來像「呃呃嘎啊啊」,很容易翻譯錯。      「我們往這邊走,」札爾解釋。「是因為我們要溜進德魯伊統帥的房間……這是我們越獄計畫很重要的環節……」      孤狼驚恐地小聲嚎叫,他大力揮動毛茸茸的爪子,差點忘記抓緊繩索。      「你不該越獄的!我們也不該幫你!」卡利伯緊張地搧著翅膀說。「但假如我們真的要幫你越獄,不是該低調一點嗎?粉碎者和你的動物在西邊城牆外等我們……」      (粉碎者是長步高行巨人,他和狼、雪貓與熊也都是札爾的同伴。)      「我們應該去和粉碎者他們會合才對啊!」卡利伯指出。「我們應該趕快從西邊城牆跳下去找他們,不該把越獄的計畫告訴別人,更不該去找典獄長喝香草茶聊天!」      「所以從來沒有成功逃出這間比腋窩還臭的鬼地方。」札爾說。「孤狼,你之前也想越獄對不對?你試過幾次?」      狼人咕噥一聲,聽起來有點像:「二十三……」      「我就說吧。」札爾說。「大家,相信我!我有一個計畫,這應該是野林史上最狡猾、最出色、最大膽的越獄計畫……」      札爾這個人有很多優點,可惜他一點也不謙虛。      一小群魔法生物一吋一吋沿著繩索往下爬,來到德魯伊統帥房間的外側窗檯。他們往窗內偷窺。      這間房間也許是星形,或是圓形,或是五邊形,誰曉得呢?牆壁會在你眼前自行移動,地板浮動的樣子和海浪沒兩樣,天花板和天空幾乎沒有差別,光是看到這樣的房間就足以讓人頭暈目眩。      房間裡只有一樣東西沒有亂動,那是一張巨大的書桌。      三個巫師坐在書桌旁談話。      其中一個巫師是戈閔克拉監獄的德魯伊統帥,札爾指向德魯伊統帥手裡的法杖。      「我們來這裡,就是為了它……」札爾悄聲說。「因為德魯伊統帥的法杖可以控制城堡裡的所有東西。」      「喔喔喔不……喔不不不……」渡鴉卡利伯震驚又急迫地輕聲說。「你的計畫,該不會是偷走控制城堡的法杖吧?」      札爾點點頭。這就是他大膽的計畫。      「太太太聰明啦!超級無敵聰明!」吱吱啾尖聲說。他激動地飛來飛去,激動到差點吐出來。      「噓……」其他魔法生物小聲提醒他。      狼人輕輕「嗯」了一聲,或許是表示贊同。札爾的計畫還不錯,至少這是孤狼沒有嘗試過的做法。      然而,札爾和毛茸茸的狼人並肩偷窺房裡那三個人時,他嚇了一大跳,差點摔下窗檯。      因為,他突然認出了和戈閔克拉監獄德魯伊統帥談話的另外兩個巫師。      「那是我父親……還有我哥哥……」札爾小聲說。      沒錯,房裡的人確實是魔法大師兼巫師之王兼札爾的父親――壯闊的恩卡佐――以及札爾的哥哥劫客。      札爾感覺到恐懼和羞愧感在體內蔓延,一開始只有胃不安地翻騰,接著,羞愧讓他的臉又紅又燙。      札爾被德魯伊士兵逮捕時,恩卡佐和劫客剛好出遠門,到巫妖山脈評估巫妖對巫師部族的威脅。      所以,他們還不知道札爾被關進戈閔克拉監獄的原因……札爾非常、非常不想讓父親和哥哥發現真相……      札爾把耳朵湊到窗邊,勉強能聽見三個巫師的對話。      「你們德魯伊趁我不在,偷偷摸摸地溜進我的王國,把我的兒子綁走了!」恩卡佐氣沖沖地說。「我要你立刻放了他!」      札爾的父親恩卡佐是個個子很高、法力高強的巫師,他的法力強到別人很難直視他,他身體輪廓在魔法的作用下不停變動,說話時魔力會以雲朵和蒸氣的形式從頭頂冒出來,十分壯觀。此時恩卡佐看上去有點疲倦,因為他很努力帶領人民對抗巫妖,已經身心俱疲。      德魯伊統帥比恩卡佐還要高,他身材細瘦,長相尖酸刻薄,一雙眉毛長到被他編成辮子。他年紀很大,身體變得和樹有點像――手指像細枝一樣彎折、扭曲,一張臉和古木的樹皮同樣又綠又皺。      德魯伊統帥沒有惡意,但他深信自己想的一切、做的一切都是對的,其他人都錯了。隨著時間過去,這樣的想法非但不會讓你變溫和,還會讓你變得刻薄而不近人情。我們變老的時候,原本的個性會越來越濃縮,這位德魯伊統帥也是一樣,如果每個人都是一種飲料,那他想必是最難聞、最毒的飲料。樹皮般皺巴巴的臉上,嵌了兩顆惡狠狠、老愛批判別人的小眼睛,那雙尖爪般的手也總是緊緊握著法杖。      「我把札爾關在這裡,不是為了好玩!」德魯伊統帥怒斥。「他來到這座監獄才短短兩週,就完全擾亂了這裡的秩序!他沒來由地趁「號叫毛屁股山怪」在牢房裡睡覺時,偷偷剪了那頭山怪尾巴的毛髮,過了五天那頭山怪還氣得整晚號叫,害西塔的其他人都睡不著覺……」      「喔,」恩卡佐若有所思地說。「我還想說遠方為什麼會傳來奇怪的叫聲,原來是這個原因啊。」      「我才不是沒來由這麼做!」札爾悄聲對同伴說。「有了那些毛,我才能完美地假扮成留鬍子的大腳怪士兵……」      「札爾,沒有人會相信你年紀大到可以留鬍子!」卡利伯指出。「而且大腳怪士兵身高都超過六英尺!」      「我的完美計畫的確有一點點瑕疵。」札爾承認。      那還不是唯一的瑕疵――號叫毛屁股山怪冬季換毛時,會變成漂亮的午夜藍,札爾的裝扮不到五分鐘就被德魯伊獄卒識破了,因為他們和卡利伯一樣,不相信世界上有留著藍鬍子、只有五呎高的大腳怪士兵。      德魯伊統帥還沒說完,他忙著列出札爾在監獄裡做過的每一件壞事:      「……他趁我的侍衛巡邏的時候,在他們褲子裡放癢癢粉……他偷了獄卒的披風和斗篷,丟進吸血狗的犬舍……他把野山怪的臭襪子丟進大家的早餐燕麥粥,那頓早餐吃起來像噁心的臭雞蛋……」      「都是意外……這些不是意外就是誤會……」躲在窗外的札爾小聲說。      「然後,那個肆無忌憚的小鬼,」德魯伊統帥終於說到最後一件事了。「竟然在德魯伊最高統帥部全員安安靜靜地坐下來享用晚餐時,把我們的屁股都黏在椅子上!那個小鬼實在不可理喻、莫名其妙、不可饒恕!」      最後這件事令德魯伊統帥特別憤怒,因為他是個有威嚴的人,他一點也不喜歡黏著一張椅子去醫療所看診。當時他無可奈何地用斗篷罩住椅子,但那是一張很大的椅子,喝了一堆詛咒魔藥的野山怪獄卒看了一直指指點點,到現在,德魯伊統帥想起那幾隻野山怪說的話,還是覺得羞憤難當。      「那還滿好笑的。」札爾回想起當時的情景,笑著坦承。「可是那也是意外!誰叫他們要把我關在這裡,我當然會想辦法逃獄啊!」      「你說的這些,不過是我兒子調皮搗蛋。」恩卡佐鬆一口氣說。「我知道他有時候很煩人,他早該變成熟了,但這些事情並不邪惡……他只是厭倦了監獄裡的生活,老實說,我一點也不怪他……」      「我是戈閔克拉的典獄長,」德魯伊統帥抿脣說。「怎麼可以讓你兒子完全毀了這裡的秩序?他被關在這裡,是因為他嚴重威脅到魔法社會。」他邊說邊站起來。「話雖如此,我可以帶你去看他,你親眼看到他就知道了,他現在很安全。跟我來……」      德魯伊統帥的房間裡,擺著許多巨大的鏡子,這些不是普通的鏡子,你可以在鏡中看見城堡裡每一間房間。戈閔克拉監獄的德魯伊統帥能隨時看到整間監獄的狀況。      德魯伊統帥指向鏡子,一面鏡子變得模糊不清,漸漸浮現監獄戒備最森嚴的區塊——一間小牢房內部的景象。      「房間是空的。」巫師之王恩卡佐說。      正如恩卡佐所說,牢房裡空無一人。      德魯伊統帥不可置信地盯著空空蕩蕩的牢房。「怎麼會這樣!」他說。「這是札爾的牢房沒錯啊……他到底在哪裡?」      「你們這裡不是全野林最牢固、戒備最嚴的監獄嗎?」恩卡佐厲聲說。「你們該不會把我十三歲大的兒子弄丟了吧?」      「太奇怪了……」德魯伊統帥又氣又急。他朝每一面鏡子眨眼,鏡子迅速變得模糊又清晰,照出一間間牢房,監獄裡有野山怪、有巫婆黑安妮絲、有復仇妖精……就是沒有札爾的蹤影。「一定有完全合理的解釋……一定是獄卒幫他了換牢房,沒有告訴我……」      「天啊,我的天啊……」恩卡佐懶洋洋地說。「這也叫秩序嗎?我不得不說,看樣子你和獄卒溝通不良啊……統帥,我再重複一次,我的兒子在哪裡?」      「我在這裡。」一道聲音從他們背後傳來。      不幸的是,三名巫師遠離德魯伊統帥的書桌、站到鏡子前時,他們沒有取走擺在書桌上的法杖。      他們現在很、慢、很、慢地轉身……      ……札爾就站在書桌前。      他身邊是隻七呎高的狼人,頭上有群飛來飛去的小妖精,以及一臉愧疚的卡利伯。      德魯伊統帥、恩卡佐和劫客看著札爾的表情,我們能用一個小妖精詞彙形容。      那個小妖精詞彙是「目瞪結舌」,更準確地說,是徹底「莫名思議、張口呆呆、目瞪結舌」。

延伸內容

【媒體讚譽】
「能征服世界的故事。」——《衛報》 「幽默好笑的故事,有傻傻的笑話、有鬧劇,還有機智的對話……而貫串全書的主題,是對差異與不同的包容。作者的文字洋溢同理心,也鼓勵讀者同情他人。悄悄將孩子引導至正確的方向後,讓他們得到自己的結論,比強硬說教好得多——我認為科威爾身為作者,和讀者形成了一種信賴、一種默契,這份雙方都能感受到且尊重的默契,正是科威爾大受歡迎的原因之一。」——書包網 「科威爾最新的作品,是一個多采多姿的奇幻世界,有巫妖、小妖精、食肉植物,還有會說話的渡鴉。書中好鬥的少年男女主角都有各自的優缺點,他們勇敢、自私,在渴望得到父母肯定的同時,也不願意犧牲自己的獨立性,角色個性真實到有點可怕的地步。故事旁白知曉一切,敘事口吻恰到好處,沒有老生常談、倚老賣老的嫌疑。讀者必然會愛上這個想像力豐富的世界、幽默的對白與旁白……這是個歡樂的魔法冒險故事。」——柯克斯書評 「集娛樂、刺激與恐怖於一身,令人迫不及待想看續集。」——《小週刊》雜誌 「科威爾的新書好笑、充滿深意,同時意外地睿智又活潑,又是一部力作。」——《星期日泰晤士報》 「科威爾的世界描寫得極為詳盡,令人沉醉……這會是一部流芳百世的作品。」——《觀察家報》 「作者手繪的插圖是本書一大特色,不僅傳達故事氛圍,還將讀者送入魔法世界,讓人陶醉在故事中。」——親子教育網 「克瑞希達.科威爾終於回應《馴龍高手》書迷的期望,出版了巫師、戰士、魔法與兩個超棒的小英雄粉墨登場的新故事。」——《獨家報導週刊》 「本書極為優秀。它為我們介紹全新的奇幻世界,世界設定奠基於我們熟悉的歷史與神話傳說,只不過這次不是北歐神話,而是古不列顛那片有著強大魔法與黑暗、神祕森林的土地。故事帶我們展開充滿懸疑與驚喜、高潮迭起的旅程,科威爾的寫作特色展露無遺,即使在平靜自省的時刻,故事也從不拖沓,敘事文字則幽默、堅毅又非常有深度。搭配作者自己繪製的插圖,風格粗糙的圖案與潦草的註釋和文字搭配得天衣無縫,組合成設計精美的精裝書。」——《衛報》 「克瑞希達.科威爾保留了先前讓作品大受歡迎的特質,卻也和緩(又巧妙)地引導年輕讀者進入更深刻、更豐富、更奇幻的領域。她也遵照同樣的模式,對兒童文學領域作出貢獻,成為現代兒童小說的英雄人物。」——後波特魔法小說網 「……從頭到尾維持了驚奇與混亂的氛圍。科威爾技巧高超地結合了冒險與玩鬧,寫出令年輕奇幻小說迷心滿意足的故事。」——《出版人週刊》 「我非常享受這本書,因為在某些懸疑橋段,即使推測出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十之八九還是會被接下來的展開嚇到。這是一本好玩又優秀的書,我喜歡故事環環相扣的情節,你一旦被吸進去,就再也無法放下書本,而且結尾令人高懸著一顆心,等不及看下一集!太精采了。五顆星。」——《小學時報》 「……時而嚴肅、時而辛酸、時而富有哲理、時而恐怖,而貫串全文的,是科威爾平易近人的幽默感。」——《泰晤士報文學增刊》 「刺激又潛力無窮的開端……緊接著是奇妙的魔法冒險,故事充滿神話生物、扣人心弦的情節,以及正邪之間史詩般的掙扎。」——《蘇格蘭人報》 「滿是喧鬧的氣氛與幽默感,彷彿被人頑皮、淘氣地繪在紙上……書中角色——沒有魔法的小巫師『札爾』,與擁有魔法湯匙的戰士公主『希望』——都令人移不開視線。」——《蘇格蘭先驅報》 「贈予新舊書迷的故事饗宴。」——《S雜誌》 「《昔日巫師》滿是科威爾奇特的手繪插圖,故事和《馴龍高手》系列同樣想像力豐富、好笑又暖心,是部步調明快又刺激的作品。這必然會是又一部大受好評的系列。」——《庚思博羅回聲報》 「滿是喧鬧的氣氛與幽默感,彷彿被人頑皮、淘氣地繪在紙上,書中角色也都令人移不開視線。」——《格拉斯哥先驅報》 「科威爾的新書好笑、充滿深意,同時意外地睿智又活潑,又是一部力作。」——《愛爾蘭星期日泰晤士報》 「令人沉迷的冒險。集娛樂、刺激與恐怖於一身,令人迫不及待想看續集。」——《小週刊》雜誌「娛樂性超高又爆笑的冒險故事,是適合窩著閱讀或和大人共讀的視覺饗宴。」——《斯旺西南威爾斯晚報》 「如果你的孩子愛看《馴龍高手》,他們肯定會大愛最新的《昔日巫師》系列。」——《家庭旅遊》雜誌 「札爾、希望、魔法生物、告示與地圖等插圖,都是《馴龍高手》書迷熟悉的風格,但是《昔日巫師》的風格較為黑暗,近似《怪物來敲門》。只要你喜歡『世上曾存在魔法』的故事,就會喜歡這本書。」——《學校圖書館員》雜誌 「充滿奇特的插畫,是步調明快的一本書。」——《康沃爾時報》 「滿是科威爾奇特的手繪插圖,故事和《馴龍高手》系列同樣想像力豐富、好笑又暖心。」——《域斯咸領袖報》 「以古不列顛為背景的奇幻新世界。本書敘事扣人心弦,幽默的插圖與圖畫為文字增添韻味與色彩。對喜歡快節奏冒險故事的青少年讀者而言,是必讀讀物。」——英語協會 「巫師、戰士、小妖精與雪貓的精采奇幻冒險。」——《書商雜誌》 「火速行進的故事。」——英語教學網 「我把這本書推薦給喜歡長篇冒險故事的人,九到十二歲讀者應該會喜歡這本書。這應該是我讀過最優秀的故事之一,滿分十分,我給十分。」——《科克回聲晚報》

作者資料

克瑞希達.科威爾(Cressida Cowell)

畢業於牛津大學,並於中央聖馬丁藝術設計學院修習繪畫。英國著名童書作家、插畫家,作品的插畫及文字皆是她自己所繪製。其作品曾榮獲英國歷史最為悠久的「小聰明童書獎」。《昔日巫師》系列書中地貌是以克瑞希達祖母的故鄉——索塞克斯郡——為原型,她現在和丈夫、三個孩子與一隻名叫「鴿子」的小狗住在英國倫敦。 代表作:《馴龍高手》系列、《昔日巫師》系列等書。

基本資料

作者:克瑞希達.科威爾(Cressida Cowell) 譯者:朱崇旻 出版社:尖端 書系:奇炫館 出版日期:2020-09-08 ISBN:9789571090849 城邦書號:SPB7D000142 規格:膠裝 / 單色 / 448頁 / 14.5cm×21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