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日
目前位置: > > > >
印心.超生:禪宗第八十五代宗師 悟覺妙天禪師的慈悲行誼與智慧開示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印心.超生:禪宗第八十五代宗師 悟覺妙天禪師的慈悲行誼與智慧開示

  • 作者:趙詠珍
  • 出版社:時報出版
  • 出版日期:2019-10-29
  • 定價:360元
  • 優惠價:79折 284元
  • 書虫VIP價:284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69元
本書適用活動
12月會員日:新書最熱賣,買就送$50
  • 2019xmas

內容簡介

禪宗第八十五代宗師悟覺妙天禪師,祂在中國禪宗佛教史上,是繼六祖慧能大師之後,一位繼往開來、承先啟後的歷史性的關鍵人物,祂做了歷代祖師沒有完成的事,祂把禪宗普及發揚光大,讓更多人認識什麼才是世尊留下,「不立文字,教外別傳,一世成佛,禪宗印心大法」,祂把人間道場,變成天上淨土,推廣建立到台灣每個城鎮交通最便利的地方,及海外。祂選擇不剃度,更利於入世廣交各方賢達有志之士,廣傳佛法,只要有志士仁人,想請益禪師,利國惠民方略及生死解脫大法,祂必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只要是為國家為百姓好的,祂必傾囊相授。祂道成肉身再來人世間,為禪宗再續法脈,把「印心佛法」再次發揚光大,在人世間祂化現一位具有大智慧、大能力的先知、善知識及晚年時的政治救國救世活動家,祂更不吝把祂所知的救國救世策略,告知來請益的政治和商界的高層人士,指出國家未來方向。更突破的是祂見到國家危如懸絲,祂更以八十六歲高齡親自上陣,組織國會政黨聯盟,定出救國綱要,與各方志士仁人維繫一種互相尊重,及互動的友善關係,但背後卻有著禪師最重要的心願,就是希望台灣這塊土地上的每位老百姓,生活得更富足更安康,並在安康之餘,才能有更多時間來「禪修」,認識人生最重要一大事,找到回永恆家的道路。 孔子說:「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眾星拱之。」還說:「君子(主政者)學道則愛人」「人能弘道,非道弘人」,師父一如孔子政治理念,本著正心愛民正確治國理念。祂對禪宗大法及如何讓人身心靈健康自在安心更是具有最大的貢獻,相信在人類歷史上會是一個崇高的肯定及歷史的定位,祂所說的法語,必是弘揚佛法,最珍貴的唯一法寶,祂的人生只能說是這個時代一個永恆及最明亮的傳奇。

目錄

悟覺妙天禪師序 靈性的嚮導 編著者序 寫不完、道不盡師父對世人的大愛和恩典 悟覺妙天禪師簡介 悟覺妙天禪師的慈悲行誼 第一講  悟覺妙天禪師法脈傳承 第二講  禪師的修行歷程和歷史典範 第三講  得聞正法 禪宗第八十四代宗師敬哉禪師接引 第四講  禪師大願 地球佛國 第五講  師父的法難 也是歷代宗師洗禮過的浩劫 悟覺妙天禪師的智慧開示 第六講  印心佛法修行法要 第七講  學習印心佛法首重「開悟」 第八講  禪宗的傳承「印心佛法」 第九講  禪師談禪的境界 第十講  禪師談禪的真面目 第十一講 開悟解脫 徹底懺悔 第十二講 生命的秘密 第十三講 作佛的智慧 第十四講 佛陀成佛正法與超生命禪 第十五講 宇宙聖靈之光 眾生靈性的依歸 見證   上師慈悲法身引導 禪定見證佛經實相――覺妙義明 見證   無上菩提 成就指南――覺妙宗明 見證   我的師父 平凡中見其偉大――覺妙地明 跋 參考書目

序跋

【悟覺妙天禪師序】靈性的嚮導
靈性來人間投胎有其神聖的目的,就是為修行而來,不是為生兒育女、升官發財而來。期望這一趟來人間了能找到明師修到正法,找到回到靈性故鄉的路。可惜大多數人都迷失在娑婆世界的太虛幻境,終其一生只知為自己心理或生理欲望的滿足而忙碌,在爭名逐利聲色犬馬的生活中,忘卻內在真我(靈性)真正要的是什麼?就這樣一生又一生反覆著。 在故鄉(佛界)的智者,看到人類沉淪生死輪迴的痛苦,心生惻隱之悲心,不得不也下來人間,和光同塵,接引教化,千方百計想帶所有靈性回家。可是回家的路有別於世間的馬路或高速公路,那是非物質的光,是普通人肉眼看不見的光,故稱為「光明大道」。 肉眼在宇宙光譜中能看到的部份只佔不到五%,其餘九十五%因看不見,統稱為暗物質,其實非物質。就是人類普遍執著於「眼見為憑」的科學精神,而身耽誤光明大道的探索。 要找到真正的真理大道,只有修行釋迦如來真傳的禪宗正法、在「戒、定、慧、解脫」的修行過程,將自己的物質細胞淨化提昇到精神的層次面產生精神體,再讓精神體昇華到光的層次,以此光體來見內在的本體(自性),這才是真正的見性,換言之,就是找到真正的自己。 此時才是真正修行的開始,修能成就佛菩薩、回佛國故鄉的正法(光明大道),此時光明大道才現端倪。禪宗是見性起修,就是這個道理。禪宗「佛心傳心」傳的就是聖靈之光(佛光),禪門弟子修的就是「光」。 「見性」與「成佛」是此光明大道的起點與終點,只要踏上返鄉的道路,返回故鄉(佛國淨土)就指日可待。我常對弟子們說,我從故鄉來,深知故鄉路,跟著我這位嚮導,我帶你們全部安返家園,絕不會迷路。 有位弟子趙詠珍女士,由於她的宿世善根因緣,才入門不久就能見證禪宗正法的諸多不可思議力量,於是發心要介紹我這位嚮導給有緣人,寫了一本《印心.超生:禪宗第八十五代宗師 悟覺妙天禪師的慈悲行誼與智慧開示》,想告訴世人我這位來自北極星(紫薇星又名智慧星)的嚮導,在寶島台灣己一步一腳印,默默耕耘快四十年,真心想帶一群人回家。太多人因不認識我,才不肯登上我開往佛國的法船,實在令人惋惜。趙女士救世心切,用心良苦,幫我宣傳法船資訊,好讓更多有緣人趕乘佛國法船,開往常寂光淨土,故我樂為之作序。  佛祖心印禪宗第八十五代宗師 悟覺妙天謹識
【編著者序】寫不完、道不盡師父對世人的大愛和恩典
筆者學佛了十六年,在更早求學年輕時,也在基督教中一直不斷尋找宇宙真理, 更在諸多古代聖賢書籍、易經等浩瀚叢書中,找尋何為究竟永生、究竟解脫,卻不得其解。 生命對我們來說就是一個恩賜,意識到每個人的獨特性,要歷經多少艱辛才能達到如今這種狀態,或者說,要經歷多少個生、多少個死,直到福慧因緣具足,才能明白生命的真諦,也才活出滋味,雖然一路荊棘,又驚鴻般的短暫,但是卻要像夏花一樣絢爛,更要勇敢的接受生命中的一切。 這是一個美麗卻有遺憾的世界,生死如謎般的令人不知所措,一個人要歷經多少的生生世世,才能等到這樣的一個「盼」,才能讓今生不虛此行? 「人在做,天,真的在看」,福德、善緣、願心都具足了,這是我這一生最大的幸運和福氣。我永遠忘不了二○一七年十月二十一號,師父在台中中興大學的一場演講,師父講「佛陀成佛正法與超生命禪」帶給我的震撼,真是筆墨難以形容。機會是給準備好的人,從此開始了我人生奇妙的行旅,感恩上天給了我這個福份, 找到了自己所要追尋的聖人,並把祂的一生奇妙恩典分享給天下有緣人。 累世的浮沉,就等這一刻,百世一人,小女子何德何能有此因緣、福報,竟能夠為全宇宙無量世原始至尊、最不可思議奇哉聖妙的大佛祖,寫下我對祂永恆的感恩,謝謝祂在這一世揀選了我,拯救了我的法身慧命,讓我不再掉入茫茫痛苦的輪迴深淵中…… 這位證道的住世聖佛,應該就是現在佛教徒心靈中一直尋尋覓覓,最渴望求遇到真正證道成佛的世尊,是讓自己心靈得度的明師!寫不完道不盡……祂對世人的大愛和恩典,感恩師父大慈大悲的不離不棄,感恩祢的再造之恩,弟子今生不虛此行,幸會了! 弟子趙詠珍 恭敬頂禮

內文試閱

第三講 得聞正法 禪宗第八十四代宗師敬哉禪師接引 每代的禪宗大師都有祂們求道的傳奇故事,最為耳熟能詳的就是達摩祖師,還有六祖惠能宗師的故事,身為禪宗八十六代宗師的入室弟子,我跟很多人一樣對師父求道的過程充滿了好奇,後學雖然進來本門不到兩年,但在自己及母親的身上,發生太多不可思議的事情。這是我學佛十六年來從來沒有遇過的,更讓我對我的師父充滿了高度的好奇心及尊敬,在此分享我的恩師的求道過程。 師父在想走修行這條路之時,雖然心中有佛,但是對於修行的概念,還是很模糊。所以一開始,師父想:「我是不是要請一尊佛來膜拜呢?」正好有一位朋友去了某個神壇,他來邀師父,說那是某老祖,有神通,很靈。 神堂佛堂 訪師求道 由於師父從小只在家中或到廟裡拜拜,神壇的儀式與規矩一概不懂,所以師父先在一旁觀察。看到十幾個人去到那裡,都會跪在拜墊上拜三拜,然後再起身,師父朋友也拜了。輪到師父時,祂也依樣畫葫蘆。 當師父跪下來,將頭低下來剛要拜的時候,隨即感覺好像坐船一樣的搖晃,師父問周遭的人剛剛發生地震嗎?每個人都說沒有,師父又跪,還沒開始拜,又晃,晃得非常厲害,屢試不爽。即使是如此,師父最後還是拜了三拜。 當時師父不解,難道每個人在拜的時候,都會這樣像坐船一樣的晃嗎?師父問那位朋友,他說他們都不會發生這種情形。此刻師父瞭解到這其中必定有原因。 師父當時還在上班,因為這位朋友的因緣,所以每周末跟他們跑神壇、廟,他們全臺維繫的神壇很多,包括東部也有。 早在師父還沒有修行以前,認識一位朋友,他的佛堂叫做五佛堂。他告訴師父一個故事,說他曾經跟人比賽,指到哪一顆星星,一定要讓它掉下來,另一個不讓,比到最後吵起架來。另外他還告訴師父,「你啊,小時候曾經被一隻牛的牛角,給你撞了一下。」師父想了一下,那是有的。當時因為空襲,師父舉家搬到鄉下,師父因著好玩幫叔叔放牛,牛突然用角戳了祂一下。 這位朋友雖然開佛堂,但他所講的話,比較屬於神教方面。後來他又告訴師父,將來要有得掌龍鳳旗的人,才能讓這個世界得到太平。師父開始訪道後,某一個周末到了新營的龍鳳廟,發生了一件事,讓師父想起那位五佛堂的朋友跟祂說的這番話。 師父一行四人到達之後,介紹祂去神壇的那位朋友,突然在佛堂前面半蹲著走路,走了好幾圈,他一邊走一邊說,他不是自願這樣做,他大概是做了什麼錯事被處罰了。師父才了解這個道理,以前都不知道。後來師父說,「應該慈悲啊,走得那麼辛苦。」話還沒說完他就起來了。 然後,每個人都寫了「天文字」,但師父完全看不懂。那裡的人要師父也寫,師父回說沒學過不會寫,他告訴師父這個不用學,「你來的時候就會了,因為你從很高的地方來的。」於是師父用祂的心靈去畫,也就寫了天文字,對方說:「對啊,你會寫啊。你看,很高的地方來的。」當時師父也搞不清楚他說的是真還是假。 後來,突然有一個人來告訴師父,這裡的主人要送龍鳳旗給我。當時距離師父那位五佛堂的朋友告訴祂龍鳳旗之事,已經幾十年了。師父問龍鳳旗在哪裡?對方說,那是無相的,「他說給你,你就得到了。」因為師父不懂這些,於是回答:「好啊,感恩。」一行人就準備離開。 走出來以後,師父看到一扇緊閉的門,裡面也是一座佛堂。他們說主人出去了,不過師父想應該是在裡面閉關。為什麼呢?當師父看到門的時候,就像打開老式電視機一樣,電波啪啪響,門好似要打開。師父想看那門打開,但因為快要趕不及車班,於是被催著離開了。 離開之前,那裡的人又說,剛才說有個八卦要給祂,師父問什麼八卦?對方回答:「你就得就好了。」因為都不懂,師父一樣回答:「好哇,感恩。」就這樣一路懵懵懂懂的修行。 後來慢慢懂了,師父心裡開始有一股動力,促使祂去讀佛經、讀經典。師父也會比較其他的宗教,像是基督教的書籍,師父求學時期讀過《聖經》,其中記載以故事居多。 得遇明師 授記證道 佛教是講現在和未來的事情,講靈性的事情;基督教是講人間的事,以及信仰——只要信仰上帝,就可以往生天堂。佛教則要修行——信仰還不夠,堅定的信心還不夠,還要戒、定、慧、解脫。於是,師父當時對修行就有了一個確切的印象:要修「戒、定、慧、解脫」。 「那麼,我要修行,這個法哪裡來的?就是從釋迦牟尼佛處來。我要追根究柢,就要從佛開示的佛經開始著手。」師父修行就是這樣一路走過來的。 剛開始看佛經,師父也是似懂非懂,讀了一遍又一遍,才慢慢讀懂。等到師父修行過後,讀佛經更能心領神會,甚至現出境界給祂看,那時候師父已經有眼睛放光的能力了,看到金文會跳出金字來。 到最後,師父才走到禪宗八十四代宗師敬哉禪師的門下,這也是很奇特的修行,先在外面磨了一年才入門,進來再修八年,後來師父懂得很多了,也知道了受是怎麼一回事,以前在讀經讀到燃燈古佛授記,同時開示,多少年後祂會來到娑婆世界成佛,佛號釋迦摩尼——這個師父也了解了。等到祂自己證道的時候,也確切了解授記是麼一回事。 所以師父今天才真的看得清楚,所有的修行法門,是多麼地脫離實相界。 師父真的為他們感到可惜。真正可惜。 居士弘法 備極艱辛 證道之後,師父思考著:要現在家相還是出家相弘法?後來想,著白衣來弘法比較方便,得度的人也會比較多,最後師父才以在家居士之身來弘法。 當然,在家居士弘法一開始就碰到很多的困難,廣受質問。甚至還有修神通的人來質問師父:「你奉誰的意旨來這裡講法?」師父反問他:「你呢?你今天是領了什麼旨意來這裡問我呢?」他說:「我很神通,我一打坐,我可以到整個虛空界,我當然知道來你這裡,我問你,你奉什麼旨意來的?」於是師父想,如果不稍微顯一顯神通,還會被看不起。因為他說他有神通,有天眼通,所以師父化現一尊他認識的關聖帝君。 其實這不是師父化的,是師父請祂下來的。那個人一看到祂,馬上跪下來。口中立即說:「對不起呀!對不起呀!我不知道。因為我在定中,老是在虛空界飛飛飛,不曉得做什麼,我很害怕,我到處找,那我的師父在哪裡呀?」 他的態度那麼傲慢,師父心想要磨一磨他,「應該在外面,你再找一找吧!應該可以找到的!」然後那個人與隨他來的朋友一起騎著摩托車離開了。師父沒有說出來,大家不了解,修行人百百種,這類莫名其妙的人,師父碰到很多。 另外,還有一位學天文的教授帶學生來,一來就說:「今天我要請問你,你應該知道我的來意。」師父回答:「對不起,我不知道。」 於是他挑明了講:「我今天來這裡,是有人告訴我的。如果你是真的,那今天跟我講的那個是佛;如果今天不是你,跟我講的那個就是魔。」又說,「這個世間會救活人也會救死人的,不到三個人,你是其中一個。」 師父回答他:「對不起,我什麼都不懂,該怎麼救?」其實教授講這句話的時候,師父就聽懂了。一般人聽不懂「救死人」,人都死了還可以怎麼救呢?可以救,超度他就是救他。 於是師父一推、再推、三推,把他指到另外一處同修的地方去。那個教授第二天就去了同修那裡,也一樣得不到答案,連原本要送的水果也一併帶走。同修告訴了師父情況,師父也笑一笑。本來說要送什麼東西給師父,後來也沒有送。所以說,師父弘法也會遇到許多奇怪的人與事。 佛法難聞 明師難遇 所以,眾多修行人之中,師父覺得同修們最幸福、最幸運。師父敢說,無論修過其他法門,或初入門既一門深入,能夠踏進我們這個門,跟隨師父修行,真的是過去世修來的福報。這不是老王賣瓜自賣自誇,因為師父不打妄語,要講實在的話、真實的話,身口意清淨。 師父知道實相是什麼、有相是什麼。有相離實相幾億萬八千里,那就是幾億萬年,如果沒有修行正法,就要一直輪迴。 所以既然人身難得,佛法難聞,明師難遇,明師不是很有名的師父,而是已經修行到正果的師父,本門這三樣都齊備了,禪行菩薩們要成佛應該沒有問題了。 可是還有很多的人,雖有了難得的人身,但尚未聞到正法,也沒有辦法遇到明師,所以師父希望將來把我們的正法傳播出去。 出家眾如果不想跟我們在家居士一起修,那麼,可以來跟師父修至少半年,自己就會發現不一樣,再回去教眾,這一生已經教不完。 因為出家眾認為於在家居士的道場修行不方便,關乎面子的問題,其實倒不必這樣想,如果有哪一位出家眾能夠打破這個相,師父認為他就很有智慧,是大根器者,應該能成佛。最起碼能夠來,肯不恥下問,或是我們一起來討論。如果認為我們所討論的是真的,可以接受的,那麼我們再來進一步;如若不然,認為自己更高明,那麼我們就僅止於切磋。可以不要失掉更進一步的機會。 或者,若是實在不方便,來讓師父教三個月或六個月也可以,即已足夠這一生弘揚正法之用。為什麼呢?因為出家眾已修行多年了,只要觀念一改變,加上師父給予力量,給予方法,教予禪法,一定會不一樣,整個修行人都會改變。 等到這些修行人都得度了以後,又有很多動物界、畜生界的,甚至餓鬼界的、不知道已受苦多少年的眾生,我們再來度那一批,都一起超度。 修行人一方面要了解整個佛法的智慧,同時也要讓自己的修行層次跟著提升,師父傳「印心佛法」修行成就菩薩,成就佛是有一定的程序;還要修菩薩的六度波羅蜜,以及修十地菩薩,要同時修,而非僅停留於唸經、持咒、誦經,或者僅止於跪拜。 如果不想放棄自己原來的修行方式,不妨增加修禪定、修智慧、修解脫,求自己自度,而非只是求菩薩來度。 欲將佛經的知識轉變成自己的般若智慧,必須經過禪定的階段。禪定是這麼的重要,我們的印心禪法,就是讓大家在知道佛的智慧以後,能夠同步到達佛的智慧境界。 師父講過,所有十個法界都在我們的身心,好比我們的十個指頭就是十個法界,當我們禪定的時候,功夫成片的時候,我們會感覺到脈輪的震動和清涼,不要以此為滿足,一定要進入脈輪禪定;首先讓它清淨,然後進入到裡面入定,那裡面會現出一個法界來。 師父告訴一位美國核能工程師的弟子覺妙妙明禪定的訣竅,他依照師父所教的方法入定,他一禪定就有光顯現了。他定進去以後,發現對面有一個很光亮的世界,可惜他不敢過去。為什麼不敢過去?他告訴師父,因為他小孩還小,才剛出生,他擔心自己過去那邊之後回不來。 師父告訴他,應該要勇敢地過去,不會回不來的;過去以後,說不定一個爆炸——跟宇宙爆炸一樣的景象過後,看到一尊佛,又不一樣了,會有很多的現象,進入實相世界。 當你禪定的時候,進入到某一個法界,看到一些影像,要不取不捨。所謂不取,就是不要巴著它不放,或者是希望看到它還是有什麼變化;不捨就是不排除它,也不須做到「佛來佛斬,魔來魔掌」,持續入定;一直清淨定下去,當你證到實相的時候,那就是智慧。 修行人一方面要了解整個佛法的智慧,同時也要讓自己的修行層次跟著提升。所以,師父所傳的十脈輪、十個法界的清淨,是非常重要不可輕忽的。如果能夠真的清淨、解脫了,比什麼都有用處,同樣可以到達最高的境界。 修行的方法、步驟與你的智慧同步,這樣才是真正的真修實證,真正的修,真正的見證,這才是修行。無論你的入門時間長短,當師父在教的時候,講到某個境界,該境界就同時現前。 如果,大家都能夠同步見證,你的心同步相應,同步印心,師父講到某個境界,你就跟著到那個境界,這個法才是正法;要真正跟師父修行,要同步證道,師父會引導你們一步一步提昇上來。 如果一位傳法的法師、上師,或稱之為師父的傳法者,他在傳法時,話裡沒有力量,那就是還在有相界。 師父傳法則不一樣。我想許多人都見證到,師父傳法的時候,講話時都在放光,因為師父的心在放光,師父的眼睛在發光。雖然大部分人看不見,但是很多人還是會看得見,並寫信告訴了師父自己的所見。 尤其為大家開佛門的時候,整個大禪堂通室光亮;師父走到哪裡,我的心裡—接你們的心,還沒有開佛門時,他們看到很多人都發出光亮。 清淨七識 圓滿功德 師父為大家開佛門的同時,把你們的業力也接過來,這比受洗還有用;同時清淨你們的第六意識、清淨第七意識的一部份;其它的七意識要留在以後,自己要做功德去清淨它。 因為第七意識(末那識)就是你們的過去式;很難講清楚共有多少世,也許千百萬年,又或者千百年;末那識記憶著從無始劫以前到現在你所造的惡業,你自己所造惡業,當然要自己用功德去彌補。 因為你有愧疚,就會去行布施,或者去接引有緣人,來跟我們一起共修,讓他能夠走上成佛之路,讓他有成就的機會,也幫助他們超度靈性。 這些都做了以後,與修行的清淨功德、智慧連結在一起,你的第七意識自然就空掉了,進到光明藏。 般若船就在光明藏那裡等著大家。而有形有相、看得到的法船,就是各地禪修會館,這是人間的法船,希望把你們安全送到第八識,也就是把你們載到另一艘神聖的、進入聖位的法船。當你們上了這艘法船,就上聖位了,成就了,到達佛境。這是很重要的。 出家在家互相尊重 既然修行要破一切相,為什麼很多出家的比丘、比丘尼,甚至於法師們,還不能看破這一點? 以前,世尊住世弘法的時候,跟隨祂修行的一千二百二十五人中,有比丘、比丘尼,還有在家居士的女眾、男眾。世尊講過,修行人都是一樣的,雖然有的出家,有的是在家,出家人對於在家居士要尊重,反之亦然。出家、在家應相互尊重。 世尊說出這番話,大概在弘法三十或三十一年之時。因為那時候在舍衛國,世尊第一次有了固定說法的場所,那也是第一次有一位在家女眾來歸依世尊,跟隨釋尊修行。所以,修行人都是一樣的。 本門所說的佛法也是佛陀所傳下來的佛法,因為佛陀只有一個尊貴的身體,祂沒有分在家或者出家。所以應該要打破一切出家、在家的外相,一切都隨緣,一切方便善巧修行。 師父成立財團法人釋迦牟尼佛救世基金會的原因,就是希望讓現在停留在修行有相法的人,能夠跟上來,持戒同時也修定、慧、解脫。 至於定,雖然許多人也禪定,但是禪定並非光坐在那裡練呼吸,一切空相,從呼吸開始然後就空相,這不是禪定的方法。禪定的目的是為著要見性,要成佛。 師父講過,打坐就要打七,無論打禪七、打佛七,目的就是要將負面的末那識等全部打掉,剩下清淨無染,才能進入到第八識的光明藏,這才應該是進入智慧的法門。 六度萬行 三身成就 師父傳智慧法門,師父希望同修們都要跟得上,都能夠進入到光明藏才是。若覺得自己還是有段距離,就要趕緊持續精進。持戒當下不再犯三毒、二邪、五惡,不去造惡業,身口意完全清淨,並修六度波羅蜜,也就是行菩薩道。 從布施開始去做功德,然後修清淨戒,再修忍辱,有些人一遇事就容易情緒化,這樣就不對了,這就是持戒這方面尚不清淨。 許多人都懂得忍辱,不過遇到不順心,又發了脾氣,這表示忍辱沒有修好,十大法印第五項「不被惡勢所嗔」,不要被惡勢力欺負了就起了瞋心、生氣,自己的修行功夫一下子就破功了。要不斷地精進,一定要不斷地精進。精進什麼?精進禪定,精進般若智慧,然後才能夠圓滿解脫。 所以,在聽聞佛法回家之後,就應該去反省、反思,或者在各地禪修會館共修時,同修們可以相互討論師父所講的重點,討論出來的結果,就是你們的修行的智慧,如此也可以進步。 般若智慧,就是成佛的智慧,這種修行的智慧,就是修行成佛之前的智慧,等於加行一樣,增加的修行。修行不是光聽法師講佛法,一般習慣講聞法,或者看看佛經,懂了就好;修行不是懂就好,懂還要精進。 了解佛經,法師所講佛法精義,參悟如何可以幫助自己來解脫,同時還要去行,一修一行並進,而非僅只有修,只有聽聞而已。 當接受師父所傳的實相佛法以候,慢慢就會清楚知道,自己的朋友們所修的是什麼樣的一個法門了。 現在是末法時期,連相法都及不上。師父可以肯定地說,在末法時期,末法不是佛法,只是修身養性。 真正的佛法就是智慧法門,這種智慧可以改變一個人的人生價值觀,可以讓一個人三身成就。

作者資料

趙詠珍

現今從事寫作工作,擅長撰寫身心靈健康,做為專題的專欄作家,曾在國際跨國公司從事業務訓練、企畫工作。專長:教育訓練,工作之餘雅好藝術鑑賞及繪畫、攝影創作並與腸胃肝膽科醫師合著《青春健康好撩人》一書。大學就讀英美文學及神學並在英國倫敦London Institute of Beauty Culture皮膚治療醫學美容研究所畢業,國立暨南大學教育學院主修心理健康與諮詢研究所,及廣州國立暨南大學國際關係研究所就讀。

基本資料

作者:趙詠珍 出版社:時報出版 書系:PEOPLE 出版日期:2019-10-29 ISBN:9789571379982 城邦書號:A2202824 規格:膠裝 / 單色 / 352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