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
再造失去的王國:俄羅斯的帝國雄心500年史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本書適用活動
【2018聖誕月】聖誕老公公把禮物藏在花園裡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內容簡介

◆頂尖東歐史權威、哈佛大學烏克蘭研究中心主任浦洛基最新力作 ◆出版即獲邀至美國戰略智庫專題演講 20世紀,索忍尼辛:「烏克蘭很快就會看出,分離解決不了所有問題。」 21世紀,普丁:「我一直認為,俄羅斯和烏克蘭是一個民族。」 2014年烏克蘭向西方靠攏, 「迫使」俄羅斯出兵攻打自己「同胞」。 這不是單純的國際競爭與軍事危機的縮影。 背後乘載的是500年來歷任統治者努力打造的民族認同, 更說明烏克蘭一直以來都處於俄羅斯創國神話的核心位置。 ◎「何謂俄羅斯民族」絕不僅是學術問題,這關係今日歐洲東部的戰爭與和平! ◎本書深入解讀俄羅斯新帝國主義的背後陳因,了解歐亞局勢必讀! ◎採民族主義視角重新解讀俄羅斯過去與未來,值得深陷民族認同的所有人借鏡。 ◎俄烏在2014終於走向戰爭,這場戰爭預示了一場不可逆的局勢! ◎假若民族認同與國家野心無法並行,是否將會導向新的戰局? ★2014年的克里米亞戰爭,終結了500年來的俄羅斯認同? 2014年烏克蘭與俄羅斯爆發克里米亞危機,國際局勢轉趨緊張。此一衝突,是俄羅斯欲阻止烏克蘭向西方靠攏,因為一旦失去了烏克蘭,俄羅斯的帝國願景恐難以實現。 俄羅斯,從帝俄時代到蘇聯時期,都是無可忽視的大國。領土曾一度擴及今日波蘭等地。作為冷戰時代世界兩強之一,如今的俄羅斯卻只能艱難地擠入世界前十大經濟體。當普丁上台,其一舉一動,彷彿正召喚昔日的光榮與領土的野心。他曾說:「俄羅斯與烏克蘭是同一個民族」,而攻打「自己同胞」烏克蘭的決定,卻說明了「民族意識」正是此一「野望」的核心。但本書作者認為,2014年的克里米亞危機,卻昭示著更為嚴峻的內部矛盾,甚至說明這段500年的泛俄羅斯民族建構之路已然斷裂。 ★不存在的「泛俄羅斯民族」 普丁並不是第一個強調民族認同的統治者。在十五世紀莫斯科公國脫離蒙古掌控後,從伊凡三世開啟的收復「羅斯土地」願景、十八世紀凱薩琳大帝瓜分波蘭,以及二戰期間蘇聯向西擴張,都是本著基輔羅斯的名義。在俄羅斯人美好的歷史記憶中,十世紀至十三世紀的基輔羅斯是個偉大祖國,領土範圍包含今日俄羅斯、烏克蘭與白羅斯。更引入基督宗教成為全民族的共同信仰。 以這段歷史為底,十八世紀俄羅斯接受來自西方的民族性概念,經由知識份子的努力,透過語言管控、歷史教科書的書寫,將民族文化結合過去的王朝世系與宗教概念,於是一個包含俄羅斯、白羅斯、烏克蘭的「全俄羅斯人」概念於焉誕生。而蘇聯時代拆解了三個民族共通的認同,才促使今日俄羅斯菁英必須重新組裝這個概念。 這個民族概念的核心是烏克蘭。烏克蘭首府是基輔羅斯的統治中心,少了烏克蘭,俄羅斯的歷史就只剩下蒙古的淵源,既無法上溯至基輔公國,也無能連結於羅馬的血脈。且位於俄羅斯西邊的烏克蘭,在歷史上是俄羅斯西化的關鍵,在今日也位於俄羅斯往西歐擴展的路徑上。因此,不論今日俄羅斯的舉動為何,其他國家又如何解讀,他們都得解決以烏克蘭為中心的歷史問題。 ★要當單純的民族國家,還是破碎的帝國?第二次冷戰危機? 數百年來,什麼是俄羅斯人?國家邊界的盡頭又在何方?這些問題縈繞俄羅斯領導的心頭。 從帝俄時期大俄羅斯、白羅斯、烏克蘭的「三位一體」,到「我們都是蘇聯人」的概念,俄羅斯都居於老大哥的位置。到了後蘇聯時代,面對各共和國的獨立,俄羅斯得做出決定,要當一個以俄羅斯人為主體的國家,或者繼續懷著帝俄之夢,然後想辦法控制新局。 這是一本採民族主義觀點理解俄羅斯過去與未來的重要著作。在19世紀以來,民族主義興起,促使現代國家的出現,卻也帶來諸多衝突。作者預言,假若俄羅斯無法尋找出自己的道路,當民族認同與國家野心無法並行,必然會讓國際局勢持續緊張,最後走向新的戰局。 【好評推薦】 浦洛基在本書表現出只見於大歷史家的身手:用活靈活現的方式把古今聯繫起來。他說明了俄羅斯歷經多個世紀打造的民族主義和帝國主義是如何導致普丁入侵烏克蘭和兼併克里米亞的行動。本書仔細豐富地訴說了歷史和神話之火是如何從第一個沙皇、彼得大帝、布爾什維亞、第二次世界大戰一直燃燒至蘇聯的崩潰。在天天都有俄羅斯新聞和人人都是俄羅斯專家的今日,本書是那些想透過報紙頭條之外了解俄羅斯的人所不可不讀。 ——卡斯普拉沃,著有《冬天正在來臨》 本書是對俄羅斯民族主義一個淵博的闡述。俄羅斯的歷史顯示,其民族主義充滿矛盾,既兼容又排他,既普遍主義又認同主義,而且這些矛盾時而快速彼此轉換,時而同時並存。作為本領域的行家裡手,浦洛基顯示出俄羅斯想要變成一個對其人民和鄰國來說更好的國家,所面臨的挑戰。 ——韋斯托德,著有《冷戰》 本書內容博學、深入且出現得正是時候,他以引人入勝的筆觸縷述了俄羅斯民族走過多個動盪世紀時所經歷的故事,從其出現的最早期一直談到現今的普丁政權。浦洛基是國際知名歷史學家,對自己專研領域的掌握少有人能出其右。有著成竹在胸的自信和一雙利眼,他把俄羅斯歷史中的反諷、偶然性和悲劇一一道來。本書任何想要了解今日俄羅斯的人都應該一讀。 ——史密斯,著有《拉斯普京》 浦洛基雄辯地回顧了俄羅斯民族主義和帝國主義的歷史起伏……這個透徹分析讓我們得以穩當地從歷史脈絡理解普丁總統在二十一世紀的外交政策。 ——《出版社週刊》「星級推薦」 一部出現得合時和無可挑剔的作品,說明了俄羅斯是如何在強大起源神話的驅策下,矢志奪回失去的領土……浦洛基再一次顯示,他是這個領域的大師。 ——《科克斯書評》

目錄

導論 一、創造俄羅斯 1.沙皇國的誕生 2.第三羅馬 3.帝俄民族 二、羅斯的重新統一 4.開明女皇 5.波蘭挑戰 6.為邊界戰鬥 三、三位一體民族 7.烏克蘭的出現 8.大、小和白 9.消滅語言 四、民族革命 10.人民之歌 11.君主制的垮台 12.俄國革命 五、牢不可破的聯盟 13.列寧的勝利 14.民族共產主義 15.俄羅斯的復返 16.偉大愛國戰爭 17.蘇聯人民 六、新俄羅斯 18.紅旗倒下 19.俄羅斯世界 20.俄羅斯戰爭 跋 鳴謝 注釋 參考書目 中外文名詞對照及索引

作者資料

浦洛基(Serhii Plokhy)

烏克蘭人,小學至大學初期在烏克蘭接受教育。蘇聯解體後於1996年前往加拿大Alberta大學的烏克蘭研究中心研究,2007年轉入哈佛大學歷史學系,2013年起任哈佛大學烏克蘭研究中心的主任至今。因2014年3月克里米亞事件,決定撰寫本書。 其研究領域涵蓋烏克蘭、東歐和冷戰,著作被翻譯為烏克蘭文、俄文、白俄羅斯文、簡體中文、愛沙尼亞文、波蘭文、葡萄牙文、羅馬尼亞文、西班牙文等多種文字,作品屢次獲獎,其中2014年在紐約出版的《最後的帝國:蘇聯的末日》一書獲得:「普希金之家俄羅斯圖書獎」、「萊昂內爾‧格爾伯圖書獎」和「安東諾維奇獎」。

基本資料

作者:浦洛基(Serhii Plokhy) 譯者:梁永安 出版社:貓頭鷹出版社 書系:貓頭鷹書房 出版日期:2018-09-06 ISBN:9789862623619 城邦書號:YK1444 規格:平裝 / 單色 / 512頁 / 17cm×23cm
注意事項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