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
禁忌的魔術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禁忌的魔術

  • 作者:東野圭吾(Keigo Higashino)
  • 出版社:皇冠
  • 出版日期:2018-07-30
  • 定價:350元
  • 優惠價:79折 277元
  • 書虫VIP價:277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63元
本書適用活動
20周年慶/最HOT新書精選外版79折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內容簡介

東野圭吾:我可以斷言,這本書中出現的湯川學,是「整個系列中最出色的伽利略」! ◆日本蔦屋書店年度暢銷排行榜第1名! ◆「伽利略」系列熱賣突破1300萬冊! ◆特別收錄東野圭吾創作秘辛和心路歷程! 你說科學會為人類帶來幸福, 如果我的幸福是殺死那個人, 你會原諒我嗎? 湯川學高中母校的學弟古芝伸吾和他同樣是科學癡,深信掌握科學的人,就能夠掌握世界。在湯川的指導下,伸吾創立了物理學研究會,之後更追隨湯川的腳步,考進帝都大學。眼看新的天才科學家即將誕生,原本與姊姊相依為命的伸吾,卻因為姊姊的離奇死亡,選擇離開了帝都大學。 悲劇已無可挽回,但這只不過是一個開端。刑警草薙奉命調查自由記者命案,發現竟然與伸吾姊姊的死息息相關,且因牽涉眾議院議員,案情陷入膠著。而伸吾也消失無蹤,警方懷疑他正在策畫危險的復仇計畫。 草薙要求湯川阻止伸吾,湯川相信熱愛科學的伸吾,絕不會利用科學殺人,但隨著伸吾的計畫越來越明朗,湯川也不禁懷疑起自己是否真的了解他。一邊是最驕傲的學生,另一邊則攸關人的性命,夾在中間的湯川,一向引以為傲的理性即將全面崩潰…… 科學,是一個中性的詞,會根據使用者的心態,成為助力或是禁忌;信任,也是一個中性的詞,會依照相信的對象,受人讚揚或是唾棄。而「伽利略」系列中足以稱之為中性詞的「湯川學」,在《禁忌的魔術》裡,也將因為公義和私情間的拉扯而變質。 東野圭吾所說「全系列最棒的伽利略」,網友評價「最像人類的湯川學」,讓草薙改觀的「拒絕配合的昔日搭檔」,這些都是湯川學,卻都不是你認識的湯川學,因為以理性出名的他不可能放任學生殺人,不可能會的—— 他真的不會嗎? 【書封設計解碼】 書衣為了呈現玻璃的通透感,特別採用PP材質製作,而隔著這面「玻璃」,可以看到內封上低頭沉思的湯川學,彷彿正為了夾處在人情和正義的兩難之間,不知該如何抉擇而苦惱。再翻到封底,湯川學破裂的眼鏡,又是否暗示著他一向冷靜理性的頭腦將面臨崩潰?碎裂的鏡片一路延伸到封面,巧妙地拼湊出書名「禁忌的魔術」,邀請所有讀者一起來參與這場考驗人性的魔術大秀,找出答案!(P.S.書封裡還隱藏著「伽利略」最知名的推理算式,你發現了嗎?) 【推理人好評推薦】 作家 既晴 專文導讀 作家 張渝歌、寵物先生 這是東野目前唯一一部同時有長、短篇版本的故事,不但代表他對此作的高度重視,這種先短後長的創作程序,顯現了湯川探案中關於科技發展與人性的矛盾,存在著更多的探究可能,在東野未來的作家生涯中,或許也暗示著一種新型的書寫可能。 ——【推理作家】既晴 水能載舟,亦能覆舟,科學究竟是驅使人類社會進步的動力,抑或成為毀滅人類的可怕力量?《禁忌的魔術》從命案的刑偵搜查切入,當真相揭曉,故事的鋒利剖刀一筆劃開,讀者看見的是此一大哉問的厚重內核。 湯川學於此作的表現,將「伽利略系列」短篇的科學知識與長篇的人心探索、理性與感性、睿智與溫情全交融於一處,當故事愈逼近結局,你愈能感受到該點散發出的光芒與熾熱。 ——【推理作家】寵物先生

導讀

科學的雙面刃—— 談《禁忌的魔術》
◎文/既晴(推理作家)   東野圭吾筆下最知名的系列,當屬刑警加賀恭一郎、學者湯川學兩大探案。加賀探案,自第二作《畢業 雪月花殺人遊戲》(1986)即已登場,但人物設定從大學生、中學老師,一直到轄區刑警、搜查一課刑警,職業背景隨其創作認知、故事需求,持續變化,可視為作者的「現實分身」。   另一方面,湯川學出道於短篇〈燃燒〉(1996),不僅時間晚了整整十年,在發表至今的八部作品中,他一直是帝都大學物理系副教授,全心研究,對於社會人情世故,總抱著疏離淡漠的心態。如此人物設定,從一而終、彷彿時空定格,則可視為作者的「精神分身」。   的確,東野也曾自述,湯川系列是他決定擺脫市場機制對創作路線的框限,完全以自身的理系知識為書寫核心的嘗試。   稍作回顧,可知在東野出道初期,曾著墨於青春解謎推理,縱獲肯定,卻未使他大紅大紫;其後,又逢日本「新本格」浪潮,因此,諸如暴風雨山莊、敘述性詭計,他也從善如流,寫了好幾本。   事實上,他每年必有新作問世,產量穩定,且都在票選排行榜上有所斬獲,品質均有一定水準,不像新本格派主力軍,有時停筆多年、有時一下子出了一堆。這表示,他不但是個律己甚嚴的「模範生」,更是個深具「市場意識」的趨勢觀察者,難能可貴,但,終究無法使他站上一線作家之林。   儘管如此,他開拓各類題材、形塑多元風格的努力並未白費。這些長年累月的鍛鍊,使他累積了豐富的實務經驗,成了他日後能展現出爆炸性突破的關鍵,正所謂「十年磨一劍」,萬事皆備,只待東風。   而這陣東風,起於一九九八年。此前,東野總是盡力追求創作意圖、市場口味間的平衡,設法在兩者之間,找出一個折衷的平衡。這可說是「模範生」的標準作業流程,但也稍嫌保守、創新性不足。此時,東野決心大刀闊斧,將推理小說中的「詭計」與「動機」這兩大元素一乾二淨地劈開,做出了涇渭分明的區隔。   前者,即湯川探案《偵探伽利略》(1998)、《預知夢》(2000)兩部短篇集;後者,則針對「直木獎」為攻略目標,以《秘密》(1998)始,其後有《白夜行》(1999)、《單戀》(2001)、《信》(2003)等非系列作。   此後,東野不必再煩惱如何將「詭計」與「動機」這兩大元素「調和地」融合於同一個故事裡,而是分流並行,讓「詭計」歸「詭計」、「動機」歸「動機」。   經過了數年的努力,在這兩個路線上,東野都取得了更深層的領悟、更透徹的洞悉,才又合流為一,寫出了《嫌疑犯X的獻身》(2005)。   而,這也是他自此至今的「暢銷方程式」。   *   今年(2018)甫逝的物理學家史蒂芬.霍金(Stephen Hawking)撰寫《時間簡史》(A Brief History of Time, 1988)時,編輯嚴正警告,書裡每多一道方程式,銷量就會減半。最後,霍金順而修訂,只保留一道「質能守恆」方程式:E=mc2。   象徵理智結晶的科學、數學方程式,雖廣泛用於各項人類技術,但是,與人類豐沛、複雜的情感,卻總是毫不相涉,充滿一種冰冷感。更何況,推理小說中的犯罪行為,更是人類最具破壞力的一種激情,與方程式的距離,也就更形遙遠了。   然而,原本是冰火不容的理智與情感,終於在東野的先分流、後匯合的熔鑄下,湯川的長篇探案,以《嫌疑犯X的獻身》為起點,脫胎為一種嶄新的閱讀況味,呈現出奇妙、特異的「溫差」魅力。   湯川最新長篇《禁忌的魔術》(2015),源自收錄在同名單行本的短篇〈猛射〉(2012),是四個短篇的最後一篇。後來,在發行文庫本之際,前三篇與短篇集《虛像的丑角》(2015)合併推出。至於〈猛射〉,則在東野重新修訂下,將原本的兩百五十張稿紙,改稿為四百張稿紙的長篇,成為本作。   這是東野目前唯一一部同時有長、短篇版本的故事,不但代表他對此作的高度重視,這種先短後長的創作程序,不但顯現了湯川探案中關於科技發展與人性的矛盾,存在著更多的探究可能,在東野未來的作家生涯中,或許也暗示著一種新型的書寫可能。

內文試閱

  一看手錶,發現晚上十一點剛過,目送留在大廳內的客人三五成群地離去後,吉岡看向手邊的電腦螢幕。      東京觀光飯店的夜晚很漫長,櫃檯晚班從晚上十點開始,但十點之後,仍然不時有客人辦理入住手續,半夜十二點過後才入住的客人也屢見不鮮。有不少是渾身散發出情慾的男女,但吉岡並不討厭接待他們。也許這一天是他們特別的日子,在某個餐廳吃完豪華大餐,喝了點小酒後來到這裡;也可能男生邀女生約會,成功地把她帶到飯店。在接待他們時發揮各種想像不失為一種樂趣,當然,他不可能把這種好奇心寫在臉上。      玄關的自動門打開,一名女子走了進來。她不到三十歲,雖然穿了一身合身的套裝,但稍短的裙子讓人覺得有機可乘。對女生來說,她的身高偏高,有一張瓜子臉,一雙大眼睛的眼尾微微上揚。      吉岡立刻想起她之前來過多次,自己也曾經接待過她兩次。只不過第一次和第二次時,她分別使用了不同的姓名。      「我姓山本。」女人小聲地說。      這次又用了不同的名字。吉岡心想。無論第一次和第二次時,都不是使用這個名字。      但是,他當然不動聲色地操作電腦。      「請問是山本春子小姐嗎?」      「對。」      「恭候您多時了,今天您要入住蜜月套房一晚,對嗎?」      「對。」      「謝謝,可不可以麻煩您先填寫一下?」他遞上住宿卡。      她拿起原子筆,填寫了住址和姓名。既然她使用了假名字,住址應該也是假的。飯店的客戶名單上不斷累積虛構人物的資料。      吉岡不經意地看向她的臉,不由得感到驚訝,因為她看起來氣色很差。之前就覺得她皮膚很白皙,但今晚的臉色看起來接近灰色。      她填完了住宿卡,上面填寫了千代田區的住址。      「山本小姐,請問您要用信用卡還是現金支付?」吉岡明知故問。      「我付現金。」說完,她打開皮包,從皮夾裡拿出現金放在托盤上。      「這樣夠了嗎?」      吉岡拿起現金數了一下,總共有十三張一萬圓。那個房間一晚的住宿費是十萬圓,這些訂金足夠了。她可能根據之前的住宿經驗知道了行情。      「謝謝您。」吉岡說完,按規定為她辦理了入住手續。      「讓您久等了,今天為您準備了1820號房。」吉岡把裝了房卡的卡套夾放在櫃檯上,「需要帶您去房間嗎?」      「不用了。」她在回答的同時將手伸向卡套夾,微微皺了一下眉頭,閉上了眼睛,看起來像在忍受某種疼痛。「怎麼了?」吉岡問,「您還好嗎?」      女人的嘴角露出微笑,點了點頭說:「我沒事。」然後拿起了卡套夾。      「請好好休息。」吉岡鞠躬說道,當他抬起頭時,發現她已經走向電梯廳。      明天早上,她也會一個人來這裡,辦理完退房手續之後獨自離開這家飯店,但她在房間時未必也是孤單一人。無論誰去房間找她,都和飯店方面無關。      又有一名像是上班族的男人走向櫃檯,吉岡轉頭看向那名男子,微微欠身打招呼。      「恐怖遊覽車已經抵達了,我們走吧。」門僮前輩拍了一下松下的後背說道,松下快步走向玄關。走出飯店門外時,大批中國遊客正走下停在車道的遊覽車。      遊覽車下方的行李廂內塞滿了行李箱和大行李袋,松下他們必須把這些行李搬進飯店內。他們的工作當然不是僅此而已,因為現在時間太早,無法辦理入住手續,所以必須把這些行李全都堆放在同一個地方保管。如果行李不多,當然不是太大的問題,但光是找一個堆放數十個行李的空間,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且還要避免造成其他住宿客人的困擾。      「為什麼這麼早就來?足足提前了一個小時。」前輩用網子蓋住排放好的行李時抱怨道。      「松下,」搬完行李,經過櫃檯準備回自己的工作崗位時,一名資深的櫃檯人員叫住了他,「可以麻煩你一下嗎?」      「什麼事?」      櫃檯人員手拿著電話,似乎正在打電話。他放下電話後問松下:「可不可以幫忙去1820室察看一下情況?因為客人現在還沒有來辦理退房,剛才打了電話也沒人接。客人已經事先支付了訂金,不可能就這樣離開。」      這家飯店的退房時間是正午,目前已經過了將近一個小時,的確有點奇怪。      「是男客嗎?」      「不,辦理入住手續的是一名女客,所以你要小心行事。」      「我知道了。」      松下拿著主鑰匙前往客房。1820號房是蜜月套房。      來到客房門口,他先按了門鈴,等了一會兒,房間內沒有反應,於是他又敲了幾次門,還是沒有反應。      事到如今,只能使用最後的手段。他說了一聲:「那我要進去囉。」把主鑰匙插進房卡感應器。      打開房門,小心翼翼地走進房間。客廳內沒有人影,桌上放著啤酒瓶和兩個杯子,兩個杯子中都剩了半杯啤酒。      臥室的門關著。松下也先敲了門,但房間內完全沒有任何反應。他深呼吸後,稍微大聲地叫了一聲:「打擾了。」因為女客可能在房間內熟睡。      「打擾了。」松下打開房門,探頭向房間內張望。      他瞥了一眼,立刻緊張起來。原本以為房間內沒有人,沒想到一個女人仰躺在加大的雙人床上,身上穿著襯衫和裙子。      幾秒之後,松下發自內心感到驚恐。      因為床罩被染成了鮮紅,他又隔了幾秒,才發現大量的血以女人的下半身為中心散開,女人腿上的絲襪也被鮮血染紅了。      這時,松下終於發現,臉色蒼白的女人微微張著眼睛,但完全沒有動靜——      他陷入了混亂,一時不知如何是好。他茫然地站在那裡,新買的智慧型手機在上衣內側震動起來。他想要拿出手機時,手機也差一點掉在地上。      「喂?」他好不容易擠出聲音。      「松下?你那裡的情況怎麼樣?」是資深櫃檯人員打來的,說話的語氣感覺格外悠然。      松下深呼吸後,一口氣說:      「出事了,客人被殺了,在床上……被人刺殺……」      *****      帝都大學理學院歷史悠久,古芝伸吾一踏進理學院的大樓,立刻覺得空氣不一樣了。這當然不是指大樓內有霉味或是灰塵的味道,而是整個空間散發出一種富有格調的香氣,令人聯想到古老的博物館和美術館,也可能只是老舊的牆壁、地板和天花板上恰到好處的傷痕和污垢,讓人產生了這樣的錯覺。      有兩名學生迎面走來,兩個人都比伸吾年長,一臉嚴肅的表情討論著什麼。擦身而過時,他們都沒有看伸吾一眼,伸吾猜想他們可能在討論高難度的研究內容。在這裡,每個人看起來都像是優秀的前輩研究人員。      上了樓梯之後,沿著走廊,終於發現了他要找的研究室。牌子上寫著「第十三研究室」,門上掛了一塊去向告示牌。根據去向告示牌標示,伸吾要見的人正在研究室內。      伸吾用力深呼吸後打開了門,最先映入眼簾的是一張工作檯,工作檯後方有兩個人。一個身穿白袍的人坐在桌前,另一個看起來像是學生的年輕人站在旁邊。伸吾看不到他們的臉。      「呃,不好意思……」伸吾戰戰兢兢地開了口。      像是學生的年輕人轉頭看著伸吾,但身穿白袍的人只是輕輕舉起一隻手而已。      「等一下,要遵守先來後到。」他說話的聲音低沉而宏亮,伸吾覺得充滿懷念。      他走進室內,關上了門,站在那裡聽另外兩個人說話。年輕人似乎正在挨罵。      「總之,以後要避免這種疏失,再簡單的計算,也一定要親自驗算確認結果,不要被別人的結果影響。」身穿白袍的人用嚴厲的語氣說道。      「我知道了。」年輕人縮著脖子回答,有點沮喪地走出了研究室。伸吾目送他離去後,對著身穿白袍的人的背影開了口。      「那個……」      「你是第五個人。」身穿白袍的人張開手指,「我也對其他人說了,交報告的期限不會改變,我在第一堂課時就已經預告過了。」      「報告?」伸吾抓了抓頭,「請問這是……」      「不是嗎?」身穿白袍的人轉動椅子看著伸吾,收起了原本嚴肅的表情,立刻心虛地笑了起來,「喔……」      「湯川老師,好久不見。」伸吾笑著向他鞠了一躬。      「我記得你是……」身穿白袍的人—— 湯川用食指指著他說:「是古芝,沒錯,你是古芝伸吾。」      「沒錯。」伸吾興奮地回答。湯川不僅記得自己的姓氏,還記得名字,讓他感到很高興。      「好久不見。你怎麼會來這裡?啊,該不會……?」      「沒錯。」他用力點了點頭。「託老師的福,我考上了工學院機械工學系。」      「是嗎?」戴著眼鏡的湯川瞪大了眼睛,「太好了,恭喜你。」      湯川站了起來,伸出一隻手向他走來。伸吾在牛仔褲上擦了擦手上的汗,才和湯川握手。      「是不是有一年了?」湯川問。      「對,那次是高中春假期間,所以一年多了,不好意思,我一直想著要和老師聯絡。」      「這種事不重要,你忙著準備考試吧?之後的情況怎麼樣?有人加入社團嗎?」      「有兩個人,今年也有一個一年級的學弟加入。」      「那真是太好了,所以暫時擺脫了廢社的危機。」      「全靠湯川老師幫忙。」      「我並沒有做什麼,是你努力的成果。」湯川微微搖了搖手,走向流理台,「你有時間嗎?我來泡咖啡。不,我們去學生食堂好了,不瞞你說,我到現在還沒吃午餐。」      「對不起,我沒時間了。我要去打工,我目前在家庭餐廳打工。」      「打工?從白天就開始打工?」      「平時都是晚上打工而已,但今天是星期六。」      「對喔。」湯川輕輕點了點頭,「你果然很辛苦。」      「不,我沒問題。我之前也曾經告訴過老師,我家都靠姊姊養家。」      「你姊姊……的確聽你說過。」      「我下次還可以再來找老師嗎?」      「當然歡迎啊,希望下次可以多聊幾句。」      「我會在不打工的日子來這裡。」      「嗯,就這麼辦。你的手機號碼沒變吧?」      「還是以前那個號碼,那我先告辭了,打擾了。」伸吾鞠了一躬,走向門口。      「古芝,」湯川叫住了他,伸吾停下腳步,轉頭看著湯川。湯川說:「歡迎你來到帝都大學,加油喔。」      「好!」伸吾精神抖擻地回答。      走出理學院的大樓,伸吾用力吐了一口氣。因為緊張未消,所以身體有點熱。能夠見到好久不見的恩人,讓他興奮不已。      這位物理學的副教授是伸吾高中的學長,只不過年紀相差二十多歲,應該算是大學長。      當初是因為伸吾寫信給湯川,他們才會認識。在高二第三學期即將結束時,他焦急不已。原因很簡單,因為他所屬的社團在三年級學長畢業之後,只剩下他一個人。      那個社團名叫物理研究會,是科學宅男聚集的社團,專門做各種物理實驗,但近年幾乎沒有人想要加入這個社團。      四月之後,就會有新生入學。他認為如果表演什麼富有吸引力的實驗,就可以順利吸引新生加入,卻想不到任何好主意。不,即使有好主意,也沒有預算。他和顧問老師討論了這個問題,但顧問老師只是皺起眉頭,完全沒有幫上忙。      他苦思惡想之後,想到可以向已經畢業的校友求助。他決定調查名冊,尋找可能有幫助的人選。但是,光看姓名和頭銜,無從得知誰願意幫忙,最後只能寫信給所有可以查到聯絡方式的校友,訴說了目前的困境。      只可惜他遲遲沒有收到滿意的回覆,而且很多信件因為地址不明而被退了回來。名冊太舊了,根本派不上用場。      正當他準備放棄時,他在信中留的電子郵件信箱收到了一封信。看到對方的網域,他忍不住瞪大了眼睛,因為那是帝都大學的信箱。      寫電子郵件給他的正是湯川學。看了郵件內容之後,伸吾覺得在黑暗中看到了一線光明。湯川在信中說,他願意鼎力相助,避免物理研究會這個社團廢社。      三月初的某一天,湯川來到學校。雖然他沉默寡言,但身體很結實,渾身散發出年輕的感覺。一問之下,才知道他高中時參加羽毛球社。伸吾原本以為他年紀更長,而且和運動無緣,所以有點意外。      湯川準備了幾個為新生表演的實驗,每一個都很吸引人,伸吾挑選了其中一個。那是一個使用電流和磁場的實驗裝置,伸吾覺得這個實驗最震撼,只不過製作很困難,而且預算也不便宜。沒想到湯川再度提供了協助,把大學剩餘的機器和材料提供給他使用。      高中放春假後,伸吾正式著手製作。湯川也幾乎每天都來學校,向他傳授各種技巧和知識。伸吾一直認為自己科學方面的知識很豐富,卻不得不佩服湯川淵博的知識和經驗,和湯川在一起時,隨時都有新發現。有時候因為理論太費解,伸吾不太能理解。當他想要放棄時,湯川難得說了重話。      「不要放棄,你們年輕人不可能無法理解以前的人能夠想到的事。但只要放棄一次,就會養成放棄的習慣,原本可以解決的問題也解決不了。」然後很有耐心地說明,直到伸吾能夠理解。      伸吾覺得,湯川不僅是一個出色的科學家,更是一個出色的人。      在「裝置」完成之後,伸吾進行了試驗,並參考湯川的建議進行改良。春假後期,完成了幾近完美的「裝置」。他自己感到很滿意,湯川也稱讚他說:「我的學生也沒辦法做得這麼出色。」      那天晚上,伸吾邀請湯川去家裡慶祝順利完成。他和姊姊兩個人住在公寓,他們的母親在伸吾年幼時因病去世,父親也在伸吾讀中學三年級時車禍身亡。父母去世之後,就由姊姊秋穗負責養家。      秋穗準備了壽喜燒,湯川惶恐地吃著肉和蔬菜,喝著啤酒。和湯川一起喝酒的姊姊也很高興,因為姊弟兩人相依為命之後,第一次邀客人來家裡。      喝了幾瓶啤酒之後,這位副教授變得健談起來,說了很多話。科學的歷史、宇宙、未來 —— 他的話題很豐富,伸吾百聽不膩,然後不由得想起了死去的父親。      伸吾很尊敬父親。伸吾的父親惠介是重型機械製造商的技術人員,他經常說:「掌握科學的人就能夠掌握世界。」      「奧林匹克就是最好的例子,光是鍛鍊身體,無法贏得比賽,只有充分研究健康管理、訓練、技巧、戰術、工具、釘鞋、泳衣—— 所有這些運動科學的人,才能夠得到勝利,所謂的毅力論和精神論根本荒謬至極。不,其實深入研究精神,就會發現是腦科學的問題,反過來說,有科學做為助力的人所向無敵,任何夢想都可以實現。」每次在晚餐喝酒時,惠介就會談論這些事。      雖然伸吾每次都覺得:「又開始了」,但其實並不討厭父親談這些,久而久之,他也對科學產生了興趣。      伸吾只有在和湯川乾杯時喝了一杯啤酒,但似乎喝醉了。當他醒過來時,發現自己躺在沙發上,身上蓋著毛毯。他轉動有點昏沉的腦袋,看到湯川和秋穗面對面坐在餐桌前小聲說話,但聽不清楚他們在聊什麼。      伸吾坐了起來,秋穗問他:「你醒了嗎?」      「你們在聊什麼?」      「秘密。」秋穗調皮地笑了笑,湯川立刻告訴他:「我們在聊你的父親,掌握科學的人就能夠掌握世界—— 這句話說得太好了。」      伸吾感到內心一陣溫暖,覺得湯川在稱讚父親,於是對湯川說了聲:「謝謝。」      四月之後,湯川就不再來學校,他似乎要去美國三個月。他在臨別時說:「該教的都已經教你了,祝你順利招募到新的成員。」      伸吾使用該「裝置」做的實驗順利招募到新的成員,但他不知道湯川在美國的聯絡方式,所以無法通知。之後忙於準備考大學,也就漸漸疏遠了。      但是,他從來不曾忘記湯川,相反地,對湯川的崇拜讓他能夠更用功讀書。他想報考帝都大學,除此以外,不作他想。但是,他並不是想讀物理系,而是以機械工學系為目標,因為他認為這樣以後比較容易找工作。伸吾雖然崇拜湯川,但知道自己並不適合當學者。      在湯川所在的帝都大學努力學習科學知識,日後成為像父親那樣優秀的研究人員,這是伸吾目前的目標。      走出大學校門外時,手機響了起來,來電顯示「秋穗」。她昨天晚上沒回家,因為工作的關係,這種情況時常發生,所以伸吾並沒有太在意。      「喂?妳這個隨便在外面留宿的女人,找我有什麼事?」他故意用戲謔的語氣說。      但是,他並沒有馬上聽到對方的回答。電話那一頭猶豫片刻之後,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      「喂?」      伸吾緊張起來,以為自己剛才看錯了來電顯示。      他沒有回答,電話中再度傳來男人的聲音:「喂?請問是古芝伸吾嗎?」      「呃……啊,對,我就是。」伸吾陷入了混亂,對方怎麼會知道自己的名字?      「我是警察。」      「啊?」      「因為,」對方停頓了一下,繼續說道:「古芝秋穗小姐去世了。」      這句話穿過伸吾的大腦,他不知道自己聽到了什麼。      「喂?你可以聽到嗎?古芝秋穗小姐——」男人重複了和剛才相同的話。      伸吾的腦袋一片空白。

作者資料

東野圭吾(Keigo Higashino)

出生於日本大阪,大阪府立大學畢業。 1985年以第31屆江戶川亂步獎得獎作《放學後》出道。 1999年以《祕密》獲得第52屆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 2006年以《嫌疑犯X的獻身》獲得第134屆直木獎 及第6屆本格推理小說大獎。 2012年以《嫌疑犯X的獻身》入圍美國愛倫坡最佳長篇小說獎、 巴利獎(The Barry Award)新人獎, 並獲得美國圖書館協會推理小說部門選書。 2012年以《解憂雜貨店》獲得第7屆中央公論文藝獎 2013年以《夢幻花》獲得第26屆柴田鍊三郎獎 2014年以《當祈禱落幕時》獲得第48屆吉川英治文學獎。 東野圭吾早期作品多為精巧細緻的本格推理,最具代表性的即是「加賀恭一郎」系列,主人翁加賀刑事冷靜帥氣,風靡不少女性讀者。之後作風逐漸超越推理小說框架,其創作力之旺盛,讓他躍居日本推理小說界的頂尖作家。 出道已超過30年,推出80部以上的作品。

基本資料

作者:東野圭吾(Keigo Higashino) 譯者:王蘊潔 出版社:皇冠 書系:東野圭吾作品集 出版日期:2018-07-30 ISBN:9789573333906 城邦書號:A1300430 規格:平裝 / 單色 / 288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