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碼彩蛋
目前位置: > > >
埃及王子3:三位一體的女神(限量埃及法老王祕銀書籤典藏套組)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埃及王子3:三位一體的女神(限量埃及法老王祕銀書籤典藏套組)

  • 作者:柯琳.霍克(Colleen Houck)
  • 出版社:大塊文化
  • 出版日期:2018-03-29
  • 定價:350元
  • 優惠價:85折 298元
  • 書虫VIP價:277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63元

內容簡介

古文明奇幻浪漫長篇【埃及王子】大呼過癮最終回 隨書附贈限量【埃及法老王祕銀典藏書籤】 紐約少女+非洲草原獅+愛爾蘭仙子 三位一體的女神橫空出世 祂將重整宇宙秩序 從地府、冥界冒險歸來後,莉莉在奶奶的農莊裡甦醒,但她對之前的經歷毫無記憶——心愛的王子阿蒙、自身難保的埃及諸神們、協助三位王子在埃及金字塔建立防線、大戰專吃亡魂的妖怪……全成了遙遠的記憶。 但莉莉早已不是從前的自己了,現在一共有三個「人」住在她的身體裡:紐約女孩莉莉安娜、非洲草原母獅子蒂雅,還有來自愛爾蘭的小仙子愛榭莉雅。她們個性不同,又互爭主導權,讓失憶的莉莉處在精神分裂的邊緣,她將如何化身為三位一體的女神,執行埃及諸神賦予她的神聖任務? 在《埃及王子》系列最終回裡,有更多瑰麗奇幻的場面、性格亦正亦邪的妖物,與層出不窮的險境……刺激莉莉發揮潛力、展現智慧,與三位埃及王子密切合作,完成最後一次冒險。 【讚譽佳評】 一部充滿奇想、神話與浪漫愛情的精采新作!埃及神話散發出前所未有的魅力!故事對話鮮活,女主角開朗風趣,《埃及王子:千年一次的甦醒》,果然不負【白虎之咒】作者的盛名。 ——紐約時報暢銷作家,【花翼的召喚】系列作者,艾玻妮.派克 作者以埃及文化風土、電影效果、無私的愛,以及……,慧心巧思地交織出她的故事,令讀者驚奇不斷,直至最後一個句子。 ——科克斯書評 雷克.萊爾頓【波西傑克森】、【埃及守護神】的粉絲們,一定會喜歡柯琳.霍克的【埃及王子】系列。這是一部研究功課做得非常扎實,充滿神祕與浪漫情調的小說。 ——學校圖書館學刊 柯琳.霍克在《埃及王子:千年一次的甦醒》中,寫出一部富含眾多埃及人物與生動神話的故事……霍克對莉莉與艾蒙相戀的動人描述,令人神遊難忘。 ——《出版人週刊》 這部交織著埃及神話與精采對話的浪漫冒險小說,將會是雷克.萊爾頓與柯琳.霍克粉絲們的上好選擇。 ——《書單雜誌》 喜歡奇幻浪漫小說的讀者,必會喜愛這部有著濃濃埃及風情,講述愛與犧牲的故事。莉莉的幽默感和各種冒險犯難,將令讀者手不釋卷,欲罷不能。 ——《VOYA雜誌》

內文試閱

第一章 鬆餅與羊皮紙
  奶奶家的公雞高聲啼叫,聲音刺耳,我無法聽而不聞。我翻身舔舔嘴唇,不知怎地,感覺嘴巴又腫又麻,特別乾燥。我呻吟著在被單下挪動身體,把被子拉到頭上,擋去刺眼的日光。這光線像個不請自來的入侵者,打擾了在漆黑墓穴中安眠的我。      我心底有個意識在騷動,但我堅決不予理會。可惜那念頭已對我扎深了爪子,不肯輕易被我推開。我究竟是無法記起什麼?還有,為什麼我覺得自己像打輸了一場拳擊賽?我的頭好痛,我好想喝杯涼水,吞一罐阿斯匹靈,可是我四肢無力,沒勁去找想要的東西。      聽到噹啷作響的鍋盆聲時,我知道沒辦法再賴床了,奶奶很快就會過來叫我。波西需要擠奶,而且我還得撿雞蛋。我的腳碰到冰冷的木地板,整個人移到床沿,但雙手竟發抖著,我突然覺得自己有危險。      我起身時雙膝一軟,很快又坐了回去。我喘著氣,抓住奶奶的拼布被,手指揪成拳頭。我像抓住救生圈似地,緊握住軟綿的布料。我雙臂沁著薄汗,一口氣喘不上來,心中充滿各種恐懼:死亡、鮮血、毀滅、惡魔。      那是夢嗎?如果是,那就是我做過最逼真的夢了。      「莉莉丫頭?」奶奶出聲喊道,「妳起來了嗎?甜心?」      「起來了。」我微微顫聲答道,一邊用力搓揉發抖的四肢,「我馬上就來。」      我努力擺脫夢魘,套上褪色的工作服、舒適的T恤和厚襪子。等我出門往農場走時,太陽已高掛在地平線上,棲踞於藍天中,像顆無所不知的眼睛般俯望我了。陽光將天上的薄雲染成淡淡的玫瑰紅與橘色。我踩著光禿禿的小徑,金色陽光烘暖我的雙肩,從奶奶花園中傳來的芳氣騷癢著我的鼻子,我覺得這世界應該會平安無事,卻知道其實不然。這鍍著金光的場景只是一種假象,因為我能感知藏匿在陰影中的不祥。愛荷華州一定出了什麼問題。      我坐到母牛波西旁的木凳上,感覺一輩子沒這麼疲倦過,不僅身體虛乏,連心也好累,像被抽乾似地— 我的靈魂就像奶奶的溼毛巾一樣,水都給擰乾了,被亂七八糟地丟在曬衣繩上晾乾。我的身體在微風中搖晃,遲早會被一陣大風吹散成灰。我抬手拍拍波西的身子,吐了口不自覺憋住的氣。不久,鐵桶上便發出唰唰的牛奶噴射聲了。      「妳現在是在幹啥?我看不懂這種人類的儀式。」有個聲音不悅地說。      我尖叫一聲,從座位上搖搖晃晃地站起來,結果不小心踢翻了牛奶桶和凳子。      「阿這就叫擠牛奶啦,妳這渾身長蚤的大貓。」      「我也猜到了,可是這種事不是咱們做的。還有,順便告訴妳,咱們身上沒長跳蚤。」      「誰在那裡?」我旋身喊問,順手操起一根乾草叉,踢開一間畜棚,尋找入侵者。「我奶奶有槍。」我警告對方,沒想到自己竟然會說這種話。「相信我,你不會想惹我奶奶。」      「她為什麼不知道我們是誰?」有個帶著愛爾蘭腔的聲音問。      不曉得,也許她腦子出問題了。莉莉,我們是住在妳裡面的。原本有些被激怒的那個聲音說。      「什麼?」我以手壓住頭側,蹲了下來,心想:也許我還在做夢,若不是做夢,就是瘋了。我是不是升大學的壓力太大,崩潰了?現在居然出現幻聽,這可不是什麼好事。      「我們不是妳的幻聽,親愛的。」      「沒錯,我們跟那頭被妳擠奶,胖到跑不動,看起來很可口的傢伙一樣,都是真的。順便告訴妳, 牛奶絕對沒有鮮紅的生肉好吃。」      我心中滿是自己咬住某隻動物的畫面,我舔著肉塊,汩汩的鮮血流進我嘴裡。      我放聲尖叫,跌坐在先前拆散開來好餵牛的草堆裡。      「都是妳啦,害她崩潰了。」      「像莉莉這麼堅強的人,才不會崩潰。」      「妳又知道了。」      「我跟莉莉在一起較久,我了解她,知道她能應付什麼。」      「她顯然無法應付眼前的狀況,妳難道沒感覺到她的不滿嗎?她的心智似乎飄在我們上方,以前她的心是包覆住我們的,就像母雞保護蛋一樣。現在她走了,逃掉了,留下我們困在小小的蛋殼裡,等著狐狸來把我們當早餐吃掉。」      「我是伊西斯挑選出來的非洲獅子,註定要用尖牙利爪參與偉大的戰役,我才不是什麼雞蛋。」      「哼,沒有莉莉,我們一點力量也沒有,母雞要是死了,小雞也活不成啦。」      「莉莉又沒死。」      「她跟死了沒兩樣。」      我躺在那裡聆聽,乾草刺著我的脖子和背部。我死了嗎?這裡是專為我而設的特殊地獄嗎?想到這裡,我好想把自己埋深一些,避開圍繞在我四周的瘋狂。      那兩股聲音繼續爭執,無論她們是誰,似乎真的認識我。兩人的聲音聽起來很熟悉,但我雖拚命回想,卻想不起任何事。波西走過來,推了推躺臥的我,哞哞叫著要我把奶擠完。      當她朝我的臉頰伸出長舌時,我試圖避開,結果發現我連躲都沒辦法躲。我被困在自己的身體裡了。腦動脈瘤,我一定是長了那玩意兒了,那是唯一能解釋我為何聽到聲音,而且無法使喚四肢的理由。      門咿咿呀呀地開了,我感覺有人伸手摸我的臂膀。「莉莉?」      一名男子俯望著我,眼神慈祥而熟悉,可是我認不出他。他臉上的皮膚像老舊的皮背心般歷盡滄桑,可眼周的皺紋全都往上揚,彷彿大部分的時間都在微笑。      「哈森!」那兩股聲音齊聲叫道。「他會幫我們忙。」      「噢,莉莉。」男子大喊,「我就是害怕會這個樣子。」      這番話聽起來不太妙,男子跑開一會兒,然後帶著我奶奶回來。奶奶看男子的眼神,活像看到一頭想搶她羊的狼。不過奶奶還是幫著他,把我攙進屋子裡。等我在沙發上安頓好後,奶奶伸手拿掛在牆上的老式電話機的話筒。   「拜託妳別打電話。」男人輕聲求道。他看著我奶奶,然後看著我。      我可以聽出奶奶語氣中的憤怒與懷疑,那勉強忍抑的客氣,就像覆在活火山上的堆雪一樣,正逐漸消融。為了保護我,奶奶已經準備大爆發了。「我為什麼不能叫救護車?」她挑釁地問,要男人給個答案。「你為什會剛巧出現在穀倉裡,在我孫女旁邊?我怎麼知道她這個樣子不是你造成的?」      「我不會賴帳,我承認她的狀況我得負一部分責任,雖然我絕不希望她生病。如果我真的懷有惡意, 想擄走她,我就不會找妳來了。」      奶奶狐疑地哼了一聲,沒再回應。      男人懷著罪惡感地在手裡擰著自己的帽子說道:「至於我為何不肯讓妳找醫護人員來,是因為莉莉安娜生病的原因,並非來自人世間,只怕醫師也幫不了忙。」      我沒辦法從我所躺的沙發看到奶奶,不過她沒有立即打電話給一一九,表示她正在思索男子的話。「解釋清楚。」奶奶要求道。      「事情很複雜……」男人猶豫著。      「那麼我建議你給個《讀者文摘》式的簡易版。」      男人點點頭,嚥了嚥口水,然後表示:「這是我自己的猜測,不過我認為莉莉可能患了嚴重的多重人格症,她最近經歷過一場大難,導致她的意識……退避了。我找不到更好的解釋,那是她自我保護的方式。」      「那麼你認為這場究竟是何時發生的?莉莉從到我這裡後,一直受我看顧。」      「那不盡然是事實。」      「夠了。我要打電話叫警察。」      「不可以!拜託妳,親愛的女士,我求妳別打。我不會故意傷害妳或她,沒有人比我更有資格幫助莉莉,妳一定要相信我。」      「你究竟是誰?你怎會知道莉莉的名字?」奶奶殺氣騰騰地問。      男人嘆口氣,「我的名字叫奧斯卡.哈森,職業是埃及文物學家,她有沒有提到過我?講埃及話?」奶奶走到沙發邊,我可以看到她猶疑的眼神。「她……她爸媽說,她對博物館的埃及區特別感興趣, 過去幾個月一有空就往那裡鑽。」      我有嗎?有的話,我一點都記不得了。我今早為什麼下床?我知道自己不對勁,但說我人格分裂就太沒道理了。那些聲音就是這樣來的嗎?還有,我的心理狀態為什麼會影響我的四肢?我極力想挪動我的小指,只要抬起一根手指就行了。我專心致志,像在拿奶奶的繡線針穿線,結果我連抽動一下都辦不到。      「莉莉安娜一直在幫我..弄一份重要的研究案, 我們發掘的其中一項文物,好像害她遇到問題了。」他抬起一隻手,「目前來說,她的身體並沒有危險。」男人皺起臉,「我最擔心的是她的心理狀態。是這樣的,有個咒語……」      「咒語?」奶奶揚起眉毛,翹起一邊嘴角。      「是的,咒語,一道非常古老而厲害的咒語,妳若允許,我可以向妳證實並非虛言。」他朝沙發走近一步,奶奶放下話筒,但沒掛好,正嘟嘟地響著。奶奶的淺笑消失了,她拿起塞在角落的來福槍,其實槍裡沒裝子彈,但男子並不曉得。      「你若跟我孫女保持距離,我會感激不盡。」她警告說。      男人看著來福槍,再看看奶奶,然後對她點一下頭,豎起一根指頭,彷彿想請她冷靜。男人對指著他的槍,全然不知所措。      「蒂雅?」他看著我癱軟的身體說,「妳在嗎?如果妳在,我需要妳先替代莉莉一下。」      在我猜想蒂雅是何方神聖的幾秒鐘裡,我的視線焦點一晃,覺得自己突然變小,像隔著一層薄水似地抬眼看世界。我本能地抗拒改變,知道身上發生的事,與某件極其糟糕的事情相連,但同時間,我又隱約覺得自己是安全的,有人在照護我,愛我。      「我在這裡。」我聽到其中一個聲音說,但這會兒聲音從我嘴裡冒出來。我的視線緩緩移動,身體從沙發上坐起來,「仙子也跟我在一起。」      阿我有名字的,妳知道吧,我腦中的第二個聲音說。      「仙子?」男人皺起眉頭,「阿努比斯顯然跟往常一樣,又漏掉一些相關的細節了。」      「仙子?阿努比斯?這裡究竟出了什麼事?」奶奶喝問道,「莉莉丫頭,妳沒事吧,甜心?」      「妳所說的莉莉丫頭就在這裡,她跟哈森描述的一樣,心已四分五裂,就像暴雨後的河流一樣— 淤泥橫流。我只能希望她能慢慢恢復正常。」      男人揉著自己的下巴。「是的,也許吧。」他說。      「她有分裂人格的話,怎麼能叫正常?」奶奶問道。「告訴我究竟是怎麼回事!」      埃及文物學家正欲開口,有個彷若仙樂的聲音卻在我們四周響起,「請容我解釋一下。」那聲音說。我轉過頭,盯住房間中央一個逐漸變大的亮點。我聽到奶奶倒抽著氣,一名美豔絕倫,髮色若金月, 髮絲平直滑順如鏡面的女子,從一道發著光的門走了出來。她背後的光芒雖然變淡了,但身上仍自帶光芒。      「妳……妳是誰?」奶奶問,她看看哈森,但哈森只是敬畏地望著女人。      她跟我一樣,是會發亮的仙子!小仙子的聲音說。      「人家才不是仙子。」蒂雅答道,「妳看不出她是女神嗎?」      女神?太誇張了吧。我心中暗哼一聲, 瘋狂的事我又不是沒見過,我們紐約早習以為常— 穿著自由女神裝在街上跳舞的男生、穿高跟鞋慢跑的女人、長得像起司漢堡的快餐車、穿戴時髦的狗。可是眼下的瘋狂又更上層樓,是「我男友是外星人」這種等級的瘋狂。      若不是我看到女人神蹟般地出現,就算有照片為證,打死我也不會相信有這種事。無論這女的是誰, 反正絕不是奶奶農場裡的人,她跟出現在體育館裡的巧克力杯子蛋榚一樣格格不入。      「她是仙女,」那聲音堅持說,我相信只有我和蒂雅可以聽得到,「我可以拿我的樹屋打賭。」      「她才不是。」蒂雅嗆道,我決定稱她為「外在的聲音」,「她是伊西斯的姊妹。」      「奈芙絲!」男人說著立即鞠躬行禮,「這真是太榮幸了。」      女神面容慈祥地伸手搭住他的肩膀,「我才榮幸,哈森。」大美女轉身走向奶奶,「妳一定就是我們小莉莉可敬的監護人了。」      「我……」奶奶嚥著口水,渾然忘記手裡還拎著槍。「是的,我就是莉莉的奶奶。」      「很好,你們二位有很多事情要做。」她朝奶奶和哈森微微一笑。「莉莉的訓練就靠你們了。時間緊迫,即便此刻,塞特已逃離碑塔了,他仍銬著腳鐐,但他的爪牙都在等他召喚。莉莉若未能恢復全力,只怕一切將付諸東流。」   「什麼將付諸東流?」奶奶問。      「哈森大宰相會告訴妳一切,我不能在此地逗留,塞特正在尋找莉莉,雖然莉莉   能夠掩飾我的行蹤,但即使像她那樣厲害的毒蛇石,也無法將我藏匿太久,不讓我被夫君尋獲。」奈芙絲把一卷羊皮紙塞到哈森手中。「你對荷柯特的故事熟悉嗎?那位少女、母親、老嫗?復仇女神?女妖?」      哈森匆匆點頭,「那些雖非我的專項,但我知道您所提的事。」      「很好,你知道莉莉擁有斯芬克司的神力。」女神沒理會奶奶的驚喘,繼續說道:「她會成為薇斯芮特。埃及史中,刻意低調處理薇斯芮特的概念與身分,我們這麼做,是為了替她防範塞特。然而,自古以來便有許多關於三女神的故事。我們故意把這些故事打散在歷史中,以隱瞞塞特,又能讓你找到資料。把這份羊皮紙當成指引,研讀所有故事,因為它們會讓你了解莉莉的潛能與神力。」      奈芙絲朝我走來,撫住我的臉。「薇斯芮特至為重要,自開天闢地以來,我便一直等待她的出現。」她在我額上輕輕一吻,然後轉身面對震驚無比地望著我們的另外兩人。「莉莉尚未成為她應該擔任的角色,你們必須協助她完成這項任務,治好她的問題,讓她與所愛的人重聚,他們將協助莉莉擊敗那妖孽。      「此時此刻,赫里波利斯的戰役已經開打,但願我們能給你們更多時間,可是只怕連我們的力量也辦不到了。祝各位好運。」她說,語氣透著淡淡的哀愁。「祝我們所有人好運。」      說罷女神抬手一揮,一扇光輝四射的門便出現了。她穿門而過,門炸成繽紛的色光,便消失了。女神驚鴻一瞥式的造訪,令我們三人半晌說不出話,房中僅聞呼吸之聲。      接著波西的哞叫打破了僵局。      「呃,好吧。」奶奶說,「看來這件事比我原先所想的還複雜。」奶奶朝著我說,      「妳叫蒂雅,是吧?」      「是滴。」我答道。      「妳保證我們家莉莉很安全?」      「是滴,她一直跟我在一起,現在也在聽著,不過她很困惑。」      「我們也都很困惑,親愛的。妳會不會擠牛奶?」      我皺起鼻子。「我可以藉用莉莉的記憶來做這檔事。」      「很好,那麼妳去那邊幫波西把奶擠完。還有你……」她指著男子,「把那頂髒帽子放到門邊的架子上,然後去洗把臉。我要去做鬆餅了。」      男人點點頭,「好的,夫人。」      奶奶把來福槍擺回原處,然後開始吹口哨,綁上圍裙,彷彿今天跟農莊的平日沒兩樣。      等我們幫波西擠完奶回來後,男人正與奶奶坐在桌邊,兩人中間擺了一碗炒蛋和一疊高到我們三人一定吃不完的鬆餅。我錯了。      我的胃口奇大無比,彷若數週不曾進食。還有,住在我身體裡的兩位不斷發出奇怪的評語,例如「這蛋生吃會更好」,以及「這糖漿好像蜜蜂的汁」。我像貓咪舔碗似地,心滿意足地把舌頭伸到溫鮮奶的杯子裡。      平時我根本不敢喝溫牛奶;牛奶的動物騷味令我不舒服。可是今天,我竟然一遍遍地舔著,一邊舔掉唇上的甜奶,一邊還發乎內心地開心一顫。      吃完早飯後,仍控制我身體的蒂雅笨手笨腳地洗了碗。名叫哈森的男人拿出羊皮紙,攤到桌上。      「好,」他說,「咱們是不是該開始了?」

延伸內容

作者資料

柯琳.霍克(Colleen Houck)

以【白虎之咒】、【埃及王子】系列躋身《紐約時報》暢銷作家。除了寫作之外,柯琳嗜書如命,喜愛的文學類型包括動作、冒險、奇幻、科幻及羅曼史小說。 【白虎之咒】是柯琳的首部系列作品。第一集《預言中的少女》獲得文學讚譽與極佳的電子書銷售成績;這部由她自費出版的電子書,在Kindle的青少年小說暢銷排行榜上雄踞榜首達七週,並進入2010年新一代獨立圖書獎(Next Generation Indie Book Award)青少年小說決選名單。系列的第二集《尋找風的聖物》更獲得家長評選金牌獎(Parents' Choice Awards)的殊榮。【白虎之咒】的改編電影由印度導演夏克哈.卡帕(shekhar kapur)執導,全球書迷熱切期待中。 在書寫【白虎之咒】第五集的之餘,柯琳構思了另一部系列小說【埃及王子】。新系列保有柯琳喜愛的浪漫、冒險、愛情、史詩等元素;還將讀者們耳熟能詳的埃及古蹟、埃及神祇寫入小說情節中。 柯琳曾在亞歷桑那、愛達荷、猶他、加州及北卡萊那州居住過,目前與先生及大批各式虎娃娃定居在奧瑞岡州的塞倫市(Salem)。

基本資料

作者:柯琳.霍克(Colleen Houck) 譯者:柯清心 出版社:大塊文化 書系:R 出版日期:2018-03-29 ISBN:9991070325029 城邦書號:A1400471 規格:平裝 / 單色 / 464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