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美少年偵探團:只為妳閃耀的暗黑星
left
right
  • 庫存 = 5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美少年偵探團:只為妳閃耀的暗黑星

  • 作者:西尾維新(Nisio Isin)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7-11-16
  • 定價:260元
  • 優惠價:85折 221元
  • ※本商品已最低價,恕不再打折
注意事項
購買漫畫、輕小說產品,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及「滿本折扣」。
若單筆訂單漫畫未購滿3本(每1組套書以1本品項計算)或未加購其他書籍,需加收50元物流處理費。

內容簡介

★紀錄持續創新中! ★日本ORICON書籍暢銷排行榜連續蟬聯榜首! 擊敗東野圭吾、村上春樹!日本Oricon最暢銷作者排行榜第1名(2012,2014) 連續七年登上「最暢銷作者排名TOP10」(2009-2015) ★日本講談社最新書系品牌TIGER文庫主打強作! ★已改編漫畫化!日本ARIA雜誌連載中! 一顆只出現在十年前的新星,一名尋找著這顆星的少女——私立指輪學園國中部二年級的瞳島眉美。 她將想尋找的東西委託給解決校內所有衝突的非正式、非公開、非營利、傳說中充滿謎的組織「美少年偵探團」。這五位「美少年」個性五花八門,但實際上卻是校園所有衝突的元凶? 被他們包圍的日常,既熱鬧又危險的毎一天就這樣開始了。 清爽的青春推理小說,在此開演!

內文試閱

美少年偵探團團規      1、必須維持美麗      2、必須保有少年之心      3、必須是個偵探   
0 楔子
     雖然我不同意你的觀點,但我會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這是法國思想家伏爾泰的名言。不愧是留名青史的偉人,想來也沒有比這個更無懈可擊的話了,用在壓制對方言論上也很新奇。      即使直接表示反對,卻不會引起口角之爭,這宣言打從一開始就沒想要在議論桌上爭吵,卻更因此打得對手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這讓我想起班上那位曾對我說『我沒生氣』而不讓我道歉的模範生。      我的意見也像那樣被擊潰了。      不,不是意見,那應該說是夢想吧。      因此這是一個,我,瞳島眉美放棄夢想之前的故事。從小時候開始,我就隱隱約約地抱著『等我長大之後』這種想法,一直到初中二年級才乾脆地說要了無牽掛地死心,說起來就只是個平凡的轉折,這種小家子氣的故事你們大概也不想知道,但如果是那個少年的話——如果換做那個美少年,他一定會這麼說的吧!      「追逐夢想是美麗的,但是,放棄夢想也是一種美麗。」      不過,這只限於是自己決定放棄的情況。      真是的,那個美少年就只有說出來的話比較有男子氣概。      到底——我會變得怎麼樣呢?      孩子氣的夢想,會帶領我到什麼地方?又或是我的夢想,只會因為承受不了外界壓力而被擊潰?      我想要從現在開始思考這件事。      最後,雖然這麼做有點自負,但我想在伏爾泰完整的名言中添加一條注意事項。      要是死了,就什麼也守護不了。   
1 美少年偵探團的故事
     美少年偵探團,這個名字感覺很可疑的團體,聽說是在我的學校-私立指輪學園-初中部裡秘密進行著什麼的組織。雖然誤打誤撞知道了這些,但幸運的是,至今為止我都跟那群怪人毫無關係,順利地度過校園生活。      他們解決了校內發生的所有衝突,也強調是非正式、非公開、非營利的自治組織,但事情的真相卻是,大家都認為他們根本就是校內所有衝突的來源。這樣的他們,實際上才是全校師生都很受不了的討厭鬼。(除了一部分的支持者)。      話雖如此,像『大雀蜂事件』和『教室增加事件』等,只要是跟美少年偵探團有關的各種傳說,常常都被描述得煞有其事,但其實沒有人清楚真相究竟如何。別說是具體的行動內容,連團員有誰都交代得含糊不清。      當然誰都可以隨心所欲地說自己想說的話,但那些謠言全都像是從『朋友的朋友』那裡聽來的都市傳說,一旦真的去詢問那些跟謠言有關的學生,大家又都緘口不言。就連可能直接跟偵探團團員見過面的重要委託人,他們也都表示無可奉告。      不管是什麼,都有義務要保密——之類的。      不不不不。      我忍不住覺得好笑。竟然要委託人背負保密的責任,這個偵探團究竟是何方神聖,也太深不可測了 。到了這種地步,可以說只是讓他們變得更加神秘而已。但隨著故事進展,我的幸運也走到盡頭了,很不幸地我跟他們扯上關係了。然後我才明白,原來如此,這才是為什麼委託人始終保持沉默的心情。      因為實在是太白痴了,根本不願回想那些事。      對不起,儘管講這些虛幻不實、毫無真實感的故事可能會被當成是騙子——但我已經有了覺悟,就算被懷疑是放羊的小孩,我也想要談談他們的事情。      我並沒有糾纏他們的意思,或是想幫他們解開那些亂七八糟的誤解——沒有這種一本正經、值得表揚的理由。我是想讓大家知道,那些看似毀謗卻不嫌多的謠言都是貨真價實的真實,這才是我想向廣大的世界說明的,所以我是來告發的。以我的立場來看,因為現狀已經從之前的義務保密中解放了,所以我才能夠侃侃而談。      美少年偵探團。      關於那些雖然愚蠢但是很美,而且是很美的,五個美少年。   
2 四人之上的領袖
     我被帶到了美術教室。      不管是什麼國中都一定會有的那個美術教室。      其實,我所就讀的私立指輪學園國中部,原本就將藝術相關的課程從正式課程中廢除了。像音樂教室、工藝教室、家政教室和烹飪實習教室,在很久以前,就跟著那間美術教室一起被處理成空教室了。      儘管已經在這所國中孜孜矻矻學習了一年以上,但這是我第一次有機會拜訪美術教室。      因此,在那之前完全不曉得有這個地方。      作為一個空教室,學生在放學後當然可以自由使用。      不對,『可以自由使用』這句話略嫌不足,更精準的說,應該是『他們佔領了美術教室』。      我無法用其他句子形容,畢竟當我一踏進美術教室,就看到這裡被為所欲為地陳設了他們喜歡的擺飾。      原本應該是不起眼的木質地板,現在覆蓋著一條看似十分昂貴的長毛地毯,令人不禁想把鞋子脫了踩在上面看看。本來配置螢光燈的天花板,現在也改成懸掛水晶吊燈。      學校統一選用的書桌和樸素的椅子全都被撤走,取而代之的是像從國外平行輸入、品味獨具的厚重桌子,還有張看起來一坐下整個身體就會被完全埋入的鬆軟沙發——桌上的桌巾有著複雜的刺繡,設計得宛如新娘頭上的頭紗。      插在巨大花瓶裡的花也不像有專人處理過,彷彿在大自然裡生長的樣子。雖然這是不可能的,畢竟這整室的芬芳色彩不會憑空出現。      新更換的壁紙上因為裝飾著名畫而帶來擁擠感,照理說沒上過美術課的我並沒有這方面的知識,但這幅畫卻有名到連我都知道。另外還有數個絕對不是素描用的石膏像雕像,它們被放置在室內的四個角落,有如教室的守護神般佇立著。      教室後方有一個很大的水屋 ,裡頭毫不介意地並列著東方古色古香的陶器和西方的銀製碗盤。儘管如此,這種混搭也不會讓人不舒服,反倒巧妙地互補了。      被擋在黑板後側的書架上放置了圖書館裡可能都沒有的奇珍異冊——即使是舊書店,也一定會放在玻璃櫥櫃裡展示的那種稀世珍寶。      就連時鐘也不與其他教室的相同,大家常常哼的那首名歌,穩重爺爺的古老大鐘,擺在這裡的不正是嗎?!      最讓人不可置信的是,教室內有張蕾絲床幔的床,那個一看就知道是很有歷史價值的古董阿!我完全不覺得有辦法放鬆心情躺在上面。床鋪的整理方式,完美得看起來就像是電影裡面才會出現的高級旅館鋪床。      與其說這裡是美術教室,不如稱之為美術館。      有來過這裡的人一定都會有這種想法。      這種甚至用人間仙境來形容都不為過的突兀空間,竟然就這樣存在我平常就讀的學校裡,面對這種現實我根本啞口無言,像被石化般無法反應。      不對,讓我像被石化一樣的原因,並不是他們將學校設施違法裝修成這樣卻沒有絲毫不好意思。雖然他們也不在乎周遭過於奢華的誇張裝飾,不如說他們一臉愜意的樣子,反而像要開口宣示這裡正是屬於他們的地方。話說回來,讓我宛如被石化的理由,說不定是因為這四個男學生正把目光集中在我身上的關係。      有四個男學生。      事實上他們簡直就跟這間美術教室巧妙地融合了——我曾親身感受過不少惡意,但那種負面的東西應該跟他們的人生完全絕緣吧。      維持這種石化狀態一會後,      「啊啊? 什麼呀什麼? 這次還真的帶來一個像墨汁一樣的陰暗女子呀?」      站在雕像前的粗魯男子,像是把叫罵當作歡迎詞一樣,突然挖苦起我來,還為了說明我的陰暗把比喻都用上了。      「妳的陰暗程度,就像是那種會在新聞網站搜尋『遺憾』的人,先調查一下現在世界上有多少形容遺憾意思的詞語,然後再一個人吃吃地笑的那種陰暗吧。」      這比喻也太過具體了。      不過誰會做那種事啦!      我腦裡雖然這麼想,但嘴上卻無法作出任何反駁。不只是我,這間國中裡應該也找不到膽敢反駁他的學生吧!就連敢這樣做的老師都不一定存在。      他看起來應該不知道我,但我早就久仰他的大名了——二年A班袋井滿。身材高挑的他,站在雕像旁完全不遜色。一提起他的名字,不論在校內或校外都能造成轟動,是一個非常有名的不良少年。      也有人稱他做不良老大。      雖然這稱呼有點過時,但用在他身上卻十分恰到好處。這位男同學身上帶著危險的味道,一臉凶惡的樣子,光是被他那雙細長的眼睛掃到,就會讓人想逃跑。      事實上,之前真的有女生一聽到他的名字,就膽怯地哭著跑走了。      在指輪學園國中部『絕對不能和他扯上關係的學生排名』中絕對領先的第一名——沒想到會以這種形式跟他扯上關係。果然,跟傳說中的一樣,感覺是個討厭的傢伙。      不過,要說有什麼不對勁的話,就像是老天故意安排要讓我改口為他不是個討厭的傢伙,因為美術教室裡的他跟平常在走廊上遇到的樣子不太一樣,鬆鬆垮垮的學生制服上繫著圍裙,頭上竟然還綁了條三角巾。      在他一臉輕視地對我說些難聽話的同時,手上也拿著一塊抹布——該不會之前站在那邊,是為了要擦那些雕像嗎?      那張兇惡的臉和圍裙、三角巾搭配在一起,沒有什麼比這個更不適合的了。這令我想笑卻又無法,畢竟現在不是一個可以吐槽的氣氛。      但這個欲言又止的氣氛算不了什麼,      「喂喂,小滿,不應該對第一次見面的女性說出如此失禮的話喔,我要對作出這種行為的你表示遺憾。你看,跟我說的一樣吧,世界又披上一層遺憾了。」      一個極為好聽的聲音傳來,讓這位不良學生露出一臉尷尬——受到如此溫柔的聲音所吸引,我忍不住望向那邊,接著『啊!』地想到了什麼。      紮在耳後的頭髮並不同於平常在台上演講的樣子,因此不自覺地就把他當作別人了。但只須再看一眼就會恍然大悟——只要是指輪學園的學生,沒有人不認識這個美妙動人的聲音。      這位正在沙發上優雅地喝著紅茶的人,正是我們學校的學生會長,咲口長廣。他不僅是學生會長,還是蟬聯三屆的學生會長——在入學不久後的新生代表演講中,正式選舉都還沒開始前就能夠直接確定他當選了。就是有如此程度的名人演說家。      他擁有可以媲美專業聲優的聲音,極具魅力且聲入人心,不認識他的人,至少在女生中是不存在的。      這樣的學長,為什麼會在這裡?      被稱作不良老大的問題學生袋井滿,以及可以說是模範生代表的學生會長咲口長廣,沒想到這兩人會像這樣出現在同一個空間裡,我不由得感到吃驚。再說,『小滿』什麼的,也太親密了……      邏輯上來說,這兩人理當要像傳言中無話可說般水火不容才對,明明是那種一觸即發的正面代表和反面代表……結果,袋井同學卻這樣回了話,      「哈、不要一邊喝著我泡的紅茶一邊對我發牢騷好嗎。」      說完,只是輕輕聳了個肩。      這根本不是什麼一觸即發的氣氛!      再說,泡紅茶? 這個不良老大?      「呵呵,好啦好啦,小滿你泡的紅茶非常好喝喔。」      「呿,你一直說這種理所當然的話我會對你失望的,長廣。『再者,這項決定不具有法定效力』就像這句話一樣讓人鬱悶啊!」      暫且不論袋井同學意外諷刺的發言,這田園詩似的一問一答算什麼啊!正當我摸不著頭腦感到無言以對的時候,又有人朝袋井同學走了過來。      『沒錯沒錯!咦,這女生不是還滿可愛的嗎?滿滿,你纏著這個小可愛說些什麼啊?我還以為初次碰面你就要對人家求婚,說『一起住吧』之類的話呢!你仔細看,這哪裡是墨汁啊?根本是春宮畫的畫家菱川師宣 呀,對吧-?』      出現更不客氣的台詞了。      與其說是不客氣,倒不如說是輕浮。      他不只稱呼其他學校都懼怕的袋井同學為『滿滿』,還對我這種陰暗女子叫著『小可愛』。      他的話聽起來像是從剛剛就一直在旁邊聽著我們的交談,還乾脆拿我跟春宮畫畫家 相提並論。更誇張的是,他講著講著就一派優閒地隨便往桌上躺去了,最後還很親暱地向我說了聲『對吧-?』。就算他這樣說,我也完全高興不起來。      因為這個人就是一年A班的足利飆太。      整間學校裡,不對,恐怕是整個市,嗯…甚至整個縣內都有可能,沒有比他更『可愛』的女生了。別說是宛如天使般姣好的臉孔,要說他是率領所有天使的天使長都不為過,一頭蓬鬆厚感的刺蝟造型讓整體的時髦感更加完美。因此,不管他對我說什麼,我都只能感受到濃濃的嘲諷,像是被人往臉上打了一拳似地。      不,應該說被人往臉上踢了一腳才對。      比起不良學生袋井,他更大膽地改造了自己的制服,現在的樣子完全就像在穿迷你短褲一樣。儘管才一年級卻已經成為田徑隊王牌的他,毫不掩飾地露出那羚羊般的修長美腿。      據說今年他就是以這副模樣入學的,所有見到他的女生在那之後都不敢再把裙子改短,甚至都改穿黑絲襪了。這雙傳說中的美腿現在正活生生地出現在我面前。      不愧是傳說中的美腿,之前我還認為謠言止於智者,但親眼目睹這雙腿之後,現在我開始懷疑那不是一般的流言蜚語了。      而且我也正穿著黑絲襪。      「妳是二年級的小瞳島吧-?小瞳島眉美-我是飆太-請多指、教-!等一下順便給我妳的Line吧-」      美腿同學表現得十分親暱,但我總覺得親暱到有點裝熟了。再說他怎麼會知道我的名字阿?而且我明明是學姊,卻被他握住雙手自我介紹,還笑嘻嘻地用「小」來稱呼我。      某方面看來,狗嘴吐不出象牙的他比袋井同學更失禮。不過,要說身為田徑隊王牌的他在人際關係上也善於縮短距離,這樣理解也不是不行啦。      雖然被要了Line,但是,我並沒有智慧型手機。      畢竟就如同他們剛剛說的,我是個如墨汁般陰暗、社交能力低落的人。就連進到美術教室後僅僅過了一分鐘的現在,對我來說也已經超出我對人際關係的容忍度很多、很多了。以現在這種頭昏腦脹的狀態,只要再多一句話就有可能讓我歇斯底里。幸運的是,美術教室裡四人中的最後一人,並沒有對我發表任何意見。      與其說他沒有對我發表意見,不如說他除了最初勉強似地看了一眼,之後便再也沒有看向這邊。      唯一一個,他是唯一一個在這間美術教室裡從事正確行為的人——在美術教室的角落,他將畫布用畫架支起,任畫筆在畫布上遊走。      多虧他的沉默,將我的精神狀態從懸崖邊挽救回來——不過,他也太過無視我們了!      而且,可以說正因為是他,才更能表現出這種樣子。      這令我有點驚慌失措,雖然沒有直接關係,但這個人可是比學生會長、不良老大、甚至是天使長都還要更有名的學生啊!      這是理所當然的。      因為他是一年A班的指輪創作。      從他的姓氏就可以知道,這個人正是本校經營者,指輪財團的繼承者——不,應該說現在的指輪財團根本就完全仰賴這位足智多謀的國中生在經營著。年僅十二歲 的他,可以說實際上就是指輪財團的理事長。      一言以蔽之,他是一位掌握金錢與權力的天才兒童。      真是太糟糕了。超級糟糕的鐵三角 。      若將名利譬喻成花,別人是左右逢花 ,他則是全身花團錦簇——總之,如果被他討厭,一切就結束了。      還不是單純的結束,是滅亡。      只要是指輪學園國中部的在籍學生,理所當然都必須遵守最高層的憲法,那就是『不要接近他』。      因此,被這樣無視讓我不安起來,我甚至開始回想是不是不小心做了什麼讓他不高興的事情?——話雖如此,也可能是我反應過度而已。      他並不是只有現在才無視其他學生,平常人本來就無法進到他的眼裡。對誰都不看上一眼,對誰都不發一語,這就是指輪同學。      不看也不說的絕對零度男子。      但也正因為這樣,像他這種人應該是不會和別人一起行動、不可能組織派系,也不屬於任何團體的。但現在卻在這間美術教室…不對、不管在任何地方,像這種跟誰一起的畫面,反差實在太大了。      不過,有他在的話、有這龐大財產做為後盾的話,就算是這間美術教室過於異常的誇張裝飾,腦袋也能啪地一下子全盤接受。雖然應該是這樣的——但和他在一起的那些人卻是不良少年、開學至今的模範生和公主等級的校園偶像!這種畫面我看了都懷疑是幻覺,又或是自己早已神智不清?      我是不是被逼到困境了?      或是我在那時候,從屋頂上掉下來之後——就一直遊走在死亡邊緣,直到現在還在看人生的跑馬燈?      這四個非常有個性的人,光屬於同個團體,就是可能會讓人嚇到昏倒的程度。沒想到更令人吃驚的是,他們竟然還是那個有名的…更正,是惡名昭彰的美少年偵探團!——儘管如此,另一方面我也不得不承認…      原來如此,的確是這樣。      他們毫無疑問地是美少年偵探團。

作者資料

西尾維新(Nisio Isin)

1981年出生,立命館大學肄業。 以別稱「京都的二十歲」出道,2002年以《斬首循環》一書榮獲第23屆梅菲斯特獎。創作風格融合推理與輕小說,輕快地文體帶有呶呶不休的味道。作品中常見引用經典小說和漫畫的詼諧性文趣,西尾的作品角色性格鮮明且獨特,似乎任一個角色皆可發展出獨立故事。甫出道即迅速累積極高的人氣,是目前日本新生代重要的大眾作家之一。

基本資料

作者:西尾維新(Nisio Isin) 譯者:藍云辰 出版社:尖端 書系:浮文字 出版日期:2017-11-16 ISBN:9789571078076 城邦書號:SPP7B000491 規格:平裝 / 部分彩色 / 240頁 / 12.6cm×19cm
購書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