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
再死一次
left
right
  • 庫存 > 10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注意事項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得使用紅利兌換,也不適用「生日購書優惠」。
本書適用活動
VIP集合囉,精選好書3本74折
  • 百大暢銷書79折!數千本好書,挑起你的求知欲,滿足你的閱讀癮!

內容簡介

這是泰絲.格里森巔峰狀態的作品! ——麗莎.賈德納(Lisa Gardner) 醫學懸疑天后 泰絲.格里森 Rizzoli & Isles系列最新章 .入圍美國史全德雜誌評論家獎年度最佳小說(Strand Critics Award Nominee for Best Novel) .入選全球最大書評網站goodreads讀者票選年度最佳推理小說! .作品已譯成四十國語言,全球銷量高達三千萬冊 .《出版人週刊》盛讚「醫學懸疑天后」 當波士頓兇殺組警探珍.瑞卓利和法醫莫拉.艾爾思被要求趕到一個犯罪現場時,她們發現這樁兇案有著最兇猛野獸的典型特徵,甚至包括屍體上的爪痕。死者是知名獵人兼標本剝製師里昂.勾特,家中牆上掛著許多獸頭標本。但只有最邪惡的人類雙手,才可能把他的屍體佈置得像是一頭獵獲物的模樣。勾特是否不智地喚醒了一個掠食者,而且比他所曾獵殺過的那些動物都更危險? 莫拉擔心這不是兇手第一次屠殺,也不會是最後一次。她將這宗命案與全國一連串在野外所發生的兇殺懸案連接起來之後,懷疑答案可能就在非洲的一個遙遠角落。 六年前,一群參加狩獵旅行的遊客淪為同行一名殺手的獵物。他們深入波札那荒野,無法與外界聯繫,唯一的保護就是一名帶著步槍的嚮導。這群驚恐的遊客渴望能獲救,免得他們最糟糕的本能——或是那些在陰影中伺機下手的野生動物——會殺了他們。但最致命的掠食者已經在他們身邊,一個星期後,這名掠食者離開荒野時,已經獵殺了同行幾乎所有人,只有一個除外。 現在這名兇手選擇波士頓當作他的新獵場,而瑞卓利和艾爾思必須找個辦法誘他離開陰影,進入牢籠。即使這表示要拿出那位獵人無法抗拒的誘餌:唯一逃離的被害人。 【媒體名人盛讚】 泰絲.格里森以《再死一次》證明她依然是頂尖高手。我喜歡這個奇特而扣人心弦的故事,等不及想看下一本了! ——凱琳.史勞特(Karin Slaughter) 泰絲.格里森再度證明她在探索犯罪心靈和鑑識科學方面的大師級功力。《再死一次》描述瑞卓利和艾爾思調查一宗駭人的謀殺案,牽扯到多年前一宗大屠殺懸案,讓我讀得無法把書放下。這個故事不但令人震撼,而且聰明精巧。我敢說你一旦開始讀,就一定停不下來! ——詹姆士.羅林斯(James Rollins) 震撼人心!將波士頓的粗獷街頭與非洲的金色平原融合得天衣無縫。泰絲.格里森創造出一個磨練多年而技巧臻至完美的狡猾掠食者。然後瑞卓利和艾爾思登場,這兩位波士頓的頂尖高手與兇手展開智力上的殊死決鬥。這是格里森巔峰狀態的作品! ——麗莎.賈德納(Lisa Gardner) 泰絲.格里森總是不令人失望,而本書是她最黑暗、最令人入迷的巔峰之作。《再死一次》最獨特的感染力,便是遍及書中的一個觀念:我們人類也是掠食動物。所以,如果發現獵人就在我們身邊,或許也不該太驚訝。 ——威廉.藍迪(William Landay) 在這本令人滿足、讀得欲罷不能的小說中,泰絲.格里森出色地描繪了嚴酷、致命危機處處的奧卡萬戈三角洲,無論是長期的瑞卓利與艾爾絲粉絲,或是新讀者,都會同樣讀得很過癮! ——《出版人週刊》(Publishers Weekly) 泰絲.格里森技術高超地創造出一種不祥的氣氛——尤其是當場景轉移到波札那和那些驚駭的遊客身上時——同時生動地記錄、評論有關捕獵大型野生動物的道德準則。 ——《書單雜誌》(Booklist)

內文試閱

  波士頓      報案的是那個郵差。上午十一點十五分,顫抖的聲音對著手機講話:我在西羅斯伯里區,桑柏恩街,郵遞區號○二一三二。那隻狗——我看到那隻狗在窗子裡……波士頓警局就是因此知道這件事。接下來的一連串事件,都是開始於一個機警的郵差,屬於遍佈全美國、一週六天在各個街坊間穿梭的基層郵政大軍的一員。他們是這個國家的眼睛,有時只有他們會注意到哪個老寡婦沒出來拿信箱裡的信件,哪個老單身漢沒來應門,哪戶人家的門廊上有一堆發黃的報紙。      桑柏恩街這棟大房子裡頭出事的第一個線索,就是爆滿的信箱,郵差路易斯.穆尼茲初次注意到是在第二天。郵件兩天沒拿,不見得會引起他的警覺。有的人會出門度週末,有的人會出遠門而忘記通知郵局暫時停止送信。      但是到了第三天,穆尼茲開始擔心了。      在第四天,穆尼茲打開那一家的信箱,發現塞滿了商品目錄、雜誌,和帳單,就知道自己必須採取行動了。      「所以他敲了前門,」巡警蓋瑞.盧特說。「沒人應門。他想先去問問隔壁那戶鄰居,看她曉不曉得是怎麼回事。然後他望向窗內,看到了那隻狗。」      「就那隻?」珍.瑞卓利問,指著一隻模樣和善的黃金獵犬,現在綁在信箱柱上。      「對,就是牠。脖子上的狗牌說牠名叫布魯諾。我把牠從屋子裡帶出來,免得牠造成更多……」盧特巡警吞嚥著。「破壞。」      「那個郵差呢?他人在哪裡?」      「他提早下班了。大概正在哪裡喝酒壓驚。我留了他的聯絡資料,不過除了我剛剛告訴你的,他大概也沒什麼可以說的了。他沒進屋,只是撥了九一一報案。我是第一個趕到現場的,發現前門沒鎖,就進去了,結果……」他搖搖頭。「真希望我沒進去。」      「你還跟其他任何人說過話嗎?」      「隔壁那位好心的女士。她看到我們的巡邏車停下,就出來看,想知道怎麼回事。我只說她的鄰居死掉了。」      珍轉身,面對著之前那隻友善的黃金獵犬布魯諾困在裡面的房子。這是一棟老舊的獨棟兩層樓房,有門廊,車庫可以停兩輛車,屋前有幾棵成熟的大樹。車庫門關著,一輛黑色福特Explorer停在車道上,上頭的車牌登記在屋主名下。今天早上,這棟房子看起來應該就跟桑柏恩街上其他維護得很好的房子沒有兩樣,毫無特出之處,不會有什麼吸引一個警察的視線,讓他心想:等一下,這裡不太對勁。但現在,兩輛巡邏車停在屋前的人行道邊緣,車頂的警燈閃爍著,因此任何路過的人都會心想:沒錯,這裡出了嚴重的大事了。而這件大事,就是珍.瑞卓利和她的搭檔巴瑞.佛斯特即將要面對的。一群鄰居聚集在對街,睜大眼睛看著這棟房子。有任何人注意到屋主好幾天沒出現、沒出來遛狗、沒拿信箱的信嗎?現在他們或許正在告訴彼此:是啊,我就知道有什麼不對勁。每個人都有後見之明。      「你要不要跟我們進去看一圈?」佛斯特問盧特巡警。      「你知道我怎麼想嗎?」盧特說。「最好是不要。我才終於擺脫鼻子裡頭的那個氣味,可不想再去聞一次了。」      佛斯特吞嚥著。「呃……有那麼糟?」      「我才進去頂多三十秒吧。我的搭檔還撐不了那麼久呢。反正屋裡也沒有什麼需要我指給你看。你不可能漏掉的。」他看著那隻黃金獵犬,那獵犬也活潑地朝他叫了一聲。「可憐的小狗,困在裡頭沒東西吃。我知道牠是沒辦法,但畢竟還是……」      佛斯特瞪著房子,像個被定罪的犯人面對著絞刑架,珍.瑞卓利看了他一眼。「你午餐吃了什麼?」她問他。      「火雞肉三明治。洋芋片。」      「希望你吃得高興。」      「你這樣講對我沒幫助,瑞卓利。」      他們爬上門廊前的階梯,然後暫停下來戴上手套。「你知道,」她說,「有一種藥叫康帕嗪(Compazine)。」      「所以呢?」      「對治療孕吐非常有效。」      「好極了。等到我肚子搞大了,會試試看的。」      他們望著彼此,兩人同時深吸一口氣。那是最後一口乾淨空氣了。她伸手開了門,兩人走進去。佛斯特一隻手臂舉在鼻子前,想擋掉他們早已十分熟悉的那股氣味。不論你稱之為屍胺或腐胺,或是任何化學名稱,全都是指死亡的臭氣。但是讓珍和佛斯特一進門就站住的,並不是那股氣味,而是掛在牆上的東西。      舉目所及,是一雙雙回瞪著他們的眼睛。一整個陳列館的死者,面對著新的入侵者。      「耶穌啊,」佛斯特喃喃道。「他是什麼大型動物的獵人嗎?」      「唔,那個鐵定是大型動物,」珍說,瞪著牆上一個犀牛頭,心裡納悶著要用哪種子彈才能殺死這種動物,或者旁邊的非洲水牛。她緩緩走過那一排戰利品,鞋套窸窣掃過木頭地板,張嘴瞪著牆上那些栩栩如生的動物頭部,簡直覺得那個獅頭就要張嘴大吼。「這些是合法的嗎?現在還有誰會去射殺豹?」      「你看。那隻狗不是屋裡唯一的寵物。」      地板上有各式各樣的紅褐色爪印,大的那一組應該會符合那隻黃金獵犬的,但還有另一組比較小的腳印,踩過整個房間。窗台上的褐色腳印標示出布魯諾曾把前腳搭在那裡,往外看著郵差。但是讓路易斯.穆尼茲打電話報案的,並不光是看到那隻狗而已,而是從狗的嘴巴裡突出來的東西。      一根人類的手指。      珍.瑞卓利和佛斯特循著爪印往前走,經過了嵌著玻璃眼珠的斑馬和獅子、獵狗和疣豬。這批收藏並沒有獨厚大型動物,就連最小的也在牆上佔有一席之地,包括四隻老鼠被佈置成圍著一張袖珍桌子而坐,面前還放著小小的瓷杯。像是《愛麗絲夢遊仙境》裡瘋帽匠老鼠的怪誕茶會。      他們出了客廳,進入一條走廊,腐臭味更濃了。儘管還看不到臭味的源頭,但珍.瑞卓利聽到了一種不祥的嗡嗡聲。一隻肥大的蒼蠅懶洋洋繞著她的腦袋轉了幾圈,然後飛進一道門不見了。      跟著蒼蠅準沒錯。牠們知道哪裡有晚餐。      那扇門開著一條縫。珍才把門推開一點,只見一道白影竄出來,衝過她腳邊。      「要命!」佛斯特喊道。      珍的心臟怦怦跳,回頭看著那對小眼睛在客廳的沙發底下跟她對望。「不過是一隻貓罷了。」她鬆了口氣,笑出聲來。「所以才會有那些比較小的爪印。」      「慢著,你聽到沒?」佛斯特說。「我想還有另一隻貓。」      珍吸了口氣,沿著走廊到底,進入車庫。一隻灰色虎斑貓大搖大擺走過來迎接她,在她兩腿間靈巧地轉來轉去,但珍沒理牠。她的目光固定在天花板絞車吊下來的東西上。好多蒼蠅圍繞著一頓腐爛的大餐,多得害她骨頭都能感覺到那股震動。那具屍體被剖開來,露出的肉上頭擠滿了蠕動的蛆。      佛斯特踉蹌後退,乾嘔著。      那個裸身男子被倒懸著,兩隻腳踝綁著橘色尼龍繩。就像豬的屠體懸掛在屠宰場裡,他的腹部已被劃開,腹腔內的所有器官都被掏空。兩隻下垂的胳臂都沒綁住,原先雙手應該幾乎碰到地面上——但現在手不見了。因為那隻狗太餓了,或許兩隻貓也是,於是開始咬下主人的肉。      「現在我們知道那根手指是哪裡來的了,」佛斯特說,聲音被手臂上的袖子悶住了。「耶穌啊,這是每個人最可怕的惡夢。被你自己的貓吃掉……」      對於三隻餓壞了的寵物來說,現在從絞車懸吊下來的,看起來絕對是一頓大餐。狗和貓已經咬掉了雙手,又啃掉了好多臉部的皮膚、肌肉,和軟骨,因而一邊眼窩裡的白骨都露出來了。五官已經被啃得無法辨識,但是從怪異地腫大的陰部,顯示眼前這位無疑是男性,而且從銀白的陰毛判斷,是個老人。      「像個獵物掛在那邊。」一個聲音在他們後方響起。      珍.瑞卓利嚇了一跳,回頭看到莫拉.艾爾思醫師站在門口。即使在這麼詭異的死亡現場,莫拉還是有辦法一副高雅模樣,她的一頭黑髮光滑得像發亮的頭盔,身上剪裁完美的灰色外套和長褲襯托出她纖瘦的腰身和臀部。她讓頭髮蓬亂、穿著繫帶鞋的珍.瑞卓利覺得自己像是個邋遢的表姊。莫拉對臭味毫不畏縮,逕自走向那具屍體,成群蒼蠅朝她俯衝而來,她也無動於衷。「真是令人困擾。」她說。      「困擾?」珍嗤之以鼻。「我的感想比較接近他媽的一塌糊塗。」      那隻灰白的虎斑貓拋下珍,走向莫拉,繞著她的腳磨蹭,一面大聲地呼嚕叫。貓科動物就是這麼見異思遷。      莫拉一腳擠開那隻貓,注意力還是集中在屍體上。「腹腔和胸腔的器官不見了。切口看起來很果斷,從恥骨往下劃到劍突。獵人處理鹿或野豬應該就是這樣。吊起來,取出內臟,屠體放著熟成。」她抬頭看了一眼天花板的絞車。「而且那個看起來就像是專門懸吊獵物的。顯然這棟房子的屋主是獵人。」      「那個看起來也像是獵人的工具,」佛斯特說,指著車庫裡的工作檯,上頭有個磁化的架子,放著十來把看起來很致命的刀子。所有刀子都很乾淨,刀鋒銳利又閃亮。珍.瑞卓利看著那把剔骨刀。想像著那刀鋒劃過皮肉就像切過奶油般。      「怪了,」莫拉說。專注看著軀幹。「這裡的這幾個傷口,看起來不像是刀子造成的。」她指著胸廓那三個由上往下劃的切口。「三道完全平行,像是有三把刀子黏在一起。」      「看起來像爪痕,」佛斯特說。「有可能是被動物抓的嗎?」      「太深了,不可能是貓或狗。而且看起來是死後形成的,幾乎沒有流血……」她直起身子,看著地板。「如果他就是在這裡被殺害的,血一定是用水管沖走了。看到水泥地上的那個排水口嗎?如果一個獵人把這裡用來懸吊並熟成肉類,就會裝這種排水口。」      「什麼叫熟成?我從來不明白把肉類掛著是要幹嘛的。」佛斯特說。      「動物死後,酶類就會成為天然的嫩精,不過熟成肉類的溫度通常很低,只比冰點高一點點。可是這裡呢,感覺上有十度吧?太熱了,會讓肉類分解。而且會招來蛆。我只能慶幸現在是十一月。碰到八月的話,就會更臭了。」莫拉拿出一把鑷子,夾起一隻蛆,放在戴了手套的手掌上審視。「這些蛆看起來是第三齡。所以死亡時間大概是四天前。」      「客廳裡面有一大堆獸頭標本,」珍.瑞卓利說。「加上他被掛在這裡,像個死亡的動物。我想這裡有一個主題。」      「這個死者是屋主嗎?你們確認過他的身分了?」      「他的手和臉都被吃掉了,大概很難找人來認屍。不過年齡符合。登記的屋主是里昂.勾特,六十四歲。離婚,獨居。」      「他死的時候絕對不是獨自一個人,」莫拉說,看著張開的切口內部,現在幾乎只算是一副空蕩的軀殼了。「在哪裡?」她說,忽然轉身過來面對珍。「兇手把屍體掛在這裡,那器官在哪裡?」      一時之間,車庫裡唯一的聲音就是蒼蠅的嗡響,珍.瑞卓利因而想起以前所聽說過各種偷竊器官的民間傳說。然後她把注意力轉向車庫遠端角落裡的有蓋垃圾桶。她走過去,那腐爛的臭氣更強了,蒼蠅群集成一朵飢餓的雲。她皺起臉,揭開蓋子一角。她只來得及迅速看一眼,就被那臭氣熏得後退,乾嘔著。      「看來你找到那些器官了。」莫拉說。      「是啊,」珍咕噥道。「至少找到了腸子。存貨盤點的任務就留給你做了。」      「乾淨俐落。」      「是啊,這差事還真是樂趣無窮呢。」      「不,我的意思是,兇手非常乾淨俐落。他劃下的切口,還有取出內臟。」莫拉走向垃圾桶,紙鞋套窸窣作響。珍和佛斯特後退,看著莫拉打開蓋子。但就算退到車庫的另一頭,他們還是聞到了腐爛器官那種令人反胃的氣息。臭味似乎讓那隻灰色虎斑貓興奮起來,因而更起勁蹭著莫拉,咪咪叫著想引起注意。      「你交到一個新朋友了。」珍.瑞卓利說。      「貓科標記行為的常態。牠這是在宣佈我是牠的領土。」莫拉說,一隻戴著手套的手伸進垃圾桶裡。      「我知道你做事情很徹底,莫拉,」珍.瑞卓利說。「不過你要不要回驗屍處去仔細檢查呢?比方說,在一個處理生物危害物質的房間裡?」      「我得確定……」      「確定什麼?你明明聞得到裡頭有內臟啊。」讓珍很受不了的是,莫拉朝著垃圾桶彎腰,手在那堆內臟裡面探得更深了。在驗屍處,她曾目睹莫拉劃開屍體的軀幹,剝下頭皮,去除骨頭上的肉,用電鋸鋸開頭骨,以雷射導引般的精準,執行各式各樣這類任務。此刻莫拉翻挖著垃圾桶裡那些黏乎乎的內臟,臉上也帶著同樣冰冷無情的專注,也不管這會兒她時髦的短髮上爬滿了蒼蠅。這世上還有其他人能做著這麼噁心事情的同時,看起來還這麼優雅嗎?      「拜託,你又不是沒看過內臟,」珍.瑞卓利說。      莫拉沒回答,雙手探得更深了。      「好吧。」珍.瑞卓利歎了一口氣。「你做這個也不需要我們。佛斯特和我就去檢查房子裡的其他——」      「太多了。」莫拉喃喃說。      「太多什麼?」      「這些內臟的份量不正常。」      「你不是老在說微生物製造的氣體,會造成膨脹效果?」      「膨脹效果不能解釋這個。」莫拉直起身子,她戴著手套的一隻手上所拿的東西,讓珍嚇得往後一縮。      「一顆心臟?」      「這不是普通的心臟,珍,」莫拉說。「沒錯,這上頭有四個腔室,不過這個主動脈弧不對。還有那些大血管看起來也不對勁。」      「里昂.勾特六十四歲了,」佛斯特說。「或許他的心臟不好。」      「問題就出在這裡。這個看起來不像是六十四歲男人的心臟。」莫拉又伸手到垃圾桶裡。「不過這個就像了,」她說,伸出另一隻手。      珍來回看著那兩個器官。「慢著。裡頭有兩顆心臟?」      「還有兩副完整的肺臟。」      珍和佛斯特面面相覷。「啊慘了,」他說。

作者資料

泰絲.格里森(Tess Gerritsen)

出生於加州聖地牙哥。母親是第一代華人移民,擁有華裔血統的她從小就喜歡窩在電影院看驚悚片,因而培養出她對黑暗主題的興趣,並反映在她後來撰寫的小說中。 泰絲畢業於名校史丹佛大學,而後繼續深造,最後取得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醫學博士學位,於夏威夷檀香山展開她繁忙的內科醫師生涯。熱愛寫作的她,結婚生子後為了照顧兩個幼兒減少工作量,並開始嘗試寫作。 一九九五年對泰絲的寫作生涯是重要的轉捩點,在經紀人的鼓勵下,泰絲把自身的醫學背景寫進小說中,結果隔年出版的《貝納德的墮落》(Harvest)大 受歡迎,讓「泰絲.格里森」這個名字首度躍居《紐約時報》暢銷排行榜。從此她專攻結合醫學和犯罪的醫學驚悚小說,迄今又出了十餘本書,本本暢銷,更創作出 波士頓法醫莫拉.艾爾思和女警探珍.瑞卓利聯手辦案的系列小說。 然而伴隨著成名的後遺症來了,《貝納德的墮落》所描述的人體器官移植的 黑市買賣,引發「美國器官移植協調人協會」(American Association of Transplant Coordinators)的強烈反彈,這個組織嚴厲譴責小說中的情節,威嚇作者重寫不同的版本,並施壓派拉蒙公司不要將小說拍成電影,甚至反對格里森對 『Harvest』的使用(『Harvest』一字在移植產業中,有器官移植之意)。然而泰絲卻對引發的眾多爭議不以為意。她表示︰「讀者要看醫學驚悚小 說是因為他們想知道這個產業的內幕……我不是只想寫一個故事而已,我要讓讀者看到角色的內心,從中了解他們在乎什麼、害怕失去什麼。」 除了在紐約時報排行榜上獨領風騷以外,她的小說也是英國和德國小說排行榜的常客。她的小說《漂離的伊甸》不僅入圍愛倫坡獎及麥可維提獎,並且贏得了尼洛獎 (Nero Award)的年度最佳推理小說殊榮;《The Surgeon》獲得瑞塔文學獎。媒體盛讚她的作品「心跳加快的閱讀樂趣」、「讓人提心吊膽的精采傑作」、「散文般精練的意境」、「令人心驚卻又獨闢蹊徑」,《出版人週刊》甚至封她為「醫學懸疑天后」(the medical suspense queen)。 二○一○年泰絲再創寫作生涯高峰,她的法醫莫拉.艾爾思和女警探珍.瑞卓利系列獲TNT電視台改編為影集,創下該台電視影集的最高收視紀錄,收視人口達七百六十萬,並引發熱情粉絲於網路進行同人創作。 泰絲目前全職寫作,與她的家人住在緬因州。

基本資料

作者:泰絲.格里森(Tess Gerritsen) 譯者:尤傳莉 出版社:春天 書系:Storytella 出版日期:2017-10-06 ISBN:9789869542913 城邦書號:A1880253 規格:平裝 / 單色 / 368頁 / 15cm×21cm
購書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