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沒有情人,就跟情人節一起過啊!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沒有情人,就跟情人節一起過啊!

  • 作者:小鹿
  • 出版社:尖端
  • 出版日期:2017-09-28
  • 定價:300元
  • 優惠價:85折 255元
  • ※本商品已最低價,恕不再打折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注意事項
購買漫畫、輕小說產品,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及「滿本折扣」。
若單筆訂單漫畫未購滿3本(每1組套書以1本品項計算)或未加購其他書籍,需加收50元物流處理費。

內容簡介

◆節慶擬人累計三千次轉貼!企劃兩年,耗時半年打造—— ◆2017年這個暑假,漫博簽名會High爆場館—— ◆創下短短三日,動漫節、漫博會場特裝版完售紀錄! ◆前作囊括金石堂、博客來暢銷榜雙冠王! ◆《山海相喰異話》、《深表遺憾,我病起來連自己都怕》話題作家小鹿全新力作! 臺灣首例視覺系閱讀小說,全書收錄150幅插圖! 還在嫌臺輕圖少?現在比日輕多可以了吧!? 神級(有病)作家 小鹿X神級(爆肝)繪師 SIBYL聯手創作! 你確定真的不是一本叫《小說》的漫畫? 幫紅包袋畫上五官,叫它老婆, 不是全世界正常人都會做的事嗎? 我叫杰日紳,是一名紳士, 世界上最熱愛「節慶」的男人, 嗜好是炒三杯鞭炮、研發月餅料理、穿粽葉裝, 偶爾還把自行車改裝成龍舟造型! 鐘秋,善良無害——只要別在中秋節邀她去烤肉; 妻夕,端莊溫柔——剛迷上炸死喜鵲、寄恐嚇信; 端舞,洗澡水會有艾草香——別問我為什麼聞過; 春睫,希望能變得不起眼——大腿襪卻印著春聯。 我以為,她們只是我的妹妹、老師、玩伴和朋友, 沒想到那天,女孩們竟紛紛來到我的面前說…… 「我是節慶幻化的人類,不想我死就愛我!」 節慶汰除觀察名單 ◎春睫 「一直以來,我都是惹人厭的存在。我搞不懂啊——搞不懂該如何討人喜歡。」 身為所有節慶之首,她擁有著足以影響全世界的力量。雖然外表看起來僅是個天然且充滿元氣的女孩,其實隱藏著無論是誰聽聞,都會感到悲哀的祕密。 ◎鐘秋 「不管發生什麼事,我永遠是你的妹妹、你的家人。」 男主角的妹妹,是個溫柔的孩子,但很容易被氣氛影響,而做出一些超乎意料的舉動。總是堅稱自己是中秋節,可惜沒有人當真,真相究竟如何始終是個謎。 ◎端舞 「我很高興……我對你有著『唯一』的情感。」 和杰日紳一同長大的青梅竹馬,身為學生會長的她品行端正、氣質優雅,有時卻會突然出現在杰日紳房間中的衣櫃和床底,是個充滿謎團的女孩。 ◎妻夕 「請汝『理解』節慶真正的意義。」 節慶選拔的管理者,杰日紳他們班的導師,擁有非人一般的美麗。 說話時文白參雜,像是穿越到現代的古人。深入認識後卻會發現,是個無可救藥的御宅族,與其說是管理者,更像是吉祥物。

內文試閱

  我——杰日紳,一個平凡的男高中生,正在家中進行一項極端重要且嚴肅的作業。      一筆一劃都要謹慎,絕對不能畫歪。      水潤的眼睛、堅挺的鼻子、細緻的嘴巴——      「完美!」      我拿起手中的紅包袋,心中充滿欣喜。      「她就是我今天的老婆了!」      「不是我在說……」      坐在我對面的妹妹——鐘秋,以無神到極點的眼神看著我。      「我的哥哥根本就是變態吧?」      「為什麼?」對於她這樣的評價,我感到不解。      「竟然還問我為什麼——」      像是已經忍耐到極點,鐘秋指著我手上的紅包袋大叫:      「自己幫紅包袋畫上五官,然後稱呼它為自己的老婆。若這不是變態,什麼才算是變態!」      「別小看高中生的性慾,對著紅包袋都能發情,這才是健全的十七歲。」      「這一點都不健全!根本就是異常中的異常!」      「妳這麼說就不對了。」      我束起一根手指,試圖教育自己的妹妹。      「一般男孩會看A書和寫真集,然後對裡頭的女孩子進行妄想,是吧?」      「……我可是你的妹妹啊,這問題是不是已經構成性騷擾了?」      「總之,回答我的問題就是了。男孩子是不是必定、一定、百分之百會看情色書刊?」      面對我咄咄逼人的質問,臉上有些羞紅的鍾秋別開目光,小小聲的答道:「大、大概是吧……」      「那麼,我看著紅包袋意淫的行為,跟男孩子看A書的行為是一樣的,一點都不奇怪。」      「嗯……?」      「他們靠照片和圖像,而我則是靠紅包袋,我跟他們並沒有什麼不同,我們只是很正常地在散發青春期的煩惱,對吧?」      「咦?嗯?是這樣嗎…………」      我抓住呆愣的鐘秋雙肩,以強硬的態度說道:      「『哥哥很正常!一點都不變態!』。來——!跟我說一次!」      「哥、哥哥——」      滿臉通紅的鐘秋輕啟朱脣。      「哥哥一點都不變——————————不對!」      回過神來的鐘秋大喊抗議:      「差點就要被哥哥用氣勢蒙混過去了。」      「嘖……」      「咂什麼舌!哥哥就是個變態啊!」      「小秋。」我呼喚她的小名,雙手捧著紅包袋,「妳看著我手中的紅包袋,把她想像成女孩子。」      「辦不到。」      「想像紅包袋的開口是她的……對,她的屁股。」      「為什麼這麼多人體器官,你偏偏要挑屁股!你這樣要我以後怎麼看待紅包袋啊!」      「她身上的味道,可是比妳還香喔。」      「為什麼要拿我跟紅包比!重點是我竟然還不如她,這讓我很不開心!」      「而且她比妳還瘦喔。」      「這世上誰比紅包還瘦啊!」      「嗯……為什麼妳辦不到呢?問題到底出在哪裡?」      「我想問題應該是出在紅包袋不是人吧。」      「只要有愛,紅包袋也能成為美少女。」      「我沒有愛。」      「妳好可憐。」      「為啥我不能把紅包袋擬人化,就非得被哥哥同情不可!」      「我的妹妹因為醜惡的嫉妒,才無法將這麼美麗的紅包袋視作美少女,我為她感到悲哀。」      「我才不是因為嫉妒——啊啊!真是夠了!」快抓狂的鐘秋抱著頭,「為什麼哥哥的性癖這麼怪異啊!」      「我這很一般吧?」      「是嗎?那我現在問你問題。」      「嗯?」      「女孩子跟紅包袋,你選哪個當你女朋友?」      「紅包袋。」      「很可愛的美少女跟紅包袋,你選哪個當你女朋友?」      「紅包袋。」      「很有錢的美少女跟紅包袋,你選哪個當你女朋友?」      「很有錢的美少女。」      「喔喔,哥哥總算正常了——」      「這樣就能買很多紅包袋了。」      「……………………」      鐘秋雙手支著額頭,深深地低下頭,就像是放棄了什麼。      「小秋,我想妳可能誤會了什麼,我並不是喜歡紅包袋。」      「……那你是怎樣?」      「我只是很喜歡『節慶』這個東西而已。」      我自己也不知道為何會這樣,但我就是對「節慶」很著迷。      春節、七夕、端午、中秋……這些節慶都有著屬於它們的起源,以及專屬於它們的物品和儀式。      「這份喜愛,讓我不斷鑽研節慶的傳說,甚至愛烏及屋,將這份愛擴展到所有跟節慶有關的事物上。」      年獸、紅包袋、粽子、艾草、烤肉、七夕用的竹子……      「我之所以喜歡這種東西,是因為節慶『沒有形象』。」      舉三大宗教為例,它們有著信仰的神,那些神體根據傳說,都刻劃出了一個具體形象。      節慶卻沒有。      誰都不知道節慶是怎生模樣。      所以,我只好將我對節慶的愛,灌注在這些與節慶相關的物品上。      「小秋,妳不覺得很神奇嗎?」      「什麼事很神奇?」      「節慶的由來,有時源自於一個物品,有時則是源自一個不知是真是假的古老傳說。但人們就像是理所當然的為其慶祝。」      即使經過幾百、幾千年,這些事物還是沒有改變,無數的人們在節慶的日子聚在一起,一同舉杯歡慶。      每次一念及此,我都為其感動。      「所以哥哥的意思是……比起一般的女孩子,『節慶』本身更令你感到著迷嗎?」      「是的。」      「唉……哥哥真的是怪人呢。」      「我不是怪人,我只是『節慶控』而已。」      「嗯……」      不知為何,聽我這麼說,鐘秋露出意味深長的眼神。      她的嘴巴蠕動著,好像想說什麼似的。但最終,她什麼都沒說,只是站起身來。      「哥,我跟朋友約好要出門!晚飯你就一個人吃吧。」      「嗯,路上小心。」      「你一個人在家別做什麼奇怪的事喔。」      「別擔心,我頂多跟這個紅包袋一起洗澡而已。」      「我不是說不要做奇怪的事嗎!」      「——咦咦?」      「你驚訝什麼!你難道一點自覺都沒有嗎!」      「總之我知道了,妳路上小心。」      可能是約好的時間快到了吧,鐘秋在跟我揮揮手後,急急忙忙跑了出去。      一個人在家中,我看著桌上畫著人臉的紅包袋。      我常常這麼想。      若是哪一天,這些「節慶」變成了人類,那麼——      他們會是什麼模樣?      在初次見面時,我又會跟他們說什麼呢?      就在我這麼想時——      我面前的紅包袋發出了刺眼的光芒!      「你好,初次見面。」      光芒消散後,站在我面前的,是一個奇裝異服的女孩子。      「我是『春節』具現化後的模樣,名為『春睫』。」      「…………」      我傻傻地看著眼前的人,完全說不出話來。      「嗯?」      看著我呆若木雞的模樣,春睫露出疑惑的神情。      「…………」      我曾無數次幻想這個情景。      我曾無數次妄想節慶變成人類後的模樣。      「哎呀呀……是因為太感動了嗎?竟完全說不出話來。」      看著春睫的臉,我緊握雙拳。      等實際看到後,我才知道之前的想像有多麼膚淺。      我沒想到,第一次看見節慶變成的人類,心中湧上的情緒竟是如此深沉和激烈。      這股幾乎從身體中滿溢出來的情緒,甚至讓我不由自主地在春睫面前跪了下來。      「那個……你太誇張了,不用這麼尊敬我……」      「妳——」      「嗯?」      對著她,我以悲痛的心情大喊:      「——妳為什麼要變成人類啊!」      「嗯、嗯?咦?」      我出乎意料的反應,讓春睫瞬間石化。      「妳這混蛋!本來好好一個節慶,變成人類做啥!」      「為什麼我要被罵!」      「給我變回去!」      「咦咦——!」      「所有物種都以進化為目標,妳今天從偉大的節慶,變成等同於垃圾的人類,很明顯是反其道而行——是退化!」      「身為人類,你覺得人類是垃圾是怎麼回事?」      「今天節慶之所以偉大、之所以給人高高在上的感覺,是因為她沒有形體!一想到她變成跟我一樣的存在,我就、我就——嗚啊!」      「哭了!竟然哭了!真的假的!」      「我覺得、覺得——」      我抱頭說道:      「春節髒掉了!」      「什麼髒掉!別說得好像我被做了什麼骯髒的事好嗎!」      「嗚啊啊啊————!」      「你給我差不多一點!」      春睫雙手抓住我的領子,以人類不會有的力道將我整個人舉了起來!      「老娘可是特地來見你的!你這什麼態度啊!」      「嗚、嗚……呃!」      被領子絞住的我無法呼吸,只好不斷拍著春睫的手。但她仍沒將我給放下。      「是男人就不要哭哭啼啼的!給我用背影來說話啊!」      「嗚、嗚啊啊……」      快、快要喘不過氣了。      「我可是好不容易,花、花了人生幾乎全部的勇氣才來見你的……」      我的眼前開始變黑。      春睫的話和臉龐也逐漸變得模糊——      但我仍努力吐出心中的疑問。      「為……為什麼……」      ——為什麼妳要出現在我面前?      也不知道是不是錯覺,聽到我的問題後,春睫的臉似乎染上了一絲羞紅。      「我、我——」      春睫雙手用力一收,大聲說道:      「我可是特地來和你結婚的啊!」      就像被關了燈,我面前的情景登時被關閉。      *      「我覺得我是白痴我覺得我是白痴我覺得我是白痴我覺得我是白痴我覺得我是白痴我覺得我是白痴我覺得我是白痴我覺得我是白痴……」      等到我從暈眩中醒轉後,第一個看到的是縮在牆角、一臉陰暗的春睫。      「在一時衝動之下,我都做了什麼,為什麼可以把初次見面搞得如此糟糕……」      她身旁的黑暗氣息看起來非常濃厚,就像是要把她吞噬似的。      「明明為了讓他留下好印象,我還精心打扮好久……」      看她不斷喃喃自語的模樣,我忍不住出聲:「那個——」      「咿咿——!」      我突然的喊叫聲,讓春睫嚇得跳了起來!      她一臉驚慌地問:「你、你剛剛都聽到了嗎?」      「妳是說妳剛剛說的『我是白痴』那段?還是『一時衝動』的那段?抑或是『精心打扮』的那段?」      「你、你這傢伙根本就什麼都聽到了嘛!」      惱羞成怒的春睫衝了上來,再度一把抓住我的領子!      此時,在極近的距離仔細一看,會發覺她的眼中帶著淚,臉蛋也微微羞紅。      我們兩個保持這樣的姿勢對峙一會後——春睫像是被電到似的放開手,往後退了幾步。      「啊……我又衝動了……」      她雙手抱著頭,發出無聲的「啊啊啊啊啊」!陷入深深的懊悔中。      該怎麼說呢……真是個表情豐富的傢伙。      「話又說回來……」我對眼前的春睫說:「我剛剛似乎太慌張了,真是不好意思。」      「沒、沒關係,初次見面,慌張一點是應該的,最好把剛剛那個全都忘了,你覺得怎樣?」      春睫似乎想露出豁達的笑容,但可能是過於做作,她的笑顏看起來就像臉部神經抽筋。      「可是,我暈倒前似乎聽到了結婚什麼的……」      ——噗咻!      我彷彿看到有蒸氣從春睫身上冒了出來!      臉瞬間變得通紅,春睫大聲向我說道:      「那是你的幻想!」      「可是——」      「就是幻想!」      「但是——」      「你如果不認為那是幻想,我就打到你至今為止的人生都成為一場幻想。」      「沒錯,剛剛發生的所有事,完全是我的幻想。」      面對春睫不是幻想的拳頭,我馬上修改了我的記憶。      「不過呢……春睫小姊。」      「叫我春睫就好。」      「此時冷靜下來一想,節慶變成人這種事……怎麼想都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嗯……?」      「穿著奇裝異服的神經病突然闖進我家——這種可能性也是有的。」      「等、等一下!我不是什麼可疑人士!」      「怎麼證明?」      「證、證明?」      我的問題似乎完全出乎春睫意料,只見她露出彷彿被鎚子重重敲了一下的表情。      「是的。」      我抱起雙臂,認真說道:      「請妳證明妳是春節變成的人類。」

作者資料

小鹿

SIBYL老師的附屬品,因為編輯失誤而掛上作者之名。著有《當戀愛成為交易的時候》、《山海相喰異話》、《進入了沒想像中好混的編輯部成為菜鳥編輯,負責的作者還是家裡蹲妹妹!?》、《深感遺憾,我病起來連自己都怕》等系列。

基本資料

作者:小鹿 繪者:SIBYL 出版社:尖端 書系:浮文字 出版日期:2017-09-28 ISBN:9789571075532 城邦書號:SPP7B000474 規格:平裝 / 部分彩色 / 352頁 / 12.6cm×19cm
購書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