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et-logo
目前位置: > > >
莉莉的相片
left
right
  • 庫存 = 8
  • 放入購物車放入購物車
    直接結帳直接結帳
  • 放入下次購買清單放入下次購買清單
  • 莉莉的相片

  • 作者:佩姬.唐恩(Paige Toon)
  • 出版社:春天
  • 出版日期:2017-08-29
  • 定價:399元
  • 優惠價:79折 315元
  • 書虫VIP價:315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99元
注意事項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得使用紅利兌換,也不適用「生日購書優惠」。
本書適用活動

內容簡介

妳怎麼能口、是、心、非? 引人入勝,敘事手法精彩又感情洋溢。——《Heat》雜誌 「妳願意嫁給我嗎?」 然後,我想到了你,我天天都會想到你,但通常是在早晨最靜謐的時刻,或是夜晚最為深沈的時分,而不是交往兩年的男友突然求婚的這一刻。 我抬頭看著理查充滿期待的眼神。 「莉莉?」他鼓勵我說點什麼。 你離開十年了,卻好像只是昨天的事。我的心繫在你身上,我又怎麼能答應理查? 我深呼吸,說出我心底的答覆…… 十年前,十六歲的莉莉愛上了一個不該愛的人。現在,住在雪梨的她和另一個男人訂婚了,她卻無法忘懷消逝的舊愛。這位故人重返她的生命,盤踞她的心頭,她必須做出會讓自己心碎的決定,這個決定也至少會讓一位愛她的人心碎。

內文試閱

  序曲      「妳願意嫁給我嗎?」      我想起了你,我每天都想你,不過通常都是在最寂靜的早晨,或最黑暗的夜晚才會想起你。肯定不是在交往兩年的男朋友開口求婚的時候。      我抬頭看著理查充滿期待的眼神。「莉莉?」他鼓勵我說點什麼。      你離開十年了,卻好像只是昨天的事。我的心繫在你身上,我又怎麼能答應理查?      我深呼吸,說出我心底的答覆……      十年前      1      「夠了!我受夠妳開口閉口沒好話。既來之、則安之。莉莉,妳最好習慣這裡!」      老媽終於爆炸了,不能全怪她啦。因為自從她在網路上釣到麥可的那一刻開始,我就對搬來澳洲抱怨連連。      「這裡的月亮比較圓嗎?」我百無聊賴地說。如果她以為我會就此閉嘴,她可是打錯算盤了。      老媽沒答腔。她嘆了口氣,看了看後照鏡,然後切進快車道。      正值十一月底,也就是澳洲的夏天。我們從阿德雷德機場往山上開。我左手邊的黃色山丘一路壟起,右手邊的斜坡則一路直落進滿是樹木的溝谷裡。路上的風大得不可思議,我只能緊抓扶手,用瞇成一條線的雙眼面對陽光,因為我忘了把太陽眼鏡從行李箱裡拿出來。不消說,我心情怎麼會好!?      「妳不覺得他至少該來機場接我們嗎?」我沒好氣地說。      「反正我們遲早得自己租車。再說,我已經講過了,他要工作。」      「袋鼠早上沒見到他又不會死。」      老媽的新歡在當地的野生動物園照顧動物。他每天的工作就是要負責餵袋鼠、把無尾熊抱給情緒化的觀光客看。      「也許吧。」老媽冷靜到有點僵硬。「但他在語音信箱裡說什麼有隻塔斯馬尼亞惡魔生病了。」      「隨便啦。」我說。      「我認識的莉莉可不會這樣講話。」她的口氣有點惱怒。「我認識的莉莉很在乎生病的小動物。我認識的莉莉有一年還因為倉鼠生病了,所以沒去度假。我認識的莉莉會把小動物當自己的孩子來照顧。」      「對,反正現在全死光了。」我打斷她講話。      沒回嘴。      「對了,這個塔斯馬尼亞惡魔到底是什麼玩意兒?」我又說。      「噢,可以請妳閉嘴嗎?」      我從車窗看出去,因為自己的勝利而得意竊喜起來。不過我又想到,我們現在可是身在地球彼端的陌生國度,我根本沒有贏,反而輸得一敗塗地。      「克拉弗斯到了。」老媽打了轉彎燈,開始往斜坡路的左線開。      「如果妳不喜歡他。」我問:「我們就可以直接回家嗎?」      「我會喜歡他的。」她斬釘截鐵地說:「現在這裡就是家。」      「才不是。」我臉色一沉。      英國才是我家,只要我一滿十八歲,我就要回去。只不過還有兩年,感覺卻好像一輩子那麼遙遠。我媽居然這樣對我,我實在說不出自己有多生氣。      就只有她會在網路上釣男人。應該是西元兩千年的時候吧,那個時候誰會這樣啊?都怪《電子情書》那部蠢片,我敢說一定是因為前一年,老媽看了那部電影,才會萌生這種想法。非常棒,都是因為那個白癡梅格‧萊恩和討厭鬼湯姆‧漢克斯在網路上魚雁往返到兩情相悅,好啦,誰來承擔結果?當然是我!正因老媽「再度」墜入愛河,我居然得跑來這個可惡的袋鼠國,跟素昧平生的人一起生活!      我們離開克拉弗斯這個小城,繼續在曲折的道路上上下下。我們經過一片牧場,裡頭滿滿都是棕色和奶油色的山羊。      「這裡就是皮卡迪利了。」老媽說。      「皮卡迪利?」我沒好氣的說:「開什麼玩笑?」      她瞥了瞥我的方向。「這個城就叫這個名字。」      「妳居然說這是個城?」我誇張地看了看道路兩側零星的房子與農舍,乾巴巴的草地上只有沒人開的老舊車輛、卡車和牽引機。「我所知道的皮卡迪利,是倫敦的皮卡迪利圓環,離這鬼地方十萬八千里遠!」      道路帶我們穿過一座樸實的葡萄園時,媽不耐地皺起眉頭。「根據他給我的指示,我們已經不遠了。」      我們又經過幾間房舍,媽才開始減速。      「他說會有玫瑰。」她指著路邊各種粉紅色的玫瑰花,然後轉進左手邊有著棕色瓦片屋頂的紅磚屋車道,成蔭的藤蔓掛在陽台走道上。      媽轉過頭來對我說:「妳乖乖的,好嗎?」      我才正要說:「好什麼好?」她卻搶著說話。      「拜託?」      這個時候,有位深色頭髮的年輕人從木頭大門走出來,我沒繼續看著老媽擔憂的目光,因為這個傢伙長得好帥,真是沒想到啊。      老媽逼自己的五官放鬆、解開安全帶的時候,我狐疑地問:「這是哪位?」      「一定是賈許。」      「我的新哥哥?」我的口氣聽起來有點酸,但我心底想的其實是我該把搭了一整天飛機而糾結的長髮給好好梳一梳。我們下車前,老媽又用疲憊的藍色雙眼再次懇求我。我心不甘情不願地跟著下車。      她快速走在小石子步道上時,開心地說:「嗨!」腳下還刮起一小陣白色的飛塵。「我是辛蒂!」      「安安,我是賈許。」賈許伸出手來向老媽握手,然後伸向我。      「這是我女兒莉莉。」      老媽大大的笑臉動搖了起來,不過賈許忙著打量我,沒空管老媽。我雙手環胸,瞪著他輪廓分明的臉,不爽地等著他深棕色的雙眼對上我淺咖啡色的眼睛。      「安安。」      「你們真的會這樣打招呼?」我沒理會他伸出來的那隻手。      「怎樣?」他把雙手拇指扣在牛仔褲口袋上,神情很調皮。他帥氣的長相顯然讓他自信滿滿,我倒覺得很討人厭。      「安安啊,我以為只有在連續劇裡會這樣講話。」      「噢,對啊。」他的嘴角垂了下去,他看了看我媽,說:「要我幫妳拿行李嗎?」            我們忙著把行李箱搬下車、堆進廚房時,賈許說:「爸一會兒就會回來了。」我真的很想自己一個人靜靜地整理行李,但想要喝杯茶、吃點餅乾的欲望遠勝過我想要耍自閉的渴望。      「狩獵公園距離這裡很遠嗎?」老媽問。      「那是野生動物保育園。」賈許說:「園區的範圍一直延伸到我們家外頭,但從中央大樓開車過來要五分鐘。」      賈許拿出一包餅乾,撕開包裝的玻璃紙時,老媽低聲地責備自己說:「對啦,是保育公園。」我偷偷看著賈許將水壺注水,擺在爐子上,然後從漆成黃色的廚櫃裡拿出三只不成對的馬克杯。他深色的頭髮很是凌亂,好像他睡覺壓到一樣,然後他又睡眼惺忪地揉了揉眼睛,我才發現他的確剛睡醒。現在是早上九點,他大概才十八、九歲,看起來就不像是早起的鳥兒。      賈許轉過身來,我立刻看向別的地方,他問:「妳要加糖或奶嗎?」      「要,我們各要一點奶和一茶匙的糖,麻煩你了。」媽替我們兩個回答。      賈許把一盒牛奶和一只染上茶漬的糖罐擺在桌上,說:「妳們自己來吧。」這時,老式的水壺響了起來。      我伸手去拿餅乾,他們說這叫溜溜球夾心餅。      「這個,賈許啊。」媽說:「你是做什麼的?」      「我在巴克山的一間車廠工作。」他回答。      「那是做什麼的?」她立刻接口問。      「修車啊。」      「巴克山很遠嗎?」      「沿著王子高速公路開大概二十公里。」      「對啦,這裡是用公里對吧?我們習慣用英里。」      我大聲地打了個呵欠。      賈許瞥了瞥我,然後他立刻轉頭看著大門。      「爸回來了。」他起身踏上走廊。      媽開始咬塗了粉紅色指甲油的大拇指、整理不長不短的漂金頭髮。我忽然覺得很同情她,但這種感覺只維持了一下下。我聽著大門打開又關上的聲音,還有男人的交談聲,接著賈許又回到廚房,他爸緊跟在後。老媽跳了起來,差點推翻剛剛坐著的椅子。她連忙轉身拉著椅子,卻撞到桌子,把茶汁灑在綠色的塑膠桌布上。      「抱歉,我真是笨手笨腳。」她慌張地賠不是。      「別擔心。」麥可高聲地說:「賈許小子,拿條抹布來擦擦。」然後麥可轉過頭來,看著我媽搖搖頭、溫柔地說:「辛蒂,終於見面了啊。」      「麥可,你好。」老媽嬌羞地說。他們兩人朝著彼此走近,然後尷尬地抱了抱,還真有些不自然。      賈許看著我,翻了個白眼。我只好笑笑。      老媽放開麥可,轉過來說:「這位是莉莉。」      麥可走了過來,把手搭在我肩上,強調說:「坐著、坐著就好。」我根本沒打算起來好嗎?「莉莉,很高興見到妳。」      麥可約莫四十出頭,也許大上老媽八歲。媽懷我的時候才十九歲。老媽身高一百六十公分,麥可也高她兩公分而已吧,和老媽纖細的身材比起來,麥可真是壯多了。他有一頭棕灰色的頭髮,臉上滿是皺紋,還有一雙巧克力色的雙眼。他的澳洲口音很重,嗓門又大,但不會讓人受不了。無論我的出發點是什麼,我立刻就喜歡上這個人。真不曉得他知不知道自己把什麼樣的麻煩帶回家了?      「兒子,快燒水。」他對賈許說:「我今天早上還沒喝上一杯呢。」賈許乖乖照辦,麥可則把椅子抬高,拉了過來,這樣才不會刮傷地板。他坐在我身旁,看看媽,又看看我。「旅途如何?」      「很好、很好。」媽說。      「超久的。」我插嘴說:「飛機餐有夠難吃。」      「噢,太慘了。」麥可同情地說:「我想中午我們就來烤肉吃吧。如果到時妳們還醒著就一起吃。」      「還要喝茶嗎?」賈許心不甘情不願地問我和媽。      媽看了看自己的杯子。「不麻煩的話。」      「當然不麻煩!」麥可真的大嗓門。「莉莉呢?」      「不了,謝謝。」      賈許繼續替大家服務。      「我這小子有好好照顧妳們吧?」麥可問。      「有的、有的。」媽說。      「很好。」      賈許站在桌前,對他爸伸出手,說:「那好,快付錢。」      「等等嘛,兒子。」他爸拍拍他、打發他走。      「你爸花錢要你對我們好一點?」我問賈許,我覺得很有意思。      「二十塊。」賈許露齒一笑,證實這個說法。      「我猜你這算搶錢。」我對賈許說。      「看得出來這兩個傢伙會惹麻煩。」麥可不耐地對媽說。      媽「嗯」了一聲。      這天晚上,麥可帶老媽去外頭吃飯。下午的時候,在我的鬧鐘喚醒我疲憊的腦袋後不久,老媽就跑來我的房間找我講話。雖然說好像有人用指甲挫磨過我的雙眼,但我想晚上再睡,我就醒來了。      「莉莉?」媽說:「麥可找我出去吃飯。」      「然後呢?」      「不知道這樣好不好。」      「妳這是在問我好不好?妳平常都不會徵求我的意見。」      「不是啦,只是……哎,這是我們到達新國家的第一天,我覺得放妳一個人有點過意不去。」      「噢,良心不安是吧?媽,妳別擔心我啦。我已經習慣自己照顧自己了。」她立刻露出羞愧的神情。「說真的。」我覺得過意不去,便趕緊說:「妳就開開心心出門吧。他看起來人不錯,妳要跟他混熟一點。」      她露出大大的笑容。「真的啊?我也覺得他人很好。」      「對啦,所以不要把他當成妳過往的對象,不要耍得他團團轉。」不好意思,我的善意是有限度的。      我終於離開房間,出現在客廳的時候,賈許正在看電視。半小時前,老媽和麥可已經出門了。      「我以為妳還在睡。」他說。      「本來在睡。」我說:「但你不覺得這種現象奇怪也美好嗎?人可是會起床的喔。」      「我正要叫披薩。」他沒注意到我話裡帶刺。「妳看妳要吃什麼。」他給了我一張外帶菜單,我一屁股跌坐在三人座沙發上。他坐在老舊的扶手椅上,這張椅子褪色的藍色天鵝絨和沙發是一樣的料子,他把腳擺在松木茶几上。「爸留了錢給我們。」他補充說道。      「噢耶,萬歲!」我說。他皺起眉頭看我,我則努力擠出一張面無表情的臉、研究菜單。我馬上看到想吃的,把菜單還給他。我對茶几上那包起司口味的多力多滋點點頭說:「我可以吃薯片嗎?」      「妳是說洋芋片嗎?」      「我來的地方叫它薯片。」      「這個地方叫它洋芋片。」      「我不會在這裡待太久,我不會改口的。」      「是嗎?妳要去哪裡?」      「如果你真的想知道的話,我馬上就要回英國了。」      「妳媽會跟妳一起走嗎?」      「怎樣?你不喜歡她在這裡喔?」      「如果她讓我爸開心,那就沒差。」      「這我就不知道了。」      「妳一直都這麼討人厭嗎?」他忽然說。      「不是一直。」      「很好。」      「我只是選擇成為討人厭的人。」我說。他瞪了我一眼。「好了,現在我可以吃薯片了嗎?」他沒有立刻反應,我就伸手抓起那包零食。      我已經開動了,他才板著臉說:「自己來吧。」他拿起邊桌上的電話。「妳決定要吃什麼了嗎?」      「夏威夷口味。」我說。      「我也是。」      「那我們兩個人吃一個嗎?」      「不,我要自己吃一個。」      「你都不分享的嗎?」      「我這不是已經把我家分享給妳了嗎?」      我心裡慌了一下,但努力保持鎮定。「這裡很大啊。」我咕噥地說。他沒搭理我,撥起電話號碼。      我的「新家」有四間臥室,一間媽住,一間我住,不過她搬去和麥可同房只不過是時間早晚的問題。廚房大小很合理,客廳很大一間。麥可的主臥有衛浴,外頭只剩一套衛浴,這表示我必須和賈許一起用,這倒好。我不在乎他長得有多帥,只要他把濕浴巾扔在地上,我發誓我肯定會拎去他床上。      賈許掛上電話,把電視的音量調大。我們坐在這裡不發一語,直到半小時後,門鈴響了,宣布晚餐抵達了為止。這段時間足夠讓我好好想想,我不是一直都這麼討人厭,我只是……噢,不知道啦。忽然覺得好沒力。      賈許拿著披薩盒回來,然後擺在茶几上。      「你明天要上班嗎?」我一邊努力扯著一片披薩上牽絲的莫札瑞拉起司一邊問他。賈許顯然也不是多文明的人。      「明天是禮拜天,所以不用。」他沒好氣地說。      「我忘了今天是星期幾。」我低聲地說:「當一個人的生命在短時間徹底改變的時候,就會搞不清楚今天禮拜幾。」      賈許看看我,表情柔和了一點。「這很不像我爸會做的事。」他說。      「我媽就是這樣。」我把整盒披薩端進懷裡,口氣也尖銳了起來。「又是廣告!這裡的電視到底有多少廣告啊?」      賈許低聲咕噥了一聲,然後咬了一大口披薩。剩下的晚餐,他都靜靜地吃。      後來,他終於開口:「那妳什麼時候回英國?」      我把深色的頭髮撥到一旁。「一滿十八歲我就走。」      他用好奇的目光看著我。「妳現在幾歲?」      「十五快十六了,你呢?」      「十八。」他停頓了一下,又說:「我以為妳不止這個年紀。」      「可惡,你看透我了,我其實已經三十五歲了。」      「是嗎?」他揚起一邊眉毛。      「對,但困在這副十五歲的身體裡。」我拋下吃了一半的披薩,把光腳丫擱在茶几上,心裡只想著我當初真該有先見之明、先修修腳趾甲才是。賈許看看我的腿,然後目光又停留在我胸部上一會兒。      「三十五歲?保養得真好。」他咕噥著說。      「你該不會是認真的吧?」我立刻回口。他不屑地哼了一聲,我把腳放了下來,盤在沙發上,然後雙手叉放胸前。他則慢條斯理地站了起來。      「我今晚要和幾個朋友去史特靈。」他伸手去抓肩頰骨的部位。我不小心看到他結實、黝黑的腹部。      「祝你玩得愉快。」我移開視線,只希望他沒注意到我臉紅了。      「妳要來可以一起來。」他稀鬆平常地說。      「不了,謝謝。」      「為什麼?」      「我很累。」      「真沒用。」      「你知道現在英國幾點嗎?」我生氣地問,腦袋裡努力計算兩地時差。      「妳開心就好。」他邊說邊悠哉地走過客廳。      我花了十五秒才算出來,原來英國現在是早上九點,扣掉下午睡的午覺,我算得上是徹夜未眠。我差點就把這個事實對著走道大喊給賈許聽,但我即時發現這麼做會讓我聽起來跟白癡一樣。我站起身來,拿起外帶披薩盒,關上電視,走去廚房喝水。屋外傳來喇叭的聲音。我正要從水龍頭裝水的時候,賈許出現在門口。      「我可不會喝自來水。」他說:「冰箱裡有雨水可以喝。」      我看了看手裡的玻璃杯。「噢,好。」      「車來了。」他說,外頭又有人按喇叭。      「那是誰?布魯斯還是席拉?」我問。賈許露出一臉無趣的模樣。唉呦,我以為這樣很幽默嘛。      「回頭見。」      「不用回頭就可以見!」我傻傻地對他喊。前門用力地甩上了。      我把自來水倒在水槽裡,發現自己一個人在屋子裡,嘆了口氣。我喝了冰箱水壺裡的水,光腳踩著走廊回房。我邊挖鼻孔邊看房裡棕色與綠色的窗簾和相配的床單。也許到最後,我還是會裝飾一下我的房間吧。我原本決定不要做任何改變,反正這裡永遠都不會是我的家,但後來想一想,房間這副模樣我根本連住都不想住。也許我該去買幾張海報或什麼的,如果找得到便宜又充滿生氣的床單,我也會換一張。      我走去窗邊看外頭的景色,上頭都是山坡。我看到山頂上有個看起來像是城堡的地方,這是我第一次注意到,真怪。我拉上窗簾。      我的行李箱還擱在窗邊地上。整理行李不用花多久時間,因為老媽只准我帶一件行李,為了這件事,我和她出發前還吵得不可開交。我去浴室刷牙,然後回房換睡衣,把擋路的行李箱塞進床底下。      「啊~~」      我發出淒厲的尖叫聲、跳上床,因為有隻大蜘蛛從床底下冒出來,然後迅速朝著房門的方向爬去。就在我顫抖爬上床、怕得全身縮成一團的時候,我忽然驚覺,如果不把牠解決掉,我就得和大蜘蛛共睡一室了。我緊張地歪著頭朝蜘蛛離開的方向看了看。      「蜘蛛怕我們遠超過我們怕蜘蛛、蜘蛛怕我們遠超過我們怕蜘蛛、蜘蛛怕我們遠超過我們怕蜘蛛……」這段「真言」在英國很有用,但在這裡,蜘蛛可是會要人命的。      我緩慢下床,從床邊拿了一隻運動鞋當武器。光著腳,我覺得毫無防備,我小心翼翼走向門邊,眼睛直望著壁腳板上看蜘蛛黑色的長腳有沒有忽然冒出來。      沒有、沒有、沒有,什麼都沒有。我不知道蜘蛛是跑出去了,還是躲在房間的某個地方。我只確定一件事,我邊想邊爬上床,那就是我今晚肯定睡不好了。

作者資料

佩姬.唐恩(Paige Toon)

因為有個職業賽車選手身分的父親,佩姬.唐恩從小成長於澳洲、英國及美國。曾於《Heat》雜誌擔任八年的編輯,後來因為有了小孩而離職。目前從事全職寫作及接案記者。與她的先生及一子一女於倫敦居住。

基本資料

作者:佩姬.唐恩(Paige Toon) 譯者:楊沐希 出版社:春天 出版日期:2017-08-29 ISBN:9789869520164 城邦書號:A1880241 規格:平裝 / 單色 / 448頁 / 15cm×21cm
購書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