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 > > > >
耳朵的棲息與散步:記憶台北聲音風景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本書適用活動
外版精選79折

內容簡介

聆聽。 阮慶岳、夏樹、王美霞、蕭民岳、韓良露、許慈恩、劉克襄、范欽慧、顏訥、吳柏蒼、白彥琳、張正、陳又津、田中紀子、阮安祖、吳妮民、林涵、楊富閔、莊凱築、蘇長慶、洪震宇、詹偉雄、葉宛青、黃威融、吳采頤、李明璁。 跨世代26人,52手聯彈〈台北〉樂章! 傾聽這座城市,也聆聽自己聲音。 羅蘭巴特曾言:「城市對它的居民述說。人住在其中,漫遊其中,彷彿與這城市交談起來」。 你可曾想過聽覺裡的城市是什麼樣的風景? 我們習於依賴視覺觀察地景, 然而一座城最私密也共同的記憶,卻往往與市井聲響緊密交織。 打開耳朵散步或棲息,我們便與這城市共通聲息、綿密對話。 將耳朵借給26位作者,踏上聆聽台北的記憶之旅。 從早市叫賣、深夜鳥鳴、到傍晚垃圾回收,聆聽城市作息的聲音標記。 聽多語交會、眾聲訴說,關於移工遷徙與生活的軌跡。 聽魔幻寫實的一期一會,領你穿梭於童年馬戲團與電音派對的身心震顫之中。 聽醫院的人生、寺廟的天啓,所有生老病死的呼喊與靜默。 書中穿插廣播節目主持人、音景採集師的訪談, 跟著他們散步,教我們用耳朵重新感受,城市的脈動。 收錄五人、共二十五首選曲, 讓歌謠投影城市的身世與變遷,唱出共同情感記憶。 寫實又詩意的聲音記憶,遂悄悄收納珍藏。 如果波特萊爾搭時光機來到台北,他應該會欣賞我們如此打開耳朵漫遊城市的練習。

目錄

編者言:耳朵與城市的戀人絮語(李明璁) 第一樂章:我城 純然也聖潔的聲音(阮慶岳) 有一支默片叫從前(夏樹) 記憶如此大聲(王美霞) 乘著捷運旅行的耳朵(蕭民岳) 第二樂章:晝夜 追憶台北的晨光、晨音與吃早餐(韓良露) 嘈雜小市集邊的安居歲月(許慈恩) 夜深人靜的微小呼喚(劉克襄) 特別專訪 范欽慧:台灣最安靜的社會改造運動 第三樂章:樂舞 銳舞馬戲團(顏訥) So Young(吳柏蒼) 我熱愛的搖滾寶島(白彥琳) 第四樂章:眾聲 四方之聲,多語之城(張正) 家鄉的話(陳又津) 帶我去台灣!(田中紀子) 特別專訪 阮安祖:洋耳朵的日常散步與紀錄 第五樂章:儀式 巨響,無聲(吳妮民) 行天宮與龍山寺的靜定音景(林涵) 狀聲詞:辛亥路(楊富閔) 第六樂章:巷尾 淡出而不變的街頭叫賣(莊凱筑) 深夜釣蝦趣(蘇長慶) 來說一個雙溪的故事(洪震宇) 特別收錄 歌謠中的城市風景:25首「台北感」歌曲 詹偉雄的台北感歌曲五選 葉宛青的台北感歌曲五選 黃威融的台北感歌曲五選 吳采頤的台北感歌曲五選 李明璁的台北感歌曲五選

序跋

耳朵與城市的戀人絮語
◎文/李明璁   「我們的耳朵沒有塞子,注定會一直聽著,但這並不表示,我們有一雙開放的耳朵。」—— Murray Schafer   策劃這本書,緣起於自己的兩段旅居生活經驗,以及一個文化概念上的啟蒙。   十多年前我在劍橋寫博士論文時,即使已於當地居住多年,面對北國冬日的淒風慘雨,始終仍是適應不良。我甚至把行李箱平攤在房內,好像隨時都可緊急逃難似地打包離開。某個熬夜補眠的午後,我夢見自己醒來,在一個充滿陽光的房裡,什麼家具都沒有、視線也一片白花花的模糊失焦,然後我聽到了機車穿越小巷的奔馳聲、小發財車「土窯雞、豬血糕」的叫賣、以及阿嬷走到家門口叫孫子回來的呼喚。   原來,即便對家的視像記憶似乎有些模糊了,但經由熟悉的聲音,所引領出某種亞熱帶獨特的身體感覺,卻還是那麼清晰鮮明。   爾後在東京客座研究,最深刻的生活印象之一,竟也是那個城市角落細瑣的聲音。無論是冷冽清晨的烏鴉咿呀、傳統庭園裡的水滴音、交通號誌的連動旋律……甚者,我不算鐵道迷,但不知為何在每日通勤中,喜歡上了與電車相關的聲響樂音,比如候車時月台的播報、不同列車進站的主題音樂、或只是電車慢行軌道所發出的規律「喀噠喀噠」。這一切,都像是城市歲月悠悠流動的證據,也被侯孝賢詩意地拍進了電影『珈琲時光』裡。   相對於前述思鄉心切的聲音,這是生活在他方的聲音。   然而,如同谷川俊太郎的詩句:「聲音們混入世界,斗轉星移般歌唱不止。然後潛入無所留意的人群裡。」在視覺至上、影像溢滿的年代,無論什麼聲音,似乎都是既清晰卻又隱晦。總在不經意間,它就淡出消失了。   回到台灣任教後,我開始著迷於「聲音地景」(soundscape)的概念,並深受啟發。法國文化史學家Alain Corbin的一段話,被我抄在筆記本上:「如果我們同意,地景(landscape)是一種分析空間、賦予空間意義和情感、乃至於讓空間可以被美學欣賞的方式,那麼由各式各樣聲音所交織構成的景觀,恰好符合上述對地景的定義。」   我透過在台大教授「音樂社會學」的機會,和學生一起探索聽覺復興的身體啟蒙。不僅是知識上的對話討論,更是對日常生活的趣味考掘。許多年來,我們一起進行了無數田野調查,仔細聆聽城市表裡的各種聲音,藉此重新理解這巨大盆地裡的點點滴滴:棲息在此的生物(對,不只是人類,還有鳥樹蛙蟲……)、居民的群聚與互動、文化與自然爭鬥或交融的痕跡。   在這趟重建細膩聽覺的長路,我也有幸認識了許多從事聲響樂音採集、創作或書寫的可愛人們(有的是專業職人,有的是業餘達人)。他們不約而同對聲音充滿好奇,也對生活擁有主張。我發現懂得聆聽的人,多半都謙遜溫柔、樂於分享。他們的耳朵宛如敏感觸角,引領自身穿梭在這城市,入乎其內,出乎其外。   羅蘭巴特曾言:「城市對它的居民述說。人住在其中,漫遊其中,彷彿與這城市交談起來」。當耳朵既棲息且散步,我們便與這城市共通聲息、綿密對話。寫實又詩意的記憶,遂悄悄收納珍藏。感謝本書的所有作者,以及正在閱讀的你。如果波特萊爾搭時光機來到台北,他應該會欣賞我們如此打開耳朵漫遊城市的練習。   請用手指輕輕掏一下耳朵吧!傾聽我城,聆聽自己,旅程就要展開。

內文試閱

夜深人靜的微小呼喚
◎文/劉克襄   夜深以後,台北盆地常有一些奇妙的天籟,從公園或低海拔森林隱約發出,甚而從高樓大廈間隱隱傳來。習於人車流動和喧囂的市民,多半不會注意到這類帶著生命悸動的訊息。喜愛自然觀察的人卻相當敏感,彷彿在大海中邂逅鯨豚般興奮,因而記得愈加清楚。   我便是一例。台北旅居一甲子,從一開始擇屋,便偏愛盆地靠山腳的位置,雖說上下班路程遠而辛苦,但假日休閒時往往更容易接近綠色環境。夜晚下班,聽到自然之聲跟你打招呼,疲憊的心情不禁振奮。又或打開窗口,晨昏時豎耳聆聽,更常有微妙的鳥叫聲傳送。   印象中,最早的呼喚往往是領角鴞帶頭。夜色開始黯淡後,某一不知深處的林子便傳來清亮的叫聲。尤其是入冬,萬籟俱寂時,一個有著些許感傷空洞的單音「嘔」,清晰地穿過清冷的夜空。那短促的叫聲,六七秒才一回,卻有著奇妙穿透寂靜大地的魅力,迅速把你拉進森林的深處,忘了城市的存在。   我因聽多了,還以為每個城市都如此。有時旅居到其它城市,看到森林緊鄰於旁,偶爾也會產生這樣的領角鴞效應。總覺得當地晚上,應該也有類似的奇妙鳴叫,縱使不是貓頭鷹,或許該有不同的夜啼。但有一回,我真的在香港聽到了,而且也是短促的「嘔」聲,那興奮遂像它鄉遇故人般的親切。   後來翻查鳥書,赫然發現,嶺南和台灣都是這種鴟鴞科棲息較為密集的區域。   領角鴞一如其它貓頭鷹,善於在暗夜裡快速的無聲飛行,再悄然站立於顯眼的地方,毫不懼人。領角鴞過去的棲息環境,主要是中低海拔森林,如今變成都會化相當成功的鳥種。城市開發後的次生林,或者樹林些許隱密的校園,都會吸引牠們出現,甚而在校園裡繁殖。   牠們何以能在吵嚷的城市裡安身立命,很可能覓食的獵物多樣。城裡可以充分提供,因而不一定非得在森林裡活動。以前,檢視過一隻住在城郊領角鴞的排遺,捕食的獵物都是常見物種。主要以老鼠、青蛙、攀蜥為多,有時則是螳螂和蟑螂等昆蟲。從此一食物內容即可了然,牠的食物種類多樣而寬廣,處於林郊邊緣的城市,繁複的環境正適得其所。   但貓頭鷹築巢多在樹洞,都市水泥叢林裡的樹林並不多。不少領角鴞只好以大樹基部的凹陷做為住家。尋常人家廚房的排油煙機通風孔,也常成為牠們的選擇。以前,友人在清理房子的煙囪時,還掉落一整窩幼鳥。或許,城市樹林較隱密的地方,應該打造適合的鳥箱,提供牠們或其它鳥類居住。   為何在冬天時最常聽到叫聲,原來領角鴞已進入繁殖季。雄鳥正透過聲音宣示領域,吸引雌鳥前往。配對成功的領角鴞,日後孵蛋的工作主要由雌鳥負責,雄鳥則擔任提供食物和警衛的工作,防止松鼠等動物騷擾。但何以繁殖時日比其它動物還早,猜想跟都市環境較為溫暖,食物容易取得有關。   領角鴞和其它肉食性猛禽一樣,位居食物鏈高階消費頂端。牠們的出現象徵著,此地環境呈現穩定的和諧平衡。我們的城市能吸引貓頭鷹到來,其實亦告知,這不是一個人類的城市,還能提供許多動物棲息。   領角鴞的聲音不會一直持續整晚。夜愈深,另一種低沈的聲音也出現了,那是黑冠麻鷺的鳴叫。一聲單調的「霧」,不斷重覆著。街坊間聽聞,整個城市彷彿更熟睡了。   黑冠麻鷺巨大如雞,長相亦近。不甚鮮明的外貌,讓牠得以安然棲身於低海拔森林。過去,牠一直被視為罕見的鷺科鳥類,甚而是候鳥。但這十幾年來,賞鳥風氣興起,愈來愈多的紀錄證明,不只低海拔森林適合,擁有蓊鬱樹林的學校,或者公園綠地,同樣都有牠們怡然自得的身影。   以前常去台北諸多學校講演,有些老師知道我喜愛自然,善於觀察動物,因而都會告訴我學校曾發現何種動物。凡是樹林偏多的學校,我也會主動提問,結果也一定得知,黑冠麻鷺築巢的訊息,可見此一鷺科在台北盆地有多麼普遍。   春夏時日的夜晚,若聆聽到持續性低沈的「霧」聲,宏亮而明確,徹夜不停。幾乎可斷定,牠們在附近綠地繁殖的可能。覓食時,牠們偏愛在泥土草地緩緩移動,常以耳朵聆聽地底是否有獵物活動。一確定時,隨即以迅雷不及的速度往地底戮食,咬出蚯蚓等地底動物,偶爾亦啄食地面的爬蟲和兩棲類。   何以學校校園經常可看到,原來大家都深受生態保育影響,尊重鳥類生活的環境,在繁殖期還會管制和呼籲學生不要干擾。時日一久,許多校園的黑冠麻鷺,比一般鷺鷥科鳥類都還不懼人。在習慣活動的領域範圍,經常離路人兩三公尺的距離,仍舊安心地啄食,或者佇立不動,看來傻呼呼的。唯一旦接近,馬上飛離。   緣於此,牠們能否在城市的環境安然棲息,反而變成當地居民是否尊重鳥類生存的另類指標了。   午夜一過,郊區的低海拔環境,大概就靜寂了,領角鴞或黑冠麻鷺也要稍事休息。但接近清晨,又有另一波美妙的呼喊。那是眾鳥清晨大聲鳴唱前的前奏曲。   晚近幾年,我不用鬧鐘,固定清醒,甚早四五點就睜開眼睛。原來,有一隻大鳥都會來我的窗口大聲呼叫。   通常是天色正濛濛亮下,突地,寂寥的空間裡,爆出一連串奇妙悅耳的鳥鳴,穿過猶暗黑的街弄。那聲音婉轉起落,多變而複雜,彷彿某一多功能樂器的輪流吹奏,演出高難度的樂曲。乍聽時,常讓人懷疑,好像是錄音機播放的歌唱聲。   但仔細聆聽,確定是一隻鳥,擁有鳴唱的天賦本能。此時,彷彿是牠每天練喉的時間,賣力地表演。等天色明亮,才轉而發出另一種較常聽見的單調聲響。猶若犀利的剎車聲,高昂地穿破時空後,嘎然結束。   仔細探看,大鳥一身寶藍,跳躍於高處。時而屋頂,時而屋簷之邊。熟嫻者隨即判斷,牠便是特有種,台灣紫嘯鶇。平常在潮溼環境的森林,乃至靠山林的街道社區,都不難看到此鳥棲息。   除了擁有美妙的歌喉,絕不能忘記,牠的奇麗羽色。在陽光照射下,閃著高貴的奇特藍光。那微微晶亮的金屬色澤,使用再好的相機或彩筆都難以複製。   牠的領域性強大,若滯留一地,環境未變化,常四五年都固定在那兒繁殖。人類難以接近的公寓大樓屋角、洞穴或類似環境,往往是築巢的地方。   當然,黑夜不只這三種,我還聽過稀有的灰腳秧雞,竟然在我家對面山坡叫了三四年,每晚呼喚不停。但那已是二十多年前的美好往事,如今周遭開發劇烈,就算山坡保持無恙,還是無法吸引牠再回來。日後我在其它山區,若聽到灰腳秧雞的叫聲,自是特別感傷。   另外,還有一種聲音更叫人震懾。春夏時日,若走訪台灣中南部城鎮,半夜都有此一個怪厲之叫。那是夜鷹的鳴啼,響徹暗黑的天空。   也不知多少回,走在城市街道,猛然間,便聽到空中傳來一聲明亮的「嘴伊─」,簡潔而大聲地宣揚。抬頭仰望,只見一道淡白之影,快速掠過天際,頗帶神祕。   我的經驗裡,中南部街市沒落多年的地區,若有許多頂樓呈現空廢狀態。夜鷹常在春夜整晚來回梭巡,發出此一宣示領域的聲音。我因而篤定,牠的巢就在某一老舊大樓頂上。   還記得年輕時,夜鷹的數量不多。想要看到,都得憑運氣,走進寬廣的河床環境,胡亂漫遊,看看能否驚起。後來得知有此鳥的記錄,路程順便,我都會特別前往觀看。白日時,只見其蹲伏在河床石礫地上,以接近地表的羽色,安靜地休息。   但我從未想到,昔時罕見的鳥種,現在卻成為常見之鳥。以大樓屋頂為家,繁衍下一代。如今氣候變遷劇烈,各地溫度升高,蚊蟲滋生更為繁盛。夜鷹能夠大量覓食,減少蚊蟲數目,也算是城中益鳥。只是其叫聲響亮,成為擾人生活的喧囂。   前陣子,在台北南港和木柵一帶都有聽聞,心頭喜憂參半。欣喜是因城市又多了一稀有鳥類的家族成員,意味著環境美好。憂則擔心那兒出現許多空屋,經濟顯然不景氣。   但後來就未再紀錄,說不定,牠們只是剛好過境。又或者,我過度敏感,誤聽了。

作者資料

李明璁

劍橋大學國王學院博士,曾任教於台大社會系。多次獲優良教師獎,研究論文見於《臺灣社會學刊》、《新聞學研究》、《日本ジェンダー研究》等重要期刊。 曾在東京與安特衞普任訪問學者,多次擔任金鐘獎、金鼎獎、台北書展大獎等評審。也是《cue》電影雜誌創辦總編輯。著有散文集《物裡學》(2009),統籌主編麥田『時代感』書系與大塊文化『SOUND』書系。 現為台北市政顧問、高雄流行音樂中心常務董事,並主持探照文化(Searchlight Culture Lab)。同時亦仼教於北藝大通識教育中心、電影創作學系與國北教大文化創意產業經營學系EMBA。 相關著作:《邊讀 邊走(獨家親簽題字版)》

張婉昀

畢業於台灣大學法律系、倫敦政經學院性別與媒體研究碩士。十五歲隻身來到台北生活,至今仍在城中尋找安身立命的所在。曾參與北部流行音樂中心常設展規劃,主編《時代迴音》(獲第40屆金鼎獎優良出版品推薦)與《樂進未來》。

基本資料

作者:李明璁張婉昀 出版社:大塊文化 書系:sound 出版日期:2016-12-14 ISBN:9789860506211 城邦書號:A1400347 規格:平裝 / 全彩 / 256頁 / 14.8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