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加碼
目前位置: > > >
畫怪物的男孩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本書適用活動
周年慶\外版精選,非看不可

內容簡介

◆Amazon.com讀者直逼5顆星推薦! 男孩的畫是自地獄歸來的通行證, 是讓死者靈魂回到這活人扭曲世界的任意門…… ◎《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出版人週刊》等媒體一致讚嘆,懸疑指數破表! ◎《時空旅人之妻》、《失物之書》、《夢境闇影》多位暢銷書作家推薦。 ◎出品《魔戒》系列電影製作公司「新線影業」買下版權。 ◎《陰兒房》、《厲陰宅》知名導演溫子仁,監製編導! 他決定,不讓大家知道家裡有不速之客, 大人不是說,有些秘密最好別洩露出去嗎? 一位困在自己永恆夢魘裡的男孩,他的畫作模糊了魔幻與真實的界限。 七歲時,傑克彼得差點溺斃大海,僥倖活下來的他卻再也不是個平凡的小男孩。自此之後,他足不出戶,最大的恐懼就是面對外面的世界。然而傑彼並不寂寞,因為他有許多憑空想像出來的朋友,剛開始他們會分享秘密,但不久之後,那些被創造出來的朋友漸漸失控,成為衣櫃裡的死屍、床底下的怪物。十歲的他每天醒來所做的事,就是不停地畫畫。大人總是說,繪畫讓想像力奔馳,尤其對像傑彼這樣特別的孩子,是向外界表達自我的最好方式,但傑彼及身邊的人卻沒發現,他的畫作竟邀了一些不請自來的訪客。 媽媽荷莉開始聽到從海上傳來怨靈召喚的聲音,爸爸提姆則在開車時遇見蒼白幽靈、在沙坑中發現長年白骨。許久不上教堂的荷莉因緣際會認識了神父及其日本籍管家,原來這個地方曾在一八四九年發生過可怕的船難事件,至今仍有許多遺體未被尋獲,於是她堅信糾纏其家人的是來自海底的鬼魅。只有傑彼唯一的朋友尼克知道箇中秘密,卻也無可避免地捲入他畫筆下的駭人詛咒。 《畫怪物的男孩》是暢銷小說作者凱斯.唐納修讓書迷引頸期盼多年的最新力作,挑戰極限的震撼結局,特別適合在容不下一點聲響的黑夜裡獨自閱讀…… 【各界媒體一致好評!】 在《畫怪物的男孩》中,凱斯.唐納修用高明的技法扭轉了傑克的故事。很高興看他陸續出擊,從他豐富的魔法帽中變出令人驚艷的兔子。 ——華盛頓日報 《畫怪物的男孩》極致巧妙,作者不厭其煩地編織簡單的故事,在必要時刻丟出令人驚喜的多重轉折……一個無懈可擊、題材新穎又到位的小說,最終扭轉的漂亮結局將為讀者帶來不寒而慄的感受。 ——紐約時報書評特刊 唐納修的寫作有如傑克彼得令人回味的畫作,既令人吃驚又心情沉重……一個純正新品種的恐怖作品。讓人夜裡內心充滿不安、起雞皮疙瘩至恰到好處。 ——寇克斯評論 故事中的種種諷刺,以及男孩的高超召喚術,成就了引人入勝的超自然情節。 ——約翰.康納利(《失物之書》作者) 這本小說由豐富的文體和深刻想像的故事開展而成。說真的,到了最後一頁,甚至最後一句,都有巧妙的驚喜,引起全然的共鳴。 ——圖書館期刊 唐納修是擅長打造氣氛的創作者……這是一個輕快、迷人,卻又驚悚的故事。 ——出版家週刊 凱斯.唐納修有超凡脫俗的幽默,為平凡之事帶來驚奇。 ——奧黛莉.尼芬格(《時空旅人之妻》作者) 這本書將讓你背後的汗毛直豎!凱斯.唐納修帶你窺視童年中最黑暗的惡夢,並召喚衣櫃中的那些怪物……令人屏息且揮之不去。 ——愛歐文.艾維(《雪地裡的女孩》作者) 凱斯.唐納修精心打造出一個令人低迴沉思、難忍悲傷,有如「陰陽魔界」調性的故事,讓人在夜間不禁害怕了起來。《畫怪物的男孩》就是一個該在漆黑夜裡閱讀的傳說,享受閱讀之際,不得不把燈光都開得明亮些。 ——C.羅伯.卡吉爾(《夢境闇影》作者) 《畫怪物的男孩》以經典的恐怖故事為主體,添加了令人耳目一新的當代色彩……不確定性的感覺在康納修的作品特別令人不安,因為讀者從來不知誰才是可信的角色。 ——弗瑞德里克新聞郵報 這本小說絕對是當代最佳超自然驚悚作品之一。 ——bookreporter書評網站 一個經典的迷幻恐怖故事……《畫怪物的男孩》消解了現實與虛構之間的概念,營造出陰森的佈局,描述在視覺可見之處可能正潛伏著一些無以擺脫的怪物。 ——Time Out流行網站 《畫怪物的男孩》是一個巧妙擅用文學驚悚題材的的例子,背景是生動的哥德式、深富感召力,而康納修以絕妙的節奏來描寫那充斥著奇異及冰雪的世界,緩緩地建構了張力及恐怖元素。 ——里奇蒙時遞報 這個故事令人產生真切而深刻的恐懼……《畫怪物的男孩》有驚人的吸引力,全然預示著恐懼,讓人神經緊繃。 ——知名媒體PopMatters 康納修有如打造了一台緩慢、因期待而感到胃抽筋的雲霄飛車,他以創新的故事吸引讀者,描繪出無邪卻又悚然的畫面。 ——波特蘭新聞先驅報

內文試閱

  血,傑克彼特最感興趣的就是血。血在他父親臉上和衣服上染出圖樣,顏色從明亮鮮豔的緋紅轉成紫紅色,再轉成近乎黑色的過程。他待在客廳正中央,研究他們的一舉一動,記下他們的每句話,而他們也像往常一樣渾然不知他在場。大人想要聽他父親說明來龍去脈,他進來的時候,他們對他一陣大驚小怪。母親剝下他凍硬的外套,以及他腳扯下又溼又黏的靴子。魏勒太太來到廚房水槽邊,把洗碗巾浸到熱水裡,沾沾他脖子上結塊的血。魏勒先生倒了一杯溫熱的黑咖啡,拆下沙發後的罩單,綁在他的肩上。尼克坐在客廳邊的一張椅子上,血和混亂嚇到了他,但傑克彼特帶著旺盛的好奇心,看著父親緩緩拭去乾裂而骯髒的污漬。   他喉嚨上撕裂的傷口很像動物的爪痕,血流不止。毛巾染紅了就丟掉,再換一條新的,傑克彼特在椅子、水槽和碗櫃之間跑來跑去,直到換了四條毛巾,顏色才轉成粉紅,然後褪去顏色。父親啜飲了一口咖啡,咖啡燙到嘴巴上顎,他不禁皺眉。母親的手在顫抖著,她交疊雙手,好像在祈禱她能止住顫抖。魏勒太太跟他們要急救箱,荷莉離開客廳去尋找。   魏勒夫婦連番向提姆提出問題,但他想不出該怎麼回答。溫暖的屋子裡,他紅了臉,蓬亂頭髮上的霜化了。在大人的這一幕後面,傑克彼特瞥見他的父親看起來像是在努力思索可信的解釋。魏勒太太說:「你害我們擔心死了。」   「外面有人。就是我帶尼克回你們家的那晚,在路上看到的那個東西。」   「是郊狼。」魏勒說。「不只你看過,上週希爾兄弟發現有一隻在他們的垃圾桶旁,差點就吃了瑞弗家的小狗。有些傢伙在附近的地下室玩撲克牌時,聽到一陣汪汪叫,看到院子裡有隻髒兮兮的老郊狼牙齒一咬,就要叼走可憐的小狗了。」   「那不是郊狼,那比人還要高呢,孩子們也看到了。告訴他們啊。」   傑克彼特揮揮手裡染血的毛巾。「是隻怪物,想要進來我們家。」   所有大人都瞪著他,好像他瘋了似的。他用彎起的手肘遮住臉,逃避他們的批判。   魏勒先生把手搭在尼克的肩膀上。「兒子,你說,那是人還是別的東西呢?也許是正中午就跑出來的狼人,你有清楚看到那隻野獸嗎?」   尼克的嘴唇顫抖、眼睛眨個不停,忍著哭泣的衝動。「我不知道,那東西距離很遠,我們轉過身再回去看時,已經不在了。」   提姆從椅子裡起身,好像從冰蛹裡冒出來似的,關節僵硬、嘎吱作響,他的五官憤怒扭曲,他擋在尼克和父親之間,質問尼克。「可是你和我一樣看到他了,看得一清二楚。你今天看到了他,那晚也是。」   尼克咬著嘴唇、看向地板。   「孩子,把真相說出來,那是個男人,野蠻又赤裸的男人。」   所有人都注視著尼克,等待他是要承認還是否認,這讓男孩陷入恐慌,眼看恐慌的感覺就要將他淹沒了。   傑克彼特蹲著,因為尼克看起來太害怕了,於是跳出來救他。「那東西沒有小鳥鳥。」   他們一起轉頭看他,動作整齊劃一,他的話逗笑了魏勒太太。   「那是尼克說的。」   他父親啞著嗓子警告他。「傑彼——」   「我沒這樣說。」   「你有說。」傑克彼特說。「你看到那張畫,說他沒有陰莖。」   大人都笑了,連他的父親也不例外。傑克彼特討厭大家笑他,他扭著手裡染血的毛巾,揮舞毛巾要他們別再笑。   他母親提著急救箱進了客廳,她立刻來到他身邊。「我來幫你。」她說著,便將她的手放在他交纏的手指上,輕輕扳動手指要他放鬆拳頭,但他不想,還有一些怪物的事沒告訴他們,但她繼續扯他的手,直到他終於對她讓步,放開毛巾。她用右手牽著他的左手,用大拇指揉揉他的大拇指。   「怎麼回事?發生什麼事了?」   沒人想告訴她,大家都迴避她的目光。   「是誰刺激了傑克?」   「沒什麼。」他父親說。   「你老公追那鬼東西,都快一路追到加拿大了,傑克正要告訴我們他看到了什麼、或是沒看到什麼。」   傑克的母親拿出一些紗布和繃帶幫他父親包紮,她用指尖壓壓爪痕。「流好多血,你覺得要縫個幾針嗎?」   他揮揮手,要她不用擔心。「我看到外面岩石上有東西,白得像鬼一樣,所以就追了過去。我一定是昏倒了,醒來的時候天色已經變暗,我很冷,而且脖子在流血,感覺得到我的喉嚨剛剛受到攻擊。回家的路上,我一直聽見黑暗裡有聲音跟著我,後面有腳步聲,腳步聲從四處傳來,我一停下來,腳步聲也停了,只要一開始走動,腳步聲又響起。」   他母親說:「白得像鬼一樣?」   「我大喊了兩次,不論那是什麼就立刻跑開,但我聽得到那東西跳過岩石的聲音,可是接著又繞回來,就像狗會繞回來找你一樣,或者他們不只一個。佛瑞德,也許你說得對,也許外面有郊狼或是一窩的野狗,也許抓傷我脖子的就是那些東西。」   魏勒先生的臉紅了起來。   「你剛剛快嚇死了吧。」魏勒太太問,她挪近了一點。   「我是很害怕,而且大部份的時間都不曉得自己在什麼地方,我讓大海保持在我的左邊,才想起回家的路該怎麼走。」   他想像父親在外面的黑暗中摸索著,在腦裡翻轉風景,以便讓大海保持在左邊,像傾斜畫紙一樣翻轉暗去的天空,也許怪物就是這樣從紙上滑落下來的吧。   他希望他父親打開門,把魏勒家的人甩掉,把尼克從畫紙上擦掉,他受夠他們了。他毫不遲疑地打了個呵欠,發出長長的嘆息聲。   「看來我們打擾太久了。」魏勒先生說著,對著看來很睏的男孩點點頭。「我們該回家了,謝謝你們照顧尼克。」   ***   「替你放一缸舒服的熱水如何?你泡澡時,我來做點吃的,你一定餓壞了。」   她疲累地站起來,走上樓,頭上嘩啦啦的水聲打破了寂靜。父親在躺椅上躺下來,仰著頭閉目養神,傑克彼特端詳他的臉,傾聽他規律呼吸的輕柔聲,他的皮膚逐漸有了正常的血色。傑克彼特遠遠地沿著三條劃過喉嚨的長線條看過去,還有他左耳下的一個小傷口。父親看起來似乎睡著了,卻又突然挑起了一邊的眉頭,睜開了一隻眼睛。最後傑克彼特不得不避開眼神。   父親再度閉上眼睛,用平靜慎重的口吻說:「傑彼,你覺得那時在外面是誰?」   他清清喉嚨,輕聲說:「怪物。」   「可是世上沒有怪物這種東西啊,兒子。」   「那我就不知道了。」   樓上嘩啦啦的水聲倏然停止,他知道他母親正在用她的手肘測試水溫,他看過她做了不下百次,她會捲起袖子,在浴缸旁彎下身子,確認洗澡水不會太熱也不會太冷,她很擅長把事情做得恰到好處。都準備好之後,她就會呼喚他父親,不過,提姆已經開始移動了,他扯下腿上的毯子,從椅子上撐著痠痛疲憊的身子站起來。   他母親陪著父親,沒有立刻回來幫他們做晚餐,因此,傑克彼特獨自一人待在樓下。他注視著聖誕樹上一串串的彩色燈泡,碰碰不同的燈泡,想知道藍色有沒有比紅色的溫熱一些,或是綠色的是不是像小草一樣冰涼,不過,所有燈泡都一樣,熱度和小鳥的心臟一樣微弱。實驗做膩了之後,就晃到了廚房,發現血淋淋的抹布還泡在水槽裡,旁邊是他和尼克那頓大餐後的髒盤子。他的眼神對上了冰箱門上的畫,畫中男孩的目光似乎尾隨著傑克彼特,於是他轉身背對著畫,卻瞥見對面窗戶有一道白影閃過,一張正注視他的臉轉開了目光,那個男人就在院子裡!傑克彼特跑到窗戶邊,但他只看得到漆黑的夜和他自己的倒影,混雜著廚房的燈光。他溫暖的手摸著冰涼的玻璃,退開時,玻璃上留下若有似無的印子,彷彿是遺留在窗玻璃上的暗號——你好,再見。他決定不讓他們知道有這個不速之客,他不會透露這個怪物已經失控了,有些秘密最好別洩露出去。

作者資料

凱斯.唐納修(Keith Donohue)

於美國賓州的城市匹茲堡出生、成長,擁有英文博士學位。平時熱愛創作小說,也為《華盛頓郵報》撰寫書評,著有暢銷全球的小說《失竊的孩子》,其筆下的小說世界魅力橫掃世界,最新力作為《畫怪物的男孩》,是一本充滿魔力色彩的奇幻寫實小說,讓全球讀者們引頸期盼。除了寫作,他還經營一間雪茄店和一家電影院的售票處,目前居住在美國馬里蘭州。

基本資料

作者:凱斯.唐納修(Keith Donohue) 譯者:周沛郁 出版社:悅知文化 出版日期:2016-01-11 ISBN:9789865617462 城邦書號:A1720087 規格:平裝 / 單色 / 336頁 / 15cm×21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