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11
目前位置: > > >
尋找螢火蟲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尋找螢火蟲

  • 作者:傅新華
  • 出版社:本事出版
  • 出版日期:2015-09-22
  • 定價:350元
  • 優惠價:85折 298元
  • 書虫VIP價:277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63元

內容簡介

螢火蟲,讓人們想起了童年 台灣生態教父楊平世教授專文推薦 將螢火蟲裝在瓶子裡,在黑夜中遊走; 把螢火蟲放在雞蛋殼裡,將蛋殼照得透亮; 把毛豆殼掏空,將螢火蟲縫在裡面,做成一盞螢火蟲豆燈…… 諸如此類,螢火蟲給人們的童年帶來了很多樂趣。 有時,想到童年,就會想到螢火蟲,想到暗夜中的微光。 傅新華,中國研究螢火蟲第一人, 發現並命名了雷氏螢、武漢螢、穹宇螢等多種螢火蟲。 娓娓道來自己十三年來如何與螢火蟲邂逅、 為之傾心、終而埋頭研究,並致力於保護的心路歷程: 「這些年來,最開心的莫過於發現新的螢火蟲物種;最震撼的是一次我竟發現了成千上萬只螢火蟲在空中明滅;最鬱悶的是經常會碰到的尋螢而未果;最害怕的是尋找螢火蟲途中碰到毒蛇;最倒楣的是,尋螢過程中掉進糞坑和魚塘…… 有時候,我就像一隻螢火蟲,每一次野外考察都像螢火蟲的一次夜間求偶,看到前方的一絲光亮,就滿懷希望飛過去,但經常會遇到昏黃的路燈、刺眼的車燈、漂浮的發著光的火車、路邊野貓的通亮的眼睛,當然,我也會遇到提著小桔燈的小女孩,尋螢過程凶險、失望、美好相互絞纏,有悲也有喜。」 「傅新華深入中國各地,包括四川峨眉山、雲南西雙版納、浙江的天目山,以及大別山,海南島…等等諸多地方進行螢火蟲田野調查,也把他們夫妻走遍這些地方的感想作了忠實的記錄;所以,在《尋找螢火蟲》這本書中,有人文情懷,也記錄下當地螢火蟲的種類;而除了形態及生態習性的描述之外,書中還配上漂亮的彩色圖片,是一本讓人翻閱之後會覺得十分開心的好書。」——楊平世(台灣生態教父、國立台灣大學生物資源暨農學院名譽教授) 沒有螢火蟲的夏天不值得喜悅,沒有螢火蟲的城市不值得懷念。 螢火蟲是人類丟失的另一個自己, 是人們害羞、敏感、深裹在黑暗之中的小小靈魂。 城市的夜裡,只能看到燈火閃耀的百萬夜景,那一閃一閃的微光漸漸熄滅了。 那喚起我們內心溫柔的光,一閃一閃的微光,我們還找得到嗎? ◎本書特色 1.全彩大開本,圖文並茂,詳盡介紹螢火蟲的一生。 2.由中國第一位研究並保護螢火蟲的昆蟲學博士所著。 3.以第一人稱,詳實記錄發現螢火蟲的經過。 4.書末附錄提供讀者拍攝螢火蟲的技巧、賞螢必備工具、保護螢火蟲須知。

目錄

自序 第一章 尋找螢火蟲 初見螢火蟲 峨眉山訪螢手記   〈三葉蟲螢,大端黑螢〉 竹海尋螢   〈蘆溝竹海未知種,穹宇螢〉 尋螢大別山   〈三節熠螢、胸窗螢以及櫛角螢,巨窗螢〉 紫金山尋螢   〈黃脈翅螢、端黑螢〉 西雙版納的螢火蟲   〈邊褐端黑螢,黃寬緣螢〉 光遍天臺山   〈峨眉山未知扁螢,四川未知垂需螢,黃緣短角窗螢、擬紋螢〉 素山寺螢舞 海南尋螢   〈海南未知窗螢、突尾熠螢、橙螢、金邊窗螢、白尾熠螢〉 被放逐的螢火蟲   〈泰山未知窗螢> 螢光之殤   〈天目山未知窗螢,天目山雌光螢〉 耕作制度的意外傷害   〈雷氏螢〉 極端氣候與螢火蟲   〈武漢螢,紅胸黑翅螢、條背螢、湖北未知種〉 螢火蟲的「商機」   〈天目山未知種,米埔螢〉 如何守護螢火蟲   〈黃緣螢,邊褐端黑螢、小紅胸黑翅螢〉 第二章 尋螢人的守望 螢火蟲第一印象 幼蟲發光是為了引誘獵物嗎? 我想和牠們在一起 幼蟲吃蝸牛 開始飼養螢火蟲 少了十二隻? 第一隻成蟲 先建村尋螢 雌蟲現身 雌蟲的使命 近在咫尺的螢火夢境 勞伊德回信了 大場博士同意來訪 再次飼養螢火蟲 我以後也要像他這樣 滯育過冬 命喪螳螂刀下 白色血液 出血的奧祕 螞蟻不喜歡窗螢的血 終於有名字了 牠們是如何發現對方的 幼蟲開花 國家自然科學基金 第一個研究生 卵在發光 縮短卵期的方法 畸形的幼蟲 神祕的性信息素 螢火蟲找對象的奧祕 雄螢的觸角不得了 蛹也會發光 胸窗螢的羽化節律 胸窗螢的發育特點 屠「牛」有道 三角關係 螢火蟲的戀愛觀 胸窗螢卵的親子鑒定 第三章 賞螢實務 賞螢前要帶的物品 賞螢行程中要注意的事項 螢火蟲成蟲與幼蟲簡介 附錄一 螢火蟲攝影指南 附錄二 更多關於螢火蟲的Q & A

序跋

  螢火蟲每夜都在獨自跳無聲的舞,我就是那唯一的觀眾。它們跳得淋漓暢快,我看得如癡如醉,儘管它們聽不到我熱烈的鼓掌。    當我們無休止地追求著富足的物質生活的時候,螢火蟲已經被我們不知不覺放逐了。曾經熟悉的在黑夜中禦風而行的微光,已經被五顏六色的霓虹市光所代替了;曾經頻繁地出現在唐詩宋詞以及各種傳說中的小傢伙們,現在只能在昆蟲詞典中找到它們的身影,因為越來越少見到它們,我們已經不知道如何讚美了……不知不覺間,這些會呼吸的鑽石被我們無知而無情地棄置於黑暗角落,忘記它曾給我們帶來美好的光明。有生活達人曾經列出一生要做的十件事情,其中之一就是看漫天的螢火蟲。看來螢火蟲已經被我們這些被稱為現代人的視作一種奢侈品了。   我是如何和螢火蟲結緣的呢?又是如何堅持研究螢火蟲十二年?很多邊上的人都會好奇地這樣問我。十二年裡,有很多難以盡數的感慨和故事,儘管沒有跌宕起伏的情節,螢火蟲卻構成了我生命的一部分,令我無法釋懷。每年只有尋螢的時候最開心:調完課後,打包行李,收拾裝備,跳上火車,吹著口哨,心情像鳥一樣在空中翻飛撲騰。到達目的地後,我首先就問附近的老鄉,見過螢火蟲沒有?小時候是怎麼和螢火蟲玩的?我小時候從沒見過螢火蟲,深深以為自己的童年是不完整的,但那些有螢火蟲記憶的不一樣。老鄉們一說起螢火蟲就興高采烈,仿佛又回到過去,提著雞蛋殼或者折紙做成的螢火蟲燈籠,要麼戴著裡面塞滿了螢火蟲、閃閃發光的南瓜藤項鍊,要麼惡作劇般地將螢火蟲捏死抹在小夥伴的臉上,小女孩將螢火蟲放入蚊帳中酣然如夢……各種和螢火蟲有關的遊戲和玩法層出不窮,他們講得津津有味,我也聽得如醉如癡,好像竟可以像盜夢空間般進入他們的童年,和他們一起追逐螢火蟲。這些年來,最開心的莫過於發現新的螢火蟲物種;最震撼的是一次我竟發現了成千上萬只螢火蟲在空中明滅;最鬱悶的是經常會碰到的尋螢而未果;最害怕的是尋螢火蟲途中碰到毒蛇;最倒楣的是尋螢火蟲中掉進糞坑和魚塘……有時候,我就像一隻螢火蟲,每一次野外考察都像螢火蟲的一次夜間求偶,看到前方的一絲光亮,就滿懷希望飛過去,但經常會遇到昏黃的路燈、刺眼的車燈、漂浮的發著光的火車、路邊野貓的通亮的眼睛,當然,我也會遇到提著小桔燈的小女孩,尋螢過程兇險、失望、美好相互絞纏,有悲也有喜。   二○○五年,博士畢業留校,我突然想去更遠的地方尋找螢火蟲。一年之後,我如願以償,竟在峨眉山上邂逅了最為震撼的一幕。四川樂山市峨眉山地勢陡峭險峻,植被豐富,常年雲霧繚繞。在一個伸手不見五指的夜裡,我走在連綿不絕的盤山公路上,尋找螢火微光而不得,正在意欲放棄之時,忽見螢火光帶,延綿數百里,如天際銀河、浩渺宇宙。難以計數的螢火蟲以同一頻率發光,這一奇景讓我深感震撼,“感受到了微弱螢光積累爆發的力量!”然而第二年再去時,山水依舊,螢火盛景卻已不復見。我很失落,痛心,好像自己的孩子走失了,到處張貼尋人啟事卻無法找回他們。我醒悟了,我不能光研究,還要去保護。螢火蟲是生態環境指示生物,保護螢火蟲其實就是保護環境。這促使我由一名研究者轉變成為保護者。二○○八年至二○○九年赴日本留學,我發現與我們相鄰的日本,小小一個國家竟有一千多個大大小小的螢火蟲保護組織,政府及民間都在利用螢火蟲作為科普及自然教育的材料。二○一四年去臺灣訪問的時候,臺灣大大小小的螢火蟲保育園裡螢火蟲漫天在飛,民眾歡呼著去賞螢,同時又小心翼翼地呵護著這些美麗的小精靈。這著實讓我羡慕不已。和臺灣的螢火蟲研究同行交流,他們都戲稱我比大熊貓還珍貴,因為內地研究和保護螢火蟲的人實在是太少了,要我堅持,要我多珍重。綜合了日本、臺灣、泰國和馬來西亞的螢火蟲保護經驗,二○一二年底,我在社會企業家聯盟環保基金會SEE以及很多朋友的幫助下,創建了中國第一個專注於保護螢火蟲的組織———螢火蟲自然保護研究中心。二○一四年成功地在湖北省民政廳下註冊為合法的省級民營非政府組織(NGO),並更名為“守望螢火蟲研究中心”。   七個人的NGO能做什麼事情?二○一五年,我們和一個原生態的山村合作,建立了中國首個螢火蟲保育區——大耒山生態保育園,保護二十平方公里中的幾十萬隻螢火蟲。我相信,小螢火是可以撬動大環保。每個人都來守望螢火,守望自己的家園,很快我們的家園就會越來越美。

內文試閱

第一章:尋找螢火蟲
〈初見螢火蟲〉   二○○○年八月,我在武漢讀書,天氣酷熱。午後走在路上,不到兩分鐘,身上的T恤便會濕透。如此濕熱,對我這樣一個北方人來說是無法想像的。有一天,臨近傍晚,下了一場雨。路人四散,小草飄搖。幸好不久,雨就停歇了。天黑後,我騎車前往實驗室。空氣清爽,彌漫著濃郁的泥土氣息。離實驗室二十公尺的拐彎處,有一堆半人高的雜草,每次經過,我都離得遠遠的,生怕有一條毒蛇竄出來,咬我一口。   突然,我發現草叢裡有許多發光的東西,綠綠的,還在動,忽明忽暗地閃爍。我停下車,蹲在草叢邊,數了數,大概有三十多個亮點。我伸手探向這些光點,卻捏到一個肉肉的小東西。打開手掌,湊近眼前,這團光猛地變亮。   「啊……」我忍不住喊了出來。我找了個透明的培養皿和鑷子,用鑷子輕輕地夾取其中一個光點。雙手端著牠,像撿了塊金子,想占為己有,卻又怕被檢舉。擔心培養皿的空間太小,牠活得不舒服,我把牠換到了一個空玻璃瓶中。   我把腦袋放在桌上,看著瓶子中的小傢伙。牠好似受了驚嚇,頭縮進了背部第一節裡,一動不動,六條腿對稱、優雅地排列著。尾巴的下方好像有個吸盤,緊緊粘在玻璃上。我把瓶子翻轉,提在手中,牠的六條腿完全懸空,可尾巴還是牢牢地貼在瓶子底部,就像雜技演員玩「空中飛人」。燈熄滅後,我盯著牠看,眼珠子幾乎貼到玻璃瓶上,希望能偷窺到牠的生活。大約二十分鐘後,牠的頭慢慢從套子一樣的身體裡伸出,賊兮兮地左右打量,確定沒有危險後,開始在瓶中爬動。牠的頭擺動著,尾巴兩側發出明亮的光。這道光不是很有節奏,有時只有幾秒鐘,有時長達四分鐘之久,然後熄滅,良久後再次點亮。 我想到農村的姥姥。晚上,姥姥盤著小腳,摸黑端坐在炕上,偶爾為了找什麼東西,才點亮小小的煤油燈,找到後便吹滅了。這小傢伙不會是和我的姥姥一樣特愛節約吧?牠這樣發光是為了什麼?我用鑷子探入瓶中,碰了碰牠。牠像烏龜一樣猛地把頭縮緊,尾巴上的光比剛才亮了好幾倍,然後慢慢變弱。我看了下手表,發光時間兩分半左右。我再次碰了碰,牠的光又快速增強,然後慢慢熄滅。牠像是在和我對答。我想,牠和我之間肯定有一種默契。但這種默契是什麼?這種生物是什麼?   那天晚上,我帶著很多不解之謎入睡,睡夢中竟都是牠們的光亮。後來,我才知道牠們就是螢火蟲。我之前從未見過牠們,一直覺得那是一種很美麗的生物。沒有想到,牠們在幼年竟會如此醜陋。我更沒有想到的是,這一天無意中的發現,改變了我一生的軌跡。此後的很多年,我一直在追逐著螢火蟲的光亮,仿若這光亮一直在召喚我。 〈峨眉山訪螢手記〉   「從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廟,廟裡有個老和尚說:『從前有座山,山裡有座廟……』」不小心碰到兒子的皮皮熊玩具,裡面淌出這樣一段話。兒子咯咯笑著,而我卻想到了峨眉山尋螢的日子。中國的高僧很懂風水,雲遊到一座山的時候,就會選擇風水最好的地方建廟,香火自然最旺。白天,寺廟熙熙攘攘;晚上幽靜無比,有螢火飛舞。   二○○六年夏天,我來到峨眉山側峰一個叫做岩井的小學。校長是位和藹的中年女士,待人熱情。她不僅讓我晚上住在小學的教室裡,還經常帶好吃的李子給我吃。知道我喜歡吃軟的,特地揀了些又紅又大的提過來。有次還帶著全家人,在學校的廚房給我做臘肉豆花。吃著熱熱的豆花和香香的臘肉,我渾身熱呼呼的。   有天晚上,在學校旁的李子林裡,我發現上百隻大端黑螢聚集在一棵李子樹上,閃閃發光。那是我第一次見到這麼多的螢火蟲。當時,我的相機是借的,不怎麼會用,沒有拍下這麼壯美的景象。現在想想,真是可惜。白天再去觀察,螢火蟲還在那裡,只不過全都躲在樹葉背後。李子樹的樹幹被天牛之類的蟲子蛀了很多洞,流出很多樹汁。想必螢火蟲很喜歡吃甜點,才會聚集在樹上吧。   一年後,再去拜訪岩井小學,已是人去樓空。向周圍的人打聽,說女校長已搬到縣城,遺憾的是電話也尋覓不見。李子樹被砍掉了,因為要修水庫。   二○○七年六月的一天傍晚,我走在去往伏虎寺的路上。那是週末,許多人趕著去上香許願。一個妙齡女孩喊道:「去伏虎寺看螢火蟲咯!」說完蹦蹦跳跳地唱著:「螢火蟲,螢火蟲,慢慢飛……」   不遠的山坡上,有一條小溪。從那裡飛出許多黑翅膀的螢火蟲。閃光很慢,很夢幻。沿伏虎寺往南,我在竹林深處還發現了更多。   峨眉山據說有佛光,但看到的人極少,說是有緣人才能看到。螢火蟲卻很多,但大多數人都視而不見。佛光和螢火是一樣的,都可以給浮躁的人心一些淨化和撫慰。佛光照亮大地,螢火點亮心靈。我每次內心浮躁的時候,都一定要來看看螢火蟲。牠們的光儘管微弱,卻能讓我平靜。   七月,我揹著包,沿著去往金頂的盤山公路前行,走了二十多公里,路兩邊沒有一隻螢火蟲。我的腿愈來愈重,內心愈來愈苦悶。眼看就要放棄的時候,彎道一轉,一條綿延六百公尺的螢火蟲發光帶驚現眼前。其壯觀程度不亞於上萬人同時朝拜的景象,我不由跪了下去。靠山壁一側的排水溝邊上,不斷有清澈的泉水流下,排水溝以及水泥路面上到處是水。正是在那裡,無數幼蟲發出舒緩的綠光,移動著,熄滅再點亮。上方的藤蔓還聚集了很多雄螢。牠們靜靜地等待愛人的選擇。牠們發出偏橙的黃色光芒,而牠們的愛人發出偏綠的黃色閃光。同一種螢火蟲,雌雄發出不同光譜的光非常罕見。更為奇特的是,雄蟲幾乎是在同時發光。想像一下,在無人指揮且無聲的情況下,上百人跳出節奏完全相同的舞蹈是多麼困難。   二○○八年,我將這種中國最美麗的螢火蟲命名為穹宇螢,意思是說,牠們像蒼穹宇宙般美麗。然而那年七月,我再次來到這裡的時候,泉水已經乾涸,螢火蟲遍尋不見。我的內心像被掏空了,失落異常。 〈竹海尋螢〉   邛崍在成都附近。那是個好地方,山系眾多,植被茂盛,盛產美酒。在高速路上行駛,如果聞到一股酒香,那就是到邛崍了。   邛崍有兩個最出名的地方,天臺山和平樂古鎮。平樂古鎮是天臺山腳下一個仿古小鎮,印象最深的,是老銀家的奶湯麵和蘆溝竹海的螢火蟲。老銀家奶湯麵只有早晨才開業,其餘時間大門緊閉。湯很白,只要喝上一小口,就能喚醒一整天的活力。   晚上,隨行的老婆變成了我的助手,幫我拿著部分裝備。我們走進蘆溝竹海,走在幽深的路上,兩邊是高聳茂密的竹林。老婆有點害怕,緊緊抓著我的胳膊。   「別怕。」我安慰她,心裡卻擔心頭上掉下劇毒的竹葉青。   我們的手電筒時開時閉,兩邊的穹宇螢快速地發光,向我們回應。「快看,那邊地上有很多光點!」我喊道,拉著老婆往前跑。前面的一段土路已被左邊山壁不斷流下的水浸透了,路面上灑滿了發光的小珠子。這樣的路段至少有十公尺。   「這是穹宇螢的幼蟲,密度真大。」我向老婆解釋:「瞧這些黑色的幼蟲,牠們捕食螞蟻,還吃生物的屍體,比如死亡的昆蟲或者蚯蚓什麼的。」   「太神奇了,真像條螢光大道!」老婆驚歎道。   回來的路上,我們還發現了一隻正在蛻皮的三葉蟲螢的幼蟲,牠通體都是白色的。草叢裡也有不少微弱的亮點。第二年五月,再來蘆溝竹海,果然發現了大片的三葉蟲螢。可惜,美麗的東西總是短暫的,遺憾總是永恆的,這種美景只持續了一個星期。
第二章:尋螢人的守望
〈幼蟲發光是為了引誘獵物嗎?〉 二○○○年八月十日,晴,極熱   我盯著這些幼蟲,試圖弄明白牠們發光的作用。作為生物,任何一種行為都是有目的的,比如男孩子給女孩子的一束玫瑰花裡,就包含了豐富的含義:花作為雄性生物送給雌性生物的禮物,可以被視為一種生殖禮物,目的是生殖或者和生殖相關。這些幼蟲還沒有性別之分,我想牠們這令人著迷的光,恐怕和交配有點風馬牛不相及。幼蟲存在的意義就是吃、生長和防止被吃,發光肯定和這三者有關係,至於是哪一種,還需要仔細探究。   今天開始研究第一個可能性:發光是不是為了吃?現在我知道了牠們吃蝸牛,可是牠們是不是還為了吃別的而發光?假設發光是為了引誘獵物,然後再吃掉,那麼如何知道哪些生物是被幼蟲發光吸引來的呢?我得找點黏性的東西塗在幼蟲周圍,這樣被光吸引前來的獵物,就會一個個被粘住。可是,幼蟲也不停歇地到處爬,牠們豈不是也會被膠粘住嗎?我想了個主意:將幼蟲放在一個裝有鮮嫩小草的錐形瓶裡面,再把錐形瓶放在一塊三乘三公分的正方形玻璃板上,玻璃板和錐形瓶的外壁都塗上一層厚厚的凡士林,這樣獵物只要被光吸引前來,必定會被粘在上面。為了防止獵物直接沖進瓶中,瓶子用紗網封了口。   整個下午,我都在做這些陷阱,搞得自己臉上和手上都油呼呼的。晚飯後,我在每個錐形瓶裡各放了一隻大個的幼蟲,用紗網和皮筋封住口。端著這些陷阱,我走到發現螢火蟲的草叢中,用鐮刀砍出一塊平整的地面,然後沿著茂密的草叢,每隔五公尺放置一個陷阱。現在就等天黑了。天黑後,這些螢火蟲幼蟲才會發光。時間一點點流逝,我來回巡視著陷阱,看著一個個陷阱點亮了忽明忽暗的燈,心裡踏實了不少。只需要等兩個小時,我就可以收網了,看看這些小燈能引誘到什麼東西。   晚上十點,我把玻璃板和錐形瓶都收了回來,帶回實驗室進行檢查。五塊玻璃板上粘了密密麻麻的小蟲子,都是一些蚊子、飛虱、螞蚱、螞蟻。我一一記錄好,把牠們挑出來,泡在百分之八十的酒精裡,貼上標籤。忙完這些已近十一點,我拿著網子去剛才的草叢裡面掃網,網到的差不多就是粘在凡士林上的蟲子。我把這些蟲子從網中夾出,放到錐形瓶裡,看看幼蟲吃不吃牠們。令人沮喪的是,直到晚上十二點多,幼蟲連看都不看這些蟲子,只顧著在錐形瓶中爬上爬下。看樣子,螢火蟲的幼蟲不吃這些,牠們只對小蝸牛感興趣。   原來,幼蟲發光不是為了引誘牠們的獵物,因為蝸牛對這些光不感興趣,否則玻璃板上早就粘滿了蝸牛。實驗推翻了原先的假設,光引誘理論遭到否定,一切都得從頭再來。   那麼發光是為了什麼?發光肯定是有目的的,否則豈不是白白浪費能量?光也是一種能量啊!晚上,我把裝有幼蟲的錐形瓶放在枕邊,希望牠能進入我的夢裡,告訴我答案。 〈我想和牠們在一起〉 二○○○年八月二十八日,晴,極熱   發光是為什麼?這就像是在探索人為什麼活著一樣,簡單的命題,卻難以回答。我決定跳出來,看看別人是怎樣看這個問題的。實驗室只能用電話撥號上網,速度比蝸牛還慢。離學校四公里的地方有個網吧,我去那裡查資料好了。   網吧裡煙霧繚繞,QQ彈窗的嘀嘀聲此起彼伏,充滿曖昧和想像,座位都是黑呼呼的。我打開網站,輸入「螢火蟲」進行搜索,沒有任何相關的資訊,全是一些商業品牌的廣告。再輸入螢火蟲的英文名Firefly進行搜索,彈出好多條條目,我興奮地一一點開進行閱讀。中午飯也沒吃,泡在網吧裡看了好久,慢慢地明白了螢火蟲的點點滴滴。   世界上有兩千多種螢火蟲,大部分都吃蝸牛。螢火蟲幼蟲發出的光是一種警戒天敵的信號,而成蟲的發光則是一種兩性交流信號,也就是求愛的語言。世界真神奇,同一隻螢火蟲在不同階段,發光的意義都不一樣。   雖然我之前的研究是白費了,但螢火蟲迷人的光已穿透了我的心。
第三章 賞螢實務
〈如何拍好大場景螢火蟲〉   想拍出大場景的螢火蟲閃光圖,需要了解螢火蟲的生活習性、螢火蟲發光的特點,以及螢火蟲光和環境光的關係。   傍晚時分,天未完全變黑時,螢火蟲開始發光,並在日落後半小時至一小時內達到高峰,隨後發光量開始下降。拍攝螢火蟲的最佳時間便在日落後的這一小時內。可以先用一個掌上型GPS導航儀的天文功能測算出當天的日落時間,然後據此推測出適宜的拍攝時機。   拍攝大場景螢火蟲光軌照片,要保證一定時間內有足夠多的發光螢火蟲經過鏡頭。而在空中飛行的一般都是雄螢,雌螢則通常躲在草叢中。拍攝前,要找到一個雄性螢火蟲經常光顧的地方,最好旁邊的草叢裡還能有幾隻雌螢在發光求偶,這樣雄螢就會在雌螢的周圍盤旋發光,我們便不愁「舞者」不夠了。當然,堅固的三腳架是不可或缺的。   而最重要的,則是將螢火蟲的光從環境光中剝離出來,這是拍好大場景螢火蟲發光軌跡的關鍵。不幸的是,螢火蟲的光非常微弱,通常也是環境光的一部分。如果想讓螢火蟲的光在畫面中多一些、亮一些,就很可能導致背景光過亮;反之亦然。所以我們需要一點背景光,最好是那種幽藍的感覺,而且背景要清晰,不能是黑呼呼的什麼也看不見。   日落後一小時內,夜通常是幽藍色的,這時候利用相機裡的鎢絲燈白平衡模式拍攝最為理想。呈現在畫面上,天空是藍色的,螢火蟲的光是黃綠色的,色彩的對比度和豐富度較高。過了這段時間,相機拍攝出來的天空就通常是暗黃色的了,會嚴重影響畫質。

延伸內容

找回鍾愛螢火蟲的初心
◎文/楊平世(國立台灣大學生物資源暨農學院名譽教授)   台灣螢火蟲的研究起步比中國稍早,所以在學術期刊一看到有中國名字的作者,我便會格外注意,傅新華就是我注意到的中國學者。有一天,他來信邀請我前往華中大學演講,也希望我能去看他飼養螢火蟲的基地和環境,因為他有意在當地復育水棲螢火蟲。由於我在這方面已有很多實務經驗,所以除了演講外,那一次參訪中我也提供了他一些復育螢火蟲的建議。   在那個時候,中國經濟已逐步起飛,有幾個企業找他進行螢火蟲復育和展示,我也給了他正面的建議,因為在日本和台灣,曾有人以為螢火蟲商機無限,但也都有不少負面和失敗的案例,期待他能未雨綢繆。之後,他又來信邀請我再度前往演講、參訪,可是卻因為行政及學術研究抽不出時間,於是推薦我的學生吳加雄博士前去,他們年紀相仿,而吳博士也有釵h實務經驗,希望他們能做更深入的交流。另一方面也期待新華能和經驗豐富的何健鎔博士、鄭明倫博士進一步合作,把螢火蟲研究及正確的賞螢和螢火蟲棲地保護理念能在中國各地推展及落實。   經濟迅速成長的中國,螢火蟲竟也成為商品之一,情人節送螢火蟲,婚宴、壽宴放飛螢火蟲,公司週年慶野放螢火蟲,甚至層出不窮大抓野生螢火蟲在各地公園放飛、展示的活動…。最後終於引發不少生態保育人士和媒體的撻伐!這種怪異現象,比起當年隋煬帝動用民間力量廣搜螢火蟲放飛的行徑,有過之而無不及!我相信在這段期間,新華的心裏一定很不好受,因為他是一位研究螢火蟲的學者,也是螢火蟲的愛好者,也曾想藉生態展示的方式推展正確的螢火蟲科普活動。於是,這幾年來他深入中國各地,包括四川峨眉山、雲南西雙版納、浙江的天目山,以及大別山,海南島……等等諸多地方進行螢火蟲田野調查,也把他們夫妻走遍這些地方的感想作了忠實的記錄;所以,在《尋找螢火蟲》這本書中,有人文情懷,也記錄下當地螢火蟲的種類;而除了形態及生態習性的描述之外,書中還配上漂亮的彩色圖片,是一本讓人翻黎妨廗|覺得十分開心的好書。   「尋找螢火蟲」,也找回新華的初心;有一天,當他拜訪我們共同的好友-日本螢火蟲協會大場榮譽理事長信義博士之後,新華找回了自己;他期野憎茈L也能和信義兄一樣,一輩子當螢火蟲的志工!在他的書中有一句話寫得很好、很傳神:「螢火蟲,只有在自由飛翔的時候,才是美的」。所以如何維持好螢火蟲的棲地環境,讓螢火蟲能自由自在地,在自然環境中翱翔發光,才是愛護這種小動物最好的方式!   台灣歷經產官學二十多年來的努力,賞螢活動的品質和日本已十分接近,但螢火蟲的研究仍方興未艾;看到新華「尋找螢火蟲」的出版,除了欣喜和祝福之外,也期待更多兩岸三地的年輕學子能持續投入螢火蟲的研究,也希望正確且合乎生態原則的賞螢活動能在兩岸三地持續發展下去,讓賞螢活動能結合生態、農特產品及各地特色文化,成為華人在這個世紀中重要的生態產業!

作者資料

傅新華

青島人,華中農業大學植物科技學院副教授。自二○○○年起,致力於螢火蟲的考察與研究,是中國第一個螢火蟲學科博士,發現並命名了雷氏螢、武漢螢、穹宇螢等多種螢火蟲。近年來,因痛感螢火蟲數量的銳減,積極投身螢火蟲保護事業,通過講座、著述、攝影等形式,向公眾傳達科學賞螢,保護螢火蟲棲息地的理念,並成立中國唯一一家保護螢火蟲的組織「守望螢火蟲研究中心」,被譽為中國螢火蟲研究與保護第一人。

基本資料

作者:傅新華 出版社:本事出版 書系:WHAT 出版日期:2015-09-22 ISBN:9789866118937 城邦書號:A3610006 規格:平裝 / 全彩 / 208頁 / 17cm×23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