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閱節
目前位置: > > >
小頭目優瑪5:野人傳奇(十週年紀念版)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小頭目優瑪5:野人傳奇(十週年紀念版)

  • 作者:張友漁
  • 出版社:親子天下
  • 出版日期:2015-06-04
  • 定價:280元
  • 優惠價:79折 221元
  • 書虫VIP價:221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09元
  • 購買電子書,由此去!

內容簡介

◆中國時報「開卷」年度最佳青少年圖書 ◆好書大家讀年度最佳少年兒童讀物獎 ◆文化部中小學生優良課外讀物 ◆教育部性別平等教育優良讀物 ◆新聞局優等劇本獎 獻給台灣孩子的最佳成年禮 囊括台灣各大兒童文學獎,全國小學、國中、高中生齊聲推薦 奇幻冒險經典【小頭目優瑪五部曲】全新修訂十週年紀念版 一個充滿勇氣與智慧,愛與深情的奇幻冒險故事 探討環境生態保護、關懷多元文化 精采詮釋少女優瑪從天真愛玩到勇於承擔的成長之路 情節充滿豐富的想像力,讓人讀來欲罷不能 不只是懸疑緊張,高潮迭起,還能激起更多的理解與感動 唯有勇氣與智慧,才能帶你走出這座奇幻森林…… ◎緣起~卡嘟里的故事 誠懇的歡迎你來到有趣的卡嘟里森林作客,這裡有美麗的卡嘟里部落,登山客一個不經意就會錯過,卡嘟里人,關懷鄰族,相信萬物有靈,堅持與自然和諧共處。11歲少女優瑪是頭目獨生女,在父親上山失蹤九個月後,被迫暫代頭目之職,帶領族人面對接二連三的險境。這是一場只能用正義、勇氣和貪婪邪惡對抗的任務,憑著智慧金鑰,才有可能開啟通過層層考驗的密碼! 一座奇幻美麗的森林祕境,一個與世無爭的卡嘟里部落 一連串的怪事、災難進逼,一名歷經考驗的少女和部族 將如何克服恐懼,用智慧維護大自然的禮讚? 五個成年禮物就在這座奇幻森林中等著你…… ◎第五部曲《野人傳奇》 轉眼間,優瑪十二歲,進入了部落孩子的另一個重要人生關卡,卡嘟里部落的孩子開始為參加成年禮進行自我訓練。突然有個陌生人在森林裡遊蕩,他的臉像黑夜,力大得可以舉起一座山,他的出現將會帶來什麼威脅?國家森林部來信通知優瑪,部落自治協議即將到期,意味著部落和森林即將拱手讓人。《野人傳奇》是【小頭目優瑪】系列的完結篇,所有的起人疑竇的謎團,都將在這集水落石出。 【系列特色】 1.得獎最多:囊括台灣各大兒童文學獎,台灣最具可讀性、文學性的原創奇幻經典, 2.口碑相傳:家長、各級教師、學者一致好評推薦,各縣市國小、國中、高中(職)指定必讀 3.全新內文修訂:張友漁寫作醞釀時間長達13年,20年創作生涯代表作,出版10年後全新修訂 4.最美圖像詮釋:知名插畫家達姆以跨世代圖像風格 × 唐唐創意設計,全新詮釋。 5.關鍵主題多元:生態保育、多元文化關懷、正義、勇氣、負責、友情、親情。 6.最超值兩大附錄~創意閱讀寫作術、小頭目五大創意訓練:作者的寫作祕密大公開,閱讀力全面UP! .適讀對象:十歲以上到成人,每個年紀都能讀出不同層次的樂趣。 .附錄1創意閱讀寫作術:名作家張友漁寫作祕密大公開,閱讀力全面UP! .附錄2小頭目五大訓練:學習觀察大自然的奧祕,打破慣性思考,練就創意思考力。 【獲獎好評】 「中國時報開卷好書獎得獎理由︰作者以原民為靈感來源,創造富有民胞物與精神的卡嘟里部落,成熟的文字功力、緊湊的故事情節,讓人讀來欲罷不能。這是一本成功的中文奇幻小說,喜歡《哈利波特》的讀者可不能錯過! 」 ——黃靜雯(苗栗市僑成國小教師) 「好書大家讀入選圖書《小頭目優瑪1:迷霧幻想湖》推薦的話:最特別的是,主人翁是個女孩,展現純真本性,關心家人、朋友、部落以及森林裡的一切。此書不只是動人驚險的故事,更吸引我們的是對於不同文化的理解與感動! 」 ——邢小萍(台北市立新生國小校長) 「好書大家讀入選圖書《小頭目優瑪2:小女巫鬧翻天》推薦的話: 以原住民為題材的兒童小說不多,難得本書是兒童會喜愛的奇幻小說,有創意和新鮮的題材;優美的文筆,帶領讀者進入無限想像的空間,書中人物的刻劃,栩栩如生。 」 ——王錫璋(前國家圖書館參考組主任) 「好書大家讀入選圖書《小頭目優瑪3:那是誰的尾巴?》推薦的話:原住民的文化尊重自然,不貪心,得以保有最純淨的土地及資源;人類的貪婪及私慾往往造成無法彌補的後果。優瑪運用智慧再次化解危機,結合多元文化、環境保護以及人文關懷議題,作者讓文字感動讀者,在抽絲剝繭、問題解決之後留下更深的反思與啟發。」 ——邢小萍(台北市立新生國小校長) 【部落客媽媽口碑推薦】 「【小頭目優瑪】系列讓我深思許久,故事隱喻責任、愛心、環保,當孩子看完哈利波特時,我不確定他們心中留下什麼,看完小頭目優瑪後,我確實感受到敬虔與責任,推薦給喜歡奇幻冒險故事的大孩子。」 ——魔女咪咪喵 「一直搞不清楚我覺得很有意思的書,為什麼孩子不愛。上週孩子主動說想買《迷霧幻想湖》。拿到書後,迫不及待打開就讀,上床時間到了,三催四請還不肯睡,大概只有打電動才有這樣的魅力吧!到底是什麼故事這麼吸引人,改天我也拿來看一看。」 ——愛的進行式 【讀者迴響】 「有點奇幻又感到真實,作者製造出懸疑感,會讓人不停的讀下去。雖然感覺是給兒童讀的小說,但身為高中生的我仍愛不釋手。」 ——舒惟(松山家商學生) 「一套有趣、生動且融入原住民文化於其中的一部小說。內容具有想像力,許多令人意想不到的劇情。非常精采,值得一讀再讀!」 ——暮翊晴(明道高中學生) 「我們跟著焉然卓立、美麗又俏皮的小頭目,憂慮父親失蹤,和陶壺、雕刻說話,任命朋友當副頭目,替第一勇士傳情書,放生野生動物,讓出頭目尊位,相信直覺,冒險解決問題……不但看到了優瑪關心家人、朋友、部落生活、以及森林一切的深情與勇氣,同時也真切感受到,有什麼比貪婪掠奪更大的罪惡?有什麼比『美麗從前』更好的嚮往?有什麼比『萬物有靈』更深刻的祝福?還有什麼,比人類喪失想像和自由更嚴重的失落?」 ——葉明隴(學生)/中學生跨校網讀 第 990315梯次 得獎作品 「張友漁以寫實手法形塑出一群不失複雜又兼具獨特性的人物,並發揮童話的幻想性描繪出奇幻的生物形象,運用虛實相生的技巧,塑造出一個真實與奇幻虛實交融的文學世界,為本土少年小說呈現出另一種面貌與視野;以愛為主軸的主題、趣味豐富的題材,不僅傳授豐富的知識,也傳遞理想人生態度,發揮少年小說寓教於樂的教育功能。」 ——台中市台中市四育國中好書推薦 「《迷霧幻想湖》充滿想像力;《小女巫鬧翻天》是勇氣的故事;《那是誰的尾巴》精彩刺激;《失蹤的繪木精靈》令人悲痛;而《野人傳奇》則讓人緊張。五本書給人不同感覺,欲罷不能一本接著一本看。讓我也進入故事裡,跟著小頭目優瑪解決問題、進入迷霧城堡、來到惡靈之地、冰凍死城……經歷各種考驗以及重重關卡,也看到『幸福的味道』!」 ——尚○羽(永清國小五年級) 「小頭目很勇敢,處理部落大小事,不畏艱難,也不怕大黑熊惡靈(要是我,早就嚇死了!)。『副頭目』們幫優瑪很多忙,他們都很棒!」 ——涵涵(小學生)

目錄

自序 小頭目優瑪是這樣誕生的——張友漁 各界好評 人物小傳 前集提要   1.以前的故事 2.楓樹的記憶 3.年輪上的神祕圖案 4.野人現身 5.半個太陽 6.一封來自國家的信 7.接二連三的提示 8.山洞裡的信件 9.野人真面目 10.甦醒 11.流浪的日子 12.遺失 13.如何遇見許願精靈 14.夢幻會議 15.衝突 16.真假協議書 17.以前奶奶的圍裙 18.成年禮 附錄 友漁老師的創意閱讀寫作術——小頭目訓練5 森林裡的尋寶大冒險

序跋

作者自序(十週年紀念版) 小頭目優瑪是這樣誕生的
◎文/張友漁   那是很久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大約是在一九九六年夏天的某一天。   我記得是在《老蕃王與小頭目》這本書出版之後,我到屏東山地門旅行,參觀了文化園區的雕刻展覽,有一個大型的立體勇士木雕吸引了我的注意,雕刻手法粗獷豪邁,勇士雙手彎曲平舉在身體兩側,粗壯的兩腿也彎曲著,露出了代表族群繁衍的生殖器。那名勇士的臉看起來不像勇士,比較像是一個稚氣未脫的調皮孩童。   當時我心想,這木雕在三更半夜大家都睡著的時候,會跑出去玩吧?這就是【小頭目優瑪系列】中最早跳出來的角色,一個會在半夜出來玩耍,有生命靈氣的木頭人。   接下來冒出來的角色,是陶壺。我在三地門一家藝品店看到了一個大陶壺,上頭有四條百步蛇分成兩組,盤據在陶壺的兩側,十分有意思。我盯著陶壺上的蛇看了很久,腦袋裡冒出很多想像:   有一天,這兩條蛇終於逃走了,在陶壺上流下了兩滴眼淚!蛇為什麼逃走?又為什麼哭泣?   於是我有了《蛇從陶壺上逃走了》這個故事。醞釀了一兩年,寫了近四萬字的小說,故事大意是說,百步蛇從一個很有象徵意義的古老陶壺上逃走了,隱喻部落文化受到漢人文化的影響,正一點一滴流失。寫作的過程中,心情很沉重,一點也不開心,因為牽涉到文化傳承與保留的問題,很重的東西壓在肩膀上,當然就不輕鬆了。   結果,這個沉重的故事就被擱置在抽屜裡。   作家的腦子裡通常不會只存放一個故事,而是有很多小故事在那兒等著長大。當作家去旅行、逛街或是去爬山的時候,腦子裡的故事就會跑到窗邊透透氣,翹首期盼作家帶禮物回來給自己。作家觀察生活、觀察人、觀察樹林,這些被觀察的事物經過想像和聯想,就變成一種意念,它會自己去尋找腦海裡的故事,進行配對,擦出火花,燃燒成某個炙熱的故事,靈感就是這樣來的。   有一次,我在逛街的時候,看見有人在賣比拳頭再大一些的小陶壺,很高興的買了兩個回家,擺在書桌前,每天看著那兩個陶壺胡思亂想:   不管這兩條蛇願不願意,牠們被安置在陶壺上數百年,煩不煩哪!一睜開眼就看見同一條蛇,該說的話早在四百年前都說完了,未來的日子該怎麼過下去呢?   這兩條蛇如果相看兩相厭,每天吵架,會吵些什麼呢?蛇又是怎麼吵架的呢?   陶壺就擺放在書桌上,隨時都看得見,每天都有新的想法。後來,我把《蛇從陶壺上逃走了》拿出來修改時,發現自己完全無法進入狀況,老天大概要告訴我,這個故事這樣子寫下去不是一個好主意。也許方向錯了,所以才會在創作的過程中卡住,感受不到半點快樂。於是我很痛苦的把寫了四萬多字的《蛇從陶壺上逃走了》扔進垃圾桶,只留下「蛇從陶壺上逃走」這個點子。你不能心疼,不能覺得可惜,對作品沒有幫助的東西,就得捨棄,否則對不起森林裡的大樹。   很年輕也很愛美的時候,我曾經作過一個夢。夢見一個笑起來很誇張的胖仙子,她說可以幫我實現一個願望。我很高興,許了一個希望自己可以長高,雙腿也可以變得又細又長的願望,胖仙子聽完我的願望後,一臉賊兮兮的一邊狂笑一邊消失:「我會實現你的願望的,哈哈哈……」第二天,我以為我長高了,腿也變細了,但是沒有,我的腿變得像大象那麼粗,我急著大喊:「不是說要實現我的願望嗎?」胖仙子的聲音從高空中傳來:「我實現你的願望啦!哈哈哈,是相反的實現,哈哈哈……」我又氣又急,想著自己怎麼這麼倒楣,遇見實現相反願望的仙子,這下該怎麼辦?還好,最後我醒過來了。我摸摸腿,呵呵,和原來的一樣耶!   所以呀,再強調一次我常常說的:要養成寫日記的習慣,要寫下好玩又好笑的夢。看吧!如果我沒有記錄這個夢,卡嘟里森林裡就不會有調皮的扁柏精靈了。   我平常很愛蒐集種子,書架上擺了各式各樣的種子。有一陣子我很喜歡把蒐集到的種子埋進陽台的花圃裡,然後看著種子頂開土壤冒出芽來,木瓜、百香果、柳丁、蘋果、葡萄、合歡………小小的嫩芽和小貓小狗這些小小的動物一樣可愛。我的小頭目故事需要一些比較特別的角色,於是,我把熱愛種子的自己放進故事裡,這個角色就是瓦歷。   就這樣,我新故事裡的主角慢慢增加了:小頭目優瑪、陶壺上常常吵架的蛇、檜木精靈和扁柏精靈。優瑪的朋友也一個一個的來報到:吉奧、瓦歷、多米,還有一個很重要的角色,優瑪的姨婆,以前奶奶也出現了。   所有的角色都到齊了,我展開了全新的寫作,放下文化傳承的重擔,只想寫有趣的故事。當寫作的過程是享受的,那麼讀者肯定也能在閱讀的過程裡感受到那份愉悅。   【小頭目優瑪系列】從點子冒出來一直到第一本《迷霧幻想湖》出版,竟然已跨過九個寒冬;而整套書寫完出版,則花了十三年的時間。   親愛的讀者,你發現了嗎?一本書的誕生其實是許許多多生活中的小經歷、小念頭、小點子,甚至是一個好笑的夢組合起來的,我們除了要耐心等待,還要養成隨時記錄生活的習慣,有趣的、憂傷的、憤怒的、難堪的、莫名其妙的………都可以轉換成創作的素材,這就是我常常說的「觀察」,觀察別人,也觀察自己,你看見自己在某些行為中的反應,停下來想一想自己為什麼會這樣做或這樣想,誠實面對自己,寫下最真實的內在聲音,這會幫助你更了解自己,也更了解別人。   非常感謝親子天下重新出版這套書,讓我有機會將故事裡不太完美的地方,修改得更完美更好看。   二○一五年四月,十週年紀念版出版前夕

內文試閱

  前集提要   卡嘟里部落頭目沙書優失蹤後,他的獨生女優瑪成為部落有史以來年紀最小的頭目。迷糊的優瑪才剛上任,就遇到了各種前所未見的驚人事件。每一次的危難,優瑪都在好友及部落長老們的協助下,順利帶領部落脫險,成為名副其實的卡嘟里部落頭目。   大尾巴怪獸事件之後,卡嘟里森林又發生怪事。先是部落連續三天被濃霧包圍,接著四周又長滿怪怪古卡樹,爆開的種子不斷攻擊附近的人和房子,還有檜木開始在部落裡走動,讓卡嘟里部落整天轟隆轟隆震個不停……這一切只有覺醒的胖酷伊檜木精靈知道真相,他明白這是許願精靈催促他回家的手段,但是他放不下心愛的優瑪及卡嘟里族人。陷入兩難的胖酷伊為了拯救部落,決定向優瑪坦白一切,回到了精靈之家,只留下胖酷伊木雕陪伴傷心欲絕的優瑪……   部落長老帕克里在險惡的熊森林裡遇見了一個野人。他不顧危險盡全力追蹤那個野人,因為那雙眼睛看起來……   第一章 以前的故事   半個多月沒下雨了,昨夜天空悄悄的降了一場細雨,細小的雨滴以為沒有人發現它,其實已在布滿塵埃的葉片上留下了線索。一早起床下田工作的卡嘟里族人看見葉片上的足印,會意的笑了起來,那笑容中透露著一種了然,彷彿在說:「嘿,雨,我知道你昨天晚上來過了。」   卡嘟里部落空氣中飄蕩著秋天特有的香氣。卡里卡里樹經過整個夏季的休養生息,枯白的樹枝恢復了生氣,長滿了淡綠色的嫩葉,以及小小的粉紅色花苞。其他的樹種則從從容容的進入休眠期,養足精神等待春天的來臨。   優瑪家屋後的楓葉已經紅透了,紅豔豔的映襯著丈青色的石板屋頂。   以前奶奶拿著竹掃帚「刷刷刷」的掃著庭院的落葉。   優瑪在雕刻室裡,雕刻著一幅大型的浮雕。浮雕上記錄了不久前部落發生的大尾巴怪獸入侵事件。浮雕作品已經接近完成,優瑪此刻正進行最後的修飾。   優瑪的背後林立著各式各樣的作品,有小女巫巫佳佳、企圖用卡里卡里樹花提煉香水的商人、迷霧幻想湖的迷霧堡主……每一件雕刻作品都安靜的訴說著部落的故事。   胖酷伊木雕站立在優瑪身旁,咧著大嘴傻笑著。   優瑪看了一眼胖酷伊木雕,問它:「你覺得怎麼樣?不錯吧!我第一次完成這麼大件的作品。等沙書優回來,他只要看這些作品,就知道部落曾經發生什麼事了。」   胖酷伊木雕依然咧著大嘴傻笑著。   「你不回答,通常是表示贊同。」優瑪將視線拉回浮雕上:「我也覺得很棒。」   優瑪的眼神刻意避開胖酷伊木雕,盯著眼前的浮雕說話:「我還是很想念你,有時候真的很想再叫叫你的名字,胖酷伊,胖酷伊,胖酷伊。雖然失去你是這樣的痛苦,但是,如果時光倒流,我還是願意重新經歷這一切,因為就算時光倒流,你還是會離開的。」   優瑪偷偷的瞄了一眼胖酷伊木雕,木雕動也不動的杵在原地。優瑪傻笑了一下,她有時候會幻想,胖酷伊會趁她不注意的時候偷偷眨眼睛。   優瑪覺得肚子餓了,放下雕刻刀進入廚房,發現以前奶奶忘記做早餐。她趕緊煮了小米粥,還煎了番薯餅。弄妥早餐,她站在廚房門口喊著:「姨婆,吃早餐囉!」   以前奶奶沒聽見,依然「刷刷刷」的掃著落葉,優瑪提高音量再喊了一聲,這下以前奶奶聽見了,她朝優瑪揮揮手後,將落葉掃進竹畚斗裡,完成了清掃的工作,這才緩緩的走進廚房。   兩人安靜的吃著早餐。   兩隻小雞蹦蹦跳跳的進了廚房。   「哪來的小雞?」以前奶奶問。   「不是你帶回來養的嗎?」優瑪反問。   「有嗎?我不記得了。」以前奶奶皺起眉頭,努力回想什麼自己時候帶了兩隻小雞回來。   「你從烏娜家帶回來的呀!」   「噢!是嗎?」以前奶奶完全不記得了。   優瑪看著以前奶奶,懷疑她的記憶力是否又差了一些。   「姨婆,說個故事來聽聽好不好?關於以前的故事。」   「以前的故事啊!」   「是啊,你好久沒說了。」   以前奶奶低頭喝著小米粥,一邊喝一邊思考,直到喝光整碗粥,才抬起頭來,用力的吸一口氣,卡里卡里花香讓她陶醉不已。   「真好,是秋天的氣味,那我就說一個以前以前發生在秋天的故事給你聽吧。」   以前奶奶的眼神變得迷離,她微微的仰著頭,好像天邊有一個大螢幕正在播放她腦中的影像,而她正是旁白。   以前以前哪,有一個叫做大山的勇士,他的力氣非常大,可以把卡嘟里山給舉起來。有一天,他突然覺得很無聊,決定改變一下卡嘟里部落的風景。他覺得大家每天起床,站在庭院,看同一棵樹,看同一幢房子的屋頂,和同一個鄰居說早安,所有的一切都一成不變,難道不覺得悶嗎?如果可以改變一下,一定很有趣。於是,大山趁著夜半三更,大家熟睡的時候,偷偷替部落進行大搬家。   結果第二天,大家醒來之後都嚇了一大跳。接著很多人都生氣了,他們和自己屋前的樹已經建立深厚的感情,現在居然離它這麼遠!有人習慣每天依照對面住家的煙囪冒出炊煙的時間來生火煮飯,現在對面除了一片森林什麼也沒有!有人的新鄰居家有一隻整天汪汪叫的狗,吵得人無法午睡。族人們吵成一團,頭目只好命令大山把每一戶住家搬回原來的位置。   大山很滿意自己的奇思妙想,沒想到卻得不到族人們的支持,他只好很憂鬱的每天將岩石山扛到右邊又扛回左邊,一直到他死前,他都沒找到滿意的位置擺放岩石山。」   優瑪充滿興趣的聽完故事後,發表了她的評論:「岩石山現在的位置就是最完美的位置。大山完成了一件最棒的事。」   「我也這樣覺得。」   「姨婆,你喜歡每天早晨起床看見不同的風景嗎?」   「以前哪,我很喜歡的風景是屋前有一條溪,溪水嘩啦嘩啦的聲音真是美妙!」   以前奶奶終究沒有回答到底喜不喜歡每天睜開眼就看見不同的風景,優瑪則非常喜歡大山的點子,如果大山還在,讓她有一天和多米或吉奧或是瓦歷當鄰居,那一定很好玩。   聽了以前奶奶的故事之後,優瑪突然有個想法:這麼有意思的故事,只有自己聽到多可惜。頭目書房裡收藏了許多關於部落的點滴故事,不應該只有頭目可以欣賞,那是部落共有的財產,頭目只是負責保管,所有的族人都應該有權利分享。   優瑪暗自決定,在不違背頭目書房只有頭目可以進出的規定下,她想讓族人們都聽聽那些發生在以前以前的故事。   頭目書房規定只有頭目可以進出,最主要是保護這些珍貴的資產。如果每個人都可以隨意進出,日記被破壞的速度必然隨著被翻閱的次數而加速。正是因為這個限制,頭目書房裡的每一本日記至今都保存得完整無瑕。   優瑪挑選了一個陽光燦爛的日子,把族人們聚集到庭院。她手上拿著一本第九代頭目沙吉里寫的日記,這是她特別挑選過的,她打算讀其中兩則日記給族人們聽。   帕克里和他的妻子伊芬妮也來了。   族人們對今天的聚會感到好奇,這個小頭目有著像卡里溪那樣源源不絕的新點子,今天她又想做什麼呢?   優瑪高舉手上的頭目日記,語調高昂且充滿自信的說:「這本日記是卡嘟里部落第九代頭目沙吉里所寫的,日記裡記錄了當時的生活狀況。從這些生活日記可以了解卡嘟里部落的生活軌跡、祖先們的喜怒哀樂,以及生活態度。今天我要讀兩則沙吉里的日記給大家聽。」   庭院裡掀起一陣騷動,族人們臉上露出驚喜的表情,紛紛說:「真好,好多事我們都忘記了呀!」、「小頭目真不簡單,居然會想到讀日記給我們聽。」   每個人臉上都出現孩童期待聽故事的喜悅神情。   「這個優瑪真的很不一樣。」帕克里笑著對伊芬妮說。   「是啊,達卡倫家族優秀的基因,在優瑪身上展露無遺。」伊芬妮點點頭,用讚許的目光看著優瑪。   優瑪打開日記,翻到她預先做了記號的那一頁。   今天天氣很晴朗,是一個適合練習彈弓的日子。雅里卡雅站在庭院,想試試他剛用櫸木樹枝做成的大彈弓。他撿來一顆拳頭般大的石頭,往前射去。他自信的以為,以他的力氣一定可以讓石頭飛得很遠,沒想到石頭卻落在豆豆里家,把他們家的屋頂砸了一個大洞。兩個人爭吵不休的來到我家門前,要我主持公道。最後的結論是,雅里卡雅得幫豆豆里修理屋頂,並將那副漂亮的彈弓送給豆豆里做為賠償。   族人豆豆東激動的跳了起來,大嚷大叫著:「這是我祖先的故事!是我祖先的故事!那把大彈弓現在還在我家,但是,我們從來不知道它的來歷,現在總算知道了!」   族人們熱切的討論這件發生在一百多年前的大彈弓事件。優瑪和帕克里交換了一個微笑,優瑪從帕克里的眼神中讀到了讚賞,帕克里則在優瑪的眼神中看見自信。   「你覺得優瑪會不會把那件事寫進日記裡?」瓦歷悄聲的問吉奧。   「哪件事?」吉奧不解的轉頭看著瓦歷。   「就是我用三顆核桃換來松鼠種子的事。」瓦歷紅著臉不好意思的說。   多米在一旁豎直耳朵聽到瓦歷的問話,她代替吉奧回答:「一定會。」   「那是小事一件,就算寫進日記裡也無傷大雅。」吉奧說。   「誰說無傷大雅?以後瓦歷的子子孫孫都會知道,瓦歷沒有經過松鼠的同意就拿走牠們的傳家寶。」多米誇張的說。   「你怎麼證明那是松鼠的傳家寶呢?」瓦歷漲紅了臉。   「我說是就是。」多米堅決的說。   「那幾顆紅色的種子已經長到膝蓋般高了,到時候我會把它們移種到那個松鼠洞旁邊,這樣牠們就有採不完的果子可以吃。」瓦歷說。   「那松鼠傳家寶事件更應該寫進日記裡。」多米說:「這件事給人的警惕就是做錯事要懂得彌補。在這件事情上瓦歷就彌補得很好。」   瓦歷狠狠的瞪了多米一眼。   「另一則日記很短,但是很美。」優瑪看看面前的族人,大家逐漸安靜下來,優瑪接著唸下去:   「今天的卡嘟里森林出現有史以來最美麗的彩虹,三圈圓形的繽紛彩虹高掛在森林上空,好像天空漾開了一圈圈的彩色漣漪。原來這美麗的景象是個預兆,而且是一個美麗的預兆。就在彩虹出現的三個小時後,安吉的妻子生了一對美麗的雙胞胎女兒,取名為烏娜和珍娜。」   族人們安靜的想像著一百多年前祖先看過的景象,他們抬頭看看天空,嘴角露出微笑,彷彿真的看見了美麗的三圈彩虹。   安靜聆聽的烏娜則笑了,她的名字就是繼承自曾曾祖母。小時候聽母親說過這段故事,現在重新回憶,感覺就像品嘗封藏了一百多年的香醇美酒,酒香於脣齒之間久久不散。   「好啦,今天的日記讀到這裡,以後每個星期我都會讀日記給大家聽。」優瑪闔起日記。   族人們意猶未盡的站在庭院,激動的談論著祖父、曾祖父曾經說過的故事。他們相信,有一天,優瑪也會將屬於他們的家族故事讀出來。   族人們離開之後,以前奶奶拉起優瑪的手,臉上盡是感動:「以前的故事真好聽。優瑪,你做得真好,每個人都喜愛以前的故事,以前的歲月真是美好!」   「姨婆,只要你想聽,我隨時都可以讀給你聽。」優瑪認真的說。   「沒有什麼比以前的故事更動聽的了。」以前奶奶滿意極了。   優瑪把日記放回頭目書房後,拿出自己的日記本,伏在桌上寫下今天的日記。   今天我做了一件以前頭目都沒有做過的事,我唸了第九代沙吉里頭目寫的頭目日記給族人們聽。他們聽了自己祖先以前發生的事,和祖先的距離不再感覺遙遠。   也許一百年以後,也會有一個頭目唸著我的日記給其他族人聽。這樣一想,我就覺得這件事真是做得太對了。   優瑪將日記闔上,擺回書架,走出頭目書房。   第二章 楓樹的記憶   秋天,是一個忙碌的季節。卡里卡里樹忙著開花;族人們忙著收割小米;優瑪這群十二歲的孩子,則忙著自我訓練,以便參加冬天舉行的成年禮。   在卡嘟里部落,年滿十二歲的孩子都要參加成年禮。他們必須離家十天,攀登卡嘟里山。抵達山頂後,在岩石上刻下自己的名字,告知祖靈他們已經通過考驗,接著在山頂舉行歌唱跳舞儀式,慶祝自己跨入人生的下一個階段。回程的時候,每個人得從森林裡帶回五樣禮物,並為這五樣禮物取個特別的名字。   優瑪、吉奧、瓦歷和多米在雕刻室裡討論這個重要的節日。   吉奧拿著雕刻刀,試著在一塊扁平的木頭上雕刻浮雕。   「我很期待這個成年禮,因為我已經想好要送我爸爸哪些東西了。」瓦歷說。   「除了種子還是種子吧。」多米揶揄他。   「才不是!」瓦歷揮手駁斥。   「我表姊成年禮時帶回來的東西,現在還放在客廳展示。那是家人的驕傲,所以,我們絕對不能隨隨便便的帶五樣東西回家。」吉奧說。   「你表姊帶了哪些東西回家?」多米說。   「她帶了樹的影子、同心核桃、溪流的腳印、松鼠的齒印以及楓樹的記憶。」吉奧說。   「什麼呀?猜謎嗎?」瓦歷撓著腦袋說。   「我知道!同心核桃很簡單,就是兩個雙生相連的核桃嘛!溪流的腳印是從溪流裡撿來,上面有水紋的石頭;松鼠的齒印肯定是吃剩一半的高山櫟。那楓樹的記憶是什麼呢?」多米表情認真的想著。   「沒錯,這三個都答對了。」吉奧說。   「樹的影子?誰能將影子帶走呢?」瓦歷自言自語的說:「是樹下的泥土嗎?」   「哈哈,答對了,樹下的土終年與影子為伍,日積月累,影子也就根深柢固的留在土裡了。」吉奧說。   「楓樹的記憶,當然就是還沒變紅的綠色楓葉,它慢慢褪去的綠色服裝就是它的記憶。」優瑪說。   「這些根本難不倒我們。我們一定能帶更特別的東西回來。」吉奧說。   「森林裡到處都是驚奇,只要你用心留意。」優瑪說:「沙書優說過,這五樣禮物代表我們對待大自然的態度,以及測試我們是否能滿心愉悅的享受大自然的賜予。」   帕克里和大樹、瓦拉出現在雕刻室門口,他們高大的身影將雕刻室的光線完全遮住。   「優瑪頭目。」瓦拉喚了一聲。   「你們怎麼啦?」優瑪笑著站起來,望著帕克里和瓦拉。他們神情疲憊,從衣著汙損的程度看來,彷彿已經在森林裡遊蕩了好幾天。   「我們剛從森林回來,順便過來問一下,關於成年禮是不是已經開始分組了?」帕克里說。   優瑪不好意思的抓一抓頭髮,傻笑著說:「我記得這件事,馬上會去做。」   帕克里微笑著說:「我和瓦拉還有夏先生已經把幾條路線給弄出來了,過兩天夏先生會把路線圖畫出來,到時候我們再討論。」   優瑪暗忖:「原來帕克里、瓦拉和夏雨已經上山確定了登山的路線,而我卻還懶洋洋的,連分組這麼簡單的事都沒做,真是太糟糕了!」   帕克里轉身離開的時候,隨口說了一句:「野人,我在熊森林裡看見的野人,他已經進入卡嘟里森林活動了。」那語氣就像告訴某人:「嘿,你肩膀上有一片樹葉」那般的輕描淡寫,彷彿刻意的不想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你們遇見他了嗎?在哪裡?」優瑪感到訝異。   「他站在岩石山天神的禮物平台上,看著部落,他站在那兒好久,完全沒發現我們就站在他的背後。」瓦拉說:「直到我故意咳了一聲,他才轉身看了我們一眼,接著用非常快的速度逃進森林裡。我們追了一陣子,但追丟了。他跑得像野鹿一樣快。」   「不用擔心,他看起來膽怯小心,沒有傷人的意圖。」帕克里說。   瓦拉卻不這麼認為,他說:「野人雖然沒有傷人的意圖,還是得把他找出來,一個陌生人在森林裡遊蕩,動機不明,令人擔心。成年禮馬上就要舉行了,我們可不希望有誰在森林裡被攻擊。」   「你是不是太過擔心啦!烏達卡拉部落可是把野人當成傳奇英雄看待呢!」多米說:「你該聽聽他們是怎麼唱的。」   多米唱起野人的歌謠:   滿山滿谷長著挺拔俊俏的竹子,   竹子竄入雲霄,攪拌天上的雲朵,   竹浪隨風舞動,唱著部落的歌。   不知何時,一個野人就像地裡的筍冒了出來,   他的鬍子和溪流一樣長,   他的臉像黑夜一樣黑,   他的眼睛望穿竹林望穿你的胸膛。   野人不畏寒冬不怕日曬,   終年穿著黑色斗篷,   黑色斗篷像老鷹的翅膀,   帶著野人瀟灑的穿梭竹林。   野人力氣大得可以舉起烏達卡拉山,   野人飛天遁地無所不能,   哪個外族人膽敢進入森林盜伐盜獵,   野人一腳將他踢到山谷深淵。   快樂的烏達卡拉、烏達卡拉、烏達卡拉,   有美麗的竹子和神祕的野人守護,   快樂的烏達卡拉、烏達卡拉、烏達卡拉。   幾個月前,帕克里為了探望遠嫁到烏達卡拉部落的妹妹,在熊森林裡迷路了。為了營救帕克里,優瑪和副頭目們第一次集體拜訪了烏達卡拉部落。   烏達卡拉部落和卡嘟里部落之間隔著卡達雅山。烏達卡拉森林盛產竹子,部落的住屋大多是用竹子搭建而成,部落裡的裝飾也都和竹子相關,包括鞋子也是用竹篾編成的。   烏達卡拉部落頭目達也吉贈送的竹編藝術品,此刻正掛在雕刻室的牆上。優瑪轉身看了看那些竹編藝術品。   「危機意識還是要有,沒有人知道野人何時會發狂傷人。」瓦拉說。   「野人肯定是被卡里卡里樹的花香引來的。」瓦歷說。   「如果在森林裡遇到了,要保持冷靜,不要激怒他,應該就沒事。」帕克里說。   「也許野人來了之後,再也不會有外族獵人進來獵鳥、砍樹、狩獵,或者放一些奇怪的東西進入森林實驗。」優瑪樂觀的說:「因為野人會將他們扔出森林。」   「如果能弄清楚野人的來歷,我們會更放心的讓他待在森林裡。」瓦拉說完後,便和帕克里一起離開。   優瑪和副頭目們熱烈的討論起來。   「我們應該把野人找出來,然後讓他成為卡嘟里族人。」多米說。   「為什麼要這樣做?」瓦歷問。   「烏達卡拉族人不是說他力氣大得可以舉起烏達卡拉山嗎?那麼他一定可以像以前奶奶的以前故事裡那個叫大山的勇士一樣,把我們的房子搬到我們喜歡的地方。」多米聽優瑪說過這個故事後就一直很感興趣。   「那只是傳說。烏達卡拉部落誇大了野人的本事,一百年以後,野人的故事還會變得更加傳奇。」吉奧說。   「我怎麼覺得帕克里對野人這件事的態度異常的冷淡。」優瑪說。   「有嗎?帕克里的直覺向來準確,他覺得野人沒有危險性,那麼野人就肯定像綿羊那樣的溫和。」多米說。   「帕克里很謹慎的,他沒有理由憑著兩次匆促的碰面就這樣斷言。」吉奧支持優瑪的言論:「他看起來好像故意忽略某些東西。」   「難不成他知道野人是誰,卻刻意隱瞞?」優瑪猜測。……(未完待續)   

延伸內容

推薦序 幻想,可以使未來更真實
◎文/許建崑(東海大學中文系副教授)   當西方幻想故事如浪潮般席捲而來,國內是否需要有相同類型的文學創作?讀安徒生童話、意耐士比特的許願精靈、路易士的納尼亞傳奇,或者是羅琳的哈利波特,是否能夠滿足我們對「幻想」或「域外想像」的渴望?除了愛鄉土的呼籲以外,還有什麼理由要我們的作者也創造出屬於自己的童話故事?   創造出屬於自己的童話故事   張友漁的【小頭目優瑪】系列,讓我相信我們的確有能力創造出屬於自己的奇幻故事。雖然乍看之下,人物的名稱、情節的安排與外國童話相似,可是從書本前幾頁的描述,巨岩崩落、老頭目失蹤,十一歲的小娃優瑪擔負起保護村落之責,也必須去告知迷霧幻想湖的霧人這項危機,有「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氣勢。故事人物的對話,敘述危機狀態、物產所有權,以及相互的調侃取笑,都有一種新鮮絕妙的語調。   讀完前兩章,這個充滿童真、歡笑、友誼,以及愛物、惜生的卡嘟里部落,已經浮現在讀者眼前。卡嘟里人相信萬物有靈,有善意的檜木精靈,也有壞心眼的扁柏精靈,知道不可以胡亂的諛神許願;也懂得愛護生靈,關懷鄰族。頭目沙書優曾經教導優瑪放走懷有身孕的母飛鼠,讓優瑪也會請求胖酷伊放走一頭神情哀傷的大山豬。岩石滾落,將要危及半個村落,並且壓垮村落中的卡里卡里聖樹。村人聚集想辦法,卻都無解。巨岩真滾落了,最終要落入迷霧幻想湖,威脅霧人。優瑪有義務去告知神秘、有妖術、極少往來、令人害怕的鄰居,尤其是湖中還有吃人的怪魚。   優瑪如何面對棘手的問題?她穿越文物收藏室,進入父親書房,去閱讀「頭目日記」。透過祖先書寫,漸漸了解族群的過往,以及自己的任務。在蛇圖騰的護守,檜木精靈的造訪之後,一群孩子走上征途。幫助孩子達成任務的是夏雨,動物保育專家,他還提供電腦精密計算的圖表,來說明巨石滾落的路線。而獵人阿通是個貪婪的反派角色,扮演書中的丑角。   災禍接二連三。所有守護祖靈的蛇圖騰消失了,如何追查真相?大黑熊惡靈為什麼要作祟?出讓頭目的職務,就可以平息災禍嗎?在霧湖上,又怎麼會出現一個如假包換的卡嘟里部落,難道是陷阱嗎?優瑪必須找出問題癥結,解開密碼,才能夠帶領族人度過危機。她要如何才能達成任務呢?   充滿東方文化的特質   這個系列很適合小學高年級以上的孩子閱讀,因為有許多文化層次的想像,必須懂得祖靈、圖騰、巫師,以及真假部落的意涵。如果是中低年級的孩子閱讀也無妨,就讓他們在諸蛇的晚會,許願精靈的捉弄,以及幻想湖的煙霧中,去體驗神秘詭譎的童話氣氛。要是爸爸、媽媽也來閱讀,會發現書中原住民的生活場景,其實充滿了東方文化的特質,敬天、畏祖、仁民、愛物,與自然和諧的精神,絕不是胡鬧喧囂的精靈故事而已。書中暗寓了文字書寫、圖象繪畫是傳承文化與祖先智慧的鎖鑰,同時也告訴我們培養孩子正義、勇敢的氣魄之際,訓練想像力,接受文化符碼,才能夠應付未來更真實的時代任務。

作者資料

張友漁

創作,對她而言,是一張很舒適的符合人體工學的椅子。生活裡沒有太多重要的東西,凡看見聽見觸摸到的,都是故事。於是她聽風說故事、看樹說故事,看路邊堅持優雅姿態的小貓說故事。她也看人說故事,所以她寫農夫和漁夫的故事。每一次她看見自己,覺得自己其實也只是一個故事。 出版作品:【小頭目優瑪】系列之《迷霧幻想湖》、《小女巫鬧翻天》、《那是誰的尾巴?》、《失蹤的檜木精靈》、《野人傳奇》、【樂讀456】系列之《我的 爸爸是流氓》、《彩色鼠大冒險》、《神氣牛仔》、《虎哥重回森林》、《祕密小兔》、《龍弟下凡》,以及《喂,穿裙子的》、《阿國在蘇花公路上騎單車》、《西貢小子》、《再見吧!橄欖樹》等童書三十餘冊。

基本資料

作者:張友漁 繪者:達姆/封面插畫設計 出版社:親子天下 書系:樂讀456+ 出版日期:2015-06-04 ISBN:9789869188159 城邦書號:A3320016 規格:平裝 / 部分彩色 / 224頁 / 17cm×22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