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防詐騙
VIP最後加碼
目前位置:首頁 > > 親子教養 > 兒童文學
說謊的阿大
left
right
  • 已售完,補書中
    貨到通知我
  • 說謊的阿大

  • 作者:阿部夏丸
  • 出版社:親子天下
  • 出版日期:2014-03-11
  • 定價:300元
  • 優惠價:79折 237元
  • 書虫VIP價:237元 (成為VIP?)
  • 書虫VIP紅利價:225元

內容簡介

◆入選日本青少年讀書心得比賽選書 ◆日本亞馬遜網路書店四顆半星好評 ◆曾被日本知名兒童劇團蒲公英搬上舞台 「我釣到了大魚」、「河裡有大老鼠」,阿大為什麼要說這種謊? 歷經了徬徨迷惑、繞路遠行的人生旅程後,少年們逐漸找到珍貴的寶物── 「以前的我,每天滿腦子想的都是,怎麼做才能讓班上同學喜歡我。自從好好跟阿大相處後,我變了。現在的我,終於學會一步步的發現自己、找到自己。」 ——健太 健太的班上來了一個轉學生大介。這個傢伙很奇怪,嘴裡說的都是一些令人覺得不可思議的事情,像是他吃過蟲蛹、曾經有猴子跑到他家,學校附近的家下川裡有魚有烏龜……,怎麼想都覺得他是在開玩笑。久而久之,大介有了「騙子阿大」的綽號,漸漸的被同學排擠。 直到有一天放學後,健太遇見阿大正在堤防丟吐司邊到河裡,突然一個黑影竄出來!一隻足足有六十公分大的鯉魚,張開大口,一口吞下吐司邊。不得了了,這可是大發現!這條被大家視為臭水溝的家下川,裡面竟然有魚,而且還不少!那天傍晚,健太在阿大的帶領下,一起用風箏線,抓到一隻大鯉魚! 然而,健太卻也因此陷入困境。他不想被人知道他和怪咖阿大一起玩,卻也不想跟同學說謊;看到阿大被同學們恥笑是「騙子」的時候,唯一知道真相的健大會挺身而出嗎? 同儕生活,意味著大家要團體行動,異類分子往往會受到排擠。你會為了融入群眾的一份子而假裝附和,只為了讓別人喜歡你嗎?你會因此不敢說出自己的真實感受嗎?不說真話,就是說謊話嗎?如果別人不相信你說的真話,你又要如何面對呢? 生動精采的劇情,在阿部夏丸的筆下,就像是你我週遭可能會發生的一切。如果你也曾面臨與人相處的困擾,翻開這個故事,相信你也能找到面對真實自我的勇氣。 【本書特色】 ◎令人眼睛一亮的兒童文學作品,連大人也讀來津津有味。日本知名兒童文學作家阿部夏丸,以豐富的魚類生態知識,結合兒童生活體驗,成功將讀者帶入自然環境,故事發人深省,卻不帶任何教條式說明。 ◎知名插畫家日本知名插畫家村上豐之妙筆配圖,速寫出一幕幕清新畫面,勾勒文中角色們的青澀心事。 【系列特色】 ◎新書系【樂讀456+】歡樂登場: 【樂讀456】之加量升級版,閱讀實力再進化,樂趣不減分! .適讀對象:國小中高年級 .規格:上限至八萬字的長篇章節故事 .內容:以細膩、深刻的題材,為孩子的心靈著裝整備,滿載面對成長的勇氣! .特點:跨越基礎認字階段,去除注音輔助,全力發展獨立閱讀的能力 .附錄:【456+學堂】由師大國文系鄭圓鈴教授導讀、出題,閱讀經驗值全方位UP!

目錄

1 第一次釣魚 2 放學不回家 3 好大一隻老鼠 4 夏橙事件 5 夏葉與大蚯蚓 6 迷失自我 7 研究發表會 8 健太生氣了 9 藍色的帽子 10 學不來的天分 11 比賽就是比賽 12 敬一的決心 13 表揚儀式 14 仰望天空

序跋

【樂讀456+】系列企劃緣起
  「閱讀無縫接軌」是天下雜誌童書出版的宗旨。從文字橋梁書【閱讀123】到收納中長篇故事的【樂讀456】,我們為小讀者鋪了一條平整的閱讀之路,讓孩子在此歷程中拉近自己與文字的距離,而後開始享受不同類型的文本帶來的閱讀樂趣。而現在,因應高年段孩子在此年齡遭遇的身、心、靈的轉變,我們推出長度、內容更細膩深刻的【樂讀456+】:以療癒系的勵志故事、初探社會現實的議題性小說……等,輔以上限至八萬字的內容幅度,為孩子的心靈著裝整備,幫助孩子站穩踏入青少年時期的第一步。同時,我們去除注音的鷹架輔助,並延請師大國文系鄭圓玲教授設計提問單,希望讓孩子在享受文字滋養的同時,同步發展「精讀」與「獨立閱讀」的能力!

內文試閱

1. 第一次釣魚
  我討厭書包。   這原本是我最喜歡的書包,可是升上六年級以後,愈背愈不舒服。   以前背起來剛剛好的背帶,最近勒得我的肩膀好痛!也讓我這一陣子的心情愈來愈煩躁。   *   這一天,補習班下課之後,我騎著腳踏車經過家下川,過橋的時候,看到河岸邊有一個可疑的人影。   「咦?」那是一個小孩戴著帽子、背著書包,走在河邊的堤防上。   (那頂帽子……該不會是……)   原本已經騎過橋的我,立刻停下腳踏車,回頭看個究竟。我悄悄躲在橋上,往家下川上游的方向看去。   (原來是阿大……他在那裡做什麼?)   阿大是我的同班同學,他叫做新見大介。同學們都叫他「騙子阿大」。   大介在三年前,也就是三年級的時候,從長野縣搬到我們住的愛知縣豐田市來。雖然長野縣就在愛知縣隔壁,但我從來沒去過;對我來說,長野縣是很遠的地方。   班上同學叫大介「騙子阿大」是有原因的。   事情發生在他剛轉進我們班上不久。全班一起為新同學舉辦歡迎會,老師原本希望他能因此早一點和班上同學打成一片,可惜事情並不順利。剛開始同學們表演唱歌、變魔術,炒熱了現場氣氛,可惜敗就敗在最後的「大介提問時間」。   那時,班長夏葉首先提問:「你在之前的學校,同學們都叫你什麼?」   大介馬上立正站好,恭敬的回答:「大家都叫我阿大。」   或許是因為這個綽號聽起來太親切,全班同學都笑了起來。   接著,高材生敬一問他:「阿大,你最喜歡吃什麼?」   大介認真的回答:「我喜歡吃番薯、芋頭。」   大介的表情再度讓全班都笑了,所有同學都好喜歡他。   「那你最討厭吃什麼?」另一個同學也提出問題。   「我最討厭吃蟲。」大介的回答出乎眾人意料,教室立刻又充滿了笑聲,同學們都覺得大介好幽默。   就在此時……   「奇怪,大家不吃蟲的嗎?」反倒是大介自己驚訝的問。   大家聽到大介的疑問,先是愣了兩秒,教室裡的氣氛瞬間凝結。沒多久,同學們紛紛你一言、我一語喊了出來。   「你騙人的吧?」   「你不是說真的吧?」   儘管沒人相信他的話,大介還是繼續說:「你們應該都吃過水裡的幼蟲或是蟲蛹吧?」   「水裡的幼蟲?蟲蛹?那是什麼?」   「哎喲!好噁心喔!」   就算是開玩笑,這個笑話也太令人不舒服了。如果是真的,那就太噁心了,就連老師聽到也嚇了一大跳。所以,大家都認為大介吃蟲的事情一定是說謊。   後來我聽爸爸說,長野縣有些地方從以前就有吃河裡的蟲以及蠶蛹的習慣,但是已經來不及洗刷大介的清白了。人一旦被貼上標籤就很難再撕下來。   從那件事之後,同學們就叫他「騙子阿大」,認為他滿口謊言。   我蹲在橋上看著大介,覺得自己好像偵探一樣。雖然沒必要這麼鬼鬼祟祟,但我還是不希望被他發現。   老實說,三、四年級的時候,我每天都跟大介一起玩,我們可以說是死黨。可是升上五年級之後,我就漸漸不跟他玩了。不,應該說不能再跟他一起玩了。   理由很簡單,他的種種行為都讓我看不透,我不知道他為什麼要做那些事情。當時班上同學不是迷上新的電視遊樂器,就是玩卡片遊戲,可是大介對這些完全不感興趣。不僅如此,他還是跟三年級時一樣,每天跑到森林或空地去撿橡實或空罐子玩。   大介玩的遊戲太幼稚了,六年級有六年級該玩的遊戲。他偏偏跟別人不一樣,才會老是被同學排擠。儘管很多人在學校還是會跟大介說話,卻沒有人想跟他玩。   其實,還有另一件事也讓我害怕與大介相處,那就是他的大眼睛。他和我的體格差不多,不算高大也不算矮小,但每次只要一被他那圓滾滾的眼珠子盯著看,我就會沒來由的感到畏懼。   媽媽老是開玩笑的說:「阿大的眼睛好大喔,長大後一定是個大帥哥!」但我真的很怕他那雙眼睛。每次跟他說話時,總覺得他像是看穿了我的內心,那種感覺真難受。   我看見大介沿著家下川旁的堤防朝上游方向走去。他不時從口袋裡拿出什麼東西往河裡丟。   (他在丟什麼?)   他的行為引起我的好奇心。   大介接著走上一座水泥小橋,那座橋距離我藏身的橋約有數十公尺。   那座水泥橋橋面很窄,勉強只能讓兩個人擦身而過,汽車與機車都不能通行。大介在橋中央停了下來,又從口袋裡拿出某個東西往河裡丟。   (他到底在做什麼?)   我真的好想知道大介在做什麼,於是慢慢從躲藏的橋邊欄干下探出頭來。   緩緩流動的河水,從大介所在的那座小橋,慢慢流向我藏身的這座橋,我看見有一個像小紙屑的東西漂浮在混濁的水面上。   我盡可能的將身體探出欄干,想要看清楚那是什麼。   (是麵包嗎……啊,那是吐司邊!)   大介將吐司邊撕得碎碎的,丟進河裡。   (可是,大介為什麼要丟吐司邊?為什麼要這麼做?)   正當我沉浸在自己的思緒裡,突然聽到有人叫我。   「嗨——阿健!」   (糟了!)   我不小心被大介發現了!雖然情急之下想要躲起來,但在橋上也無處可躲,只好站起來揮了一下手。   (嘖!真丟臉,竟然被大介發現我在偷窺。)   不過大介根本沒察覺到我的心情,再次大聲對我說:   「阿健,快過來!這裡有不得了的東西喔——」   (不得了的東西?)   那句話引起了我的興趣,於是我走下橋,往大介那裡走去。   「快來!快來!」大介還不斷向我大聲喊叫。   (我們現在又不是死黨,叫那麼親切幹麼……)   雖然我表面上裝作沒什麼,但其實心裡覺得這樣好煩喔!   我往上游走去,走上那座水泥小橋。大介笑著對我說:   「阿健,你怎麼會在這裡?」   (我才想這麼問你呢!)   「我剛上完補習班要回家……」我回答。   「這樣啊,阿健好忙喔。」   「別說我的事了,你怎麼還背著書包?」我反問大介。   「喔,因為放學了要回家啊!」大介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你是說你從放學到現在,都還沒回家嗎?」   「是啊。」   我太驚訝了。我們每天上下學都有一定的路線,要是偏離這個固定路線被那些大嘴巴的女生發現,她們肯定會向老師打小報告。再說,這裡距離大介他家將近一公里遠,這與「放學途中到附近玩一下再回家」根本是兩碼子事。   「你不怕回家被罵啊?」我好奇的問。   「還好啦,我常常這樣。」大介回答。   (常常……這傢伙該不會每天放學後都在路上閒晃吧?)   大介一臉不以為意的模樣,神色自若的說:「放學後我會到處走走,最近我每天都會來這裡。」   「這樣啊,那你在這裡幹麼?」我脫口問出心中的疑問。   大介慢吞吞的說:「就……來灑這個。」   大介一邊說著,一邊從口袋裡拿出剛剛往河裡丟的吐司邊。   「……」我一點都看不懂大介在做什麼。   「不要用奇怪的眼神看我,我這麼做是有原因的。」   (有原因?大介到底在說什麼啊?)   大介看我一臉疑惑的樣子,於是跟我說:「好吧,阿健,過來這裡,坐在這裡看。」   我就這樣在大介身邊坐了下來。   我坐在小橋邊,雙腿自然往下垂,鞋尖離水面只有兩公尺。接著只見大介撕下手裡的吐司邊,一點點、一點點的丟進河裡。   「先別問,仔細看。」大介繼續丟著。   「……」我也默不作聲的靜靜看著。   水面上漂浮著幾塊吐司邊,從我們的腳下往下游緩緩流去。   (到底會發生什麼事啊?)   我完全不知道大介要給我看什麼,只好一直盯著流動的吐司邊瞧。   吐司邊一直往下游漂流了十公尺左右,眼見就要卡在前方蘆葦叢根部。   「快來嘍,仔細看!」   大介話一說完,平靜的水面就掀起了漣漪,發出噗通一聲。   「快看,出現了!」大介說。   一隻全身黑色的鯉魚從水面探出頭來。鯉魚張著大大的嘴,一口吃下吐司邊。可能是那隻鯉魚發出的聲音驚動了周邊,接著又有第二隻、第三隻鯉魚陸續浮出水面,短短一眨眼的時間,剛剛漂動在水面上的吐司邊全都不見了。等到吐司邊全被吃光後,水面又恢復原本平靜無波的模樣。   「很驚人吧!沒想到這裡竟然有那麼大隻的鯉魚耶!」   「……」一時之間我不知道該說什麼。   我知道這條河裡有鯉魚,我也知道鯉魚會吃吐司,不過,我也只是知道而已,我從來沒有像這樣親眼看到河裡的鯉魚。   大介得意洋洋的說:「怎麼樣啊,阿健?」   「……」我腦中一片空白。   「很壯觀吧!」   「……」壯觀是壯觀,可是我說不出口。於是我反問他:「阿大,我問你。」   「什麼?」   「你每天都來這裡餵魚嗎?」   「是啊。」   「為什麼?」   「什麼為什麼……」   「有人拜託你來餵魚嗎?這些魚又不是你養的。」我脫口問道。   只見大介看起來有點不好意思的說:「……其實我想要抓鯉魚。」   「什麼?抓鯉魚……」   直到剛剛那一刻為止,我從來不知道這條家下川裡有鯉魚。光是這一點就夠讓我驚訝了,沒想到大介竟然還想要抓鯉魚!對於抓魚什麼的一點興趣也沒有的我來說,那簡直是未知的世界。   「你來得正好,我一個人恐怕釣不起來,你剛剛也看到了,那條魚有六十公分那麼長呢!」   (等一下,我可沒說要幫忙啊!)   「從我餵牠們到今天已經有兩個禮拜了,剛開始牠們都很小心,不會像剛才那樣搶食。但每天餵、每天餵之後,就變成你剛剛看到的樣子了。現在這些魚完全不怕我,我想,我們應該可以輕鬆釣起來。阿健,來幫我吧!」大介自顧自的說著。   我跟他說:「不行啦,我又不會釣魚。」   「沒關係、沒關係。」   大介根本不管我說什麼,我搞不清楚他究竟是太想釣鯉魚,還是完全活在自己的世界裡。只見他一臉興奮,抽出插在書包裡的直笛拿到我眼前。   大介說:「你先拿著這個。」   我問:「這是什麼?」   「風箏線。」   大介的直笛上捲著一圈又一圈的風箏線。由於捲了太多圈,整支直笛看起來就像研磨棒那麼粗。   「這條風箏線也太長了吧?」   「我捲了二十公尺呢!」大介得意的說。   風箏線的最前端綁著大大的魚鈎,大介將大拇指大小的吐司掛在魚鈎上,拋進水裡。掛在魚鈎上的吐司在水面浮浮沉沉。   「好了,阿健,接下來就順著水流放線吧。」   大介將捲滿風箏線的直笛交給我,我有點不知所措的說:「我不知道該怎麼做……」   「不要怕,你只要慢慢鬆開線,讓吐司像剛剛那樣往下流就可以了。這樣的話,鯉魚一定會上鈎。」大介解釋給我聽。   「你來釣啦!」我想把直笛還給他。   「不行不行,我待會兒要負責撈魚,這麼大的魚很難撈。你只要拉緊線就好,知道嗎?」   「……真拿你沒辦法。」我一臉不甘願的拿著直笛。   雖然我老大不願意的樣子,其實心裡覺得這種奇怪的釣魚法還挺有趣的。   「阿健,我來把鯉魚引出來。」   大介瞄準魚鈎上的吐司,又連續丟了五、六塊吐司屑到水裡。吐司屑在水面上聚在一起,往前漂流。   我不斷轉動直笛放線,讓魚鈎上的吐司與其他吐司屑混在一起,隨著河水慢慢往下流。   「……」我盯著水面上的吐司看。   「注意嘍。」大介話才說完,就有一隻大鯉魚浮出水面,一口吞下吐司。   看到這個情景,我的心臟跳得好快。可惜那隻鯉魚吃的不是魚鈎上的吐司。   「快吃吧、快吃吧。」大介喃喃的唸著。   說時遲那時快,第二隻鯉魚跳了出來,這次牠吃了魚鈎上的餌。   大介大呼:「上鈎了!」   原本鬆弛的風箏線瞬間拉緊,我的手感受到一股拉力,我知道魚上鈎了。   咕嚕!咕咕咕咕……鯉魚四處亂竄,河面激出一大片水花。   那是我從來沒有過的感覺,好重,真的好重,比我想像中還重。我的右手緊緊握著釣線。   「哎呀!不要慌張,冷靜下來。」大介看到我慌張的模樣,趕緊安撫我。接著又說:「不要硬拉,要慢慢的、慢慢的。」   我大叫:「你這樣講我聽不懂啦……」   咕嚕、咕咕咕咕……鯉魚也奮力拚鬥,不斷左右游動,牠每動一次,風箏線就深深陷入我的手指肉裡。   大介問我:「現在拉力應該很強吧?」   「嗯。」   「等鯉魚快沒力了,我就下去把魚撈起來,你一定要撐到那個時候喔!」   「嗯。」   「可能要花上好幾分鐘,你一定要撐到鯉魚沒力喔!」   「嗯。」   剛開始我還手忙腳亂的,但聽到大介說的話,心情漸漸穩定下來。   (好,我跟你拚了!)   大鯉魚不斷用力拉線,我也興起了跟牠拚下去的想法。   就這樣過了十分鐘左右——因為大介說過了十分鐘,所以我想應該真的是十分鐘。不過,跟鯉魚拔河的這十分鐘,我感覺像是過了二、三十分鐘。   大介看著河裡的鯉魚說:「好,看樣子差不多了。」   他沿著岸邊的堤防牆面往下攀爬。這座由水泥磚堆起的堤防約有兩公尺高,大介緊緊抓著鑽出牆面的雜草,用腳踩著水泥磚的縫隙,俐落的往下爬。   「嘿咻嘿咻。」大介落地時,潮溼泥濘的地面發出噗的一聲。   堤防下方是泥土堆積成的河岸,現在鯉魚的位置大概在距離橋下幾公尺的下游處,離河岸邊差不多一公尺遠。   大介眼睛緊盯著鯉魚,慢慢靠近岸邊。   他抬頭看著我說:「我要開始嘍!」   我點了點頭,沒說任何話。   我知道大介接下來要做什麼,他要把風箏線拉往岸邊,想辦法撈鯉魚上岸。   (希望一切順利。)   大介說:「要是鯉魚反抗我就會鬆手,阿健,你要拉好線喔!」   「嗯。」   大介表情很凝重,他站在岸邊將手慢慢伸向風箏線,然後用手捲起線,一邊捲,一邊用力往岸邊拉。   嘩啦啦啦啦——受到驚嚇的鯉魚果然開始反抗,將大介潑得一身是水。   「阿大,你還好嗎?」   「沒事,我沒事。」   大介一會兒伸長手、一會兒前後走動,想要消磨鯉魚的力氣。雖說鯉魚已經很累了,但牠的反抗力氣還是不小。   我在橋上望著與鯉魚搏鬥的大介,心情忽然變得很複雜。   (我到底為什麼會在這裡呢?我現在應該在家裡打電動才對啊!為什麼我會在這裡釣鯉魚呢?而且還是跟大介在一起,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原本深深陷入我手指肉裡的風箏線,現在力道已經輕很多了。線的另一端,是大介的背影,而在他眼前的,是仍在做最後掙扎的鯉魚。   嘩啦啦啦啦、嘩啦啦啦啦——鯉魚不斷激起水花,不過牠的力道已經愈來愈微弱。   我一回神就看到鯉魚的白色腹部浮出水面,大介將那條大鯉魚慢慢往自己方向拉過來。只見那條鯉魚雙眼無神,嘴巴張得大大的,就連魚鰭也無精打采的往下垂,看來這場仗是大介贏了。   「我要將魚撈上岸嘍!」   大介繼續將鯉魚往淺灘帶,淺灘的水深只有十公分,鯉魚的身體有一大半都在水面上。不久之後,鯉魚就躺在淺灘上,一動也不動了。   大介左手伸向放棄掙扎的鯉魚,想要輕輕抱起牠,不過他的手太小,無法抓穩那隻大鯉魚。   就在這一刻——   啪啪啪啪——那隻鯉魚竟又再度掙扎了起來。   「你這難纏的傢伙!」大介奮力阻止鯉魚的反抗,大叫:「別跑,給我停下來!」   大介穿著鞋跑進河裡,按住想要溜走的鯉魚,他的短褲沾滿了泥巴。鯉魚拚命的想往蘆葦根部竄。   我不禁大喊:「大介,千萬別讓牠跑了!」   大介也大聲回答:「我也不想放過牠啊,可是我抓不住牠啦!」   「加油,別讓牠跑了!」   「不行,我一個人撐不下去了!」   一聽到他這麼說,我想也不想的立刻起身。「等等我,我也下去!」   我二話不說,從橋上往岸邊跳下去。   鯉魚奮力反抗的結果,反而讓風箏線纏住蘆葦根部,再也無處可逃。大介冷靜下來之後解開風箏線,彎下腰來抱起很重的鯉魚,回到岸邊。   大介目不轉睛的看著鯉魚說:「阿健,我們成功了!」   「嗯……」   「真是太厲害了,這條魚好大啊!眼珠子也好大,嘴巴也好大。」   「嗯……」   「真的好大一條喔!對吧,阿健?你別站在那裡,快過來看啊!」   「……」   「你怎麼了?」   「……」我還是說不出話來。   「噗!哈哈哈哈。」大介抬頭看了我的樣子忍不住大笑了起來。   我剛剛從橋上往下跳時,雙腳不小心陷在河岸的泥灘裡,想動也不能動,想走也走不了。我現在根本動彈不得。   「你的腳拔不起來嗎?真的拔不起來嗎?」   「嗯……」   後來還是大介用力拉我,我才好不容易從泥灘中脫身。沾在我腳上的泥巴還帶著微溫的感覺,聞起來的味道讓我感覺好熟悉。   這就是我第一次釣魚的經驗。

作者資料

阿部夏丸

一九六○年出生於愛知縣豐田市。出道作品《哭不出來的魚》榮獲惊鳩十兒童文學新人獎以及坪田讓治文學獎的肯定。此後陸續發表《甜甜圈池塘》(第四十六屆全國讀書感想文競賽課題圖書)、《蝌蚪運動會》(第十四屆廣介童話獎得獎作品)、《河裡有水獺》等童話和長篇作品,廣受各界讀者支持。活潑生動、絲絲入扣的文風,精準表現出生物的姿態。

基本資料

作者:阿部夏丸 譯者:游韻馨 繪者:村上豐 出版社:親子天下 書系:童書_樂讀456 出版日期:2014-03-11 ISBN:9789862418093 城邦書號:A1600662 規格:平裝 / 單色 / 272頁 / 17cm×22cm
注意事項
  • 本書為非城邦集團出版的書籍,購買可獲得紅利點數,並可使用紅利折抵現金,但不適用「紅利兌換」、「尊閱6折購」、「生日購書優惠」。
  • 若有任何購書問題,請參考 FAQ